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江南统战 硕果累累——缅怀新四军陈毅军长

共 11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360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江南统战 硕果累累——缅怀新四军陈毅军长

江南统战 硕果累累

——缅怀新四军陈毅军长

顾少俊

皖南事变前,陈毅在江南一年多,在苏南的湟里、金坛、武进、丹阳等地开展统战工作,动员当地进步乡绅参加抗日工作。在湟里战役中,新四军与岳泰游击队扼守沈家大桥,为战役的胜利作出贡献。在皖南,陈毅与第3战区副总司令唐式遵携手抗日。皖南事变前,在唐式遵的帮助下,皖南的3000多新四军安全渡江北上。

1939年初,陈毅遵照党的指示,到苏南开辟根据地,建立统一战线,抗击日本侵略者。1月,陈毅带一个排的新四军到了武进的湟里镇。一到湟里,新四军的人天天外出宣传共产党的抗日救国方针,号召全体人民,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团结起来,共同抗日。

陈毅在湟里,每天都有青年找来,要求参加新四军。张文熙和许应冬两位老人是湟里镇人,现住常州***院。陈毅在湟里时,他们在湟里上小学,他俩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陈毅在湟里的广场上,对新四军训话:“你们找共产党,找对了!你们加入新四军的部队,加对了!我们共产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不是今天为人民服务,明天不高兴了,就不为人民服务了。现在为人民服务,今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要为人民服务。加入我们这个队伍的同志,要时刻记住为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新四军在苏南深得民心,许多有志青年加入新四军队伍,几个月就发展到近千人。

陈毅对群众纪律非常重视。有一天,炊事员老王上街买菜,看到新鲜的猪肉。他想:“陈老总这一段时间挺辛苦的,打两斤肉改善一下吧。”肉称好了,老王一摸口袋发现钱不够了,就和卖肉的说好,明天带钱过来。老王回来后说了这件事,陈毅立即严肃地指出:我们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里是怎么讲的?如果没有现金,就不要买。宁可不吃肉,也不能忽视纪律。没有严格的纪律,群众就不会拥护我们。你现在就回去,把钱给人家!

老王赶到菜场,卖肉的已回家了。老王好不容易打听到卖肉的家,还好钱后赶到驻地时已是下午1点多钟了。老王发现猪肉还放在桌上没有动,陈毅的警卫员告诉他:“陈老总交待,钱不送到,肉不能动!”

在陈毅的严格要求下,新四军官兵无论向老百姓买东西,还是办其它事情,都时刻铭记陈老总的教诲,严格遵守群众纪律。新四军的纪律严明,在群众中形成了共识,这给新四军发动群众、建立统一战线带来了方便。

武进县的蒋克明是老同盟会员,参加过辛亥革命。他的儿子在第3战区预备师任师长。陈毅一到武进就拜会了蒋克明,并邀请他到驻地参观。蒋克明到新四军驻地后,见新四军纪律严明,抗日坚决,深受感动,写信给儿子,教育儿子大敌当前,要以大局为重,团结一致,共同对外。他还主动帮助新四军在武进开展统战工作。

岳泰原是国民党部队的一个下级军官,参加过淞沪抗战。部队打散后,岳泰在湟里南边的东安镇一带拉起一支部队,打出抗日的旗号。岳泰身材高大,会武功,讲义气,队伍很快成了气候,他伏击过日军运输部队,拔过鬼子据点,一连打了几个胜仗,队伍很快发展到了几百人。岳泰一开始看不起新四军,几次和他接触都没有进展。陈毅亲自出马,先后几次拜访岳泰,耐心给他讲共产党的政策,几次接触,双方间的了解逐渐加深。在此基础下,后来的一次见面气氛融洽,相谈甚久,从祖籍到经历,从战役到指挥,从素质到战斗力,天南海北,漫无边际。在交谈中陈毅对岳泰坦荡、仗义、爱国等性格和品质给予了由衷的肯定和赞赏。岳泰对陈毅非常佩服。岳泰的小女儿聪明可爱,喜欢舞棒弄棍,陈毅安排她到湟里小学上学,并送她一个“小花木兰”的外号。后来,岳泰和陈毅成了好朋友。

1939年5月,第3战区为牵制日军西进,命令67师进驻湟里镇,破坏常州、无锡、宜兴一带的交通,袭击日军据点。

6月2日,日军出动板木、高桥两个联队6000多人,铁板船上百艘,飞机数架,从湟里镇的北面、东面杀向湟里镇。第3战区指令地方保安团、52师1个团增援湟里镇。

67师师长李树森,湖南人,黄埔1期生,少将军衔,参加过东征、北伐和淞沪会战。湟里镇的北面无险可守,67师部队节节阻击,消耗日军战斗力。

湟里镇的东北是成章河,成章河距湟里10里地,中间是平原,无险可守。如果日军过了成章河,火炮可以发挥作用,不用2个小时就可以到湟里镇。李树森安排能征善战的378团在成章河岸防守。日军进攻成章河岸时,378团乘敌半渡而击,日军伤亡200多人。

湟里镇的东边是湟里河,过了湟里河上的沈家大桥,一条笔直的大路可直达湟里镇。沈家大桥必须派一支过硬的部队防守,派哪支部队守沈家大桥呢?李树森正为手下的兵力不够用犯愁,陈毅主动带部队找上门,说:“让我们新四军守。”

李树森见新四军的士兵穿的是旧军装,用的武器也很陈旧,有汉阳造,有鸟枪,有的士兵只有一把大刀。这支部队能守住沈家大桥吗?陈毅看出李树森的顾虑,上前一步,对李树森说:“李师长你放心,我有天兵天将,肯定能守住沈家大桥。”原来,陈毅把岳泰的部队动员来了。

6月3日早晨,日军转攻沈家大桥。日军事先得到情报,防守沈家大桥的不是蒋介石的中央军,是杂牌部队,日军调集两个精锐中队外加一个炮排进攻沈家大桥,想从这里撕开一个口子,战斗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日军的炮击,桥头阵地一片火海,一股股日军轮番攻击。岳泰手下的士兵和新四军从炸塌的工事里钻出来,用机枪、步枪、手榴弹顽强阻击,一批批日军倒在阵地前。有的阵地多次与日军发生白刃血战,日军始终未能越过沈家大桥半步。

盛洪泉出生于1921年,湟里镇人,当年是岳泰手下的一名战士。2013年,盛老回忆:岳泰部队有一挺马克沁重机枪架在沈家大桥头,机枪管发热,无法继续射击,到河边取水的几个士兵被日军狙击手击中,岳泰命令士兵用小便冷却枪管。新四军和岳泰部队在沈家大桥坚守了一天,为整个战役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此役,中国部队毙敌600余人,击毙日本天皇的外甥。67师阵亡官兵400多人,中校副团长周伯英、营长瞿连运战死。新四军部队和岳泰游击队共阵亡60多人。《武进县志》记载:6月13日,蒋介石来电嘉奖67师,称湟里镇战役斩获颇丰。民国报纸以“沈家大桥之战”为标题,宣传湟里战役的胜利是国共两党通力合作的战果。《湟里镇志》:“沈家大桥战斗是日军在苏南地区损失惨重的一战,此次战斗显示了中华民族英雄儿女一致对外的坚强决心,是国共合作军民同心抗日的典范,值得我们纪念和宣扬!”

陈毅离开湟里后在安徽南部开展游击战,部队活动在第3战区副司令唐式遵的防区。唐式遵是四川人,陈毅的老乡,23集团军总司令,陆军上将。武汉会战后,任第3战区副司令,布防在安徽境内的长江两岸,阻止日军向西增援。

陈毅对手下人说:“唐式遵是四川仁寿县人,出生于书香门弟,自幼饱读诗书,为人正派,有爱国心。卢沟桥事变爆发,唐式遵率部出川抗战,自作诗云:男儿立志出夔关,不灭倭奴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处处有青山。唐氏家族的人爱国心强,唐家在仁寿县是一个大家族,人丁兴旺,族人家庭大多富裕,衣食无忧。唐式遵出川前,提出唐家适年青年全部参军抗日,唐家青年后裔个个响应,几十人报名入伍。”陈毅说:“唐式遵不是蒋介石的嫡系,可以争取,关键时刻会帮上我们大忙!”

唐式遵的工兵部队在长江上布雷时,陈毅派向导,安排船只。童炳荣,江苏金坛人,黄埔15期生,工兵科。当年他所在的工兵部队隶属第3战区。2013年,在童老家里,谈起在长江上布雷的往事,童老很兴奋,说:“鬼子的军舰商船只要经过我们防区,统统都被炸掉。水雷很重,小的有200多斤,大的400多斤,有时要过日军封锁线,才能运到江边,新四军经常给我们带路,帮我们抬水雷。有一次,我们炸毁了一艘鬼子商船,船上装的是过冬的棉被,我们一件都没要,全部给了新四军。”

有一次,唐式遵要视察长江防线,陈毅得到消息,一支日军特工企图在江边暗杀唐式遵。陈毅赶紧派人给唐式遵送信。唐式遵不信,他想:“我们第3战区有完善的情报系统,新四军只有几部破电台,新四军怎么可能得到这个情报!”

唐式遵在长江边,突然被100多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军特工包围,警卫排的官兵仓促应战,不到一刻钟几乎全部战死。唐式遵的贴身保镖唐子玉仗着一身好武功,一手好枪法,拼死保着唐式遵杀出重围。唐式遵是个胖子,不擅奔跑,眼看就要被日军追上了,情况万分危急。这时,陈毅派出的一支部队赶到,把他救了下来。

事后,唐式遵请陈毅吃饭,问他:“你消息是从哪来的?”陈毅说:“我们新四军处处依靠群众,有了群众的帮助,我们才能如鱼得水。”这件事件后,唐式遵对陈毅刮目相看。

1940年10月,蒋介石强令黄河以南的八路军新四军在1个月内撤到黄河以北。中共为维护抗日大局,同意将安徽南部的新四军调到江北。12月,第3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派人通知唐式遵到司令部开会。会上,顾祝同宣布蒋介石要围剿新四军的命令。唐式遵回到驻地后悄悄给陈毅写了封密信,用暗语告诉陈毅,新四军北撤时,不要走蒋介石指定的路线,以防不测。陈毅接到信后感到事关重大,通过内线说想和他见个面,唐式遵同意,让陈毅下午到他司令部。陈毅化装成卖茶叶的,带一个随从到了唐式遵的司令部。

陈毅对唐式遵说:“我们是四川老乡,您深明大义,帮助我们新四军,我陈毅深表感谢!”唐式遵说:“蒋介石的大军快要合围了,不但叶挺、项英的部队很危险,你的处境也很凶险。”陈毅想不到事情比他想像中的还要严重。新四军在苏南不到1000人,到皖南后发展到了3000多人,这些人马大多在唐式遵的防区,必须尽快撤到江北。现在想从其它路线撤到江北已经不可能了,必须靠唐式遵的帮助才能保住这支部队。陈毅心中暗暗着急,脸上仍不动声色,他问唐式遵:“唐司令,我那几千号人啷个办呢?”唐式遵摇摇头:“爱莫能助啊!”陈毅说:“新四军和你的部队在长江防线上共同抗日一年多,一直配合得很好,可以说是生死之交了。如果有一天,双方刀枪相见,情何以堪!”唐式遵说:“我也不想看到那一天啊!”唐式遵的脸上是无可奈何的表情。陈毅上前一步,凑近唐式遵,轻轻地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的部队借你的防区过江。”“借我的防区?”唐式遵想了想说,“可以。”停了一下,他提出两个要求:“第一,只能分批过,每次只能过一个连的人马,而且要快速通过,不能停留。第二,不能对我的部队做政治宣传。”陈毅全部答应。随行人员私下问陈毅:“每次过一个连,3000人马还有伤员,时间怎么来得及?”陈毅说:“只要他肯让路,我自有办法。”

陈毅立即电告叶挺和项英。叶挺接到陈毅的电文将信将疑,项英根本不信,一口否决:“唐式遵什么东西?一个杂牌军的司令。蒋介石如果真想把新四军收拾掉,也不可能让唐式遵知道。这情报是谁送来的?陈毅?……他怎么可能得到这个情报?”新四军还是按原计划行军。

陈毅从唐式遵处回来后,随即召开连长以上干部开会,会上宣布,师长降团长,团长降营长,营长降连长。陈毅说:“唐司令给我们让路,一次只让我过一个连。我把营改为连,他搞不清楚。白天我少过,晚上多过。”就这样,陈毅的部队迅速撤到了江北。

1941年1月,北撤的新四军在安徽泾县茂林突遭国民党7个师8万余人的伏击。新四军官兵经7昼夜血战,伤亡9000多人,副军长项英遇难,军长叶挺被俘,损失巨大。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这次事变中,陈毅领导下的皖南抗日根据地3000多名新四军,却奇迹般地从敌军的重围中跳出来,全部安全撤到江北。

唐式遵放走陈毅部队的事虽然做得很机密,但最终还是被蒋介石知道了。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以“唐副司令劳苦功高,辛苦了!需要休息”为由,削去了他的兵权。

唐式遵的抗战事迹在唐家家谱中有记载。唐汉军是唐式遵的孙子,他虽然没有见过爷爷,但他的叔伯们参加过抗战,有的就在他爷爷的部队。建国后,这些叔伯们大多还健在,他们经常给唐汉军讲他爷爷的抗战故事,所以唐汉军知之甚详。2017年4月,唐汉军重走川军抗战路时,到过徐州,和我在徐州火车站见过一面,给我讲了他爷爷和陈毅的故事。

1944年新四军抽调部队南下江浙,开辟新区。同年4月,新四军48团1营在金坛县大队的配合下,伏击从湟里镇下乡抢粮的伪军200多人,活捉伪军大队长。10月,新四军进驻湟里镇。湟里老百姓盼望已久的翻身日子终于到了,湟里人民打出“欢迎新四军!”“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大横幅,敲锣打鼓、放鞭炮欢迎新四军。新四军和湟里的老百姓一起清理日伪军碉堡里的军用物资。日军建操练场、养马场拆毁了大量民房,新四军帮助湟里老百姓重建家园。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在常州中学专门开政治课,污蔑共产党,欺骗师生。当年目睹过新四军纪律严明、待老百姓如何好的学生们,私下里悄悄宣传,国民党政府很腐败,他们快要垮台了,共产党才是人民的大救星。

2013年,在常州王昌年老师的陪同下,在常州华山医院采访过当年常州中共地下党负责人潘石江。潘石江原是苏北国民党部队中级军官,他见国民党内部腐败,极为不满。“皖南事变”后,陈毅的新四军在他们那一带活动,潘石江和新四军部队接触以后,发现新四军官兵平等,作风民主,抗日坚决,他看到了中国的希望。1941年12月,潘石江秘密加入共产党。1949年3月,潘石江根据党组织指示,从国民党军官手里买了一批弹药,装备了中共游击队。他还做常州保安团的策反工作。

潘老亲眼目睹江南人民箪食壶浆迎接解放军的激动场面,感慨地说:“人们只知道解放军百万大军即将渡江时,江南各大城市的学校工厂纷纷自发成立了护校队和护厂队,迎接解放军渡江,各地武工队纷纷给解放军送情报,提前为解放军准备军粮,却不知道10年前,陈毅在江南就打下了基础,播下了共产党与人民血肉相连的种子。”

[原创]江南统战  硕果累累——缅怀新四军陈毅军长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314181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11/28 18:43:5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江南统战 硕果累累——缅怀新四军陈毅军长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