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秦谜》实乃人自迷:作者自困于迷宫(之一)

共 5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5307686
  • 工分:2188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秦谜》实乃人自迷:作者自困于迷宫(之一)

——就“秦皇生父之谜”与《秦谜》作者李开元先生商榷

沈书圣

(2018.12.25圣诞日修订稿)

酒不醉人,人自醉;史不迷人,人自迷。

《秦谜》不是谜,也不是解谜,实乃人自迷,是未读懂《史记》造成的。因为不懂,作者如醉如痴如在梦中,把自己陷进了迷宫。一入迷宫深似海,不知东西南北中;心想解谜,实为造谜,心有余而力不足;千辛万苦难成正果,乱闯山门总不通;子在山上曰:未经樵夫指路,迷者走不出。

李开元先生的《秦谜》给秦始皇列出了四大谜案。第一大谜案,谁是秦始皇的父亲;第二大谜案,弟弟和假父的故事;第三大谜案,寻找秦始皇的表叔;第四大谜案,秦始皇的后宫谜团。以这四大谜案之名为总纲,经过李先生的分析推理,书中喷发出来的谜题越写越多;谜中有谜,因谜生谜,不下百八十条,令人目不暇接;实难以尽读、一看到底。《秦谜》非但没有解谜,反而制造出大大小小数不清、理不尽的谜题。大谜生小谜,层出不穷;言未尽而谜又生,一个谜又一个谜;这就是《秦谜》。真可谓是名符其实。

且请试看第一大谜案:谁是秦始皇的父亲。

《秦谜》确认秦始皇的生父是秦庄襄王子楚。其根据是:《史记·秦始皇本记》开篇的前四句话: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庄襄王为秦质子于赵,见吕不韦姬,悦而娶之,生始皇。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郸。及生,名为政,姓赵氏。

作者自以为这是个关键证据,把握十足,无可置疑。其实则不然。依笔者来看这其中第一句话,秦始皇与秦庄襄王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养父子关系,并不是亲生身父子。理由是在“子也”之前没有“嫡长”二字;而紧接其后的三句话说的该姬是从吕不韦那儿娶过来的,就回归到《吕不韦列传》上去了,故事情节不言而喻,说的是吕不韦的儿子。此处的“生始皇”三个字和《吕传》上的“生子政”三个字说的是同一个人,都是吕不韦姬生的,是“知有身”的结果。因此是无法变成庄襄王的儿子的。由此可见这个“嫡长”二字的缺失并不是笔下误,不是遗漏了。因为只有如此,第一句话和后三句话才能够相一致,并不相矛盾。显而易见,这是司马迁精心打造的,是蓄意为之的。《秦谜》以这四句话作为秦始皇的生父是庄襄王子楚的根据,是说不通的。是一个错误的引用。该项引用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作者没有读懂:自以为是一个根据,其实则并不是。这个错误是全书主题上的关键性错误。主题主旨错了,余则论得再好、风生水起也等于零,也是一棋有误满盘皆输了。(此解详见于本人拙著《圣说秦始皇》,咨询:0419-3618029 QQ:2302983574)

另一方面,《秦谜》又言称《史记·吕不韦列传》是“司马迁误信的故事”(186页)是他一不小心就写进来了。企图以此对其加以否定。但没有具体地指出他误信了什么,误信了谁?后来又由秦国转向楚国,说是从春申君的故事移花接木过来的。左右开弓、均未中的。这两个说法都是作者个人的侦探推理和分析判断,并无一条切实可信的根据,都是不能成立的。

而司马迁的《吕不韦列传》则是根据“秦王下吏治,具得情实”写的,这句话是有白纸黑字写在《吕传》中的。是以秦朝廷档案为依据的,说明其史料来源是可靠的。一个是没有根据,一个是有根据,两者截然相反、泾渭分明。《秦谜》作者没有在意或是没有读懂“秦王下吏治,具得情实”这句话,以自己的无根无据来批驳人家司马迁的有根有据,那就是蚍蜉撼大树,不自量力了。

《史记·吕不韦列传》中的“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这句话难倒了两位历史名人大家。一位是晋初的谯周,他接上这句说的是“此过两月,盖当然也”。意思是说:“大期”就是一年;是在10个月(怀胎时间段)之上再加上两个月,生产时间也就是一年了。他把“大期”释义为一周年是错误的。另一位是清人梁玉绳。他说,司马迁将“大期”时生子政写出来的用意是在告诉读者说,这是没有的事;哪有孕育一年的时间才生出来的孩子?司马迁特别写出“大期”两个字是暗设一个机关,使令读者知道讲给你听的这个故事是假的,别当真,千万别信以为真。这个就叫做“别嫌明微”。此说神乎其神、比谯周说得还玄乎。这两个人都以为在期(jī)字前头加上个大字,组成的这个大期(jī)是一周年;都以为jī和大jī是一个意思,是一码子事;他们不知道大jī这个词组是没有解的,是不成立的,是个伪命题。期(jī)字可以释义为一周年,可见于多种辞书之中,已有定义。而将大jī也释义为一周年,那就是颟顸不悟、没有文献依据了。谯周和梁玉绳的误解,都错在这一点上。李开元说“发现这个机关的历史侦探,是清代的大学者梁玉绳”,且称:“别嫌明微”是一个“极为精辟”的解释。李对梁深为敬仰,崇拜之情溢于言表。这说明他和谯周、梁玉绳一样,这三位都不明白何者为“大期”?更不明白“知有身”等私密情节司马迁是怎么知道的。

《秦谜》拿不出驳倒《吕不韦列传》的理由,就拉长战线,歪曲分析这个故事情节,东勾西扯一大堆,什么“嫌疑人名单”“法律鉴定”“医学鉴定”“华阳夫人的眼泪”“太史公忽悠人”呵!等等,等等都是一些似是而非、望风扑影的说法,没有任何一件事能够给出个明确的肯定或否定,最终终于找到了《秦始皇本记》中的,他称之为《别本秦王谱系》中的一句话:“庄襄王享国三年,葬茞阳,生始皇帝”。称它“完全可以作为秦始皇是庄襄王子异的亲生子的另一条直接证据”。称这个《史记·秦始皇本记》后面所附的秦王谱系“可信度很高”,(该书37页)又称这个秦王谱系“可能也是班固放进去的”(37页)这就怪了,就少见多怪了!

《秦谜》言称“汉书作者班固对于秦亡和秦始皇的评价,不但通篇都是攻击,而且直接称呼秦始皇为吕政,认定他是吕不韦的儿子”,(该书36页)他怎么可能把不是吕不韦的儿子的话给“放进去”呢?真是岂有此理。《秦谜》此说不是言之有理,而是岂有此理。是胡说。

李开元拿出来的这个直接证据不过千言,就有三个明显错误:一、与《秦始皇本记》开篇的前4句话所言恰恰相反,是个否定。二、该文既称“二世皇帝元年,年二十一”,又称“二世十二年而立”,实为自相矛盾、自我冲突,错得惊人、立竿见影。三、该文最后说:“右秦襄公至二世,六百一十岁”,而实际上是570年,差了40年。这种低不可信的文章肯定不是司马迁写的,更不可能是班固“放进去”的。只能是某个无聊文人不知好歹、自作聪明、逞能献丑的作品,没有分毫的文史价值。不是“可信度很高”,而是错误程度很高。秦谜不辨真假,不知道与班固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是与史实不符的;反而以假当真、如获至宝。说明该书已经穷尽所有,再也拿不出什么证据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所有一切分析推理出来的所谓“理由”都是不值一驳的,更不是证据,都是无济于事的。劝君自己收回去,不可以施教于他人。

在上述这些关键性问题大惑不解的情况下,写出来的《秦谜》是不可能破解什么秦的谜题的,只能使读者更加困惑、迷惑。不与作者一起困守终老于迷宫之中,则是大幸之甚矣!

李开元先生曾于2007年前后发表“破解秦始皇生父之谜”于网上,因“破解”这两个字用得好,吸引了许多眼球,后又在某些媒体杂志上刊出,红火了一阵子;实则文不对题,什么谜也没破解。是一篇毫无价值的、毫无根据的空谈。

《秦始皇的秘密》出版于2009年7月。2015年3月更名为《秦谜》再次出版,增加一些插图和附录、大事年表等,余者内容没有改动。他依然自诩是以“破解秦始皇之谜”为己任的;以历史侦探的名义探赜索隐、孜孜矻矻、经久不疲,颇为着力用心的精神令人感动;但文章却事与愿违,难以让世上凡人认同,结果也只能是名扬于一时,不能始终,劳而无功了。

笔者于2012年8月8日,发表第一篇《千古之谜已有解——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于网上。是两千余年来的头一份,独一份,独树一帜,别开生面。此后又陆续深谈七八篇,并于2018年2月正式出版发行《圣说秦始皇》全方位地论证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并对李先生的错误论点加以批驳。2015年3月,李开元先生的《秦谜》出版并未知错改错,仍然大谈“都是司马迁惹的祸”;还自以为他已经“为吕不韦、子异、赵姬推翻了司马迁加在他们身上的冤案”。其实是他没有读懂《史记·秦始皇本记》开篇的第一段话,特别是其中的“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这句话九个字,讲的并不是生父子关系,他把养父、养子当成生父、生子了。他也不知道司马迁写的《史记·吕不韦列传》是根据“秦王下吏治,具得情实写”的。在自己还不懂的情况下就想给读者破解“秦谜”,推翻吕不韦等人子虚乌有的什么冤案,岂非是咄咄怪事、痴人说梦。

《秦谜》第一案,开宗名义就说:“秦始皇,到底是不是大商人吕不韦的私生子?无数学者参与讨论,却一筹莫展;史料如此缺乏,而最原始的记载《史记》却自相矛盾。问题出在哪里?”他的初论文章标题是:“吕不韦真的是秦始皇的父亲吗?”都说明作者原本没有搞明白,自己还在画问号,就茫茫然地出手解谜,想为人师表了。事实上他书中所写的就是自己深陷于迷宫之中的实况,是一份自供状,应属于梦幻小说之类,并非是答题解惑,却以论证者的姿态出现,大言不惭地批评司马迁这个不对,那个缺失,竟然言称:“有关秦始皇的一生,多半要推倒重来”(该书292页)他比司马迁掌握得多,有许多新的发现,可以大展宏图了,可以重写秦史了。然而,初露头角的结果是,他对上述这几个关键性的重点问题不但没有搞明白,而且是反其道而行之,都搞砸了,不能不令人大失所望。

《秦谜》的出版社“黄”了——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改为经商了;而《秦始皇的秘密》出版于中华书局,年代已久,笔者曾分别电信给该书局和责任编辑徐卫东,均未收到回复,也无法与作者取得联系,只好简要的发表此文于网上,暂且与网友互动一下,先行与闻,万一有知情者或可代为各方搭桥沟通,或可直达李开元,力争与作者、有识者、爱好者互通信息,能够彼此一道、共商共议、求取真知,早获共赢,是为所望。

笔者拟将再写两篇,近日可与读者见面,且请赐教。第一篇就到此结束。

2019.1.29

辽宁辽阳 沈书圣

0419-3618029

QQ:2302983574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9/3/20 14:03:1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秦谜》实乃人自迷:作者自困于迷宫(之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