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长征五号火箭与世界同级别火箭研制关键数据的综合统计列表

共 74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7563914
  • 工分:642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长征五号火箭与世界同级别火箭研制关键数据的综合统计列表

[align=left]长征五号火箭与世界同级别火箭研制关键数据的综合统计列表

[face=Times New Roman] 第一节,研制资金投资列表。

从公开资料上我们就可以大体得知这些数据:

1,美国航天飞机研发成本55亿美元(尼克松197215日批准)。

2,苏联能源暴风雪工程200亿卢布(当年卢布汇率比美元还贵,还值钱。折价为美元时则高达230亿美元以上)。

3,欧洲阿里安五研发总成本70亿美元(仅火神发动机研制,1988年批复的10年期投资成本就达77亿美元)。

欧洲阿里安五中期改进成本20亿美元(核心就是研制芬奇低温上面级)。

4,美国仅仅研制战神一火箭J2X低温上面级发动机,初始合同NASA授予洛克达因的投资就达12亿美元。

5,日本的H2LE7H2ALE7A的研发成本在网络还无法找到。但据早期文件,H2火箭总研制成本不足20亿美元。

第二节,全球主力火箭发动机的地面试车时间列表。

现在总结下与YF77同级别的 发动机地面试车时间,由高到低:

1,美国F1发动机累计试车时间230000秒;

2,前苏联RD0120累计试车时间170000秒;

3,美国SSME发动机累计试车时间110000秒;

4,欧洲火神1 时间(计划)累计试车时间90000秒(来自孙国庆《火神(HM60)氢氧机研制进展》一文。

5,前苏联RD170发动机累计试车时间69000秒;

6,欧洲火神2发动机(报告规划)累计试车时间53000秒;

7,中国YF100试车累计时间(到2013年止,累计试车40000秒)

8,美国J2S(未实际进行太空飞行)累计试车时间30000秒;

9,中国YF77累计试车时间(估计)25000秒;

10,美国的RS68累计试车时间18945秒;

11,日本LE7试车时间(数据来自超大纸飞机网友)15600秒。

12,日本LE7A试车时间(数据来自超大纸飞机网友)4300秒。

(于2013年整理)

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到底在那里,其实就是在这幅列表里。

作为首发的全新研制氢氧发动机,中国YF77发动机的地面试车累积时间没有达到10万秒的程度,这是什么也说不过去的事情。

第三节,统计下走阿里安五路线的火箭低温主芯级工作时间表。

1,长五YF77工作时间460秒(估计理论数据,还没有实际发射过),

2,美国航天飞机SSME工作时间520秒,

3,阿里安五ECA的火神2工作时间650秒,

4,苏联暴风雪RD0120工作时间488秒,

5,日本H2ALE7A工作时间390秒。

6,日本H2BLE7A工作时间352秒。

2013年整理,2018年重新整理)

总结,这三个统计列表都整理到一篇评论里了,方便各位网友读者们收藏、下载与转载。

结合这三个列表进行分析,很多东西就完全可以一目了然了。

中国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必须舍得花钱与敢于花钱”,并坚定保障“有钱可花”。没有100亿美元的投资,就想研制成功长征五号火箭,一句话“难”。

陈天(高凉陈君)
2018-11-28

[/face][/align]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313864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11/28 14:32:46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7563914
      • 工分:642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size=10.5]第十节[size=10.5]

      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故障点除了材料可靠性外共振问题也非常值得关注[size=10.5]

      [size=10.5]
      [size=10.5]六院的[size=10.5]18[size=10.5]吨级煤油发动机的地面累积试车时间己经超过[size=10.5]10[size=10.5]万秒了,而且也通过了[size=10.5]2[size=10.5]次时间均达[size=10.5]1500[size=10.5]秒(即[size=10.5]2[size=10.5]次试车时间累积达[size=10.5]3000[size=10.5]秒)的地面长程试车考核。[size=10.5]
      [size=10.5]
      [size=10.5]同样,[size=10.5]YF100K[size=10.5]煤油发动机的[size=10.5]600[size=10.5]秒地面长程试车也进行过了。[size=10.5]
      [size=10.5]
      [size=10.5]因此现在年终了,六院也敢对自己的全年研究成果进行大吹特吹了。[size=10.5]
      [size=10.5]
      [size=10.5]与之相反,对于长征五号火箭复飞至关重要的[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研制改进消息己经接近[size=10.5]2[size=10.5]年时间“音信全无”了。终合各方信息来分析,高凉陈君认为[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所存在的隐患问题的严重性,已经远远超出外界人们的想象之外。而且与缺乏试车资金并没有什么内在关系,因为连[size=10.5]18[size=10.5]吨的煤油发动机要累积试车时间达[size=10.5]10[size=10.5]万秒,国家现在都有钱供应投资。[size=10.5]
      [size=10.5]
      [size=10.5]那么[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只要想累积试车时间达[size=10.5]10[size=10.5]万秒,国家这点钱还是能够投资得起的。由其是在长征五号遥[size=10.5]2[size=10.5]火箭发射失败后就更是如此。因此这其中必然还存在其它不为外界所知的“卡”脖子困局的存在。[size=10.5]
      [size=10.5]
      [size=10.5]六院[size=10.5]18[size=10.5]吨级煤油发动机的地面热试车累积时间突破[size=10.5]10[size=10.5]万秒,并多次通过长达[size=10.5]1500[size=10.5]秒的长程试车考核。对于中国火箭发动机领域而言绝对属于里程碑式的巨大突破,这对于未来[size=10.5]YF100K[size=10.5]与[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可靠性增长研究而言都是具有战略性的参照考核指引意义。[size=10.5]
      [size=10.5]
      [size=10.5]与之相反,高凉陈君现在非常忧虑[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氢泵、氧泵与燃烧室三大核心部件的安全可靠性问题。长征五号遥[size=10.5]2[size=10.5]火箭[size=10.5]YF77[size=10.5]的故障表面上是那两个燃气发生器废气排放管道的失效问题。但从今天的各方信息综合来分析,隐患问题显然没有那么简单,参考日本[size=10.5]H2[size=10.5]火箭[size=10.5]LE7[size=10.5]发动机高压管道故障的发现与解决处理过程。高凉陈君认为[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现在必须从原始设计阶段开始着手进行一番系统深入的梳理了。因为[size=10.5]LE7[size=10.5]发动机也是前面的几次发射都成功,而后面发射却失败了,从而暴露出[size=10.5]LE7[size=10.5]发动机的高压管路所存在深层次问题。[size=10.5]
      [size=10.5]
      [size=10.5]同样,欧洲的火神[size=10.5]1[size=10.5]与美国的[size=10.5]SSME[size=10.5]在研制过程都发动过氧泵爆炸或者泄漏事故。由其是美国的[size=10.5]SSME[size=10.5]发动机的氧泵爆炸事故非常有参考价值,因为美国人在阿波罗时代尽管成功研制出了[size=10.5]J2[size=10.5]与[size=10.5]F1[size=10.5]发动机的大型氧泵,但在[size=10.5]SSME[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研制过程中依旧在氧泵研制上出现了大问题。[size=10.5]
      [size=10.5]
      [size=10.5]这也许与氢氧发动机泵系的特有“高转速”大有关系。即不同的氢氧发动机之间,由于氢泵、氧泵的实际转速都不同,因此各氢氧发动机的固有振动特性都是不同的,并且由此而导致的发动机共振系数与金属疲劳的失效边界都是完全不同。否则我们根本无法理解美国人当年连[size=10.5]F1[size=10.5]煤油发动机的巨型氧泵都能够研制成功,但在研制[size=10.5]SSME[size=10.5]时却还是在氧泵与涡轮上硬生生被“卡”了三年时间之久。[size=10.5]
      [size=10.5]
      [size=10.5]事实上高凉陈君也非常难以理解[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研制为何如此久攻不决的深层原因。照理说[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各项性能指标在世界大型氢氧发动机里都是极其平庸的存在,而且欧洲的火神、美国的[size=10.5]J2[size=10.5]与[size=10.5]RS68[size=10.5]发动机都一样是燃气发动器循环的产物。也都一样通通研制成功很长时间了(这也证明了燃气发生器循环的氢氧发动机是可以研制成功的)。[size=10.5]
      [size=10.5]
      [size=10.5]更重要的是中国的[size=10.5]YF75[size=10.5]小型上面级氢氧发动机也研制成功与投入使用非常漫长的时间了。因此高凉陈君认为[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故障问题也许以发动机的“调校”也许存在重大的关系,如在实际的飞行过程中,在特定的频率下[size=10.5]YF77[size=10.5]发动机发生了共振问题。共振也能够造成金属疲劳,最后造成[size=10.5]YF77[size=10.5]发动机燃气发生器的排气管道的损坏与失效。[size=10.5]
      [size=10.5]
      [size=10.5]这种故障事件在汽车工业界就非常常见,别人同样的底盘结构调校出来的车叫宝马奔驰,而自己山寨克隆出来的底盘却存在共振与抖动,拫本就无法正常使用。[size=10.5]
      [size=10.5]
      [size=10.5]一句话,如果能够象日本[size=10.5]H2[size=10.5]火箭那样,能够到太平洋海底捞回长征五号遥[size=10.5]2[size=10.5]火箭的主芯级发动机残骸就太好了。这对于真正具体故障点、故障原因的最后确定好处极大。[size=10.5]
      [size=10.5]
      [size=10.5]而[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研制困局今天让高凉陈君想起了长城汽车公司生产的哈弗[size=10.5]H8SUV[size=10.5],这个[size=10.5]SUV[size=10.5]的底盘就“抄”自奔驰[size=10.5]ML[size=10.5],但最后却出现了底盘共振这个大[size=10.5]BUG[size=10.5],最后搞得长城汽车公司一地鸡毛、焦头烂额[size=10.5] [size=10.5]。[size=10.5]
      [size=10.5]
      [size=10.5]因此,确实不是什么天顶星技术的中国[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研制,现在就是久攻不下,这也实在大大出乎国人意料之外了。也让人非常感慨万端。[size=10.5]
      [size=10.5]
      [size=10.5]陈天(高凉陈君)[size=10.5]
      [size=10.5]
      [size=10.5]2018[size=10.5]年[size=10.5]12[size=10.5]月[size=10.5]16[size=10.5]日[size=10.5]

      2018/12/17 9:03:59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7563914
      • 工分:642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研制发生重大挫折一定还存在其它的深层原因[size=10.5]
      [size=10.5]
      [size=10.5]YF115[size=10.5]与[size=10.5]YF100[size=10.5]煤油发动机的地面试车依旧不断推进,这表明国家并不缺钱,火箭发动机的研制试车投入依旧巨大[size=10.5] [size=10.5]。尽管这一年多来中国并没有多少枚新一代火箭发射。但现在最重要的卡脖子工程[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却一点风声也没有。年末了,如今六院大吹大擂,京[size=10.5]11[size=10.5]所鸦雀无声,这简直让人无法理解。[size=10.5]
      [size=10.5]
      [size=10.5]信息越少,事情越大。自长征五号火箭立项研制以来,[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具体研制信息的公布都远远少于[size=10.5]YF100[size=10.5]煤油发动机,这本身就给外界一种“信心不足”的感受,最后长征五号遥[size=10.5]2[size=10.5]火箭就是“折”在[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手上。[size=10.5]
      [size=10.5]
      [size=10.5]而在外界还在争吵中国的[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有没有必要做[size=10.5]2[size=10.5]倍工作时间的长程试车,与有没有必要累积地面试车时间达[size=10.5]10[size=10.5]万秒时。六院的[size=10.5]YF115[size=10.5]煤油发动机早在不声不响中多次通过了长达[size=10.5]1500[size=10.5]秒的地面长程试车考核,并且[size=10.5]YF115[size=10.5]发动机的地面试车累积时间也成功跨越了[size=10.5]10[size=10.5]万秒的里程碑式大关。按目前的发展态势,中国[size=10.5]YF100[size=10.5]系列煤油发动机(含[size=10.5]YF100K[size=10.5])的地面试车累积时间超过[size=10.5]10[size=10.5]万秒“大关”也注定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再以中国政府投资不足来作为推托开脱[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地面试车时间累积不足的借口理由显然己经完全行不通了。因此[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研制发生重大挫折一定还存在其它的深层原因。[size=10.5]
      [size=10.5]
      [size=10.5]按目前[size=10.5]YF100[size=10.5]煤油发动机每年的试车累积时间估计,在中国新一代[size=10.5]5[size=10.5]米直径的煤油发动机主芯级中间运力型火箭首飞之前,[size=10.5]YF100[size=10.5]系列煤油发动机的地面试车累积时间就己经要远远超越[size=10.5]10[size=10.5]万秒的大关了。[size=10.5]
      [size=10.5]
      [size=10.5]与之相反,[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研制,那怕到现在为止也远远说不上乐视。参考日本[size=10.5]LE7[size=10.5]、欧洲火神[size=10.5]1[size=10.5]与美国[size=10.5]SSME[size=10.5]早期发展阶段所发生的重大事故,高凉陈君认为中国的初始版[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恐怕也存在重大的颠覆性设计与制造生产隐患问题,而且是一直拖延到长征五号遥[size=10.5]2[size=10.5]火箭的发射失败之后,这些深层隐患问题才得以彻底暴露出来(或者才真正得到重视)。

      [size=10.5]如果导致到长征五号火箭遥[size=10.5]2[size=10.5]发射失败的根源是[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氢泵、氧泵与燃烧室这三大核心部件的先天性设计与制造生产隐患的话,[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研制不想推倒重来都不行了。[size=10.5]

      [size=10.5]
      [size=10.5]高凉陈君是说如果这次长征五号遥[size=10.5]2[size=10.5]火箭[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故障问题出现的原因,一旦最后追踪认定为是氧泵、氢泵与燃烧室这三大核心部件中的“某一个(或多个)”的原始设计与制造生产头上的话,这才是真正的大件事。[size=10.5]
      [size=10.5]
      [size=10.5]参考当年美国搞航天飞机工程,在研制[size=10.5]SSME[size=10.5]氢氧发动机时,就在氧泵泄漏与涡轮叶片裂纹这两个拦路虎面前足足“卡”了[size=10.5]3[size=10.5]年时间之久。而欧洲研制阿里安五火箭时,火神[size=10.5]1[size=10.5]发动机在地面试车时就发生过氧泵爆炸的重大事故。因此搞氢氧发动机只要是泵系出现问题,要彻底解决隐患就基本要等于推倒重来了。[size=10.5]
      [size=10.5]
      [size=10.5]而[size=10.5]SSME[size=10.5]与火神[size=10.5]1[size=10.5]当年都是在地面试车过程中出现故障问题的(这就是研制火箭发动机时,为何必须要进行漫长的地面累积试车时间([size=10.5]10[size=10.5]万秒以上)的最大好处,火神[size=10.5]1[size=10.5]与[size=10.5]SSME[size=10.5]出现故障在坎农试验中心与斯坦尼斯试验中心的试验台上就可以方便地定位发动机的故障点了),最后故障点的精确定位非常容易方便。但日本的[size=10.5]H2[size=10.5]与中国的长征五号火箭却是在实际的发射飞行过程中出问题的,事后要精确定位故障点就要困难太多了(必须要到辽阔的太平洋海底去捞回故障发动机的残骸)。[size=10.5]
      [size=10.5]
      [size=10.5]但即使如此,美国当年解决[size=10.5]SSME[size=10.5]发动机的一系列棘手问题时也足足花了[size=10.5]3[size=10.5]年时间之久,而今天长征五号火箭遥[size=10.5]2[size=10.5]发射失败己经过去了一年半,具体的复飞时间也还无法明确下来。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证明了[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研制过程所遇上的难题的严重性与复杂性。如果[size=10.5]YF77[size=10.5]的氧泵、氢泵与燃烧室这“三大核心部件”现在有一个已经被迫推倒重来,以后生产的[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与“初始版”的[size=10.5]YF77[size=10.5]发动机都有极大的不同,己经可以改称为[size=10.5]YF77A[size=10.5]氢氧发动机了。[size=10.5]
      [size=10.5]
      [size=10.5]高凉陈君现在也不清楚重新设计一款氢氧发动机的氢泵或氧泵,并重新通过试车考核,花[size=10.5]2[size=10.5]年时间到底够不够。如果到明年秋天,长征五号火箭还无法实现复飞,就基本可以确定是[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氧泵、氢泵与燃烧室这三大件之中至少有一个或者多个都进行了重新的设计制造。因为也只有这些核心部件的重新设计、制造与测试才会拖延长征五号火箭的复飞时间达[size=10.5]2[size=10.5]年时间之久了。[size=10.5]
      [size=10.5]
      [size=10.5]陈天(高凉陈君)[size=10.5]
      [size=10.5]
      [size=10.5]2018-12-17

      2018/12/17 9:02:49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7563914
      • 工分:642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size=10.5]根据历年来高凉陈君对长征五号火箭与[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研制进程的观察,目前版本的[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是有足够的能力支持持续工作[size=10.5]350[size=10.5]秒[size=10.5] [size=10.5]时间的。如果中国决定采取此改一进路径,至少中国现在就立即能够拥有一款[size=10.5]GTO[size=10.5]运力达[size=10.5]9[size=10.5]吨左右(即与美国著名的宇宙神[size=10.5]551[size=10.5]火箭运力相当),并能够立即“堪用、能用”的重型火箭来。[size=10.5]
      [size=10.5]
      [size=10.5]同样,长征五号火箭的主芯级持续工作时间缩小为[size=10.5]350[size=10.5]秒后,改为走“二级半”构型方案,[size=10.5]LEO[size=10.5]运力也能够达到[size=10.5]20[size=10.5]至[size=10.5]22[size=10.5]吨左右(即[size=10.5]LEO[size=10.5]运力与欧洲著名的阿里安五号火箭也相当)。[size=10.5]
      [size=10.5]
      [size=10.5]当然,最后中国航天界最终是否会这样做,决定权并不在一院,甚至也不在航天界。但这无论如何都是一条真正可行的具有建设性的长征五号火箭改进思路。作为局外观察家,我们只要静静观察末来历史的发展演变就可以了。[size=10.5]
      [size=10.5]
      [size=10.5]还有,美国的德尔塔[size=10.5]4H[size=10.5]火箭所用的[size=10.5]DCSS[size=10.5]低温上面级最大也能够承载起[size=10.5]25[size=10.5]吨左右的重型载荷的,因为能够发射猎户座载人飞船的[size=10.5]SLS[size=10.5]火箭的低温上面级也是[size=10.5]DCSS[size=10.5]。[size=10.5]
      [size=10.5]
      [size=10.5]考虑到中国长征五号火箭的[size=10.5]YF75D[size=10.5]低温上面级的结构重量更大的现实,高凉陈君认为即使不进行大规模改进,[size=10.5]YF75D[size=10.5]低温上面级也足以承载起重达[size=10.5]22[size=10.5]吨的天宫空间站的核心舱与实验舱的重量。当然,具体的可行性数据分析还是要由专家们来进行深入的论证了。[size=10.5]
      [size=10.5]

      陈天(高凉陈君)

      2018125

      2018/12/7 8:21:54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7563914
      • 工分:642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size=10.5]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组织管理者必须要有足够的政治远见。[size=10.5]
      [size=10.5]
      [size=10.5]所以高凉陈君也才主张要么缩小长征五号火箭的主芯级发动机[size=10.5]YF77[size=10.5]的持续工作时间为[size=10.5]350[size=10.5]秒左右,再搞个“[size=10.5]2[size=10.5]级半”的长征五号火箭象日本的[size=10.5]H2A[size=10.5]、[size=10.5]H2B[size=10.5]火箭那样通用执行[size=10.5]LEO[size=10.5]、[size=10.5]SSO[size=10.5]、[size=10.5]GTO[size=10.5]与[size=10.5]LTO[size=10.5]轨道的发射任务就了事。[size=10.5]
      [size=10.5]
      [size=10.5]如此,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又何苦要在“一级半”构型这棵树上“活活吊到死”?![size=10.5]
      [size=10.5]
      [size=10.5]官场自有官场的游戏规则,高凉陈君也是资深官场中人,长征五号火箭只要研制成功,并“能用、堪用”,上面与一院、长征五号火箭研制工程指挥部的头头脑脑们都能够向“方方面面”交差了。最后又有谁会管你是一级半还是二级半构型方案了?![size=10.5]
      [size=10.5]
      [size=10.5]一句话,明知钱少,就不要幻想着要搞什么高大上的一级半构型了。有一分钱就做一分钱的事,有一元钱就做一元钱的事。那个混官场的成功人士不是这么趟过来的?![size=10.5]
      [size=10.5]
      [size=10.5]而且官场对烂尾工程都是深恶痛绝的。[size=10.5]
      [size=10.5]
      [size=10.5]如今长征五号火箭搞成了不上不下的“夹生饭”,让人骑虎难下。这显然有必要引起长征五号火箭的总体设计部门进行深刻的反思了。明知资金的供应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搞那么复杂的“一级半”方案这不是明摆着要自取其辱与自讨苦吃?![size=10.5]
      [size=10.5]
      [size=10.5]这个道理放置于长征九号火箭的构型设计规划也是完全适用的。[size=10.5]
      [size=10.5]
      [size=10.5]如果长征五号火箭走的是与日本[size=10.5]H2A[size=10.5]、[size=10.5]H2B[size=10.5]火箭相同的二级半构型技术发展路径,至少李东与王钰的院士荣誉早已经十拿九稳了,而现在能怪谁?![size=10.5]
      [size=10.5]
      [size=10.5]所以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必须要学会灵活变通,否则再失败一枚,方方面面的脸色都不会好看了。起码参与长征五号火箭具体研制工程的重要成员的末来发展前途也注定要暗淡下来。原苏联[size=10.5]N1[size=10.5]火箭的第二任领导者米申就是最佳的例子。[size=10.5]
      [size=10.5]
      [size=10.5]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本身就是一项超级工程,没有足够的政治远见与高超的经营技巧是不行的。与之相比,推翻总体部原本不切实际的火箭设计构型方案又算得了什么?![size=10.5]
      [size=10.5]
      [size=10.5]还是那句话,如果钱财投资不足够。一级半构型方案走不下去了,长征五号火箭改走二级半方案绝对是唯一的可行出路。现在再也不能够优柔寡断了。保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成功与“堪用、能用”,实质上也是在保你们自己的未来前途命运。[size=10.5]

      陈天(高凉陈君)

      2018125

      2018/12/5 18:34:31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7563914
      • 工分:642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size=10.5]无论从那一个方面分析,京[size=10.5]11[size=10.5]所的氢氧发动机研制实力与研制发展理念都非常令人忧虑。这份重要报告(即《大推力氢氧发动机材料工艺需求》一文)己经是长征五号遥[size=10.5]2[size=10.5]火箭发射失败后的[size=10.5]2017[size=10.5]年[size=10.5]10[size=10.5]月份才发表的。这表明京[size=10.5]11[size=10.5]所到那时候为止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大型氢氧发动机的研制发展理念本身就存在巨大的缺憾隐患。如在这份报告中[size=10.5]YF220[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所有计划测试流程中就没有进行[size=10.5]1000[size=10.5]秒长程地面试车的严格考核要求。[size=10.5]
      [size=10.5]
      [size=10.5]孤证不立,这也再次印证了“歼击风”网友当年在超级大本营论坛发言的[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试车思想观点是整个京[size=10.5]11[size=10.5]所上上下下一致的看法观点。[size=10.5]
      [size=10.5]
      [size=10.5]高凉陈君认为京[size=10.5]11[size=10.5]所对大型氢氧发动机地面试车要求过低的认识看清观点绝对是导致到长征五号遥[size=10.5]2[size=10.5]火箭发射失败的最重要核心根源。没有之一。[size=10.5]
      [size=10.5]
      [size=10.5]事实上中国在[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研制之前,也只研制过[size=10.5]YF73[size=10.5]与[size=10.5]YF75[size=10.5]这两款小型上面级氢氧发动机而己。因此中国也可以说是对大型氢氧发动机的研制经验一片空白,因此也“借用继承”了研制[size=10.5]YF73[size=10.5]与[size=10.5]YF75[size=10.5]两款发动机仅仅进行[size=10.5]3[size=10.5]、[size=10.5]4[size=10.5]万秒地面试车考核累积时间的标准来对待[size=10.5]YF77[size=10.5]大型氢氧发动机的地面试车考核要求了。[size=10.5]
      [size=10.5]
      [size=10.5]结果这就导致了今天长征五号遥[size=10.5]2[size=10.5]火箭失败灾难的发生。即[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由于地面试车强度与累积时间远远不够,导致到[size=10.5]YF77[size=10.5]发动机的安全隐患没能够象美国的[size=10.5]SSME[size=10.5]与原苏联的[size=10.5]RD0120[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那样,在漫长的地面试车过程中就逐一暴露,再逐一解决掉,最后结果将[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问题隐患带到天上来了。从而导致到长征五号遥[size=10.5]2[size=10.5]火箭发射的惨重失败。[size=10.5]
      [size=10.5]
      [size=10.5]这一教训无疑是令人刻骨铭心的。[size=10.5]
      [size=10.5]
      [size=10.5]因为[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本身并不是什么天顶星的技术,推力只有[size=10.5]50[size=10.5]多吨,循环又是普通的燃气发生器方式。在世界上使用这种循环方式的氢氧发动机研制成功的就有美国的[size=10.5]J2[size=10.5]与欧洲的火神[size=10.5]1[size=10.5]。但中国[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实际发射还是发生了重大事故,这其中最核心的原因就是地面试车强度过低的问题。[size=10.5]
      [size=10.5]
      [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这一重大地面试车强度不足的安全隐患问题,现在必须再次引起长征五号火箭研制工程指挥部、一院,乃至更高层级政府管理机构的高度重视了。[size=10.5]
      [size=10.5]
      [size=10.5]而且根据《不灭的太空探索精神[size=10.5]——[size=10.5]航天飞机发展史》一文来分析,那怕强大如美国,又经过[size=10.5]J2[size=10.5]与[size=10.5]RL10[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成功研制过程,在发展[size=10.5]SSME[size=10.5]氢氧发动机时都遇上了那么多、那么复杂棘手的麻烦事,这也非常值得中国研制[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机构部门深入进行反思了。[size=10.5]

      陈天(高凉陈君)

      2018125

      2018/12/5 9:18:17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7563914
      • 工分:642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size=10.5]最新长征五号火箭与世界同级别火箭研制关键数据的综合统计列表。

      [size=10.5]

      第一,研制资金投资列表。[size=10.5]

      从公开资料上我们就可以大体得知这些数据:[size=10.5]

      1,美国航天飞机研发成本[size=10.5]55亿美元(尼克松[size=10.5]1972[size=10.5]1[size=10.5]5日批准)。[size=10.5]

      [size=10.5]
      另外根据《美国航天飞机》一文的数据,航天飞机的总研制成本为[size=10.5]124[size=10.5]43亿美元(历年研制经费总计算,未经折算,内包括头[size=10.5]4次试飞的成本资金)。[size=10.5]

      2,苏联能源[size=10.5]—暴风雪工程[size=10.5]200亿卢布(当年卢布汇率比美元还贵,还值钱。折价为美元时则高达[size=10.5]230亿美元以上)。[size=10.5]

      3,欧洲阿里安五研发总成本[size=10.5]70亿美元(仅火神发动机研制,[size=10.5]1988年批复的[size=10.5]10年期投资成本就达[size=10.5]7[size=10.5]7亿美元,数据来自《火神发动机研制进展顺利》一文)。[size=10.5]

      4,美国仅仅研制战神一火箭[size=10.5]J2X低温上面级发动机,初始合同[size=10.5]NASA授予洛克达因的投资就达[size=10.5]12亿美元([size=10.5]NASA)。[size=10.5]

      5,日本的[size=10.5]H2[size=10.5]LE7[size=10.5]H2A[size=10.5]LE7A的研发成本在网络还无法找到。但据早期文件,[size=10.5]H2火箭总研制成本不足[size=10.5]20亿美元。[size=10.5]

      [size=10.5]
      [size=10.5]6[size=10.5]J2氢氧发动机研制成本[size=10.5]17亿美元([size=10.5]1995年币值,来自《美国新型号运载火箭发动机研制进展》一文)。[size=10.5]
      [size=10.5]
      [size=10.5]7[size=10.5]SSME氢氧发动机研制成本[size=10.5]25亿美元([size=10.5]1995年币值,来自《美国新型号运载火箭发动机研制进展》一文)。[size=10.5]
      [size=10.5]
      [size=10.5]8,欧洲阿里安五中期改进成本[size=10.5]20亿美元(核心就是研制芬奇低温上面级)。[size=10.5]

      第二,全球主力火箭发动机的地面试车时间列表。[size=10.5]

      现在总结下与[size=10.5]YF77同级别的

      发动机地面试车时间,由高到低:[size=10.5]

      1,美国[size=10.5]F1发动机累计试车时间[size=10.5]250000秒(根据罗宇红的《[size=10.5]F1A发动机和[size=10.5]SSME展望》一文);[size=10.5]

      2,前苏联[size=10.5]RD0120累计试车时间[size=10.5]170000秒(国际会议文件);[size=10.5]

      3,美国[size=10.5]SSME发动机累计试车时间[size=10.5]110000秒(英文维基);[size=10.5]

      4,欧洲火神[size=10.5]1 时间(计划)累计试车时间[size=10.5]90000秒(来自孙国庆《火神([size=10.5]HM60)氢氧机研制进展》一文。[size=10.5]

      5,前苏联[size=10.5]RD170发动机累计试车时间[size=10.5]69000秒(国际会议文件);[size=10.5]

      6,欧洲火神[size=10.5]2发动机(报告规划)累计试车时间[size=10.5]53000秒([size=10.5]ESA文件);[size=10.5]

      7,中国[size=10.5]YF100试车累计时间(到[size=10.5]2013年止,累计试车[size=10.5]40000秒)[size=10.5]

      8,美国[size=10.5]J2S(未实际进行太空飞行)累计试车时间[size=10.5]30000秒(英文维基);[size=10.5]

      9,中国[size=10.5]YF77累计试车时间(估计)[size=10.5]25000秒;[size=10.5]

      10,美国的[size=10.5]RS68累计试车时间[size=10.5]18945秒;[size=10.5]

      11,日本[size=10.5]LE7试车时间(数据来自超大论坛“纸飞机”网友)[size=10.5]15600秒。[size=10.5]

      12,日本[size=10.5]LE7A试车时间(数据来自超大论坛“纸飞机”网友)[size=10.5]4300秒。[size=10.5]

      (于[size=10.5]2013年整理,[size=10.5]2018年重新整理)。[size=10.5]
      [size=10.5]
      [size=10.5]

      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到底“卡”在那里,其实就是“卡”在这幅列表里。[size=10.5]

      作为“首发”的全新研制氢氧发动机,中国[size=10.5]YF77发动机的地面试车累积时间没有达到[size=10.5]10万秒的程度,这是什么也说不过去的事情。全球火箭发动机地面长程试车考核时间列表。[size=10.5]

      [size=10.5]
      [size=10.5]

      第三,全球火箭发动机地面长程试车考核时间列表。[size=10.5]

      [size=10.5]
      1,

      [size=10.5]YF100煤油发动机[size=10.5]600秒(百度百科)[size=10.5]

      [size=10.5]
      2,

      [size=10.5]RD0120氢氧发动机[size=10.5]2000秒(未能证实信息来源)[size=10.5]

      [size=10.5]
      3,

      [size=10.5]YF77氢氧发动机[size=10.5]500秒(百度百科)[size=10.5]

      [size=10.5]
      4,

      [size=10.5]LE9氢氧发动机[size=10.5]300秒左右([size=10.5]JAXA技术文件,航空航天港论坛“农民宇航员”提供)[size=10.5]

      [size=10.5]
      5,

      [size=10.5]J2X氢氧发动机[size=10.5]1100秒([size=10.5]NASA技术文件)[size=10.5]

      [size=10.5]
      6,

      阿里安[size=10.5]5火箭的火神[size=10.5]1氢氧发动机[size=10.5]900秒([size=10.5]ESA规划技术文件,来自《火神发动机研制进展顺利》一文)[size=10.5]

      [size=10.5]
      7,

      [size=10.5]SSME氢氧发动机[size=10.5]

      (未能够找到)。[size=10.5]

      [size=10.5]
      第四,统计下走阿里安五路线的火箭低温主芯级工作时间表。[size=10.5]

      1,长五[size=10.5]YF77工作时间[size=10.5]460秒,[size=10.5]

      [size=10.5]2,美国航天飞机[size=10.5]SSME工作时间[size=10.5]520秒,[size=10.5]

      [size=10.5]3,阿里安五[size=10.5]ECA的火神[size=10.5]2工作时间[size=10.5]650秒,[size=10.5]

      [size=10.5]4,苏联暴风雪[size=10.5]RD0120工作时间[size=10.5]488秒,[size=10.5]

      [size=10.5]5,日本[size=10.5]H2A[size=10.5]LE7A工作时间[size=10.5]390秒。[size=10.5]

      [size=10.5]6,日本[size=10.5]H2B[size=10.5]LE7A工作时间[size=10.5]352秒。[size=10.5]

      [size=10.5]2013年整理初始整理,[size=10.5]2018年重新整理)[size=10.5]

      总结,这三个统计列表都整理到一篇评论里了,方便各位网友读者们收藏、下载与转载。[size=10.5]

      [size=10.5]
      结合这三个列表进行分析,很多东西就完全可以一目了然了。[size=10.5]

      中国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必须舍得花钱与敢于花钱”,并坚定保障“有钱可花”。没有[size=10.5]100亿美元的投资,就想研制成功长征五号火箭,一句话“难”。[size=10.5]

      [size=10.5]
      陈天(高凉陈君)[size=10.5]
      [size=10.5]
      [size=10.5]2018-11-29(第一次整理版本)[size=10.5]
      [size=10.5]
      [size=10.5]2018[size=10.5]12[size=10.5]4日(第二次整理版本)
      [size=10.5]

      2018/12/4 14:23: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7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长征五号火箭与世界同级别火箭研制关键数据的综合统计列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