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安 田《日本关东军致败作战思想研究》

共 41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018158
  • 工分:70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安 田《日本关东军致败作战思想研究》

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军事论文

《日本关东军致败作战思想研究》

--------------安 田----------------

作者注:本文原创于1980年夏,当时在西华师大历史学院念本科3年级。首载于《军事学术》杂志。1985年收入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第二次世界大战军事论文选---纪念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四十周年》第一版第330--336页。原标题为《对关东军作战思想的几点看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纲要---------------

导语

1. 关东军在作战指导上犯下一系列致败大错

2. 日军信守落后于欧洲大战史的传统军事理论

3. 从军事上看关东军战略防御惨败的几点教训

------------5600Z--------------

导语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苏联将击败德国法西斯的数十万军队,从欧洲乘胜调入远东,于1945年8月7日至17日,对盘踞在中国东北地区、朝鲜半岛北部、千岛群岛和南萨哈林的日本关东军(号称日本陆军百万最精锐集团),发动全面进攻。关东军不堪一击,不足10天即全线崩溃,迅速覆灭,加速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无条件投降。导致关东军惨败有多方面的原因,本文主要从其作战思想上作些分析探讨。

一,关东军在作战指导上犯下一系列致败大错

1945年初,盘踞远东经营数十年的日本关东军,编为两个方面军、两个集团军、两个航空集团军和一个内河舰队,共计97万人;拥有坦克600多辆、火炮和迫击炮5000多门、飞机650架;伪满蒙军编为6个步兵师、7个骑兵师、12个步兵旅和2个骑兵旅,共计28万人;日伪军合计总兵力约为125万人。远东战役前夕,对劳师万里调入东北亚的约70万苏联远征军而言,日本关东军堪称以逸待劳、稳操胜券的百万防御雄师。但是在日苏远东战役中,占尽战略防御优势的关东军的作战表现,却堪称一塌糊涂,创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中百万级军队实施局域防御最无能的记录。其军事教训何在?

从防守中国东北的战役指导思想上看,关东军始终将其主要力量配置在东部,对业已判明的苏军将从西线实施的主要突击,未能相应地及时采取有力的应对防御措施,在兵力部署上暴露出许多弱点。

例如,担任东北地区东部防御的日本关东军第1方面军,将主力配置在牡丹江、延吉一线,那里的防御工事构筑远未准备就绪,而在建设了多年的筑垒地域内,配置的兵力却相当薄弱。第1方面军的防御计划是:先在边境抵抗三个月,待主力从容准备后,再逐次投入战场,节节抗击苏军。又例如,担任东北地区西部和南满防御的日军第3方面军,在阿尔山至白城这个极为重要的方向上,仅仅配置了约两个师的兵力,造成阿尔山、白城以南广大地区的防御兵力十分单薄,却将主力集结在长春至辽阳铁路沿线的大平原上。这就意味着处于弱势地位的关东军,放弃了利用大兴安岭山脉的有利地形配置兵力,企图倾其全力与突入平原的苏军决战。

从战略上看,这种作战部署,反映出关东军根本没有在战争初期对付苏军以主力实施首次突击的思想,而是用以往的作战观念看待新的战争。同时,在作战指导思想上将领间存在严重分岐,作战计划多次改变,造成指挥混乱,给部队防御行动带来许多困难和不利。

从战术上看,关东军囿于以往(1904年日俄战争)取胜的作战经验,机械搬用过去的一套打法,盲目强调步兵的作用,迷信“短兵突击”和“白刃搏斗”。这种过时的传统战术,显然无力应对付苏军大量使用坦克、机械化兵团实施高速度、大纵深进攻。特别在反坦克问题上,关东军始终拿不出有效的办法,部队作战行动远不能适应当时战争的特点,显得十分被动。

总之,日本关东军在作战指导上的错误,不是局部的,而是全局性的;不是一时的,而是贯穿于战役全过程的。这就充分说明,导致关东军覆灭的错误,不是出于一般地对战争战场情况判断的失误,而是渊源于军事思想落后于时代!

二,日军信守落后于欧洲大战史的传统军事理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关东军顽固排斥在欧洲战场已反复出现的当代战争新特点新趋势,其固守的东北防御作战思想,仍是建立在日军传统军事理论、尤其是1904年至1905年在中国东北地区打败沙俄帝国军队的经验基础之上的,同时也承袭了它的全部弱点,并且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还有所发展。

从历史上看,日军在以往作战中,常以短兵突击,白刃搏斗和步兵压倒对手的气慨取得胜利。特别是在日俄战争中,互为宿敌的两军在我国东北地区进行的几次规模较大的会战,居于劣势的天皇日军总能靠近战和拼刺刀的打法,屡屡击败火力和兵力均居于优势的沙皇俄军。在东北战场获取的历史性系列胜利,使日本陆军形成了崇尚步兵攻击精神和近距离格斗的传统。关东军是这一传统最直接的受益方和继承者。到远东战役前夕,关东军实际上并没有和强敌进行过大规模现代化作战的经验,旧传统很少触动,成为日本陆军中旧传统势力根深固,缺乏现代作战经验,然而又非常狂妄自大的集团,其军事思想的落后显得更为突出。

日本陆军特别是关东军落后的军事思想,概括地说,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典型的军事唯心迷信。日军在战斗力这个根本问题上,无限夸大精神的作用,竭力鼓吹战争的胜利“决于绝伦之精神力”。日军当局不仅以军令形式将这种夸大精神作用的唯心主义观点固定下来,而且给它披上“皇道”的政治外衣,涂上“武运长久”的迷信色彩,用狂热的宗教布道方式向部队灌输。“皇道”、“武运长久”和“精神致胜”这类狂热誓言,成了日军战斗力的精神支柱。

对此,一位美国军事家曾指出:日军战斗力和纪律的维持,“盖由于对日本天皇之虔敬和信仰”。三十年代初,日军内曾有青年军官呼吁:应大力学习德军作战思想,减裁冗员,更新装备,加速日军现代化建设。但立即遭到压制。日本军事理论权威冈田铭太郎,曾对倡导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呼唤予以斥责说:“战争胜负之真正原因者,非武器之力,乃人之问题。”日军当局的这些军事唯心观点,使日军内部的某些革新思想屡遭扼杀,日军现代化建设受到阻烧,在战略、战术上也长期停滞徘徊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若干旧观念之中。例如,关东军在自己的作战思想中,对火力的运用和如何对付苏军集群坦克的突击,一惯不予高度重视,却沉醉于对“攻击精神”和肉搏武艺的滥加倡导。这些军事唯心观点,是日本关东军腐朽落后军事思想的渊薮。

第二,极端的进攻主义。从军事哲学上讲,攻和防,是军事斗争的两种基本形态,应视斗争需要灵活应用,本不应分高低贵贱。日军在作战指导上,神化进攻,贬低防御,造成部队作战能力极度片面发展,难以胜任战役防御任务。日本陆军在《作战须知》中规定:“富有进攻精神的军队,可以以少胜多”。关东军在其部队训练和作战活动中,始终遵循这些教条。1935年关东军司令部颁发《满蒙作战必携》,其中作战条例多达400余条,却没有实质性的指导防御作战的重要内容。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夕的1939年5月至8月,苏联和日本两国为试探彼此在远东的虚实,指使日苏两军分别代表“伪满洲国”及“蒙古国”,在中蒙边境的诺门罕地区,曾打过一场合计投入兵力20余万、阵亡6万余人的规模较大的战役决战(苏军称哈勒欣河战役,日军称诺门罕战役)。关东军由其司令官亲自统率,苏军则由朱可夫指挥。在这次战役决战中,日军惨遭苏军装甲部队和猛烈炮火的打击,主力师团伤亡率高达80%。此战被日方叫停后,日军统帅部组织专门委员会总结了这次作战的教训,虽然承认日本陆军对火力的作用估计偏低,但仍然认为“端着刺刀冲上去的打法是主要战斗手段”,战胜苏军“关键的打法是突袭”。真可谓执迷不悟。

对于日军的这种极端进攻主义,早在三十年代中期,西方的一些军事家就看出了它的弊病所在,曾尖锐指出:后贝加尔方向“是将来日俄战争決胜负的地带”,“日方如不占据这个地带,战争虽然胜利也是无甚裨益的”。但日本军界的一些权威人士却认为,沿大兴安岭、小兴安岭等山地设防,“是败北、荀安和卑屈可怜的战略”,利用山地搞防御是“离经叛道的怯懦行为”,并极力主张在战争初期即以主力攻入苏联国境内。正是在这种极端进攻主义的指导下,关东军未能很好实现对苏作战由攻势改为守势的战略转变。1945年8月在苏军实施的整个远东战役期间,无论东线、西线和北线,关东军始终未能建立起稳定的防线,甚至有的高级将领擅自命令部队撤离防御地域,准备同苏军在平原决战。结果在苏军多路进攻下,关东军全线迅速崩溃。

关东军作战指导上片面的极端进攻主义,从政治上看,反映了当时日本帝国迫不急待的对外侵略扩张国策。从军事思想上看,反映了不顾客观实际、一厢情愿的主观盲动意志,和把进攻与防御绝然对立起来的形而上学的观点。

第三,顽固的保守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日本陆军受国力和作战地域限制,没有进行过大量使用坦克和飞机的陆空军联合作战,指导战争所依据的经验具有较强传统性和较大的局限性。但是,日军却满足于以往积累的作战经验,夜郎自大,闭目塞听,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出现的许多新情况、新特点,不去认真地进行调查研究,以丰富和改进自己的战略战术;相反,却顽固坚持其旧的作战传统,依然鼓吹“战争之决胜,结局不外以刺刀前进为实证也”。这种顽固的保守思想,在素称“最精锐”的关东军中尤为明显。

本来,在远东战役前夕,怎样针对苏军进攻的特点实施有效的防御,特别是如何对付苏军大量使用坦克、机械化部队实施高速度大纵深进攻,是当时摆在关东军面前一个极为紧迫而且必须认真研究解决的重大课题,但关东军对此非但不予重视,反而一如既往地陶醉于以往战胜沙俄军队的作战经验之中,并大肆宣扬苏军的“战车战为最可悲的战斗方法”,认为在战斗精神旺盛的步兵面前,“坦克群的攻击将沉没于堑壕之中”。结果,在远东战争爆发后,关东军对于苏军的战略战术和作战特点茫然无知。在苏军攻势下,关东军一败涂地,迅速瓦解。

苏军将领曾在远东战役后评论说,日军实际上不懂得现代化战争,却“自信掌握了现代化战争的经验”。战争的历史表明,军事上的因循守旧往往同狂妄自大紧紧地结合在一起。而这种结合,必然使军队特别是军队的领导层,军事思想十分落后而又自以为非常先进。关东军就是这样一个典型。

马克思主义认为,任何一种军事思想都是以一定的政治经济历史条件为基础的。日军特别是关东军军事思想的腐朽落后,也有其相应的历史根源。从思想上看,同是法西斯军队,为什么日军的某些唯心观点更甚于当时的德军,并带着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日军的政治基础是“带军事封建性的帝国主义”。元首天皇的统帅权来自“神授”。日军也自命以“拥护和显扬皇道为使命”。“天助神佑”、“武运长久”的观念便成为日军的精神支柱。另一方面,日军中的手工业者和小农等低文化社会成份占比70%以上,要驱使他们在千里迢迢的异国他乡为天皇及垄断资本集团卖命,崇神弄鬼就成为必要。军事思想的腐朽落后也就成为必然。

从经济上看,日本岛小国窄,资源贫乏,进行战争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均感不足。为了解决野心大和实力不足的尖锐矛盾,除了进行掠夺外,日军还祈助于唯心论这个武器,以填补物质力量的不足。这也是导致日军唯心主义猖獗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从军事上看关东军战略防御惨败的几点教训

远东战役中关东军的迅速覆灭,是在当时日本帝国主义败局已定的历史条件下出现的。即使关东军在作战指导上不犯大的错误,也无法挽救其失败的命运。因此,关东军在作战指导上的教训具有某些特殊性。但从关东军的惨败中,我们仍然可以批判地吸取许多有益的东西。下面谈谈其中的几点。

第一,必须正确看待战斗力的诸因素。战争史上,物质力量

处于劣势的一方,往往更强调军队的勇敢精神。这种强调当然是十分必要的,因为军队没有勇敢精神就不会有顽强的战斗力,就不可能战胜强大的敌人。但是,如果把“强调”变成为夸张和迷信,从而忽视物质条件和战术,以至用精神代替物质,用拼命主义代替科学的作战指导,就必然会滑向军事上的精神决定论,反而会促成和加速战争的失败。因此,在看待战斗力诸因素时,我们应当严格防止绝对化和片面性。在强调勇敢精神的同时,必须高度重视增强物质基础,重视改善武器装备,重视提高军事素养,特别要强调提高各级指挥员的谋略思想和指挥水平。历史证明、只有智勇结合,既重视精神因素又重视物质条件的军队,才真正具有强大的战斗力。

第二,必须正确看待以往的作战经验。任何作战经验,都是

在一定历史和战场条件下产生的。而历史在不断发展,情况在不断变化,不仅过去的经验与今天的实践总有一定差距,而且在同

时期的战争中,这一战场的经验也不一定适用于另一战场。如果忽视历史条件的差异,不顾情况的发展变化,机械搬用过去的经验来指导新的战争,就必然会导致挫折和失败。这也是关东军迅速惨败的一个原因。因此,对过去作战成功的经验,既要高度重视,又要根据情况的发展变化,具体分析,区别对待,扬弃过时的部分,继承今天仍然有用的东西,并根据新的作战条件灵活运用,加以发展。盲目满足于以往作战的成功经验,必然故步自封,造成军事思想的落后,而落后必然挨打。战争史上这类教训举不胜举,值得认真借鉴,

第三,必须有统一而又相对稳定的作战思想。战争实践证明,作战思想不统一和缺乏相对的稳定性,必然导致作战指挥混乱和作战计划频繁修改,使部队无所适从,甚至各行其是。这也是关东军迅速惨败的另一原因。因此,指导战争包括战争准备,必须有正确、统一而又相对稳定的作战思想,才能有效地协调军队各方面的行动,充分发挥战斗力,而避免作战思想不统一,作战计划朝令夕改所造成的混乱和损失。而要做到这一点,关键在于实事求是,从敌我双方的客观情况出发,从需要和可能两方面考虑问题,把作战思想和作战计划建立在符合客观实际的基础上。这就要求我们在战争问题上,必须严格坚持正确的军事思想和唯物论及辩证法,努力防止和克服唯心论和因循守旧。

1980年夏西华师大历史学院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9/1/6 16:19:5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安 田《日本关东军致败作战思想研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