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共 65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7292879
  • 工分:506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抗战綦江》节选——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綦江东溪镇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国民革命军军歌创作者——罗振声故居(东溪草鞋街)

民国三十三年(1944 年),日本侵略者进犯西南,柳州、桂林等地相继失守。为确保陪都重庆的安全,蒋介石调兵遣将,援黔御倭。在此之际,驻防綦江的九十三军陈牧农部奉命开往广西全县,致使綦江、南川一线兵力空虚,旋又把十四军十师调到南川、綦江,但一个师的兵力不够防守川黔边界一线,于是又把二十五师(师部驻涪陵)第一团调到綦江东溪一线驻防。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綦江东溪南华宫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綦江东溪抗战纪念街

第一团团长张佐斌,时年三十多岁。他是国民党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的毕业生,北伐期间曾被白崇禧誉为优秀团长,抗战爆发后参加川军出川抗战。张佐斌洁身自好,连香烟也不抽。第一团团部设在东溪,张佐斌驻东溪,常与东溪青年往来,下棋谈天,没有一点官架子。开始,东溪的进步人士对张佐斌存有戒心,因为当时的东溪社会情况十分复杂,有哥老会、青帮以及各种会道门等封建反动组织。还有国民党军委重庆行营二处的特务涂上仪、张砚池(二人家住东溪)暗地发展的特务组织。同时,重庆卫戍司令部稽查处在綦江设立稽查所,又在东溪设立分所,招收一批地痞流氓(这批人被称为“跑二排”),打探和盯梢进步人士。在乌云笼罩下,很多人用钱来买“平安”。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一次,一位在綦江银行做事的人请张佐斌吃饭,饭后打麻将时在张面前放了两百元金圆券。张拒绝接收,只同意打小牌消遣。饭后他对人说:“现在前方吃紧,我们在后方紧吃,惭愧,惭愧!”当时在场的一些人以为他这些话是官场上的“面子话”,唯唯诺诺答应,事后才知道,张佐斌确实十分清廉。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东溪麻乡约遗址

东溪场上有一个中共地下党员叫陈希龄,家里有几大架书,张佐斌经常去借。陈有意识地把邹韬奋写的《萍踪寄语》及介绍苏联社会的书介绍给他。后来,陈希龄故意问他对这类书有没有兴趣,张佐斌说:“苏联人是在认真建设自己的祖国,而我们居高位者,只知各饱私囊,可叹!”一团驻扎东溪后,由于张团长为人正派,一些敲诈勒索的人行为有所收敛。其时,川黔边境有一股土匪,二三十人,匪首是安稳坝的人。该匪四川剿时则窜逃贵州,贵州剿时则窜回四川。对该股土匪,张力主安抚,不用武力。张佐斌托了哥老会的人疏通,匪首答应与他在安稳坝见面。赴约之时,张佐斌的手枪营营长要带队伍去保护他,张拒绝了。为了地方的平安,张佐斌只身一人前往安稳坝,在约定的一家茶馆里与匪首见面。接待他的人(也是土匪)把他安排在屋子的一个死角里坐。他一看,明白来人的用意,毫不推辞,“啪”地坐下去,对来人说:“我没带一个人,我身上也没有枪,现在就请你的‘大哥’来见面,有条件当面说,我张某做事光明正大,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不要拐弯抹角。”话一说完,匪首就出来了。匪首带了四个人,都是双枪。张佐斌毫不畏惧,说声:“请坐,我们开始谈吧。”匪首说:“张团长,我早就在暗地里认识你了,今天见面,我真佩服你的胆量。在你驻防期间,我决不再做犯法的事。我有二十多条短枪,可以全部缴呈,但我手下的兄弟,请你保证他们的安全。”张佐斌说:“只要不反复无常,过去的事一笔勾 销。” 谈 判就这样简单地结束了。至此,川黔边界平安无事。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张佐斌驻防的一年多里,没有发生抢人劫车的事件。后来,东溪场上进步人士对张的印象逐渐好转,陈希龄也常与他交心畅言。张佐斌认为社会黑暗,抗战失利,是蒋介石用人不当而已。陈希龄则借机向他作抗日宣传,从蒋介石发动“皖南事变”到胡宗南屯兵陕西等一系列不抗日而防共的反动措施,启发他认识蒋介石政权的本质。结果他也承认这是蒋的失策。后来,张佐斌与陈希龄成了朋友。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军事参议院1939年组织东溪各界茶话会记录(部分)

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抗战胜利,二十五师一团调渝整编。整编后,张佐斌团驻防万县。民国三十五年(1946 年),该团又从万县调回重庆,驻扎在江北。张佐斌担任了渝北地区卫戍司令。张到渝后,来信要陈希龄及东溪的朋友到重庆见面。陈与张又见面多次,陈希龄不断向张佐斌灌输民主意识和进步思想。民国三十六年(1947 年)六月,重庆“六·二六”大逮捕时,綦江人刘黎生、郑晓焱夫妇(皆系失掉组织关系的共产党员)被抓了。陈希龄获悉后,忙去找张佐斌,请他设法营救。张立即去重庆卫戍司令部,向卫戍司令李根固担保,使刘郑二人获释。当时在国民党统治区,特务横行无忌,到处抓人。一天,綦江稽查所的叶本寿引了一伙重庆稽查处的人,向綦江县政府出示了逮捕陈希龄的公函,声称他们在重庆破获了一起共党组织,内有人招供綦江的陈希龄、南川的 ×××,是共党的地区负责人,他们奉命前来拘捕。升平乡乡长王一农获悉后,暗中通知了陈的岳父郑量澄,请他叫陈先避一下,要陈希龄准备二十两黄金,他去应付。陈闻讯后立即去江北找张佐斌。张佐斌让陈希龄住在他家,为陈各方奔走,约一个月,稽查处撤销了逮捕陈希龄的决定。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东溪商会、棉纱商会文

民国三十六年(1947 年),张佐斌任国民政府第二警察总队第一支队长兼重庆警备司令部江北地区指挥官,民国三十八年(1949 年)三月任第二警察总队少将副总队长兼第一支队长。重庆解放前夕,张佐斌率部起义,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员。

张佐斌在东溪治乱抚民,在重庆时掩护中共地下党员,解放前夕率部起义,有功于人民。他得到了党和人民的信任,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担任四川省内江市民革副主任委员,内江市市中区政协副主席。

《抗战綦江》节选——忆先父张佐斌在抗战岁月中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先父1934年从黄埔九期毕业后,先在成都任宪兵见习连长、连长等。1937 年 7 月 7 日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爆发后,蓉城群情激昂,抗日热情高涨,纷纷抵制日货。师生们上街游行,振臂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先父和黄埔同学更是义愤填膺,热血沸腾,认为黄埔人奔赴抗日前线理应率先,抗日是军人之天职。不久先父与很多黄埔同学坚决要求从宪兵转入川军出川,先父说:当时我们一路走得好苦啊!有步行、乘车和乘船,但更多的是靠两只脚来走。沿途老百姓欢送我们的热情难于言表,不但给我们送水、送饭、送蛋,更为感人的场面有母送子、妻送夫入伍,要与我们一起出川去打鬼子啊!老百姓再三嘱咐我们要为川人争光,要打出川军的士气来,中国人决不当亡国奴。我们都发誓,一定要为我中华民族争光,为黄埔人争光。我营奉命积极备战和整训,时刻等待着一声令下。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屏障陪都的綦江》封面

先父说:1938 年夏,我们有幸参加了武汉会战,我营受命固守在武汉东南侧一座大山的主阵地。我和士兵们在山顶上一起挖战壕,修工事,建掩体,当时班排连长几乎都是我的黄埔同学和学弟们,真是个个斗志昂扬。战斗打响了,日本兵向我主阵地进攻,战斗很激烈,日本兵是亡命徒,咱们中国人也不是熊包,双方激战一天一夜,我们硬是没下火线,生死之即,没有一个官兵当逃兵。人人都猛射猛打,受伤者坚持不下火线,大家都抱着抗日的一颗火热之心。日本兵的第一次进攻,就被我们打得丢下七八十具尸体退下山去了。不到一个小时日本兵第二次进攻,我命令在距离很近时,一阵猛烈的手榴弹向敌人炸去,日本兵被炸昏了,头还没抬得起来,又丢下三四十具尸体退下山去。天快黑时敌人组织第三次进攻,这次战斗更激烈,打了几个小时,敌人先用炮轰我主阵地,而且准确度也高,我营伤亡惨重,我的黄埔同学阵亡了五人,这更激发官兵的仇恨情绪。老百姓及时给我们送水送饭,冒着炮火抢救伤员,帮我们在阵地上摆放手榴弹,真是感人的一幕啊!炮轰过后,日本兵凶恶地向我主阵地冲来。我们打得壮烈,最后又进行了残酷的肉搏战,有的士兵刺刀都拼弯了!这第三次战斗更打出了我川军的威风,也打出了我黄埔军人的士气,使敌人又丢下 100 多具尸体逃下山去了。由于我营在这次战斗中打得狠、打得好,对整体战役起到了好的作用,所以我营受到了师部的战地嘉奖,我也有幸晋升为副团长。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1939年国民党军事参议院制作的“东溪场各机关调查表”

不久父亲奉命回川安抚死伤官兵的家属、征兵、为前方做补给工作。父亲从成都途经重庆将回前线时,当时在重庆被老百姓誉为道德军人的国民党 25 师师长李根固老将军,其长子李惠民是我在黄埔军校九期的同班同学,我们有幸地在渝巧遇。同窗学友李惠民多次与父亲长谈,在大后方也可做抗日工作,抗日可多方面出力,25 师担任重庆及周边的警备任务,也是在为抗日前线工作。所以在李惠民的极力举荐下,师长李根固老将军任命父亲为 25 师第一团团长,尔后又任副师长、师长。特别是 40 年代初期,重庆遭受日本飞机大轰炸,这是重庆人民的血海深仇,历史永远不会忘记这滔天罪行。当时千万间房屋被炸垮,数万人死伤,真是火海连天,血流成河,惨不忍睹啊!父亲指挥官兵首先要保护蒋介石和军政要员的安全和防空,保卫车站、码头、仓库和战备物资,用高射炮和高射机枪打击日本飞机。维持社会治安,保护和指挥老百姓防空,打击日伪汉奸的破坏活动。不能公开的一面,父亲还要暗地里保护中共办公住处和领导人的安全。有一次日本飞机轰炸时间长,造成的破坏性很大,靠长江边的几个防空洞附近被炸死炸伤的老百姓很多,血流满地,哭声一片。更为严重的是个别官兵严重失职,指挥不当,造成人满为患,大家都钻进防空洞互相拥挤,被窒息而亡的人更多。更有甚者个别官兵不顾在特殊情况下老百姓的死活,把防空洞门紧闭,当空袭结束后还迟迟不打开防空洞门,更造成死伤人数倍增,有的婴儿也被窒息而死!父亲闻讯当即直奔现场指挥。首先打开防空洞的门,马上疏散百姓,立即抢救伤病员,安排搬运尸体,打扫现场,维持长江沿线的社会治安。父亲当场下令抓了不顾老百姓死活的个别官兵,事后按军法严惩,执行枪决,以谢百姓。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老街当时被称作“拖尸巷”

先父回忆:抗战时期使我获益最大的是,接触了黄埔军校的老领导敬爱的周总理、全国政协副主席胡子昂和中共地下党高干,从而使我逐步开始了人生的重大转折。我和周总理接触时,他从来不给我谈具体的人和事,而只是从国家民族的命运,中国之未来等方面启发、开导和教育我,而周总理对我的关怀和教导,总是以理服人,使我听得入情入理入耳,我真是心服口服啊!这对我这个当时的国民党少壮派而言,其感受是终生不忘的,使我开始考虑今后一生该走什么路。胡子昂多次与我长谈中共的方针政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重要性,使我逐步认识到中共抗日救国的主张是正确的,中国的未来要寄希望于中国共产党。我更看到了国民党的腐败和无能,前方吃紧,后方紧吃,这在抗战时期的重庆是司空见惯的,所以我该给自己找一条路了。自此共产党要我办的事,在我权限范围内能办到的,我都尽力去办,而且还要争取办好。从此,我在中国共产党的指引下,终于走向了率部起义,投向党和人民怀抱的光明之路。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

(本文原载《中国统一战线》2003 年第一期)

本节参考资料:《重庆军事志》,《綦江文史资料》第 9 期,《重庆政协报》,《人物春秋》等。

编者后记:我从2012年参与綦江区政协主导下,由张健主编、胡世博副主编的《綦江历史文化集萃》《抗战綦江》《抗战綦江历史档案文献》《綦江街镇历史文化丛书》《民国綦江辑要》等图书的编辑出版工作。

闲暇之余,我把这几本书中关于张佐斌的历史档案文献挑选出来,以飧读者。

      打赏
      收藏文本
      4
      0
      2018/12/20 10:49:4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张佐斌与新编二十五师一团在东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