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庆祝2019年“八一”建军节 肖福祥8篇短篇小说

共 35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005617
  • 工分:1841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庆祝2019年“八一”建军节 肖福祥8篇短篇小说

庆祝2019年“八一”建军节

肖福祥8篇短篇小说

1、闪小说《我要当兵》

文/肖福祥

高中刚毕业,父亲就给强找来了一个推荐上大学的指标,要他继续读书。

老人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自己的小孩呢?

“爸,我不去上大学!”

“孩子,咋了?”

“爸,我要当兵!”

当兵体验价值。

不容易,父亲给强找的上学指标不是一般人能找得到的。

父亲流着眼泪把指标让给了村子里一个插队了好几年的下乡知识青年。

“孩子......”

“爸,保重!”

“孩子......”

“妈妈,保重!”

强当了一名光荣的人民坦克兵。

他们部队,始于井冈山,壮于延安,解放战争中大显身手,英雄辈出。

“狗日的,你看我的!”

一九七九年,他的坦克随部队上前线了。

他一炮打出去,打掉了敌人的一个暗堡。

他又干掉了敌人的一台坦克。

他又干掉了敌人的一挺机枪。

......

“轰。”

敌人的一颗炮弹打来,打中了他的坦克。

“英雄,您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战后四十周年清明节的这天,他的墓前又来了很多人,有他生前的战友,同学......

还有很多带红领巾的学生。

589

2、闪小说《木棉花红》

文/肖福祥

车队里除我和大个外,其他能派出去的司机都派出去了,自卫还击最激烈的那几天,军火消耗尤其大,忽然,上级又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要我马上派一台车送一车军火去一个高地。

“喂,队长吗,零零零高地需要补充军火,命令你队速派一台车,送一车军火上去。”

这次任务要穿过几处开阔地带。当时我们虽然有武装押送,但是多处敌人是重机枪把守。敌人在山洞里,你看不见他,他能打你。重机枪子弹能打烂汽车的气缸体。只要挨上一颗,如果是人,那更不用说了。

大个刚执行完任务才回来,已经两天两夜没有休息了。

“队长,又有任务?”

“又有任务。”

“我去!”

“不,我去。”

“不,队长,我去。”

大个是一个超期服役了的老兵。技术好,我想给部队留下人才,我才多留了他一年。

当然,大个家里困难,我想多留大个一年,多给他一个解决工作的机会。

第一个开阔地带大个顺利地过去了。

第二个 开阔地带大个顺利地过去了。

但是,最后一个开阔地带大个没有过去。

大个原本是可以不上去的。大个如果不上去,他就有可能不会牺牲。

大个是顶替我上去的。

眼前的木棉花一片火红。

我泪流满面。

“大个,你知道吗?部队正准备等战争结束后把你提拔成我的助手呢!”

566

3、闪小说《零容忍》

文/肖福祥

早上不偷,中午不偷,晚上不偷,专拣连队外去训练时偷。

种菜不偷,菜苗不偷,品种好的蔬菜不偷,只是量大。

连队菜地里的蔬菜连连被盗,战士们的汗水付之东流,司务长小丁是连队吃喝拉撒的主管,这件事情可把小丁气坏了。

一天上午,连队外出训练,小丁上菜地了。

在连队的菜地里他碰巧遇到了一个正在“偷”他们蔬菜的“小偷”。

“小偷,你看我怎么处置你!”

“抓住她......”

零容忍。

小丁快速走了过去。

“大嫂,摘菜呢?”

“小偷”是邻近村庄的一个农妇,上有老下有小,小孩子们还在学校读书,家庭困难,上次连队学雷锋,小丁还和他的战友们去过她的家呢。

小丁走过去后再没有抓“小偷”,反而态度谦和了起来。

农妇见连队来人了,收拾好背筐想走人。

“大嫂,我送你。”

小丁赶紧给农妇又多摘了几颗蔬菜,而且还给她装好背筐。

小丁和农妇来到农妇的家里,农妇的房子里脏、乱,差。

“大嫂,我给您打扫一下卫生?”

小丁拿起扫把又帮农妇打扫起了卫生来。

小丁帮农妇把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

农妇家里水缸里没有水了,小丁又挑起了水桶,帮助农妇到村子里的水井里挑起了井水来

“大嫂,我去给你挑水?”

小丁给农妇挑了满满的一水缸井水。

整整一个上午,小丁给农妇做了很多好事情。

小丁要回连队了。

农妇说:“同志,谢谢你!我以后再也不去你们连队的菜地里摘蔬菜了。”

569

4、闪小说《危险时刻》

文/肖福祥

北上的列车风驰电掣,旅客熙熙攘攘的车厢里,女人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紧紧地挨着男人,坐在男人的旁边。

新婚燕尔。

女人说:“我们这次到北京,我想先到天安门看升旗。”

男人说:“好的。”

女人说:“然后再好好地照照像。”

男人:“你安排。”

......

蜜月旅行,既辛苦,又甜蜜。

他俩蜜月旅行还没有结束,北京还没有游完,南方发生水灾,男人返还部队抗洪救灾。

好久好久,女人才有男人的消息。

男人原本是不会受伤的,当时他劳累一天后正在休息,连队由副连长带队在抢险救灾,现场突发险情,他奋不顾身冲上去了。

干净宁静的病房里,男人躺在病床上,女人紧靠着他坐在他的病床边。

“你醒了?”女人说。

“我醒了。”男人说。

“好些了没有?”

“好些了。”

“想吃点什么?”

“我不饿,不想吃。”

“听说当时你在休息,怎么又上去了?”女人说。

男人说。“我是连长,并且水性最好,处理突发事情的能力最强,怎么,难道我不该上去吗?”

上级给男人进行了奖励。出院后,又给他补放了蜜月假。他俩又上北京了,脸上更加多了一层光亮。

418

5、闪小说《精彩那一天》

文/肖福祥

一九六六年十月,我们湖南进京的这些农村学生到北京接受毛主席的检阅,住在北京东直门旁边新修的一栋大楼里,生活总是感觉不太适应。

“哦,糟糕,我的钢笔筒掉厕所里了。”

一天,不小心同学小刘的钢笔筒掉厕所蹲便器里了。

那天放假,大家都在休息。

蹲便器排泄管很深,我们几个同学想了很多办法,花了很多时间,怎么捞也没有捞上来。

开始,我们想找火钳夹,北京的高楼大厦里没有火钳,没有成功。

后来我们又找树枝代替火钳夹,树枝很不好操作,还是没有成功。

“同学们,你们掉什么到厕所了?”

“排长,我的钢笔筒掉厕所了。”

一身崭新的绿军装。

排长来了。

排长是一名军人。当年为了加强对进京学生的管理,保证检阅的顺利进行,上面给我们派来了许多军人,排以上的职务都由军人担任。

排长对我们很好。

白天,组织我们学习,军训。晚上,给我们站岗、放哨。

“小刘,你一定要捞上来吗?”

“排长,这是我叔叔送给我的钢笔。他曾经也是一名军人,那年年末评比,部队奖励给他了这支钢笔,他把它转送给了我,要我好好读书,以后也当一名军人。”

排长挽起袖子,趴下,右手伸进了蹲便器的排泄管道里。

“小刘,别急,我给你捞。”

568

6、闪小说《新战场》

文/肖福祥

南征北战,司令员打了很多仗,年岁很大了,可是个人问题还迟迟没有解决。

“司令员,你年岁不小了,现在条件许可,你的个人问题该解决了。”

军区文艺队新来了一位女同志,端庄大方,秀外慧中,天生丽质 。

“司令员,时间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洞房花烛夜,时间已经很晚了,司令员还端坐在他的板凳上,不休息。

夜半,司令员还是端坐在他的凳子上,不休息。

东方发白,天都要亮了,司令员还是不休息。

“司令员,您不喜欢我吗?”

“不是。”

“那您怎么了?”

司令员晚上怎么不休息呢?

出生入死,司令员身上有十多处枪伤,每处枪伤都差一点要了他的命。

新婚妻子还没有打过仗,参加过战斗,他担心他身上的伤疤吓着了他的新婚妻子。

“我身上有枪伤。”

新婚妻子是一个积极向上的进步青年,非常崇拜英雄。

新婚妻子说;“司令员,不担心,您是我们的大英雄,我永远爱您!”

7、闪小说《雷池》

文/肖福祥

中午,我执行任务后回车队吃饭,车刚停好,通讯员跑来跟我说;“队长,刚才后勤管理员来电话,说他下午要回家探亲,要你中午赶快去把新军装领了,要不然要等到他探亲后你才能领得到新军装了。”

当年我在一个部队的车队当队长。

我们车队的驻地距机关走路大概半个小时的路程。

这是我个人的事情。

原本我是想走路去机关的,我有午睡的习惯,考虑到中午的午睡,我草草吃了两口饭后,开着我刚才的车,上机关了。

在机关,我遇到我们部队长了。

部队长是我的老首长。

我当兵,他是我们车队的队长。

后来我当班长,排长,他还是我们车队的队长。我的职务都是他给提拔的。

他出身不好,解放前参加的革命,几十年后,还是正连级。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如沐春风,那年,他一连提拔了几级,从连级一跃提拔到团级,给我们当部队长。

我是他最喜欢的人。

他当部队长后,又把我提拔上来接替了他原来的职务。

“领军装?”

“我下午还有任务。”

“这就是你的理由?”

“我担心时间不够。”

个人用车,部队有规定,不许私自用车。

我违规了。

部队长对下属要求历来严格。

他沉着一张脸。

“你看看你的手表,够不够?不要认为你管车有车有权利了你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别人看着你呢!”

586

8、闪小说《另外的一个问题》

文\肖福祥

军开着军车外出执行任务,途中突然汽油泵坏了,任务受阻,回不了部队。

“师傅,你有解放牌汽车的汽油泵吗?我的汽车汽油泵坏了,修不好了,借一个汽油泵给我,明天我来还你,好吗?”

军原本第二天是要去修理厂归还汽油泵的,奉上级急令,无奈他所在部队第二天务必火速赶往前线参战,没有来得及去修理厂归还汽油泵,去前线了。

开进,战斗,军到前线参战,一去就是大半年,直到一天上级命令他回后方部队执行任务,他才有了一个回后方的机会。

军心里一直惦记着那天他在修理厂借的那只汽油泵。

回后方途中,他驾驶着他的战车,没有先回后方部队,而是先去了汽车修理厂。

罩着伪装网的战车就停靠在修理厂的大门口。

“师傅,汽油泵。”

“同志,你去前线参战了?”

“师傅,那天我借你汽油泵后,第二天我奉命去前线了,没有来得及来还你,失约了,耽误了你这么久,你责怪我吗?”

事后,他又向师傅询问了他另外的一个问题。

师傅说:“同志,你是我们最可爱的人。你去前线为国参战,我怎么会责怪你呢?我为我能认识你而感到高兴呢!为你点赞!祝福你!”

556

肖福祥简历

肖福祥,男,1954年生,1973年参加工作,曾经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作战,退休干部,中共党员,重庆市作协会员。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9/6/17 11:47:3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秦时明月093
      “军火”一词,在我军现代化过程中已不再使用,至对越作战时,对于前运的军用物资,一般使用“装备”、“弹药”、“给养”等词语;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修车师傅,说出了互联网时代的“为你点赞”一词,穿越痕迹太明显;

      我军以往基层单位的物资发放,是由单位后勤负责人统计号码后造表报送军需部门,然后统一领取,有时还要以旧换新,一般不会出现个人单独去军需部门自行领取的情况;即使有特殊情况,作为车队队部的通讯员,能有时间接收并报告军需助理员要休假的情况,如果他不是个笨蛋的话,早就自己跑去替队长领取了!!和队长说那样的话,只能说这个通讯员很不合格,或者是作者根本不懂军队基层的生活。

      谢谢!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当时我在车队当队长。

      2019/7/10 20:31:43
      左箭头-小图标

      “军火”一词,在我军现代化过程中已不再使用,至对越作战时,对于前运的军用物资,一般使用“装备”、“弹药”、“给养”等词语;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修车师傅,说出了互联网时代的“为你点赞”一词,穿越痕迹太明显;

      我军以往基层单位的物资发放,是由单位后勤负责人统计号码后造表报送军需部门,然后统一领取,有时还要以旧换新,一般不会出现个人单独去军需部门自行领取的情况;即使有特殊情况,作为车队队部的通讯员,能有时间接收并报告军需助理员要休假的情况,如果他不是个笨蛋的话,早就自己跑去替队长领取了!!和队长说那样的话,只能说这个通讯员很不合格,或者是作者根本不懂军队基层的生活。

      2019/7/3 6:50:55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005617
      • 工分:1841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闪小说《关心》

      文/肖福祥

      刚休息完星期天,星期一上午上班不久,钢又趴在单位的办公桌上瞌睡了。

      钢是一个军转干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转业到地方,没有住房,在离城市十几公里远的一个地方租农民的房屋居住。房屋破旧,经常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

      在单位办公室经常打瞌睡的确有损单位形象。

      单位的第一把手是钢转业到地方后才调来单位的新书记,刚上任,他们彼此还不熟悉。

      新书记来办公室了。

      “喂,怎么瞌睡了?快醒醒,这样多不好。”

      “我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怎么了?”

      “房屋漏雨。”

      “你住哪里?”

      “郊区。”

      “谁的房子?”

      “租的农民的房子。”

      “你没有住房?”

      “我没有住房。”

      “你是转业干部吧?”

      “我是转业干部。”

      军转干部转业到地方后,住房是他们最大的一件事情。

      军转干部在部队时扛枪弄炮,流血流汗。做好军转干部的工作,就是做好本单位的拥军工作,本职工作。

      下午下班,新书记去钢租住的房子那里去了。

      “这是你租住的住房?”

      第二天上午,新书记把单位后勤总管叫去他的办公室了。

      “单位还有没有空房子?”

      “没有了?”

      “我们的招待所是怎么回事?”

      “这两年来我们这里出差的人很多,住宿难,上级要求我们挤出一部分办公室出来办招待所,一是解决他们的住宿问题,二是给我们机关干部解决一部分福利。”

      “你马上给我空一间招待所出来,我有人急着安排。”

      第三天上午,新书记把钢早早地叫去了他的办公室,把单位刚空出来的一间客房的钥匙,郑重其事地交给了钢。

      “给,暂时住着,好好干,以后房子是会有的。”

      2019/7/1 15:49:46
      左箭头-小图标

      z

      2019/6/23 23:48:54
      左箭头-小图标

      小小说《房子》

      文/肖福祥

      刚休息完星期天,星期一上午上班不久,钢又趴在办公桌上瞌睡了,惹得许多同行白眼。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钢转业到地方,没有住房,在离城市十几公里远的一个地方租农民的房屋居住。房屋不好,经常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小孩哭,心里烦,经常神志委靡,精神不振。

      在单位办公室经常打瞌睡的确有损单位形象。

      单位新领导来办公室了。

      新领导是他们单位新调来的一把手,刚上任,是钢转业到地方后上级给他们单位才配的一个新书记。他们彼此还不熟悉。

      “喂,怎么瞌睡了?快醒来,这样多不好。”

      “我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怎么了?”

      “房屋漏雨。”

      “你住哪里?”

      “郊区。”

      “谁的房子?”

      “租的农民的房子。”

      “你没有住房?”

      “我没有住房。”

      “你是转业干部吧?”

      “我是转业干部。”

      农民的杂屋,灶房改成的住房,破旧不堪。

      部队的转业干部在部队时扛枪弄炮,流血流汗,回到地方连一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还要在自己不多的工资中掏很大一部分钱去租农民的住房居住,真有点说不过去。以后谁还会去守疆卫土?

      做不好单位转业干部的工作,就是没有做好单位最重要的工作,单位的全部工作。

      “下午下班你等我,我和你一起去看你的房子。”

      下午下班,新领导和钢一起去看钢的出租屋了。

      “这是你租住的住房?”

      “这是我租住的住房。”

      “你就住这里?”

      “我就住这里。”

      第二天上午,新领导早早地把单位后勤总管叫去他的办公室了。

      “单位还有没有房子?”

      “没有了?”

      “我们的招待所是怎么回事?”

      “这两年来我们这里出差的人很多,住宿难,上级要求我们挤一部分办公室出来办成招待所,一是解决他们的住宿问题,二是给我们机关干部解决一部分福利。”

      “你马上给我空一间招待所出来,我有人急着安排。”

      第三天上午,新领导把钢叫去办公室了,递给钢了一把钥匙。“给,钥匙,暂时住着。住房再紧,也不能让你们这些同志去郊区租农民的房子住。好好干,住房是会有的。”

      后来,钢是单位有名的生力军。

      1088

      2019/6/22 17:06:35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005617
      • 工分:1841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小小说《房子》

      文/肖福祥

      刚休息完星期天,星期一上午上班不久,钢又趴在办公桌上瞌睡了,惹得许多同行白眼。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钢转业到地方,没有住房,在离城市十几公里远的一个地方租农民的房屋居住。房屋不好,经常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小孩哭,心里烦,经常神志委靡,精神不振。

      在单位办公室经常打瞌睡的确有损单位形象。

      单位新领导来办公室了。

      新领导是他们单位新调来的一把手,刚上任,是钢转业到地方后上级给他们单位才配的一个新书记。他们彼此还不熟悉。

      “喂,怎么瞌睡了?快醒来,这样多不好。”

      “我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怎么了?”

      “房屋漏雨。”

      “你住哪里?”

      “郊区。”

      “谁的房子?”

      “租的农民的房子。”

      “你没有住房?”

      “我没有住房。”

      “你是转业干部吧?”

      “我是转业干部。”

      农民的杂屋,灶房改成的住房,破旧不堪。

      部队的转业干部在部队时扛枪弄炮,流血流汗,回到地方连一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还要在自己不多的工资中掏很大一部分钱去租农民的住房居住,真有点说不过去。以后谁还会去守疆卫土?

      做不好单位转业干部的工作,就是没有做好单位最重要的工作,单位的全部工作。

      “下午下班你等我,我和你一起去看你的房子。”

      下午下班,新领导和钢一起去看钢的出租屋了。

      “这是你租住的住房?”

      “这是我租住的住房。”

      “你就住这里?”

      “我就住这里。”

      第二天上午,新领导早早地把单位后勤总管叫去他的办公室了。

      “单位还有没有房子?”

      “没有了?”

      “我们的招待所是怎么回事?”

      “这两年来我们这里出差的人很多,住宿难,上级要求我们挤一部分办公室出来办成招待所,一是解决他们的住宿问题,二是给我们机关干部解决一部分福利。”

      “你马上给我空一间招待所出来,我有人急着安排。”

      第三天上午,新领导把钢叫去办公室了,递给钢了一把钥匙。“给,钥匙,暂时住着。住房再紧,也不能让你们这些同志去郊区租农民的房子住。好好干,住房是会有的。”

      后来,钢是单位有名的生力军。

      1088

      2019/6/22 17:06:35
      左箭头-小图标

      2019/6/18 22:16:22
      左箭头-小图标

      谢谢!

      2019/6/17 19:05:3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9条记录] 分页:

      1
       对庆祝2019年“八一”建军节 肖福祥8篇短篇小说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