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女驴友

共 93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7636548
  • 工分:14609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女驴友

女驴友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话一点也不假。不仅在干活上不累,即便是干别的什么事也一样如此。

原本死气沉沉的驴友队伍,因为有三个漂亮女人的加入而变的异常活跃。一些原本已经对骑行失去兴趣的驴友,也开始回心转意,次次不拉的参加骑行。

可是狼多肉少,这是不争的事实。

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女人也一样,她们也喜欢长相俊朗的男人。

我有自知之明,自己不属于俊朗里的数,所以在别的男性骑友围着那三个女人兴奋的大献殷勤的时候,自己躲的远远的。

这世上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其实长的好的,长的跟大家不一样的,也就是少数人。

不佩服有的人心理素质好还真不行,长的跟癞蛤蟆一样,可是人家也就硬敢往三女人跟前贴,不得不让人叹服。

尤其是有的骑友还把自己弄的跟蜜蜂一样忙碌,三个女人他哪个也不落下,在这个跟前献献殷勤,在那个跟前献献殷勤,完了再到另外一个女人跟前献献殷勤。那劲头真让人替他担心,如果三个女人都让他。。。他真能忙过来?简直是作死啊!

说实话,咱也是个男人,是男人都难免动点邪念,看着三个色香味极佳的女人,要说无动于衷那是瞎话。可是咱也就是动动坏心思,举动上是绝不越雷池半步的。

咱知道咱长的赖,所以咱只看着他们献殷勤,咱不往前凑。可是机遇这东西是不分长的好长的赖的,这有点像找老婆,有的长的好的男人,可是找的老婆却是猪不啃南瓜。有的长的奇丑无比难看的要死,可是人家找的老婆却跟天仙似的。这是不争的事实,不是我胡说。所以说男人有时候长的好也白搭,女人有时候也不看重这个。

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我觉得我有点这意思。

长的不好看的咱,可是机遇却找上了咱,这真是让人庆幸。

那天是个礼拜天,早上骑友们聚集在一块出发的时候天晴的那个好啊,就跟要晒肉干一样。可是到下午从山里回来的时候,天突然狂风大作,黑压压的乌云铺天盖地,霎时就把天空遮挡的不露一丝光线。跟豆子般大小的雨滴子劈头盖脑的往下掉,淋湿衣服不说,砸在身上还疼的很。

骑友们一见这阵势,拼着命的猛蹬车子,一个个作鸟兽散。

咱长的不好看是不好看,但是脑子没毛病,看见雨咱也知道得赶紧躲躲。于是也是狂蹬,可是咱因为平常不爱溜他们的屁股,看不得他们围着三女人,跟围着皇后娘娘一样,所以老在后面压阵。

雨来后,他们都慌张躲雨,一下就把我彻底的抛在了后面。我心急,一边后悔着没远见,埋怨着自己只顾不愿跟人家同流合污,故意让自己走在后面,这会好了,雨来了,躲也躲不及了。后悔也忘了,撵是撵不上人家了。眼看着撵不上了,心想干脆也白撵了,就近找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歇歇再说。

我心里这样想的时候,便把被雨淋的低着的头抬起来,强睁着眼透过如注的雨四下找寻着可以躲雨的地方。可是两边除了路就是山,根本没有容身的地方,没有办法只能硬着脖子往前骑。

人要是交好运的时候挡都挡不住,不服气绝对是不行的。

当我骑着车拐一个弯道后,我发现有一个骑友推着车子在大雨中走。这是怎么了?看见她这种与众不同的举动我不禁心里直犯嘀咕。骑到她跟前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骑友原来是三个漂亮女人中的最漂亮的一个女骑友。一看见她,我情不自禁的笑了。

笑个屁!有啥好笑的?女骑友一见我笑,脸上怒颜着说。

怎么着?喜欢雨啊?不过这雨也太大了,完全没有诗情画意的意思。我依旧嬉皮笑脸的说。

你这个人平常看着你就不像好人,你幸灾乐祸什么?美骑友仇视着我说。

哈哈!好人跟坏人不是看出来的,那是感觉出来的。可不要下这么早的结论,要不然你会扼杀我想做活雷锋的冲动的。我说。

走你的吧!谁要你这种人做雷锋。美骑友似乎要拒我千里之外的样子说。

哎呀!你还真让我把自己的热脸子贴你的冷屁股啊?怎么的,你还真不准备接过已经伸出去的援助之手?我很有耐心的说。

赶紧走,赶紧走!少在这恶心我!瞅你那副小人嘴脸的样子,瞅着就让我讨厌!美骑友不耐烦的说。

我是被美女们误解惯了的,谁让咱长了一副不招女人喜欢的脸了呢?心里承受能力极强的我看了一下她的自行车,原来是她的链子断了。

我一只手拉住了她的车,她看见我拉她的车扭头看着我,一脸的惊慌,那表情就跟看见采花大盗似的。

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好吗?你这种眼神会唤醒我犯罪的意识的!我说。

你要干嘛?她扭头看了一下四周,像是要喊人似的。

切!就冲你这表情,我都该把你扔在这。算了,我不跟你计较。给,骑我车先走吧,别回头再被雨淋感冒了!我把自己车往她跟前靠了靠说。

那,那你怎么办?她有点意外的说。

行!还有点良心,还知道替我着想,这说明你的心并不是只装着你自己的。就冲着我学雷锋学定了,骑走吧!不用管我,我是男人,淋淋没事的!我大义凛然的说。

那多不好意思!她说。

快点吧!这不是客气的时候,难道你真准备大病一场吗?我最讨厌这个时候磨叽的人。

那谢谢你啊!她说着,接过我手里的车子骑着走了。

我独自在大雨里推着她那辆链子坏了车子往前推,被雨水淋透的身体在雨里瑟瑟发抖,我抹了一般顺脸而下的雨水,心里直骂自己犯贱。这样做他妈的值吗?瞅瞅人家,一说让骑车先走,立刻就跑的没了影,就是那么的心安理得!可既然已经逞英雄让人家骑着走了,这会再埋怨人家显然是不道德的。这是自己心甘情愿的,根本怨不得人家。所以自己得顶住,就是淋到天黑也得顶住。于是,咬着牙推着车子在雨里往前走。

其实,对于链子断了这样的小毛病对我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三下五除二就能搞定,但是下着雨,雨大的让人睁不开眼,根本修不成。要修也得找个能避雨的地方修。

天无绝人之路啊!当我推着车上了坡往下坡走时,我看见路边有一个类似于瓜庵的草蓬,草蓬上搭着一大块塑料单,而草蓬的旁边停着我的那辆自行车。

我看见草庵就跟看见了救星一样,推着车子,脚下不由的紧跑起来。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草庵的口边站着那个骑着我自行车先走的美骑友,她也看见了我,她冲我招手,并喊道,快点!快过来避雨!这一声听起来很亲热,跟招呼亲人似的。听着让我心里暖呼呼的,顿时被雨水淋湿的身体也不觉的那么冷了。

我是跑着进到草庵的,车子往外面一放,便进到了草庵。

没进草庵之前,我还以为草庵里肯定还有山里人,进到草庵里才发现里面就美骑友一个人,草庵里有一张床,但是上面没有被褥,只有一些麦秸。草庵里的空间狭小,也就适合两个人,多一个人便显得拥挤。草庵里的光线有些暗,但是很暖和,雨下在草庵顶上的盖着的塑料布上的声音在草庵里清晰可辨。但是有这层塑料布的遮挡,再大的雨也下不进来。

你怎么没往前骑?我说,但是话一出口我就觉得有些多余,外面天色已经暗了,看样子雨一时半会也晴不了,她一个女人家也骑不出多远的。她不在这里呆着避雨,她还能怎么着?

我不敢再往前骑了,天快黑了。再者,你还在后面,我也不好意抛下你独自走。美骑友说。

这么说,你是舍不得我喽!我嘴上占着便宜说。

去你的!你这个人挺好,可是嘴太坏了!她笑着说。

你胆挺大的,你等着我就不害怕我动坏心眼?我狡黠的说。

你不会的,你不是那种人!她说。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咋还来了一个九百九十九度的大转弯呢?刚才不还是说看我就不想是好人吗?我逗趣的说。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我知道你不仅不是坏人,而且是一个好人。她说。

好人不敢当,但绝对不是坏人。我说。

从你身上让我算知道了,往后看人还真不能只看外表。她说。

那看什么?我说。

听其言观其行呗!她说。

是吗?我故意拖长音说。

是的。她说。

我有一种幸福的眩晕,被一个美丽的女人夸感觉好的不得了,听了她的话,我觉得自己淋的这场雨没有白淋,即使是明天流鼻涕鼻子不通气也值。

草庵外面的雨似乎比刚才下的更大,落在草庵上面的塑料布上的雨发出的声音更加密集。

看样子,我们今晚要在这里过夜了!我说。

不这样又能怎样呢?她无奈的说。

你冷不冷?我说,我看她有些抖。

怎么不冷?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她说。

要不脱下来烤烤吧?我建议说。

烤烤?怎么烤?又没有火!她说。

说的也是,浑身都湿透了,装的什么也都被淋湿了。我刚说到这,突然想起自己兜里装的是打火机。人在困难的时候,脑子有时候就跟缺根弦一样,很容易的事往往会被忽略。

我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然后在她眼前晃了晃说,看看这是什么?

打火机!她惊呼了一声。但随即又陷入了另外一种悲哀。光有打火机没有木柴有什么用?她说。

想想办法就是了。我轻描淡写的说。

我想冲出去找些树枝,但是这么大的雨,即使是找到树枝也都是淋湿的,没有足够的软柴根本点不着。怎么办?我站在草庵的门口想着。突然我看见她坐的床下露出些木棍的头,我赶紧弯下腰往里瞅,这一瞅收获还不小,只见床下整齐的堆着一堆折的长短差不多齐的木棍。我从床底下把那些木棍拨拉了出来。

这不是有柴火了吗?看来今晚我们不用挨冻了。我兴奋的说。

还真是,真是谢谢这个草庵的主人,居然想这么周到。她喜出望外的说。

美的你吧!人家这是为自己储备的,怎么可能会想到有落难的我们?我说。

不管是为谁贮备的,反正是有柴烧就不错,赶紧点着吧!她催促着说。

我没再说话,从床上铺的那些麦秸中抓了一些放到草庵的口边,点着麦秸后把那些木棍放在了上面。点着的火立刻把草庵里照的红彤彤的,就连外面的雨下来的姿势也照的清楚。

看见着起来的火,她围了过来。熊熊燃烧的火烤在身上暖呼呼的,但是有种缺陷,这种烤只能让身上的湿衣服贴在身上的感觉更难受,这样穿在身上烤是根本烤不干的,即使是能烤干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想尽快烤干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脱下来靠。

你还是把衣服脱下来烤吧!我说。

去你的!想占我便宜啊!她警惕性很高的说。

什么呀?我可是纯粹的好心,没有任何的杂念。我说。

你在场,我怎么烤?她说。

那我出去?我说。

别,外面雨下那么大。她说。

我还是出去吧?说着,我站起来装着往外走的样子。

不行!别!她着急的说。

怎么不行?我说。

我怕!她说。

嘿嘿!我得意的笑了起来。

你故意的?她说。

嘿嘿!没,没有。我说,但我确实是故意的,刚才她一听我要出去,我就看见她眼里就闪动出害怕我出去的眼光,那眼光被扑捉到了。

你就是故意的,你欺负我!她说。

天地良心了啊!我欺负你,我要是欺负你,你能这么完好的坐着?我一语双关的说。

你能不能正经点,别老是这么坏不拉几的!她说。

我就这样,你还是把我当坏人吧,做好人难!我说。

你这个人啊!说你什么好呢?故意装的跟坏蛋似的,难道故意拒人千里你才自命不凡啊!她说。

她的这话挺厉害,好像跟说中了我似的,一时我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话对应她。

要不这样,我先脱下衣服烤,烤干了,你再烤?我说。

不行!你不能当着我的面脱衣服!她一听就急了。

什么嘛?我怎么老是往歪处想,我的意思是我先把上衣脱了烤,烤 干 了 你 换上,然后你烤你的湿衣服!我说。

哦!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要当着我的面把衣服脱下来烤呢!她说。

瞅瞅!你都把好人当成什么样了?我装着委屈的样子说。

去你的,少来这一套!她笑着说。

在这特殊的环境下,我们两个原本没有说过一句话的男人和女人居然能够很亲密的说话,我由衷的感谢这场下的不是时候的大雨。

就这么办吧?说着,我往上一拉,把身上的T恤脱了下来。光着上身,手里拿着T恤围着火烤。我借着烤衣服的空隙偷看了她,她一直低着头没有看我。

烤干了后,我把衣服递给了她。她接过衣服后说,你看着前面,不许往后看!

好!我不看!坚决做到坐怀不乱!你就当我是公公好了!我说。

一听我说公公,她笑了起来说,那你可不像,你长的有胡子。

我很想说,我不只长的有胡子,我还有那。。。呢!但是我没有说出口。

她在身后一身窸窸窣窣的声音,当她拿着自己脱下来的湿衣服,换上我的T恤过来烤衣服时,我看了她一眼。我的那件T恤想裙子一样直没她的大腿,她饱满的胸把T恤撑的高高的,两个凸点在火光的照耀下犹显的凸出。但是她蹲下后,粉白的大腿还是露了出来。我看了她那双粉白浑圆的大腿后,再不敢看第二眼,因为第一眼后,我觉得自己已经像那堆火一样开始燎原了。

你饿不饿?她一边烤着衣服一边问我。

废话!我说。

要是这时候有点吃的就好了!她感叹着说,眼神里充满了对吃的憧憬。

你饿了啊?我说。

嗯。她说。

听她说饿,我的男人本能又被唤醒,这种男人的本能让我觉得我应该给她找些吃的。找些什么吃的呢?我想到了小时候学过的一篇课文,课文的名字叫森林的主人。我也想在这个美女跟前露一手,显摆显摆自己。给她打几只松鸡烤 烤让她吃,可是我没有猎枪,而且也看不见松鸡的影子。山上似乎又花生,也有玉米,也有红薯,但是好像还没有熟。我走到草庵的口前把车子上的灯弄亮,然后往草庵前的地里照。这一照又让我惊奇不已,这又是意外的惊喜。我发现地里居然有几个像模像样的黑亮的圆溜溜的东西,不用说那肯定是西瓜。我跳着就出去了,奔到跟前,摘了两个抱着就回到了草庵。

西瓜!我的天啊!她看见西瓜惊喜的不行。

赶紧烤衣服,烤干吃瓜!我说,我随便瞄了一眼她手里烤的东西,上衣她已经烤干了放在床上,而此时手里拿着烤的是她贴身的姿色的小衣服,那样子精巧的很,不用问肯定是她上身罩着她那险要的部位的小衣服。有人说,看一个女人的品味高与低,只要看一下她的内衣就知道了。我从她手里的拿的小衣服上看,她确实是一个表里如一的女人。

我有拳头打了一个瓜,然后自顾自的大快朵颐。

她烤好衣服后,也没有马上换上,而是也拿起了我帮她打开的西瓜吃了起来,她吃的那个香甜样子,让已经吃下去半个西瓜的我赶紧又抱起另外一半啃了起来。

吃完西瓜,她就着外面的雨水洗了手。然后让我扭转头,她在我后面又窸窸窣窣的把我的T恤脱下,把她自己烤干的衣服换上。

我默默的看着黑的啥也看不见的外面,我突然有种想抽烟的感觉,但是烟都湿了根本点不着。

换好衣服后,她问,今晚咱们怎么睡?就着这么一张床。

你睡你的,我不用睡。我说。

那怎么行?你也累的不清,再说淋了雨,不好好休息休息怎么行!她体贴的说。

可是就一张床,总不能我们都睡在上面吧?我说。

这个不是不可以!她无所谓的说。

不行不行不行!我头摇的跟不郎鼓一样说。

有啥不行的?我一个女人都不在乎,你一个大男人还抻的什么劲?她轻飘飘的说。

那怎么好意思呢?我说。

别装了,没事的,来吧!她一副跟做好了要献身的样子说。

打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326611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8/12/11 14:06:3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这是在写小说吗

      2018/12/13 21:10:2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女驴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