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大屠杀70年后,反犹主义在德国依然活着

共 189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大屠杀70年后,反犹主义在德国依然活着

保罗·霍克诺斯

更新时间:2018年1月25日格林尼治时间1451时

大屠杀70年后,反犹主义在德国依然活着

2015年,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在前达豪集中营献花圈

保罗·霍克诺斯(Paul Hockenos)著有《柏林的召唤:一个关于无政府状态、音乐、柏林墙和新柏林诞生的故事》(Berlin Calling: A Story of Anarchy, Music, the Wall and the Birth of the New Berlin)。这篇文章的观点属于作者。

(CNN)事实让普通德国人感到震惊和困惑:大屠杀70年后,反犹主义在德国依然存在——而且显然在变得更糟。

德国议员们非常担心,他们刚刚设立了一个高级专员职位,以对抗对犹太社区的歧视。

德国联邦议院(Bundestag) 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即使经过数十年严格的政治教育和激烈的自我批判式的自我反省,仍有9%至10%的德国人表达了典型的反犹情绪。更多的人,高达50%,怀有更温和的反犹偏见。

今年,这个问题突然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当时,为了抗议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示威者在柏林勃兰登堡门下和移民密集的社区焚烧了以色列国旗,其中一些人挥舞着巴勒斯坦国旗。

这种丑陋的爆发和反犹事件的激增——侮辱、攻击、涂鸦——都是在极右翼势力在欧洲崛起的背景下发生的。仇外的民粹主义者现在也在德国议会任职。

由于战后与过去的“和解”,今天的反犹主义在德国主流公共话语中没有立足之地,即使它潜伏在政治光谱的极端末端。

但我对学校的看法是错误的:只有巴伐利亚州(共产主义东德也)坚持让每个学生参观其中一个集中营。

一项研究显示,43%的德国人从未涉足过这些集中营展览。《时代》杂志的一项调查显示,有土耳其移民背景的德国人的移民数量几乎是这个数字的两倍。此外,德国年轻人对大屠杀的了解更少:41%的德国初中和高中学生声称不知道奥斯威辛是德国的死亡集中营。

而在街头,德国的犹太人正变得越来越脆弱:例如,根据德国政府的数据,2017年上半年,反犹太犯罪从654起攀升至681起。德国内政部表示,93%的反犹仇恨犯罪是由右翼极端分子犯下的。

犹太人说,他们对在德国生活越来越谨慎。

对德国议员Chebli的“德国人至少一次参观集中营”的提议是压倒性的冷淡,但也有明显的例外,比如德国犹太人中央委员会(Central Council of Jews)长期以来一直呼吁采取类似措施。

社会主义左翼党(socialist Left Party)的一名官员等人反对说,强制执行“德国人至少一次参观集中营”等任何东西肯定会让它不受欢迎,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

纪念馆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对于自愿参加纪念活动的学生,他们比那些不情愿被老师拖来拖去的学生效果更好。此外,他们抱怨说,他们没有人员来接待这么多游客。

德国新选择党右翼民族主义者不出所料地立即拒绝了这一提议,他们深信,德国正在自毁地沉迷于纳粹的过去。目前在德国联邦议院(Bundestag)的该党甚至呼吁削减纪念活动的资金——谢天谢地,该党没有足够的选票来实现这一目标。

(待续)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9/3/20 9:37:4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鉴于这些证据——而且不考虑德国另类选择党黑暗的幻想——我坚持我认为已经板上钉钉的观点,即高中和移民融合课程的教室课程,应该包括到纳粹时代与课堂阅读和电影相关的现场体验。

      如果纪念馆需要更多的工作人员,那么德国肯定能找到钱支付他们。小团体会让这种体验更加强烈,也许那些最初没有表现出兴趣的学生会被惊醒。

      如果在前奥斯维辛集中营、达豪集中营或布痕瓦尔德集中营这样的地方呆上一天都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很可能什么也做不到。参观以前的营地,任何人都知道,这是非常强大的东西。

      值得赞扬的是,自本月初以色列国旗被焚烧以来,德国意识到自己仍然存在反犹主义问题,而穆斯林新来者加剧了这一问题,但绝不是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德国联邦议院(Bundestag)今年的首批举措之一,是宣布旨在打击反犹主义的新立法。

      德国战后对历史的严谨处理,使德国成为一个自由、现代的国家。但它不能宣称“使命已经完成”而走自己的路。现在,德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加倍努力,因为德国被认为是民主的典范,是中欧和东欧国家的良师益友,而这些国家正在努力维持自由主义的规范。

      议员Chebli认为,参观前纳粹遗址的经历可以成为德国人身份认同的基石,让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能分享,从而灌输给所有德国人对歧视和种族仇恨的蔑视。

      她认为,就像穆斯林不愿意在欧洲遭受宗教歧视一样,他们也应该明白种族主义思想对其他人的影响,并满怀希望地发出反对反犹主义的声音。

      Chebli的想法是正确的:在这个过程中,把没有信仰的或所有信仰基督徒、穆斯林、犹太人和德国人聚集在一起,到集中营的纪念馆进行教育之旅,作为一个试金石。

      但是,以宽容和人权的名义团结德国人,意味着要像对待反犹主义一样严肃对待恐伊斯兰主义。不幸的是,这不是反犹主义新专员的工作。

      2019/3/21 8:37:0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大屠杀70年后,反犹主义在德国依然活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