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二战之我见E)法国会战之下-征服法国的“红色方案”行动

共 64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2910237
  • 工分:2319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二战之我见E)法国会战之下-征服法国的“红色方案”行动

在法国会战第一阶段作战中,德军”B”集团军群在荷兰和比利时声势惊人的佯攻,吸引英法联军启动“D”计划北上法国北部和比利时,使英法联军掉入了德国人设计的陷阱;德军”A”集团军群出敌意料的从阿登出击迅速突破马斯河的行动,造成了德军装甲集群主力一路向西狂飙突进,迅猛推进到英吉利海峡,切断了在法国北部和比利时的英法联军的退路,在德军”A”、”B”两大集团军群的夹击下,被围盟军除在敦刻尔克逃跑部分外,其余悉数被歼,德军取得了第一阶段作战的胜利。 德国陆军总司令部早在5月20日古德里安装甲兵团到达阿布维尔时,即已着手准备组织第二阶段作战,随后制定代号为”红色方案”的行动措施,成为德军在法国会战第二阶段的作战计划。

一、战场形势

法国会战第一阶段,荷兰、比利时抵挡不住而投降,英法联军遭受重创,法军的大部分主力师、装甲师及机械化运动兵团共计30个师和英军9个师被歼,装备也损失殆尽,从马奇诺防线西部到英吉利海峡边阿布维尔一线的防守部队也损失惨重,国土大面积沦丧,主力部队大部被歼,造成法军士气十分低落。德军在第一阶段无论是人员还是装备,所受到的损失都非常之小,简直可以说微不足道,而且俘获了英法联军的大量武器和技术设备,所以说在敦刻尔克希特勒为保存装甲军团实力才发布暂停命令之说根本站不住脚,由于取得了重大胜利,德军士兵精神振奋,士气极为高涨。

二、兵力配置

”曼施坦因”计划的成功,使德军和英法联军形成了从东往西沿马奇诺防线~隆居永~雷泰勒~佩罗讷~阿布维尔~英吉利海峡一线的对峙局面。

为防守这条长达400英里的战线,法军拼凑起66个师组成三个集团军群,东面的马奇诺防线由第2集团军群负责,下辖第3、第5、第8三个集团军,防守从巴塞尔~斯特拉斯堡~萨尔布吕肯~隆居永一线;西接第4集团军群,下辖第2、第4两个集团军,防守从隆居永~阿贡讷丘陵~雷泰勒一线;再往西由第3集团军群负责,下辖第6、第7、第10三个集团军及少数英军部队,防守雷泰勒~佩罗讷~阿布维尔~英吉利海峡一线。法军兵力捉襟见肘,除马奇诺防线的17个师外,其余49个师中只有27个师直接参加作战,剩余的22个师用于组建预备队,这使每个师的防御正面达到12公里以上,根本无法做到纵深梯次配置;并且由于大部分快速运动兵团已经被歼,法军预备队因缺乏机械化装备也难以做到及时快速的移动,这条以埃纳河和索姆河为依托的”魏刚防线”十分薄弱,同时整个法国空军只剩下不到500架飞机,难以阻止德军挥师南下。

由于德军在第一阶段作战中损失很小,现在又增加了第2、第9两个集团军,总兵力达到140个师,其中损失不大的10个装甲师已得到足额的人员和装备补充。西部战场是博克上将指挥的”B”集团军群,下辖第4、第6两个集团军,向索姆河正面实施突击,在英吉利海峡和瓦兹河之间进攻,霍特的第15装甲军在阿布维尔,由第14、第16两个装甲军组成的”克莱斯特装甲集群”在亚眠和佩罗讷占领了出发阵地;中部战场是龙德施泰特上将指挥的”A”集团军群,下辖第2、第9、第12、第16四个集团军,以及由第39、第41两个装甲军组成的”古德里安装甲集群”,担任主要突击任务,向埃纳河正面实施突击,在瓦兹河以东~雷泰勒~隆居永~摩泽尔河一线进攻;东部战场是勒布上将指挥的”C”集团军群,下辖第1、第7两个集团军,在摩泽尔河以东~斯特拉斯堡~科尔马~巴塞尔一线向马奇诺防线进攻;德国空军几乎未受多少损失,3000多架飞机对法国具有压倒性优势。”红色方案”计划规定先由西部战场向塞纳河方向进攻为第一阶段,几天后中部战场从兰斯两侧向南实施突击以向马奇诺防线后方做深远迂回为第二阶段,在这两个阶段顺利实施后,东部战场进行强渡莱茵河和攻击马奇诺防线的第三阶段行动,以合围马奇诺防线和中部战场溃退法军,计划希望通过全线攻击,击败法国迫其屈服。

三、战斗过程

法国会战第二阶段从6月5日开始到6月22日结束,本人个人认为经历了四个时间段:一是西部战场启动时间段,从6月5日开始;二是中部战场启动时间段,从6月9日开始;三是东部战场启动时间段,从6月14日开始;四是观望和局部战斗时间段,从6月17日开始,直到6月22日法国投降为止。

1、 西部战场启动时间段。1940年6月5日拂晓,博克的”B”集团军群在西部战场发动全线进攻,受到法军顽强抵抗,法国机场和后方虽然在6月3日就受到德军猛烈空袭,法国空军仍对集中在佩罗讷登陆场的德国装甲军进行猛烈轰炸,使其无法动弹,在亚眠登陆场进行进攻的装甲军与法军激烈交战,却无法撕破法军阵地,只有在阿布维尔登陆场进攻的霍特装甲军突破法军第10集团军正面,在敌军战斗队形中打入一个很深的楔子;次日,霍特装甲军继续向南推进,第4集团军立即利用这个战果扩大打开的缺口,德军部队蜂拥而入,对法军第10、第7两个集团军翼侧形成威胁,法军由于缺少足够的预备队来实施反冲击,于是放弃在索姆河一线的前沿地区,准备在后方防御地区重新组织防御;6月8日霍特装甲军已近抵塞纳河,将防守阿布维尔的联军逼向海岸,除部分在勒阿弗尔逃跑的英军外,将法军一个军和英军主力合围在圣瓦莱里濒海地区,受到猛攻的法国第10集团军向法军第7集团军靠拢,而后者正受到”克莱斯特装甲集群”沿瓦兹河两岸向贡比涅进攻的强大压力,法军西部防线岌岌可危。

2、中部战场启动时间段。6月9日,”A”集团军群在埃纳河中部战场全线发动攻击,当天强渡埃纳河建立了登陆场,”古德里安装甲集群”向登陆场进行集结,次日开始进行进攻,但被从东面向翼侧实施反冲击的法军预备队所阻,不过法军由于力量有限无力长时间阻滞,11日古德里安装甲兵团击败法军装甲部队并突破法军第6集团军右翼,同时德军第2、第9两个集团军也突破了法军第6集团军的埃纳河防线向南推进,第16集团军向凡尔登方向进行突破;此时德军统帅部为让德军所有装甲兵团完成对法国防御的战略突破,将受阻的”克莱斯勒装甲集群”东调以便从兰斯两侧向马恩河推进,6月11日已抵达蒂耶里堡地区的马恩河,并占领了兰斯,”古德里安装甲集群”则向朗格勒方向推进,德军如潮水般涌入法国南部;由于德军的全线推进,法军的防线在很多地区都被突破,法军已有20多个师被完全击溃,且预备队已全部投入,根本没有希望建立一条绵亘防线,法军总司令魏刚认为防线即将崩溃,于是命令三个集团军群撤退到卡昂~图尔~卢瓦尔河中游~第戎一线;6月12日”古德里安装甲集群”向马恩河畔的沙隆实施突击,随后向东南方向长驱直入,6月14日已到达圣迪济耶,同时”克莱斯勒装甲集群”也在稍西的地方平行推进,在特鲁瓦西北到达了塞纳河。

”B”集团军群霍特装甲军于6月10日冲向海边,切断了被合围在圣瓦莱里濒海地区法军一个军和英军主力的退路,迫使其于12日向德军投降;6月10日,法国政府撤出巴黎迁往图尔,同日意大利向法国宣战,6月11日法国第7集团军在德军猛攻下已撤退到掩护巴黎的防御阵地,同时德军第4集团军在鲁昂东南的塞纳河对岸建立了两个登陆场,从西面向巴黎迂回,在东面兰斯两侧迅猛推进的德国装甲兵团更是无人能挡,受到东西迂回的巴黎处于德军包围之中,法军已根本无法防守巴黎,法军遂于6月13日宣布巴黎为不设防城市,14日德军不费一枪一弹占领巴黎,同日法国政府再迁往波尔多。

3、东部战场启动时间段。6月14日,在”古德里安装甲集群”已席卷马奇诺防线的侧背的情形下,德军”C”集团军群的第1集团军在萨尔布吕肯向马其诺防线进攻,第7集团军也在科尔马附近渡过了莱茵河进行突击,以便协同”A”集团军群夹击马奇诺防线的法军,不过大出德军意料的是,14日法军各集团军主力已接到命令开始撤退,马其顿防线工事只剩下了少数守备部队,因此”C”集团军群的攻击变成了追击行动;不过法军的撤退行动太晚了,德国第1、第7两个集团军击溃守备部队的防线后,在北翼和东翼对撤退的的法军进行了猛攻,牵制了法军的撤退行动,使其互相混杂的各兵团更加混乱,计划向西南实施的反突击亦未曾实现,17日”C”集团军群已进至马恩河~莱茵河一线,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包围了马奇诺防线的守军。

德军”A”集团军群第12、第16集团军在”古德里安装甲集群”配合下,从朗格勒高原向东实施迂回机动,以便从后方迂回、与”C”集团军群合作消灭马奇诺防线的法军各集团军;6月15日,”古德里安装甲集群”占领格雷和勒杜克并进抵索恩河畔的蓬塔耶,次日攻占该城后又抵达贝桑松~阿旺讷,并先后占领索恩港、维祖尔和波旁,6月17日进抵蓬塔尔蒂埃的瑞士边境附近,从西、南两个方向合围了马奇诺防线的法军,第12、第16两个集团军跟随”古德里安装甲集群”也参加了合围行动。”克莱斯勒坦克集群”从中央向里昂进攻,一路长驱直入,6月17日已到达塞纳河畔的特鲁瓦,并继续向南进攻。

德军”B”集团军群于6月14日占领巴黎之后,沿巴黎两侧追击退却之敌,向卢瓦尔河方向迅猛推进,同时以部分兵力向科唐坦半岛和布列塔尼半岛前出,目标直指布雷斯特;各部队按照指定的目标任务,全力向前推进,一旦途中遇到法军部队抵抗,就立即加以粉碎,直到6月17日行动都在顺利进行。

4、观望或局部战斗时间段。6月17日法国政府通过西班牙向德国求和,并命令法军放下他们的武器,次日法国政府宣布停止抵抗。希特勒于6月18日接到请求后,仍命令德军按照原定计划实施推进,并在与墨索里尼会晤后拟订停战条件。

德军”A“集团军群第12、第16两个集团军跟随6月17日己进抵法瑞边境蓬塔尔蒂埃的”古德里安装甲集群”,封锁了马奇诺防线法军南逃的退路,”古德里安装甲集群”于次日由贝桑松和蓬塔尔蒂埃向北和东北方向做了一个90度的大转弯,进抵普隆比耶尔~贝尔福~普吕恩特吕特一线,6月19日一宽大正面向孚日山推进,封锁了北起斯特拉斯堡以西地区孚日山西面山垭口,并由埃皮纳勒经摩泽尔河两侧继续进攻,6月20日攻占科尔利蒙,21日占领比桑,22日被合围的马奇诺防线法军投降。集团军群其余部队向法国腹地挺近,6月16日攻占第戎后继续南下,6月20日夺取里昂,并在罗纳河谷以南推进;另一部则向维希方向进军,进抵克莱蒙费朗;右翼部队渡过卢瓦尔河,攻占阿尔让通后,继续向西南方向前进,6月25日抵达昂古列姆法国战役战线最南端。

德军”B”集团军群渡过塞纳河之后,一部兵力向西北方向的科唐坦半岛进攻,6月19日攻占瑟堡;一部兵力在攻占阿朗松之后向西推进,6月18日夺取雷恩,并继续向布列塔尼半岛进攻,随后夺占了布雷斯特军港;从雷恩分出的部分兵力向南进攻,在攻占了卢瓦尔河旁的南特后,转向东南进攻,进抵鲁瓦扬;在阿朗松向南进攻的军队推进到卢瓦尔河畔图尔的西部地区。

德军”C”集团军群第1集团军于6月17日在圣阿沃尔德和萨尔布吕肯之间楔入马奇诺防线,同时强渡了莱茵河的第7集团军正向科尔马推进,第1集团军从北面、第7集团军从东面、”古德里安装用集群”和第12、第16两个集团军从西面和南面合围了法军第2集团军群及第2集团军一部于南锡~贝尔福~多农三角区域,由于法国政府求和的消息和放下武器的命令打消了法军抵抗的愿望,6月22日,遭到合围的法军50万人向德军投降。

自6月18日起,在其他地段未发生激烈战斗,双方士兵相信和平即将到来,流血已无意义,法国人放下武器就当俘虏,如果不想投降,双方就各自向后退却若干距离,等待和平时刻的到来。

6月22日,德国和法国在贡比涅森林签订停战协定,法国战役结束。

在法国战役中,德军死亡2.7万,失踪1.8万,受伤11万人。 法军死亡9万,受伤20万,被俘180万人;英军约有6.8万、比利时约2.3万、荷兰和其他联军约1.7万人死亡、受伤或被俘。

四、简要述评

英法两国军队之所以在法国会战中被德国击败,除我在(二战之我见D)《法国会战之上一冒险的”曼施坦因计划”》述评中所列原因以外,以下两方面因素也起了重要的作用。

1、 联军方面

A、英法两国政府没有战争目标。英法两国之所以对德国宣战,一方面是出于两国的战略利益,英国为维护自己的大陆均衡政策,法国为防止德国的复仇,结成军事同盟以限制德国的扩张;另一方面是因为两国对波兰提供的保证,使其在世界面前为维护自己的尊严和信誉,不得不对德国宣战。但是两国政府向德国宣战的目的,并不是要从军事上真正击败德国,更多的是向希特勒施加强大的压力,迫使其不能无限制的向外扩张,而且两国无论从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没有做好打一场大战的充足准备,也不打算为波兰提供真正的帮助[注1],所以在德国东征波兰期间,具有绝对优势的联军只是象征性的进行了一场小型推进活动,很快又回到法国边境,被人称为”静坐”战争,丧失了千载难逢的东西两线夹击德国的好机会。

B、缺乏强有力的领袖人物。”静坐”战争充分说明英法两国领导人根本没有从军事上彻底击败德国的战争意志;”静坐战争”期间,虽然讨论了很多主动进攻德国的军事计划,却没有下定决心去真正执行,只是采取被动的战略,直到德军主动发起进攻才被迫应战,更体现了英法两国军政领导人对战争的迷茫和犹豫心态;从这两个事例中可以清晰的看出,英法两国政府处于一个十分矛盾的境地:一方面因德国侵略波兰被迫宣战,并且不得不拒绝希特勒和平呼吁,另一方面又没有具有强烈战争意志的领袖人物起到领导作用,因而没有制订清晰的对德战争目标,没有战争总体规划,使英法两国在战争指导政策上处于被动地位,并且其所制定的防御计划,完全有赖于德军主动发起攻击行动,从而使英法联军丧失了战略主动权[注2]。

C、各行其是的联军战略。荷兰与比利时战前严守中立立场,德国侵入之后才向英法联军求助,四国之间没有形成统一的指挥系统和战略部署,各国都以自己利益为重;荷兰在遭受攻击五天之内就退出了战争,让德国腾出一个集团军从右翼向比利时进攻,比利时在法比边境设置障碍,使英法联军在越过边境时大费周章,比利时军队为掩护英法联军撤退顽强抵抗后于5月27日投降,英国则早早为其远征军准备了后路,实施”发电机”计划让大部分远征军主力从敦刻尔克逃跑回到了英国,留下的部分英军大部分也在第二阶段战斗中逃回英国,法军无论在第一阶段还是第二阶段,都承担了大部分与德国军队作战的任务;可以说这四个国家缺乏统一的指挥体制,没有统一的战略部署,荷兰一触即溃,比利时顽强奋战后投降,英国远征军则以逃跑为主,法国军队遂行主要作战任务,没有形成合力,便于德军各个击破。

D、法国从上至下的失败主义思想。5月15日当丘吉尔打电话给法国总理雷诺时,后者告诉他:”我们被打败了!”三天后雷诺撤换了甘末林联军总司令职务,改派魏刚将军担任,5月25日充满失败主义思想的魏刚将军在内阁会议上要求法国政府向德军提出求和,6月12日埃纳河防线被突破后,深感无助的魏刚将军在命令法军大步后撤的同时,再一次向法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停战,6月16日坚持战斗的总理雷诺被迫辞职,贝当元帅接任法国总理,次日即通过西班牙向德国求和,命令法军停止抵抗;5月14日防守色当~那慕尔一线的法国第9集团军指挥官柯拉将军在古德里安突破马斯河防线后,误信后方有几千辆德军坦克的谣言,慌急之中下令全线撤退,不料却变成溃败,为德军装甲兵团打开了西进的缺口;当德军装甲兵团孤军深入,后援不逮时,与其相遇的法军中下级指挥官,即使手握装备和人员的优势,完全可以击败德军,却非但不去组织战斗消灭德军,反而服从人数和装备都要少得多的德军要求让出道路的命令;普通的法国士兵在与作为先锋的德国装甲部队相遇时,很少有做出抵抗的行动,大多数都是举手投降,以至于德军先锋部队用扩音器高呼:”我们没有时间接受你们的投降,请赶快让开道路!”叫法军将武器集中丢在地下用坦克碾碎。法国普通民众更是不愿打仗,当有的法军指挥官组织就地防御时,往往遇到不愿当地遭到战火破坏的市政长官和民众的阻拦,不许法军进驻他们的城镇,甚至发生民众打死准备在卢瓦尔河抗敌的法军装甲部队指挥官事件;意大利宣战后,驻在法国南部一个机场的英军轰炸机准备空袭意大利,当地民众害怕受到报复,将机场跑道阻断,致使英军飞机无法起飞;法国上至总理、军队总司令,中至军队指挥官、市政长官,下至普通士兵、一般民众,内心都充满失败主义思想,最后导致这些事件的发生,对法国的迅速败亡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2、德军方面:

A、领导人强有力的战争意志。希特勒冥顽不化的个性和坚定不移的思想,以及其念念不忘建立大日耳曼帝国的梦想,是二战时期德国一切外交和军事政策的基础。当英法力阻其向东方扩张时,希特勒为避免两线作战,抛下对布尔什维主义的憎恨,迅速与斯大林达成了瓜分波兰的协议,占领波兰后英法拒绝其和平倡议,迫使他不得不首先对西方作战;一旦下定开战的决心,希特勒就坚定不移的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即使他是当时唯一一个相信德国能够战胜英法两国的人,即使遭到当时德国陆军全体高级将帅从军事专业角度进行的置疑,仍然不顾军官团全体的反对,一意孤行地决定开战,并将其坚韧的战争意志转化成具体的军事计划和征服活动,最终导致了德国对西欧的胜利。

B、统一的指挥体制和战略。尽管德国陆军高层对希特勒孤注一掷地向英法进攻胆战心惊,”佐森密谋”分子还力图推翻他的统治,但是希特勒一旦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德国国防军高层,这些心怀不满的将帅还是全心全意的筹措和谋划对西方的战略,但还是全力以赴的去执行战争计划,并且在战争中体现出自己高超的专业素养;德国陆军总司令部负责地面战斗行动,空军负责空中突击和支援陆军行动,空地协同作战,特别是在主要突击方向上的密切配合更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执行战略计划过程中,德军各个集团军群按照陆军总参谋部的战略计划,以坚毅果敢的行动,都出色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即使在行动过程中各个部队发生矛盾和混乱,都及时得到上级指挥部门甚至陆军总司令部的协调,以保证总体战略的顺利执行。统一的指挥体制,统一的战略计划,统一的战斗行动,是德军在法国战役中优越于错综复杂的联军指挥体制的因素之一。

C、敢于大胆运用冒险策略以求胜利。德国陆军总参谋部制订的”黄色计划”,如果得到真正实施,只会导致德军与联军相持的局面,无法取得对西方战争的胜利;这对于因资源匮乏而力求速战的德国来说是极为不利的,所以当曼斯坦因提出在联军意料不到的阿登山区集中主力部队,以装甲兵团为先锋快速突破马斯河防御,由此向西直奔英吉利海峡将联军拦腰截断的战略构想,虽然有着许多极为不利的前提条件,也具有很大的冒险因素[注3],成功的概率极低,一旦失利则有可能导致德国战败,不过仍为孤注一掷的希特勒所采纳;希特勒接受从阿登山区作主要突击的设想,实际上是将他和整个德国的命运置于无法预料的风险之中,但是这种要么彻底成功、要么彻底失败的疯狂之举恰恰符合他那冥顽不化的性格[注4],他也施加强大压力迫使完全漠视此项设想的德国陆军总司令部根据曼施坦因的大体构思重新修改作战方案,制订了极富冒险精神的”镰割”计划,成为对西方作战的战略文本;如果没有希特勒一意孤行的执拗和破釜沉舟的决心,对西欧的作战鹿死谁手尚难预料。

法国会战改变了当时的世界格局,是里程碑式的事件,对于二战的整个走向起到了方向性的作用。生存空间的思想虽然深深地扎根在希特勒内心深处,但这个原本看来是乌托邦式的遥远梦想,却在法国会战之后突然之间具有了实现的可能和现实的基础,对西方国家的胜利使希特勒可以腾出手来,将目光转向东方,去认真思考他的生存空间之梦,建立大日耳曼帝国的理想了。

不过在对苏联动手之前,为避免东西两线作战的局面,希特勒希望取得与英国的和解。在他看来,孤悬海外且独立作战的英国仅仅依靠自身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与征服了大半个欧洲的德国抗衡,只要能够取得体面的和平条件,毫无希望的英伦三岛没有理由不接受他所抛出的橄榄枝[注5],而这是希特勒对英思想所决定的行为。

[注1]:法国在一战中遭受到巨大的人员损失,战后法国军方进行了反思,树立了以防御为主的思想,修建于30年代的马其诺防线就是最好的证明,这种消极的战略思想使法军不愿主动进攻德国,虽然法国政府对德宣战,法军却打算只防守马奇诺防线;仍然按照一战标准进行动员的法国,计划在三个星期之后(从宣战的9月3日算起),才能集结动员起来的军队实施战略展开,也才有可能实施进攻,不过此时波兰早已战败,波兰战役进入尾声阶段。英国在欧洲大陆只派出小型的远征军参战,可是要到10月才能派出第一批部队共4个师,此时波兰战役早已结束。

[注2]:英法在苏芬战争期间本可以道义为理由派军队通过挪威,表面为支援芬兰抗苏战争,实际却以切断德国从瑞典进口的战略物资铁矿石为主要目的,但是这样大好的时机也被优柔寡断的英法政府放弃;直到4月初才在犹豫不定之中准备侵占挪威,虽然先开始行动,却被德军利用空降部队出其不意地打了一个先手,所以即使是在次要战略方向上,英法两国政府也因缺乏强有力的领袖人物而已丧失先机。

[注3]:详见(二战之我见D)《法国会战之上一冒险的”曼施坦因计划”》一文。

[注4]:详见(二战之我见B)《希特勒思想的形成》一文。

[注5]:希特勒不顾德国陆军总司令部和总参谋部的极力反对,在5月24日命令马上就要攻占防守空虚的敦刻尔克港口的德军装甲部队暂停,给了港口附近空空如也的英法联军喘息时间建立防御阵地,造成英国远征军从敦刻尔克港口逃跑一事,就是希特勒对英国抛出的橄榄枝,当然造成原因诸多,但对喜欢玩弄政治战略的希特勒来说,这是他向英国表示诚意的举动,具体原因详见(二战之我见)《希特勒缔造的”敦刻尔克奇迹 ”》一文。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3255738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8/10/9 11:55:52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2910237
      • 工分:23199
      左箭头-小图标

      法国民众之不愿法军在当地打仗,不愿当地遭到损失和破坏,竞聚众将一位准备在卢瓦尔河抵抗德军的法国装甲部队指挥官打死,迫使当地法军群龙无首而撤退,这样的法国民众能够指望抵抗德国的侵略吗?

      2018/10/23 9:34:33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2910237
      • 工分:23199
      左箭头-小图标

      在法国战役中,曼施坦因的阿登奇袭计划所指导的只是第一阶段的行动,而哈尔德所制定的”红色方案”计划引领的是第二阶段的行动,两个行动环环相扣,层层推进,共同构成改变世界命运的法国会战之全貌。

      2018/10/20 14:25:34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2910237
      • 工分:23199
      左箭头-小图标

      人们往往对法国战役第一阶段更为关注,而对第二阶段的作战行动不予关心,实际上,德国征服法国是由这两个阶段共同构成。

      2018/10/19 11:29:58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2910237
      • 工分:23199
      左箭头-小图标

      实际上,魏刚将军早在5月25日就已预见到法国失败不可避免,要求政府提出和谈;丘吉尔几次飞越英吉利海峡来到法国鼓动坚持战争,英军在法国会战中却是以逃跑为主,引起了法国人强烈的反感。

      2018/10/11 18:08:58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2910237
      • 工分:23199
      左箭头-小图标

      这篇文章刚才咋不见了呢?

      2018/10/9 23:22:03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2910237
      • 工分:23199
      左箭头-小图标

      本文与(二战之我见D)《法国会战之上一冒险的”曼施坦因计划”》都是既可独立成章,又可联合在一起形成姊妹篇,展现法国会战之全景图。

      2018/10/9 14:31:1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7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二战之我见E)法国会战之下-征服法国的“红色方案”行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