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不求史册留名 但愿民富国强------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王培之

共 8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360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不求史册留名 但愿民富国强------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王培之

不求史册留名 但愿民富国强

------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王培之

顾少俊

“王培之老人病了,你有空去看他一下吗?”2019年5月初的一天,我接到常州王昌年老师的电话。

“我明天就去常州,和您一起去看他。”

王培之出生于1922年,黄埔17期生,住溧阳乡下,我访过他几次。每次都拉着我的手,不让我离开。王老个子不高,瘦瘦的,精神很好总觉得他永远不会老。

[原创]不求史册留名   但愿民富国强------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王培之

常州抗日战争研究会严为民副会长是个热心人,听说我和王老师要到溧阳看王培之老人,主动打电话给王昌年老师,说:“我开车送你过去。”

[原创]不求史册留名   但愿民富国强------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王培之

常州抗日战争研究会严为民先生

我们一行3人赶到王培之老人家时,是上午10点,王培之老人在睡觉。王培之的儿子王建元告诉我们,最近几天,王老处于昏睡状态,意识时有模糊

王昌年老师轻轻走到床前,王培之老人好像感应到什么,突然睁开眼,看见王昌年老师,心潮起伏,脸上溢满见到亲人的喜悦一把抓住王昌年老师的手,朗声笑了起来。王建元吃了一惊,他说:“你们一来,我父亲好像什么病都没有了。”

王培之老人在他的晚年遇到王昌年老师这样的热心人是幸运的。王昌年老师对老人不但在精神上给予安慰,而且在经济上时有资助。在王昌年老师的关爱下,王老的老年时光过得有尊严,过得温暖。王培之王昌年,他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原创]不求史册留名   但愿民富国强------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王培之

王老师看望王培之老兵

窗外阳光明媚,花枝招展,柳絮飘荡。那一刻,老人的抗战经历再一次在我脑海里浮现。

1937年,王培之是溧阳中学高一学生,袁茂胜老师教他国文。袁老师曾对王培之父亲说:“令郎很聪明,将来可以考北京大学。”王培之的理想是做一个大学教师,他想:“如果考上大学,将来一定要出国留学,回来后在大学教书,把爸爸妈妈都接到北京去住。”王培之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淞沪抗战爆发,日军飞机轰炸溧阳,王培之和同学听说国军在高淳招兵,他们到高淳,找部队官要求参军打鬼子。部队营长说:“你们一身书生气,手无缚鸡之力,上战场还不是送死?我给你们写介绍信,你们先到江西去上军校。”

王培之和他的同学先到江西雩都战干团学习,后在瑞金补习高中课程。1940年秋,王培之正式进入军校步兵科学习。

军校生活非常艰苦。早上起床后,跑步1小时;上午下午各训练两个小时;每半个月组织一次十公里全副武装越野;夜里不定时进行紧急集合演练。所有训练项目风雨无阻。内务方面要求也很严,宿舍里的被子要叠得四四方方,摆放的位置都有规定,教官随时检查;吃饭15分钟,一个班的学员端着碗,围着桌子站着吃,哨声一响立即离席。

军校教官对学员们要求特别严,他们说:“你们毕业后要到基层带兵,没有过硬的军事素质不行。”

军校两年半,学员们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王培之记得,一天夜里,一个学员在睡梦中喊了一声“集合”,宿舍里的十几个学员条件反射般地全部起床,佩戴整齐跑到操场上。

军校最后一年,训练的科目越来越多,难度也越来越大,几乎突破人体耐力的极限。学员们懂得,他们上战场将面对极其凶残的日本强盗,没有一身过硬的本领是无法取胜的。他们甘愿在训练场上摔打。

教官们的严格要求下,王培之掌握了各种军事技能,洗掉了一身书生气。

1943年春天,王培之军校毕业,分到忠义救国军第5团1营3连任少尉排长。5团团长徐壮杰也是黄埔生。部队在宜兴、溧阳一带活动。

王培之的那个排只有二十几个人。王培之没有去之前,正、副排长战死。一个四川籍的班长入伍早,临时负责排里工作。王培之记不清那班长名字了,只记得当时叫他“四川班长”。徐团长心细,考虑到王培之军校刚毕业,没有实战经验,安排了一个连副协助王培之工作。

一天,王培之在山头上发现山下有二三十个日本鬼子在山下一个小草屋旁边歇脚。

王培之准备狠狠地打他个措手不及,他把计划告诉连副。连副立即同意,一把抓起排里唯一的一挺轻机枪说:“王培之,你装子弹,我来打。”

王培之立即向部队下达作战命令。四川班长带战士跟在王培之和连副的后面,悄悄向山下运动。

一行人在山腰隐蔽好,连副驾起机枪一顿狂扫,草屋旁立即倒下三五个鬼子,其余鬼子立即翻滚到大树后面、岩石下面,一枪都没有还击。机关枪声停下来后,战场上静悄悄的。王培之感到奇怪,心想:“鬼子这么好打啊!?”有好几个士兵也探出头四下张望。3分钟后,日军的小钢炮、机关枪、三八大盖轰轰隆隆、劈劈啪啪地响起来,子弹像暴风骤雨一样袭来。

连副胸口中弹,一头栽倒,王培之的胳膊也中了一颗子弹。王培之正准备组织部队还击,不远处赶来100多名日军。“奇怪,这鬼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王培之顾不得多想,赶紧命令部队后撤。

四川班长一把拿起机枪断后,其余人边打边往山上撤。途中,5个战友中弹牺牲,日军紧紧追赶。王培之带人翻过一座山后,再也跑不动了。他失血过多,胸口燥热,浑身无力。他指着一条往东的路说:“前几天我在团部开过会,顺着这条路走,团部就在前面村。你带部队快走,不要管我。”四川班长想说什么,王培之口气强硬起来:“快走!这是命令!”

王培之见四川班长带人走远了,松了一口气。他见手枪里的子弹不多了,摸了摸腰里还有两颗手榴弹。他想:“子弹打光了,就拉手榴弹和鬼子同归于尽。”忽然,他发现路边有一间草房,赶紧过去。屋里有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个子不高,很结实。他见王培之是抗日部队的,赶紧给他包扎。

王培之说:“鬼子在后面追我,估计很快就要搜到这里来。”

中年男子说:“没事,附近有个洞,藏个把人不是问题。”说话间已替他包扎好了。他领王培之出了门,在离他房子50米左右的路边,扒开一处茅草,一个小山洞露了出来。王培之刚准备进洞,四川班长手提机枪找过来了。原来,他放心不下王培之,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把部队隐藏好,就来了。王培之刚想说什么,突然听到枪声,知道鬼子要过来了。王培之和四川班长赶紧进洞藏好。他们刚刚藏好,日军就来了。

王培之的手枪里只有几颗子弹,四川班长机枪里子弹也不多。王培之对四川班长说:“一旦被鬼子发现就开枪,子弹打光后就拉手榴弹和鬼子同归于尽,宁死不做俘虏。”四川班长说:“我打了好多年仗了,杀了不少鬼子,死也够本了。”

外面传来鬼子审问中年男子的声音:“看到中国军队没有?”

“看到,往西边跑了。”

“你的,撒谎,欺骗皇军死啦死啦的。”

日本鬼子打那中年男子耳光的声音清晰传来,王培之心内一阵难受。

“真的往西边跑了,您看那边的小树都被他们踩倒了。”

日军相信了他的话,向西追去了。

大约十几分钟后,中年男子扒开茅草把他们接出来,在草房里煮山芋给他们吃。四川班长把那十几个战士也喊过来,一起吃山芋。

山芋吃好后,中年男子问:“你们准备去哪里?”

王培之说:“向东,回团部。”

中年男子说:“东边去不了。昨天那边打了一仗,你们的人全撤了。那边现在是鬼子、汉奸的势力范围,你们去很危险。”

原来鬼子袭击团部后,派出一支支小股部队在附近清剿。怪不得,枪一响,立即就有很多鬼子围过来。如果到东边,后果不堪设想。四川班长和王培之倒吸一口凉气。

中年男子说:“你们团部转移到南边去了,我认识一条小路,很安全。我送你们。”他出去砍了两根毛竹做了一副担架,士兵们轮流抬着王培之到了团部。

[原创]不求史册留名   但愿民富国强------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王培之

在团部,王培之向徐团长汇报完情况后,再找那中年男子时,士兵告诉他,那人已经走了。

许多年来,王培之一直念叨:“那中年男子真好!他不仅救了我一命,还救了我一个排的兄弟。可从那以后我再没有见过他,真后悔当时连他的名字都没问一声。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每当想起来,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王培之伤好后回部队,徐团长告诉他:“现在你已经是连长了。”

抗战胜利后,徐壮杰团长调到新编第6军169师505团任副团长。徐壮杰从原部队带了十几排长以上的军官过来。王培之到169师505团3营任上尉连长。

新编第6军组建于1944年9月,为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该军部队新编第221941年12月,新编第22师编入中国远征军,赴缅甸、印度,与英军共同对日军作战。1943年1月,该师与第38师合编为新编第1次年9月,第1与第14师、第5合编为新编第6军,军长廖耀湘。该军所辖三个师,全部美械装备。

1944年12月,新编第6军奉命回国。抗日战争胜利后,该军先后调往南京、上海,接收敌伪产。

1946年1月,新编第6军奉命开赴东北,参加对解放军作战。1948年9月,解放军发动辽沈战役,该军被编入第9兵团,增援锦州

169师开到锦州附近,师部决定组织一支小分队化装成解放军,摸清锦州一带共军的布防。徐壮杰、王培之担任正副队长,三十几个队员个个身怀绝技。

小分队经过一夜急行军,天亮时已进入到解放区的腹地了。部队离开公路,穿过一条土路,来到一个小村庄的村口。

村口有一户人家,王培之上前敲门。开门的是一位老大爷,他见是解放军的队伍,忙请他们进屋,回头招呼老伴:“给他们做饭!”老伴应了一声,下了地窖。老大爷说:“国民党的兵来了,抢东西,我只好把米藏到地窖里,等你们来。”

老大爷像见了亲人一样,拉着王培之的手说:“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你们盼来了。将来打败了老蒋,你们一定要来我家住上几天,到时候,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王培之听了心里感到不是滋味,他见老大爷的锅里都是野菜,问:“你们平时就吃这个?”老大爷说:“家里米不多,你们打老蒋辛苦了,应该给你们吃。”“你们把米给我们吃,我们走了,你们怎么办?”老大爷指着外面地里青嫩嫩的麦苗说:“我们的粮食在那里,你们把老蒋打跑,我们的苦日子就到头了。”

老大爷边擦着桌子边说:“我在城里有房子有商铺抗战胜利,来了一批接大员,硬说我是汉奸,把我的家产全没收了。我向他们要,他们说我再要,就把我抓起来,以汉奸罪名枪毙。你们想想,国民党能坐天下吗?

王培之吃了一惊,他想不到,抗战胜利才3年,国民政府就如此丧失民心。

在解放区的那几天,王培之听到的都是国民党的部队如何腐败,共产党的部队如何一心为老百姓做事。王培之还听到解放军军官清正廉洁的一个个小故事,故事中的人物有名有姓,情节生动逼真,听了让人不能不信。

王培之想起抗战期间,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掩护自己,把自己当亲人。现在穿上解放军的服装,才能重新感受当年老百姓对自己的温暖,他心中难受。

这次侦察任务完成得很好,解放军的布防情况全部摸清。回师部的路上,徐壮杰对王培之说:“这场战争,我们输定了。”徐壮杰思维严谨,虑事周密。这次让他担任队长,是师长点的将。王培之看了徐壮杰一眼,没

王培之和徐壮杰赶到169师部时,部队正奉命攻打黑山县城外围的石头山、下湾子等高地。几十门重炮向解放军阵地猛轰,炮火映红了半面天空。炮击停止后,从沈阳飞来的轰炸机再次对解放军阵地轮番低空轰炸、扫射。随后,全师兵分数路,全线发起进攻,欲一举拿下前面的高地。师长的眼睛紧紧盯着作战地图,根本顾不上听王培之他们汇报情报。

169师各部队以为经过长时间的炮击,又加上飞机轰炸,山头上不会再有敌人了,放胆前进。不料,攻击部队刚冲到山腰,山头上轻重机枪突然响起来,手榴弹雨点般从山顶飞下,在山坡上炸开。

随后,169师又连续多次进攻,均告失败。

最后师部再次用炮火覆盖石头山等阵地。有好几个山头是在强烈的炮火下,守军全部阵亡了,阵地才攻下来。

王培之看见169师1个连分3路冲上一个山头时,十几个受伤的解放军拉响集束手榴弹,与冲上来的国军同归于尽。

王培之额头上的冷汗渗出,他自言自语道:“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啊……”

王培之第一次感到信仰的力量,他心中那座神像开始坍塌了。

这一仗,169师阵亡500多人,王培之那个连伤亡50多人。169师好不容易攻下石头山等阵地却接到“放弃阵地,撤往营口”的命令。师长嘀咕:“我这500多弟兄白死了!”

路上,徐壮杰召集抗战期间跟随过他的十几个部下开会。徐壮杰说:“内战不应该打。”随后,徐壮杰讲了解放区那边的情况,最后说:“这场战争,我们赢不了,因为我们已失去了民心。”

在徐壮杰的劝说下,这批军官悄悄离开了部队。

在村里,王培之是一个不多言、不多语的老实农民,但他待人真诚,在儿子王建元的记忆中,如果有人来家里借东西,父亲宁可自己不用也要给人家。小时候,在外面和人家吵架,父亲总是先教育他。

60年代初,乡里有粮库设在王培之所在的村。粮库离王培之家不远。乡里一个干部对王培之说:“看到有人偷粮要及时报告!”

有一天,王建元看见两个邻居偷粮库里的粮,赶紧回家告诉王培之。王培之对儿子说:“知道了,别在外面讲。”当天,王培之带儿子到那两个邻居家转了一下。第一家住在村北头,一个老奶奶坐在床上,儿子出去干活了。王培之从老奶奶谈话中知道,家断粮已经两个星期了,靠野菜充饥。还有一家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带着两个儿子过日子,那两个孩子饿得面黄饥瘦。那少妇看到王培之父子吓了一跳,以为出事了。王培之说:“我们刚好路过,顺便来看看。”回去后,王培之让儿子给那两家送了点粮食。王建元说:“那时,我们家也不宽裕,一天只能吃两顿。”

后来乡里发现粮食少了,找王培之调查。王培之说:“看到黄鼠狼爬上粮库的。”乡里几个干部在粮库围墙外面发现黄鼠狼的脚印,相信了王培之的话。

王培之对儿子说:“特殊年代,人难免会做点错事。如果我们去告发了,对方会终身背上一个耻辱的烙印,甚至还有可能造成悲剧。”

王培之巧妙保护弱者的善举,对儿子王建元来说,胜过千万条说教。王建元感到从他父亲那里收获最多的是善良和宽容。

王培之是一个处事低调的人。北京一家电影制品厂负责人黄总听说王培之是黄埔抗战老兵,和日本鬼子打过仗,找到王培之要宣传他。王培之不同意,对黄总说:“我是因为日军侵华考军校的,看到共产党伟大放下武器的。我不求史册留名但愿民富国强。事实证明,共产党确实了不起,我亲眼看着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

黄总问:“你还有什么心愿没有了,我愿意帮您。”

王培之说:“希望国家早日统一。我想活到两岸统一的那一天。”

我们衷心祝愿这位年近期颐的老兵健康长寿、心想事成!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446841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5/20 21:39:36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487271
      • 工分:172213
      左箭头-小图标

      老兵倾尽一生只为了守护我们的国家,看到老兵说“希望国家早日统一,我想活到两岸统一的那一天。”的时候眼睛有些湿润。这种精神值得我们相传!祝愿老兵健康长寿,心想事成。

      2020/2/11 19:56:41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487271
      • 工分:172213
      左箭头-小图标

      老兵倾尽一生只为了守护我们的国家,看到老兵说“希望国家早日统一,我想活到两岸统一的那一天。”的时候眼睛有些湿润。这种精神值得我们世代相传!祝愿老兵健康长寿,心想事成。

      2020/2/11 19:56:41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487271
      • 工分:172213
      左箭头-小图标

      老兵倾尽一生只为了守护我们的国家,看到老兵说“希望国家早日统一,我想活到两岸统一的那一天。”的时候眼睛有些湿润。这种精神值得我们世代相传!祝愿老兵健康长寿,心想事成。

      2020/2/11 19:56:41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487271
      • 工分:172213
      左箭头-小图标

      老兵倾尽一生只为了守护我们的国家,看到老兵说“希望国家早日统一,我想活到两岸统一的那一天。”的时候眼睛有些湿润。这种精神值得我们相传!祝愿老兵健康长寿,心想事成。

      2020/2/11 19:56:41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487271
      • 工分:172213
      左箭头-小图标

      看到老兵说“希望国家早日统一,我想活到两岸统一的那一天。”的时候眼睛有些湿润。这种精神值得我们世代相传!祝愿老兵健康长寿,心想事成。

      2020/2/11 19:56:41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487271
      • 工分:172213
      左箭头-小图标

      看到老兵说“希望国家早日统一,我想活到两岸统一的那一天。”的时候眼睛有些湿润。这种精神值得我们世代相传!祝愿老兵健康长寿,心想事成。

      2020/2/11 19:56: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7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不求史册留名 但愿民富国强------再访黄埔抗战老兵王培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