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夜山明第六篇:这光年有好久,有百年吗?

共 2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夜山明第六篇:这光年有好久,有百年吗?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颗树从幼苗长成参天大树,需要很久的时间,走很长的路。夜山明从三岁学画,到现在的百万级画家。个中故事,亦是“百年树人”。

天地-只一人

夜山明,三岁习画,自少年时期临摹《芥子园》便开始研习国画,然岁月经转十五载,十八岁的他转型创作油画。虽有共通之处,但终为不同。其道路之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也。

从懵懂到思量,轻狂到坚强,起初会被一些事物困扰,到头来其实只有他自己。

人只有经历过,才会知道找回自我多么重要。大千世界,有巧言乱耳,有令色迷目,有功名利禄惑乱心智,但幸在他有对艺术的归真。亦如树苗在成长过程中,会经历风吹雨打,天灾人祸。但幸在它有百年树人为护。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梦想就像一碗水,每个人都需要捧着它越过沙漠,可是沙漠哪能轻易就走出去,没有方向也没有人鼓励,无边无际。

后来很多人的水快喝光了,但他们不想死,所以选择了离开,有一部分人不甘心,坚持走下去,最终死在了沙漠里。

可是他既走了出来,也带出了水。这亦或就是第三种可能。

人,要忠于梦想。道阻且长,行则将至,忠于梦想方能成就伟大。多少全力以赴,如今收剑入鞘,方现剑气长虹。

隐秘

而伟大

但他却是隐秘而伟大的,将艺术作为终生所爱,为之“疯狂”,为之“成魔”。即使皇冠加冕,还是愿作“无冕之王”,用自己的力量在无声中书写着艺术的价值。与百年树人如出一辙,将培养“树木”作为自己终生所事,即使最后“归为混沌”,不留气息,也亦愿作人梯,愿作甘霖,化树苗为参天大树。

但,真的不留气息吗?

百年树人留下了人才,留在历史长河中;夜山明留下了艺术,留在了世人的想象空间。人才无价,艺术亦无价。

是他

亦或不是

三十载的时光,他走过,他哭过,他跌过,他傲过,然这都不是他。

千万个日月中,他画过,他唱过,他写过,他演过,然这亦不会是他。

因为他,是艺术。艺术,从来都是无可估量,无可拟形。他走出画好的圈,让世界在他脚下不可丈量;他打破原有的圆,让艺术在他手上无限可能。

亦如百年树人,不会知道树苗最终变成什么模样。但是无论何种模样,都有着自己的价值,因为倾注了心血,因为这已耗费了百年。

百年,这么长,何来的力量去支撑呢?

他说:“当我拿起画笔开了自己的场,当光芒万丈,或是衣衫褴褛的走到人生尽头,我更愿意安详的死在一棵树下,或是杂草中,这正符合我最初来时的本意”。他的力量源于心,他的表达源于善,心怀大爱,方得始终。

      打赏
      收藏文本
      0
      yeshanming
      2018/10/30 14:44: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夜山明第六篇:这光年有好久,有百年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