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Unz》下届总理、英国工党领袖被犹太人钉在十字架上

共 429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Unz》下届总理、英国工党领袖被犹太人钉在十字架上

Unz观察:另一种媒体选择

这些有趣的、重要的、有争议的观点基本上被美国主流媒体排除在外

2018年8月28日

《Unz》下届总理、英国工党领袖被犹太人钉在十字架上

对美国来说,以色列对媒体和政治进程的腐败意味着在中东无休止的战争,也意味着国内公民自由的丧失,对其他一些国家来说,已经放弃了自己宣称的价值观。加拿大前总理斯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完全不准确地称赞以色列是一盏“……明亮燃烧的,被所有文明国家所坚持的普遍原则——自由、民主和正义”的明灯。他还说,“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都要保卫以色列”。对于加拿大的国家元首来说,这种说法可能非常、非常奇怪。

在其他一些情况下,以色列直接采取强硬手段,威胁对不遵守规则其他国家的政府进行报复。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最近警告新西兰说,支持联合国谴责以色列定居点的决议将是“宣战”。他之所以能够这样做,是因为他相信以色列游说团在该国动员和产生所希望的结果的力量。

英国的“议会之母”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惊讶,因为它可能是最受以色列利益支配的立法机构,在许多方面比美国的国会还要严重。执政的保守党有一个“以色列之友”(Friends of Israel)党团会议,其成员占议会成员的80%以上。英国以色列通信与研究中心(BICOM),是美国以色列政治行动委员会(AIPAC)设在伦敦的克隆组织。它资金雄厚,政治势力强大,通过各种“以色列之友”代理人开展工作。美国人可能会惊讶地发现,这种权力是如何显现的,包括在英国,犹太人组织被允许穿着警服在伦敦的犹太人聚居区巡逻,同时驾驶警用车。有报道称,巡逻队威胁那些试图进入该地区的穆斯林。

英国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小心翼翼,从不得罪以色列或富裕而强大的英国犹太群体。2016年12月28日,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称以色列政府为“极右派”,随后梅出面为特拉维夫辩护,称“我们不认为攻击民选政府组成的盟友是恰当的”。梅的回答可能是内塔尼亚胡写的,也许是。两周后,她的政府表示,对法国政府主办的1月中旬中东和平会议持“保留意见”,当时内塔尼亚胡强烈谴责该会议。

尽管最近《半岛电视台》(al-Jazeera)揭露了以色列驻伦敦大使馆如何与政府官员合谋“撤下”国会议员和政府部长,这些人被认为对犹太国家持批评态度,但这种尊重还是发生了。它还透露了以色列大使馆正在秘密资助和建议促进以色列利益的私人团体,包括议会议员协会。

英国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因为是多年来第一位抵制崇拜色列的主要政党领袖而遭到猛烈抨击。科尔宾确实是一个左翼人士,他一贯反对种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殖民主义和军事干预主义。科尔宾的罪名是批评犹太国,并呼吁“结束对巴勒斯坦人民的镇压”。作为回报,他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一直遭到英国犹太人的无情追捕,甚至有他自己党内的犹太人。

近来,一些英国犹太人和以色列人的谩骂越来越多,大概是因为特里萨?梅(Theresa May)的保守党政府被视为软弱,而且工党(Labour Party)领导人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首相。一个总理可能同情巴勒斯坦人的困境被认为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上月,右翼工党议员玛格丽特?霍奇(Margaret Hodge)加大了赌注,称科尔宾是“他妈的反犹分子和种族主义者”。随后她在《卫报》上写道,工党是“犹太人的敌对环境”。传统上自由主义的《卫报》(Guardian)实际上一直站在犹太人对科尔宾的批评的最前线,在它的高级编辑乔纳森·弗里兰的带领下,据报道,他认为“他的犹太人身份与以色列密切相关,攻击以色列就是攻击他本人……他要求对有关以色列的讨论进行排他性的监督。”上个月,他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封由68位拉比签名的攻击科尔宾的信。

所有这些谩骂或多或少都是由以色列政府精心策划的,他们直接支持联合起来推翻科尔宾的一群暴徒。这场摧毁工党领袖的行动包括使用一款通过社交媒体传播信息的应用程序,指控科尔宾反犹主义。该应用程序是由以色列战略事务部开发的,该部门“指导以色列暗中破坏世界各地支持巴勒斯坦的团结运动”。

(待续)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9/5 11:49:5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斩获科尔宾”运动有两个主要目标。首先是将他从工党的领导职位上除名,从而确保他永远不会被选为总理,同时还将所有被认为对以色列“过于挑剔”的成员从党内除名。实际上,这意味着任何批评以色列的人。其次它是建立包括对以色列的批评专门定义为“仇恨犯罪”的法律,从而使自由地谈论以色列对穆斯林和基督教少数派的种族主义行为和其战争罪行成为不可能。

      反对科尔宾的主要理由是,工党充斥着反犹主义,科尔宾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反对它。一些对科尔宾最残酷的射手来自美国普通民众。安德鲁?沙利文(Andrew Sullivan)最近在《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上发表评论称,“当新工党议员纳兹?沙阿(Naz Shah)在当选前曾在Facebook上表示,以色列应该搬到美国。前伦敦市长肯?利文斯通(Ken Livingstone)支持她的观点,称纳粹最初支持犹太复国主义,科尔宾没有大惊小怪。”沙利文接着写道,“后来发现,科尔宾本人也加入了各种支持巴勒斯坦的Facebook组织,这些组织的反犹主义盛行”,甚至“……在2010年的大屠杀纪念日参加了一个会议,名为‘奥斯维辛集中营到加沙’,把以色列人和纳粹等同起来。”

      换句话说,科尔宾应该负责监督沙阿和利文斯通的个人观点,这两人后来最终辞职而被工党停职。他还应该避免在Facebook上评论巴勒斯坦。

      这位工党领袖最严重的罪行,被认为是对世界各地犹太人民“构成生存威胁”,那就是他拒绝接受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IHRA)对反犹主义精确多层面的定义。

      工党和科尔宾已经接受了这一定义,但对于IHRA提供的11个“当代反犹主义的例子”,他们犹豫不决。它们是:

      ·指责犹太人比他们生活的祖国更忠于以色列

      ·声称以色列作为一个国家存在是一种种族主义行为

      ·要求以色列比其他国家有更高的行为标准

      ·将当代以色列的政策与纳粹的政策进行比较

      有人可能会注意到,许多犹太人——不是所有人,甚至大多数人——都有双重忠诚,其中对以色列的忠诚占主导地位。我想以现任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大卫·弗里德曼为例,他花了很多时间为以色列辩护。还有为以色列进行间谍活动的美国犹太人,包括乔纳森·波拉德(Jonathan Pollard)、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的杰出人物史蒂文·j·罗森(Steven J. Rosen)和基思·韦斯曼(Keith Weissman)。

      是的,以色列是一个“种族主义国家”。只要看看最近以色列议会通过的国籍法就知道了。它只允许居住在其境内的犹太人拥有自决权。如果利用种族歧视来获得完全公民身份,同时轰炸医院和学校,同时让狙击手射杀数千名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示威者,这不是纳粹式的行为,那么什么是纳粹式的行为呢?以色列及其领导人有时被比作纳粹和阿道夫·希特勒,因为他们的行为像纳粹和阿道夫·希特勒。

      同样的事情也在美国以同样的方式发生。对以色列的批评或抗议迟早会被定罪。我有时会想,参议员卡丹(Ben Cardin)和其他推动仇恨立法的人是否真的明白,当他们为了保卫以色列而牺牲美国宪法时,会失去什么。一旦言论自由消失,它将永远不会回来。

      2018/9/5 12:22: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Unz》下届总理、英国工党领袖被犹太人钉在十字架上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