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寻访志愿军26军军部通讯兵:刘金忠

共 32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487271
  • 工分:172213
  • 本区职务:分论坛版主
左箭头-小图标

寻访志愿军26军军部通讯兵:刘金忠

姓名:刘金忠

出生年月:1927年属兔

性别:男

民族:汉

籍贯:安徽阜阳

住址:阜阳市颍泉区行流镇仁和村

身份证:34120419270404201x

联系方式:

困难等级:优抚

婚姻状况:已婚

子女情况:2儿2女

部队番号:志愿军26军军部通讯连

部队职务:通讯兵

入伍时间:1951年冬

参加战役:

从军经历:我弟兄三人,十来岁时丧母。大哥和二哥结婚后,家里穷,我24岁时还没结婚。1951年冬天,绿柳乡乡长杨成龙宣传志愿当兵,父亲就同意让我去参军。去那天的清晨,我骑洋马戴红花,乡长亲自牵着马送我到黄杨寨(当时是区)入伍。我们一起去的有三个人,他俩是陈营的陈金友和宋庄的一位。

约八里路到了黄杨寨,换上军服,总共有百十人吧。我们坐马车直奔蚌埠。一辆车有三匹马拉,能坐八九个或十来个人。傍黑到了蚌埠火车站,有群里扭秧歌、敲锣打鼓地欢迎。在这里他们已准备好米饭和菜,又发了棉被。

可能呆了一天吧,我们坐“闷罐车”就走了。那车有两、三间屋那么大,没有座,两头也有厕所。在济南也停车下来吃饭,吃完上去又走,一直到安东。在安东呆了有两、三天,有指导员给我们上政治课。有部队从朝鲜往回送伤员的,然后这部队又带着我们新兵去朝鲜。傍晚出发,都是夜里走,白天在树林里睡觉休息。美国的飞机厉害,白天经常轰炸,我们这一路就死了有一个排,得有二、三十人。到处都是大山,朝鲜天气冷,雪都有膝盖深,人死了就埋在雪窝里。到那知道害怕了,但害怕有什么用?还是往前走。

走了约一、二十天,到了前线,有部队来接。他带几个,他带十几个的分。我们乡的仨人都分到26军军部电话连。军长张仁初,山东人,大高个,他左肩胛有一子弹贯穿伤,是以前战场上落下的。他脾气暴,77师师部没指挥好,他搁电话里直骂。我们电话兵弄不好,他也不愿意,但他不打人。我的连长叫刘大歉(音译,下同),山东曹县人;我在4排4班,排长姓张,班长叫唐耀友,都是山东人。老乡陈金友分到伙房,做饭的;那个姓宋的分到别的排了,也是电话兵。

我们负责电话线路是军部到77师部,有50多里路吧。三个人一组,一人负责机子,两个负责查线。机子有苏式的,也有美式的;比鞋盒子大不了多少,黑色的。线路不通,两个人一路就负责检查。有时夜里查线,脚下经常会踩到死尸的身子。离前线很近,我们也发枪,子弹是有数的,给你多少记多少,不能随便开枪,三个人在一起吃住。发的有米,山上有柴禾,轮流烧着吃;山窝里上哪弄菜去?但偶尔会发罐头。线被美国人炸断了,为啥要两个人查线呢?就是怕一个万一死了,另一个设法完成任务好回来报告。

记得大概是52年从朝鲜地蹦回来的,随部在山东章店练兵。三年后的1956年,我退伍回家。到家30岁了,经人介绍认识了小我13岁的老伴,婚后育有两儿两女。

总共有两个纪念章,在那年发大水时,家里土坯房淹倒了,连退伍证等冲没了,还剩一个“和平章”。

走访记录:于亚龙、王广建

走访时间:2019.5.17

行程:30公里

寻访志愿军26军军部通讯兵:刘金忠

寻访志愿军26军军部通讯兵:刘金忠

寻访志愿军26军军部通讯兵:刘金忠

寻访志愿军26军军部通讯兵:刘金忠

寻访志愿军26军军部通讯兵:刘金忠

寻访志愿军26军军部通讯兵:刘金忠

      打赏
      收藏文本
      12
      神秘小编X
      2019/5/23 0:29:2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致敬刘爷!

      2019/5/24 13:32:5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寻访志愿军26军军部通讯兵:刘金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