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强舸: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前瞻

共 19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武警大校
  • 军号:9910505
  • 头衔:武警越南总队一支队
  • 工分:221000 / 排名:752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强舸: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前瞻

来源:观察者网

[face=PingFangSC-Regular, 微软雅黑, STXihei, Verdana, Calibri,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作者:强舸,政治学博士,中央党校副教授。[/face]

[face=PingFangSC-Regular, 微软雅黑, STXihei, Verdana, Calibri,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强舸][/face]
[face=PingFangSC-Regular, 微软雅黑, STXihei, Verdana, Calibri,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11月6日,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将改选全部众议院席位和三分之一参议院席位。这即是对特朗普政府两年来执政成绩的一次大考,也是共和、民主两党内部以及美国政治格局的重新洗牌,关系着未来两年乃至更久的美国政治走向。[/face]
[face=PingFangSC-Regular, 微软雅黑, STXihei, Verdana, Calibri,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参议院、众议院两院归属是中期选举的焦点。目前看来,参议院和众议院选情截然不同,共和党和民主党各占优势。[/face]
[face=PingFangSC-Regular, 微软雅黑, STXihei, Verdana, Calibri,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一、共和党继续把持参议院毫无悬念[/face]
[face=PingFangSC-Regular, 微软雅黑, STXihei, Verdana, Calibri,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现在,共和党在参议院100席中占据51席的微弱多数。本次中期选举总共改选35席,除了正常换届的33席外,还包括田纳西州和密西西比州2个由于在任参议员辞职产生的特别选举席位(本次选举后,这两个席位当选者的任期不是与其他33席一样到2024年,而是做完辞职参议员6年任期的剩余部分)。其中,民主党(和亲民主党独立人士)26席,共和党9席。仅从概率角度看,换届形式就对民主党不太有利,实际情况也是如此。[/face]

1、民主党
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民主党正常换届23人,另有明尼苏达州联邦参议员Al Franken因为性侵丑闻于2018年1月2日辞职(他的正常任期是到2020年)。按照美国宪法规定,明尼苏达州州长Mark Dayton(民主党人)任命副州长Tina Smith(民主党人)临时接任Franken的参议员席位,2018年中期选举将重新选出正式接任者做完Franken到2020年的任期。此外,2016年民主党总统初选竞争者、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桑德斯和缅因州联邦参议员Angus King等2名亲民主党的独立人士(不是民主党党员,但在国会中参加民主党党团,投票时接受参议院民主党领袖和党鞭督导)也将换届。除Franken外,其余25人均寻求连任。分布如下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如图1所示,民主党改选的26席中,5席在印第安纳、北达科他、西弗吉尼亚、密苏里、蒙大拿等深红州,守卫难度极大。其中,西弗吉尼亚的Joe Manchin目前看来应该能获得连任。为了保住自己的参议员席位,Manchin一年多前就开始布局,长期坚决不与民主党中央保持一致,例如,特朗普在国会演讲时,他多次成为唯一起立鼓掌的民主党人;特朗普的议案,他也常是极少或唯一的民主党支持者;在刚刚过去的卡瓦诺大法官任命上,他更是唯一投赞成票的民主党参议员,卡瓦诺因为他的关键一票才达到了50票的门槛。
为此,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多次公开痛斥Manchin毫无党性,Manchin怒而回怼“老子只听选民的”。与Manchin不同,其余几人都能与民主党中央保持一致,但为此也付出了惨重代价。例如,党性坚强的北达科他的Heitkamp因为痛斥并投票反对卡瓦诺就任大法官,民调顿时崩盘,在短短一周内从焦灼状态变成大幅落后,连任已近无望。而Manchin这一席即使守住了,但除非民主党在参议院中占据明显优势,否则也不能指望他这一票能发挥多少牵制特朗普的作用。

同样的难题也摆在威斯康辛、宾夕法尼亚、密歇根、俄亥俄、明尼苏达、缅因、弗吉尼亚等“锈带”诸州民主党参议员面前。众所周知,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的关键就是他的“把工作带回美国”主张赢得蓝领青睐,引发“锈带”诸州大规模倒戈,特别是将威斯康辛、宾夕法尼亚、密歇根三个自里根之后就没选过共和党总统的传统蓝州成功翻红。
由于选民投票行为的政党绑定效应,在同时举行的2016年参议院选举中,共和党也在“锈带”诸州取得骄人战绩。并且,两年来特朗普通过废除清洁能源计划、退出巴黎协定、大打“贸易战”、重新签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该协定关于汽车产业的规定很有利于“锈带”的汽车工人)确实在短期内促进了“锈带”地区制造业复苏,给选民带来了实际回报,会进一步影响2018年中期选举。
2、共和党
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共和党正常换届8人。其中,田纳西州的Bob Corker、亚利桑那州的Jeff Flake和犹他州的Orrin Hatch已经宣布退休,不再谋求连任。另有密西西比州联邦参议员Thad Cochran因为身体原因于2018年4月1日辞职(他的正常任期是到2020年),密西西比州州长Phil Bryant(共和党人)任命州农业部长Cindy Hyde-Smith(共和党人)临时接任Cochran的参议员席位,2018年中期选举将重新选出正式接任者做完Cochran到2020年的任期。分布如下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如图2所示,共和党本次改选的8席有6席都在深红州。不要说总统选举,这些州都很少出现过民主党参议员了,共和党继续将这些席位收入囊中的悬念不大。有一定风险的是内华达和亚利桑那2席,最多再加上得克萨斯州的“茶党太子”克鲁兹。近年来,民主党一直有攻陷得克萨斯这个共和党头号重镇的野心,在本次选举中也投下重注,势头一度比较生猛,但目前看来翻盘几率不大。
3、预判
总的来说,民主党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会丢失4~7个现任参议员席位,共和党则会丢掉0~2个现任席位(顶天算也就3个)。因此,在2018年中期选举后,共和党将进一步扩大参议院领先优势,拥有55个左右席位。
二、多项指标显示众议院民主党占据优势,但我还是压共和党赢
1、民调数据的技术性缺陷
在本次中期选举中,众议院435个席位将全部改选,共和党控制着其中的240席,民主党控制着195席。目前,美国多个主流民调均显示,民主党占据优势,有较大可能赢回众议院。不过,上述数据有两个缺陷:第一,虽然全国民调显示民主党占据显著优势,但它不足以准确体现各个众议员选区选情。具体来说,相比参议员选举以州为选区,众议员多是在以50万左右选民为选区(并且很多选区划分十分奇葩,本地人都未必能搞清楚自己的国会选区)。
[face=PingFangSC-Regular, 微软雅黑, STXihei, Verdana, Calibri,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这导致,其一,民调机构只需按州抽样调查参议员选情即可,操纵简便,成本低,样本量以及分层、分类(受访者的性别、种族、年龄、收入、职业、地域等等分布都应符合选区整体的人口结构)等技术要求也都可以达标;但如果是众议员,民调机构在抽样时要弄清楚受访者属于哪个选区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其二,全国民调大多是抽取数千受访者(至多一两万),但如果是435个众议员选区的分区民调,大多数选区的民调样本量会明显不足并且在分层、分类上都可能存在严重分布不均。第二,有一句话很有道理:“在特朗普都能当选的今天,民调......”,这应该是从希拉里到中国吃瓜群众的共识吧。

所以,本文就不援引美国民调对众议院选情作定量分析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搜其他文章,描述的也比较详细,重点谈几个定性因素。
2、有利于民主党的因素
(1)中期选举的历史规律。在美国历史上,总统所在党派通常会在中期选举中失利,美国内战后38次中期选举中,35次皆是如此。这一表象的内在制约机制大致有二:第一,由于大选失利的刺激,在野党选民的投票率在中期选举中会上升;执政党选民政治热情则会消退,投票率因而下降。与大选重在争取到更多中间选民支持不同,中期选举的关键是各党选民基本盘的投票率,而这通常会对在野党有利。第二,执政党两年来政绩不佳,可能令支持者失望,从而放弃投票甚至改换门庭。
(2)指标性数据。除了民调外,也有一些比较有参考价值的指标性数据有利于民主党。其一,民主党笃定当选的众议员议席数远超共和党。在本次中期选举中,共有39个众议员选区没有共和党候选人(有的有其他小党派候选人,但不可能影响民主党候选人在等额选举中“鼓掌通过”的大局);相比之下,只有3个众议员选区没有民主党候选人。也就是说,在中期选举还没有投票前,共和党已经输掉了36个议席。
而在2014年中期选举中,没有民主党候选人的众议员选区尚有36个,可见民主党来势之凶猛(这在很大程度上是2015年以来桑德斯在深红州大走“群众路线”、建立基层组织的成果,我将在另文中讨论)。其二,在一些具有风向标意义的选区共和党处境不妙。例如俄亥俄州众议院第10选区,共和党把持该席位已有36年之久。然而,在今年8月的特别选举中,在特朗普亲自站台情况下(为此事,特朗普还手撕了勒布朗.詹姆斯,因为“国王”背书了民主党候选人。不过,刚刚又抛弃了克利夫兰的詹姆斯很难对民主党选情起多少正面作用),共和党候选人仅以1%的微弱优势胜选。
3、有利于共和党因素
但也存在有利于共和党的因素:
(1)特朗普政绩较好。政绩不佳是导致执政党中期选举失利的重要原因,但这两年特朗普政绩不错(对特朗普政绩的评估存在许多争议,但总体确实要强于奥巴马的2010和2014),这一机制未必能够生效。特别是在“锈带”地区和能源产区,特朗普确实让当地选民收获了实在利益,这对特定选区争夺有很大意义。另外,也不可过高估计艾奥瓦等中西部农业州对特朗普的不满。的确,贸易战让农业州选民受到一定损失。
但是,必须注意到,在明知退出TPP(在TPP规则下,美国农产品可以横行签约国,对农场主是非常大的利益)是特朗普核心诉求情况下,农场主们依然支持了特朗普,这是因为他们将反非法移民和社会保守主义视作更为重要的诉求。换言之,农场主们已经为支持特朗普自愿付出了更大代价,现在虽然新增了贸易战损失,但这个砝码未必足以改变多数人的立场。为了已经投入的沉没成本,他们更可能选择继续支持共和党,耐心等待回报的到来。
(2)政治极化对共和党选情的有利影响。从民调来看,特朗普的不满意率始终居高不下。但是,在极化政治下,重要的并不是有多少人反对你,而是有多少人支持你,特朗普执政两年让不满意的更不满意,但也让满意的更满意。正常来讲,在野党选民中期选举热情更高,但在本次选举中,高度对立的政治现实也引发共和党选民较高的积极性。在这方面,临近中期选举过度炒作卡瓦诺事件更是民主党的一大败笔。这里不讨论该事件是非曲直本身,仅就选举来说,其一,这激起了许多共和党选民的受迫害感,提升了他们的投票意愿。当然,卡瓦诺事件同样也会进一步激发民主党选民积极性。
问题是,没有这一事件,民主党选民大多也会来投票。其二,浪费了宝贵的竞选资源。从中期选举考虑,本来民主党应该将媒体版面用来介绍本地候选人,民主党基层组织应该挨家挨户作竞选动员,但现在有限的资源都用去抨击卡瓦诺了。甚至在卡瓦诺已经通过提名后,依然还在浪费资源。
(3)选区划分对共和党有利。美国众议院选区的奇葩划分广受诟病。出于选举利益,主持划分的党派常常将地理上极不连贯、行政区划互不统属的多个地区划成一个众议员选区,或将同一地区划分至多个选区。这样做的目的是,使敌对政党即使有更高支持率也无法获得更多议席,本党则以更低支持率获得更多议席。而2010年选区划分主要是由共和党主持的(选区划分10年一次)。事实上,在2010年和2014年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在选民票上并不占多大优势,但在赢得议席数上却大幅领先民主党,很大程度上就是选区划分的功劳。
4、预判
总的来说,我的判断与主流不同:共和党在2018年中期选举将会丢失一些席位,但仍能保住众议院多数,最终赢得220个左右议席。
三、更多影响
不仅两党之间,2018年中期选举也会对两党内部力量格局带来显著改变。并且,相对两党最终战况尚未可知,两党内部变化倒已是板上钉钉。
第一,共和党特朗普化。在本次共和党初选中,共和党竞选人争相向特朗普的政治主张和竞选风格看齐。最终初选结果也证实,特朗普支持谁,谁就能赢得提名。相反,建制派迅速溃败,不仅一般候选人输掉了初选,多名曾经屡次挑战特朗普的重量级人物也被迫隐退。
例如,被特朗普多次痛斥“蠢得像条狗”的年仅55岁的亚利桑那州参议员Flake愤而退休(美国参议员一般要干到80岁以上才会考虑退休,前南卡罗莱纳州联邦参议员斯特罗姆·瑟蒙德干到100岁才退休);现任众议长、70后保罗.瑞恩也宣布退休,表示要留出时间思考人生;更有意思的是前段时间我国国内也有不少人纪念的约翰.麦凯恩。麦凯恩是共和党员,民主党在他死后的纪念热情却明显更高,共和党内却少有系统的悼念活动。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期间曾公然抨击麦凯恩:“我不尊重(当过俘虏的)麦凯恩,我尊重哪些没被俘虏过的(军人)”,此话招致两党和全美媒体的猛烈批评,指责特朗普不尊重军人,但特朗普直到麦凯恩死后都没有收回这番言论。然而,专治各种不服的是,现役军人和退伍老兵一直站在特朗普一边,许多共和党选民在得知麦凯恩患上脑癌后,居然预祝病魔早日取得胜利。对此问题,我在《共和党何以走向“特朗普化”》(《文汇报》2018.6.27)有过系统论述。

第二,桑德斯派在民主党崛起。2016年,特朗普的出现改变了共和党,同样,桑德斯的出现也重塑着民主党。由于特朗普当选,民主党内部冲突在2016年被暂时搁置了。但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民主党也走上了比2016年更尖锐的路线之争。在初选中,众多名不见经传的候选人(两年前还只是桑德斯竞选团队的外围志愿者)屡屡击败资深现任众议员赢得民主党提名,他们中的大部分注定将在11月后进入国会(因为许多都是在深蓝州,赢得民主党初选基本就能确定众议员席位)。还有一些候选人也在缺少民主党基层组织的深红州向共和党发起挑战。对此问题,我将另外撰文系统论述。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https://www.guancha.cn/QiangGe/2018_10_19_476016_s.shtml

[/face]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10/19 8:27:4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强舸: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前瞻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