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某DL思考说衡阳保卫战日军损失10万人

共 181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中校
  • 军号:1027293
  • 工分:5065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某DL思考说衡阳保卫战日军损失10万人

而且还引用了日文资料

某DL思考说衡阳保卫战日军损失10万人

于是翻译了一下原文,是这样的:

桂林-柳州之战详情参照“桂柳会战(英文版)”,在桂林-柳州之战参战的日本军

最近,在中华民国军队的协助下,进军桂林、柳州的美军航空队的一架飞机给熙72船只团等日军运输船队造成了损失。

按照日军的当初计划,在衡阳攻占后,迅速向桂林、柳州等地区南移。但是在衡阳陷入苦战的日本大本营表示,在下次作战之前要调整和休养第11军,并且决定向朝鲜派遣10万名补充兵。8月下旬,作为当地的综合司令部新设了第6方方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并由第11军等在指挥下执行稳定的作战计划。第11军是汽车道的开通,补给态势终于具备了,所以无视大本营的方针,继续进攻,美军在塞班岛沦陷了作战目的是失去了判断的大本营和菲律宾战役准备桂林、柳州的美军机场想攻占了作战制定者的服部作战科长们是否继续停止对立,最终,服部的意见按照10月兴安县到达的地方被发布了停止命令被解除了。

      打赏
      收藏文本
      7
      0
      2019/6/5 8:14:33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战后,老蒋大骂国军将领无耻,只有果粉在那里意淫。

      2019/6/5 20:00:26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10楼 当年来客
      战后,老蒋大骂国军将领无耻,只有果粉在那里意淫。
      果粉对此已经统一了口径,叫“知耻后勇”,后来就勇敢地转进到了台湾,成功围困大陆七十年

      2019/6/5 22:45:58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4055773
      • 工分:5205476 / 排名: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2楼 鸡蛋里的骨头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日军伤亡数据缩水了。长衡战役,长沙四天就丢了,根本就没给日军造成多少伤亡,衡阳之战围点打援,衡阳周边国军基本上都是友军有难不动如山,很少有部队来援,所以打援也没怎么打,伤亡主要都集中在衡阳攻坚中。前两次攻坚日军两个师团基本上是打到弹药将近耗尽才停止,第三次修复了被国军破坏掉的公路将大批弹药物资运到前线,敞开了打,一口气投入了四个师团,不计代价猛攻,这才拿下。整个衡阳战役日军搭进去了一个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一个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一个联队长(和尔基隆大佐),由于衡阳久攻不下,再加上太平洋战场节节失利,东条英机被迫下台,由此可见日军的伤亡是相当惨重的,绝不会是三四千人那么轻松,翻一倍还差不多。但要说日军在衡阳死伤十万,呵呵,在衡阳就没了十万,那在衡阳之战结束的几个月之后冲到贵州的是鬼魂吗?

      2019/6/7 8:44:08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2019/6/5 9:47:22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133647
      • 工分:1424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衡阳保卫战,前后47天,一定不是 整整打了47天。多方资料可以确认,投降后的第十军,有1.3万余人,实际在守城中殉国的应该在4000人左右。

      按独立思考着所说,日军伤亡10万。那么,最后无条件投降的,应该是倭寇了。

      这种胡乱鬼吹方先觉战绩的低级果粉,其实是在抹黑国军将士,尤其是侮辱壮烈牺牲在衡阳的那些国军将士。

      翻开14年抗战,看看哪场战役中,中日有1:7战损的?7:1倒是很多。

      2019/6/5 13:24:11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鸡蛋里的骨头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15楼 极光飞舞
      日军伤亡数据缩水了。长衡战役,长沙四天就丢了,根本就没给日军造成多少伤亡,衡阳之战围点打援,衡阳周边国军基本上都是友军有难不动如山,很少有部队来援,所以打援也没怎么打,伤亡主要都集中在衡阳攻坚中。前两次攻坚日军两个师团基本上是打到弹药将近耗尽才停止,第三次修复了被国军破坏掉的公路将大批弹药物资运到前线,敞开了打,一口气投入了四个师团,不计代价猛攻,这才拿下。整个衡阳战役日军搭进去了一个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一个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一个联队长(和尔基隆大佐),由于衡阳久攻不下,再加上太平洋战场节节失利,东条英机被迫下台,由此可见日军的伤亡是相当惨重的,绝不会是三四千人那么轻松,翻一倍还差不多。但要说日军在衡阳死伤十万,呵呵,在衡阳就没了十万,那在衡阳之战结束的几个月之后冲到贵州的是鬼魂吗?
      28楼 汉长梢
      死伤10万,或者损失10万是可能的。

      轻伤也是伤啊, 敌人都没看见,战场摔了一跤那也算负伤。

      损失也有永久损失临时损失,今天伤了下个月又好了,这也要算损失。

      不好意思,就算打个喷嚏也算伤,日军都没有伤亡十万,国军没这能耐

      2019/6/12 9:47:0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鸡蛋里的骨头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15楼 极光飞舞
      日军伤亡数据缩水了。长衡战役,长沙四天就丢了,根本就没给日军造成多少伤亡,衡阳之战围点打援,衡阳周边国军基本上都是友军有难不动如山,很少有部队来援,所以打援也没怎么打,伤亡主要都集中在衡阳攻坚中。前两次攻坚日军两个师团基本上是打到弹药将近耗尽才停止,第三次修复了被国军破坏掉的公路将大批弹药物资运到前线,敞开了打,一口气投入了四个师团,不计代价猛攻,这才拿下。整个衡阳战役日军搭进去了一个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一个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一个联队长(和尔基隆大佐),由于衡阳久攻不下,再加上太平洋战场节节失利,东条英机被迫下台,由此可见日军的伤亡是相当惨重的,绝不会是三四千人那么轻松,翻一倍还差不多。但要说日军在衡阳死伤十万,呵呵,在衡阳就没了十万,那在衡阳之战结束的几个月之后冲到贵州的是鬼魂吗?
      28楼 汉长梢
      死伤10万,或者损失10万是可能的。

      轻伤也是伤啊, 敌人都没看见,战场摔了一跤那也算负伤。

      损失也有永久损失临时损失,今天伤了下个月又好了,这也要算损失。

      蒋介石比你谦虚多了

      2019/6/12 8:58:38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鸡蛋里的骨头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29楼 汉长梢
      日本战报能信?

      你要信日本战报,美帝企业号都沉了好多次了。

      航空母舰这种屈指可数的东西都可以瞎讲,大头兵的伤亡还不是张口就来了。

      请仔细看看分析,日军总伤亡19000和国民党的数据是对应。

      同时再看看看看饶少伟、葛先才等人的回忆录,看看是不是只有2个师团的部分兵力主攻衡阳。

      日军说准备增兵10万,就是可信的,就是因为损失惨重,说损失不大(或者干脆点说不合你的心意)就是不可信的,呵呵呵算了吧

      2019/6/12 8:57:4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鸡蛋里的骨头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日本战报能信?

      你要信日本战报,美帝企业号都沉了好多次了。

      航空母舰这种屈指可数的东西都可以瞎讲,大头兵的伤亡还不是张口就来了。

      2019/6/11 20:54:17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鸡蛋里的骨头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15楼 极光飞舞
      日军伤亡数据缩水了。长衡战役,长沙四天就丢了,根本就没给日军造成多少伤亡,衡阳之战围点打援,衡阳周边国军基本上都是友军有难不动如山,很少有部队来援,所以打援也没怎么打,伤亡主要都集中在衡阳攻坚中。前两次攻坚日军两个师团基本上是打到弹药将近耗尽才停止,第三次修复了被国军破坏掉的公路将大批弹药物资运到前线,敞开了打,一口气投入了四个师团,不计代价猛攻,这才拿下。整个衡阳战役日军搭进去了一个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一个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一个联队长(和尔基隆大佐),由于衡阳久攻不下,再加上太平洋战场节节失利,东条英机被迫下台,由此可见日军的伤亡是相当惨重的,绝不会是三四千人那么轻松,翻一倍还差不多。但要说日军在衡阳死伤十万,呵呵,在衡阳就没了十万,那在衡阳之战结束的几个月之后冲到贵州的是鬼魂吗?

      死伤10万,或者损失10万是可能的。

      轻伤也是伤啊, 敌人都没看见,战场摔了一跤那也算负伤。

      损失也有永久损失临时损失,今天伤了下个月又好了,这也要算损失。

      2019/6/11 20:52:01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974025
      • 工分:13463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3q
      衡阳保卫战,前后47天,一定不是 整整打了47天。多方资料可以确认,投降后的第十军,有1.3万余人,实际在守城中殉国的应该在4000人左右。

      按独立思考着所说,日军伤亡10万。那么,最后无条件投降的,应该是倭寇了。

      这种胡乱鬼吹方先觉战绩的低级果粉,其实是在抹黑国军将士,尤其是侮辱壮烈牺牲在衡阳的那些国军将士。

      翻开14年抗战,看看哪场战役中,中日有1:7战损的?7:1倒是很多。

      镜泊湖那仗有。冰趟子那战,也有。不过都不是国军的战绩。

      2019/6/11 15:15:55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鸡蛋里的骨头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15楼 极光飞舞
      日军伤亡数据缩水了。长衡战役,长沙四天就丢了,根本就没给日军造成多少伤亡,衡阳之战围点打援,衡阳周边国军基本上都是友军有难不动如山,很少有部队来援,所以打援也没怎么打,伤亡主要都集中在衡阳攻坚中。前两次攻坚日军两个师团基本上是打到弹药将近耗尽才停止,第三次修复了被国军破坏掉的公路将大批弹药物资运到前线,敞开了打,一口气投入了四个师团,不计代价猛攻,这才拿下。整个衡阳战役日军搭进去了一个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一个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一个联队长(和尔基隆大佐),由于衡阳久攻不下,再加上太平洋战场节节失利,东条英机被迫下台,由此可见日军的伤亡是相当惨重的,绝不会是三四千人那么轻松,翻一倍还差不多。但要说日军在衡阳死伤十万,呵呵,在衡阳就没了十万,那在衡阳之战结束的几个月之后冲到贵州的是鬼魂吗?
      问题是葛先才等守军将领的回忆录也与日军记录相对应,难道他们是与日军对了口供了?

      2019/6/10 9:48:39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鸡蛋里的骨头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14楼 极光飞舞
      日军伤亡数据缩水了。长衡战役,长沙四天就丢了,根本就没给日军造成多少伤亡,衡阳之战围点打援,衡阳周边国军基本上都是友军有难不动如山,很少有部队来援,所以打援也没怎么打,伤亡主要都集中在衡阳攻坚中。前两次攻坚日军两个师团基本上是打到弹药将近耗尽才停止,第三次修复了被国军破坏掉的公路将大批弹药物资运到前线,敞开了打,一口气投入了四个师团,不计代价猛攻,这才拿下。整个衡阳战役日军搭进去了一个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一个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一个联队长(和尔基隆大佐),由于衡阳久攻不下,再加上太平洋战场节节失利,东条英机被迫下台,由此可见日军的伤亡是相当惨重的,绝不会是三四千人那么轻松,翻一倍还差不多。但要说日军在衡阳死伤十万,呵呵,在衡阳就没了十万,那在衡阳之战结束的几个月之后冲到贵州的是鬼魂吗?
      葛先才口述、李岳平校勘的《血战衡阳》(在台湾《中央日报》发表时名为《血浴衡阳》)里写道“开始,日军从第116、68两个师团,17000多人的兵力向我守军进犯”,这是对第一次进攻的叙述,比较符合实际,因为倭寇出动15个大队,一个大队800人,加上辅助兵力,17000人是比较符合的数字。对第二次进攻,葛先才也只提到这两个师团。事实上,按照倭寇战史《湖南会战》在《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提供的数字,68师团伤亡病3045,占25.9%;116师团伤亡病3412,占18.6%,反推算,68师团兵力约1.2万,116师团兵力约1.8万,合计也就是3万人,还要抽出多个大队的兵力用于阻击打援,能一次进攻投入1.7万已经是极限了。只有第三次进攻,因为第十军没有抵抗住这次进攻,葛先才师长为了减轻自己战败投敌的罪责,这才胡说八道杜撰了什么十一万的荒唐数字。

      2019/6/10 9:47:33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45772
      • 工分:37076
      左箭头-小图标

      再拍神剧千万不要忘掉独立思考着

      2019/6/9 22:22:09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498238
      • 工分:72778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鸡蛋里的骨头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15楼 极光飞舞
      日军伤亡数据缩水了。长衡战役,长沙四天就丢了,根本就没给日军造成多少伤亡,衡阳之战围点打援,衡阳周边国军基本上都是友军有难不动如山,很少有部队来援,所以打援也没怎么打,伤亡主要都集中在衡阳攻坚中。前两次攻坚日军两个师团基本上是打到弹药将近耗尽才停止,第三次修复了被国军破坏掉的公路将大批弹药物资运到前线,敞开了打,一口气投入了四个师团,不计代价猛攻,这才拿下。整个衡阳战役日军搭进去了一个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一个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一个联队长(和尔基隆大佐),由于衡阳久攻不下,再加上太平洋战场节节失利,东条英机被迫下台,由此可见日军的伤亡是相当惨重的,绝不会是三四千人那么轻松,翻一倍还差不多。但要说日军在衡阳死伤十万,呵呵,在衡阳就没了十万,那在衡阳之战结束的几个月之后冲到贵州的是鬼魂吗?
      东条下台关衡阳什么事?

      2019/6/9 22:03:35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498238
      • 工分:72777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鸡蛋里的骨头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15楼 极光飞舞
      日军伤亡数据缩水了。长衡战役,长沙四天就丢了,根本就没给日军造成多少伤亡,衡阳之战围点打援,衡阳周边国军基本上都是友军有难不动如山,很少有部队来援,所以打援也没怎么打,伤亡主要都集中在衡阳攻坚中。前两次攻坚日军两个师团基本上是打到弹药将近耗尽才停止,第三次修复了被国军破坏掉的公路将大批弹药物资运到前线,敞开了打,一口气投入了四个师团,不计代价猛攻,这才拿下。整个衡阳战役日军搭进去了一个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一个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一个联队长(和尔基隆大佐),由于衡阳久攻不下,再加上太平洋战场节节失利,东条英机被迫下台,由此可见日军的伤亡是相当惨重的,绝不会是三四千人那么轻松,翻一倍还差不多。但要说日军在衡阳死伤十万,呵呵,在衡阳就没了十万,那在衡阳之战结束的几个月之后冲到贵州的是鬼魂吗?
      东条下台关衡阳什么事?

      2019/6/9 22:03:35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974025
      • 工分:13415
      左箭头-小图标

      18楼 莫云风
      衡阳之战,说实话我了解的不多。

      我过去曾经看过一篇帖子。

      有网友说,方先觉,实际上是被迫坚守衡阳47天。

      方之因为有那么一段奇幻的经历,还不被处罚,其主要原因是掩盖薛岳的在衡阳战役期间的过失。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看看哪位朋友,对衡阳战役了解的比较多,出来帮忙求证下。

      据说,“某人(当时帖子写的就是某人,我估计应该是薛岳应该是薛岳)”先是贪功,抽掉了协助守卫衡阳的部队扩大战果。结果掉进了日本人预先挖好的坑。又不得不抽调,援助衡阳的部队去填窟窿。

      结果导致,原本应该坚守20多天就该被轮换下来的方先觉部,在衡阳坚守了47天。

      整个战场“某人”是稳定下来了,但却把方部搭进去了。

      此战若没有方先觉,衡阳坚守47天,国军将承受巨大损失。

      如若追方投敌之责,必牵扯某人指挥不利之责。

      国军坑队友,从来不需要为什么.

      2019/6/9 12:32:47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79108
      • 工分:77261
      左箭头-小图标

      16楼 AD73
      下一个就要吹衡阳一战日军损失几十万甚至一百万了。
      19楼 liutao1494
      若要吹三次长沙保卫战,怕是日本国的近卫师团都得全体玉碎在长沙城下了
      是的。国军的战报连当时国军高层很多人都不信。

      2019/6/9 6:51:10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62838 / 排名:1497
      左箭头-小图标

      16楼 AD73
      下一个就要吹衡阳一战日军损失几十万甚至一百万了。
      若要吹三次长沙保卫战,怕是日本国的近卫师团都得全体玉碎在长沙城下了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9/6/8 20:04:17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3189937
      • 工分:3477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衡阳之战,说实话我了解的不多。

      我过去曾经看过一篇帖子。

      有网友说,方先觉,实际上是被迫坚守衡阳47天。

      方之因为有那么一段奇幻的经历,还不被处罚,其主要原因是掩盖薛岳的在衡阳战役期间的过失。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看看哪位朋友,对衡阳战役了解的比较多,出来帮忙求证下。

      据说,“某人(当时帖子写的就是某人,我估计应该是薛岳应该是薛岳)”先是贪功,抽掉了协助守卫衡阳的部队扩大战果。结果掉进了日本人预先挖好的坑。又不得不抽调,援助衡阳的部队去填窟窿。

      结果导致,原本应该坚守20多天就该被轮换下来的方先觉部,在衡阳坚守了47天。

      整个战场“某人”是稳定下来了,但却把方部搭进去了。

      此战若没有方先觉,衡阳坚守47天,国军将承受巨大损失。

      如若追方投敌之责,必牵扯某人指挥不利之责。

      2019/6/8 11:24:42
      左箭头-小图标

      16楼 AD73
      下一个就要吹衡阳一战日军损失几十万甚至一百万了。
      ……如果算上“鸡生蛋蛋生鸡”又何止是100万!

      2019/6/8 9:33:44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79108
      • 工分:77256
      左箭头-小图标

      下一个就要吹衡阳一战日军损失几十万甚至一百万了。

      2019/6/8 5:58:50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4055773
      • 工分:5205476 / 排名: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鸡蛋里的骨头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日军伤亡数据缩水了。长衡战役,长沙四天就丢了,根本就没给日军造成多少伤亡,衡阳之战围点打援,衡阳周边国军基本上都是友军有难不动如山,很少有部队来援,所以打援也没怎么打,伤亡主要都集中在衡阳攻坚中。前两次攻坚日军两个师团基本上是打到弹药将近耗尽才停止,第三次修复了被国军破坏掉的公路将大批弹药物资运到前线,敞开了打,一口气投入了四个师团,不计代价猛攻,这才拿下。整个衡阳战役日军搭进去了一个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一个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一个联队长(和尔基隆大佐),由于衡阳久攻不下,再加上太平洋战场节节失利,东条英机被迫下台,由此可见日军的伤亡是相当惨重的,绝不会是三四千人那么轻松,翻一倍还差不多。但要说日军在衡阳死伤十万,呵呵,在衡阳就没了十万,那在衡阳之战结束的几个月之后冲到贵州的是鬼魂吗?

      2019/6/7 8:44:08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4055773
      • 工分:5205475 / 排名: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鸡蛋里的骨头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日军伤亡数据缩水了。长衡战役,长沙四天就丢了,根本就没给日军造成多少伤亡,衡阳之战围点打援,衡阳周边国军基本上都是友军有难不动如山,很少有部队来援,所以打援也没怎么打,伤亡主要都集中在衡阳攻坚中。前两次攻坚日军两个师团基本上是打到弹药将近耗尽才停止,第三次修复了被国军破坏掉的公路将大批弹药物资运到前线,敞开了打,一口气投入了四个师团,不计代价猛攻,这才拿下。整个衡阳战役日军搭进去了一个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一个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一个联队长(和尔基隆大佐),由于衡阳久攻不下,再加上太平洋战场节节失利,东条英机被迫下台,由此可见日军的伤亡是相当惨重的,绝不会是三四千人那么轻松,翻一倍还差不多。但要说日军在衡阳死伤十万,呵呵,在衡阳就没了十万,那在衡阳之战结束的几个月之后冲到贵州的是鬼魂吗?

      2019/6/7 8:44:08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3q
      衡阳保卫战,前后47天,一定不是 整整打了47天。多方资料可以确认,投降后的第十军,有1.3万余人,实际在守城中殉国的应该在4000人左右。

      按独立思考着所说,日军伤亡10万。那么,最后无条件投降的,应该是倭寇了。

      这种胡乱鬼吹方先觉战绩的低级果粉,其实是在抹黑国军将士,尤其是侮辱壮烈牺牲在衡阳的那些国军将士。

      翻开14年抗战,看看哪场战役中,中日有1:7战损的?7:1倒是很多。

      第十军原有17900人左右,最后仅剩13300左右官兵投降,真是一场生死大血战!

      2019/6/6 10:46:22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974025
      • 工分:13335
      左箭头-小图标

      22次大会战,要是半数以上,每次日军死伤10W以上,打死日军都不会全面侵华。

      2019/6/6 10:11:19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当年来客
      战后,老蒋大骂国军将领无耻,只有果粉在那里意淫。
      果粉对此已经统一了口径,叫“知耻后勇”,后来就勇敢地转进到了台湾,成功围困大陆七十年

      2019/6/5 22:45:58
      左箭头-小图标

      战后,老蒋大骂国军将领无耻,只有果粉在那里意淫。

      2019/6/5 20:00:26
      左箭头-小图标

      独立的思考着是一个老糊涂,人老了,就爱唠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他的心还是在国军一边,所以总是安照这种逻辑去编故事。

      2019/6/5 18:04:22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3q
      独立思考着还说方先觉是诈降。
      只不过是又把方拉出来鞭尸而已

      2019/6/5 15:13:57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133647
      • 工分:14241
      左箭头-小图标

      独立思考着还说方先觉是诈降。

      2019/6/5 13:47:22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133647
      • 工分:1424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鸡蛋里的骨头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真伤亡10万,倭寇不知道有多少拿刀切肚子了。

      2019/6/5 13:44:21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133647
      • 工分:14241
      左箭头-小图标

      衡阳保卫战,前后47天,一定不是 整整打了47天。多方资料可以确认,投降后的第十军,有1.3万余人,实际在守城中殉国的应该在4000人左右。

      按独立思考着所说,日军伤亡10万。那么,最后无条件投降的,应该是倭寇了。

      这种胡乱鬼吹方先觉战绩的低级果粉,其实是在抹黑国军将士,尤其是侮辱壮烈牺牲在衡阳的那些国军将士。

      翻开14年抗战,看看哪场战役中,中日有1:7战损的?7:1倒是很多。

      2019/6/5 13:24:11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428790
      • 工分:342
      左箭头-小图标

      整个豫湘桂战役,日军总共伤亡10万人,长衡会战只是豫湘桂战役的一部份,而衡阳保卫战又是长衡会战其中的一部分,这个独立思考把整个豫湘桂战役的日军伤亡都放在衡阳一个地方了,是不是他想说日军在其他地方的战斗都是零伤亡呢?他这到底是黑国军,还是捧日军啊?感觉这人的脑袋一片浆糊。

      2019/6/5 12:48:21
      左箭头-小图标

      果然够独立的,早期果粉一般只敢说日军伤亡1.9万,他们觉得这样已经够了,结果独立的想一下不够,还得加!

      同样用日军的数据:

      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然而这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宁乡、浏阳、长沙附近的会战”登了《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里面明确记载“自作战开始至6月20日(大致攻克长沙为止)”,损失是死1503,伤3662,病约4000名,合计是约9165。而衡阳城守是6月23日开始的。也就是说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伤亡仅在万人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围绕衡阳进行的攻防战阻击战,倭寇的重兵是在阻击打援,根据《湖南会战》的记录,倭寇投入的8个师团部队,其中6个在打援,仅68师团和116师团的任务是攻城。68师团和116师团也并非全力以赴攻城,举几个例子吧,116师团133联队在6月21日夜歼灭我军73军、74军2000人;116师团109联队饭岛大队7月5日在衡阳西南30公里的白鹤铺阻击我军援军5000人;68师团志摩支队(有步兵3个大队)则和116师团泽多大队合作在衡阳以西8公里的二塘7月18日进攻企图为衡阳解围的我军151师。等等。真正进攻衡阳的兵力如下:第一次进攻是6月28日开始,7月2日结束。68师团和116师团动用了15个大队进攻衡阳。第二次进攻是7月11日开始,7月20日结束。仍然是68师团和116师团的15个大队。第三次进攻时,为了弥补攻城兵力不足,又抽调了58师团的3个大队归116师团指挥。

      因此,并不能把所有围绕衡阳进行的战斗的倭寇伤亡全部算作第十军的战绩。

      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的各师团详细伤亡列表,截止7月20日,68师团死752,伤1415,病878,计3045;第116师团死833,伤1665,病914,计3412;两师团合计伤亡病6457。由于这个数字包括第一阶段攻克长沙的伤亡数字,因此还要进一步区分。根据《旭参电第585号要点(6月27日)》和《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6月20日前的伤亡占7月20日前伤亡的9165/19286=47.52%。由于68师团和116师团是长沙作战的主力师团(第一线展开的5个师团之2),因此该两师团在第一阶段(6月20日之前)的伤亡不会低于平均值。因此68师团和116师团在6月21日至7月20日之间的伤亡可以估算为6457*(1-47.52%)=3389人。这3389人里面还包括了被中美空军轰炸造成的伤亡(根据《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因敌机轰炸而损伤的人数约占10%”),还包括了阻击我军援军的伤亡,假设阻击援军伤亡占10%(从使用兵力看,远不止10%),在这些都按照10%刨除后,3389*(1-10%空军轰炸-10%阻击援军)=2711。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按照倭寇的数字来推算,对衡阳的第一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合起来倭寇伤亡病总数应该在2711这样。当然,这只是前两次攻击的数字,前两次攻击共持续15天,第三次攻击从8月4日-8月7日,8月7日21:00,方先觉等人决定投敌做伪军,星夜派人向倭寇求降,并于8月8日8时接受倭寇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只保全了几个“贵官”的性命就欺骗广大将士放下武器。因此第三次攻击仅仅进行了4天。按照这个天数来推算,衡阳城守总共给倭寇造成的伤亡病总数当在2711*(15+4)/15=3434人左右,即使把最后4天估算的伤亡惨重一些,也不可能给倭寇造成超过4000人的伤亡。

      不超过4000,这恐怕才是”所谓东方斯大林格勒式战役“伤亡总数的真相。

      2019/6/5 9:47:2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1条记录] 分页:

      1
       对某DL思考说衡阳保卫战日军损失10万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