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安 田《闪击战及其有关历史教训》

共 25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018158
  • 工分:70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安 田《闪击战及其有关历史教训》

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军事论文

《闪击战及其有关历史教训》

--------------安 田----------------

作者注:本文原创于1979年夏,首载于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学术》杂志1979年第6期,编者曾加按语表彰,本文据传曾是引发军事理论界争议的热文,有学界前辈将本文誉为 “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 在军事学术界的姐妹篇。本文1985年被收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军事论文选---纪念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四十周年》第一版第136--147页。

-----------本文纲要---------------

导语

1. 闪击战在第一次世界大成前期的胜利

2. 闪击战取胜在军事上的主要原因

3. 军事思想上的创新与守旧

4. 值得认真思考的几个问题

------------9100Z--------------

导语

长期以来,在一些国家的史学界流传着一种观点,把德国

法西斯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取得胜利的主要原因,在军

事上归结于突然袭击和拥有兵力与技术上的压倒优势。这种观点投合“多兵之旅必胜”的传统观念,因而被许多人不加分析地接受下来。但这种看法是不妥当的,它妨碍我们正确地总结战争的历史经验。为了澄清史实,推进研究,本文主要从军事上,对闪击战及其有关的历史教训作一些探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闪击战在第一次世界大成前期的胜利

1939年9月1日,德国法西斯突然发动侵略波兰的战争,闪击战被搬上了战争的舞台。德军投入大量兵力,以空军和坦克、机械化部队为前锋,以华沙为主要战略突击目标,分多路实施快速猛烈的进攻,集中力量打击波军指挥系统和交通枢纽,分割围歼波军主力集团。波军主力沿国境线分散配置,防御纵深很浅。战争爆发后,波军及其统帅部被德军的闪击战打得懵头转向,很快丧失了对战局的控制。波军被分割为许多孤立的集团,各自为战,逐个被歼。9月下旬,华沙守军被迫投降。其他各地的波军也相继放下武器。仅历时30天,德波战争即告结東。德军以伤亡4万余人的代价,毙伤波军4万余人,俘获69万人。在德波战争进行中,波兰的盟国英国和法国,由于推行绥靖主义和考虑自身的利益,始终没有发动足以拯救波兰的攻势。因而,德军入侵波兰的计划得以顺利实现。

德军击败波兰后,迅速将其战略重心移向西线。德军计划首先攻占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法国北部,向色当方向实施主要突击,然后前出到英吉利海峡,南北夹击集结于法国比利时边境的英法部队,尔后向南深入法国腹地,并迂回马奇诺防线,配合正面进攻部队歼灭该线法军集群。

在盟军方面,对于德军的进攻虽然有所准备,但在作战指导上却搬用上次大战的陈旧教条,企图用绵亘的防线阻止德军的进攻。英法联军总司令说:“必须静待敌人进攻,并在由堡垒和堑壕构成的无法突破的延伸战线前遏制住敌人”。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法军的很多将领迷信马奇诺防线。法军的绝大部分兵力被分散配置在漫长的防线上和各个防御地区内,统帅部直接掌握的预备队只有几个师的兵力。这样,在战前就摆出了一副被动挨打的架势。

1940年5月10日,德军以三个集团军群向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法国突然发动进攻。其B集团军群迅速突破荷军防线,14日荷兰宣布投降。担任战略主攻的A集团军群主力出敌不意地穿越阿登山区后长驱直入,很快打到离英吉利海峡仅十余公里的阿布维尔地区。接着,德军将英法联军约40个师的兵力分割包围于敦刻尔克、里尔和莫伯日等地区,予以大量杀伤。26日,比利时宣布投降。6月4日,德军攻克敦刻尔克,俘获了未及撤走的大量法军人员。尔后,德军又一举突破法军沿松姆河仓促建立的魏刚防线,并围歼了马奇诺防线的法军50余万人。6月22日,法国投降。法军被俘200多万人。

闪击战的巨大胜利,使希特勒头昏脑热。1940年下半年,他亲自领导炮制了进攻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决定以闪击战迅速消灭苏联西部边境地区的军队,集中兵力向莫斯科、列宁格勒和顿巴斯地区实施主要突击,“以一次快速的战局击溃苏俄”。

在苏军方面,由于领导层对故情估计不足,对德军的击战缺乏了解和研究,战争初期的战略计划和作战指导存在严重错误,战前的准备工作远不能适应对付闪击战的需要。1941年6月22日,德军以三个集团军群,从多个方向对苏联突然发动全面进攻。战术陈旧的苏军对陌生的闪击战无法招架,陷入惊慌失措的混乱状态。徳军迅速从多方向突破苏军防御,并乘胜长驱直入,接连对西部苏军重兵集团进行割裂包围,大量苏军被分割围歼。战争初期苏联军队遭受了被俘数百万人的惨重损失。

1941年秋,德军前锋兵临莫斯科城下。德军从闪击波兰到进逼莫斯科,共两年多点时间,先后歼灭敌国军队总计800万人以上,占领了十几倍于德国的广大地区,掠夺了大量的资财。在纳粹旗帜的阴影下,许多国家的人民在流血、呻吟。人类社会遭到空前的浩劫。至今,这个问题仍值得我们深思:闪击战为何致胜?

二,闪击战取胜在军事上的主要原因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闪击战取得巨大胜利,其原因是

多方面的。只有全面地、客观地分析交战双方各方面的情况,才

能找出正确的答案。

从军事上说,交战双方在作战指导上的正确或错误,是决定战争胜负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然而,当年在闪击战下遭到惨败的某些国家和军队的领导人,却掩盖和回避他们在作战指导上的错误,而把失败的主要原因归结于敌人拥有优势兵力兵器。法国的贝当元帅在组织投降政府时就曾宣布,失败是兵力悬殊造成的。法军总参谋部在作战报告中说,失败的主要原因是敌人的强大。这些说法实际上是为了说明当时的战败国家军事领导者并没有犯严重的错误,失败是体面的,必不可免的。

但是,这种观点是不对的。固然,德军在许多战场和局部地区,确实造成了兵力兵器上的优势,但这种优势主要来自先进战法和用兵灵活性,并非静态的比较性的绝对优势。从交战双方的全局看,德军在兵力兵器上并不占优势。

首先看看兵员数量对比。1939年9月1日前,德国军队拥有108个师(一说103个师),总兵力约230万人。在波兰战场投入了50多个师,总兵力约150余万人。波兰军队拥有约40个

师、十多个旅,总兵力100万人(一说约150万人)。如果计入英法两国当时能够立即使用的约90个师,则反德盟国一方在兵力上占绝对优势。也许有人会说,英法两国的大量军队当时并未参战,不能计入兵力对比之中。这种看法是不对的。英法两国已对波兰安全承担公开义务并于9月3日对德国宣战,它们投入多少部队,对牵制德军能起什么作用,那是战法和兵力使用的问题。我们不应把当时英法两国可以使用而没有使用的兵力,排除于交战双方总兵力对比之外。

在德国入侵法、比、荷、卢等国的战争中,双方军力对比情况:德军投入136个师,330余万人;法军投入90多个师,220万人;英国远征军投入约十个师,20余万人;比军投入约22个师,90余万人;荷军投入约十个师,40余万人,等等。仅以上所述,盟军方面投入的兵力总数为130多个师,约370万人以上。在这次战争中,兵力上居于优势的仍然是盟军方面而不是德军。

在苏德战争中,双方军力对比情况:德国用于进攻苏联的陆军为152个师又两个旅;加上罗马尼亚、芬兰、匈牙利等仆从国提供的陆军29个师又16个旅,共计181个师又18个旅;连同空军、海军,总共约550万人。苏联战前部署在西部边境五个军区、纵深400公里地区内的军队为170个师又两个旅,还有大量的边防军和警察部队;如果再加上苏联部署于深远后方的大量军队(其中一部在战争初期已投入交战)以及在战争初期迅速动员组建扩编的军队,苏军在总兵力上也是居于优势的。

再来看看交战双方武器装备对比情况。

德国在侵波战争中,使用了6个坦克师和4个机械化步兵师,总共投入坦克2,800辆、飞机2,000多架。波军只有两个装甲机械化旅和大约可装备两个装甲师的坦克,飞机1,000多架(一说数百架)。这样对比,波军处于劣勢。但如果加上英法两国当时可以使用的军队装备,则从交战双方全局上看,德军在武器装备方面并非处于优势。

在德国侵略法、比、荷、卢等国的战争中,德军投入了10个坦克师,7个机械化步兵师,坦克2,580辆,飞机约3,800架。盟军方面,法军投入3个坦克师、5个机械化师和3个轻装甲师,另有配属各步兵师的坦克营27个,拥有新式坦克2,460辆和旧式坦克600辆;英国远征军使用了229辆坦克。英法军队共拥有可立即动用的坦克3,289辆,飞机2,000多架。而且法军的大量坦克在质量上比德军的坦克在某此方面还略占优势。英国驻本土的空军有1,200多架飞机也是新式的。如果再加上比、荷等国军队的装备,盟军方面在武器装备上的优势就更为可观。由此可见,从交战双方的全局看。在武器装备上是各有千秋,大体相当的,反法西斯同盟略为占优。

按照英国的军事史学家利德尔?哈特引用的资料,德军闪击苏联时拥有3,350辆各型新旧坦克,而苏军集结在西部地区的坦克总数在14,000辆以上,攻防双方主兵器坦克的数量对为1比4,苏军占绝对优势。按朱可夫的说法,从1939年1月到1941年6月的两年半中,苏军就装备了各型坦克7,000多辆,其中新式坦克有1,861辆。而且苏军有许多坦克比德国的同类坦克在某些方面质量上占有优势。在这两年半中,苏军还从工业部门获得各型火炮92,578门,各种作战飞机17,745架,其中3,719架是新式的。德军用于进攻苏联的火炮总数约47,000门,作战飞机约4,900架,而且这些装备并非都是新式的。即使加上德国当时在其本土和其战败国中所拥有的武器,也不能说德军入侵苏联在武器装备上居于优势。

从以上所述可以看出,将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实施闪击战取得巨大胜利的主要原因,在军事上归结于拥有优势兵力兵器,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

至于把突然袭击看成是德军闪击战取得胜利的主要原因则未免把问题看得过于简单,同样是不妥当的。突然袭击并非德军的发明,而是古已有之。古人说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就是指的这个意思。我们不能把“突然袭击”和“闪击战法”等同起来。闪击战固然是通过突然袭击进行的,但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首先出现在欧洲的一种新兴作战方式,它还有自己的一套独创作战原则和许多新特点。诸如:大量使用远程兵器袭击敌国后方的各种重要目标;在航空兵和空降兵配合下,大量使用坦克、机械化部队实施多方向、高速度、大纵深进攻;迅速分割围歼敌军集团,夺占要地,使敌国很快陷于瘫痪,等等。可见突然袭击远不能包括闪击战的作战方式、内容和特点。

从战史上看,波兰和法国都曾是拥兵百万以上、国土纵深超过千里的欧洲大国,它们迅速被闪击战击溃而沦亡,怎么也不能说主要原因是“遭到突然袭击”。事实上,波军的一些主力部队战前已部署在西部边境,战争爆发前几天即进行了局部动员。从英法对德宣战,到德军对法国发动进攻这段时间长达八个多月,盟军在毗邻德国西部边境地区的战略集中展开已基本完成,可以说是严阵以待。苏德战争爆发时,苏军早已在西部前线部署了数以百万计大量的兵力,并且兴修了大量的国防工事。几场战争爆发后,德军打的一些大歼灭战,如华沙会战,围歼法军第二集团军群战役,以及围歼苏军西部诸集团的战役,都是在战争爆发几个星期以后,在对方预先设防的战场内进行的。这些事实表明,德军虽然在战略战术上将“突然袭击”战法发挥到极致并充分利用其败敌,却并不是仅仅依赖“突然袭击”来打赢战争的。如果把眼光仅仅局限在突然袭击上,而不研究闪击战的战略战术及其创新特点,就不能正确认识闪击战并从惨败于闪击战中吸取深刻的历史教训。

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德军以闪击战取得巨大胜利在军事上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我认为,是德军在一定物质技术条件基础上,成功地发明并运用了先进的战法及相关战略战术,使思想上抱残守缺的敌方犯下严重错误,在战略战术上处于不知所措的地位。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闪击战的胜利是军事思想上的先进战胜落后,创新压倒守旧。

三,军事思想上的创新与守旧

追溯闪击战思想的起源,需要深入到炮火连天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及其前后的军事思想和战略战术发展史中。

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水平,是决定战争形式及战略战术的物质技术基础。新型兵器要求新组织和新战术,战争艺术由此不断地发展。这是恩格斯很早就作出的科学论断。1899年波兰籍的经济学家布罗契,从经济和技术发展的角度研究了当代的战争问题,正确地预告了未来战争“将是一场伟大的堑壕战争”。而当时各国的许多元帅和将军们,却津津乐道于过去的经验,一厢情愿地断定未来的问题。

19世纪七十年代以后,人类在科学技术领域取得了长足的

进步,军队的武器和技术装备迅速发展,火力越来越明显地成

为战斗的主要手段。在1871年的普法战争中,德军负伤数的90%是由火器造成的。到1904年的日俄战争中,火器给俄军造成的负伤数已占其负伤总人数的98.6%。面对这样的事实,当时各国军队的许多将领们,仍然不承认火力及其正确运用是战斗的决定性手段。谁要怀疑这一点,就会被扣上“火力崇拜者”的帽子,强迫他承担“贬低军队英勇精神”的罪责。法国的福熙将军宣称:“对枪弹的唯一答案即为精神”,断然否认在法军前面会有堑壕战。法、德陆军中,有许多人闭眼不看坦克飞机的发明,仍然固执地把上刺刀的突击看作是公认的作战原则。这帮人组成了著名的“刺刀学派”。他们反对任何战术改革,把未来的战争描绘成“人力的运动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战场上不断增强的火力象风暴一般横扫了许多将军们类似上述的一些胡诌,“刺刀学派”在铁面无情的战争实践面前,碰得鼻青眼肿。1916年9月,英军在松姆河战场首先使用坦克,但由于坦克质量差,数量少,发挥作用不大。

到了1918年8月的艾敏斯会战中,英法联军一次就投入558辆

坦克。德军被联军大量使用新式武器坦克造成的战术突然性所压倒。他们不知所措,纷纷溃逃。联军在多处突破德军防线。尽管当时对坦克的使用,主要是分散配合步兵作战,但它已显示出有能力使“堑壕战争”失去过去的意义。在坦克的作战能力被真正认识以前,许多将军们又ー次重复了战前“刺刀学派”的错误,断定坦克不可能推翻第一次世界大战奠定的“堑壕和步兵决胜”的观念。英国的军事史学家富勒曾对此讥讽地说:“军人的传统就是喜旧厌新”。这种说法虽然很偏激,但却反映了保守思想在当时许多将军的头脑里根深固。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丰富经验,象沃土滋养幼苗,孕育着新的军事思想。尽管它身上压有许多保守主义的顽石,但新思想的嫩芽毕竟还是破土而出了,它沿着守旧顽石的缝隙钻出来昂起了头。使用装甲机械化部队,在空军支援下进行高度机动的进攻战的思想,是英国的富勒将军和利德尔?哈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最先较为明确地提出的。它的起源还可以追溯到1878年英军上校肯布拉里提出的“装甲野战炮兵”的观念。他认为装甲野战炮兵将在战争中发挥巨大的作用,能够使不能对付它的步兵精神崩溃而逃散。肯布拉里的这种创见,被英国当时军界的领导人视为“邪

说”。

1930年代初,德国军队中某些有创新意识的人,却从故纸堆里翻出肯布拉里于1899年提出的新战法构想照着搞了试验。可见闪击战的思想是在肯布拉里和富勒的观点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富勒曾经说,使敌人精神崩溃“是战车观念的灵魂”。1918年5月富勒发表《瘫痪式的攻击》一书,其中指出:新战术使用的手段,“是以快速机动的战车为矛头,并且用飞机作为支援,在后面才跟着传统性的兵种”;坦克部队在选定的各个地区突破敌军防线后立即向纵深发展进攻,不与敌军步兵纠缠,打击敌军指挥中心、交通枢组,造成敌军组织瘫痪,动摇他们的抵抗意志,然后步兵攻击才跟着进行。然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取得胜利的许多将军们却顽固坚持坦克只能配属步兵作战的原则。

历史表明,许多战败的军队领导人比较善于学习,他们往往能从失败的痛苦中吸取革新的力量;而许多战胜的军队领导人却容易停留在过去的经验上,缺乏革新和进取精神,结果大吃苦头,甚至丧师亡国。借严复的一句话说,“其为祸也,起自学术,终及国家。

1933年,希特勒掌握政权以后,为实现其庞大的侵略计划,很重视军事理论的研究和发展。1935年出版的德国名将鲁登道夫的《总体战》,标志着德国法西斯军事思想的形成。其中有一条重要的论断是:交战“双方中的一方越是充分地使用新时代的作战手段,越是无所顾虑地超越战争法和国际的传统观念的一切界限,那一方就越能占优势”。这一论断,为德军的闪击战进一步奠定了理论基础。希特勒及其战略家们深知,德国的实力和它庞大的征服世界计划是很不相称的,因此发动战争必须速战速决,并能以战养战。这是闪击战产生的社会政治条件。

当时德军中也有一些思想守旧的将领,但在希特勒一伙的亲自强烈干预下,他们对具有创独性的闪击战法的阻挠被迅速排除。而以较早接受闪击战思想的著名坦克战术家古德里安为代表的闪击战派的将领们,受到了纳粹党领袖们的特殊宠爱,实力急剧增长。德国的空军和坦克、机械化部队随之迅速发展。经过长期演练和探讨,闪击战从学术上到实践上日臻完善。在和平时期欧洲大国间隐蔽进行的军事学术竞争中,法西斯德军以其先进的战略战术把它的对手们远远抛在后面,奠定了他们在未来战争中的军事思想及战法优势。

我们再看看反法西斯盟国方面。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胜利,使英国军队的很多领导人骄傲起来,不知不觉落后了。富勒的创见在英国并不受到重视。本来,英军很早就领先建立了坦克部队,可是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都未能在战术上取得明显的改进,仍然固守着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使用坦克的陈规,坦克性能的发展也很缓慢。1935年12月, 法军总司令甘末林将军说:“坦 克的唯一任务是为步兵的直接和眼前利益行动”。法国的很多将领认为:“在战斗中,步兵是至高无的”。德军灭亡波兰挥师西进后,法军仓促组建了几个坦克师,却来不及学会正确地运用。1940年5月15日,古德里安指挥德军第19坦克军突破色当以后,掉头西进,在法军第3坦克师面前暴露了自己的翼侧,而且当时德军在这个方向上担任战役掩护的兵力很少。可是面对这一稍纵即逝的宝贵战机,法军的一位集团军司令却下令分散使用第3坦克师的坦克,按照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使用坦克的办法,以步行速度去支援步兵发动传统的攻势,结果贻误战机毫无进展。法军最高统帅部,对德军坦克部队的快速进攻根本提不出任何有效的对策。波兰的许多将军在军事上的守旧,并不比他们的法国同事们逊色。他们根本不愿编组装甲机械化师,却宁愿供养规模庞大的骑兵部队。在德军闪击下.波军将领们竟然愚蠢到命令两个骑兵旅对进

攻中的德军坦克师实施反冲锋,结果是自取灭亡。

苏联是世界上较早建立大规模坦克部队的国家之一。但在苏军内部,守旧派有很大的力量。他们赞同发展和使用坦克,但在战术思想上,却顽固地坚持步兵和騎兵优先的原则,主张把坦克分散配属给这两个兵种,支援它们作战,反对集中地独立地使用坦克部队。加上1937年至1939年苏联的极左“肃反运动”,使苏军大批指挥员受到株连,其中包括一些对坦克新战术有较深研究、主张奉行新战法、集中使用坦克的将领,例如图哈切夫斯基元帅被枪决。这样,就对迫切需要大发展的苏军坦克部队的建设,造成了严重的消积影响,以致在苏德战争前的整个宝贵战备时期,苏军坦克兵的战术基本上停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水平上,酿成了后来苏德战争初期的军事灾难。直到德军在侵波和侵法战争中大规模使用坦克取得巨大胜利后,苏联最高当局才受到强烈的震动。但许多高级将领仍然顽固坚持过去使用坦克的原则,例如1940年,负责国防生产的元帅库利克还认为,“组建坦克和机械化军,目前还不宜开始”。

苏德战争爆发时,苏军最高统帅部对闪击战的了解非常肤浅,

仍然自信地搬用过去的作战经验,用来对付德军的新战法。他们在主要战略方向上,拒绝建立大纵深的防御,特别是忽略反坦克防御,也没有掌握足够的以坦克部队为主力的机动预备队。在德军闪击战全线机动攻击下,西部苏军迅速溃败,许多重兵集团被分割围歼。其中有些重兵集团,是在所配属的坦克数量占有很大优势的情况下被德军打败的。

以上战史记载表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一些国家在闪击战下遭到惨败,有的迅速沦亡,其中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是这些国家军事思想上的因循守旧,战争指导落后于战争的发展。当然,出现这些现象,是和这些国家政治上的某些情况紧密相连的。本文对此就不去分析了。

四,值得认真思考的几个问题

回顾闪击战和一些国家在闪击战面前惨败的历史,可以使我们汲取很多深刻的教训,得到许多有益的启示。从军事学术方面看,我认为它说明了以下几个特别值得思考和重视的问题:

第一,先进的军事学术和战争中正义的一方,不存在天然的联系。它可能被帝国主义者创立和首先运用,如同某种新式武器的发明和运用一样。军事学术是从属于政治并为政治服务的。但它的发展有着自己的特殊规律。因此,不能用政治的原则,来代替军事学术的研究。在历史的长河中,也并不是政治上先进的一方,在军事学术上时时处处都处于领先的地位。所以,我们应当在辩证历史唯物主义的指导下,防止和克服任何盲目自满的情绪,充分尊重军事学术发展的规律,努力攀登军事学术的高峰。

第二,交战的一方突然使用新的先进的作战方法,可以使

对方一时拿不出有效的办法来对抗,从而使自己获得巨大的优

势。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德军的闪击战取得巨大的优势,正

是由于在军事学术上领先,使用了新的战法,使对方茫然不知

所措。其后,苏军逐步加深了对闪击战的认识,并从自己失败

的教训中找到了对付它的办法,终于扭转战局,从被动转为主

动。所以,使军队充分了解敌人的军事思想和作战方法及其特

点,并预作相应的准备,是使闪击战下的悲剧不再重演的重要

先决条件。

第三,在军事学术领域内反对保守主义具有重要意义。官

长的权威在军队组织内是绝对必要的,但发展军事学术需要的

重要条件之一,是百家争鸣。从历史上看,一些国家的军事保

守主义所以能在一定时期居于主导地位,就是因为它具有军事长官的“权威”,所以它往往能统治军事学术领域,造成停滞不前的状态。而学术的发展需要克服因循守旧的观点,这就难免触犯某些尊者,以致招来某些严厉的训斥甚至压制。法军总司令甘末林将军,战前对军内不同学术观点横加压制便是一例。战前英国

法国和波兰的军事学术之所以落后,这也是一个主要原因。因此,一个国家和军队要发展自己的军事学术,就必须把批评保守主义和反对学术领域内因循守旧的“官长权威”,联系起来加以提倡。当然,也要防止不加分析地把重视历史经验都看成是因循保守。

1979年夏于西华师大历史学院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9/1/6 16:15:4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安 田《闪击战及其有关历史教训》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