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理学对中国文化与民族心理的毒害

共 120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7508660
  • 工分:407654 / 排名:274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理学对中国文化与民族心理的毒害

[原创]理学对中国文化与民族心理的毒害

“理学”兴于两宋,代表人物是二程(颢、颐)一朱(熹),但同时出现陆渊九的“心学”,理学充满虚伪的理念,对儒家的思想进行有选择的张扬,埋没天性的。实际上孔子的骨子里,并不会赞同朱氏的选择,我们知道孔子实际上亦崇尚天性,吾与点也,暮春三月的浪漫汤浴,食、色性也,应当是孔子原始天性在其言论中的散发,当然只是其中一部分,另一部分被宋代的理学家张扬起来,“存天理,灭人欲”其实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语言,天理应当包含天性,天地自然的天性与人的天性是和谐而同一的,当然不是重合,说明白点是和而不同,大同小异,宋代之前的汉唐,就是天性得到张扬与散发的时代,虽然间隙杂有动荡而不完美的社会与胡人政权,但总的基调,是充满自由浪漫精神的张力,这其实是自然的天性与天地间的人世社会天性和合如一。

宋代的王朝为了一已的永恒存在,开始压抑武士情怀,埋没尚武精神,重用文人,收缩战线,把权力集中在皇室身边,也许那些得意的知识士人窥视到皇室的尚好,促成理学的出世,为万世开太平的办法是要在当时国民的思想上灌输有利于统治的成份,把儒家的思想体系进行选择整理,忽略不利的部分,强化有利的部分,如此而来此一理学的行世,加深中国古代后期中国社会的集权与专制的深度,亦对原本自由开放,充满天性的民族,崇尚尚武精神,食、色性也天性充满的国民,进行抑制,在思想上进行摧残,使得原本充满活力的民族变得愈来愈贫弱,以致被北方夷族不断地侵入,中原的汉族政权几度易手,后世的汉族政权注意的汉唐政权的弱点,收缩自己的张力,宋朝不用说,明朝亦是在中后期收缩自己原本好的海洋张力形势,变得保守起来,内部的矛盾造成内战,亦最终引来外族的侵入,中原政权再易手于少数民族。

满清灭亡后,政权还在变更之中,西方思想确实冲击了理学的体系,但思想的侵袭,其实是好几百年的历史,无法立马洗清,残留在民族的思想中是一个真实的现实,半岛与岛国处于边沿,理学的侵袭往往淡薄得多,是存天性较之昔日的中原好得多的地区,实际上封建(不同于钱穆的理解)的思想残余持续到现代的中原地区,发生诸多难堪的时代与运动,不断的反复,理学的幽灵总在吾民族的心灵徘徊,并没有完全的清洗掉,不象在水池或汤池那般地洗身子那样的容易,也就是洗身易洗心难,总有一种心魔不能去之。

陆象山的“心学”是真正的存天理,天地中自有一个天理,天地自然中自有其天性的存在,并不因人世而泯灭,同样人散发自己原本的天性,可以与天地的天性相和谐合一。“天人合一”便是此等境界。“宇宙既是吾心,吾心既是宇宙”。当人之天性泯灭后,与自然天地的天性不和谐,那么天地虽然仍存天性天理,然人世却处于痛苦之中,心中没有欢喜,脸上总是麻木,被欺负的表情,这个民族被鲁迅欲唤醒而未能唤醒,仍然残存无法清洗的思想毒素,心魔的存在确实是被理学洗脑,时光进入现代,物质的现代化其实十分的容易,老屋的拆除就在一夜之间,只有思想,还得百年的镕铸,选择前代历史的思想,不可偏于某一方面与倾向,不可入宝山而拾得垃圾,往往遗了真正的明珠,对于灭欲天性的极端,我们当用另一种猛药,也许同样有点偏,为的是让民族的心理最终恢复天性与常态,成为正常,回到本来那个健全的汉唐民族心理素质状态。

[原创]理学对中国文化与民族心理的毒害

      打赏
      收藏文本
      11
      0
      2019/6/3 10:51:50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07055
      • 工分:7992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道理要看立场或范围。程朱理学关键问题不在理论,而在这个理论的运用。超出范围的真理就是谬论。你严格要求自己,那么这套理论可以让你超越常人。但如果你对别人严格,对自己放任。这是程朱理学最让人诟病的地方。欲望的确是永远无法满足的,所以要有度的控制,程朱理学走向一个极端,是把高标准变成了普通标准,这是不现实也是不可取的。你可以去追求这个高标准,但不强求,做不到也很正常。

      现在有些人受到西方影响,又走向另一个极端。觉得欲望就是天性,所以把人降格成动物标准,完全舍弃人性,毫无节制或控制。这也是不可取的。虽然这也是个人自由,但请不要影响别人。

      2019/6/21 21:48:56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yzy96
      本身没什么罪恶,出发点可能还是好的。

      问题是:统治者把它作为唯一标准。这就限制、枯竭了我们民族的想象力与开拓心。

      先秦诸子百家,儒家是诸家之一;汉武以后至唐,儒家是重要标准,但还不是唯一标准;唐中期至元,不断接近唯一标准;明、清成了唯一标准。

      10楼 徐大桥
      你怎么能把‘宋’给排除掉。恰恰是‘宋’ 把僵死般儒家,抬到了无以复加之巅峰,它同时也开创了历史的先河‘汉族第一次被异族彻底征服’[说好听一点就是非主体民族],宋最可恶的是,为后来的‘明王朝’也早早地埋下了完全一样的覆灭的祸根。
      虽然宋朝“杯酒释兵权”开启了文强武弱的格局,但是个人觉得,明朝才是最需诟病的。从宋到元,明有太多的历史经验可以借鉴,但是明却偏偏选了一条烂路!

      2019/6/17 16:03:59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斯托姆的菜刀
      文化是需要革命的,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可惜程朱理学后来的发展证明这一理论把中国彻底走上了不归路。

      2019/6/15 0:31:51
      左箭头-小图标

      大元王朝是中国史上对外最开放的王朝,也是最重商的王朝,但大元王朝却没有出现资本主义的萌芽,中国的资本主义萌芽出现在明清时期而且发展受到极大阻碍,根源就在程朱理学。

      2019/6/15 0:31:18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4229401
      • 工分:2104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yzy96
      本身没什么罪恶,出发点可能还是好的。

      问题是:统治者把它作为唯一标准。这就限制、枯竭了我们民族的想象力与开拓心。

      先秦诸子百家,儒家是诸家之一;汉武以后至唐,儒家是重要标准,但还不是唯一标准;唐中期至元,不断接近唯一标准;明、清成了唯一标准。

      10楼 徐大桥
      你怎么能把‘宋’给排除掉。恰恰是‘宋’ 把僵死般儒家,抬到了无以复加之巅峰,它同时也开创了历史的先河‘汉族第一次被异族彻底征服’[说好听一点就是非主体民族],宋最可恶的是,为后来的‘明王朝’也早早地埋下了完全一样的覆灭的祸根。
      11楼 yzy96
      宋承继晚唐五代,宋不是凭空来的。

      唐中期即推儒;五代藩镇割据表面武力很盛内里文风也长;宋初君(赵氏兄弟)、相(赵普)皆崇儒。

      再者,我并没有“排除”宋啊。我说的“唐中期至元”当然是包括宋的。

      14楼 徐大桥
      是我没看仔细,也没过多的思考,太仓促 了,对不起。但我还是认为,应把宋放在首要醒目的位置。
      没关系。宋的确是重要一环。

      2019/6/14 21:08:1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yzy96
      本身没什么罪恶,出发点可能还是好的。

      问题是:统治者把它作为唯一标准。这就限制、枯竭了我们民族的想象力与开拓心。

      先秦诸子百家,儒家是诸家之一;汉武以后至唐,儒家是重要标准,但还不是唯一标准;唐中期至元,不断接近唯一标准;明、清成了唯一标准。

      10楼 徐大桥
      你怎么能把‘宋’给排除掉。恰恰是‘宋’ 把僵死般儒家,抬到了无以复加之巅峰,它同时也开创了历史的先河‘汉族第一次被异族彻底征服’[说好听一点就是非主体民族],宋最可恶的是,为后来的‘明王朝’也早早地埋下了完全一样的覆灭的祸根。
      11楼 yzy96
      宋承继晚唐五代,宋不是凭空来的。

      唐中期即推儒;五代藩镇割据表面武力很盛内里文风也长;宋初君(赵氏兄弟)、相(赵普)皆崇儒。

      再者,我并没有“排除”宋啊。我说的“唐中期至元”当然是包括宋的。

      是我没看仔细,也没过多的思考,太仓促 了,对不起。但我还是认为,应把宋放在首要醒目的位置。

      2019/6/14 19:00:58
      左箭头-小图标

      文化是需要革命的,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2019/6/14 15:20:22
      左箭头-小图标

      文化是需要革命的,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2019/6/14 15:20:22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4229401
      • 工分:2104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yzy96
      本身没什么罪恶,出发点可能还是好的。

      问题是:统治者把它作为唯一标准。这就限制、枯竭了我们民族的想象力与开拓心。

      先秦诸子百家,儒家是诸家之一;汉武以后至唐,儒家是重要标准,但还不是唯一标准;唐中期至元,不断接近唯一标准;明、清成了唯一标准。

      10楼 徐大桥
      你怎么能把‘宋’给排除掉。恰恰是‘宋’ 把僵死般儒家,抬到了无以复加之巅峰,它同时也开创了历史的先河‘汉族第一次被异族彻底征服’[说好听一点就是非主体民族],宋最可恶的是,为后来的‘明王朝’也早早地埋下了完全一样的覆灭的祸根。
      宋承继晚唐五代,宋不是凭空来的。

      唐中期即推儒;五代藩镇割据表面武力很盛内里文风也长;宋初君(赵氏兄弟)、相(赵普)皆崇儒。

      再者,我并没有“排除”宋啊。我说的“唐中期至元”当然是包括宋的。

      2019/6/14 10:49:2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yzy96
      本身没什么罪恶,出发点可能还是好的。

      问题是:统治者把它作为唯一标准。这就限制、枯竭了我们民族的想象力与开拓心。

      先秦诸子百家,儒家是诸家之一;汉武以后至唐,儒家是重要标准,但还不是唯一标准;唐中期至元,不断接近唯一标准;明、清成了唯一标准。

      你怎么能把‘宋’给排除掉。恰恰是‘宋’ 把僵死般儒家,抬到了无以复加之巅峰,它同时也开创了历史的先河‘汉族第一次被异族彻底征服’[说好听一点就是非主体民族],宋最可恶的是,为后来的‘明王朝’也早早地埋下了完全一样的覆灭的祸根。

      2019/6/14 8:47:46
      左箭头-小图标

      不知怎么,回帖越来越难已发出了.

      2019/6/14 8:28:31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325697
      • 工分:2618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此文作者 说客气一点‘和稀泥’,把儒家还分了个三六九。为了维护‘孔老二这个狗祖师爷’的‘声誉’,就找了几个替罪羊。万事皆有源、有因。就算从董仲舒起,我们尊的、学的都是伪学,请问世界上有哪一个伪学能据‘国学高位’[独一无二]两千余年,而不被识破。再则,孔孟这对狼狈为奸的狗师徒,没后人吗?为何不见他们的后人发声疾呼?‘你们学的、用的都是伪学,’这倒应了一句老话‘钓鱼的不着急,倒是提篓子的着了急’。随便在哪个网上搜一搜,对董、朱二人的评语都是‘集当代儒学于一身的集大成者’及‘发扬光大’等。儒家的狗子狗孙们,跟着这二位‘吃香喝辣’的时候,是一个劲的、极尽能事的吹捧,一旦儒学遭到国人质疑时,[还别说批判]就开始窝里斗了,就只好把两位给出卖了。我靠,人死后若真有灵,这二位一定会痛骂这些不孝的子孙。

      2019/6/12 13:49:19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allway118
      仅仅回溯到汉唐时代的民族心理状态似乎还不够吧,再往前走,求索到先秦、三王、五帝、三皇,那时的华夏民族才是真正有生机活力的状态。
      这才对头,实际上从汉始,我们的扩张步伐基本上就停止了。[或则是与前相比] 究其根由,完全是僵死般儒家的学说所造成。

      2019/6/12 13:26:38
      左箭头-小图标

      仅仅回溯到汉唐时代的民族心理状态似乎还不够吧,再往前走,求索到先秦、三王、五帝、三皇,那时的华夏民族才是真正有生机活力的状态。

      2019/6/12 10:25:46
      左箭头-小图标

      还不能全面否定吧,不能脱离了当时的社会实际情况,两个方面看问题,主要在于是利多害少,还是害多利少。

      2019/6/8 19:00:37
      左箭头-小图标

      理学就是不讲理之学

      2019/6/6 9:51:37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4229401
      • 工分:21035
      左箭头-小图标

      本身没什么罪恶,出发点可能还是好的。

      问题是:统治者把它作为唯一标准。这就限制、枯竭了我们民族的想象力与开拓心。

      先秦诸子百家,儒家是诸家之一;汉武以后至唐,儒家是重要标准,但还不是唯一标准;唐中期至元,不断接近唯一标准;明、清成了唯一标准。

      2019/6/4 18:39:1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8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理学对中国文化与民族心理的毒害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