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商业航天大潮中西安航天六院必须迅速做好转型的企业思想准备

共 27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7563914
  • 工分:642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商业航天大潮中西安航天六院必须迅速做好转型的企业思想准备

商业航天大潮中西安航天六院必须迅速做好转型的企业思想准备
第一节,液体火箭发动机研制部门在国防领域的权重地位正在急剧下降。
即使从全球范围上来分析,大型固体燃料火箭推进集团除了“非常善于从政府部门掏钱”之外也没有什么突出的优势了。
大型固体燃料火箭的经济性与太空探索公司的“可重复使用液体火箭”相比也完全不占优势。

问题是目前从欧洲、美国再到中国,“大型固体燃料推进集团”在国家投资的火箭研制项目中的“权重地位与话语权”却真正是越来越大。核心原因就是目前与未来的漫长岁月中,洲际弹道导弹已经完全是固体燃料火箭的天下,液体火箭部门在弹道导弹等核心国防领域的“权重地位”正在迅速边缘化。因此目前全球的固推火箭生产企业,无论成本多昂贵,各国政府都必须不惜代价去“养着、养好”。

象美国的ATK公司(今天已经并入诺格系统公司),在大力神3H、大力神4H时期就是美国政府重型运载火箭的核心部件供应商。大力神火箭所用到的UA1205UA1207大型固体燃料助推器都是ATK公司的产品。

而在EELV时代,由于波音公司研制的德尔塔4H火箭决定弃用大型固体燃料助推器。ATK公司在美国重型火箭生产领域的传统“权重地位”受到强烈冲击。但ATK公司有的是“办法(在国会中的势力非常强大)”,最后ATK集团“硬”是推动NASA上马了战神1火箭研制项目,并从中捞到了20多亿美元的“投资大蛋糕”才算罢休了事。
现在美国空军最新发报的下一代重型运载火箭研制计划中,ATK集团的“欧米加”大型固体燃料火箭项目也成功“抢”到了高达7亿美元的政府投资预算。仅仅比ULA公司的火神火箭少2亿美元而已。
参考全球火箭工业的这一明显发展趋势,高凉陈君现在对中国航天科技六院的YF460巨型煤油发动机的未来发展命运深表忧虑。
参照“大固体势力”在全球国防工业领域越发强势的未来发展趋势,如果YF460煤油发动机在未来五、六年时间内无法正式立项上马研制,注定就没有“然后”了。除非未来六院能够自筹“大部分资金”推进研制(象美国首富旗下的蓝色起源公司研制BE4液体发动机那样),否则政府部门就再也不会对这一款巨型液体发动机的研制进程“大感兴趣”。
与之相反,无论未来国内经济状况如何,国内的“大固推势力”都是必须要“养着”的。就象美国政府现在不惜代价在“养着”ATK公司那样。未来中国政府也必须“没事找事做”,比如让中国的固体燃料火箭企业上马研制一款5001000吨级推力的大型固体燃料助推器,乃至上马研制一款中国版的“欧米加”大型固体燃料火箭都是完全可行的决策。
这其实也是龙乐豪老院士等“业内威权人物”现在越来越转为支持研制巨型固体燃料助推器来研制长征九号火箭的最重要客观因素。
当然,如果在长征五号火箭刚立项上马之时,中国的相关航天企业就决定走美国大力神4H火箭的技术发展路径,就恐怕没有今天的那么多“麻烦事”了。
第二节,中国蓝箭之类创新航天公司崛起后航天六院将迅速面临巨大的生存危机。
未来局势显然对航天六院越来越不利。
国内的固体燃料火箭工业部门由于政府必须“包养”,未来几十年内完全可以衣食无忧。但航天六院现在“后有蓝箭之类的追兵、前进又面临政府投资逐年下降”的大困局。
一旦未来六院在“商业运载火箭的市场化竞争浪潮”中彻底败落,美国洛克达因公司今天的命运就是中国航天六院明天的下场。航天六院系统未来面临“下岗失业、分流再就业”的灾难大潮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当然,今天中国航天六院与洛克达因公司最大的不同就是六院还拥有YF100煤油发动机这一张最重要的现成“王牌”在手。如果未来国内“商业运载火箭市场化竞争”成为不可阻挡的发展大潮,六院完全可以向国内所有的火箭生产企业(无论国营还是私营),都可以通通大规模“闯开供应”YF100煤油发动机。
即未来无论是“星际荣耀”公司还是“翎客航天”公司,只要你们需要火箭发动机产品,航天六院公司都可以大量向你们“闯开供应”。
如此“死抱”YF100煤油发动机这个现成的核心拳头产品,航天六院公司在未来几十年内还是能够长久生存下去的。至于未来航天六院与中国运载火箭研究院(乃至上海八院)的合作关系不得不面临彻底破裂的局面,那就只能够破裂就了事。
在商业航天的发展大潮中,未来无论是六院还是一院、八院,都到了必须做好直面商业化大潮“洗礼”的时候了。也是到了不得不为自己的前途命运着想的时候了。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
美国的ULA公司面对新锐的太空探索公司的“步步进逼”竞争重压之时,也是一脚就踢掉洛克达因公司以求“断尾逃生”的。如果中国航天六院再不改变自己的“计划经济企业思维方式”,还一味“等、要、靠”,破产的命运结局就近在眼前。因为中国蓝箭之类“创新型商业航天公司”成功崛起后第一个干掉的就是航天六院。
与之相反,一院、八院作为集成主机厂商,还可以改为向下游的私营航天企业采购主力火箭发动机来研制自己的“经济型商业火箭(如ULA公司的火神火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261145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10/13 18:13:51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7563914
      • 工分:642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超级版长二捆火箭(即长征二E)”研制的缺失,其实对今天中国空间事业的影响还是非常重大的(由其是GTOGEO轨道特种重型载荷的延期发射影响会非常深远)。
      如果“超级长二捆”火箭当年能够立项上马研制,中国将起码能够提前10年时间拥有LEO运力达14吨、GTO运力达8吨、GEO运力达35吨的成熟重型火箭。
      这在后来发射天舟货运飞船、北斗导航全球组网卫星与东方红五号平台的重型通讯卫星时将能够派上大用场。
      这一切都与目前版本的长征五号火箭研制的大幅度拖延紧密相关。如果长征五号火箭真正能够象立项时设想的那样,可按时在2014年实现首飞与成熟,长征二号E重型火箭没有研制的负面影响就不会象今天如此的明显了。
      这实际上也反映了早年中国航天工业界大大低估了长征五号级别重型火箭的研制难度,“方方面面”都过于乐观了(与日本人当年研制H2火箭时的心态一模一样)。完全想象不到长征五号火箭的实际研制会居然如此的“复杂与麻烦”。
      当然,超级长二捆火箭(即长征二号E)研制方案的流产,最大的核心原因就是当年的中国政府并不想搞原苏联礼炮级的“大卫星式空间站”,而是想“一步到位”就搞和平号级别的“永久性空间站”。因此LEO运力才仅仅14吨的“准重型火箭”,当年大家自然就认为没有研制的必要。
      只是现在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久拖不决,大家才回过头来“后悔”当年没有研制长征二号E重型火箭,导致到中国重型空间载荷的发射能力空白迟迟无法填补而已(如今天北斗导航全球组网卫星与东方红五号级别的大型通讯卫星、特种大卫星的发射大受限制)。
      因为原本只要“超级版长二捆”重型火箭研制成功,以其高达8吨以上的GTO运载能力,象俄罗斯质子火箭那样,完全可以以“一箭三星”的方式来执行发射北斗三代全球组网导航卫星的重任。
      至于嫦娥三号、嫦娥四号月球探测飞船的重量,也不必“扣扣索索”,要做大到5吨级别也完全没有问题。
      而且335米直径的新YF75氢氧上面级也会至少早10年时间就研制成功。因为要与长征二号E重型火箭达52米直径的大型整流罩相匹配,目前长征三号乙火箭所使用的3米直径的YF75氢氧上面级还是小了点。
      总之,这一切都折射出早年中国对重型火箭系统研制复杂性估计的高度不足。
      但美国人在这方面的操作经验就非常值得今天的中国人深入学习。象大力神4H火箭与德尔塔4H火箭、德尔塔4H火箭与火神564重型火箭的“代际交接”就做得非常好,“备份余量就留得非常之充足(如现在的德尔塔4H火箭的退役时间就推后得非常远)”。
      即在下一代重型火箭还没有完全成熟之前,上一代重型火箭就绝对不会匆忙退出现役,以免造成美国国家重型军事载荷发射能力的“青黄不接”困局。
      但在这一点上,中国就的确做得就非常不足了(也可以说是经验完全空白,不得不交“学费”)。中国现在就在长征五号火箭研制进度的屡次拖延与长五遥2火箭的发射失败中吃了大亏,并总计造成了高达10亿美元的巨大国家经济损失。
      这一深刻教训现在就必须要进行全面的总结。
      其实象长征二号E(即超级长二捆)重型火箭,当年要研制成功也完全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因为YF20肼基发动机与YF75氢氧发动机都已经是完全成熟的货架产物,中国政府最多投资六、七亿美元就能够完成整个研制任务。这样将会大大缓解今天中国重型空间载荷的发射(由其是GTO轨道的“某些特殊卫星”)必须“死等”长征五号火箭成熟的紧迫压力。
      而上马研制“超级长二捆”重型火箭必须多花的六、七亿美元,对于15年之前的中国政府而言,要负担还是完全能够负担得起的。

      2018/10/15 23:43:04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3376814
      • 工分:1082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高凉陈君
      高凉陈君认为可以将未来的16枚长征五号火箭划分为4个批次,每个批次4枚火箭。
      第一批次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设定为350秒。全部成功之后再执行下一批次的发射,不成功再找原因与升级改进。
      第二批次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设定为380秒。全部成功之后再执行下一批次的发射,不成功再找原因与升级改进。
      第三批次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设定为420秒。全部成功之后再执行下一批次的发射。不成功再找原因与升级改进。
      第四批次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设定为460秒。全部成功之后,完全版的“去任务化”长征五号火箭才算研制成功。
      这样做“小步快跑”,努力增加那怕发射失败,都能够尽可能挽救回载荷的“部分使用寿命”的机会。
      如果长征5号遥2火箭按此一方案执行发射任务,那次任务所携带的东方红五号试验通讯卫星就有99%的机会挽救回来。原因就是其中的一台YF77主芯级氢氧发动机只是在346秒后才熄火停机。
      坦率而言,研究火箭都是要“讲技巧与操作方法”的。连丰田汽车、大众汽车研制新轿车都会留在一定的“试用观察期”,以在实际的使用过程中,让时间来逐渐暴露新研制汽车所存在的种种深层故障隐患。而中国的长征五号火箭在研制过程中,又何必“自取其辱”、“认死理、一根筋”?!一上来就坚持必须实现持续工作460秒的“设计硬目标”?!何不主动先划分为“几个级别的逐渐演进目标方案”?!再一步步来逐级实现?!
      仅仅才3岁大的小朋友就让他必须要跑完50千米马拉松,这不是傻就是笨;如果还明确指定要必须夺取冠军,这就完全是在拔苗助长了。
      这个道理讲得够明白了吧。
      高凉陈君认为中国的天宫空间站的舱段与嫦娥五号、六号无人月球探测飞船的发射时间必须再通通推迟[size=10.5]3年以上。即[size=10.5]2023年之后再根据长征五号火箭的现实表现,充分评估后才考虑执行实际的发射。[size=10.5]

      而在这未来的[size=10.5]3年时间里,争取至少进行[size=10.5]10枚“试验性长征五号火箭”的实际发射。仅仅用于发射商业通讯卫星、风云气象卫星、高校科研卫星(甚至发射一艘无人神舟飞船执行环绕月球试验)之类“低价值任务(即每次发射的载荷的价值都不能高于[size=10.5]2亿美元,失败了也不肉痛)”。[size=10.5]

      不能够学习德尔塔[size=10.5]4火箭的试验方式,因为[size=10.5]RS68发动机可是[size=10.5]SSME发动机进化来的,而中国的[size=10.5]YF77发动机却是全新研制的产品。因此[size=10.5]YF77发动机与长征五号火箭的完全成熟还需要经过漫长的时间来逐步“固化技术状态”。[size=10.5]

      [size=10.5]
      至于天宫空间站与嫦娥五号、六号无人月球探测飞船,这些“高价值载荷”又都是民用的东西,再多等待三、四年时间也无妨。[size=10.5]

      一句话,在没有充分成功的把握之前,不能够再拿“高价值载荷”来让长征五号火箭冒险练手了。

      [size=10.5]
      后记(二十二)[size=10.5]
      [size=10.5]
      目前版本的长征五号火箭的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缩小为350秒之后,其GTO运载能力也还能够保持89吨的水平。这已经完全足够执行未来中国90%GTO轨道发射任务。
      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团队之所以迟迟不敢缩小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为350秒,核心原因不是真傻就是在装傻。
      真傻就是“认死理、一根筋”,不懂得灵活变通。
      装傻就是不敢承担起“主动调低长征五号火箭运力指标的决策责任”。即就是“没有担当”,胆小怕事。也不敢面对现实,最后就只能够“随波逐流”了事。
      结果今天无论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团队是真傻还是装傻,最后所损害的都是中国国家的经济利益与国防安全利益。
      高凉陈君能够在20132014年(可不是什么马后炮)就提出长征五号火箭的主芯级YF77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可以缩小为350秒的建议。
      核心原因就是YF77发动机都能够多次完成500秒的地面长程试车,因此按50%实际工作时间考虑,也能够执行250秒的实际火箭飞行任务(美国德尔塔4火箭主芯级的RS68氢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就是260秒左右)。
      但考虑到中国未来GTO轨道发射任务多数是单星78吨级的现实状况,毕竟东方红五平台级别的重型通讯卫星,也很难有机会一次任务就凑够2颗,最后也只能够“单箭单星”地执行实际的发射任务国。再参考日本H2B火箭的技术发展路径,认为“冒冒险”,将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从250秒再增加100秒(即提升到350秒左右),风险都还能够接受与可控(500秒—350=150秒,即YF77氢氧发动机还留有150秒的“工作可靠性边际余量”)。
      结果历史证明了高凉陈君早年的忧虑与所提出的处理方案完全正确。
      如果长征五号火箭的YF77主芯级发动机能够按350秒的持续工作时间来执行实际的发射任务,长征五号遥2火箭就有99%的机会挽回最终发射失败的局面。因为350秒—346=4秒,即长征五号遥2火箭的其中一台YF77氢氧发动机仅仅提早关机4秒时间而已。
      事实上当年日本人在研制H2火箭与LE7氢氧发动机时所面临的困局与今天中国的长征五号火箭与YF77氢氧发动机一模一样。
      同为采用分级燃烧循环技术方案的氢氧发动机。明明美国人的SSME与原苏联人的RD0120氢氧发动机最后都研制成功了,而且日本人的LE7氢氧发动机的技术性能参数也远远要比SSMERD0120氢氧发动机要低得多。
      但当年的日本人就是始终“搞不定”,LE7发动机的可靠性就是无法稳定下来。完全被搞得焦头烂额、昏头转向。最后就只能够彻底推倒重来。
      说到底核心根源除了LE7氢氧发动机的持续地面试车时间只有15600秒之外(即累积试车时间远远不够),还有LE7氢氧发动机对于当年的日本人而言完全是“全新的事物”。“手还很生”,一些“技巧窍门”通通还处于深入摸索的过程之中。
      最后就只能够“一步一血印”,不得不一笔笔地通通交一遍学费(即在日本国内再重新“发明”一次分级燃烧循环氢氧发动机的所有具体研制生产技术与工艺流程)。因此日本人最后也是“撑到”搞出了H2A火箭与LE7A发动机之后,才算将整个H2火箭与LE7氢氧发动机研制项目通通彻底“搞完成”。
      而现在中国的YF77氢氧发动机就明显处于“完全相同的研制状况”。象长征五号遥2火箭其中的一台YF77发动机的故障原因最后被查明后,中国的相关研究人员一定会大为意外感叹,“原来这个东西也是会被烧坏的、为什么事前大家就是“通通想不到”呢”?!
      这说到底就是“手很生”与大型氢氧发动机历史研发经验积累严重不足的核心大问题。
      可是现在的中国YF77氢氧发动机到底还存在多少这种性质的“技术窍门黑洞与历史经验空白地带”?!现在谁也不能说得清楚与胆敢包打“绝对安全无问题的保证”。
      因此,高凉陈君才坚决认为将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缩短为350秒的主张建议极其重要,也真正具有现实的执行价值。
      就是必须“小步快跑”,先让长征五号火箭现在就“能堪用”,再在持续的使用过程中“逐一发现问题、再逐一解决问题”。即必须在“行进的过程中攻克莫斯科(长征五号火箭)”,而不是一遇上挫折就只能够“拖、拖、拖”。
      四个批次?

      这和研究4种火箭有什么差别?

      而且这4种火箭可能只使用1~3次,

      成本太高了。

      楼主说的技术不成熟就不要发射,这是科学的客观规律。当然所有人都没法反对。

      如果楼主只是对YF77有意见,

      其实还有一种折中方案:就是把长征7号改成"芯级YF77+4*助推YF100"模式,可以低成本的无限次实验了。

      另外:

      长征7号也能发射一颗“东方红5号”,本来就是长征5号的一种备选。

      长征5号不能再折腾了,大不了长征5E(基本型)从长计议,长征5B一级半也要闯出来。大推力长时效的氢氧发动机就算动用全国体制,也要弄出来!

      2018/10/15 22:32:55
      左箭头-小图标

      固体火箭政府“包养”,液体火箭开放市场竞争。未来全球火箭工业界的发展大趋势都是如此。
      无论中国还是美国,政府机构对太空探索、蓝色起源与蓝箭宇航之类创新型太空公司的快速成长都是抱着乐观其成的态度的。因此中国航天六院、八院与一院,都是到了必须迅速转变“企业思维”的时候。未来中国蓝箭公司的每一次进步都是对航天六院、八院与一院的致命进逼。

      2018/10/15 17:10:43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7563914
      • 工分:642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高凉陈君认为可以将未来的16枚长征五号火箭划分为4个批次,每个批次4枚火箭。
      第一批次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设定为350秒。全部成功之后再执行下一批次的发射,不成功再找原因与升级改进。
      第二批次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设定为380秒。全部成功之后再执行下一批次的发射,不成功再找原因与升级改进。
      第三批次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设定为420秒。全部成功之后再执行下一批次的发射。不成功再找原因与升级改进。
      第四批次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设定为460秒。全部成功之后,完全版的“去任务化”长征五号火箭才算研制成功。
      这样做“小步快跑”,努力增加那怕发射失败,都能够尽可能挽救回载荷的“部分使用寿命”的机会。
      如果长征5号遥2火箭按此一方案执行发射任务,那次任务所携带的东方红五号试验通讯卫星就有99%的机会挽救回来。原因就是其中的一台YF77主芯级氢氧发动机只是在346秒后才熄火停机。
      坦率而言,研究火箭都是要“讲技巧与操作方法”的。连丰田汽车、大众汽车研制新轿车都会留在一定的“试用观察期”,以在实际的使用过程中,让时间来逐渐暴露新研制汽车所存在的种种深层故障隐患。而中国的长征五号火箭在研制过程中,又何必“自取其辱”、“认死理、一根筋”?!一上来就坚持必须实现持续工作460秒的“设计硬目标”?!何不主动先划分为“几个级别的逐渐演进目标方案”?!再一步步来逐级实现?!
      仅仅才3岁大的小朋友就让他必须要跑完50千米马拉松,这不是傻就是笨;如果还明确指定要必须夺取冠军,这就完全是在拔苗助长了。
      这个道理讲得够明白了吧。
      高凉陈君认为中国的天宫空间站的舱段与嫦娥五号、六号无人月球探测飞船的发射时间必须再通通推迟[size=10.5]3年以上。即[size=10.5]2023年之后再根据长征五号火箭的现实表现,充分评估后才考虑执行实际的发射。[size=10.5]

      而在这未来的[size=10.5]3年时间里,争取至少进行[size=10.5]10枚“试验性长征五号火箭”的实际发射。仅仅用于发射商业通讯卫星、风云气象卫星、高校科研卫星(甚至发射一艘无人神舟飞船执行环绕月球试验)之类“低价值任务(即每次发射的载荷的价值都不能高于[size=10.5]2亿美元,失败了也不肉痛)”。[size=10.5]

      不能够学习德尔塔[size=10.5]4火箭的试验方式,因为[size=10.5]RS68发动机可是[size=10.5]SSME发动机进化来的,而中国的[size=10.5]YF77发动机却是全新研制的产品。因此[size=10.5]YF77发动机与长征五号火箭的完全成熟还需要经过漫长的时间来逐步“固化技术状态”。[size=10.5]

      [size=10.5]
      至于天宫空间站与嫦娥五号、六号无人月球探测飞船,这些“高价值载荷”又都是民用的东西,再多等待三、四年时间也无妨。[size=10.5]

      一句话,在没有充分成功的把握之前,不能够再拿“高价值载荷”来让长征五号火箭冒险练手了。

      [size=10.5]
      后记(二十二)[size=10.5]
      [size=10.5]
      目前版本的长征五号火箭的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缩小为350秒之后,其GTO运载能力也还能够保持89吨的水平。这已经完全足够执行未来中国90%GTO轨道发射任务。
      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团队之所以迟迟不敢缩小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为350秒,核心原因不是真傻就是在装傻。
      真傻就是“认死理、一根筋”,不懂得灵活变通。
      装傻就是不敢承担起“主动调低长征五号火箭运力指标的决策责任”。即就是“没有担当”,胆小怕事。也不敢面对现实,最后就只能够“随波逐流”了事。
      结果今天无论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团队是真傻还是装傻,最后所损害的都是中国国家的经济利益与国防安全利益。
      高凉陈君能够在20132014年(可不是什么马后炮)就提出长征五号火箭的主芯级YF77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可以缩小为350秒的建议。
      核心原因就是YF77发动机都能够多次完成500秒的地面长程试车,因此按50%实际工作时间考虑,也能够执行250秒的实际火箭飞行任务(美国德尔塔4火箭主芯级的RS68氢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就是260秒左右)。
      但考虑到中国未来GTO轨道发射任务多数是单星78吨级的现实状况,毕竟东方红五平台级别的重型通讯卫星,也很难有机会一次任务就凑够2颗,最后也只能够“单箭单星”地执行实际的发射任务国。再参考日本H2B火箭的技术发展路径,认为“冒冒险”,将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从250秒再增加100秒(即提升到350秒左右),风险都还能够接受与可控(500秒—350=150秒,即YF77氢氧发动机还留有150秒的“工作可靠性边际余量”)。
      结果历史证明了高凉陈君早年的忧虑与所提出的处理方案完全正确。
      如果长征五号火箭的YF77主芯级发动机能够按350秒的持续工作时间来执行实际的发射任务,长征五号遥2火箭就有99%的机会挽回最终发射失败的局面。因为350秒—346=4秒,即长征五号遥2火箭的其中一台YF77氢氧发动机仅仅提早关机4秒时间而已。
      事实上当年日本人在研制H2火箭与LE7氢氧发动机时所面临的困局与今天中国的长征五号火箭与YF77氢氧发动机一模一样。
      同为采用分级燃烧循环技术方案的氢氧发动机。明明美国人的SSME与原苏联人的RD0120氢氧发动机最后都研制成功了,而且日本人的LE7氢氧发动机的技术性能参数也远远要比SSMERD0120氢氧发动机要低得多。
      但当年的日本人就是始终“搞不定”,LE7发动机的可靠性就是无法稳定下来。完全被搞得焦头烂额、昏头转向。最后就只能够彻底推倒重来。
      说到底核心根源除了LE7氢氧发动机的持续地面试车时间只有15600秒之外(即累积试车时间远远不够),还有LE7氢氧发动机对于当年的日本人而言完全是“全新的事物”。“手还很生”,一些“技巧窍门”通通还处于深入摸索的过程之中。
      最后就只能够“一步一血印”,不得不一笔笔地通通交一遍学费(即在日本国内再重新“发明”一次分级燃烧循环氢氧发动机的所有具体研制生产技术与工艺流程)。因此日本人最后也是“撑到”搞出了H2A火箭与LE7A发动机之后,才算将整个H2火箭与LE7氢氧发动机研制项目通通彻底“搞完成”。
      而现在中国的YF77氢氧发动机就明显处于“完全相同的研制状况”。象长征五号遥2火箭其中的一台YF77发动机的故障原因最后被查明后,中国的相关研究人员一定会大为意外感叹,“原来这个东西也是会被烧坏的、为什么事前大家就是“通通想不到”呢”?!
      这说到底就是“手很生”与大型氢氧发动机历史研发经验积累严重不足的核心大问题。
      可是现在的中国YF77氢氧发动机到底还存在多少这种性质的“技术窍门黑洞与历史经验空白地带”?!现在谁也不能说得清楚与胆敢包打“绝对安全无问题的保证”。
      因此,高凉陈君才坚决认为将YF77主芯级发动机的持续工作时间缩短为350秒的主张建议极其重要,也真正具有现实的执行价值。
      就是必须“小步快跑”,先让长征五号火箭现在就“能堪用”,再在持续的使用过程中“逐一发现问题、再逐一解决问题”。即必须在“行进的过程中攻克莫斯科(长征五号火箭)”,而不是一遇上挫折就只能够“拖、拖、拖”。

      2018/10/15 8:06:09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7563914
      • 工分:642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大力神34D、大力神4H重型火箭的运力持续提升的核心推动力根源就是为了发射美国NRO办公室越来越重的锁眼系列、长曲棍球系列太阳同步轨道照片侦察卫星与GEO轨道猎户座系列电子侦察卫星。
      而中国重型火箭研制的推动力根源则来自于发射中国人自己的空间站舱段平台,这与美国完全不同。
      因此2000年左右,国际上(如英国的〈飞行国际〉杂志)就留传出中国将要使用2YF20肼基发动机并联研制一款全新的225米液体助推器,再捆绑4枚这种助推器研制一款LEO运载能力达14吨的重型“超级长二捆火箭”来发射中国的空间站舱段平台。
      这就是中国早期提出的“唯一存在立项可能”的具体重型火箭研制方案了。但LEO运力也只有14吨左右。离同时代美国的大力神4H与俄罗斯的质子火箭的LEO运力20吨以上的水平还相差得很远。
      问题是后来中国研制成功的天宫1号、天宫2号“空间实验室”的重量却大大缩水了(只有8吨多),使用长征二号F火箭都能够发射。结果早期设想中的LEO运力达14吨的“超级长二捆重型火箭”研制计划最后无果而终。
      事实上对比原苏联空间站的发展历程,中国现在就缺失了“礼炮号”系列空间站那一个重要环节。最后从8吨级的天宫空间实验室一跃升级到直接建设60多吨级的“和平”号级别的中型积木空间站。
      1420吨级的礼炮级“大卫星式”空间站中国就通通不再研制建设。因此最后中国也就没有基于长征二号火箭的335米直径主芯级平台、再改走美国的大力神4H火箭的技术发展路径(即不得不研制一款500吨级推力的大型固体燃料助推器)来研制“中国版的大力神4H重型火箭”的必要了。
      但国际上还是有人这样做了,这个国家的鼎鼎大名就是印度。
      这也说不上对错。如果中国早年也决心复制原苏联的礼炮号系列空间站方案,起码中国的重型火箭就会早出现至少10年时间(即在2007年左右就要开始试飞了)。一旦如此,目前版本的长征五号火箭研制项目是否还会立项进行,就存在极大的疑问了。
      因此,礼炮号级别的“大卫星”式空间站的研制缺失对中国火箭工业发展的深远影响,细细研究起来还是非常有意思的。
      至于YF100煤油发动机,无论中国是否走大力神4H的技术发展路径,都是必须要研制的。因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环保”。毒火箭逐渐退出民用火箭领域是全球性的发展趋势,中国也注定不能够例外,这没有什么道理可说的。至于YF100煤油发动机的实际使用,也一样要等到“换发”时才能够用得上。
      而且中国计划要研制一款煤油发动机来生产“921载人火箭”的信息在国际上也留传很久了(起码有20多年的时间)。与之相反,研制YF77氢氧发动机的信息出现的时间,就要比YF100煤油发动机要迟很多很多。
      早期所有信息都表明,中国当年是仅仅要使用YF100煤油发动机搞一款“YF100版的超级长二捆”火箭来应付下中国空间站舱段平台的发射就了事的。但今天的长征五号火箭却搞成了“小能源”构型,这就完全是“意外的大收获”。
      因此YF77氢氢发动机能够成功挤上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顺风车”,当年“航天飞机派”真的是出了很大的力气的。否则基于“超级长二捆”火箭的构型方案,使用YF100煤油发动机随便“弄弄”,中国要搞出一款LEO运力2530吨的重型火箭来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至于今天龙乐豪院士等“业内人士”开始改为大力支持中国研制一款1000吨级别的大型固体燃料助推器。核心的原因就是随着美国太空探索公司之类全球创新型商业航天企业的大量出现,国际上液体火箭研制部门开始与国防工业领域“脱勾”,改为走完全“市场化、商业化”竞赛的发展趋势已经不可阻挡。
      而固体燃料火箭推进部门由于与国防安全关系密切,各国政府机构依旧不得不“全力包养”。因此为了推动长征九号火箭的研制能够尽快上马立项,龙乐豪院士等业内人士也不得不改为“拉”上中国的固体燃料推进部门一起去增加长征九号火箭立项上马的“机会与权重”。
      这也是当前没有办法的办法。
      当然,即使从全球的层面来进行分析研究。依旧维持“包养与管制”固体燃料火箭领域;但收缩政府投资与“持续向民间开放”液体火箭研制领域,并推动政府太空发射任务的“市场化、商业化”竞争改革的趋势,都已经成为未来不可阻挡的发展潮流。
      因此象美国的太空探索公司、蓝色起源公司与中国的蓝箭公司之类的“民营商业火箭生产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未来只会越来越多。各国政府对液体火箭领域的投资只会越来越少(固体燃料火箭的投资则会依旧维持保留)。而未来一旦不能够紧紧跟上这一“市场化、商业化”开放发展潮流的液体火箭生产企业,无论是美国的洛克达因、还是中国航天六院,后果就只能够破产了事。

      2018/10/15 8:01:5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高凉陈君
      第三节,美国洛克达因公司就错失了转型的最后机会。
      事实上今天美国的ULA公司就是如此,ULA公司就是改为采用私营航天企业“蓝色起源”的BE4发动机来研制自己的主力火箭。
      洛克达因公司在这方面自己就犯了重大的企业决策错误。洛克达因为何就是那么“傻傻地”死抱着现成的RS2790吨推力)与F1600吨推力)煤油发动机而不积极主动向全球市场进行“降价大倾销”?!(详见《高凉陈君文集精选》第855页)
      洛克达因公司自己都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手上“停产沉没”的火箭发动机资产再不想法子“盘活”;反而再去投资研制全新的AR1煤油发动机。这不是笨就是傻。
      因此洛克达因公司当年决定上马研制全新的250吨级推力的AR1煤油发动机就是个大错误。如果改为使用空军投资的那几亿美元作为F1煤油发动机的“复产投资驱动资金”,洛克达因公司全力进行复产F1发动机的准备工作。那么今天F1煤油发动机“现代版”的研制生产进度什么也不会比蓝色起源公司研制的BE4发动机要晚。
      当然,如果美国空军当年指定洛克达因公司必须将政府投资款用于全新AR1煤油发动机的研制,洛克达因公司完全可以直接“弃标退出走人就了事”,反而不必白白浪费了自己“配套投资”的那几亿美元。
      总结,航天六院必须做好向全球商业火箭市场大倾销YF100煤油发动机的一切准备。
      因此,对于当前的中国航天六院而言,真的不能够再“死等”YF460煤油发动机这个研制大项目了。与之相反,必须全力做好“死啃”YF100煤油发动机这个“现货”50年的最坏准备与心理打算。大不了未来每年生产1000YF100系列煤油发动机,再全力向国内与全球商业火箭市场以成本价进行“大倾销”就了事。起码先确保六院系统上上下下那几万人能够“长久活下来”再说其它。
      而美国洛克达因公司当年就是因为好高骛远,胡乱上马新发动机研制项目(美国政府投资,你也可以“主动弃标”的),如RS68氢氧发动机、RL60氢氧上面级发动机、J2X氢氧上面级发动机与AR1煤油发动机等等。结果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与财力。
      这个“阿波罗时代的英雄”居然沦落到手上没有一款过硬的现成烃类燃料火箭发动机“拳头产品”,才让俄罗斯能源公司的RD180发动机乘虚而入,并最后让太空探索公司在“夹缝中”迅速崛起,最后在商业化火箭市场竞争中一败涂地。
      这一教训极其深刻,中国的航天六院必须高度重视与警醒之。
      陈天(高凉陈君)
      2018-10-13
      对于火箭发动机(液体),

      要不走“小推力 +多并联”的模式(猎鹰模式),

      要不走 大推力 500t以上(能源/质子号模式),

      看不出来还有什么其他的路可走。

      无论楼主诟病的长时效的氢氧发动机,

      或者大推力煤油发动机,

      都是企业未来的发展模式。

      至于发展不出来引发的被市场淘汰问题,那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航天集团会不会变成沈飞,我们现在没法判断,

      即便出现这种情况,

      中国火箭再出现一个成飞集团,反而是中国的大幸了。

      2018/10/13 22:17:16
      左箭头-小图标

      你和航天集团有仇吗?

      现在的讨论已经超出技术的范畴了。

      2018/10/13 22:09:01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7563914
      • 工分:642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第三节,美国洛克达因公司就错失了转型的最后机会。
      事实上今天美国的ULA公司就是如此,ULA公司就是改为采用私营航天企业“蓝色起源”的BE4发动机来研制自己的主力火箭。
      洛克达因公司在这方面自己就犯了重大的企业决策错误。洛克达因为何就是那么“傻傻地”死抱着现成的RS2790吨推力)与F1600吨推力)煤油发动机而不积极主动向全球市场进行“降价大倾销”?!(详见《高凉陈君文集精选》第855页)
      洛克达因公司自己都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手上“停产沉没”的火箭发动机资产再不想法子“盘活”;反而再去投资研制全新的AR1煤油发动机。这不是笨就是傻。
      因此洛克达因公司当年决定上马研制全新的250吨级推力的AR1煤油发动机就是个大错误。如果改为使用空军投资的那几亿美元作为F1煤油发动机的“复产投资驱动资金”,洛克达因公司全力进行复产F1发动机的准备工作。那么今天F1煤油发动机“现代版”的研制生产进度什么也不会比蓝色起源公司研制的BE4发动机要晚。
      当然,如果美国空军当年指定洛克达因公司必须将政府投资款用于全新AR1煤油发动机的研制,洛克达因公司完全可以直接“弃标退出走人就了事”,反而不必白白浪费了自己“配套投资”的那几亿美元。
      总结,航天六院必须做好向全球商业火箭市场大倾销YF100煤油发动机的一切准备。
      因此,对于当前的中国航天六院而言,真的不能够再“死等”YF460煤油发动机这个研制大项目了。与之相反,必须全力做好“死啃”YF100煤油发动机这个“现货”50年的最坏准备与心理打算。大不了未来每年生产1000YF100系列煤油发动机,再全力向国内与全球商业火箭市场以成本价进行“大倾销”就了事。起码先确保六院系统上上下下那几万人能够“长久活下来”再说其它。
      而美国洛克达因公司当年就是因为好高骛远,胡乱上马新发动机研制项目(美国政府投资,你也可以“主动弃标”的),如RS68氢氧发动机、RL60氢氧上面级发动机、J2X氢氧上面级发动机与AR1煤油发动机等等。结果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与财力。
      这个“阿波罗时代的英雄”居然沦落到手上没有一款过硬的现成烃类燃料火箭发动机“拳头产品”,才让俄罗斯能源公司的RD180发动机乘虚而入,并最后让太空探索公司在“夹缝中”迅速崛起,最后在商业化火箭市场竞争中一败涂地。
      这一教训极其深刻,中国的航天六院必须高度重视与警醒之。
      陈天(高凉陈君)
      2018-10-13

      2018/10/13 18:16:3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9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商业航天大潮中西安航天六院必须迅速做好转型的企业思想准备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