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张之楠:宋濂生前对明初朝贡的推进(下)

共 8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13041738
  • 工分:20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张之楠:宋濂生前对明初朝贡的推进(下)

上文跟着张之楠老师了解了给明朝进贡的国家都有哪些,并解释了宋濂对明朝的朝贡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接下来继续来看张之楠老师对宋濂为朝贡所作出的贡献。

张之楠:宋濂生前对明初朝贡的推进(下)

(三)

安南是洪武二年来朝贡,当时宋濂虽然参与其中,不过还不是外交事务方面的主管。洪武四年,宋濂升任礼部主事,开始亲自掌管外交事务。宋濂任礼部主事不到两年的时间,在这两年中,有真腊国、暹罗国、爪哇国、三佛齐国、吕宋国和浡泥国相继来明朝贡。对于前五国,宋濂没有留下什么专门的记述,其意见或议论可能就体现在礼部甚至明政府处理对外关系的文件中,或即通过朱元璋的诏书中表达出来。而对于浡泥国(即今之文莱),宋濂则撰写了《浡泥入贡记》一文,详细记述了浡泥国来明朝贡之细节。

宋濂“承旨禁林”时,福建行省都事沈秩來謁,说起其于洪武三年与监察御史张敬之等奉诏往谕渤泥国事。二人在当年十月由泉南入海,四年春三月乙酉朔达阇婆,又踰月始至浡泥国。浡泥国国王玛珨穆特沙僻处海中,对大明使者“倨傲无人臣礼”。沈秩让令译人通言说:“皇帝抚有四海,日月所照,霜露所队,无不奉表称臣。渤泥以弹丸之地,乃欲抗天威邪?”浡泥国王听了,有些畏惧,说:“皇帝为天下主,即吾之君父,安敢云抗?”沈秩马上说:“王既知君父之尊,为臣子者奈何不敬?”浡泥国王“亟撤王座,而更设芗几,置诏书其上,命王帅官属列拜于庭”,沈秩对浡泥国王和众大臣宣读朱元璋的诏书,浡泥国王“俯伏以听,成礼而退”。第二天,国王对沈秩倾诉自己的苦衷,说:“近者苏禄起兵来侵,子女玉帛尽为所掠,必俟三年后,国事稍纾,造舟入贡尔。”因为自己国家受到苏禄的侵略,国内被抢掠一空,所以请求三年以后再去明朝入贡,沈秩说:“皇帝登大宝己有年矣,四方之国,东则日本、高丽,南则交址、占城、阇婆,西则吐蕃,北则蒙古诸部落,使者接踵于道。王即行已晚,何谓三年!”国王又说:“地瘠民贫,愧无奇珍以献,故将迟迟尔,非有他也。”国王害怕自己没有奇珍异宝献给朱元璋,会受到惩罚,沈秩对担忧的国王说:“皇帝富有四海,岂有所求于王?但欲王之称藩,一示无外尔。”由此可见,明朝统治者对来朝贡的各国,并不是要他们贡献多少财物,而更重视的是礼仪上的臣服。

浡泥国王与众臣僚们商议了之后,派国相王宗恕来对沈秩说:“使者之言良是,请以五月五日成行。”此时有阇婆有人离间说:“苏禄来攻,王帅师却之,今闻归诚中国,无我阇婆矣。”国王对苏禄亦有畏惧,欲罢入明朝贡事,沈秩又去见国王,“王辞以疾”,沈秩对宗恕说:“尔谓阇婆非中国臣邪?阇婆尚称臣于尔国乎?何有使者朝还?天兵旦夕至,虽欲噬脐悔可及乎?”沈秩告之武力,宗恕听了,悚然说:“敬闻命矣。”浡泥国王“大会其属”,决定“遣亦思麻逸等四人入朝”。在出发之前,浡泥国王“以金佩刀吉贝布为赠”,秩毅然辞之。浡泥国王对沈秩不收赠品感到很惊讶,对身边的大臣说:“中国使者亷洁乃如是邪!阇婆来人诛索每无厌,况强之而不受邪!尔曹宜效之。”沈秩一行“舟行至海口”,浡泥国王“又惑左右言”,令人对亦思麻逸曰:“使者不受刀、布,尔等必不还矣。”浡泥国王对沈秩不接受馈赠怀有疑惧,认为派遣入明的使者恐不能活着回来,沈秩“复走王所,反复譬晓之”,浡泥国王终于打消了心里的疑惧,说:“使者之言如此,予中心释然矣。”浡泥国王举酒为别,酹地祝曰:“愿使者蚤还中国,愿亦思麻逸蚤归敝邦。”洪武四年秋八月十五日,沈秩等回到京师,十六日以亦思麻逸等入见,亦思麻逸上朱元璋递交了入贡表文,表文云:“渤泥国王臣马合谟沙,为这几年天下不宁静的上头,俺在番邦里住地呵没主的一般。今有皇帝,今有使臣来,开读了皇帝的诏书,知道皇帝登了宝位,与天下做主,俺心里好生欢喜。本国地面是阇婆管下的,小去处怎消得皇帝记心。这几日全被苏禄家没道理,使国将歹人来把房子烧了,百姓每都吃害了,托着皇帝诏书来的福荫,喜得一家儿人没事。如今国别无好的东西,有些不中的土物,使将头目每替我身子,跟随着皇帝跟的来的使臣去见皇帝,愿皇帝万万岁,皇太子千千岁,可怜见休怪。洪武四年五月,渤泥国王臣马合谟沙表[ 关于浡泥国王的名字,宋濂通篇文中就有“玛珨穆特沙”与“马合谟沙”两种写法,黄省曾《西洋朝贡典录》卷上浡泥国第六中写为“马谟沙”。]。”浡泥国王的这个表文口语色彩浓厚,不过仍然表达出对大明皇帝的尊崇。朱元璋锡使者宴于会同馆,“已而遣归,宠赉其王甚厚云”。从苏禄的这段记载来看,尽管看到明初诸国纷纷来朝贡,但是其中的过程却并不是一路平坦,其中亦是夹杂着反复的斗争。

宋濂因为亲掌礼部事,对来朝贡各国的概括还是比较熟悉,如叙浡泥国之地理云:“濂闻渤泥在西南大海中,所统一十四州,去阇婆四十五日程,去占城与摩逸各三十日程,去三佛齐四十日程。”又叙述其与中国历代王朝朝贡之经历云:“历代未尝朝贡,故史籍不载。至宋太平兴国二年,其王向打始因商人蒲卢歇,遣使弩使副蒲亚利、判官哥心等赍表来贡。元丰五年二月,其王锡■麻喏复遣使如前,日后辄不闻。元有国百余年,亦不复至。方今圣人在上,威德之所被,无远不届,玺书一颁,辄稽首臣顺。稽之往古,允谓过之。”[ 《浡泥国入贡记》,《芝园后集》卷之五。]文中还叙述了浡泥国的物产、风俗等等。

宋濂的这篇《浡泥入贡记》再次显示了他在明初朝贡体系建立中的重要作用。

(四)

明初,朝鲜是明朝最重要的属国。朱元璋在洪武二年大规模遣使到周边各国,招徕各国入明朝贡,对于朝鲜,朱元璋于洪武元年十二月,即遣符宝郎契斯奉玺书赐高丽国王王颛,云:“自有宋失御,天绝其祀。元非我类,入主中国百有余年,天厌其昏淫,亦用殒绝其命。华夷扰乱十有八年。当群雄初起时,朕为淮右布衣,暴兵忽至,误入其中,见其无成,忧惧弗宁。荷天地眷佑,授以文武,东渡江左,习养民之道十有四年。其间西平汉主陈友谅,东缚吴王张士诚,南平闽粤,戡定八番,北逐胡君,肃清华夏,复我中国之旧疆。今年正月,臣民推戴即皇帝位,定有天下之号曰大明,建元洪武。惟四夷未报,故遣使报王知之。昔我中国之君与高丽壤地相接,其王或臣或宾,盖慕中国之风,为安生灵而已。朕虽不德,不及我中国古先哲王使四夷怀之,然不可不使天下周知,余不多及。”[ 《明太祖实录》卷三十七。]朱元璋一即位就迫不及待地告知朝鲜,说明朱元璋是把朝鲜看作是关系最近的国家。

张之楠:宋濂生前对明初朝贡的推进(下)

朝鲜第一次入明朝贡是在洪武二年(1369)。本年四月,朱元璋遣使臣送高丽流寓人还国,并以玺书赐其国王王颛云:“去冬尝遣使至王国,以玺书赐王。比因南徙幽燕之民,其间有高丽流寓者百六十余人。朕念其人岂无乡里骨肉之思,故令有司遣使护送东归。而内使金丽渊适在朕侧,自言亦高丽人,家有老母久不得见。朕念其情,就令归省并护送流寓者还。赐王纱罗各六匹,至可领也。”[ 《明太祖实录》卷四十一。]所谓的“去冬尝遣使至王国,以玺书赐王”,就是指洪武元年十二月遣符宝郎契斯奉玺书赐高丽国王王颛书。这次,朱元璋借着送还高丽流寓人之机,再次表达了让高丽来朝贡的意思。朱元璋这次的玺书,写得还颇有感情。

高丽国王王颛收到这次玺书后,即刻于洪武二年八月遣礼部尚书洪尚载奉表贺朱元璋即位,请封爵并贡方物,标志着朝鲜正式纳入明朝的朝贡体系。朱元璋接着又遣符宝郎契斯赍诏及金印诰文往高丽,封王颛为国王。诏曰:“自有元之失,驭兵争夷夏者列若星陈。至于擅土宇、异声教,其殊于瓜分。虐黔黎、专生杀,不异于五季。若此者将及二纪。治在人思,眷从天至。朕本布衣,君位中国,抚诸夷于八极,各相安于彼此,他无肆侮于边陲,未尝妄兴于九伐。尔高丽天造东夷,地设险远,朕意不司,简生衅隙,使各安生。何数请隶而辞意益艰,群臣皆言当纳所请,是以一视同仁,不分化外,允其虔恳,命承前爵,仪从本俗,法守旧章。呜呼!尽夷夏之咸安,必上天之昭鉴,既从朕命,勿萌衅端,故兹昭示,想宜知悉。”封王颛为国王的诰云:“咨尔高丽国王王颛世守朝鲜,绍前王之令绪,恪遵华夏,为东土之名藩。当四方之既平,尝专使而往极,即臣表贡,备悉衷诚,良由素习于文风,斯克勤修于文职,允宜嘉尚,是用褒崇。今遣使赍印仍封为高丽国王,仪制服用许从本俗。于戏!保民社而肇封式,尊典礼传子孙于永世。作镇边陲,其服训词,益绥福履。”[ 《明太祖实录》卷四十四。]从此之后,高丽王朝国王的更替,都要接受明朝皇帝的册封。接到朱元璋的诏书和诰文,高丽国王王颛于九月派总部尚书成惟得、千牛卫大将军金甲上表贡方物谢恩。

洪武二年十二月,高丽国王王颛又派张子温等入明,上表谢封爵并贺明年正旦,贡方物。洪武二年,明与高丽之间使臣来往频繁,在《明太祖实录》中记载本年两国使臣来往的材料有九条。可见,明与朝鲜的关系,从开始建立始就非常密切。

可以想象,有一些诏书可能是出自“司制作之柄”的宋濂。上面所提到的朝鲜使臣张子温,后来又于洪武五年七月再次来明,奉表贡马及方物。宋濂和张子温有过接触,在《赠髙丽张尚书还国序》文中记载朱元璋册封高丽王及接待张子温事,云:“皇上诞膺宝历,威服德怀,万邦黎献,共惟帝臣。时则有若高丽处于海东,遣使者奉表称臣,贡献方物。上嘉其诚,诏锡以玺书金宝,仍为高丽国王,且锡以王者礼乐,使祀宗庙山川百神于国中。王感上恩之优渥也,事大之礼弗懈益?。今年春,复遣工部尚书张子温来朝,上御奉天殿见之,侍仪使自殿中传宣,问王起居,且劳子温跋涉之故。皇情谦抑,在古所无,即日锡燕于会同之馆。翌日,御东朝命侍臣飨之。自时厥后,中书枢府暨御史台次第而举酒觞流行,伎乐交作,酣畅和适,礼意有加焉。”序文中,宋濂还表明了在与各国关系中,明朝最重视的就是高丽:“夫以皇明天覆地载,四夷君长孰不重译来庭!使节之往来,琛赆之充牣,无月无之,而于海东之使礼遇尤厚者,其故何邪?他国之君长,非不有其土地人民,纽夷俗而蔑礼义,骋其诈力,惟日不足。髙丽乃箕子胥余之邦,上有常尊,下有等哀,实存先王之遗风焉,正当以中夏视之,未可以外国例言之也。”文中所言“使节之往来,琛赆之充牣,无月无之”,说明来明朝贡国家之多。在宋濂及明朝统治者看来,在这些来朝贡的国家中,高丽被视为“中夏”,而不是被视为“外国”。

张之楠:宋濂生前对明初朝贡的推进(下)

在序文末,宋濂不遗余力地赞扬了高丽之“守礼”与张子温粲然之文采,云:“矧今圣天子在上,雄兵百万,如雷如霆,有抗之者无不殒灭。然于守礼之国必宠绥而怀柔之,唯恐有所不及。而高丽之君亦知天命所属,虽在数千里之外,遥瞻天威,仅同咫尺,致使海东之民安于田里,而弗知戈甲之警。含哺而嬉,鼓腹而游,无异承平之时,是所谓君臣交尽其道者也,不亦美欤!抑予闻宋之徐兢,尝往其国,其国有礼部尚书金富轼者,与其弟富辙博学善属文,而进趋详雅,兢以绰有华风称之。今子温之来也,应对精明,进退有度,而文采粲然可观,似无愧于前二子者,使不贤而能之乎?因其臣之贤,则其国君之贤益可信矣。”[ 《銮坡前集》卷之六。]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8/12/26 16:57:1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张之楠:宋濂生前对明初朝贡的推进(下)

      2018/12/27 17:14:0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张之楠:宋濂生前对明初朝贡的推进(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