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宇宙文明——中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宇宙文明——中

中部——漆黑的宇宙

2023年1月1日。

坐在长椅上的张珂瑗突然起身。此时是零下10度的低温,这位23岁的上校军官,突然感觉自己的心,碎了。

“什么?你要求降低军衔?”林雄对她说,“你知不知道多少人当兵梦想有你的军衔,你呢,放弃大好前途去当航天员,加入太空军?”

“这是我的梦想。为了完成梦想,我一定会付出巨大努力的!此外,我想让您见个人。”她把手推到门口,一个人被五花大绑进来,他是吴穷碧。

“嗯嗯嗯嗯嗯噢噢!”

“说人话!”张珂瑗大声叫。

“嗯昂哎嗯,嗯唔欸唔唔嗯欸。”

“他说什么?”林雄问。

“他说……”这让张珂瑗思索了好一会儿,后道,“快放开我,我的嘴被堵住了。”

“松绑!”

吴穷碧的嘴被打开了,他说:“你们这群狗娘养的,煞笔,大流氓,强奸犯……“”电棍!“

张珂瑗将电棍伸到他身上,“渍渍渍渍渍渍渍渍渍,我不说了。”

“说!”张珂瑗逼迫。

“好,我说!我姐是个出色的军人,年轻有为,首长请您同意我姐的请求!我姐才华横溢、才高八斗、文思如泉、笔走如飞、满腹经伦、博古通今、学富五车……姐,剧本没背下来。”

“背!”

“好!学贯中西、著作等身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才艺绝伦、经天纬地……首长,让我姐进太空军您就放一百二十八个心吧!并且……额……”吴穷碧难以启齿的话说了出来,“我也想加入太空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剧本背得挺溜!好,我同意你俩的请求。史益东,给张珂瑗换肩章,军帽军服臂章放她宿舍,李希铭,把太空军军服和标志给他,军官证马上办好送他那里!吴穷碧,你成为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太空军军官。”

“槽!姐,剧本背得再溜,我也不想当兵啊!我只是来配合你,不至于吧?”

“少他妈废话,你现在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太空军中尉,我成了一名少校航天员,我们是同事了。”张珂瑗笑道。

“我是西虹市工业大学的讲师,将来校长要扣我钱的。”

“管他什么工业大学,我上军校时,校长他奶奶都还没出生呢!”张珂瑗放言。

“姐,校长73岁了。”吴穷碧说。

“额……管他呢!”

“校长他爸加他爷,年龄能超过三百岁。”

“不说了,你是太空军74军05师利剑团6营4连中尉,305宿舍,换衣服去。”

“姐……”吴穷碧说。

“什么姐,叫首长。”张珂瑗耸起左肩,手扶着肩章。

“是!”

“进入角色挺快的啊!”张珂瑗笑道

“跟谁没军训过似的。”吴穷碧一边走一边嘟囔,“你是进化不完全的生命体,基因突变的外星人,幼稚园程度的高中生,先天蒙古症的青蛙头,上帝失手摔下来的旧洗衣机,能思考的无脑袋生物……”

为了185X3E1,联合国新增了一个部门,叫做行星防御理事会( Planetary Defense Council 即PDC),中国由于在航天方面进步很大,在成立时立即被吸收进来。

“Delegates, should we make the ”existence“ of the flame public?(代表们,我们是否该将“烈焰”的存在公之于众?)

“挙手採決する。”日本代表提出。(举手表决。)

125个会员国115票。

“????? ???? ?? ???? ???????.”阿拉伯代表说。(好,超过半数,符合规定。)

“我们将把‘烈焰’计划公之于众。”中国代表说。

“Разве мы не должны что-то сделать, чтобы не вызвать панику? Не думай осоветском союзе.”俄罗斯代表发言。(为了不引起群众恐慌,我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不要像苏联那样。)

“Vas-y doucement, ne dis pas tout.”法国代表说。(先悠着点,别全说出去。)

“Oh, apakah kita mengatakan kepada mereka terlebih dahulu, 'api yangpanas' hanya beberapa domba yang suka domba dan membiarkan para pengecut danwanita palsu itu berkata,' kita adalah serigala, dan kita pasti bisamenaklukkan mereka? '”印尼代表沉不住气了,说。(欧,我们是不是先告诉他们,‘烈焰’只是几只喜羊羊,让这些娘们和假娘们说:‘我们是灰太狼,我们一定能把他们制服?!)

“Be quiet! Don't make any noise! The representative of France isright, we are PDC, UN! Cause panic, is that right?”(安静,都别吵!法国代表说的对,我们是PDC,联合国!引起恐慌,这像话吗?)

“所以,举手表决。“

全票通过。

“じゃ、そうした。『烈火人』のニュースは2月12日に各放送局に発表される。人类は胜つ。“日本代表说。(那就这么定了。‘烈焰人’的消息定于2月12日在各大电视台发布。人类必胜。)

“Man will win!“(人类必胜!)

黑,真他妈的黑啊。

吴明骏站在山岗上,脑子里突然蹦出一句话。其实他可以拥有大好前程,但他选择了在特种部队当一个排长,拥有少尉军衔。

王子川站在他身旁。

“祝贺你啊,73集团军的尖刀连连长。“吴明骏冷笑一声,”你呢,可以去当连长,做个校官。我呢……只能在仓库当个保管员。诶……世态炎凉啊。“

“你自己选的,怪谁。“王子川笑,说,”其实我觉得啊,你跟那古代电影里的什么……哦,冷锋很像,自己捅出来的篓子,自己补上了,还立了功,升了衔。去他妈的。“

“诶,谁不想立个功。入伍誓词里写了,‘苦练杀敌本领’,但是现在他妈的哪里有敌可杀。我想明白了,这个世界,是为你们有本事的准备的。我们这样的人啊,当个特种兵都是小才大用,还不如来看仓库实现自我价值。”

“其实,养只狗最好了。我昨天穿军装上街,去宠物店买狗。那狗他妈的居然拉到我军装上,么比。”

“光锥不在我们这里,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算了,大家干好各自的工作吧。”

他们开始了正式交谈,可这时,反恐警报响了。

“有敌可杀了!”

“闭嘴,走吧。”

史嘉睿看看导航仪,已经走了一半路程。其实,目标不是185X3E1,因为工质发动机速度低,所以将目标定位为奥尔特星云。以现在的实力,还无法进行黑暗森林威慑(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利用此原理,制造出引力波天线来进行对其他文明的黑暗森林威慑)。

“今天就是2月12日了,电视台咋一点没消息呢?”赵铭轩哼哼唧唧了一句。

马丁躲在后面,用电脑不知道在干什么。

“老马哥,用我电脑,想干嘛?”赵铭轩学会了英文。

“I found a good thing, you open, there is a surprise!”(我发现一个好东西,你点开,有惊喜!)

“啥玩意儿surprise,我看……文件名叫‘dapianzi.vbs’,试试。”

打开后,赵铭轩的电脑上出现了一个显示。

“关不掉我吧!”

“老马,这东东挺有意思的啊!”说完,赵铭轩点了一下“取消”键,结果仍然是“关不掉我吧”。

“啥玩意儿?”

他又点,结果还关不掉,点点点点……“关不掉我吧”。

“大史!”赵不高兴了。“我电脑中病毒了。”

“简单,打开任务管理器,关闭进程就可以了。”大史说。

“老马我弄死你。”赵恶狠狠的说。

“紧急警报!陆航团第92188号直升机被某恐怖组织用‘山毛榉导弹’击落,我们需快速赶往恐怖分子营地,一举斩首。”

“是!”大家喊道。

“王子川少校,你和吴明骏少尉一起带领孤狼C组进行突击。记住你们承担的责任。“申钊瑜说。当年的”星空“学员兵已经是狼牙特别突击队的队长了。他在2020年因为腿部骨折被调往南部战区陆军的第14集团军。如今是上校军衔。

“徐浩翔,“王子川命令道,”你爆破。胡培轩,你观察。我狙击,吴明骏主攻。这次行动非常困难,我们必须加油。“

“同生共死!“几个人喊道。

张援朝的儿媳临产了,张援朝急匆匆赶到医院,他的俩朋友已经在座椅上坐着等他了。有一股没有座位的预感,所以,他在出发时就自己带好了凳。

到了医院果然没座了,张援朝边把凳子摆弄开,一边说:“我前几天看了,烈焰入侵地球,要死人的!“

“去你妈个蛋,什么‘烈焰’,可以烧烤的吗?”李思洋头上顶个大包,缠着白纱布,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先别管烈焰了,你头上的包好像就是让我们用酒瓶儿砸起来的。”阎锦文说。

“你们这群人啊,就他妈知道幸灾乐祸……”

的确,李思洋整个脑袋都是白的,一条条的纱布缠绕着,跟个兔子似的,引得所有来往的小孩“咯咯”的笑个不停,有的孩子干脆去动他头上的纱布,整的李思洋疼得要死。

“确实。“阎锦文笑着,从兜里掏出儿子刚给买的智能手机,这时手机”叮“的响了一声,他赶紧解锁手机,边看边说:”哟,陆航团一架直-10让劫了,老张,你以前在陆航团当过兵,你应该干什么?欸,就你这危机意识?“

张援朝没说话。他在回想。

“叔,这是我们的第一批逃亡基金,是为了……”

“别说了。”张援朝打断了叫做李明德的年轻人的话。李明德是郭一诺的孩子,二十三岁。李明德的父亲叫李贤,是一位警察,二级警监警衔。

“叔,您先听我说完。这几天,新闻铺天盖地的,都说烈焰人要来了,地球人必须跑!逃亡基金就是干这个的。您说,现在中国太空军都有太空船了,那些个私营企业主能没有吗?现在啊,阿里巴巴已经和马斯克的公司谈好了,造飞船了!那您花钱给您家买个后,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没事,我这就买。”张援朝说。

“叔,您不用太急着做决定,该问的也都得问道。您又不是阿里巴巴,这笔钱毕竟不是一个小数。”李明德诚恳地说。

“别,主要我发愁的是这事的真实性,电视上说……”

“叔,我丑话说在前面,别听电视上瞎逼逼,前几天国务院发言人还说不可能冻结银行存款呢,好在就持续了俩月。叔,您想,您一个普通人,还在为您的后代着想呢,那么政府,联合国,能不为人类延续发愁吗?这回联合国太空开发署召开的会议,就是为了确立一个国际合作方案,并正式启动逃亡计划,迟早的事。”

“对于真实性,我有信心了。我现在只想问一个问题:什么时候飞船可以启程?”

“您的孙子就可以看到飞船启程。”

“他能上飞船?”张援朝激动。

“不,但他的孙子能上飞船。”

张援朝一算,“那应该就是……五六十年吧。”

“会长一些。战争时期,政府会加紧控制人口数量增长,一代会在四十年左右,大概一百二十年左右,飞船就可以启程了。”

“哦……”张援朝若有所思,目送走了李明德。

“手机又响了。‘特别联大宣布逃亡主义为非法’,老张,你不是买了逃亡基金吗?你花了多少钱?”

张援朝不敢直视,他花了四十万。

“听我说,一会我们从侧翼迂回,兵分两路,张翔,你带A组,李赫,你带B组。记住,我们是配合军方攻击,明白吗?”

“明白!”

下命令的是张子岳,武警特战少校警衔。他当警察十几年来,第一次见到恐怖分子敢照着武直往上干的。这次,他们在一架直-9上,他们要进海作战,将战争终止在公海上。

2025年10月9日,太平洋一座小岛上空。

张子岳一行人进行了高空索降,高度三十米。落下后立即向总部进行了报告:

“01,我是七号。”

“07,情况怎么样?”一个海军中将说。

“一堆小狗。”张子岳说,“刘蒙集团是我们多年的监视目标,今天总算逮着他们,该狠狠地敲他们。”

“就是,他们策划了多起恐怖活动,杀害了无数无辜人民,必须血债血还!“李赫说道。

张子岳放下电台,说:“时间不早了,出动!“

国家天文台,深夜。

云南的2.4米口径光学望远镜前,值班员正在睡觉,而一名中尉则好奇地通过望远镜观察猎户星云方向。

“喂喂!”看来值班员醒了。“你在干嘛?”

“明知故问。”

“看‘动物世界’(猎户星云与冲出的动物相似)呢吗?”

值班员将中尉驱赶开,“你是战斗机飞行员,滚!”说着看了看望远镜,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

“喂!你安子恒也太看不起我们空军了吗!”中尉说,“我马予张不允许任何人侮辱空军,否则……”

“停!”安子恒紧张地说。

“咋?你个非军籍科学家又怎么了?脑子瓦特。”马予张说。

“你看!”说着跳下凳子的安将马予张拉到望远镜前。

马予张一看,慌了,“什么?战舰?”然后拿起送话器,“01(国家天文台北京分站)01,请用红外多光谱测定猎户星云方向,查看是否有太空战舰。目标疑似‘烈焰’飞船,请确认。”

“07(中国南方天文观测基地)07,目标确定来自185X3E1星系方向,功率全部为恒星级,正向地球驶来。”

“糟了!赶快向总参汇报!”

“为什么?”

马丁浮在船舱中间。郭一诺告诉他,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没有外籍军人的。她说,将马丁授予军官军衔是她私自做的决定,没有经过中央军委的批准。中国人民解放军之所以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是因为所有人都有共同国籍,都有一颗忠于自己祖国的心。马丁是来中国军校培训的,今年……

该退伍了。

马丁在被摘下臂章肩章的那一刻,竟还有些许不舍。人世间是漆黑的,宇宙也是。可能……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4/26 22:01:2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宇宙文明——中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