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回复评论《如何跟一个无神论老人解释有来生?》

共 9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0070978
  • 工分:2683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回复评论《如何跟一个无神论老人解释有来生?》

回复评论《如何跟一个无神论老人解释有来生?

网友评论:感觉你与“正确”擦身而过了。

既然认同人是物质构成的就应该得到一个唯一的答案:物质如何构成就是关键。毕竟CHO等物质普通化学就已经非常熟悉了,哪么不熟悉的就是结构,或者说结构就是你在寻找的灵魂。例如你写的这些不就是一些液晶分子的翻转,或者说这些翻转就是你的意思。当然接下来是我的翻译,但我觉得哪是另一回事,毕竟我能否看懂和你想表达啥是两回事。

所以不需要再存在啥了,当然你可以继续想象存在某些其他的,但是这和我们已经无关,而且我可以肯定他们也必然是某些物质的有序集合,而我们也必然能“理解”这些结构。例如你看的任何经书、神像都是如此。

当然这个正确只是我的认识,你能否和我有同样的认识哪是另一回事。

天山哲客:

妄猜是没有意义的。我没看什么经书和神像,也没有谈宗教的问题,也不出于宗教,你感觉是这个方面,并不是一个美好的感觉,因为我谈的是一个美好想像力。不是反对科技,但要知道科技源自于什么。这一点人类也是疑惑的,相对来说,我们的疑惑更大,甚至是迷茫的,因为工业文明确实是西方开启的,我们对此也是疑惑的。我们五千年的文化或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古犹太,都是文明渊源流长的地区,却没有按照逻辑一蹴而就开启工业文明,反而由这些相比我们蛮荒的、我们很自豪地认为是迷信融入到生活甚至是血液中的文盲加神棍的近代欧洲人开启,这可能是一种巧合,偶然现象,我们同样可以这样自信的去认为,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巧合和偶然,这只是主观认为。事物的存在都有因果关系,没有原因的事物不存在,所以它是必然的,那么它的必然出于什么?出于他是文盲?出于他是蛮荒?出于他是神棍?他的必然还真是出于他的“神棍”。这样说,很多有科技知识头脑的、读书破万卷的人,会义正严辞地说这是迷信,多少内心世界能获得一种自我智慧的欣慰——这世界还真有远离我这样的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我的知识和文化是多么美好。智慧无关知识和文化,知识和文化是人主观概念范畴,智慧是意识范畴,这个没有确切定论,存在一个普遍认识,如果非要争论,那么可以查一下,这样的认识,多出于世界上顶尖优秀的科学家。

智慧是什么,它从何而来?首先可以确定,智慧是科技文化等一切主观概念范畴的根源。没有智慧,你就没有后面这些东西,那么我们就可追寻智慧从何而来?人们会问,智慧是客观存在的,是在实践中自我建立起来的,其实这个没有逻辑,“经验知识是在实践中建立起来的”这个还可以确定,准确不准确,暂且不论述,但要说智慧,那就不对了,说的是一切的根源,你拿什么去实践?如果人可以实践出智慧来,那不等于说猴子也可以实践出智慧来?尤其是鳄鱼,人不存在的时候,它就开始实践,人在的时候它还在实践,结果它到现在也没有智慧,所以智慧不是实践而来的,它是一种我们要追寻的未知。这个认识,人类也是普遍认可的,那么它是什么?我们暂且把它定为讯息——一种讯号,在这不要去争论,我们很容易犯的错误,咬文嚼字地去争,争的目的,不是寻求什么真理,而是要显现自己是智慧的,别人都是不智慧的。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反映?因为我们普遍认为,智慧是我们每个人的,我争过了你,就能显现自己的智慧。

智慧从何而来?西方两千多年以前发现了地球是圆的,这个发现者还是勾股定理的确定者,他还说过一句话,“神是智慧的,人顶多是爱智慧的”,不要给他扣神棍的帽子,谁扣,只能证明自己傻,因为哲学一词和哲学的认识,就从这句话延伸出来的,称为智慧源自于爱智慧,就是在说,智慧不是人自己创造的,它源自于一种爱、被关怀,被授予。我们对这个理解,更是隔着一层纱,然而在现实中,就是西方的神来神去,开启了工业文明。这个问题对于我们来说很难理解,不在于知识的多少。我们没有工业文明我们难以理解,我们学习了工业文明,我们还是难以理解,就在今天,对于西方的神来神去,我们还是不理解的,认为他们那是心灵慰藉,虚伪,当然不会认为他们是一种愚蠢,因为现实中,证实了他们非常聪明。我们必须要面对的一个现实,他的科技世界领先,也就是聪明于我们,难道他不知道吗?关于这些化学的,物理的基础知识,难道他们没有我们懂吗?答案应该是否定的,那他们怎么会拥有这么聪明的科技头脑,却还装着死不改悔的迷信?这不符合逻辑。又是一种巧合?那么工业文明是人类巧合出来的吗?回顾它的过程,没有一个是巧合的,是历经了千辛万苦,无数人丢掉了性命,在反复的验证中建立起来的。

从记载来看,他从说出“神是智慧的,人顶多是爱智慧的“,人们就开始追寻智慧这个问题,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现象,因为你要获取什么,就必须知道它是什么,它在哪,你要确立一个方向,你才能走到那获取它,你光想要,你不知道它在哪,在什么方向,你瞎走,毫无意义。做飞机,做汽车,也不是工业文明才开始想的,人类早就想了,插羽毛的让自己变轻,弹射的,等等办法都用了,并没有实现飞的愿望,做成牛马机关的,所谓自行器,这个在中国历史上就有,在其它古国中也有,都没有实现,是当时有科技头脑的人不刻苦吗?不是。是当时人们还没有这种智慧,没有找到这个方向,找到了才能进一步去认识,读书破万卷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你只会不不厌其烦地陶醉在这种制作中,最终没有结果。

从这句话,到苏格拉底时代,对于神与智慧,就有了一个确定,在这再次重申,不要扯宗教,神的概念不出于宗教,宗教只是神的概念主观概念化的表现,苏格拉底确定了一个方向——智慧在什么地方,他为此付出了生命,当然他的死是当时自诩为有知识有文化的聪明人干的。苏格拉底过后,没有多长时间,这个神的确定,就以宗教形式表现了出来,他的表达者是耶稣,同样,他也被当时聪明的人索取了生命。这些聪明的人,之所以这样做,他的原因聪明到很简单,因为当时他们是以人神不分来确定自己认识的,而苏格拉底到耶稣,确定了神的唯一——万物的创造,而不是神置予人,而是万物,人和万物同样是被神创造的。这样,这些聪明人,能够证明他们聪明,就是因为他们掌握了他们自认为的智慧,所以他们就是被神置予的人,他们就是智慧的人,一切就由他们去改变,并且是天经地义的。苏格拉底和耶稣,提出来神的唯一的认识,就等于否定了神置予他们是智慧的的天经地义。所以他们就很聪明地认为,杀掉他们两个,不就没人说了吗?没人说了,这件事就不存在了吗?他们打着神的旗号,根本就没有信神,如果信神,那他们怎么会认为杀了他们,就能阻止一个认识?这个认识即便是疑惑,那至少有可能是神的旨义,然而他们的表现很坚定,说明他们根本不顾忌神的存在,他们所虔诚的神,只是为了证实他们是置予的天经地义,然而他们的聪明并没有获得一个聪明的结果,不但没有阻止苏格拉底和耶稣所表达的方向,并且最终这个方向把这些聪明人和动摇的半聪明人,全部摧毁了,摧毁他们的正是坚信神的唯一的近代欧洲人。这个可以回顾历史,古犹太,古罗马,他们是怎样毁灭的。在这依然不需要争论,这段历史,为了自我智慧争论是毫无意义的。历史已经证明,就是杀了人,依然没有保住谁的“智慧”,最终记录下来的都是最愚蠢为归类的。

说到这,聪明的人,又按纳不住,要表现自己的智慧,认为这是布道,这是迷信,甚至可以谩骂。聪明的人没有智慧,他就是个傻瓜,看布鲁诺事件了吗?杀他的人,那就是当时被确立为最聪明的人,他不爱智慧,他就是一个傻瓜。回顾这段历史,就是要告诉人们,一个智慧的确定,也就是爱,被授予关怀而获取,它的整个过程,是在对立统一中完成的,循序渐进的。首先你要确立,不是人自己独立想出来的,它有一个爱智慧的过程,你还要认识到这个爱智慧的过程是在对立统一中完成的。如果继续再探讨这个问题,还需要很大的篇幅,很多聪明人又会说了“绕来绕去,也没说明白“,聪明人都是这样,有个致命的缺点——不爱智慧,绕来绕去你都没绕明白,你还在那耍小聪明,直来直去,你更不明白。

为什么说神来神去,神出了工业文明,是确定了神的方向,就确定了智慧的方向,神的概念是人类的最高追寻,他确定了最高未知,宗教是这个神的概念主观概念化的表现,也可以说,是确立这个神的概念普遍接受的一个过程。起初,人们是不会轻易接受一个决定性根本的方向认识。这个方向认识非常重要,它确立了人的智慧的方向,人类从产生智慧开始,就一直贯穿着一个神的追寻概念,这个从传说,历史 记载中可以看到,起初人类的神的追寻概念所获得的智慧而确立的主观概念,是以自我为中心来确立的,所以人在这个确立的范畴空间,可以去认识和实现制造,空间有多大,你的思维活动就有多大,但要知道一个前提,它是一个范畴,不是无限的,就好比一座房子,你无论怎么去装修,你不能超出这个房子的界限,你要想增大装修面积,你只能换一个更大的房子来实现,人类的思维空间也是一样。

以自我为中心这个中心对事物的认识,他的空间范围就只在这个自我上,所以他也想飞,他也想有汽车,但他只能以自我这个中心去聪明,以我作用于物,以物替代我,总之这个所有的聪明都是围绕着“我”存在的。人类继续往前走,就要找到新的智慧,他开始透过宗教认识神,这是一种进步,他确立了神的存在,但起初他并没有完全脱离自我,他依然以神的置予来体现自我,其实就是人神置换。以绝对的我自我为中心转移到以神置换的自我为中心,依然没有脱离这个智慧的范畴,是苏格拉底,耶稣时代,通过神的唯一和神的唯一的接受过程确立了神的唯一这个概念。前面已经说过,在这再次强调,宗教是人们追寻的一个过程,不要在这耍小聪明,不但没有意义,而且于己不利。确定了神的唯一的概念,它是人类一个里程碑的跨越,它奠定了工业文明的必然,它找到了工业文明的智慧方向,道理在哪?以前是以自我为中心这个中心去认识事物,他的任何聪明都超不出这个范畴,他对物的运用,都是以自我为中心作用于物或试图置换,神的唯一的确定,就将这个认识中心转移到了以神为中心,去认识。不要认为它是简单的一个心灵慰藉,这是一个过程,它的表现并不重要,它要达到的结果是重要的,它实际上是从以自我为中心这个中心去认识转移到了以万物为中心这个中心去认识,这个万物的中心,当时人们确定的是神的中心,这两者谁更符合本质的逻辑,一清二楚。

这个中心的确定,人们就获得了一个智慧方向,这个方向的具体要求就以万物为中心去认识世界,这样,看不见摸不着碰不到的,远隔千山万水,全能想到,一个神奇的东西出来了——美好想像力。当然前面也有美好想像力,但这一次的跨越是非常大的。地球是什么样的、谁围着谁转、万有引力,就是因为这个万物中心的确定才被认识的,否则你只会停留在以自我为中心确立的天圆地方上。

这个中心的确立,就有了一个万物存在的平等认识,以这个中心去认识,就发现了物的存在是相对平等存在的,而摆脱了以自我为中心这个中心认识确立的我作用于物的运用的思维活动,他确立了物作用于物的认识,这就开启了工业文明的认识。

说到这,也不足以平息一些脑子里拥有聪明因子的活跃,他还会疑惑,他还会释放聪明因子。主观概念的经验知识,它不是智慧范畴,它是想像,发现,认识,而确立下来的是经验智慧,这是人类形成了文字放在那里的,你拿它能体现什么智慧?你把它全背下来,就说明你有智慧了?这种体现毫无意义。当然,人们还会追寻一个问题,那么这个智慧到底从哪来的?难道就是宗教中神给的吗?在这再次确定,神的概念不出于宗教,宗教是神的认识过程。那么这个神是怎么给我们的,这个神只是一个名词定义,如果你的聪明因子让你接受不了这个概念,那么咱们就换一种符合你聪明因子的定义。这个万物的存在,不是人创造的,人自己也不是人创造的,你不可能独立于万物自我去创造一个理解和认识,这无疑是说,人在一步一步的走向创造万物,最终事物的存在以人的意识为转移了,如果是这样,我想聪明因子再多的人,也不会这样认为。因为聪明因子多的人,他有个特点,他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会抱着确定的概念,他不会让别人看到自己的不聪明,他会站到在当时被认为是聪明的一面。事物在变化,人类在发展,都在对立统一中,聪明的一面面对新的智慧,他就都成了傻子。

这个世界存在,他不可能没有因果,他不可能没有规矩,他不可能没有相对的核心,那么我们把这个概括成神或万物总的支配存在的意志,那就以万物总的支配来说,事物存在有因果,也就是说,存在要有理由,这个理由就是存在的道理,整个万物的存在,就是一个大道理,人及各物的存在,就是无限的小道理,这个小道理从何而来?从大道理中来。他从大道理中来又回到大道理中去。这个世界存在源自于运动,运动遵循类似圆的运动轨迹,我们认识的物是运动遵循轨迹的表现,它没有绝对的开始和结束,为了保证运动的无限永恒,它就需要无限泛义的运动表现,这就是说那个大道理,在运动中繁衍了无限的小道理,小道理是相对存在的,它是在大道理对立统一中存在的,它源自于大道理,他又回馈大道理,大道理又相对支配小道理,这样这个万物的存在就不是一个存在,它是以一个类似的核心为总的支配,无限的表现,无限的存在,但却不会各行其道,杂乱无章,也不会九九归于一物,这样才能保证物质存在的运动无限永恒。我们对事物的认识有绝对的开始和结束,是源自于事物存在的表现的相对开始和结束,本质中不存在,它是无限永恒的。

我们的小道理就是在这样物质存在的运动中而获得的,存在有相对唯一性,但不是绝对的,不同的道理有不同的表现,人的一生可以说,就在做一个选择,选择人继续的道理,还是他物的道理,这个不是迷信,在这也没有篇幅去论述,只做一个概括,认识到存在的相对唯一就行了。便于聪明人的习惯,就更直接地说,一个人的一生想的都是猪的问题,其实他就是在选择猪的道理,他的意识随着他的这种表现的消失就会走向猪的那面。这个没什么神秘的,意识就是这个道理,它是一种存在,它没有消失,它会根据你的选择走到类似性运动中,你的本体也是一样,它会回到土地中,或是空气中,但并没有消失,那些原子、分子又交换到任何存在中,最关键的是,你的那个选择,才是真正的你,选择什么,什么是你,这就是人说的灵魂。

万物存在就是无限小道理的表现,人类存在也是,人的存在就是一个小道理的表现,这个道理就是人的智慧,人是在对立统一中接受的,并在对立统一中形成主观概念,因为人所理解的永远是对立统一中的一面,而不能超越本质,所以人的理解是以建立的主观概念为基础的,他就会主观地认为,智慧是人自己存在并扩展的,它是在对立统一中完成的,它既不是绝对的自我存在,也不是绝对的被动存在,智慧就是在对立统一中所获得的道理。理解这个问题非常难,尤其一些聪明的人,他是坚决不去认识的,他会坚持智慧就是人自我存在的。其实这个根本,源自于聪明人认为智慧就是自我的,他坚决不愿相信智慧源自于大道理,这样,就不是他的智慧了。当然聪明人他又是主观概念顽固的,他坚定人的主观概念,是人自我存在的智慧去认识的结果,而不是在对立统一中存在的智慧。聪明人当然有聪明人的办法,他会将主观经验做为“智慧“,要求这种智慧的依据,这就让智慧拿不出所谓的依据,聪明人哪里知道,他认为的智慧依据,都是没有依据的智慧带来的。这种要依据的在历史记载中比比皆是。

被认为是智慧的人的经验,是道理带来的,也就是它是真正智慧带来的,智慧不是主观概念,它是一个引领方向,它决定了个思维方向,决定了一个思维空间,有了这个方向空间,才有了思维活动,才有了认识,从而建立了主观概念,这才有了所谓的依据。

道理不是人自创的,如果是先讲依据,后说道理,那么就是说,道理是人自己讲出来的,世界的道理都是人讲出来的,这等于说,事物的存在以人的意识为转移。在这不要咬文嚼字地去争,道理说的是存在的理由。

科技源自于这个道理带来的方向和空间产生的思维活动,这个方向空间中所建立的认识的具体,它不是绝对的真理,人永远不可能重合本质,他既不能超越本质,也不能重合于本质,他只有跟着本质走,本质是在运动中存在的,所以被主观概念所具体固化的,在一定距离内,它有类似性,它和本质有一个类似平行的关系,距离一大,它就不是平行关系了,它就和本质分道扬镳,这个时候是聪明人最自信的时候,他会认为自我的聪明完全可以无拘无束地体现了,沿着这个他认为的智慧,就可以再智慧,其实已经错了,他正在远离智慧,也就是正在背离本质的方向。

在对立统一中,他试图各行其道,这样万物总的支配就得到了反馈,他会纠正这个各行其道的方向,这一切都是在对立统一中完成的。这个纠错,就是有人在爱智慧中而获得新的道理,这个道理决定了一个新的方向和新的空间,这才是再智慧,才有新的认识建立,由此再建立新的经验。

这样说,聪明人是不会接受的,不在于他的顽固,而是聪明人有一个聪明因子,在控制着他,他不愿意承认智慧是爱智慧的结果,他坚定智慧是他自我存在的结果,是他刻苦努力的结果,如果告诉他,智慧源自于爱智慧,那他的自我智慧就等于不存在了,他为自我智慧所做的刻苦,就等于白费了。聪明人,他永远不会改变他的聪明因子,这是必要的。对立统一靠什么对立?就是这样,有黑就有白,有热就有冷,有智慧就有愚蠢,由对立走向统一,才保持了存在。

聪明人的聪明,是愚蠢还是智慧,只有用时间来证明。纵观历史,也可以看到一个规律,一个新的概念方向,跳出来的聪明人越多,这个方向越重要,越博大。

2019.05.23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5/26 20:22:11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前世来生不是你想的那样。

      2019/5/31 15:25:0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回复评论《如何跟一个无神论老人解释有来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