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一旦与美欧全面竞争,“中国”代表了什么?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上将
  • 军号:1547870
  • 头衔:叶腋
  • 工分:11464142 / 排名: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一旦与美欧全面竞争,“中国”代表了什么?

美欧贸易战暂时叫停,双方同意共同努力,以实现零关税、零关税壁垒,以及对非汽车工业产品零补贴,欧盟同意进口更多的美国大豆和液化天然气。特朗普与容克在白宫玫瑰园一齐露面,宣称“这对自由公平贸易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天”。

特朗普随后发推说:美欧双方“彼此相爱”。此情此景,与中美之间相互威胁贸易战对等升级的紧张气氛恰成对照。

毕竟,亲戚就是亲戚,外人就是外人。

一旦与美欧全面竞争,“中国”代表了什么?

中国并非不知道自己是外人。这么多年什么“中美国”,什么G2,什么“共治”,一直也未当真,我们开创出“中国梦”、“伟大复兴”、“两个一百年”,走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贸易战不是中国挑起的,中国也并不想滑向与美欧的全面竞争,还是希望维持一种“新型大国关系”,希望在足够宽的太平洋、足够广的欧亚大陆上与各个老牌大国和平共处。

一旦与美欧全面竞争,“中国”代表了什么?

但针对美国的霸道无理,中国政府也并没有示弱,该反击的反击,该拒绝的拒绝,该商量的商量,该合作的合作,阵脚不含糊。毕竟渔翁得利、坐地摘桃这种好事不太可能总有了,想要回到从前那种你好我好他也好的含含糊糊状态,越来越不可能了。

当然,形势还在发展中,大国博弈格局还充满变数,各方手里都有大牌,局面如何变化还需要再观察。

但有一点已经逐渐明朗了:用经济代替政治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政治重新回归主导,到底谁是敌谁是友,总归要摊牌了。

这也就意味着,中国从一个经济体又变回到一个政治体,而作为一个政治范畴的“中国”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又重新冒了出来。

政治中国

关于政治范畴中的中国这一问题,清华大学的汪晖教授在2015年初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加以论述,他认为中国近20多年来发生了“代表性断裂”和“去政治化”,并由此推断:在20世纪“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三位一体政治潮流退潮之后,与这种政治实践相关的政治结构与政治范畴也都瓦解了,于是,“如何重新让‘中国’变成一个政治范畴”成了今天最困难也最重要的挑战。汪教授说,“现在中国什么都有,就缺这个东西”。

文章发表之后,我在观察者网上发表了一篇《“去政治化”与“再政治化”——兼与汪晖教授探讨》,陈述了如下观点:[indent]

事情可能并非如此。换个角度,在世界的眼中,1949年成立的这个新中国,其实始终是一个鲜明的政治符号,即使不再对外输出革命,也并未改变其基本底色。中国学者在国内强烈感受到的“去政治化”巨变,在外人眼里,也许只是很小的改变,甚至没有改变。

中国的名称是什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军队的名称是什么?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货币的名称是什么?是人民币……还有,中国政府叫中央人民政府,中国的法院叫人民法院,中国的警察叫人民警察简称“民警”,中国的官方媒体叫《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所有这些在中国国内早已习以为常乃至失去了其特殊意味的称呼,在世界的眼中,还仍然带着鲜明的标记,甚至带着咄咄逼人的宣示。

名义上如此,实质上也是如此。这一原本就具有深厚平民主义传统、近代以来又经历多次去贵族化、去精英化革命运动的国家,其十几亿国民最典型地代表了“人民”这一群体。国民中虽有富可敌国的富豪,但并无贵族地主;虽有子承父业的官员,但并无皇室公卿;虽有一时的政商豪强,但并无寡头阶层。总体上,公权始终高与私权,政治始终高于资本,整个社会基本是“扁平化”结构,正是典型的、彻底的人民共和国。

在我看来,新中国的真正本质,就是它是一个彻底的人民共和国。这个特质,并未随着社会主义运动的退潮而改变,也未在民族解放运动结束后而消亡;恰恰相反,伴随中国越来越大的成功,这个本质正越来越突出,越来越刺目。在世界眼中,正在成为一个世界大国(Great Power)的中国,是大国俱乐部中唯一没有帝国主义历史的人民共和国;参与国际维和任务的中国军队,是各国军队中唯一叫做人民解放军的军队;而开始国际化的中国货币,也是全球各大支付和储备货币中唯一叫做人民币的货币;就连越来越多地跻身于世界富豪行列的中国亿万富翁,也无一不是平民出身、白手起家的“人民富豪”。

这个特质,在整个国际社会,可谓绝无仅有。一方面,在世界大国当中,中国是唯一可以和其他成员平起平坐的人民共和国;而在所有人民国家当中,中国又是唯一成为了经济巨人的世界大国。

在我看来,作为唯一成为了世界大国的人民共和国这个特质,已经足以作为当下中国的独特政治价值,并且使之成为一个明确的政治范畴。[/indent]

人民共和国的世界定位

从2015年到现在又三年。与当年的问题不一样了,今天不是中国需要重新确立自身政治身份的问题,而是不再等中国自己说明,美西方即开始为中国重新定位了。

为了说明中国已成为美国的战略对手,并进一步说明美国和中国已处在交战状态(班农语),右翼思想家和战略家们正在搜肠刮肚寻找适合贴在中国身上政治标签。

新标签如“儒家重商主义”、“国家资本主义”、“新殖民主义”、“压迫政体”等,老标签如“共产主义国家”、“专制国家”等,现在都在胡乱地混合使用。

政治标签用于划分敌我,就是为了今后实施打击时师出有名,历史上一向如此。中国当然明白这个,所以拒不接受,一概驳斥。

可是驳斥归驳斥,中国总归不是自由资本主义,不是社会民主主义,总归是一个特别的国家。现在所使用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或“中国社会主义”可以用于强调中国的独特性,但并不能作为一个完整的说明,因为缺乏普遍性的含义。当前的现实是:作为一个政治范畴的“中国”,已经被美西方明确地置于自己的对立面了,在“社会主义”前面加上“中国特色”已不能解决问题了——对于美西方,这个说法不再被视为是一个“投名状”;对于非西方世界,这个说法无非是一个含糊其辞的权宜变通。

其实,人民共和国远比某某主义的定位更清晰,作为一个“国体”概念,历史上一直存在,并带有普遍性含义。在近代之前,这个概念与君主国、神权国和贵族共和国相对,近代以来则主要与资本家共和国相对。

二战之后,在民族解放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的推动下,世界上涌现出一大批马克思主义的人民共和国,掀起了一个“民族要独立、国家要解放、人民要革命”的左翼运动浪潮,与新老殖民主义这一右翼运动形成了对立。

虽然这个对立在本质上正是人民共和国阵营与资本家共和国阵营的两极对立,但在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下,被披上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立的理论外衣。

一旦与美欧全面竞争,“中国”代表了什么?

随着冷战结束,苏东解体,人民共和国阵营整体上也分崩离析,一大批曾经的人民共和国又都改回了原来的国名。事到如今,只剩下亚洲5个(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孟加拉人民共和国)、中美洲2个(古巴共和国、海地共和国)、非洲2个(阿尔及利亚人民民主共和国、利比里亚共和国)共计9个人民共和国。

归根结底,作为一个现代国家的中国,其真实政治身份就在这里。

美西方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不是因为社会主义(实际上它们自己也搞社会主义),而是因为人民共和国(它们统统都是资本家共和国,甚至本质上还是贵族共和国)。

一旦与美欧全面竞争,“中国”代表了什么?

第三世界将中国视为好兄弟、好伙伴、好朋友,不是因为中国特色(每个国家都有特色),而是因为人民共和国(通过民族解放运动建立起来的国家本质上都是人民共和国)。

所以,这个世界一旦再次政治化,再次分为不同的政治阵营,每个国家再次成为政治范畴,那么从本质上讲,一定还是人民共和国阵营与资本家共和国阵营的两极对立,不会有其他。

而中国的胜利所代表的,也就是历史上人民共和国的巨大胜利。

早在2012年,我就连续写过文章提出这个问题,2015年又将这一思想整理成了一个书稿,从历史和现实多个层面论述了这个问题。感谢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让这个书稿作为“中国话语丛书”之一在今年7月与广大读者见了面。

虽然拖延了好几年,但在当前新的国际形势下,这一理论仍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关注一下详情。谢谢支持!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8/7/28 14:45: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一旦与美欧全面竞争,“中国”代表了什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