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圣经民族》第三章 尼罗河的礼物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067562
  • 工分:3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圣经民族》第三章 尼罗河的礼物

公元前450年左右,一位旅行者的脚步踏上了埃及这片土地。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这位旅行者游历了埃及的部分地区,考察了当地的一些风土人情。三个月后,他离开此地,继续踏上另一段旅程。直到七年后,这位旅行者才停下脚步,开始用手中的笔回顾这一路的见闻。

这位旅行者便是被后世尊称为“西方历史之父”的希罗多德。在他笔下的埃及,神奇有趣的事情固然很多,荒诞不经之言却也不少,但最令后世津津乐道的还是那句著名的“埃及是尼罗河的礼物”。

《旧约》里说,伊甸园是四条河流的发源地,其中有两条咱们前面已经提过了,是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而第三条就是尼罗河。稍有地理常识的人都知道,尼罗河的发源地之一其实是在位于南半球的东非高原,而两河流域的发源地则都是在北半球。这一个在南半球,一个在北半球,中间隔着何止万里之遥,因此似乎除了认为是上帝悄悄让尼罗河的发源地搬了家,我们很难再作出别的解释。

古埃及人并不把自己生活的这片土地称作“埃及”,而是叫作“凯麦特”,意思是“黑色的土地”。关于“埃及”这个名称的来历我们留待以后再说,先来说说为什么叫作“凯麦特”。这个名称的来历正与尼罗河有关。

作为世界最长的河流,尼罗河的另一大特点是每年定期泛滥,开始的时间大概在每年六月中旬,一直要到当年的十一月左右河水才开始消退。在这四个多月的时间里,浑浊的河水自上游裹挟着大量的腐烂植物和各种矿物质奔腾而下,最后终于在下游的沿岸地区和入海口处沉积下来,形成一层厚厚的黑色淤泥。这种淤泥的肥沃程度可以和我们东三省的黑土媲美,非常适合于农作物的生长。“凯麦特”这个黑色土地的名称便由此而来。

正是由于这一层黑色淤泥的存在,古埃及的国土范围其实并没有我们今天在地图上看到的那么大,它在相当一个时期内只限于尼罗河下游的沿岸和入海口处的三角洲这条狭长地带,看起来就像一朵盛开的百合花。除了这条狭长地带,古埃及人认为其余的沙漠地带都不适于人类生存,他们统统将其称之为红色土地。尤其是尼罗河西岸,那里是太阳落下的方向,在古埃及人的认知中代表着死亡,他们常常把亡者的陵墓建在那里,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金字塔就位于其中。

我上中学那会儿的历史课本在讲到古埃及的金字塔时引用了希罗多德的说法,认为最大的胡夫金字塔是花费了十万民工和奴隶用三十年时间才修建完成。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课本中还配了一副插图,画的是一个手持长鞭的监工正在抽打一群拖着石料的工匠。拜这一观点和这幅插图所赐,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修建金字塔的那些人是一群境况悲惨的奴隶,随时都处在死亡与暴力的胁迫中朝不保夕。

估计是考虑到少儿不宜的缘故,编写历史课本的学者们其实并没有把希罗多德的说法引用完整,我相信如果把那些内容添上去,一定能让人更加深切地感受到金字塔修建的不易。这段被故意漏掉的内容大概是说,法老胡夫在筹划修建金字塔时手头拮据,便让自己的女儿去当妓女卖身换钱,他的女儿非常听话,居然同意了,而且还向每一个与自己发生过关系的男子额外收取一块石头,作为修建自己金字塔的材料。

然而在查阅一些近年来的考古资料后,我发现其中所显示的情况与希罗多德所言大不相同。这个还得先从我们所熟悉的一个名词——法老说起。

我们都知道法老其实就是古埃及的国王,意思是“住大房子的人”。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和民族的历史上都出现过类似于国王这样的最高统治者,但是古埃及的法老却与其他的国王颇有区别。通常来说,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国王就算脸皮再怎么厚,也不好意思直接说自己是神,顶多也就吹嘘一下自己是神的后裔或者神的仆人,代表天意或者神意来统治臣民。但是古埃及的法老却个个都是神,偏生人家古埃及人还非常吃这一套。由于尼罗河下游流经的几乎都是沙漠地带,常年不下雨,若是河水一旦也不泛滥,不仅种不了粮食,连基本的生活用水都成问题。因而在古埃及人看来,作为神的法老本领高强、无所不能,正是让尼罗河定期泛滥的关键因素。

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为了取悦法老他老人家的心情,为了洪水每年的定期泛滥,为了自己一家老小能够吃饱饭,古埃及的农民是很乐意为法老修建金字塔的。何况古埃及人一般是在每年的农闲时节为法老修建金字塔,基本不耽误正常的农业生产。那时已经有类似于今天双休的概念,每周为十天,工作八天,休息两天,偶尔有事不能参加劳动可以请假,闲暇之余工匠们还能玩玩棋牌游戏消磨一下时光。若是碰到节日,那天也不用工作,人们载歌载舞,喝酒吃肉改善生活。

当然,以上这些情况并非工匠们生活的全部,考古资料中也显示,为了开采运输石料,为了赶工期,经常有很多工匠会死于各种事故,并且监工们的态度也并不是都那么友好,偶尔还会发生因欠粮断饷导致工匠集体罢工的事件。

在我看来,与希罗多德的记述相比,这些考古资料应该更能反映金字塔修建时的真实情况,毕竟从中我们更能够感受到那个时代人们真实的生活。

这里我们还要顺便说一下金字塔名称的由来。“金字塔”只是我们中国人的叫法,因为它看起来很像汉语中的“金”字。古埃及人也差不多是按其形状来称呼金字塔的,叫作“麦尔”,也就是一种锥形物体。最有趣的还是西方人对于金字塔的称呼,叫作“皮勒米得”,也就是金字塔的那个英语单词。这个称呼原先只是一个放羊人的名字。据希罗多德说,他在游历埃及的时候发现尽管法老胡夫已经死了两千多年,但仍有一些人非常讨厌他,恨屋及乌,这些人便用这个放羊人的名字作为胡夫金字塔的代称。久而久之,这个称呼居然就成为了西方人对金字塔的正式称谓。

既然提过了金字塔,我们就不能不说到木乃伊。不管金字塔建得再怎么雄伟壮观,说到底,它们终究还是存放法老尸体的陵墓,这些尸体就是我们所称的木乃伊。

我曾一直以为,只有法老死后才有被制作成木乃伊的待遇,后来才知道在古埃及,只要稍稍富裕的家庭基本都会在家人去世后这么做。对于那些贫穷的人来说,他们同样也有这种强烈的愿望,只不过因为支付不起那高额的费用而不得已作罢。

死后被制作成木乃伊源自于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一种美好愿景,那就是死而复生。在古埃及人看来,人死后灵魂是不灭的,只要能保持躯体的不腐,就能实现循环往复的永生。

这种观念一直影响了古埃及人长达数千年之久,但是到希罗多德游历埃及的时代,有些人可能已经对其开始产生了质疑和动摇。据说当时有些富裕之家在宴请宾客时,主人会先让仆人拖出一副做得十分逼真的木乃伊模型让客人们观看,并且说:“饮酒作乐吧,不然就请看一看这个,你死了之后就是这个样子啊。”我不知道宾客们在经过这种饭前动员后是否还有继续宴饮的心情,不过其中及时行乐的观念和充满着恶趣味的调侃倒是显而易见。

尽管在现代考古学家看来,制作木乃伊的方法仍然是一个谜,但不知道是不是曾亲眼目睹过的原因,希罗多德在他的著作中竟然提到了三种。这三种方法因价格的不同,其复杂程度也大不一样,而且越复杂,就越容易让人产生想要呕吐的感觉,因此接下来的内容请各位慎看,若有不适反应,立即停止。

第一种方法是先用铁钩从尸体的鼻孔伸入,勾出脑髓后,向颅内注入液体香料浸泡清洗,再用锋利的石刀切开尸体腹部,取出内脏后,以加了香料的椰子酒清洗。清洗完毕后还要在腹内填充各种香料并缝好。这一套程序完成后,就把尸体放在硝石中脱水七十天。等时间一到,必须马上取出用亚麻布裹缠,最后涂上一层树胶。至于那些掏出的内脏是不能扔的,要非常讲究的装在一些雕刻着不同造型的陶罐中,其中人头罐装肝脏,狒狒头罐装肺,豺狼头罐装胃,鹰头罐装肠。

上述方法因为工序复杂,需要用到大量的贵重香料和亚麻布,所以往往都只针对法老贵族之类的人。

第二种方法是将一种用杉树做成的油通过注射器注入到尸体中,然后把尸体放在硝石中脱水七十天。在这七十天里,尸体的内脏会被杉树油融化。七十天满,取出尸体,排出融化了内脏的油,也不用再裹麻布,就直接交还给亡者的家人。据说即使是这种相对比较简单的方法也要富裕之家才有实力支付相关的费用。

第三种方法最为简单,用泻剂清洗一下尸体腹部,再放到硝石中脱水七十天就可以了,是小富之家常选择的方法。

最后,我们再来简单介绍一下古埃及的王国历史。

根据现有考古资料表明,古埃及从公元前3100年左右出现第一个王国,一直到公元前30年,先后经历了七个大时代共三十四个王朝,时间跨度长达三千多年。在这段漫长的时期里,这片古老的土地陆续上演了无数的金戈铁马、宫廷政变,既有一统盛世的强大,也有分裂割据的中衰,既有雄才大略的英主,也有软弱无能的庸君,甚至还出现过类似中国唐代武则天那样的女性统治者。唯一不变的,是那些世代生活在这里的黎民众生,他们靠着一种想要活下去的朴素观念,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努力维持着尼罗河三角洲的富庶与繁荣,让“世界粮仓”之名始终屹立不倒。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6/5 9:48:1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圣经民族》第三章 尼罗河的礼物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