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曹操听说袁术来了竟然大骇而逃——猜想下初平四年袁术攻打徐州的真相

共 19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0268548
  • 工分:6840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曹操听说袁术来了竟然大骇而逃——猜想下初平四年袁术攻打徐州的真相

谁说陶谦守城不敢出,明明是曹操被陶谦盟友吓破了胆,逃回了兖州

小A点评三国风云人物:袁术(十)攻徐谜案

文:小A斯蒂芬

中国有句俗话“好钢用在刀刃上”,但是对于刀刃在哪儿,恐怕每个人的想法会是有所不同。对于袁术来说孙策是一款最好的钢,往哪里用,是他事业成功的关键。

我在上一篇中做了一个假设,就是假如袁术在得到孙策以后让他北上去兖州参与曹操和吕布之间的兖州争霸战,会是大有作为。甚至很可能将曹操逼退出兖州。如此一来兖州将变成袁术与袁绍的缓冲国,对于袁术日后的争霸将会是大有益处。

不过,当然了,历史是不能够假设的,袁术也从来没有想过让孙策北上兖州。而他让孙策东渡去江东发展这件事,其实也只是个无心之中的意外。

袁术从入主淮南的初平四年开始一直到整个兴平年间,实际上主要是做了两件事,一件事是攻打徐州的战争,另一件则是开始谋划僣号称帝。

袁术僣号称帝这件事,是袁术众叛亲离最终败亡的根本原因,我会在之后单独重点来讲。今天主要说一下袁术攻打徐州的战争。

一提到袁术攻打徐州,恐怕很多人首先想起的都会是袁术与刘备之间的盱眙之战以及辕门射戟或者袁术“七道攻布”的战争。但是这三场战役都是发生在建安年间,而我们今天所要说的这场袁术攻打徐州的战争恐怕很少有人知道,他是发生在初平四年的年底。

实际上,这场战役并不明确记载于史册当中,而是我对现有的历史资料中的一些避讳隐晦的现象进行深入的挖掘后得出的结论。主要是基于三条史料的原因。

第一条就是《后汉书袁术传》中 “术退保雍丘,又将其余众奔九江,杀杨州刺史陈温而自领之,又兼称徐州伯。”的记载。虽然这一段中袁术杀陈温的记载已经被裴松之根据《英雄记》中的记载给否定了,裴松之认为陈温是自己病死的,而袁术在淮南所掀起的第一场战事则是针对他自己所任命的扬州刺史陈瑀。陈瑀屯驻在寿春拒绝接纳逃奔而来的袁术,袁术一怒之下合兵攻打陈瑀,结果陈瑀由于害怕就弃城逃跑,返回了老家下邳。

在这段记载中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范晔将袁术杀陈温领扬州一事和袁术称“徐州伯”一事,用“又兼称”三个字联系在了一起。也就是说在范晔的判断中,这两件事是有着一定的因果关系的。只不过由于范晔不能够准确的做出判断,就采取了这种避讳隐晦的方法进行了表述。我个人猜想,袁术既然称了徐州伯,那么理论上他至少也应该拥有一部分的徐州土地。所以这种因果关系应该就是袁术在淮南赶跑了陈瑀以后,又以捉拿叛徒陈瑀的名义攻打了徐州的下邳。

第二条史料就是《三国志袁术传》中“(陈)珪中子应时在下邳,术并胁质应,图必致珪”的记载。这一条记载说的是袁术想要拉拢与自己“少共交游”的发小沛相陈珪,又怕他不肯答应自己,于是就抓了陈珪的二儿子陈应以为人质,希望陈珪能够投奔自己。可结果袁术依然遭到了陈珪的拒绝。

在这段记载中明确写到,陈应被袁术所抓的地点是在下邳。既然袁术可以在下邳如此光明正大名正言顺的抓人,而且所抓的人还是号称“公族子孙”的陈珪的儿子,由此可见下邳当时应该是掌控在袁术的手里。袁术应该是成功的占领了下邳。

第三条史料是在《三国志吴书孙策传》中的记载“后术欲攻徐州,从庐江太守陆康求米三万斛。康不与,术大怒。”这条记载说的就比较直白,明确了袁术曾经有攻打徐州的想法。只不过时间上是在孙策投奔袁术以后的兴平元年,个人感觉这应该是袁术占领徐州下邳以后想要进一步扩展徐州地盘而做出的计划。

第一条史料代表袁术有攻打下邳的动向,第二条史料代表袁术成功的拿下了下邳。而第三条史料则代表袁术在占领下邳以后,还有继续扩展徐州地盘的计划。这或许也是袁术由于陈瑀的关系而迁怒于陶谦所做出的决定。

那么最终袁术有没有抓到陈瑀呢?答案是没有。证据在《三国志吴书吕范传》中的记载“是时下邳陈瑀自号吴郡太守,住海西,与强族严白虎交通。策自将讨虎,别遣范与徐逸攻瑀於海西,枭其大将陈牧。”,这是整个《三国志》中关于陈瑀的唯一一处正式记载,说的是孙策平定会稽以后北上又去讨伐严白虎,并派遣吕范与徐逸去海西攻打陈瑀的事件。

海西就是今天的江苏省灌南县。在当时隶属于广陵郡,由于其与东海郡接壤,所以历史上也曾经属于东海郡。

这段记载所发生的事件至少应该是在建安二年,也就是公元197年。也就是说一直到这时候陈瑀依然活着,并且在海西混的还算不错。所以证明袁术始终都没有抓住过陈瑀。

袁术之所以没能够抓住陈瑀,恐怕要跟陶谦有一定的关系。

陶谦作为徐州牧,对于袁术在自己的地盘上攻城略地大开杀戒肯定是不能不管的,但是出于与袁术是盟友的关系又不可能直接与袁术翻脸,更何况陈瑀背叛袁术又是有错在前。不过陈瑀毕竟也是徐州陈氏家族的子弟,而且还是故太尉陈球的长子。更何况陶谦能够顺利的统治徐州也应该是在得到了陈珪陈登父子的帮助之下。所以陶谦暗中给陈瑀通风报信,或者直接为其提供庇护都是有可能的。

到这里,可能大家都会跟我一样产生一个奇怪的想法,就是既然袁术攻打并占领过徐州下邳,为什么《三国志》和《后汉书》中,对于这件事都采取了晦莫如是的做法呢?如果说范晔在《后汉书》中的做法还算是情有可原,毕竟距离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百多年之久,资料匮乏肯定是在所难免。而且范晔也用了“又兼称徐州伯”的表述,给出了自己的怀疑。

那么《三国志》呢?陈寿完成《三国志》的时间距离曹魏灭亡不过二十年的时间,按常理来说这件事的经过应该还是有人记得的。更何况在以曹魏为正统的《三国志魏书》中,对于曹操的敌对势力的袁术一方或者说是公孙瓒阵营中的这种窝里斗的情况,既便是不去大书特书,也总应该简单的做一下说明吧!要知道这其实也是曹魏的一个诋毁政敌袁术陶谦的大好时机。

可是,偏偏就是在这本以曹魏官史为主要依据的《三国志魏书》中,对于这件事采取了避讳隐晦的态度。这是为什么呢?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同样也是无法准确的给出。但是在《三国志武帝纪》和《三国志陶谦传》中的两段记载,我认为似乎可以作为参考性的答案。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两段记载:

《三国志武帝纪》“秋,太祖征陶谦,下十馀城,谦守城不敢出”

《三国志陶谦传》“初平四年,太祖征谦,攻拔十馀城,至彭城大战。谦兵败走,死者万数,泗水为之不流。谦退守郯。太祖以粮少引军还。”

这两段记载说的是曹操第一次攻打徐州与陶谦之间发生的彭城大战。

如果单独来看这两段记载的话,会有一种曹操英雄无敌的感觉,把个陶谦打的都不敢出城了,成了个缩头乌龟了。但是仔细一想,既然陶谦都被打的不敢出城了,为什么曹操还要退军呢?在这里史书给出的答案是曹操由于缺少粮草而退的兵。但是大家想象一下,曹操在这时候已经攻打下来了徐州十余座城池,而且他攻打徐州城池的做法是以屠城为主,这里明确记载被曹操所杀死的人有数万之多,就连泗水河都被尸体所阻隔无法流淌,说不好听点曹操这就是在烧杀掠夺。在这种状态之下,又是在秋天这样丰收的季节,曹操会没有粮草吗?这简直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事情。曹操之所以会选择在秋天攻打徐州,首先是自己方面粮草充足,其次也是应为徐州同样有粮,说白了曹操就是来徐州抢粮的。大概也是出于这种想法,在《后汉书陶谦传》中的记载里,范晔对这一段进行分析以后才得出了“(陶)谦退保郯,(曹)操攻之不能克,乃还”的结论。

所以我个人推想,曹操不是应为缺少粮草而退的兵,而是在已经抢夺够了战略物资的情况下,没有必要再继续与陶谦纠缠,而且他之所以放弃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城池,是应为他预测到如果再继续打下去恐怕是会遭遇到意想不到的敌人,导致自己前功尽弃。

陶谦也应该不是被曹操打的害怕而不敢出城,而是他在等待时机。

陶谦所要等待的时机,与曹操所预测到的意想不到的敌人或许应该是同一件事。从时间上来看,这件事应该是与袁术占领下邳有关。

袁术攻打徐州下邳的时间与曹操攻打徐州彭城的时间都是在初平四年,是袁术与曹操在陈留郡争夺兖州的战事之后。基本上可以认定是在同一时间。曹操攻打徐州的起因是之前陶谦和下邳阙宣联手攻占了泰山郡和任城国的兖州土地,所以曹操发起的这次攻打徐州的战事,应该是从收复泰山郡以及任城国的失地开始,一路由北向南一直打到彭城的。而袁术则是由淮南直接进驻下邳,方向是由南向北的攻打下邳。

大家注意,汉末三国时期的彭城就是今天的江苏省徐州市,古下邳的位置在今天的江苏省邳州市一带,而陶谦在彭城大战中败给曹操之后,所退守的郯城就是今天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当时隶属于徐州东海郡,而且也是徐州的州治所在地。

从地图我们就可以看出,当陶谦退守到郯城以后,曹操如果想要继续进攻陶谦,他将会与刚好占领了下邳的袁术相遭遇,假如这个时候曹操选择与袁术展开下邳大战的话,那么当他们激烈交战的时候,作为一直与袁术保持着盟友状态的陶谦势必会趁势从郯城反攻。曹操将会面对来自袁术和陶谦两个方面的军事压力。这样一来,对于当时的曹操来说,基本没有取胜的把握。

个人感觉,这应该才是曹操最终选择放弃在徐州取得的军事成果,选择撤退的真实原因。这个原因,从袁术和陶谦以及曹操的敌对势力的角度来看,可以说是曹操比较认怂的表现。这也将成为曹操光辉形象下的一个重大污点。所以在魏国编修史书的时候,对其采取了避讳隐晦,甚至是删除直接不承认的做法。这种做法虽然保护了曹操的形象,也维护了魏国的利益,但是却给我们后世对于史料的研究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像这种避讳隐晦的现象在《三国志》中其实还有很多,其中与袁术有关的还有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关于陈国之战的记载。我会在之后的篇章中进行解读。

袁术与陶谦的这次意外的合作,成功的挫退了曹操的进攻,至少保住了当时的割据形势。这让双方看到了维系盟友合作关系的重要性。袁术大概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选择从下邳撤兵。毕竟他发兵的理由是捉拿叛徒陈瑀,而现在陈瑀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要是由此霸占下邳赖着不走,终归是有失一方诸侯的身份。当然在这期间公孙瓒的调解可能也是会起到必不可少的作用。

我的这个袁术攻打徐州下邳的猜想,其实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就是袁术实际上就是赶来救援陶谦的。当曹操攻打徐州的时候,陶谦抵挡不住,退守郯城,并向淮南袁术发去了求救的信号。作为同为公孙瓒阵营中的盟友,袁术当然无法拒绝救援陶谦,于是就亲自领兵北上下邳去攻打曹操,并最终迫使曹操不得不退兵撤离了徐州。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概率上讲要远远低于袁术攻打徐州下邳的猜想。理由是后来徐州士族阶级对于袁术的敌对态度。

在曹操第二次攻打徐州的时候,陶谦曾经向青州求援,并得到了刺史田楷、平原相刘备以及北海相孔融等人的救援。后来陶谦病故,徐州士族一致要拥立刘备为徐州刺史。当时刘备曾经推辞说道“袁公路近在寿春,此君四世五公,海内所归,君可以州与之。”当即就被徐州士族代表陈登所反驳,他说道“公路骄豪,非治乱之主。今欲为使君合步骑十万,上可以匡主济民,成五霸之业,下可以割地守境,书功於竹帛。若使君不见听许,登亦未敢听使君也。”

陈登就是陈珪的长子,他们与陈瑀一样都是故太尉陈球的家族子弟。他们的老家都是徐州下邳淮浦县,也即是今天的江苏省淮安市涟水县。

从陈登说这段话的口吻中我们可以听得出来,他对将徐州交给袁术是非常坚决的反对的。可见他对于袁术的敌对态度已经可以用仇视来形容了。他的这种态度或许是从袁术挟持他的弟弟陈应而起,但是更多的还应该是有对袁术攻打徐州下邳的不满。应为那里毕竟是他们的家乡。

刘备权领徐州以后,袁术可以说是最不高兴的人。之前的陶谦还算好,毕竟也是县令之后,又是个太守的姑爷,很早就跟随张温讨伐过西凉,又平定过徐州的黄巾之乱,创出了一些名头。可刘备是个什么东西!用袁术的眼光来看,刘备织席贩履之辈哪里还配占得州郡。于是就发生了袁术领兵二次攻打徐州,也就是袁术与刘备之间的盱眙之战。那么这场战役的经过又是怎么样的呢?请看下一篇。

小A斯蒂芬写于2019年3月20日。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9/3/20 20:00:3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曹操听说袁术来了竟然大骇而逃——猜想下初平四年袁术攻打徐州的真相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