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岳阳老兵风采:余岳斌笔墨人生

共 16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86773
  • 工分:5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岳阳老兵风采:余岳斌笔墨人生

余岳武是是岳阳一位德高望重的退伍军人、老干部。30多年来,他以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坚持退休不下线,用一支笔谱写出一曲夕阳红的赞歌。他告诉同仁说:我是快奔90岁的人了,又远离祖国。趁我还有记忆,抢着写上这篇汇报文字,主要是为了感谢关心支持过我的组织与友人,也向亲人作个交待。这篇《余生捉笔且当枪》就是他对自己生活的真实记录,值得学习和推崇。

十年磨出一方志

1951年1月,我弃教从军。当时一心想到朝鲜前线去,结果转到汉口高级步兵学校,当了几十年和平兵。1983年春,我在湖北宜昌退休了。还有半辈子呀,该怎么过?我想“余生捉笔且当枪”(拙作之句,下同),写点东西吧!在老伴郭桃云全力支持下,我自修三年中文电大后,于1985年底获准迁回原籍湖南,在岳阳市军干所休息。这便于我们同时护理年迈的母亲和岳母,也争取有为家乡服务的机会。

回乡后,党和政府关心我们,人民尊重我们,干休所办得好,我更坐不住了。1988年8月,岳母病故后,我就应邀到岳阳军分区参与编修岳阳市军事志,至2001年底结束。其中除1993年夏至1996年春赴美照顾孙子外,我一直蹬单车上班,跑了10年之久。

编纂当代方志,是我国文化建设的系统工程,具有“资治、教化、存史”的作用。37年前一名区中队的战士,今天能担当此重任吗?开始,我跟岳阳市人武部原政委陈有道两人负责。经过内查外调,于1993年初完成60余万字《岳阳市军事志》打印初稿。1998年10月,先印出22万字的《岳阳市古今军事纪实》,下发县、市、区人武部。1999年8月,陈有道同志病故,我任主编,姚正国为副主编。再按省军志办要求,调整充实了部份内容,于2001年1月,赶着内部出版41万字《岳阳市军事志》。该志上起1746年(清乾隆十一年),下至1999年,印发1000册。接着又按地方志办要求,报送了30余万字《岳阳市志军事卷》和近两年《岳阳市年鉴军事篇》,均由岳阳市志办辑集,公开出版。年底,姚正国调任军分区宣传科长,我被广州军区军志办抽去,临时完成了由杨刚等倡议、邹达开主编的中南五省(区)军事志《修志诗词选》(志友们的诗),印送全军军志部门。我的编后感言是“句句含情唯一愿,诗魂留取壮军魂”。2001年底,是届修志工作结束,由岳阳军分区原政委汪泉源接任。

十余年修志,各级重视,参加者尽了心。陈有道带病工作,并病故在岗位上;姚正国加班搜集图片资料,有时饭也忘了吃;我也常拉老伴连夜誊抄资料,终于共同完成了一方253年的军史卷。我按分工写了概述、军事地理、军事机构、重大战事等章节和大事记,还编写了部份人物。该志显示了岳阳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近代太平军、北伐军北上及南北军阀混战,尤为激烈。我党在境内领导的“秋收起义”、“平江起义”、反“围剿”和抗日斗争,艰难曲折,英雄辈岀!平江县就出了52位开国将军。左宗棠、任弼时、何长工、张震等都岀生在境内。1938年11月,日军由武汉侵占临湘、岳阳城,实行“三光”政策。国民军在新墙河以南组织了四次“长沙会战”,军民英勇御敌,获第三次会战重大胜利,第四次却失守长沙。我作了较为客观、系统的记载,受史学界重视引用。日寇投降后,岳阳人民在迎接解放、支援前线、民兵建设、抗洪抢险、人民防空等,都有大的作为。该志被省军区向全省地、市军分区推介,也成了本市县、区修志的重要依据。岳阳军分区军志办和我个人先后被评为广州军区和全军修志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十年修志让我重读历史,我写的《岳阳市军事志》概述与《岳阳市古今军事纪实》前言,代表了我们当时研究的成果。

问题是时间跨度大,资料缺乏,又不全准,我们水平有限,成书离信史要求仍有差距。加之仓促赶印,难免失误。尽管如此,我非常感谢岳阳军分区和市志办的关怀,市人防办的合作。特别感谢省军志办黄远炽、刘正昆、印文智与市志办何培金、沈志高、胡孝生等志友的业务指导,感谢市政协李宣钊、刘美言、唐华文诸好友的支持。忘不了军分区军志办姚应秋、周卫华、黄泽根、邓金洲诸位的帮助。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8/9/9 9:48:1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万里难工四句诗

      我家乡有吟诗作对之风,我读初中时看过《袁枚诗话》,爱写点顺口溜。在军校、下部队,写过枪杆诗,只是随写随丟。直到1998年,老伴学会电脑后,才搜集发表。我也是近年才用电脑写稿的。

      我是个幸运者,得益于时代。改革开放,复兴圆梦,我也想“更仗山乡俚句,高歌不屈民魂”。老伴退休了,承担起全部家务,把时间让给了我,我在岳阳、深圳又上了两年老年大学。我走到哪写到哪,共写岀诗、词、曲与楹联、新诗、歌词、格言共2000余首(副)。我不怕人笑话,约半数已公开,或见报刊网络,或见于我的《自在吟》、《壮怀吟》与《月田美》小册子。有的还受到诗家鼓励,载入国内多部专著。我并不满意,只是为了感谢友人,还得啰嗦几段。

      我在宜昌受过巴人民歌的影响。1982年,我到土地承包的三斗坪调查,吟过:“户户平均户户穷,一家先富眼儿红。眼红快找脱贫路,百载神州尽富翁!”老农笑而点头。长江第一次截流,我写了《长江自述》:“盘古开天任我狂,万山冲破势汪洋。而今遇上拦江闸,学做新娘入洞房。”后被诗家林从龙、钟思贤先生分别选为当代诗词代表作之一。我爱长江,认为长江三峡是中国诗廊,屈宋、李杜、欧苏,都与此有关联。我前后写了《三峡寻踪》七绝42首,后经宜昌诗社石明光老社长推介,2010年被当阳市《长坂诗词》首次连载。其中写了18位古代诗人,如杜甫:“颠沛流离猿亦哀,夔门壮丽激情怀。暮年未了平生愿,诗似江涛滚滚来”。杜翁55岁到夔州,两年留下《登高》等400余首诗!我还赞美武将陆逊:“东吴小将各千秋,国难当头勇有谋。谁料猇亭如赤壁,一烧曹魏一烧刘!”我四次回访宜昌,军地老友都难舍难分。战友朱新泉的工艺、曾宪科的书法、杨成贵收藏的奇石,让人羡慕!“临行带颗西陵石,远在他乡近故人。”只可惜当年枪打得特准的陈如意和以诗赠我并书条幅的毛永富,今已作古!

      岳阳是座历史文化名城,大江大湖,名楼名记,自古迷人!诗祖、诗仙、诗圣都在此留有名篇,全国第一届中华诗词研讨会就在这里召开。游子归来,大山在召唤!市老年大学李曙初、王自成、张步真、李辉模、李季敖等老师那样认真地传承国粹;诗社方华文、朱培高、侯循抬、徐力行、方鸿与杨不凡、许神佑、姜辉煌、万向荣等又那样热情助人,我得跟着写点东西呀!

      1997年我写出169行朗诵词,歌颂我所全军先进退休干部朱再保,到省脱稿朗诵;我用新诗《鲜花应该献给谁》,赞美我所全囯先进军休所女所长周兰,登上北京《新囯风》诗刊。我写的《村景》:“六十阿婆练二胡,额头珠点似音符。明天欢送扶贫队,不向童孙笑认输。”获全国第四届田园诗赛三等奖;《鹧鸪天·洞庭湖风光带》:“不见窝棚与断墙,谁持彩笔绘长廊?奇葩夺目香飘远,怪石题词嚼味长。湖静谧,路康庄,五洲游客兴何狂!几疑李杜吟新句,散入清风满岳阳。”获岳阳市诗赛一等奖。我赠《拾荒者盲人余月先》联:“独眼一丝光,高低脚踏康庄路;双肩千里担,破烂堆寻干净钱”,受乡民肯定;岳阳楼小学百年校庆联:“涛声、笛声、书声,催壮百年栋木;楼影、塔影、灯影,伴红几代魁星!”获市赛二等奖。这都是诗友们的鼓励,更是家乡人民先进事迹感人的结果!

      岳阳市是全国诗、联之市,诗人作家多,有“文艺岳家军”之称。在这种情况下,《洞庭诗词》、《楹联天地》、《巴陵诗词》、《岳阳楼诗词》、《月田诗词》与《岳阳晚报》、《洞庭之声》报,一再刊登我的作品;岳阳市诗词学会金鹗分会、云梦诗社、月田诗社,接连网传我的诗词;市书法家李自由、张治雄、徐岳、葛大德等用我的诗联题亭题书;市音协原主席傅兴为我《长相思·迎香港回归》等谱曲传唱,都不该忘记!我还要感谢诗人伍冲寒帮我编成《许神佑诗集》。回乡后,我们又有多次离合,每次友人唱和题赠,都给了我力量。“此日果真西化去?痴心仍锁岳阳楼!”

      1970年初我到过广东罗湖,没有好感。2002年初随打工女儿到深圳特区,却非常惊讶,这里不仅是国际花园城市,更是新观念、新产品、新风尚的催生地!受其感染,我停不住手脚。当时租了房子没桌子,就趴在床沿上写,背也驼了。我写深圳的第一首诗《牛雕》和第一首词《卜算子·大梅沙情侣石》,登上了广州《诗词》报!

      特区吸引各方人才。这里先后聚集了刘波、许兆焕、马家楠、朱安群、林峰、傅光明、陶涛、徐冰如等诗家;市老年大学迎来了爱好诗词的男女银发族;深圳大学文学院、市女子诗社都写得一手好诗。我先后得到市诗词学会伍师元、丘海洲、林锡彬与吉增伯、王敏健、陈继豪诸会长的关心。我参加长青诗社、坏球汉诗学会、华侨城诗书画研究院、荔园诗廊与四海情诗社活动后,更受到刘为毅、刘湘辉、谭根源、罗澄清、沈兴儒、陈章旋、徐宗驹、刘吉龙诸诗友的多方帮助。境内《长青诗刊》、《华侨城》和《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都用过我的诗词。市《深圳诗词》首登我《深圳新八景》八首七律,《深圳老年》杂志封底用了我《满庭芳·深圳颂》等两首词。我写的《鹧鸪天·深圳红树》:“黙拓荒滩绿万丛,潮头挺立愈葱茏。顶风卫海凝团队,化浊为清练内功。迎候鸟,舞长空,人欢鱼跃兴何浓。长祈世界和相处,先促鹏城达道通!”在深圳一次全国性大会开幕式上,被女主持人朗诵。

      我居深圳4年,后来又往返几次,感受最深,受鼓励最多。我写的2005年春联“大圣迟归,贪留古国温馨地;雄鸡早报,怕误新潮起舞人”,获市赛二等奖。在五洲宾馆领奖时,受到全国楹联学会会长孟繁锦与市楹联学会会长高寿荃的鼓励。不久,我又获华侨城联赛二等奖。“一个爱读书的人,就是一个有希望的人;一个最爱读书的民族,就是一个兴旺发达的民族”,被评为深圳2006年读书格言一等奖。四首《河南访古》登上《中华诗词》月刊,两首《西部大开发》,登上《诗词》报;六首《逆境诸公》与四首《读诗仰贤》见于荔园诗廊。《社区老人歌声甜》被南山阳光棕榈园社区康保国先生谱曲传唱至今,《南方都市报》记者蔡保春作过报导。老书法家谢宙、李厚胜、王正华书赠我的诗句。深圳电视台播放了我老伴学电脑的两节节目,外孙女成了市少儿模特冠军,打工女儿有了自己的房子!

      2005年秋,我恋恋不舍地离开四季如春的鹏城,挥泪告别诗友、歌友,再次岀国。好在老伴帮我编了本《自在吟》诗集,其中有歌颂鹏城的诗联等100余首(副),略表寸心。不料我不认识的罗锡文青年评论家,还专门写了一篇鼓励性的评论,这是特区人民给的礼物!后来深圳市诗词学会聘我为顾问,深圳网第27期配图登我写深圳的诗词30首,更觉惭愧!我对我的后人说:儿孙们呀,你们要记得中国这个腾飞的起点,给过我们多少关爱!

      我从1993年至今,多次赴美探亲,看求学儿孙,现又客居新州乡镇。我三个子女分开20余年后,才团聚在半小时车距圈内。我们和周边的人们和睦相处,赞赏美国工业文明、环境优美,依法治国、科教兴邦,感谢她们对我儿孙的帮助。当然,我们不会忘记自己是炎黄子孙,走到哪都不能给中国人丢脸。我也讨厌美国一些当权政客的贪婪、霸道与傲慢、虚伪。他们凭着美元、科技、军火、传媒等实力,总以制裁等手段干涉别国内政,把战火引向他方。有人仍坚持冷战思维,一直仇视、分裂中国。

      为坚持正义,争取和平,维护祖国尊严,我写过100余首诗联。有企盼:“中美两军如握手,太平洋上少风波!”有忠告:“何由反恐频施恐?只恐悲哀在后头!”有辩论“且看东方挥彩笔,他年绘出最新篇!”2001年我为联合国题联:“偌大星球,运转岂由一仔?纷繁世事,沟通还靠多边!”2009年我写了前人未曾写过的《初识美国》七律10首、《书与诸公盼自扪》七绝8首(见深圳诗词网140、142期)。美国从韩战越战,到搞乱中东,再回头拉人剑指南海。我写过《题画》:“昂首久朝东,啼冠血样红。声声求醒众,门外虎狼雄!”《感时》:“航行不自由?全是扯由头。妒火无从泄,寻机乱亚洲。”最近特朗普公然对中国打贸易战,尤应警惕其军事、文化动向!我感谢武汉吴世干诗友近年常帮我校稿,将我批评美国的诗配画上博客。有危机感的美国人看了,也会认我这个好朋友。

      我身居国外,心念神州。2008年12月,美国出现金融危机,引起中国沿海农民工返乡。台湾主编的某大报,为帮美国转移视线,煽动说中国将出现几千万的“农民运动”。我写了《赠返乡农民工》寄向国内∶“托起千城立大功,返乡仍是一条龙。荒山正待培新果,坦道尤需播雅风。自古勤耕成宝地,而今创业出英雄。危机亦是良机到,桑梓逢春绿万丛。”半年后,正研究经济的罗锡文先生经过调查,写出《问汝经济有何曾》的赞许评论,登上《诗词月刊》。中华诗词学会会长郑伯农为岳阳市诗集写序时,还引用了这首诗。建国60周年我寄回三联,两副被诗人郭德银、徐宗驹登上《荔园诗廊》,一副成了当年-全市公园文化活动节的门联。

      我母亲出生在戊戌变法那年,活到97岁;我出生在“9·18”事变后的第二年,我们也是中国近代史的见证人。这期间出了多少党派、军队,都救不了中国。有了中国共产党和她绝对领导的人民军队,中国才有今天!我用诗歌表达心声,如《民心之灯》∶“一盏高擎引路先,志同道合代相传。莫言积弱身难挺,每遇惊涛芯愈鲜。浴血前贤驱黑幕,昂头后辈灿红船。欢歌更聚光和热,长驻民心似日悬。”被广州《诗词》报选入“百年潮”,登于2011年7月下半月头版头条。《水调歌头·改革颂》:“一阵巨雷响,声震泰山巅。江河湖海呼啸,十亿夜难眠。冲破层层关卡,杀出条条血路,气势史无前。开创业新纪,迎锦绣春天。凝众志,求特色,拓荒原。融通世界,良机难得正华年。刚送嫦娥奔月,旋护祥云传遍,好梦尽情圆。发展凭科学,谁个不争先!” 获《诗词》报纪念攺革开放30周年赛二等奖。《听十九大报告感言》:“东方毛邓习,接力振中华。危难开新局,融和一大家。”虽只四句,却是我一生的观察。中国共产党走过不少弯路,也出过败类。当今世界仍在激烈变化,中国虽在接近世界舞台中心,有人却仍在极力丑化你的历史、英雄与旗手。人们应该特别清醒,集思广益,坚定信念,又不狂妄,走稳每一步!

      我前后居美10余年,孤雁离群,匹夫忧国。我咏史咏物,品家情颂友情,歌一带一路,份量不少。如咏《河沙》、《野草》、《石林》、《春笋》等句子被传用,《家是方舟爱似河》还走出国门。我还写了不少忧患之诗,约占全部六分之一。我的《壮怀吟》第三部份“忧思杂咏”就有47首。如《年检》、《矿难》、《弃妇》、《穷市酒楼》等。《某地官猫》:“初护官仓亦有为,几经鼠戏渐成龟。见多不怪和相处,那计仓空谁吃谁!”过赖昌星红楼》:“机关巧设一红楼,百样温柔暗带钩。衮衮诸公昂首进,不知何以掉人头!”2012年4月回岳阳,见到军队、地方的腐败,很气愤!当即写了名楼呼声》∶“劝君莫上岳阳楼,上得楼来忧更忧。多少峨冠歌范记,中嚢私饱壮如牛!”还请老诗友、市书协副主席鲁汉先生写岀来。十八大后习总书记视察深圳,带来一股清风,12月我连忙写了《千年过后有知音》60句,内有“一股新风吹大地,邓公当夸习近平。”四个月后,我回深圳赶印诗集《壮怀吟》2000册,送到友人手上。其中第一首《扬帆》:“航程锁定誓同心,何惧风高海又深。面对惊涛凭力搏,谁人不作壮怀吟!”

      我虽解甲几十年,却一直自定为在编的战士。退休后我与原部老诗人张书坤、萧永义、吴世干、郭子福等有往来,受益匪浅,我也写了不少军旅诗。我要感谢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张心舟)、广州《诗词》报(我从不认识一个人)、岳阳月田镇《山乡风韵》(社长陈天雄)等报刊,近年共选用了我几十首这类作品。其中包括获全军诗赛优秀奖的《建军85周年感赋》:“遍地腥风岂顾身,一枪震荡破迷津。血凝黄土曾驱寇,头顶红星永为民。万死不辞旗耀日,千灾何惧箭穿云。定凭科技强筋骨,谁敢掀波犯巨轮!”有《五战区授旗》:“岂可受人欺?高擎五面旗。顶天齐壮胆,守土各扬眉。精炼千炉铁,深谋一局棋。强军期止武,四海仰雄师!”还写了五首满江红,如《喜国产航母下水》等。

      我虽然是中华诗词学会老会员,但诗写得比较粗糙,急于出手,没认真推敲。不少诗仅是韵句、政论短语,露而不雅。三本小册子都是趁回国之机赶印送人,多有失误。我处于中国大变革的年代,晚年又身处异国,来去匆匆。只好用这种形式,尽快表达心意。诗友们理解,给我戴了不少高帽。家人应当明白!我暂居国外后,岳阳市军干所,中华诗词学会、红叶诗社,岳阳、深圳诗联组织,《诗词月刊》、广州《诗词》报等仍很关心我。由于个人条件的限制,国内邀请活动,我一直没有参加,有的奖项也被婉拒;有的社团、编辑部如北京《新国风》、南阳市《南阳》诗刊等,早己失去联系,非常抱歉!

      2018/9/9 10:44:38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86773
      • 工分:5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万里难工四句诗

      我家乡有吟诗作对之风,我读初中时看过《袁枚诗话》,爱写点顺口溜。在军校、下部队,写过枪杆诗,只是随写随丟。直到1998年,老伴学会电脑后,才搜集发表。我也是近年才用电脑写稿的。

      我是个幸运者,得益于时代。改革开放,复兴圆梦,我也想“更仗山乡俚句,高歌不屈民魂”。老伴退休了,承担起全部家务,把时间让给了我,我在岳阳、深圳又上了两年老年大学。我走到哪写到哪,共写岀诗、词、曲与楹联、新诗、歌词、格言共2000余首(副)。我不怕人笑话,约半数已公开,或见报刊网络,或见于我的《自在吟》、《壮怀吟》与《月田美》小册子。有的还受到诗家鼓励,载入国内多部专著。我并不满意,只是为了感谢友人,还得啰嗦几段。

      我在宜昌受过巴人民歌的影响。1982年,我到土地承包的三斗坪调查,吟过:“户户平均户户穷,一家先富眼儿红。眼红快找脱贫路,百载神州尽富翁!”老农笑而点头。长江第一次截流,我写了《长江自述》:“盘古开天任我狂,万山冲破势汪洋。而今遇上拦江闸,学做新娘入洞房。”后被诗家林从龙、钟思贤先生分别选为当代诗词代表作之一。我爱长江,认为长江三峡是中国诗廊,屈宋、李杜、欧苏,都与此有关联。我前后写了《三峡寻踪》七绝42首,后经宜昌诗社石明光老社长推介,2010年被当阳市《长坂诗词》首次连载。其中写了18位古代诗人,如杜甫:“颠沛流离猿亦哀,夔门壮丽激情怀。暮年未了平生愿,诗似江涛滚滚来”。杜翁55岁到夔州,两年留下《登高》等400余首诗!我还赞美武将陆逊:“东吴小将各千秋,国难当头勇有谋。谁料猇亭如赤壁,一烧曹魏一烧刘!”我四次回访宜昌,军地老友都难舍难分。战友朱新泉的工艺、曾宪科的书法、杨成贵收藏的奇石,让人羡慕!“临行带颗西陵石,远在他乡近故人。”只可惜当年枪打得特准的陈如意和以诗赠我并书条幅的毛永富,今已作古!

      岳阳是座历史文化名城,大江大湖,名楼名记,自古迷人!诗祖、诗仙、诗圣都在此留有名篇,全国第一届中华诗词研讨会就在这里召开。游子归来,大山在召唤!市老年大学李曙初、王自成、张步真、李辉模、李季敖等老师那样认真地传承国粹;诗社方华文、朱培高、侯循抬、徐力行、方鸿与杨不凡、许神佑、姜辉煌、万向荣等又那样热情助人,我得跟着写点东西呀!

      1997年我写出169行朗诵词,歌颂我所全军先进退休干部朱再保,到省脱稿朗诵;我用新诗《鲜花应该献给谁》,赞美我所全囯先进军休所女所长周兰,登上北京《新囯风》诗刊。我写的《村景》:“六十阿婆练二胡,额头珠点似音符。明天欢送扶贫队,不向童孙笑认输。”获全国第四届田园诗赛三等奖;《鹧鸪天·洞庭湖风光带》:“不见窝棚与断墙,谁持彩笔绘长廊?奇葩夺目香飘远,怪石题词嚼味长。湖静谧,路康庄,五洲游客兴何狂!几疑李杜吟新句,散入清风满岳阳。”获岳阳市诗赛一等奖。我赠《拾荒者盲人余月先》联:“独眼一丝光,高低脚踏康庄路;双肩千里担,破烂堆寻干净钱”,受乡民肯定;岳阳楼小学百年校庆联:“涛声、笛声、书声,催壮百年栋木;楼影、塔影、灯影,伴红几代魁星!”获市赛二等奖。这都是诗友们的鼓励,更是家乡人民先进事迹感人的结果!

      岳阳市是全国诗、联之市,诗人作家多,有“文艺岳家军”之称。在这种情况下,《洞庭诗词》、《楹联天地》、《巴陵诗词》、《岳阳楼诗词》、《月田诗词》与《岳阳晚报》、《洞庭之声》报,一再刊登我的作品;岳阳市诗词学会金鹗分会、云梦诗社、月田诗社,接连网传我的诗词;市书法家李自由、张治雄、徐岳、葛大德等用我的诗联题亭题书;市音协原主席傅兴为我《长相思·迎香港回归》等谱曲传唱,都不该忘记!我还要感谢诗人伍冲寒帮我编成《许神佑诗集》。回乡后,我们又有多次离合,每次友人唱和题赠,都给了我力量。“此日果真西化去?痴心仍锁岳阳楼!”

      1970年初我到过广东罗湖,没有好感。2002年初随打工女儿到深圳特区,却非常惊讶,这里不仅是国际花园城市,更是新观念、新产品、新风尚的催生地!受其感染,我停不住手脚。当时租了房子没桌子,就趴在床沿上写,背也驼了。我写深圳的第一首诗《牛雕》和第一首词《卜算子·大梅沙情侣石》,登上了广州《诗词》报!

      特区吸引各方人才。这里先后聚集了刘波、许兆焕、马家楠、朱安群、林峰、傅光明、陶涛、徐冰如等诗家;市老年大学迎来了爱好诗词的男女银发族;深圳大学文学院、市女子诗社都写得一手好诗。我先后得到市诗词学会伍师元、丘海洲、林锡彬与吉增伯、王敏健、陈继豪诸会长的关心。我参加长青诗社、坏球汉诗学会、华侨城诗书画研究院、荔园诗廊与四海情诗社活动后,更受到刘为毅、刘湘辉、谭根源、罗澄清、沈兴儒、陈章旋、徐宗驹、刘吉龙诸诗友的多方帮助。境内《长青诗刊》、《华侨城》和《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都用过我的诗词。市《深圳诗词》首登我《深圳新八景》八首七律,《深圳老年》杂志封底用了我《满庭芳·深圳颂》等两首词。我写的《鹧鸪天·深圳红树》:“黙拓荒滩绿万丛,潮头挺立愈葱茏。顶风卫海凝团队,化浊为清练内功。迎候鸟,舞长空,人欢鱼跃兴何浓。长祈世界和相处,先促鹏城达道通!”在深圳一次全国性大会开幕式上,被女主持人朗诵。

      我居深圳4年,后来又往返几次,感受最深,受鼓励最多。我写的2005年春联“大圣迟归,贪留古国温馨地;雄鸡早报,怕误新潮起舞人”,获市赛二等奖。在五洲宾馆领奖时,受到全国楹联学会会长孟繁锦与市楹联学会会长高寿荃的鼓励。不久,我又获华侨城联赛二等奖。“一个爱读书的人,就是一个有希望的人;一个最爱读书的民族,就是一个兴旺发达的民族”,被评为深圳2006年读书格言一等奖。四首《河南访古》登上《中华诗词》月刊,两首《西部大开发》,登上《诗词》报;六首《逆境诸公》与四首《读诗仰贤》见于荔园诗廊。《社区老人歌声甜》被南山阳光棕榈园社区康保国先生谱曲传唱至今,《南方都市报》记者蔡保春作过报导。老书法家谢宙、李厚胜、王正华书赠我的诗句。深圳电视台播放了我老伴学电脑的两节节目,外孙女成了市少儿模特冠军,打工女儿有了自己的房子!

      2005年秋,我恋恋不舍地离开四季如春的鹏城,挥泪告别诗友、歌友,再次岀国。好在老伴帮我编了本《自在吟》诗集,其中有歌颂鹏城的诗联等100余首(副),略表寸心。不料我不认识的罗锡文青年评论家,还专门写了一篇鼓励性的评论,这是特区人民给的礼物!后来深圳市诗词学会聘我为顾问,深圳网第27期配图登我写深圳的诗词30首,更觉惭愧!我对我的后人说:儿孙们呀,你们要记得中国这个腾飞的起点,给过我们多少关爱!

      我从1993年至今,多次赴美探亲,看求学儿孙,现又客居新州乡镇。我三个子女分开20余年后,才团聚在半小时车距圈内。我们和周边的人们和睦相处,赞赏美国工业文明、环境优美,依法治国、科教兴邦,感谢她们对我儿孙的帮助。当然,我们不会忘记自己是炎黄子孙,走到哪都不能给中国人丢脸。我也讨厌美国一些当权政客的贪婪、霸道与傲慢、虚伪。他们凭着美元、科技、军火、传媒等实力,总以制裁等手段干涉别国内政,把战火引向他方。有人仍坚持冷战思维,一直仇视、分裂中国。

      为坚持正义,争取和平,维护祖国尊严,我写过100余首诗联。有企盼:“中美两军如握手,太平洋上少风波!”有忠告:“何由反恐频施恐?只恐悲哀在后头!”有辩论“且看东方挥彩笔,他年绘出最新篇!”2001年我为联合国题联:“偌大星球,运转岂由一仔?纷繁世事,沟通还靠多边!”2009年我写了前人未曾写过的《初识美国》七律10首、《书与诸公盼自扪》七绝8首(见深圳诗词网140、142期)。美国从韩战越战,到搞乱中东,再回头拉人剑指南海。我写过《题画》:“昂首久朝东,啼冠血样红。声声求醒众,门外虎狼雄!”《感时》:“航行不自由?全是扯由头。妒火无从泄,寻机乱亚洲。”最近特朗普公然对中国打贸易战,尤应警惕其军事、文化动向!我感谢武汉吴世干诗友近年常帮我校稿,将我批评美国的诗配画上博客。有危机感的美国人看了,也会认我这个好朋友。

      我身居国外,心念神州。2008年12月,美国出现金融危机,引起中国沿海农民工返乡。台湾主编的某大报,为帮美国转移视线,煽动说中国将出现几千万的“农民运动”。我写了《赠返乡农民工》寄向国内∶“托起千城立大功,返乡仍是一条龙。荒山正待培新果,坦道尤需播雅风。自古勤耕成宝地,而今创业出英雄。危机亦是良机到,桑梓逢春绿万丛。”半年后,正研究经济的罗锡文先生经过调查,写出《问汝经济有何曾》的赞许评论,登上《诗词月刊》。中华诗词学会会长郑伯农为岳阳市诗集写序时,还引用了这首诗。建国60周年我寄回三联,两副被诗人郭德银、徐宗驹登上《荔园诗廊》,一副成了当年-全市公园文化活动节的门联。

      我母亲出生在戊戌变法那年,活到97岁;我出生在“9·18”事变后的第二年,我们也是中国近代史的见证人。这期间出了多少党派、军队,都救不了中国。有了中国共产党和她绝对领导的人民军队,中国才有今天!我用诗歌表达心声,如《民心之灯》∶“一盏高擎引路先,志同道合代相传。莫言积弱身难挺,每遇惊涛芯愈鲜。浴血前贤驱黑幕,昂头后辈灿红船。欢歌更聚光和热,长驻民心似日悬。”被广州《诗词》报选入“百年潮”,登于2011年7月下半月头版头条。《水调歌头·改革颂》:“一阵巨雷响,声震泰山巅。江河湖海呼啸,十亿夜难眠。冲破层层关卡,杀出条条血路,气势史无前。开创业新纪,迎锦绣春天。凝众志,求特色,拓荒原。融通世界,良机难得正华年。刚送嫦娥奔月,旋护祥云传遍,好梦尽情圆。发展凭科学,谁个不争先!” 获《诗词》报纪念攺革开放30周年赛二等奖。《听十九大报告感言》:“东方毛邓习,接力振中华。危难开新局,融和一大家。”虽只四句,却是我一生的观察。中国共产党走过不少弯路,也出过败类。当今世界仍在激烈变化,中国虽在接近世界舞台中心,有人却仍在极力丑化你的历史、英雄与旗手。人们应该特别清醒,集思广益,坚定信念,又不狂妄,走稳每一步!

      我前后居美10余年,孤雁离群,匹夫忧国。我咏史咏物,品家情颂友情,歌一带一路,份量不少。如咏《河沙》、《野草》、《石林》、《春笋》等句子被传用,《家是方舟爱似河》还走出国门。我还写了不少忧患之诗,约占全部六分之一。我的《壮怀吟》第三部份“忧思杂咏”就有47首。如《年检》、《矿难》、《弃妇》、《穷市酒楼》等。《某地官猫》:“初护官仓亦有为,几经鼠戏渐成龟。见多不怪和相处,那计仓空谁吃谁!”过赖昌星红楼》:“机关巧设一红楼,百样温柔暗带钩。衮衮诸公昂首进,不知何以掉人头!”2012年4月回岳阳,见到军队、地方的腐败,很气愤!当即写了名楼呼声》∶“劝君莫上岳阳楼,上得楼来忧更忧。多少峨冠歌范记,中嚢私饱壮如牛!”还请老诗友、市书协副主席鲁汉先生写岀来。十八大后习总书记视察深圳,带来一股清风,12月我连忙写了《千年过后有知音》60句,内有“一股新风吹大地,邓公当夸习近平。”四个月后,我回深圳赶印诗集《壮怀吟》2000册,送到友人手上。其中第一首《扬帆》:“航程锁定誓同心,何惧风高海又深。面对惊涛凭力搏,谁人不作壮怀吟!”

      我虽解甲几十年,却一直自定为在编的战士。退休后我与原部老诗人张书坤、萧永义、吴世干、郭子福等有往来,受益匪浅,我也写了不少军旅诗。我要感谢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张心舟)、广州《诗词》报(我从不认识一个人)、岳阳月田镇《山乡风韵》(社长陈天雄)等报刊,近年共选用了我几十首这类作品。其中包括获全军诗赛优秀奖的《建军85周年感赋》:“遍地腥风岂顾身,一枪震荡破迷津。血凝黄土曾驱寇,头顶红星永为民。万死不辞旗耀日,千灾何惧箭穿云。定凭科技强筋骨,谁敢掀波犯巨轮!”有《五战区授旗》:“岂可受人欺?高擎五面旗。顶天齐壮胆,守土各扬眉。精炼千炉铁,深谋一局棋。强军期止武,四海仰雄师!”还写了五首满江红,如《喜国产航母下水》等。

      我虽然是中华诗词学会老会员,但诗写得比较粗糙,急于出手,没认真推敲。不少诗仅是韵句、政论短语,露而不雅。三本小册子都是趁回国之机赶印送人,多有失误。我处于中国大变革的年代,晚年又身处异国,来去匆匆。只好用这种形式,尽快表达心意。诗友们理解,给我戴了不少高帽。家人应当明白!我暂居国外后,岳阳市军干所,中华诗词学会、红叶诗社,岳阳、深圳诗联组织,《诗词月刊》、广州《诗词》报等仍很关心我。由于个人条件的限制,国内邀请活动,我一直没有参加,有的奖项也被婉拒;有的社团、编辑部如北京《新国风》、南阳市《南阳》诗刊等,早己失去联系,非常抱歉!

      2018/9/9 10:44:38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86773
      • 工分:5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万里难工四句诗

      我家乡有吟诗作对之风,我读初中时看过《袁枚诗话》,爱写点顺口溜。在军校、下部队,写过枪杆诗,只是随写随丟。直到1998年,老伴学会电脑后,才搜集发表。我也是近年才用电脑写稿的。

      我是个幸运者,得益于时代。改革开放,复兴圆梦,我也想“更仗山乡俚句,高歌不屈民魂”。老伴退休了,承担起全部家务,把时间让给了我,我在岳阳、深圳又上了两年老年大学。我走到哪写到哪,共写岀诗、词、曲与楹联、新诗、歌词、格言共2000余首(副)。我不怕人笑话,约半数已公开,或见报刊网络,或见于我的《自在吟》、《壮怀吟》与《月田美》小册子。有的还受到诗家鼓励,载入国内多部专著。我并不满意,只是为了感谢友人,还得啰嗦几段。

      我在宜昌受过巴人民歌的影响。1982年,我到土地承包的三斗坪调查,吟过:“户户平均户户穷,一家先富眼儿红。眼红快找脱贫路,百载神州尽富翁!”老农笑而点头。长江第一次截流,我写了《长江自述》:“盘古开天任我狂,万山冲破势汪洋。而今遇上拦江闸,学做新娘入洞房。”后被诗家林从龙、钟思贤先生分别选为当代诗词代表作之一。我爱长江,认为长江三峡是中国诗廊,屈宋、李杜、欧苏,都与此有关联。我前后写了《三峡寻踪》七绝42首,后经宜昌诗社石明光老社长推介,2010年被当阳市《长坂诗词》首次连载。其中写了18位古代诗人,如杜甫:“颠沛流离猿亦哀,夔门壮丽激情怀。暮年未了平生愿,诗似江涛滚滚来”。杜翁55岁到夔州,两年留下《登高》等400余首诗!我还赞美武将陆逊:“东吴小将各千秋,国难当头勇有谋。谁料猇亭如赤壁,一烧曹魏一烧刘!”我四次回访宜昌,军地老友都难舍难分。战友朱新泉的工艺、曾宪科的书法、杨成贵收藏的奇石,让人羡慕!“临行带颗西陵石,远在他乡近故人。”只可惜当年枪打得特准的陈如意和以诗赠我并书条幅的毛永富,今已作古!

      岳阳是座历史文化名城,大江大湖,名楼名记,自古迷人!诗祖、诗仙、诗圣都在此留有名篇,全国第一届中华诗词研讨会就在这里召开。游子归来,大山在召唤!市老年大学李曙初、王自成、张步真、李辉模、李季敖等老师那样认真地传承国粹;诗社方华文、朱培高、侯循抬、徐力行、方鸿与杨不凡、许神佑、姜辉煌、万向荣等又那样热情助人,我得跟着写点东西呀!

      1997年我写出169行朗诵词,歌颂我所全军先进退休干部朱再保,到省脱稿朗诵;我用新诗《鲜花应该献给谁》,赞美我所全囯先进军休所女所长周兰,登上北京《新囯风》诗刊。我写的《村景》:“六十阿婆练二胡,额头珠点似音符。明天欢送扶贫队,不向童孙笑认输。”获全国第四届田园诗赛三等奖;《鹧鸪天·洞庭湖风光带》:“不见窝棚与断墙,谁持彩笔绘长廊?奇葩夺目香飘远,怪石题词嚼味长。湖静谧,路康庄,五洲游客兴何狂!几疑李杜吟新句,散入清风满岳阳。”获岳阳市诗赛一等奖。我赠《拾荒者盲人余月先》联:“独眼一丝光,高低脚踏康庄路;双肩千里担,破烂堆寻干净钱”,受乡民肯定;岳阳楼小学百年校庆联:“涛声、笛声、书声,催壮百年栋木;楼影、塔影、灯影,伴红几代魁星!”获市赛二等奖。这都是诗友们的鼓励,更是家乡人民先进事迹感人的结果!

      岳阳市是全国诗、联之市,诗人作家多,有“文艺岳家军”之称。在这种情况下,《洞庭诗词》、《楹联天地》、《巴陵诗词》、《岳阳楼诗词》、《月田诗词》与《岳阳晚报》、《洞庭之声》报,一再刊登我的作品;岳阳市诗词学会金鹗分会、云梦诗社、月田诗社,接连网传我的诗词;市书法家李自由、张治雄、徐岳、葛大德等用我的诗联题亭题书;市音协原主席傅兴为我《长相思·迎香港回归》等谱曲传唱,都不该忘记!我还要感谢诗人伍冲寒帮我编成《许神佑诗集》。回乡后,我们又有多次离合,每次友人唱和题赠,都给了我力量。“此日果真西化去?痴心仍锁岳阳楼!”

      1970年初我到过广东罗湖,没有好感。2002年初随打工女儿到深圳特区,却非常惊讶,这里不仅是国际花园城市,更是新观念、新产品、新风尚的催生地!受其感染,我停不住手脚。当时租了房子没桌子,就趴在床沿上写,背也驼了。我写深圳的第一首诗《牛雕》和第一首词《卜算子·大梅沙情侣石》,登上了广州《诗词》报!

      特区吸引各方人才。这里先后聚集了刘波、许兆焕、马家楠、朱安群、林峰、傅光明、陶涛、徐冰如等诗家;市老年大学迎来了爱好诗词的男女银发族;深圳大学文学院、市女子诗社都写得一手好诗。我先后得到市诗词学会伍师元、丘海洲、林锡彬与吉增伯、王敏健、陈继豪诸会长的关心。我参加长青诗社、坏球汉诗学会、华侨城诗书画研究院、荔园诗廊与四海情诗社活动后,更受到刘为毅、刘湘辉、谭根源、罗澄清、沈兴儒、陈章旋、徐宗驹、刘吉龙诸诗友的多方帮助。境内《长青诗刊》、《华侨城》和《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都用过我的诗词。市《深圳诗词》首登我《深圳新八景》八首七律,《深圳老年》杂志封底用了我《满庭芳·深圳颂》等两首词。我写的《鹧鸪天·深圳红树》:“黙拓荒滩绿万丛,潮头挺立愈葱茏。顶风卫海凝团队,化浊为清练内功。迎候鸟,舞长空,人欢鱼跃兴何浓。长祈世界和相处,先促鹏城达道通!”在深圳一次全国性大会开幕式上,被女主持人朗诵。

      我居深圳4年,后来又往返几次,感受最深,受鼓励最多。我写的2005年春联“大圣迟归,贪留古国温馨地;雄鸡早报,怕误新潮起舞人”,获市赛二等奖。在五洲宾馆领奖时,受到全国楹联学会会长孟繁锦与市楹联学会会长高寿荃的鼓励。不久,我又获华侨城联赛二等奖。“一个爱读书的人,就是一个有希望的人;一个最爱读书的民族,就是一个兴旺发达的民族”,被评为深圳2006年读书格言一等奖。四首《河南访古》登上《中华诗词》月刊,两首《西部大开发》,登上《诗词》报;六首《逆境诸公》与四首《读诗仰贤》见于荔园诗廊。《社区老人歌声甜》被南山阳光棕榈园社区康保国先生谱曲传唱至今,《南方都市报》记者蔡保春作过报导。老书法家谢宙、李厚胜、王正华书赠我的诗句。深圳电视台播放了我老伴学电脑的两节节目,外孙女成了市少儿模特冠军,打工女儿有了自己的房子!

      2005年秋,我恋恋不舍地离开四季如春的鹏城,挥泪告别诗友、歌友,再次岀国。好在老伴帮我编了本《自在吟》诗集,其中有歌颂鹏城的诗联等100余首(副),略表寸心。不料我不认识的罗锡文青年评论家,还专门写了一篇鼓励性的评论,这是特区人民给的礼物!后来深圳市诗词学会聘我为顾问,深圳网第27期配图登我写深圳的诗词30首,更觉惭愧!我对我的后人说:儿孙们呀,你们要记得中国这个腾飞的起点,给过我们多少关爱!

      我从1993年至今,多次赴美探亲,看求学儿孙,现又客居新州乡镇。我三个子女分开20余年后,才团聚在半小时车距圈内。我们和周边的人们和睦相处,赞赏美国工业文明、环境优美,依法治国、科教兴邦,感谢她们对我儿孙的帮助。当然,我们不会忘记自己是炎黄子孙,走到哪都不能给中国人丢脸。我也讨厌美国一些当权政客的贪婪、霸道与傲慢、虚伪。他们凭着美元、科技、军火、传媒等实力,总以制裁等手段干涉别国内政,把战火引向他方。有人仍坚持冷战思维,一直仇视、分裂中国。

      为坚持正义,争取和平,维护祖国尊严,我写过100余首诗联。有企盼:“中美两军如握手,太平洋上少风波!”有忠告:“何由反恐频施恐?只恐悲哀在后头!”有辩论“且看东方挥彩笔,他年绘出最新篇!”2001年我为联合国题联:“偌大星球,运转岂由一仔?纷繁世事,沟通还靠多边!”2009年我写了前人未曾写过的《初识美国》七律10首、《书与诸公盼自扪》七绝8首(见深圳诗词网140、142期)。美国从韩战越战,到搞乱中东,再回头拉人剑指南海。我写过《题画》:“昂首久朝东,啼冠血样红。声声求醒众,门外虎狼雄!”《感时》:“航行不自由?全是扯由头。妒火无从泄,寻机乱亚洲。”最近特朗普公然对中国打贸易战,尤应警惕其军事、文化动向!我感谢武汉吴世干诗友近年常帮我校稿,将我批评美国的诗配画上博客。有危机感的美国人看了,也会认我这个好朋友。

      我身居国外,心念神州。2008年12月,美国出现金融危机,引起中国沿海农民工返乡。台湾主编的某大报,为帮美国转移视线,煽动说中国将出现几千万的“农民运动”。我写了《赠返乡农民工》寄向国内∶“托起千城立大功,返乡仍是一条龙。荒山正待培新果,坦道尤需播雅风。自古勤耕成宝地,而今创业出英雄。危机亦是良机到,桑梓逢春绿万丛。”半年后,正研究经济的罗锡文先生经过调查,写出《问汝经济有何曾》的赞许评论,登上《诗词月刊》。中华诗词学会会长郑伯农为岳阳市诗集写序时,还引用了这首诗。建国60周年我寄回三联,两副被诗人郭德银、徐宗驹登上《荔园诗廊》,一副成了当年-全市公园文化活动节的门联。

      我母亲出生在戊戌变法那年,活到97岁;我出生在“9·18”事变后的第二年,我们也是中国近代史的见证人。这期间出了多少党派、军队,都救不了中国。有了中国共产党和她绝对领导的人民军队,中国才有今天!我用诗歌表达心声,如《民心之灯》∶“一盏高擎引路先,志同道合代相传。莫言积弱身难挺,每遇惊涛芯愈鲜。浴血前贤驱黑幕,昂头后辈灿红船。欢歌更聚光和热,长驻民心似日悬。”被广州《诗词》报选入“百年潮”,登于2011年7月下半月头版头条。《水调歌头·改革颂》:“一阵巨雷响,声震泰山巅。江河湖海呼啸,十亿夜难眠。冲破层层关卡,杀出条条血路,气势史无前。开创业新纪,迎锦绣春天。凝众志,求特色,拓荒原。融通世界,良机难得正华年。刚送嫦娥奔月,旋护祥云传遍,好梦尽情圆。发展凭科学,谁个不争先!” 获《诗词》报纪念攺革开放30周年赛二等奖。《听十九大报告感言》:“东方毛邓习,接力振中华。危难开新局,融和一大家。”虽只四句,却是我一生的观察。中国共产党走过不少弯路,也出过败类。当今世界仍在激烈变化,中国虽在接近世界舞台中心,有人却仍在极力丑化你的历史、英雄与旗手。人们应该特别清醒,集思广益,坚定信念,又不狂妄,走稳每一步!

      我前后居美10余年,孤雁离群,匹夫忧国。我咏史咏物,品家情颂友情,歌一带一路,份量不少。如咏《河沙》、《野草》、《石林》、《春笋》等句子被传用,《家是方舟爱似河》还走出国门。我还写了不少忧患之诗,约占全部六分之一。我的《壮怀吟》第三部份“忧思杂咏”就有47首。如《年检》、《矿难》、《弃妇》、《穷市酒楼》等。《某地官猫》:“初护官仓亦有为,几经鼠戏渐成龟。见多不怪和相处,那计仓空谁吃谁!”过赖昌星红楼》:“机关巧设一红楼,百样温柔暗带钩。衮衮诸公昂首进,不知何以掉人头!”2012年4月回岳阳,见到军队、地方的腐败,很气愤!当即写了名楼呼声》∶“劝君莫上岳阳楼,上得楼来忧更忧。多少峨冠歌范记,中嚢私饱壮如牛!”还请老诗友、市书协副主席鲁汉先生写岀来。十八大后习总书记视察深圳,带来一股清风,12月我连忙写了《千年过后有知音》60句,内有“一股新风吹大地,邓公当夸习近平。”四个月后,我回深圳赶印诗集《壮怀吟》2000册,送到友人手上。其中第一首《扬帆》:“航程锁定誓同心,何惧风高海又深。面对惊涛凭力搏,谁人不作壮怀吟!”

      我虽解甲几十年,却一直自定为在编的战士。退休后我与原部老诗人张书坤、萧永义、吴世干、郭子福等有往来,受益匪浅,我也写了不少军旅诗。我要感谢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张心舟)、广州《诗词》报(我从不认识一个人)、岳阳月田镇《山乡风韵》(社长陈天雄)等报刊,近年共选用了我几十首这类作品。其中包括获全军诗赛优秀奖的《建军85周年感赋》:“遍地腥风岂顾身,一枪震荡破迷津。血凝黄土曾驱寇,头顶红星永为民。万死不辞旗耀日,千灾何惧箭穿云。定凭科技强筋骨,谁敢掀波犯巨轮!”有《五战区授旗》:“岂可受人欺?高擎五面旗。顶天齐壮胆,守土各扬眉。精炼千炉铁,深谋一局棋。强军期止武,四海仰雄师!”还写了五首满江红,如《喜国产航母下水》等。

      我虽然是中华诗词学会老会员,但诗写得比较粗糙,急于出手,没认真推敲。不少诗仅是韵句、政论短语,露而不雅。三本小册子都是趁回国之机赶印送人,多有失误。我处于中国大变革的年代,晚年又身处异国,来去匆匆。只好用这种形式,尽快表达心意。诗友们理解,给我戴了不少高帽。家人应当明白!我暂居国外后,岳阳市军干所,中华诗词学会、红叶诗社,岳阳、深圳诗联组织,《诗词月刊》、广州《诗词》报等仍很关心我。由于个人条件的限制,国内邀请活动,我一直没有参加,有的奖项也被婉拒;有的社团、编辑部如北京《新国风》、南阳市《南阳》诗刊等,早己失去联系,非常抱歉!

      2018/9/9 10:44:38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86773
      • 工分:5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万里难工四句诗

      我家乡有吟诗作对之风,我读初中时看过《袁枚诗话》,爱写点顺口溜。在军校、下部队,写过枪杆诗,只是随写随丟。直到1998年,老伴学会电脑后,才搜集发表。我也是近年才用电脑写稿的。

      我是个幸运者,得益于时代。改革开放,复兴圆梦,我也想“更仗山乡俚句,高歌不屈民魂”。老伴退休了,承担起全部家务,把时间让给了我,我在岳阳、深圳又上了两年老年大学。我走到哪写到哪,共写岀诗、词、曲与楹联、新诗、歌词、格言共2000余首(副)。我不怕人笑话,约半数已公开,或见报刊网络,或见于我的《自在吟》、《壮怀吟》与《月田美》小册子。有的还受到诗家鼓励,载入国内多部专著。我并不满意,只是为了感谢友人,还得啰嗦几段。

      我在宜昌受过巴人民歌的影响。1982年,我到土地承包的三斗坪调查,吟过:“户户平均户户穷,一家先富眼儿红。眼红快找脱贫路,百载神州尽富翁!”老农笑而点头。长江第一次截流,我写了《长江自述》:“盘古开天任我狂,万山冲破势汪洋。而今遇上拦江闸,学做新娘入洞房。”后被诗家林从龙、钟思贤先生分别选为当代诗词代表作之一。我爱长江,认为长江三峡是中国诗廊,屈宋、李杜、欧苏,都与此有关联。我前后写了《三峡寻踪》七绝42首,后经宜昌诗社石明光老社长推介,2010年被当阳市《长坂诗词》首次连载。其中写了18位古代诗人,如杜甫:“颠沛流离猿亦哀,夔门壮丽激情怀。暮年未了平生愿,诗似江涛滚滚来”。杜翁55岁到夔州,两年留下《登高》等400余首诗!我还赞美武将陆逊:“东吴小将各千秋,国难当头勇有谋。谁料猇亭如赤壁,一烧曹魏一烧刘!”我四次回访宜昌,军地老友都难舍难分。战友朱新泉的工艺、曾宪科的书法、杨成贵收藏的奇石,让人羡慕!“临行带颗西陵石,远在他乡近故人。”只可惜当年枪打得特准的陈如意和以诗赠我并书条幅的毛永富,今已作古!

      岳阳是座历史文化名城,大江大湖,名楼名记,自古迷人!诗祖、诗仙、诗圣都在此留有名篇,全国第一届中华诗词研讨会就在这里召开。游子归来,大山在召唤!市老年大学李曙初、王自成、张步真、李辉模、李季敖等老师那样认真地传承国粹;诗社方华文、朱培高、侯循抬、徐力行、方鸿与杨不凡、许神佑、姜辉煌、万向荣等又那样热情助人,我得跟着写点东西呀!

      1997年我写出169行朗诵词,歌颂我所全军先进退休干部朱再保,到省脱稿朗诵;我用新诗《鲜花应该献给谁》,赞美我所全囯先进军休所女所长周兰,登上北京《新囯风》诗刊。我写的《村景》:“六十阿婆练二胡,额头珠点似音符。明天欢送扶贫队,不向童孙笑认输。”获全国第四届田园诗赛三等奖;《鹧鸪天·洞庭湖风光带》:“不见窝棚与断墙,谁持彩笔绘长廊?奇葩夺目香飘远,怪石题词嚼味长。湖静谧,路康庄,五洲游客兴何狂!几疑李杜吟新句,散入清风满岳阳。”获岳阳市诗赛一等奖。我赠《拾荒者盲人余月先》联:“独眼一丝光,高低脚踏康庄路;双肩千里担,破烂堆寻干净钱”,受乡民肯定;岳阳楼小学百年校庆联:“涛声、笛声、书声,催壮百年栋木;楼影、塔影、灯影,伴红几代魁星!”获市赛二等奖。这都是诗友们的鼓励,更是家乡人民先进事迹感人的结果!

      岳阳市是全国诗、联之市,诗人作家多,有“文艺岳家军”之称。在这种情况下,《洞庭诗词》、《楹联天地》、《巴陵诗词》、《岳阳楼诗词》、《月田诗词》与《岳阳晚报》、《洞庭之声》报,一再刊登我的作品;岳阳市诗词学会金鹗分会、云梦诗社、月田诗社,接连网传我的诗词;市书法家李自由、张治雄、徐岳、葛大德等用我的诗联题亭题书;市音协原主席傅兴为我《长相思·迎香港回归》等谱曲传唱,都不该忘记!我还要感谢诗人伍冲寒帮我编成《许神佑诗集》。回乡后,我们又有多次离合,每次友人唱和题赠,都给了我力量。“此日果真西化去?痴心仍锁岳阳楼!”

      1970年初我到过广东罗湖,没有好感。2002年初随打工女儿到深圳特区,却非常惊讶,这里不仅是国际花园城市,更是新观念、新产品、新风尚的催生地!受其感染,我停不住手脚。当时租了房子没桌子,就趴在床沿上写,背也驼了。我写深圳的第一首诗《牛雕》和第一首词《卜算子·大梅沙情侣石》,登上了广州《诗词》报!

      特区吸引各方人才。这里先后聚集了刘波、许兆焕、马家楠、朱安群、林峰、傅光明、陶涛、徐冰如等诗家;市老年大学迎来了爱好诗词的男女银发族;深圳大学文学院、市女子诗社都写得一手好诗。我先后得到市诗词学会伍师元、丘海洲、林锡彬与吉增伯、王敏健、陈继豪诸会长的关心。我参加长青诗社、坏球汉诗学会、华侨城诗书画研究院、荔园诗廊与四海情诗社活动后,更受到刘为毅、刘湘辉、谭根源、罗澄清、沈兴儒、陈章旋、徐宗驹、刘吉龙诸诗友的多方帮助。境内《长青诗刊》、《华侨城》和《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都用过我的诗词。市《深圳诗词》首登我《深圳新八景》八首七律,《深圳老年》杂志封底用了我《满庭芳·深圳颂》等两首词。我写的《鹧鸪天·深圳红树》:“黙拓荒滩绿万丛,潮头挺立愈葱茏。顶风卫海凝团队,化浊为清练内功。迎候鸟,舞长空,人欢鱼跃兴何浓。长祈世界和相处,先促鹏城达道通!”在深圳一次全国性大会开幕式上,被女主持人朗诵。

      我居深圳4年,后来又往返几次,感受最深,受鼓励最多。我写的2005年春联“大圣迟归,贪留古国温馨地;雄鸡早报,怕误新潮起舞人”,获市赛二等奖。在五洲宾馆领奖时,受到全国楹联学会会长孟繁锦与市楹联学会会长高寿荃的鼓励。不久,我又获华侨城联赛二等奖。“一个爱读书的人,就是一个有希望的人;一个最爱读书的民族,就是一个兴旺发达的民族”,被评为深圳2006年读书格言一等奖。四首《河南访古》登上《中华诗词》月刊,两首《西部大开发》,登上《诗词》报;六首《逆境诸公》与四首《读诗仰贤》见于荔园诗廊。《社区老人歌声甜》被南山阳光棕榈园社区康保国先生谱曲传唱至今,《南方都市报》记者蔡保春作过报导。老书法家谢宙、李厚胜、王正华书赠我的诗句。深圳电视台播放了我老伴学电脑的两节节目,外孙女成了市少儿模特冠军,打工女儿有了自己的房子!

      2005年秋,我恋恋不舍地离开四季如春的鹏城,挥泪告别诗友、歌友,再次岀国。好在老伴帮我编了本《自在吟》诗集,其中有歌颂鹏城的诗联等100余首(副),略表寸心。不料我不认识的罗锡文青年评论家,还专门写了一篇鼓励性的评论,这是特区人民给的礼物!后来深圳市诗词学会聘我为顾问,深圳网第27期配图登我写深圳的诗词30首,更觉惭愧!我对我的后人说:儿孙们呀,你们要记得中国这个腾飞的起点,给过我们多少关爱!

      我从1993年至今,多次赴美探亲,看求学儿孙,现又客居新州乡镇。我三个子女分开20余年后,才团聚在半小时车距圈内。我们和周边的人们和睦相处,赞赏美国工业文明、环境优美,依法治国、科教兴邦,感谢她们对我儿孙的帮助。当然,我们不会忘记自己是炎黄子孙,走到哪都不能给中国人丢脸。我也讨厌美国一些当权政客的贪婪、霸道与傲慢、虚伪。他们凭着美元、科技、军火、传媒等实力,总以制裁等手段干涉别国内政,把战火引向他方。有人仍坚持冷战思维,一直仇视、分裂中国。

      为坚持正义,争取和平,维护祖国尊严,我写过100余首诗联。有企盼:“中美两军如握手,太平洋上少风波!”有忠告:“何由反恐频施恐?只恐悲哀在后头!”有辩论“且看东方挥彩笔,他年绘出最新篇!”2001年我为联合国题联:“偌大星球,运转岂由一仔?纷繁世事,沟通还靠多边!”2009年我写了前人未曾写过的《初识美国》七律10首、《书与诸公盼自扪》七绝8首(见深圳诗词网140、142期)。美国从韩战越战,到搞乱中东,再回头拉人剑指南海。我写过《题画》:“昂首久朝东,啼冠血样红。声声求醒众,门外虎狼雄!”《感时》:“航行不自由?全是扯由头。妒火无从泄,寻机乱亚洲。”最近特朗普公然对中国打贸易战,尤应警惕其军事、文化动向!我感谢武汉吴世干诗友近年常帮我校稿,将我批评美国的诗配画上博客。有危机感的美国人看了,也会认我这个好朋友。

      我身居国外,心念神州。2008年12月,美国出现金融危机,引起中国沿海农民工返乡。台湾主编的某大报,为帮美国转移视线,煽动说中国将出现几千万的“农民运动”。我写了《赠返乡农民工》寄向国内∶“托起千城立大功,返乡仍是一条龙。荒山正待培新果,坦道尤需播雅风。自古勤耕成宝地,而今创业出英雄。危机亦是良机到,桑梓逢春绿万丛。”半年后,正研究经济的罗锡文先生经过调查,写出《问汝经济有何曾》的赞许评论,登上《诗词月刊》。中华诗词学会会长郑伯农为岳阳市诗集写序时,还引用了这首诗。建国60周年我寄回三联,两副被诗人郭德银、徐宗驹登上《荔园诗廊》,一副成了当年-全市公园文化活动节的门联。

      我母亲出生在戊戌变法那年,活到97岁;我出生在“9·18”事变后的第二年,我们也是中国近代史的见证人。这期间出了多少党派、军队,都救不了中国。有了中国共产党和她绝对领导的人民军队,中国才有今天!我用诗歌表达心声,如《民心之灯》∶“一盏高擎引路先,志同道合代相传。莫言积弱身难挺,每遇惊涛芯愈鲜。浴血前贤驱黑幕,昂头后辈灿红船。欢歌更聚光和热,长驻民心似日悬。”被广州《诗词》报选入“百年潮”,登于2011年7月下半月头版头条。《水调歌头·改革颂》:“一阵巨雷响,声震泰山巅。江河湖海呼啸,十亿夜难眠。冲破层层关卡,杀出条条血路,气势史无前。开创业新纪,迎锦绣春天。凝众志,求特色,拓荒原。融通世界,良机难得正华年。刚送嫦娥奔月,旋护祥云传遍,好梦尽情圆。发展凭科学,谁个不争先!” 获《诗词》报纪念攺革开放30周年赛二等奖。《听十九大报告感言》:“东方毛邓习,接力振中华。危难开新局,融和一大家。”虽只四句,却是我一生的观察。中国共产党走过不少弯路,也出过败类。当今世界仍在激烈变化,中国虽在接近世界舞台中心,有人却仍在极力丑化你的历史、英雄与旗手。人们应该特别清醒,集思广益,坚定信念,又不狂妄,走稳每一步!

      我前后居美10余年,孤雁离群,匹夫忧国。我咏史咏物,品家情颂友情,歌一带一路,份量不少。如咏《河沙》、《野草》、《石林》、《春笋》等句子被传用,《家是方舟爱似河》还走出国门。我还写了不少忧患之诗,约占全部六分之一。我的《壮怀吟》第三部份“忧思杂咏”就有47首。如《年检》、《矿难》、《弃妇》、《穷市酒楼》等。《某地官猫》:“初护官仓亦有为,几经鼠戏渐成龟。见多不怪和相处,那计仓空谁吃谁!”过赖昌星红楼》:“机关巧设一红楼,百样温柔暗带钩。衮衮诸公昂首进,不知何以掉人头!”2012年4月回岳阳,见到军队、地方的腐败,很气愤!当即写了名楼呼声》∶“劝君莫上岳阳楼,上得楼来忧更忧。多少峨冠歌范记,中嚢私饱壮如牛!”还请老诗友、市书协副主席鲁汉先生写岀来。十八大后习总书记视察深圳,带来一股清风,12月我连忙写了《千年过后有知音》60句,内有“一股新风吹大地,邓公当夸习近平。”四个月后,我回深圳赶印诗集《壮怀吟》2000册,送到友人手上。其中第一首《扬帆》:“航程锁定誓同心,何惧风高海又深。面对惊涛凭力搏,谁人不作壮怀吟!”

      我虽解甲几十年,却一直自定为在编的战士。退休后我与原部老诗人张书坤、萧永义、吴世干、郭子福等有往来,受益匪浅,我也写了不少军旅诗。我要感谢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张心舟)、广州《诗词》报(我从不认识一个人)、岳阳月田镇《山乡风韵》(社长陈天雄)等报刊,近年共选用了我几十首这类作品。其中包括获全军诗赛优秀奖的《建军85周年感赋》:“遍地腥风岂顾身,一枪震荡破迷津。血凝黄土曾驱寇,头顶红星永为民。万死不辞旗耀日,千灾何惧箭穿云。定凭科技强筋骨,谁敢掀波犯巨轮!”有《五战区授旗》:“岂可受人欺?高擎五面旗。顶天齐壮胆,守土各扬眉。精炼千炉铁,深谋一局棋。强军期止武,四海仰雄师!”还写了五首满江红,如《喜国产航母下水》等。

      我虽然是中华诗词学会老会员,但诗写得比较粗糙,急于出手,没认真推敲。不少诗仅是韵句、政论短语,露而不雅。三本小册子都是趁回国之机赶印送人,多有失误。我处于中国大变革的年代,晚年又身处异国,来去匆匆。只好用这种形式,尽快表达心意。诗友们理解,给我戴了不少高帽。家人应当明白!我暂居国外后,岳阳市军干所,中华诗词学会、红叶诗社,岳阳、深圳诗联组织,《诗词月刊》、广州《诗词》报等仍很关心我。由于个人条件的限制,国内邀请活动,我一直没有参加,有的奖项也被婉拒;有的社团、编辑部如北京《新国风》、南阳市《南阳》诗刊等,早己失去联系,非常抱歉!

      2018/9/9 10:44:38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86773
      • 工分:5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万里难工四句诗

      我家乡有吟诗作对之风,我读初中时看过《袁枚诗话》,爱写点顺口溜。在军校、下部队,写过枪杆诗,只是随写随丟。直到1998年,老伴学会电脑后,才搜集发表。我也是近年才用电脑写稿的。

      我是个幸运者,得益于时代。改革开放,复兴圆梦,我也想“更仗山乡俚句,高歌不屈民魂”。老伴退休了,承担起全部家务,把时间让给了我,我在岳阳、深圳又上了两年老年大学。我走到哪写到哪,共写岀诗、词、曲与楹联、新诗、歌词、格言共2000余首(副)。我不怕人笑话,约半数已公开,或见报刊网络,或见于我的《自在吟》、《壮怀吟》与《月田美》小册子。有的还受到诗家鼓励,载入国内多部专著。我并不满意,只是为了感谢友人,还得啰嗦几段。

      我在宜昌受过巴人民歌的影响。1982年,我到土地承包的三斗坪调查,吟过:“户户平均户户穷,一家先富眼儿红。眼红快找脱贫路,百载神州尽富翁!”老农笑而点头。长江第一次截流,我写了《长江自述》:“盘古开天任我狂,万山冲破势汪洋。而今遇上拦江闸,学做新娘入洞房。”后被诗家林从龙、钟思贤先生分别选为当代诗词代表作之一。我爱长江,认为长江三峡是中国诗廊,屈宋、李杜、欧苏,都与此有关联。我前后写了《三峡寻踪》七绝42首,后经宜昌诗社石明光老社长推介,2010年被当阳市《长坂诗词》首次连载。其中写了18位古代诗人,如杜甫:“颠沛流离猿亦哀,夔门壮丽激情怀。暮年未了平生愿,诗似江涛滚滚来”。杜翁55岁到夔州,两年留下《登高》等400余首诗!我还赞美武将陆逊:“东吴小将各千秋,国难当头勇有谋。谁料猇亭如赤壁,一烧曹魏一烧刘!”我四次回访宜昌,军地老友都难舍难分。战友朱新泉的工艺、曾宪科的书法、杨成贵收藏的奇石,让人羡慕!“临行带颗西陵石,远在他乡近故人。” 只可惜当年枪打得特准的陈如意和以诗赠我并书条幅的毛永富,今已作古!

      岳阳是座历史文化名城,大江大湖,名楼名记,自古迷人!诗祖、诗仙、诗圣都在此留有名篇,全国第一届中华诗词研讨会就在这里召开。游子归来,大山在召唤!市老年大学李曙初、王自成、张步真、李辉模、李季敖等老师那样认真地传承国粹;诗社方华文、朱培高、侯循抬、徐力行、方鸿与杨不凡、许神佑、姜辉煌、万向荣等又那样热情助人,我得跟着写点东西呀!

      1997年我写出169行朗诵词,歌颂我所全军先进退休干部朱再保,到省脱稿朗诵;我用新诗《鲜花应该献给谁》,赞美我所全囯先进军休所女所长周兰,登上北京《新囯风》诗刊。我写的《村景》:“六十阿婆练二胡,额头珠点似音符。明天欢送扶贫队,不向童孙笑认输。”获全国第四届田园诗赛三等奖;《鹧鸪天•洞庭湖风光带》:“不见窝棚与断墙,谁持彩笔绘长廊?奇葩夺目香飘远,怪石题词嚼味长。湖静谧,路康庄,五洲游客兴何狂!几疑李杜吟新句,散入清风满岳阳。”获岳阳市诗赛一等奖。我赠《拾荒者盲人余月先》联:“独眼一丝光,高低脚踏康庄路;双肩千里担,破烂堆寻干净钱”,受乡民肯定;岳阳楼小学百年校庆联:“涛声、笛声、书声,催壮百年栋木;楼影、塔影、灯影,伴红几代魁星!”获市赛二等奖。这都是诗友们的鼓励,更是家乡人民先进事迹感人的结果!

      岳阳市是全国诗、联之市,诗人作家多,有“文艺岳家军”之称。在这种情况下,《洞庭诗词》、《楹联天地》、《巴陵诗词》、《岳阳楼诗词》、《月田诗词》与《岳阳晚报》、《洞庭之声》报,一再刊登我的作品;岳阳市诗词学会金鹗分会、云梦诗社、月田诗社,接连网传我的诗词;市书法家李自由、张治雄、徐岳、葛大德等用我的诗联题亭题书;市音协原主席傅兴为我《长相思•迎香港回归》等谱曲传唱,都不该忘记!我还要感谢诗人伍冲寒帮我编成《许神佑诗集》。回乡后,我们又有多次离合,每次友人唱和题赠,都给了我力量。“此日果真西化去?痴心仍锁岳阳楼!”

      1970年初我到过广东罗湖,没有好感。2002年初随打工女儿到深圳特区,却非常惊讶,这里不仅是国际花园城市,更是新观念、新产品、新风尚的催生地!受其感染,我停不住手脚。当时租了房子没桌子,就趴在床沿上写,背也驼了。我写深圳的第一首诗《牛雕》和第一首词《卜算子•大梅沙情侣石》,登上了广州《诗词》报!

      特区吸引各方人才。这里先后聚集了刘波、许兆焕、马家楠、朱安群、林峰、傅光明、陶涛、徐冰如等诗家;市老年大学迎来了爱好诗词的男女银发族;深圳大学文学院、市女子诗社都写得一手好诗。我先后得到市诗词学会伍师元、丘海洲、林锡彬与吉增伯、王敏健、陈继豪诸会长的关心。我参加长青诗社、坏球汉诗学会、华侨城诗书画研究院、荔园诗廊与四海情诗社活动后,更受到刘为毅、刘湘辉、谭根源、罗澄清、沈兴儒、陈章旋、徐宗驹、刘吉龙诸诗友的多方帮助。境内《长青诗刊》、《华侨城》和《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都用过我的诗词。市《深圳诗词》首登我《深圳新八景》八首七律,《深圳老年》杂志封底用了我《满庭芳•深圳颂》等两首词。我写的《鹧鸪天•深圳红树》:“黙拓荒滩绿万丛,潮头挺立愈葱茏。顶风卫海凝团队,化浊为清练内功。迎候鸟,舞长空,人欢鱼跃兴何浓。长祈世界和相处,先促鹏城达道通!”在深圳一次全国性大会开幕式上,被女主持人朗诵。

      我居深圳4年,后来又往返几次,感受最深,受鼓励最多。我写的2005年春联“大圣迟归,贪留古国温馨地;雄鸡早报,怕误新潮起舞人”,获市赛二等奖。在五洲宾馆领奖时,受到全国楹联学会会长孟繁锦与市楹联学会会长高寿荃的鼓励。不久,我又获华侨城联赛二等奖。“一个爱读书的人,就是一个有希望的人;一个最爱读书的民族,就是一个兴旺发达的民族”,被评为深圳2006年读书格言一等奖。四首《河南访古》登上《中华诗词》月刊,两首《西部大开发》,登上《诗词》报;六首《逆境诸公》与四首《读诗仰贤》见于荔园诗廊。《社区老人歌声甜》被南山阳光棕榈园社区康保国先生谱曲传唱至今,《南方都市报》记者蔡保春作过报导。老书法家谢宙、李厚胜、王正华书赠我的诗句。深圳电视台播放了我老伴学电脑的两节节目,外孙女成了市少儿模特冠军,打工女儿有了自己的房子!

      2005年秋,我恋恋不舍地离开四季如春的鹏城,挥泪告别诗友、歌友,再次岀国。好在老伴帮我编了本《自在吟》诗集,其中有歌颂鹏城的诗联等100余首(副),略表寸心。不料我不认识的罗锡文青年评论家,还专门写了一篇鼓励性的评论,这是特区人民给的礼物!后来深圳市诗词学会聘我为顾问,深圳网第27期配图登我写深圳的诗词30首,更觉惭愧!我对我的后人说:儿孙们呀,你们要记得中国这个腾飞的起点,给过我们多少关爱!

      我从1993年至今,多次赴美探亲,看求学儿孙,现又客居新州乡镇。我三个子女分开20余年后,才团聚在半小时车距圈内。我们和周边的人们和睦相处,赞赏美国工业文明、环境优美,依法治国、科教兴邦,感谢她们对我儿孙的帮助。当然,我们不会忘记自己是炎黄子孙,走到哪都不能给中国人丢脸。我也讨厌美国一些当权政客的贪婪、霸道与傲慢、虚伪。他们凭着美元、科技、军火、传媒等实力,总以制裁等手段干涉别国内政,把战火引向他方。有人仍坚持冷战思维,一直仇视、分裂中国。

      为坚持正义,争取和平,维护祖国尊严,我写过100余首诗联。有企盼:“中美两军如握手,太平洋上少风波!”有忠告:“何由反恐频施恐?只恐悲哀在后头!”有辩论“且看东方挥彩笔,他年绘出最新篇!”2001年我为联合国题联:“偌大星球,运转岂由一仔?纷繁世事,沟通还靠多边!”2009年我写了前人未曾写过的《初识美国》七律10首、《书与诸公盼自扪》七绝8首(见深圳诗词网140、142期)。美国从韩战越战,到搞乱中东,再回头拉人剑指南海。我写过《题画》:“昂首久朝东,啼冠血样红。声声求醒众,门外虎狼雄!”《感时》:“航行不自由?全是扯由头。妒火无从泄,寻机乱亚洲。”最近特朗普公然对中国打贸易战,尤应警惕其军事、文化动向!我感谢武汉吴世干诗友近年常帮我校稿,将我批评美国的诗配画上博客。有危机感的美国人看了,也会认我这个好朋友。

      我身居国外,心念神州。2008年12月,美国出现金融危机,引起中国沿海农民工返乡。台湾主编的某大报,为帮美国转移视线,煽动说中国将出现几千万的“农民运动”。我写了《 赠返乡农民工》寄向国内∶“托起千城立大功,返乡仍是一条龙。荒山正待培新果,坦道尤需播雅风。自古勤耕成宝地,而今创业出英雄。危机亦是良机到,桑梓逢春绿万丛。”半年后,正研究经济的罗锡文先生经过调查,写出《问汝经济有何曾》的赞许评论,登上《诗词月刊》。中华诗词学会会长郑伯农为岳阳市诗集写序时,还引用了这首诗 。建国60周年我寄回三联,两副被诗人郭德银、徐宗驹登上《荔园诗廊》,一副成了当年-全市公园文化活动节的门联。

      我母亲出生在戊戌变法那年,活到97岁;我出生在“9•18”事变后的第二年,我们也是中国近代史的见证人。这期间出了多少党派、军队,都救不了中国。有了中国共产党和她绝对领导的人民军队,中国才有今天!我用诗歌表达心声,如《民心之灯》∶“一盏高擎引路先,志同道合代相传。莫言积弱身难挺,每遇惊涛芯愈鲜。浴血前贤驱黑幕,昂头后辈灿红船。欢歌更聚光和热,长驻民心似日悬。”被广州《诗词》报选入“百年潮”,登于2011年7月下半月头版头条。《水调歌头•改革颂》:“一阵巨雷响,声震泰山巅。江河湖海呼啸,十亿夜难眠。冲破层层关卡,杀出条条血路,气势史无前。开创业新纪,迎锦绣春天。凝众志,求特色,拓荒原。融通世界,良机难得正华年。刚送嫦娥奔月,旋护祥云传遍,好梦尽情圆。发展凭科学,谁个不争先!” 获《诗词》报纪念攺革开放30周年赛二等奖。《听十九大报告感言》:“东方毛邓习,接力振中华。危难开新局,融和一大家。”虽只四句,却是我一生的观察。中国共产党走过不少弯路,也出过败类。当今世界仍在激烈变化,中国虽在接近世界舞台中心,有人却仍在极力丑化你的历史、英雄与旗手。人们应该特别清醒,集思广益,坚定信念,又不狂妄,走稳每一步!

      我前后居美10余年,孤雁离群,匹夫忧国。我咏史咏物,品家情颂友情,歌一带一路,份量不少。如咏《河沙》、《野草》、《石林》、《春笋》等句子被传用,《家是方舟爱似河》还走出国门。我还写了不少忧患之诗,约占全部六分之一。我的《壮怀吟》第三部份“忧思杂咏”就有47首。如《年检》、《矿难》、《弃妇》、《穷市酒楼》等。《某地官猫》:“初护官仓亦有为,几经鼠戏渐成龟。见多不怪和相处,那计仓空谁吃谁!”《过赖昌星红楼》:“机关巧设一红楼,百样温柔暗带钩。衮衮诸公昂首进,不知何以掉人头!”2012年4月回岳阳,见到军队、地方的腐败,很气愤!当即写了《名楼呼声》∶“劝君莫上岳阳楼,上得楼来忧更忧。多少峨冠歌范记,中嚢私饱壮如牛!”还请老诗友、市书协副主席鲁汉先生写岀来。十八大后习总书记视察深圳,带来一股清风,12月我连忙写了《千年过后有知音》60句,内有“一股新风吹大地,邓公当夸习近平。” 四个月后,我回深圳赶印诗集《壮怀吟》2000册,送到友人手上。其中第一首《扬帆》:“航程锁定誓同心,何惧风高海又深。面对惊涛凭力搏,谁人不作壮怀吟!”

      我虽解甲几十年,却一直自定为在编的战士。退休后我与原部老诗人张书坤、萧永义、吴世干、郭子福等有往来,受益匪浅,我也写了不少军旅诗。我要感谢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张心舟)、广州《诗词》报(我从不认识一个人)、岳阳月田镇《山乡风韵》(社长陈天雄)等报刊,近年共选用了我几十首这类作品。其中包括获全军诗赛优秀奖的《建军85周年感赋》:“遍地腥风岂顾身,一枪震荡破迷津。血凝黄土曾驱寇,头顶红星永为民。万死不辞旗耀日,千灾何惧箭穿云。定凭科技强筋骨,谁敢掀波犯巨轮!”有《五战区授旗》:“岂可受人欺?高擎五面旗。顶天齐壮胆,守土各扬眉。精炼千炉铁,深谋一局棋。强军期止武,四海仰雄师!”还写了五首满江红,如《喜国产航母下水》等。

      我虽然是中华诗词学会老会员,但诗写得比较粗糙,急于出手,没认真推敲。不少诗仅是韵句、政论短语,露而不雅。三本小册子都是趁回国之机赶印送人,多有失误。我处于中国大变革的年代,晚年又身处异国,来去匆匆。只好用这种形式,尽快表达心意。诗友们理解,给我戴了不少高帽。家人应当明白!我暂居国外后,岳阳市军干所,中华诗词学会、红叶诗社,岳阳、深圳诗联组织,《诗词月刊》、广州《诗词》报等仍很关心我。由于个人条件的限制,国内邀请活动,我一直没有参加,有的奖项也被婉拒;有的社团、编辑部如北京《新国风》、南阳市《南阳》诗刊等,早己失去联系,非常抱歉!

      2018/9/9 10:44:38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86773
      • 工分:5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008年起,我们多数时间随儿女客居美国。环境、年龄的变化与需要,我转而集中精力写点散文、通讯。这也受了岳阳作家张步真、余三定的影响,我隔两年回去,他们就捧出一部新作。凭良心我也该把心里的话写出来!“齿落他邦余秃笔,描红点点慰乡思”。结果发表了10余篇,其中4份长篇通讯反映较好。

      《美国的发展与美囯的模式》,被同村人湖南理工学院余三定教授推介,载于该院季刊《高教研究参考》2010年第四期,2013年附于本人诗集《壮怀吟》。这是我三次赴美,住了五年后写的“初识美国”。写了我对美国历史、现状与制度的看法。认为美国资产阶级革命是成功的,独立后向西扩张,获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他们抓住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大力发展了经济、科技、文教、国防,健全了管理体制与法制秩序,为人类作出过独特贡献。但同时也是一部霸道史,两党都是资产阶级政党,现被金融、石油、制造、军火等财团控制,制度上的腐败与对外侵略的本性,尚无法解决。我认为中美应和平发展,美国的模式不是最好的,资产阶级的自由民主不具普世价值。各国不应照搬,中国必须走自己的路。这些看法在苏联、东欧巨变后,引人注目。

      《诗词自古壮民魂》,2013年经深圳林锡彬、陈继豪与陈章璇、白根平诸友推荐,由广东《惠来诗词》和深圳市《四海情》连载。当时西方通过网络,加紧意识形态的软实力进攻,国内党风难正,民心不稳。有人唯恐天下不乱,也发来一些起哄的段子。我意识到这是十八大后,国家转折关头,是战士刺刀见红的时候,愤而写了12个短篇。有呼吁祖国自强不息的,有责问美国“为何反恐频施恐”的;有批史学家余冠英搞台独、港独的。毎篇从一两首诗说起,受到不少诗友、战友的肯定。

      《山乡月田纪实》,2015年底,为引起国人重视农村建设,注重教育与生态,我写了我的家乡月田。她是湖南岳阳县的一个山乡古镇,传为嫦娥故乡、张良隐居之地,现为省诗词之乡,建有库容6•35亿立方米的铁山水库。我以山乡游子对她作了全景式的描绘,重点为“迷人的宝地”、“不屈的山民”、“出彩的代表”,反映了近代、特别是改革开放后的巨大变化,记下了许诺等近100余个大小人物。写前,我以长途电话,同乡人李文、李光祖、万明、万里程、万向荣、余雄英、陈继烈、徐松稚、许湘岳、余瑞德、陈立洲等20余人作了核实。据说这样写一个乡镇,全国少见,被岳阳市《洞庭之声》报和《岳阳文学》、《社科天地》及湖南理工学院《高教研究参考》全登,并上县、镇两级网,我非常感谢。接着我加上一篇《我儿时的余家村》一文和102首(副)有关家乡的诗联,请余瑞德兄帮忙赶印成《月田美》小册子2000册,请月田诗社社长陈天雄、我侄儿土保转送全镇各村组与有关单位。当时,中央四台初播《乡愁》系列节目,可谓不谋而合。乡人赞我做了一件好事,实际是大家促成的。

      《火红的军校—汉高》,汉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汉口高级步兵学校的简称,原为华中军大、中南军大。其前身是井冈山红大、延安抗大、东北军大。汉高全盛时设总校,下辖六省区分校,1969年8月撤销。20年受训学员近10万人。由于历史的原因,汉高学员、子弟虽多次聚会纪念,报刊少有文字记载。汉高是革命的熔炉,也是我成长的摇篮,那一次次救护我、把军功章让给我的战友,你们现在在哪里?2016年我回国受军旅作家张为(汉高子弟)的启发,我作为汉高较为知情的小字辈,有义务抢救史料,又不落“圈子文化”。返美后同原汉高张书坤、张继功、石浩、郑允才、柳晓光、周伦、庞爱言、黄正、刘守和、樊哲华、周道、夏长高、刘大存、钱文华、孙鸿昌、张金保、周振佛等几十位老首长、老同志,打了近百次长途电话,进行核实。又在网上查对了数十个资料。我先将初稿网传国内,经四次修攺,一年后定稿。全文分为一脉传承的校风、一部光辉的史巻、一对相连的纽带、一所正规化军校、一次现代化演习、一支革命化队伍、一代将帅的关怀等10部份,涉及近300人,并附诗22首。2017年6月,湖南理工学院《高教研究参考》季刊在“现代军事教育”栏全文登岀,我十分感谢,也十分激动!接着在原汉高周道、白路、关小桓、谢楠等与湖北省军志办曾昭发主任推介下,北京《老人天地》报与湖北《速读》杂志、《湖北方志》摘登。次年5月被人引入《中华魄》网,6月,《武汉春秋》季刊又以《回忆高级步校》配图摘登。总的反映是写得比较“全面系统”、“实事求是”,“填补了武汉军事院校的空白”。这篇更是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得八方拱手,特别致谢武汉负责摘编的卢申涛先生与李新梅、董玉梅女士!

      其余短篇,都先从网上发给国内友人,有6篇己见报刊,如:《让中华文化在异域闪光》,2010年被作家张步真登于岳阳市《红叶》杂志;《以共产主义理想为灵魂的许诺同志》等3篇,由岳阳市军干所推送,获湖南省民政部门奖励而刊用;《当年的军嫂》,2017年由军旅作家张为推介,载于总装备部《神剑》杂志当年第二期;《爱美丽家园》,2018年初被美国《新州周报》配画登出。还有《蹒跚学步仰高山》,已作本人《自在吟》诗集的序言。也有内容重大未能见报的,如 2017年十九大后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领路人》;2018年写美国的《登上顶峰后的多事之秋》。还有4篇写人物的,1篇写军旅诗创作的,有的在网上受到肯定,有的未投稿。

      我远离祖国,水平、资料有限。上述文章的观点,不一定都准确、全面,且无法补救。

      以上三方面是时代大潮推动的结果,也是我退休后的心理结晶。除感谢友人外,岳阳市军干所几代班子都关心我,黄爱龙主任与老同志李德令帮了忙。当然也离不开家人的帮助,弟妹、侄儿们支持鼓励,儿女都全力创造条件,让父母为祖国尽心。老伴更是难得,有联为证:“母爱无私,甘献青春忘白发;妻贤有德,乐当绿叶作黄牛!”

      我小名铁保,妈妈说我岀生时一个挑担剃头匠逢生,求他送个大名。他沉思后说:“古时岳武穆精忠报国,就叫岳武吧,长大好打鬼子!”,结果我都没赶上。文化是民族的根,谁不爱自己的祖国?我虽然尽了一点心,仍然有愧。年龄不饶人,再写也难,仅以此发向国内,一并汇报致谢!

      (本文作者:余岳武 2018年8月)

      2018/9/9 10:30:5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7条记录] 分页:

      1
       对岳阳老兵风采:余岳斌笔墨人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