关闭

帖子主题:我的老兵:李文全

共 5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50296
  • 工分:102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的老兵:李文全

李文全,男,汉族,1929年出生(属蛇),颍上县江口镇人,现住阜阳某小区。

1945年,日本鬼子刚投降,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哥哥带着嫂子、侄女和我,背着父母去蚌埠谋生(怕父母知道了不让走)。我们从江口集坐船经正阳关、寿县,一路漂泊到蚌埠;原指望投奔一个会炸油条的叫叔叔的亲戚。谁知他让我学徒三年,我心想三年还不饿死;就自谋生路。曾到淮河里捞上游冲下来的木头,打上来锯成尺把长的柴火(烧柴)卖。又学蒸馒头卖,但蒸得没有别人家的白,总是卖不掉。后经问人才知道原因,非得用大火烧水,把锅里蒸汽上来了再蒸馒头就好了~~

就这样,过了两、三年,生活也是不济,哥哥就让我看家出去找朋友。原来哥哥在家时曾被国民党抓过壮丁当兵,他意思找找朋友看可能帮上忙。我小,不懂事,怕他不回,嫂子那么年轻,被人抢了害了,我哪能担这个责任?就与哥哥说出担心,然后说我只能与你看7天的门,到时不回来,我就回家。谁知过了十来天,哥哥也没回,我心担心害怕。就去找叔叔李兰祝说,哥哥出去找朋友去了,让我看家;我现在想回家,麻烦他替操心两天。 叔叔答应后,我就往家走。在龙亢,碰到一位老年人看我孤身一人,就让我帮忙干农活,付工钱。我就帮他从地里把秫秸扛到地头路上;干了半天活,肩膀磨透红。我就说太小,干不了;那老人也挺好,给我拿了三个馍和一个酥瓜,我就又往回走。快走到蒙城时,被国民党部队拦住,要我为他们长官当挑夫。

我年轻也害怕,就随他们到了徐州战场。我被编为预备队,后来部队被打败冲散,我被裏到蚌埠东的五河县。那人很多,有国民党兵和共产党兵,还有老百姓。最后来了一个解决军的教导员说:他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为老百姓翻身作主~~你们都是好老百姓,谁要参加解放军请举手!我想着离家这么远,还没有力量头干活,为了吃饱饭也要当兵;于是举手参加了解放军。当兵的有房子住,也能吃饱饭,有小米粥和杂面馍;老百姓只能住大房子里原说收一个营,其实人多,估计得有三个营差不多。我们部队番号当时叫江淮独立旅,随后参加淮海战役。主要是打游击,打外围战;负责扒铁路,炸运国军的火车去增援。有一次,我报名参加,人家说我小,不让我去。后来听到炸弹一响,火车翻了,国民党兵都跑了~~

其实我参加淮海战役也就一、二十来天的时间吧;接着,我被编入九纵31军93师239团1营2连,军长周志坚。部队让我编入担架队,我不干,说也要上前线。班长说咱们都是解放军,干啥都是一样的,包括炊事员;于是就服从了命令。1949年4月21日渡江,解放南京,解放上海。在嘉兴休整军训了一段时间,天气怪热呢,部队便南下解放福建的南平、古田等地。半道中因天热急行军一个团热死三个人。遂决定白天在山林休息,为防敌机轰炸,连做饭都想法别冒太多的烟。那时行军比打仗苦,打仗遇着就打,可行军背着背包等东西赶路,特别是追击敌人时,吃不饱饭,都是小步跑,你说累不累?这中间有一次,我们准备一个团去打他敌人一个营。本想是绰绰有余,哪料他们部队来换防,我们一个团对付他们两个营~~最后虽然我们胜利了,但是我们也牺牲了20多位战士。

记得回1949年的八月十五那晚,月亮头出来亮晃晃的就开始打厦门,第二天早上就打下来了。当时有“28军老大哥,31军小老弟”之说。28军看我们打南京、打上海,一路解放到福建。他们就不服气,就抢着要去打金门。那时,咱没有船,都是雇老百姓的;可他们又不要“人民币”,都是要钢洋,或用大米抵换。28军派两个师上去打的却失利了。后来全军(包括我)也参加了大讨论,分析失利原因。得出人家增加了部队,部队攻上去了却后续跟不上~~ 接着就研究还是让31军去打。没多长时间,中央来命令,金门不解放了,我们回驻防到集美(陈嘉庚的故乡)、大浪峪一带,每天做工事。边做工事,还要防敌机来摞炸弹。过了一段时间,上面说准备抗美援朝,我们做第二梯队。发了鞋、水壶等,让我们把用不着的物品都寄回家去。然后又雇老百姓的汽车把我们经福州送到江西上饶;这一路上就每车带两个大塑料桶给战士大小便用~~到上饶改坐火车,一路又不停,咣当咣当说到了上海。心想上次没顾得逛逛,这次得去转转。谁知就停了可有两个小时,车门一关又出发了~~

一路上想着这是要去朝鲜了,可到了南京又停下了。这回来了当地部队领导,说你们辛苦了,一路上没吃好,这回到南京就好了!不让你们来打仗的,是让你们当海军。大家都很高兴,我经过十一次体检都是合格,顺利地选上了。那检查详细,也刷掉不少人。插花的董继关就刷掉了;后来我转业回来找他,听说他到家没几年就病死了。

我们选上的老被送往青岛的海军学校,也称过第二海校和第五海校。在海校学完预科学本科,1954年毕业。那本科就是按人分科学,各学一行。有操舵兵、枪炮兵、水手、航海兵、帆缆兵、机电兵等。刚毕业没多长时间,我就参加了浙江解放一江山的战斗,那是我们部第一次用海、陆、空解放了中国的岛屿。是张爱萍领导的,战后他们给我们开会,问我们打的好不好,过瘾不过瘾。我们回答过瘾。他说当然过瘾了,知道我们用掉多少吨炸药吗?说起来就是的队,我们先用空军轰炸,然后用大炮,最后才上海军和步兵。那一番番下来,谁能撑得了。 毕业后我当上了航海班长,评级却是个上士,就闹情绪。我知道我带过的兵到南海舰队都是个少尉啦。部队了解情况后,就做我的工作,不让我退伍,让我到浙江石埠“六一艇”当副船长。那时叫巡逻艇,没有军舰;也有截获日本人偷来咱海上打渔的船。我们经常在大海上与日本巡逻船见面,双方说话都听不懂。我们就骂日你娘,你们原来侵略我们,现在还想偷我们的鱼~~日本人总好趁夜到咱海区逮鱼,天快明,逮满了仓就要跑。我们逮住了,把他们的船拖到上海,改一改,放上五七战防炮,就当巡逻艇用了。

我转业时是浙江台州军分区船艇大队356船船长,到了地方,也是安排到石油公司的船长。有时想想也后悔,咋能开了一辈子的船?要知道转业后换一行就好了。我是在青岛上学时结的婚,老伴比我小两岁,订的是娃娃亲,我们有三个子女。

走访记录:王军、张绍伟、朱洪宝、王广建

我的老兵:李文全

我的老兵:李文全

我的老兵:李文全

我的老兵:李文全

走访时间:2019.6.16阜阳市爱心拥军志愿者协会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6/18 7:53:5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向老兵致敬

      2019/6/18 9:07: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我的老兵:李文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