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美专家:F-35正是应该售台的武器,这将会是北京噩梦

共 181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0315110
  • 工分:401206 / 排名:29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美专家:F-35正是应该售台的武器,这将会是北京噩梦

2018-05-22 19:23武器先生

美专家:F-35正是应该售台的武器,这将会是北京噩梦

台湾“国防部长”严德发透露,他的“国家”正在与美国进行谈判,以购买F-35联合攻击战斗机。

5月21日,严德发在接受当地自由时报采访时被问到台湾是否正式要求美国出售F-35战斗机和M1坦克。在谈到前者时,严德发说:“我可以证实谈判正在进行中。”他的言论以“ 自由时报”的姊妹刊物台北时报的英文报道。

而美国方面在近期也不断传递出这种声音,已有多位美国官员或专家建议向台湾出售F-35战机。甚至一些人声称,这将成为“北京的噩梦”。

美国里根政府时期的五角大楼资深官员布莱恩撰文称,因应区域权力政治改变以及中国大陆先进的军事科技,美国必须大幅改变对台政策,“出售F-35战机、潜艇和萨德反导弹系统给台湾”;美国军事专家费学礼也表示,随着解放军的庞大建设,美国企图限制台湾的攻击能力,已不合时宜,美国应该售台F-35B战机,以及KC-135加油机。

另外,美国国会参议员科尔尼(John Cornyn)与英霍夫(James Inhofe)共同致函总统特朗普,敦促他支持向台湾出售F-35B战机,加强台湾的空防能力。

美专家:F-35正是应该售台的武器,这将会是北京噩梦

美国军事媒体透露,台北希望能采购的是F-35B垂直起降版的隐形战斗机。这款飞机可以在战舰甲板、短距离跑道和商业机场起降。从军事角度来看,F-35B非常适合台军。

美国人认为,这在与解放军的战争中是很重要的,因为中国总是有针对台湾的1500枚弹道导弹,而只需要其中的155枚弹道导弹就可以销毁所有足够长的台湾跑道。在这种情况下,一般的传统固定翼战机不是被炸毁就是没跑道起飞。相比之下,像F-35B这样的短距起飞和垂直着陆战斗机优势就显示出来了。而据《外交家》估计,台湾欲向美国采购50-60架F-35B战机。

美专家:F-35正是应该售台的武器,这将会是北京噩梦

F-35战机真会是我们北京的噩梦吗?F22和F35,是美国空军战斗机高低搭配,其中F22是空优高端机,主要负责夺取制空权。F35是多用途低端机,主要负责往地上船上投弹,空战是副业,其RCS面积比F22大一数量级,不能超巡,不能超音速机动,载弹量相对少,格斗能力差。而我国歼-20是专门针对F-22而研制的四代空优战斗机,定位之初就以战胜F22夺取制空权为己任。可见F-35对阵与F-22不分伯仲的歼-20,客观来讲战斗力相差悬殊,恐怕只有被屠戮的份儿。

美专家:F-35正是应该售台的武器,这将会是北京噩梦

当然,台湾想买F-35B战机也要看美国敢不敢卖。对于“美国对台军售问题”,外交部与国台办曾明确表态。外交部发言人陆康表示,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方向台湾出售武器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严重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损害中国主权和安全利益,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8/5/22 23:40:32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1251
      • 工分:44958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9楼 军车监理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15楼 lizhigan2002
      1949年4月17日,空军第8大队飞行员杜道时,驾驶1架美制运输机从新竹机场起飞。飞机飞临徐州机场降落。这是首次从台湾驾机回归大陆。

      1949年6月15日,国民党空军第11大队上尉作战参谋毛履武(地下党员)在从汉中南郑机场驾驶美制P-47战斗机起飞侦察西安途中,见僚机因故障返航,正是起义的大好机会,便果断改变航向,直飞河南安阳,安全降落。

      1949年8月25日,中央航空公司副驾驶李福遇(原国民党空军轰炸机中队长,蒋介石专机的副机机长),在地下党的策动下,开始进行驾机起义准备。当天原是只准备去广州白云机场观察飞机警卫情况,见央航1架C-47型客机刚加满油,又没有警卫,便抓住机会,强行驾机起飞,经5个多小时飞行,在南京安全降落。

      1949年10月16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上尉飞行员江富考、机工长周震南、机械兵石建儒、陈尚明从台湾嘉义机场驾驶1架C-47运输机起飞,以超低空飞行摆脱国民党空军战斗机的追杀,安全降落在南京。次日凌晨为防止国民党空军报复轰炸,连夜转场济南。从嘉义机场起飞时,正好蒋介石结束了对菲律宾的访问,乘专机回到嘉义,亲眼目睹了江富考强行起飞的一幕,他走下专机舷梯,没有和迎接他的任何一名官员握手交谈,便匆匆驱车离去。

      1949年10月17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魏昌蜀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警戒松懈的机会,潜入台湾冈山机场驾驶1架AT-6教练机强行起飞,在福州机场降落,飞机落地不久就遭到国民党空军追击而来的P-51战斗机扫射,机身3处中弹,但无大碍。

      1949年10月27日,国民党央航副驾驶吕辑人、机械员领班苏文焕、机械员杨兆藩、谢超群(均为前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在中/共地/下/党的测定组织下以试车为名登上1架DC-3客机,从香港起飞,在已遭到破坏的广州白云机场上短距离紧急降落。为防止国民党空军的报复,连夜从广州起飞经汉口飞抵北京。

      1949年11月9日,国民党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在香港的2000余员工和80架飞机通电起义,当天就有12架飞机(1架CV-240,3架C-46和8架C-47)在央航总经理陈卓林和中航总经理刘敬宜率领下飞往北京、天津。史称两航起义。

      1949年12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第3中队中尉军械员岳哲安(他曾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从台湾台中机场乘警卫不备偷上1架美制PT-17教练机强行起飞,安全降落在福州机场。

      1950年1月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员李纯,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第一个放单飞的机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浦东湖乡海滩上迫降。

      1950年1月9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院黄永华,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单飞训练之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台南机场起飞,在广东潮安降落。

      1951年3月27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专机组少校飞行员戴自谨、机械师史殿文,在台北上空劫持1架B-25轰炸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江湾机场。

      1951年9月12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希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3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少校领航员叶刚、第4大队少尉飞行员孙志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金门起飞,飞往大陆,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上虞迫降。

      1953年10月18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陶开府、监察总队测向台见习机务士秦保尊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4年1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胡弘一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同安迫降。

      1954年2月19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上尉参谋黄铁骏、射击军械士刘铭三驾驶1架B-25轰炸机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三门迫降。

      1955年1月12日,国民党空军少校联络官郝隆年、第20大队少校参谋王钟达、机械师唐镜驾驶1架C-46运输机从台湾台中机场起飞,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5年2月2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若龙、朱宝荣驾驶1架PT-17教练机从台湾虎尾机场起飞,在福建平漳海滩上迫降,两人各获奖金1000元。

      1955年5月18日,国民党空军第3大队中尉参谋何伟钦驾驶1架P-47战斗机从台湾屏东机场起飞,在广东海丰迫降。

      1956年8月15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少校教官黄纲存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仙游迫降,获得奖金8000元。

      1963年6月1日,国民党空军第2联队第11大队43中队上尉飞行员徐廷泽驾驶1架美制F-86战斗机从台湾新竹起飞,在福建龙田机场安全降落。徐廷泽被授予少校军衔,并获得2500两黄金的奖金。而这架F-86则被送到军事博物馆作为展品供人参观。

      1969年5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尉教官黄天明和飞行学员朱京蓉驾驶1架美制T-33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惠阳迫降。

      1981年8月8日,国民党空军第5联队少校考核官黄植诚驾驶1架美制F-5E战斗教练机借考核新飞行员之机,驾机起义。当他飞到福建龙田上空时,后座的飞行学员许秋麟坚决要求回台湾,黄植诚便掉头飞到东引岛以西让许跳伞,随后再次飞往大陆,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黄植诚获得奖金65万元,1988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而台×湾×国防部长高魁元则因此事引咎辞职。

      1983年4月22日,国民党陆军航空兵第1支队第1分队少校分队长李大维驾驶1架U-6A侦察机从台湾花莲起飞,飞往大陆,因当时天气恶劣,他无法找到机场,在福建宁德三都港盘旋时被港内军舰误会,遭到高炮射击,便在海滩上迫降。李大维获得奖金15万元,他出身于台湾的军人世家,两次获得过“国军英雄”称号,因此他的起义引发了台湾军界的巨大震动。

      1986年5月3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1架波音747货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这次事件促成了中国大陆和台湾37年来首次通过直接谈判解决问题。

      5月3日,台湾“华航”B198号货机,由曼谷经香港飞返台湾。途中该机长王锡爵要求在大陆定居,和家人团聚。同机的副驾驶员董光兴、邱明志则要求回台湾。中国民航局立即致电“华航”请其派人到北京商谈飞机、货物及2位机组人员的处理问题。双方经4次会商达成交接协议。23日,B198号货机载着2名机组人员及货物经香港返台北。

      1989年2月11日,国民党空军第737联队第5大队中校辅导员林贤顺驾驶1架F-5E战斗机借空中考察之机,飞往大陆,因低空大雾,未能找到汕头机场,燃料耗尽后在广东丰顺县上空弃机跳伞,左臂受伤。伤愈后被授予中校军衔。

      16楼 超级大猞猁
      连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放了一大通 。放来放去还不是在中国领土上两大集团之间的叛逃吗?在中国领土上啥时候出现过资本主义?以前的中国是封建主义社会,到了晚清时期变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49年以后至今变成了社会主义社会,说穿了这个社会主义社会还仅仅是一个初级阶段,还没有真正从资本主义社会脱胎独立出来成为社会主义社会,充其量还是个发展中国家,现在也仅仅是摸到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门槛而已。全世界公认的发达国家的门槛是人均2万美元的水平,这是一道门槛,没有越过去你就不能厚颜无耻的称自己是发达国家!你把中国境内的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逐鹿中原所导致的人员相互叛逃当做是资本主义飞行员网社会主义叛逃,你把中国的台湾省至于何地?!中国周边的发达国家,板着指头算算也就是南朝鲜、日本、新加坡这几个吧,你能举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国家叛逃的例子吗?!比如欧洲发达国家的飞行员叛逃到苏联,日本,南朝鲜,新加坡的飞行员叛逃到中国等,举得出来吗?!
      你是故意带偏节奏吧。

      两个势力之间就能有叛逃、叛变,他也没说是国家,你扯到国家去干嘛。你还是回去翻翻初中小学课本看看“叛逃”的意思吧。

      2019/4/18 12:36:25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1251
      • 工分:44958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9楼 军车监理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15楼 lizhigan2002
      1949年4月17日,空军第8大队飞行员杜道时,驾驶1架美制运输机从新竹机场起飞。飞机飞临徐州机场降落。这是首次从台湾驾机回归大陆。

      1949年6月15日,国民党空军第11大队上尉作战参谋毛履武(地下党员)在从汉中南郑机场驾驶美制P-47战斗机起飞侦察西安途中,见僚机因故障返航,正是起义的大好机会,便果断改变航向,直飞河南安阳,安全降落。

      1949年8月25日,中央航空公司副驾驶李福遇(原国民党空军轰炸机中队长,蒋介石专机的副机机长),在地下党的策动下,开始进行驾机起义准备。当天原是只准备去广州白云机场观察飞机警卫情况,见央航1架C-47型客机刚加满油,又没有警卫,便抓住机会,强行驾机起飞,经5个多小时飞行,在南京安全降落。

      1949年10月16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上尉飞行员江富考、机工长周震南、机械兵石建儒、陈尚明从台湾嘉义机场驾驶1架C-47运输机起飞,以超低空飞行摆脱国民党空军战斗机的追杀,安全降落在南京。次日凌晨为防止国民党空军报复轰炸,连夜转场济南。从嘉义机场起飞时,正好蒋介石结束了对菲律宾的访问,乘专机回到嘉义,亲眼目睹了江富考强行起飞的一幕,他走下专机舷梯,没有和迎接他的任何一名官员握手交谈,便匆匆驱车离去。

      1949年10月17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魏昌蜀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警戒松懈的机会,潜入台湾冈山机场驾驶1架AT-6教练机强行起飞,在福州机场降落,飞机落地不久就遭到国民党空军追击而来的P-51战斗机扫射,机身3处中弹,但无大碍。

      1949年10月27日,国民党央航副驾驶吕辑人、机械员领班苏文焕、机械员杨兆藩、谢超群(均为前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在中/共地/下/党的测定组织下以试车为名登上1架DC-3客机,从香港起飞,在已遭到破坏的广州白云机场上短距离紧急降落。为防止国民党空军的报复,连夜从广州起飞经汉口飞抵北京。

      1949年11月9日,国民党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在香港的2000余员工和80架飞机通电起义,当天就有12架飞机(1架CV-240,3架C-46和8架C-47)在央航总经理陈卓林和中航总经理刘敬宜率领下飞往北京、天津。史称两航起义。

      1949年12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第3中队中尉军械员岳哲安(他曾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从台湾台中机场乘警卫不备偷上1架美制PT-17教练机强行起飞,安全降落在福州机场。

      1950年1月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员李纯,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第一个放单飞的机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浦东湖乡海滩上迫降。

      1950年1月9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院黄永华,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单飞训练之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台南机场起飞,在广东潮安降落。

      1951年3月27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专机组少校飞行员戴自谨、机械师史殿文,在台北上空劫持1架B-25轰炸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江湾机场。

      1951年9月12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希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3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少校领航员叶刚、第4大队少尉飞行员孙志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金门起飞,飞往大陆,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上虞迫降。

      1953年10月18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陶开府、监察总队测向台见习机务士秦保尊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4年1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胡弘一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同安迫降。

      1954年2月19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上尉参谋黄铁骏、射击军械士刘铭三驾驶1架B-25轰炸机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三门迫降。

      1955年1月12日,国民党空军少校联络官郝隆年、第20大队少校参谋王钟达、机械师唐镜驾驶1架C-46运输机从台湾台中机场起飞,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5年2月2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若龙、朱宝荣驾驶1架PT-17教练机从台湾虎尾机场起飞,在福建平漳海滩上迫降,两人各获奖金1000元。

      1955年5月18日,国民党空军第3大队中尉参谋何伟钦驾驶1架P-47战斗机从台湾屏东机场起飞,在广东海丰迫降。

      1956年8月15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少校教官黄纲存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仙游迫降,获得奖金8000元。

      1963年6月1日,国民党空军第2联队第11大队43中队上尉飞行员徐廷泽驾驶1架美制F-86战斗机从台湾新竹起飞,在福建龙田机场安全降落。徐廷泽被授予少校军衔,并获得2500两黄金的奖金。而这架F-86则被送到军事博物馆作为展品供人参观。

      1969年5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尉教官黄天明和飞行学员朱京蓉驾驶1架美制T-33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惠阳迫降。

      1981年8月8日,国民党空军第5联队少校考核官黄植诚驾驶1架美制F-5E战斗教练机借考核新飞行员之机,驾机起义。当他飞到福建龙田上空时,后座的飞行学员许秋麟坚决要求回台湾,黄植诚便掉头飞到东引岛以西让许跳伞,随后再次飞往大陆,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黄植诚获得奖金65万元,1988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而台×湾×国防部长高魁元则因此事引咎辞职。

      1983年4月22日,国民党陆军航空兵第1支队第1分队少校分队长李大维驾驶1架U-6A侦察机从台湾花莲起飞,飞往大陆,因当时天气恶劣,他无法找到机场,在福建宁德三都港盘旋时被港内军舰误会,遭到高炮射击,便在海滩上迫降。李大维获得奖金15万元,他出身于台湾的军人世家,两次获得过“国军英雄”称号,因此他的起义引发了台湾军界的巨大震动。

      1986年5月3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1架波音747货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这次事件促成了中国大陆和台湾37年来首次通过直接谈判解决问题。

      5月3日,台湾“华航”B198号货机,由曼谷经香港飞返台湾。途中该机长王锡爵要求在大陆定居,和家人团聚。同机的副驾驶员董光兴、邱明志则要求回台湾。中国民航局立即致电“华航”请其派人到北京商谈飞机、货物及2位机组人员的处理问题。双方经4次会商达成交接协议。23日,B198号货机载着2名机组人员及货物经香港返台北。

      1989年2月11日,国民党空军第737联队第5大队中校辅导员林贤顺驾驶1架F-5E战斗机借空中考察之机,飞往大陆,因低空大雾,未能找到汕头机场,燃料耗尽后在广东丰顺县上空弃机跳伞,左臂受伤。伤愈后被授予中校军衔。

      这大耳刮子piapia扇得正脆生!

      特意翻很多页来顶你。

      2019/4/18 12:31:41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七品弦音
      美帝赶紧把F35卖给湾湾,中国人民都等不及了,尤其是那位说“萨德和F35在台湾落地之日,就的解放军解放台湾之时”的老将军,早就等不及了。
      11楼 超级大猞猁
      你又把中国人民给代表了,靠!
      我代表的人里面有不包括你,你有不属于人民的范畴,你说你是不是闲的dan疼。见过捡钱的还没见过捡骂的。真是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

      2018/5/28 9:14:31
      左箭头-小图标

      那不就等于是送我们F35吗?必须强烈支持。

      2018/5/25 19:18:11
      左箭头-小图标

      ......
      9楼 军车监理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15楼 lizhigan2002
      1949年4月17日,空军第8大队飞行员杜道时,驾驶1架美制运输机从新竹机场起飞。飞机飞临徐州机场降落。这是首次从台湾驾机回归大陆。

      1949年6月15日,国民党空军第11大队上尉作战参谋毛履武(地下党员)在从汉中南郑机场驾驶美制P-47战斗机起飞侦察西安途中,见僚机因故障返航,正是起义的大好机会,便果断改变航向,直飞河南安阳,安全降落。

      1949年8月25日,中央航空公司副驾驶李福遇(原国民党空军轰炸机中队长,蒋介石专机的副机机长),在地下党的策动下,开始进行驾机起义准备。当天原是只准备去广州白云机场观察飞机警卫情况,见央航1架C-47型客机刚加满油,又没有警卫,便抓住机会,强行驾机起飞,经5个多小时飞行,在南京安全降落。

      1949年10月16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上尉飞行员江富考、机工长周震南、机械兵石建儒、陈尚明从台湾嘉义机场驾驶1架C-47运输机起飞,以超低空飞行摆脱国民党空军战斗机的追杀,安全降落在南京。次日凌晨为防止国民党空军报复轰炸,连夜转场济南。从嘉义机场起飞时,正好蒋介石结束了对菲律宾的访问,乘专机回到嘉义,亲眼目睹了江富考强行起飞的一幕,他走下专机舷梯,没有和迎接他的任何一名官员握手交谈,便匆匆驱车离去。

      1949年10月17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魏昌蜀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警戒松懈的机会,潜入台湾冈山机场驾驶1架AT-6教练机强行起飞,在福州机场降落,飞机落地不久就遭到国民党空军追击而来的P-51战斗机扫射,机身3处中弹,但无大碍。

      1949年10月27日,国民党央航副驾驶吕辑人、机械员领班苏文焕、机械员杨兆藩、谢超群(均为前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在中/共地/下/党的测定组织下以试车为名登上1架DC-3客机,从香港起飞,在已遭到破坏的广州白云机场上短距离紧急降落。为防止国民党空军的报复,连夜从广州起飞经汉口飞抵北京。

      1949年11月9日,国民党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在香港的2000余员工和80架飞机通电起义,当天就有12架飞机(1架CV-240,3架C-46和8架C-47)在央航总经理陈卓林和中航总经理刘敬宜率领下飞往北京、天津。史称两航起义。

      1949年12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第3中队中尉军械员岳哲安(他曾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从台湾台中机场乘警卫不备偷上1架美制PT-17教练机强行起飞,安全降落在福州机场。

      1950年1月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员李纯,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第一个放单飞的机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浦东湖乡海滩上迫降。

      1950年1月9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院黄永华,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单飞训练之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台南机场起飞,在广东潮安降落。

      1951年3月27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专机组少校飞行员戴自谨、机械师史殿文,在台北上空劫持1架B-25轰炸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江湾机场。

      1951年9月12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希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3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少校领航员叶刚、第4大队少尉飞行员孙志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金门起飞,飞往大陆,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上虞迫降。

      1953年10月18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陶开府、监察总队测向台见习机务士秦保尊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4年1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胡弘一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同安迫降。

      1954年2月19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上尉参谋黄铁骏、射击军械士刘铭三驾驶1架B-25轰炸机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三门迫降。

      1955年1月12日,国民党空军少校联络官郝隆年、第20大队少校参谋王钟达、机械师唐镜驾驶1架C-46运输机从台湾台中机场起飞,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5年2月2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若龙、朱宝荣驾驶1架PT-17教练机从台湾虎尾机场起飞,在福建平漳海滩上迫降,两人各获奖金1000元。

      1955年5月18日,国民党空军第3大队中尉参谋何伟钦驾驶1架P-47战斗机从台湾屏东机场起飞,在广东海丰迫降。

      1956年8月15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少校教官黄纲存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仙游迫降,获得奖金8000元。

      1963年6月1日,国民党空军第2联队第11大队43中队上尉飞行员徐廷泽驾驶1架美制F-86战斗机从台湾新竹起飞,在福建龙田机场安全降落。徐廷泽被授予少校军衔,并获得2500两黄金的奖金。而这架F-86则被送到军事博物馆作为展品供人参观。

      1969年5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尉教官黄天明和飞行学员朱京蓉驾驶1架美制T-33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惠阳迫降。

      1981年8月8日,国民党空军第5联队少校考核官黄植诚驾驶1架美制F-5E战斗教练机借考核新飞行员之机,驾机起义。当他飞到福建龙田上空时,后座的飞行学员许秋麟坚决要求回台湾,黄植诚便掉头飞到东引岛以西让许跳伞,随后再次飞往大陆,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黄植诚获得奖金65万元,1988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而台×湾×国防部长高魁元则因此事引咎辞职。

      1983年4月22日,国民党陆军航空兵第1支队第1分队少校分队长李大维驾驶1架U-6A侦察机从台湾花莲起飞,飞往大陆,因当时天气恶劣,他无法找到机场,在福建宁德三都港盘旋时被港内军舰误会,遭到高炮射击,便在海滩上迫降。李大维获得奖金15万元,他出身于台湾的军人世家,两次获得过“国军英雄”称号,因此他的起义引发了台湾军界的巨大震动。

      1986年5月3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1架波音747货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这次事件促成了中国大陆和台湾37年来首次通过直接谈判解决问题。

      5月3日,台湾“华航”B198号货机,由曼谷经香港飞返台湾。途中该机长王锡爵要求在大陆定居,和家人团聚。同机的副驾驶员董光兴、邱明志则要求回台湾。中国民航局立即致电“华航”请其派人到北京商谈飞机、货物及2位机组人员的处理问题。双方经4次会商达成交接协议。23日,B198号货机载着2名机组人员及货物经香港返台北。

      1989年2月11日,国民党空军第737联队第5大队中校辅导员林贤顺驾驶1架F-5E战斗机借空中考察之机,飞往大陆,因低空大雾,未能找到汕头机场,燃料耗尽后在广东丰顺县上空弃机跳伞,左臂受伤。伤愈后被授予中校军衔。

      16楼 超级大猞猁
      连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放了一大通 。放来放去还不是在中国领土上两大集团之间的叛逃吗?在中国领土上啥时候出现过资本主义?以前的中国是封建主义社会,到了晚清时期变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49年以后至今变成了社会主义社会,说穿了这个社会主义社会还仅仅是一个初级阶段,还没有真正从资本主义社会脱胎独立出来成为社会主义社会,充其量还是个发展中国家,现在也仅仅是摸到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门槛而已。全世界公认的发达国家的门槛是人均2万美元的水平,这是一道门槛,没有越过去你就不能厚颜无耻的称自己是发达国家!你把中国境内的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逐鹿中原所导致的人员相互叛逃当做是资本主义飞行员网社会主义叛逃,你把中国的台湾省至于何地?!中国周边的发达国家,板着指头算算也就是南朝鲜、日本、新加坡这几个吧,你能举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国家叛逃的例子吗?!比如欧洲发达国家的飞行员叛逃到苏联,日本,南朝鲜,新加坡的飞行员叛逃到中国等,举得出来吗?!
      19楼 haiqingabc
      你到底是说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还是说发达和不发达?要说发达国家跑到欠发达国家,倒还真不多。但是资本主义就代表发达了吗?
      25楼 超级大猞猁
      差不多吧,发达国家都是资本主义国家,不发达国家都是曾经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二战以后,有几个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跨入发达国家行列?当今世界又有几个发达国家不是资本主义国家?你说资本主义不代表发达代表谁?
      原来是这么区分的?你所举的几乎都是战前的列强。社会主义国家也就往经济好的地方走,还没见谁往经济差的资本主义国家走。那就一个问题,这些人只是冲着发达不发达去的,跟什么体制无关!

      2018/5/25 14:00:23
      左箭头-小图标

      ......
      15楼 lizhigan2002
      1949年4月17日,空军第8大队飞行员杜道时,驾驶1架美制运输机从新竹机场起飞。飞机飞临徐州机场降落。这是首次从台湾驾机回归大陆。

      1949年6月15日,国民党空军第11大队上尉作战参谋毛履武(地下党员)在从汉中南郑机场驾驶美制P-47战斗机起飞侦察西安途中,见僚机因故障返航,正是起义的大好机会,便果断改变航向,直飞河南安阳,安全降落。

      1949年8月25日,中央航空公司副驾驶李福遇(原国民党空军轰炸机中队长,蒋介石专机的副机机长),在地下党的策动下,开始进行驾机起义准备。当天原是只准备去广州白云机场观察飞机警卫情况,见央航1架C-47型客机刚加满油,又没有警卫,便抓住机会,强行驾机起飞,经5个多小时飞行,在南京安全降落。

      1949年10月16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上尉飞行员江富考、机工长周震南、机械兵石建儒、陈尚明从台湾嘉义机场驾驶1架C-47运输机起飞,以超低空飞行摆脱国民党空军战斗机的追杀,安全降落在南京。次日凌晨为防止国民党空军报复轰炸,连夜转场济南。从嘉义机场起飞时,正好蒋介石结束了对菲律宾的访问,乘专机回到嘉义,亲眼目睹了江富考强行起飞的一幕,他走下专机舷梯,没有和迎接他的任何一名官员握手交谈,便匆匆驱车离去。

      1949年10月17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魏昌蜀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警戒松懈的机会,潜入台湾冈山机场驾驶1架AT-6教练机强行起飞,在福州机场降落,飞机落地不久就遭到国民党空军追击而来的P-51战斗机扫射,机身3处中弹,但无大碍。

      1949年10月27日,国民党央航副驾驶吕辑人、机械员领班苏文焕、机械员杨兆藩、谢超群(均为前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在中/共地/下/党的测定组织下以试车为名登上1架DC-3客机,从香港起飞,在已遭到破坏的广州白云机场上短距离紧急降落。为防止国民党空军的报复,连夜从广州起飞经汉口飞抵北京。

      1949年11月9日,国民党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在香港的2000余员工和80架飞机通电起义,当天就有12架飞机(1架CV-240,3架C-46和8架C-47)在央航总经理陈卓林和中航总经理刘敬宜率领下飞往北京、天津。史称两航起义。

      1949年12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第3中队中尉军械员岳哲安(他曾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从台湾台中机场乘警卫不备偷上1架美制PT-17教练机强行起飞,安全降落在福州机场。

      1950年1月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员李纯,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第一个放单飞的机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浦东湖乡海滩上迫降。

      1950年1月9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院黄永华,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单飞训练之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台南机场起飞,在广东潮安降落。

      1951年3月27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专机组少校飞行员戴自谨、机械师史殿文,在台北上空劫持1架B-25轰炸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江湾机场。

      1951年9月12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希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3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少校领航员叶刚、第4大队少尉飞行员孙志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金门起飞,飞往大陆,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上虞迫降。

      1953年10月18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陶开府、监察总队测向台见习机务士秦保尊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4年1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胡弘一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同安迫降。

      1954年2月19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上尉参谋黄铁骏、射击军械士刘铭三驾驶1架B-25轰炸机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三门迫降。

      1955年1月12日,国民党空军少校联络官郝隆年、第20大队少校参谋王钟达、机械师唐镜驾驶1架C-46运输机从台湾台中机场起飞,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5年2月2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若龙、朱宝荣驾驶1架PT-17教练机从台湾虎尾机场起飞,在福建平漳海滩上迫降,两人各获奖金1000元。

      1955年5月18日,国民党空军第3大队中尉参谋何伟钦驾驶1架P-47战斗机从台湾屏东机场起飞,在广东海丰迫降。

      1956年8月15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少校教官黄纲存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仙游迫降,获得奖金8000元。

      1963年6月1日,国民党空军第2联队第11大队43中队上尉飞行员徐廷泽驾驶1架美制F-86战斗机从台湾新竹起飞,在福建龙田机场安全降落。徐廷泽被授予少校军衔,并获得2500两黄金的奖金。而这架F-86则被送到军事博物馆作为展品供人参观。

      1969年5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尉教官黄天明和飞行学员朱京蓉驾驶1架美制T-33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惠阳迫降。

      1981年8月8日,国民党空军第5联队少校考核官黄植诚驾驶1架美制F-5E战斗教练机借考核新飞行员之机,驾机起义。当他飞到福建龙田上空时,后座的飞行学员许秋麟坚决要求回台湾,黄植诚便掉头飞到东引岛以西让许跳伞,随后再次飞往大陆,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黄植诚获得奖金65万元,1988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而台×湾×国防部长高魁元则因此事引咎辞职。

      1983年4月22日,国民党陆军航空兵第1支队第1分队少校分队长李大维驾驶1架U-6A侦察机从台湾花莲起飞,飞往大陆,因当时天气恶劣,他无法找到机场,在福建宁德三都港盘旋时被港内军舰误会,遭到高炮射击,便在海滩上迫降。李大维获得奖金15万元,他出身于台湾的军人世家,两次获得过“国军英雄”称号,因此他的起义引发了台湾军界的巨大震动。

      1986年5月3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1架波音747货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这次事件促成了中国大陆和台湾37年来首次通过直接谈判解决问题。

      5月3日,台湾“华航”B198号货机,由曼谷经香港飞返台湾。途中该机长王锡爵要求在大陆定居,和家人团聚。同机的副驾驶员董光兴、邱明志则要求回台湾。中国民航局立即致电“华航”请其派人到北京商谈飞机、货物及2位机组人员的处理问题。双方经4次会商达成交接协议。23日,B198号货机载着2名机组人员及货物经香港返台北。

      1989年2月11日,国民党空军第737联队第5大队中校辅导员林贤顺驾驶1架F-5E战斗机借空中考察之机,飞往大陆,因低空大雾,未能找到汕头机场,燃料耗尽后在广东丰顺县上空弃机跳伞,左臂受伤。伤愈后被授予中校军衔。

      16楼 超级大猞猁
      连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放了一大通 。放来放去还不是在中国领土上两大集团之间的叛逃吗?在中国领土上啥时候出现过资本主义?以前的中国是封建主义社会,到了晚清时期变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49年以后至今变成了社会主义社会,说穿了这个社会主义社会还仅仅是一个初级阶段,还没有真正从资本主义社会脱胎独立出来成为社会主义社会,充其量还是个发展中国家,现在也仅仅是摸到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门槛而已。全世界公认的发达国家的门槛是人均2万美元的水平,这是一道门槛,没有越过去你就不能厚颜无耻的称自己是发达国家!你把中国境内的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逐鹿中原所导致的人员相互叛逃当做是资本主义飞行员网社会主义叛逃,你把中国的台湾省至于何地?!中国周边的发达国家,板着指头算算也就是南朝鲜、日本、新加坡这几个吧,你能举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国家叛逃的例子吗?!比如欧洲发达国家的飞行员叛逃到苏联,日本,南朝鲜,新加坡的飞行员叛逃到中国等,举得出来吗?!
      21楼 雄鸡迎朝阳
      亚非拉的多数贫困失败国家,都想问你,他们是什么主义制度......他们都是有选票的!
      24楼 超级大猞猁
      无知,这个你不要问我,你去问马克思去!马克思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有十分准确的定义。而且,马克思也从来没有说过有选票的就是资本主义!你真是弱智啊,中国没有选票吗?我可是用过好多次了,每年的两会选举中的等额选举和差额选举不是用选票吗?你从哪个旮旯你钻出来的?
      26楼 雄鸡迎朝阳
      马克思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告诉你过,计划经济加市场经济,到底是什么主义?

      从主义论证发达程度?该引用那些理论?

      是你和马克思在一起的时候他告诉你的吧。你果然有大机缘,整天在马克思身边聆听教诲。

      2018/5/25 12:22:13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46183
      • 工分:8887
      左箭头-小图标

      如果老美真卖台湾F35,解放军攻台的时候有没有用不好说,飞来大陆这边起义一架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2018/5/24 22:19:59
      左箭头-小图标

      我倒是觉得可以允许台湾买点F35甚至F22,不知道还有没有啥更高精尖的武器,也买点。就是不知道美国舍不舍得。等到台湾回归,中国就可以好好研究一下了。就算是武统,也有机会教练一下。

      2018/5/24 18:47:12
      左箭头-小图标

      18楼 买啥啥涨开心
      有了F35, 台湾空军就足以控制台海制空权了
      呵呵!60架F35就能控制台海制空权?做梦呢吧,那还要买F35干啥,有一艘美帝航母就足够了

      2018/5/24 18:44:10
      左箭头-小图标

      ......
      9楼 军车监理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15楼 lizhigan2002
      1949年4月17日,空军第8大队飞行员杜道时,驾驶1架美制运输机从新竹机场起飞。飞机飞临徐州机场降落。这是首次从台湾驾机回归大陆。

      1949年6月15日,国民党空军第11大队上尉作战参谋毛履武(地下党员)在从汉中南郑机场驾驶美制P-47战斗机起飞侦察西安途中,见僚机因故障返航,正是起义的大好机会,便果断改变航向,直飞河南安阳,安全降落。

      1949年8月25日,中央航空公司副驾驶李福遇(原国民党空军轰炸机中队长,蒋介石专机的副机机长),在地下党的策动下,开始进行驾机起义准备。当天原是只准备去广州白云机场观察飞机警卫情况,见央航1架C-47型客机刚加满油,又没有警卫,便抓住机会,强行驾机起飞,经5个多小时飞行,在南京安全降落。

      1949年10月16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上尉飞行员江富考、机工长周震南、机械兵石建儒、陈尚明从台湾嘉义机场驾驶1架C-47运输机起飞,以超低空飞行摆脱国民党空军战斗机的追杀,安全降落在南京。次日凌晨为防止国民党空军报复轰炸,连夜转场济南。从嘉义机场起飞时,正好蒋介石结束了对菲律宾的访问,乘专机回到嘉义,亲眼目睹了江富考强行起飞的一幕,他走下专机舷梯,没有和迎接他的任何一名官员握手交谈,便匆匆驱车离去。

      1949年10月17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魏昌蜀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警戒松懈的机会,潜入台湾冈山机场驾驶1架AT-6教练机强行起飞,在福州机场降落,飞机落地不久就遭到国民党空军追击而来的P-51战斗机扫射,机身3处中弹,但无大碍。

      1949年10月27日,国民党央航副驾驶吕辑人、机械员领班苏文焕、机械员杨兆藩、谢超群(均为前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在中/共地/下/党的测定组织下以试车为名登上1架DC-3客机,从香港起飞,在已遭到破坏的广州白云机场上短距离紧急降落。为防止国民党空军的报复,连夜从广州起飞经汉口飞抵北京。

      1949年11月9日,国民党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在香港的2000余员工和80架飞机通电起义,当天就有12架飞机(1架CV-240,3架C-46和8架C-47)在央航总经理陈卓林和中航总经理刘敬宜率领下飞往北京、天津。史称两航起义。

      1949年12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第3中队中尉军械员岳哲安(他曾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从台湾台中机场乘警卫不备偷上1架美制PT-17教练机强行起飞,安全降落在福州机场。

      1950年1月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员李纯,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第一个放单飞的机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浦东湖乡海滩上迫降。

      1950年1月9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院黄永华,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单飞训练之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台南机场起飞,在广东潮安降落。

      1951年3月27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专机组少校飞行员戴自谨、机械师史殿文,在台北上空劫持1架B-25轰炸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江湾机场。

      1951年9月12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希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3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少校领航员叶刚、第4大队少尉飞行员孙志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金门起飞,飞往大陆,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上虞迫降。

      1953年10月18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陶开府、监察总队测向台见习机务士秦保尊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4年1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胡弘一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同安迫降。

      1954年2月19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上尉参谋黄铁骏、射击军械士刘铭三驾驶1架B-25轰炸机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三门迫降。

      1955年1月12日,国民党空军少校联络官郝隆年、第20大队少校参谋王钟达、机械师唐镜驾驶1架C-46运输机从台湾台中机场起飞,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5年2月2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若龙、朱宝荣驾驶1架PT-17教练机从台湾虎尾机场起飞,在福建平漳海滩上迫降,两人各获奖金1000元。

      1955年5月18日,国民党空军第3大队中尉参谋何伟钦驾驶1架P-47战斗机从台湾屏东机场起飞,在广东海丰迫降。

      1956年8月15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少校教官黄纲存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仙游迫降,获得奖金8000元。

      1963年6月1日,国民党空军第2联队第11大队43中队上尉飞行员徐廷泽驾驶1架美制F-86战斗机从台湾新竹起飞,在福建龙田机场安全降落。徐廷泽被授予少校军衔,并获得2500两黄金的奖金。而这架F-86则被送到军事博物馆作为展品供人参观。

      1969年5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尉教官黄天明和飞行学员朱京蓉驾驶1架美制T-33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惠阳迫降。

      1981年8月8日,国民党空军第5联队少校考核官黄植诚驾驶1架美制F-5E战斗教练机借考核新飞行员之机,驾机起义。当他飞到福建龙田上空时,后座的飞行学员许秋麟坚决要求回台湾,黄植诚便掉头飞到东引岛以西让许跳伞,随后再次飞往大陆,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黄植诚获得奖金65万元,1988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而台×湾×国防部长高魁元则因此事引咎辞职。

      1983年4月22日,国民党陆军航空兵第1支队第1分队少校分队长李大维驾驶1架U-6A侦察机从台湾花莲起飞,飞往大陆,因当时天气恶劣,他无法找到机场,在福建宁德三都港盘旋时被港内军舰误会,遭到高炮射击,便在海滩上迫降。李大维获得奖金15万元,他出身于台湾的军人世家,两次获得过“国军英雄”称号,因此他的起义引发了台湾军界的巨大震动。

      1986年5月3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1架波音747货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这次事件促成了中国大陆和台湾37年来首次通过直接谈判解决问题。

      5月3日,台湾“华航”B198号货机,由曼谷经香港飞返台湾。途中该机长王锡爵要求在大陆定居,和家人团聚。同机的副驾驶员董光兴、邱明志则要求回台湾。中国民航局立即致电“华航”请其派人到北京商谈飞机、货物及2位机组人员的处理问题。双方经4次会商达成交接协议。23日,B198号货机载着2名机组人员及货物经香港返台北。

      1989年2月11日,国民党空军第737联队第5大队中校辅导员林贤顺驾驶1架F-5E战斗机借空中考察之机,飞往大陆,因低空大雾,未能找到汕头机场,燃料耗尽后在广东丰顺县上空弃机跳伞,左臂受伤。伤愈后被授予中校军衔。

      16楼 超级大猞猁
      连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放了一大通 。放来放去还不是在中国领土上两大集团之间的叛逃吗?在中国领土上啥时候出现过资本主义?以前的中国是封建主义社会,到了晚清时期变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49年以后至今变成了社会主义社会,说穿了这个社会主义社会还仅仅是一个初级阶段,还没有真正从资本主义社会脱胎独立出来成为社会主义社会,充其量还是个发展中国家,现在也仅仅是摸到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门槛而已。全世界公认的发达国家的门槛是人均2万美元的水平,这是一道门槛,没有越过去你就不能厚颜无耻的称自己是发达国家!你把中国境内的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逐鹿中原所导致的人员相互叛逃当做是资本主义飞行员网社会主义叛逃,你把中国的台湾省至于何地?!中国周边的发达国家,板着指头算算也就是南朝鲜、日本、新加坡这几个吧,你能举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国家叛逃的例子吗?!比如欧洲发达国家的飞行员叛逃到苏联,日本,南朝鲜,新加坡的飞行员叛逃到中国等,举得出来吗?!
      21楼 雄鸡迎朝阳
      亚非拉的多数贫困失败国家,都想问你,他们是什么主义制度......他们都是有选票的!
      24楼 超级大猞猁
      无知,这个你不要问我,你去问马克思去!马克思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有十分准确的定义。而且,马克思也从来没有说过有选票的就是资本主义!你真是弱智啊,中国没有选票吗?我可是用过好多次了,每年的两会选举中的等额选举和差额选举不是用选票吗?你从哪个旮旯你钻出来的?
      马克思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告诉你过,计划经济加市场经济,到底是什么主义?

      从主义论证发达程度?该引用那些理论?

      2018/5/24 18:36:26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9楼 军车监理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15楼 lizhigan2002
      1949年4月17日,空军第8大队飞行员杜道时,驾驶1架美制运输机从新竹机场起飞。飞机飞临徐州机场降落。这是首次从台湾驾机回归大陆。

      1949年6月15日,国民党空军第11大队上尉作战参谋毛履武(地下党员)在从汉中南郑机场驾驶美制P-47战斗机起飞侦察西安途中,见僚机因故障返航,正是起义的大好机会,便果断改变航向,直飞河南安阳,安全降落。

      1949年8月25日,中央航空公司副驾驶李福遇(原国民党空军轰炸机中队长,蒋介石专机的副机机长),在地下党的策动下,开始进行驾机起义准备。当天原是只准备去广州白云机场观察飞机警卫情况,见央航1架C-47型客机刚加满油,又没有警卫,便抓住机会,强行驾机起飞,经5个多小时飞行,在南京安全降落。

      1949年10月16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上尉飞行员江富考、机工长周震南、机械兵石建儒、陈尚明从台湾嘉义机场驾驶1架C-47运输机起飞,以超低空飞行摆脱国民党空军战斗机的追杀,安全降落在南京。次日凌晨为防止国民党空军报复轰炸,连夜转场济南。从嘉义机场起飞时,正好蒋介石结束了对菲律宾的访问,乘专机回到嘉义,亲眼目睹了江富考强行起飞的一幕,他走下专机舷梯,没有和迎接他的任何一名官员握手交谈,便匆匆驱车离去。

      1949年10月17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魏昌蜀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警戒松懈的机会,潜入台湾冈山机场驾驶1架AT-6教练机强行起飞,在福州机场降落,飞机落地不久就遭到国民党空军追击而来的P-51战斗机扫射,机身3处中弹,但无大碍。

      1949年10月27日,国民党央航副驾驶吕辑人、机械员领班苏文焕、机械员杨兆藩、谢超群(均为前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在中/共地/下/党的测定组织下以试车为名登上1架DC-3客机,从香港起飞,在已遭到破坏的广州白云机场上短距离紧急降落。为防止国民党空军的报复,连夜从广州起飞经汉口飞抵北京。

      1949年11月9日,国民党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在香港的2000余员工和80架飞机通电起义,当天就有12架飞机(1架CV-240,3架C-46和8架C-47)在央航总经理陈卓林和中航总经理刘敬宜率领下飞往北京、天津。史称两航起义。

      1949年12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第3中队中尉军械员岳哲安(他曾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从台湾台中机场乘警卫不备偷上1架美制PT-17教练机强行起飞,安全降落在福州机场。

      1950年1月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员李纯,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第一个放单飞的机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浦东湖乡海滩上迫降。

      1950年1月9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院黄永华,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单飞训练之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台南机场起飞,在广东潮安降落。

      1951年3月27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专机组少校飞行员戴自谨、机械师史殿文,在台北上空劫持1架B-25轰炸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江湾机场。

      1951年9月12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希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3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少校领航员叶刚、第4大队少尉飞行员孙志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金门起飞,飞往大陆,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上虞迫降。

      1953年10月18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陶开府、监察总队测向台见习机务士秦保尊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4年1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胡弘一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同安迫降。

      1954年2月19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上尉参谋黄铁骏、射击军械士刘铭三驾驶1架B-25轰炸机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三门迫降。

      1955年1月12日,国民党空军少校联络官郝隆年、第20大队少校参谋王钟达、机械师唐镜驾驶1架C-46运输机从台湾台中机场起飞,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5年2月2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若龙、朱宝荣驾驶1架PT-17教练机从台湾虎尾机场起飞,在福建平漳海滩上迫降,两人各获奖金1000元。

      1955年5月18日,国民党空军第3大队中尉参谋何伟钦驾驶1架P-47战斗机从台湾屏东机场起飞,在广东海丰迫降。

      1956年8月15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少校教官黄纲存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仙游迫降,获得奖金8000元。

      1963年6月1日,国民党空军第2联队第11大队43中队上尉飞行员徐廷泽驾驶1架美制F-86战斗机从台湾新竹起飞,在福建龙田机场安全降落。徐廷泽被授予少校军衔,并获得2500两黄金的奖金。而这架F-86则被送到军事博物馆作为展品供人参观。

      1969年5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尉教官黄天明和飞行学员朱京蓉驾驶1架美制T-33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惠阳迫降。

      1981年8月8日,国民党空军第5联队少校考核官黄植诚驾驶1架美制F-5E战斗教练机借考核新飞行员之机,驾机起义。当他飞到福建龙田上空时,后座的飞行学员许秋麟坚决要求回台湾,黄植诚便掉头飞到东引岛以西让许跳伞,随后再次飞往大陆,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黄植诚获得奖金65万元,1988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而台×湾×国防部长高魁元则因此事引咎辞职。

      1983年4月22日,国民党陆军航空兵第1支队第1分队少校分队长李大维驾驶1架U-6A侦察机从台湾花莲起飞,飞往大陆,因当时天气恶劣,他无法找到机场,在福建宁德三都港盘旋时被港内军舰误会,遭到高炮射击,便在海滩上迫降。李大维获得奖金15万元,他出身于台湾的军人世家,两次获得过“国军英雄”称号,因此他的起义引发了台湾军界的巨大震动。

      1986年5月3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1架波音747货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这次事件促成了中国大陆和台湾37年来首次通过直接谈判解决问题。

      5月3日,台湾“华航”B198号货机,由曼谷经香港飞返台湾。途中该机长王锡爵要求在大陆定居,和家人团聚。同机的副驾驶员董光兴、邱明志则要求回台湾。中国民航局立即致电“华航”请其派人到北京商谈飞机、货物及2位机组人员的处理问题。双方经4次会商达成交接协议。23日,B198号货机载着2名机组人员及货物经香港返台北。

      1989年2月11日,国民党空军第737联队第5大队中校辅导员林贤顺驾驶1架F-5E战斗机借空中考察之机,飞往大陆,因低空大雾,未能找到汕头机场,燃料耗尽后在广东丰顺县上空弃机跳伞,左臂受伤。伤愈后被授予中校军衔。

      16楼 超级大猞猁
      连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放了一大通 。放来放去还不是在中国领土上两大集团之间的叛逃吗?在中国领土上啥时候出现过资本主义?以前的中国是封建主义社会,到了晚清时期变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49年以后至今变成了社会主义社会,说穿了这个社会主义社会还仅仅是一个初级阶段,还没有真正从资本主义社会脱胎独立出来成为社会主义社会,充其量还是个发展中国家,现在也仅仅是摸到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门槛而已。全世界公认的发达国家的门槛是人均2万美元的水平,这是一道门槛,没有越过去你就不能厚颜无耻的称自己是发达国家!你把中国境内的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逐鹿中原所导致的人员相互叛逃当做是资本主义飞行员网社会主义叛逃,你把中国的台湾省至于何地?!中国周边的发达国家,板着指头算算也就是南朝鲜、日本、新加坡这几个吧,你能举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国家叛逃的例子吗?!比如欧洲发达国家的飞行员叛逃到苏联,日本,南朝鲜,新加坡的飞行员叛逃到中国等,举得出来吗?!
      19楼 haiqingabc
      你到底是说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还是说发达和不发达?要说发达国家跑到欠发达国家,倒还真不多。但是资本主义就代表发达了吗?
      差不多吧,发达国家都是资本主义国家,不发达国家都是曾经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二战以后,有几个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跨入发达国家行列?当今世界又有几个发达国家不是资本主义国家?你说资本主义不代表发达代表谁?

      2018/5/24 18:12:15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9楼 军车监理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15楼 lizhigan2002
      1949年4月17日,空军第8大队飞行员杜道时,驾驶1架美制运输机从新竹机场起飞。飞机飞临徐州机场降落。这是首次从台湾驾机回归大陆。

      1949年6月15日,国民党空军第11大队上尉作战参谋毛履武(地下党员)在从汉中南郑机场驾驶美制P-47战斗机起飞侦察西安途中,见僚机因故障返航,正是起义的大好机会,便果断改变航向,直飞河南安阳,安全降落。

      1949年8月25日,中央航空公司副驾驶李福遇(原国民党空军轰炸机中队长,蒋介石专机的副机机长),在地下党的策动下,开始进行驾机起义准备。当天原是只准备去广州白云机场观察飞机警卫情况,见央航1架C-47型客机刚加满油,又没有警卫,便抓住机会,强行驾机起飞,经5个多小时飞行,在南京安全降落。

      1949年10月16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上尉飞行员江富考、机工长周震南、机械兵石建儒、陈尚明从台湾嘉义机场驾驶1架C-47运输机起飞,以超低空飞行摆脱国民党空军战斗机的追杀,安全降落在南京。次日凌晨为防止国民党空军报复轰炸,连夜转场济南。从嘉义机场起飞时,正好蒋介石结束了对菲律宾的访问,乘专机回到嘉义,亲眼目睹了江富考强行起飞的一幕,他走下专机舷梯,没有和迎接他的任何一名官员握手交谈,便匆匆驱车离去。

      1949年10月17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魏昌蜀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警戒松懈的机会,潜入台湾冈山机场驾驶1架AT-6教练机强行起飞,在福州机场降落,飞机落地不久就遭到国民党空军追击而来的P-51战斗机扫射,机身3处中弹,但无大碍。

      1949年10月27日,国民党央航副驾驶吕辑人、机械员领班苏文焕、机械员杨兆藩、谢超群(均为前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在中/共地/下/党的测定组织下以试车为名登上1架DC-3客机,从香港起飞,在已遭到破坏的广州白云机场上短距离紧急降落。为防止国民党空军的报复,连夜从广州起飞经汉口飞抵北京。

      1949年11月9日,国民党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在香港的2000余员工和80架飞机通电起义,当天就有12架飞机(1架CV-240,3架C-46和8架C-47)在央航总经理陈卓林和中航总经理刘敬宜率领下飞往北京、天津。史称两航起义。

      1949年12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第3中队中尉军械员岳哲安(他曾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从台湾台中机场乘警卫不备偷上1架美制PT-17教练机强行起飞,安全降落在福州机场。

      1950年1月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员李纯,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第一个放单飞的机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浦东湖乡海滩上迫降。

      1950年1月9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院黄永华,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单飞训练之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台南机场起飞,在广东潮安降落。

      1951年3月27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专机组少校飞行员戴自谨、机械师史殿文,在台北上空劫持1架B-25轰炸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江湾机场。

      1951年9月12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希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3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少校领航员叶刚、第4大队少尉飞行员孙志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金门起飞,飞往大陆,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上虞迫降。

      1953年10月18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陶开府、监察总队测向台见习机务士秦保尊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4年1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胡弘一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同安迫降。

      1954年2月19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上尉参谋黄铁骏、射击军械士刘铭三驾驶1架B-25轰炸机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三门迫降。

      1955年1月12日,国民党空军少校联络官郝隆年、第20大队少校参谋王钟达、机械师唐镜驾驶1架C-46运输机从台湾台中机场起飞,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5年2月2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若龙、朱宝荣驾驶1架PT-17教练机从台湾虎尾机场起飞,在福建平漳海滩上迫降,两人各获奖金1000元。

      1955年5月18日,国民党空军第3大队中尉参谋何伟钦驾驶1架P-47战斗机从台湾屏东机场起飞,在广东海丰迫降。

      1956年8月15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少校教官黄纲存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仙游迫降,获得奖金8000元。

      1963年6月1日,国民党空军第2联队第11大队43中队上尉飞行员徐廷泽驾驶1架美制F-86战斗机从台湾新竹起飞,在福建龙田机场安全降落。徐廷泽被授予少校军衔,并获得2500两黄金的奖金。而这架F-86则被送到军事博物馆作为展品供人参观。

      1969年5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尉教官黄天明和飞行学员朱京蓉驾驶1架美制T-33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惠阳迫降。

      1981年8月8日,国民党空军第5联队少校考核官黄植诚驾驶1架美制F-5E战斗教练机借考核新飞行员之机,驾机起义。当他飞到福建龙田上空时,后座的飞行学员许秋麟坚决要求回台湾,黄植诚便掉头飞到东引岛以西让许跳伞,随后再次飞往大陆,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黄植诚获得奖金65万元,1988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而台×湾×国防部长高魁元则因此事引咎辞职。

      1983年4月22日,国民党陆军航空兵第1支队第1分队少校分队长李大维驾驶1架U-6A侦察机从台湾花莲起飞,飞往大陆,因当时天气恶劣,他无法找到机场,在福建宁德三都港盘旋时被港内军舰误会,遭到高炮射击,便在海滩上迫降。李大维获得奖金15万元,他出身于台湾的军人世家,两次获得过“国军英雄”称号,因此他的起义引发了台湾军界的巨大震动。

      1986年5月3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1架波音747货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这次事件促成了中国大陆和台湾37年来首次通过直接谈判解决问题。

      5月3日,台湾“华航”B198号货机,由曼谷经香港飞返台湾。途中该机长王锡爵要求在大陆定居,和家人团聚。同机的副驾驶员董光兴、邱明志则要求回台湾。中国民航局立即致电“华航”请其派人到北京商谈飞机、货物及2位机组人员的处理问题。双方经4次会商达成交接协议。23日,B198号货机载着2名机组人员及货物经香港返台北。

      1989年2月11日,国民党空军第737联队第5大队中校辅导员林贤顺驾驶1架F-5E战斗机借空中考察之机,飞往大陆,因低空大雾,未能找到汕头机场,燃料耗尽后在广东丰顺县上空弃机跳伞,左臂受伤。伤愈后被授予中校军衔。

      16楼 超级大猞猁
      连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放了一大通 。放来放去还不是在中国领土上两大集团之间的叛逃吗?在中国领土上啥时候出现过资本主义?以前的中国是封建主义社会,到了晚清时期变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49年以后至今变成了社会主义社会,说穿了这个社会主义社会还仅仅是一个初级阶段,还没有真正从资本主义社会脱胎独立出来成为社会主义社会,充其量还是个发展中国家,现在也仅仅是摸到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门槛而已。全世界公认的发达国家的门槛是人均2万美元的水平,这是一道门槛,没有越过去你就不能厚颜无耻的称自己是发达国家!你把中国境内的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逐鹿中原所导致的人员相互叛逃当做是资本主义飞行员网社会主义叛逃,你把中国的台湾省至于何地?!中国周边的发达国家,板着指头算算也就是南朝鲜、日本、新加坡这几个吧,你能举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国家叛逃的例子吗?!比如欧洲发达国家的飞行员叛逃到苏联,日本,南朝鲜,新加坡的飞行员叛逃到中国等,举得出来吗?!
      21楼 雄鸡迎朝阳
      亚非拉的多数贫困失败国家,都想问你,他们是什么主义制度......他们都是有选票的!
      无知,这个你不要问我,你去问马克思去!马克思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有十分准确的定义。而且,马克思也从来没有说过有选票的就是资本主义!你真是弱智啊,中国没有选票吗?我可是用过好多次了,每年的两会选举中的等额选举和差额选举不是用选票吗?你从哪个旮旯你钻出来的?

      2018/5/24 18:05:46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446655
      • 工分:68032
      左箭头-小图标

      又在忽悠台湾的傻逼出钱!

      2018/5/24 17:44:45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20楼 汉长梢
      不需要5亿,只要按照飞机购买价格进行收购即可
      说实话,以前逃去社会主义阵营真没什么意思,哪怕去最发达的苏联,手拿一把卢布又能买到什么?而现在的中国呢?有钱能买到一切我想谁都不会反对吧?而且还非常安全,有谁想到我们国家来暗杀这个叛逃者么?甚至再上一步,你想获得一定的政治地位也有可能,权力有很大的诱惑力,这个应该也没人会否认吧?所以说好多事情我们还没拉下脸来做而已.

      2018/5/24 16:05:03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9楼 军车监理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15楼 lizhigan2002
      1949年4月17日,空军第8大队飞行员杜道时,驾驶1架美制运输机从新竹机场起飞。飞机飞临徐州机场降落。这是首次从台湾驾机回归大陆。

      1949年6月15日,国民党空军第11大队上尉作战参谋毛履武(地下党员)在从汉中南郑机场驾驶美制P-47战斗机起飞侦察西安途中,见僚机因故障返航,正是起义的大好机会,便果断改变航向,直飞河南安阳,安全降落。

      1949年8月25日,中央航空公司副驾驶李福遇(原国民党空军轰炸机中队长,蒋介石专机的副机机长),在地下党的策动下,开始进行驾机起义准备。当天原是只准备去广州白云机场观察飞机警卫情况,见央航1架C-47型客机刚加满油,又没有警卫,便抓住机会,强行驾机起飞,经5个多小时飞行,在南京安全降落。

      1949年10月16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上尉飞行员江富考、机工长周震南、机械兵石建儒、陈尚明从台湾嘉义机场驾驶1架C-47运输机起飞,以超低空飞行摆脱国民党空军战斗机的追杀,安全降落在南京。次日凌晨为防止国民党空军报复轰炸,连夜转场济南。从嘉义机场起飞时,正好蒋介石结束了对菲律宾的访问,乘专机回到嘉义,亲眼目睹了江富考强行起飞的一幕,他走下专机舷梯,没有和迎接他的任何一名官员握手交谈,便匆匆驱车离去。

      1949年10月17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魏昌蜀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警戒松懈的机会,潜入台湾冈山机场驾驶1架AT-6教练机强行起飞,在福州机场降落,飞机落地不久就遭到国民党空军追击而来的P-51战斗机扫射,机身3处中弹,但无大碍。

      1949年10月27日,国民党央航副驾驶吕辑人、机械员领班苏文焕、机械员杨兆藩、谢超群(均为前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在中/共地/下/党的测定组织下以试车为名登上1架DC-3客机,从香港起飞,在已遭到破坏的广州白云机场上短距离紧急降落。为防止国民党空军的报复,连夜从广州起飞经汉口飞抵北京。

      1949年11月9日,国民党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在香港的2000余员工和80架飞机通电起义,当天就有12架飞机(1架CV-240,3架C-46和8架C-47)在央航总经理陈卓林和中航总经理刘敬宜率领下飞往北京、天津。史称两航起义。

      1949年12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第3中队中尉军械员岳哲安(他曾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从台湾台中机场乘警卫不备偷上1架美制PT-17教练机强行起飞,安全降落在福州机场。

      1950年1月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员李纯,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第一个放单飞的机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浦东湖乡海滩上迫降。

      1950年1月9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院黄永华,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单飞训练之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台南机场起飞,在广东潮安降落。

      1951年3月27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专机组少校飞行员戴自谨、机械师史殿文,在台北上空劫持1架B-25轰炸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江湾机场。

      1951年9月12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希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3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少校领航员叶刚、第4大队少尉飞行员孙志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金门起飞,飞往大陆,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上虞迫降。

      1953年10月18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陶开府、监察总队测向台见习机务士秦保尊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4年1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胡弘一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同安迫降。

      1954年2月19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上尉参谋黄铁骏、射击军械士刘铭三驾驶1架B-25轰炸机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三门迫降。

      1955年1月12日,国民党空军少校联络官郝隆年、第20大队少校参谋王钟达、机械师唐镜驾驶1架C-46运输机从台湾台中机场起飞,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5年2月2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若龙、朱宝荣驾驶1架PT-17教练机从台湾虎尾机场起飞,在福建平漳海滩上迫降,两人各获奖金1000元。

      1955年5月18日,国民党空军第3大队中尉参谋何伟钦驾驶1架P-47战斗机从台湾屏东机场起飞,在广东海丰迫降。

      1956年8月15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少校教官黄纲存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仙游迫降,获得奖金8000元。

      1963年6月1日,国民党空军第2联队第11大队43中队上尉飞行员徐廷泽驾驶1架美制F-86战斗机从台湾新竹起飞,在福建龙田机场安全降落。徐廷泽被授予少校军衔,并获得2500两黄金的奖金。而这架F-86则被送到军事博物馆作为展品供人参观。

      1969年5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尉教官黄天明和飞行学员朱京蓉驾驶1架美制T-33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惠阳迫降。

      1981年8月8日,国民党空军第5联队少校考核官黄植诚驾驶1架美制F-5E战斗教练机借考核新飞行员之机,驾机起义。当他飞到福建龙田上空时,后座的飞行学员许秋麟坚决要求回台湾,黄植诚便掉头飞到东引岛以西让许跳伞,随后再次飞往大陆,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黄植诚获得奖金65万元,1988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而台×湾×国防部长高魁元则因此事引咎辞职。

      1983年4月22日,国民党陆军航空兵第1支队第1分队少校分队长李大维驾驶1架U-6A侦察机从台湾花莲起飞,飞往大陆,因当时天气恶劣,他无法找到机场,在福建宁德三都港盘旋时被港内军舰误会,遭到高炮射击,便在海滩上迫降。李大维获得奖金15万元,他出身于台湾的军人世家,两次获得过“国军英雄”称号,因此他的起义引发了台湾军界的巨大震动。

      1986年5月3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1架波音747货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这次事件促成了中国大陆和台湾37年来首次通过直接谈判解决问题。

      5月3日,台湾“华航”B198号货机,由曼谷经香港飞返台湾。途中该机长王锡爵要求在大陆定居,和家人团聚。同机的副驾驶员董光兴、邱明志则要求回台湾。中国民航局立即致电“华航”请其派人到北京商谈飞机、货物及2位机组人员的处理问题。双方经4次会商达成交接协议。23日,B198号货机载着2名机组人员及货物经香港返台北。

      1989年2月11日,国民党空军第737联队第5大队中校辅导员林贤顺驾驶1架F-5E战斗机借空中考察之机,飞往大陆,因低空大雾,未能找到汕头机场,燃料耗尽后在广东丰顺县上空弃机跳伞,左臂受伤。伤愈后被授予中校军衔。

      16楼 超级大猞猁
      连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放了一大通 。放来放去还不是在中国领土上两大集团之间的叛逃吗?在中国领土上啥时候出现过资本主义?以前的中国是封建主义社会,到了晚清时期变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49年以后至今变成了社会主义社会,说穿了这个社会主义社会还仅仅是一个初级阶段,还没有真正从资本主义社会脱胎独立出来成为社会主义社会,充其量还是个发展中国家,现在也仅仅是摸到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门槛而已。全世界公认的发达国家的门槛是人均2万美元的水平,这是一道门槛,没有越过去你就不能厚颜无耻的称自己是发达国家!你把中国境内的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逐鹿中原所导致的人员相互叛逃当做是资本主义飞行员网社会主义叛逃,你把中国的台湾省至于何地?!中国周边的发达国家,板着指头算算也就是南朝鲜、日本、新加坡这几个吧,你能举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国家叛逃的例子吗?!比如欧洲发达国家的飞行员叛逃到苏联,日本,南朝鲜,新加坡的飞行员叛逃到中国等,举得出来吗?!
      亚非拉的多数贫困失败国家,都想问你,他们是什么主义制度......他们都是有选票的!

      2018/5/24 15:36:59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不需要5亿,只要按照飞机购买价格进行收购即可

      2018/5/24 15:19:57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9楼 军车监理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15楼 lizhigan2002
      1949年4月17日,空军第8大队飞行员杜道时,驾驶1架美制运输机从新竹机场起飞。飞机飞临徐州机场降落。这是首次从台湾驾机回归大陆。

      1949年6月15日,国民党空军第11大队上尉作战参谋毛履武(地下党员)在从汉中南郑机场驾驶美制P-47战斗机起飞侦察西安途中,见僚机因故障返航,正是起义的大好机会,便果断改变航向,直飞河南安阳,安全降落。

      1949年8月25日,中央航空公司副驾驶李福遇(原国民党空军轰炸机中队长,蒋介石专机的副机机长),在地下党的策动下,开始进行驾机起义准备。当天原是只准备去广州白云机场观察飞机警卫情况,见央航1架C-47型客机刚加满油,又没有警卫,便抓住机会,强行驾机起飞,经5个多小时飞行,在南京安全降落。

      1949年10月16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上尉飞行员江富考、机工长周震南、机械兵石建儒、陈尚明从台湾嘉义机场驾驶1架C-47运输机起飞,以超低空飞行摆脱国民党空军战斗机的追杀,安全降落在南京。次日凌晨为防止国民党空军报复轰炸,连夜转场济南。从嘉义机场起飞时,正好蒋介石结束了对菲律宾的访问,乘专机回到嘉义,亲眼目睹了江富考强行起飞的一幕,他走下专机舷梯,没有和迎接他的任何一名官员握手交谈,便匆匆驱车离去。

      1949年10月17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魏昌蜀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警戒松懈的机会,潜入台湾冈山机场驾驶1架AT-6教练机强行起飞,在福州机场降落,飞机落地不久就遭到国民党空军追击而来的P-51战斗机扫射,机身3处中弹,但无大碍。

      1949年10月27日,国民党央航副驾驶吕辑人、机械员领班苏文焕、机械员杨兆藩、谢超群(均为前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在中/共地/下/党的测定组织下以试车为名登上1架DC-3客机,从香港起飞,在已遭到破坏的广州白云机场上短距离紧急降落。为防止国民党空军的报复,连夜从广州起飞经汉口飞抵北京。

      1949年11月9日,国民党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在香港的2000余员工和80架飞机通电起义,当天就有12架飞机(1架CV-240,3架C-46和8架C-47)在央航总经理陈卓林和中航总经理刘敬宜率领下飞往北京、天津。史称两航起义。

      1949年12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第3中队中尉军械员岳哲安(他曾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从台湾台中机场乘警卫不备偷上1架美制PT-17教练机强行起飞,安全降落在福州机场。

      1950年1月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员李纯,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第一个放单飞的机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浦东湖乡海滩上迫降。

      1950年1月9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院黄永华,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单飞训练之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台南机场起飞,在广东潮安降落。

      1951年3月27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专机组少校飞行员戴自谨、机械师史殿文,在台北上空劫持1架B-25轰炸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江湾机场。

      1951年9月12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希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3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少校领航员叶刚、第4大队少尉飞行员孙志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金门起飞,飞往大陆,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上虞迫降。

      1953年10月18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陶开府、监察总队测向台见习机务士秦保尊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4年1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胡弘一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同安迫降。

      1954年2月19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上尉参谋黄铁骏、射击军械士刘铭三驾驶1架B-25轰炸机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三门迫降。

      1955年1月12日,国民党空军少校联络官郝隆年、第20大队少校参谋王钟达、机械师唐镜驾驶1架C-46运输机从台湾台中机场起飞,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5年2月2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若龙、朱宝荣驾驶1架PT-17教练机从台湾虎尾机场起飞,在福建平漳海滩上迫降,两人各获奖金1000元。

      1955年5月18日,国民党空军第3大队中尉参谋何伟钦驾驶1架P-47战斗机从台湾屏东机场起飞,在广东海丰迫降。

      1956年8月15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少校教官黄纲存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仙游迫降,获得奖金8000元。

      1963年6月1日,国民党空军第2联队第11大队43中队上尉飞行员徐廷泽驾驶1架美制F-86战斗机从台湾新竹起飞,在福建龙田机场安全降落。徐廷泽被授予少校军衔,并获得2500两黄金的奖金。而这架F-86则被送到军事博物馆作为展品供人参观。

      1969年5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尉教官黄天明和飞行学员朱京蓉驾驶1架美制T-33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惠阳迫降。

      1981年8月8日,国民党空军第5联队少校考核官黄植诚驾驶1架美制F-5E战斗教练机借考核新飞行员之机,驾机起义。当他飞到福建龙田上空时,后座的飞行学员许秋麟坚决要求回台湾,黄植诚便掉头飞到东引岛以西让许跳伞,随后再次飞往大陆,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黄植诚获得奖金65万元,1988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而台×湾×国防部长高魁元则因此事引咎辞职。

      1983年4月22日,国民党陆军航空兵第1支队第1分队少校分队长李大维驾驶1架U-6A侦察机从台湾花莲起飞,飞往大陆,因当时天气恶劣,他无法找到机场,在福建宁德三都港盘旋时被港内军舰误会,遭到高炮射击,便在海滩上迫降。李大维获得奖金15万元,他出身于台湾的军人世家,两次获得过“国军英雄”称号,因此他的起义引发了台湾军界的巨大震动。

      1986年5月3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1架波音747货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这次事件促成了中国大陆和台湾37年来首次通过直接谈判解决问题。

      5月3日,台湾“华航”B198号货机,由曼谷经香港飞返台湾。途中该机长王锡爵要求在大陆定居,和家人团聚。同机的副驾驶员董光兴、邱明志则要求回台湾。中国民航局立即致电“华航”请其派人到北京商谈飞机、货物及2位机组人员的处理问题。双方经4次会商达成交接协议。23日,B198号货机载着2名机组人员及货物经香港返台北。

      1989年2月11日,国民党空军第737联队第5大队中校辅导员林贤顺驾驶1架F-5E战斗机借空中考察之机,飞往大陆,因低空大雾,未能找到汕头机场,燃料耗尽后在广东丰顺县上空弃机跳伞,左臂受伤。伤愈后被授予中校军衔。

      16楼 超级大猞猁
      连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放了一大通 。放来放去还不是在中国领土上两大集团之间的叛逃吗?在中国领土上啥时候出现过资本主义?以前的中国是封建主义社会,到了晚清时期变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49年以后至今变成了社会主义社会,说穿了这个社会主义社会还仅仅是一个初级阶段,还没有真正从资本主义社会脱胎独立出来成为社会主义社会,充其量还是个发展中国家,现在也仅仅是摸到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门槛而已。全世界公认的发达国家的门槛是人均2万美元的水平,这是一道门槛,没有越过去你就不能厚颜无耻的称自己是发达国家!你把中国境内的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逐鹿中原所导致的人员相互叛逃当做是资本主义飞行员网社会主义叛逃,你把中国的台湾省至于何地?!中国周边的发达国家,板着指头算算也就是南朝鲜、日本、新加坡这几个吧,你能举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国家叛逃的例子吗?!比如欧洲发达国家的飞行员叛逃到苏联,日本,南朝鲜,新加坡的飞行员叛逃到中国等,举得出来吗?!
      你到底是说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还是说发达和不发达?要说发达国家跑到欠发达国家,倒还真不多。但是资本主义就代表发达了吗?

      2018/5/24 14:37:18
      左箭头-小图标

      有了F35, 台湾空军就足以控制台海制空权了

      2018/5/24 14:26:45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9楼 军车监理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15楼 lizhigan2002
      1949年4月17日,空军第8大队飞行员杜道时,驾驶1架美制运输机从新竹机场起飞。飞机飞临徐州机场降落。这是首次从台湾驾机回归大陆。

      1949年6月15日,国民党空军第11大队上尉作战参谋毛履武(地下党员)在从汉中南郑机场驾驶美制P-47战斗机起飞侦察西安途中,见僚机因故障返航,正是起义的大好机会,便果断改变航向,直飞河南安阳,安全降落。

      1949年8月25日,中央航空公司副驾驶李福遇(原国民党空军轰炸机中队长,蒋介石专机的副机机长),在地下党的策动下,开始进行驾机起义准备。当天原是只准备去广州白云机场观察飞机警卫情况,见央航1架C-47型客机刚加满油,又没有警卫,便抓住机会,强行驾机起飞,经5个多小时飞行,在南京安全降落。

      1949年10月16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上尉飞行员江富考、机工长周震南、机械兵石建儒、陈尚明从台湾嘉义机场驾驶1架C-47运输机起飞,以超低空飞行摆脱国民党空军战斗机的追杀,安全降落在南京。次日凌晨为防止国民党空军报复轰炸,连夜转场济南。从嘉义机场起飞时,正好蒋介石结束了对菲律宾的访问,乘专机回到嘉义,亲眼目睹了江富考强行起飞的一幕,他走下专机舷梯,没有和迎接他的任何一名官员握手交谈,便匆匆驱车离去。

      1949年10月17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魏昌蜀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警戒松懈的机会,潜入台湾冈山机场驾驶1架AT-6教练机强行起飞,在福州机场降落,飞机落地不久就遭到国民党空军追击而来的P-51战斗机扫射,机身3处中弹,但无大碍。

      1949年10月27日,国民党央航副驾驶吕辑人、机械员领班苏文焕、机械员杨兆藩、谢超群(均为前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在中/共地/下/党的测定组织下以试车为名登上1架DC-3客机,从香港起飞,在已遭到破坏的广州白云机场上短距离紧急降落。为防止国民党空军的报复,连夜从广州起飞经汉口飞抵北京。

      1949年11月9日,国民党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在香港的2000余员工和80架飞机通电起义,当天就有12架飞机(1架CV-240,3架C-46和8架C-47)在央航总经理陈卓林和中航总经理刘敬宜率领下飞往北京、天津。史称两航起义。

      1949年12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第3中队中尉军械员岳哲安(他曾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从台湾台中机场乘警卫不备偷上1架美制PT-17教练机强行起飞,安全降落在福州机场。

      1950年1月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员李纯,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第一个放单飞的机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浦东湖乡海滩上迫降。

      1950年1月9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院黄永华,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单飞训练之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台南机场起飞,在广东潮安降落。

      1951年3月27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专机组少校飞行员戴自谨、机械师史殿文,在台北上空劫持1架B-25轰炸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江湾机场。

      1951年9月12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希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3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少校领航员叶刚、第4大队少尉飞行员孙志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金门起飞,飞往大陆,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上虞迫降。

      1953年10月18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陶开府、监察总队测向台见习机务士秦保尊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4年1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胡弘一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同安迫降。

      1954年2月19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上尉参谋黄铁骏、射击军械士刘铭三驾驶1架B-25轰炸机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三门迫降。

      1955年1月12日,国民党空军少校联络官郝隆年、第20大队少校参谋王钟达、机械师唐镜驾驶1架C-46运输机从台湾台中机场起飞,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5年2月2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若龙、朱宝荣驾驶1架PT-17教练机从台湾虎尾机场起飞,在福建平漳海滩上迫降,两人各获奖金1000元。

      1955年5月18日,国民党空军第3大队中尉参谋何伟钦驾驶1架P-47战斗机从台湾屏东机场起飞,在广东海丰迫降。

      1956年8月15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少校教官黄纲存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仙游迫降,获得奖金8000元。

      1963年6月1日,国民党空军第2联队第11大队43中队上尉飞行员徐廷泽驾驶1架美制F-86战斗机从台湾新竹起飞,在福建龙田机场安全降落。徐廷泽被授予少校军衔,并获得2500两黄金的奖金。而这架F-86则被送到军事博物馆作为展品供人参观。

      1969年5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尉教官黄天明和飞行学员朱京蓉驾驶1架美制T-33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惠阳迫降。

      1981年8月8日,国民党空军第5联队少校考核官黄植诚驾驶1架美制F-5E战斗教练机借考核新飞行员之机,驾机起义。当他飞到福建龙田上空时,后座的飞行学员许秋麟坚决要求回台湾,黄植诚便掉头飞到东引岛以西让许跳伞,随后再次飞往大陆,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黄植诚获得奖金65万元,1988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而台×湾×国防部长高魁元则因此事引咎辞职。

      1983年4月22日,国民党陆军航空兵第1支队第1分队少校分队长李大维驾驶1架U-6A侦察机从台湾花莲起飞,飞往大陆,因当时天气恶劣,他无法找到机场,在福建宁德三都港盘旋时被港内军舰误会,遭到高炮射击,便在海滩上迫降。李大维获得奖金15万元,他出身于台湾的军人世家,两次获得过“国军英雄”称号,因此他的起义引发了台湾军界的巨大震动。

      1986年5月3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1架波音747货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这次事件促成了中国大陆和台湾37年来首次通过直接谈判解决问题。

      5月3日,台湾“华航”B198号货机,由曼谷经香港飞返台湾。途中该机长王锡爵要求在大陆定居,和家人团聚。同机的副驾驶员董光兴、邱明志则要求回台湾。中国民航局立即致电“华航”请其派人到北京商谈飞机、货物及2位机组人员的处理问题。双方经4次会商达成交接协议。23日,B198号货机载着2名机组人员及货物经香港返台北。

      1989年2月11日,国民党空军第737联队第5大队中校辅导员林贤顺驾驶1架F-5E战斗机借空中考察之机,飞往大陆,因低空大雾,未能找到汕头机场,燃料耗尽后在广东丰顺县上空弃机跳伞,左臂受伤。伤愈后被授予中校军衔。

      16楼 超级大猞猁
      连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放了一大通 。放来放去还不是在中国领土上两大集团之间的叛逃吗?在中国领土上啥时候出现过资本主义?以前的中国是封建主义社会,到了晚清时期变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49年以后至今变成了社会主义社会,说穿了这个社会主义社会还仅仅是一个初级阶段,还没有真正从资本主义社会脱胎独立出来成为社会主义社会,充其量还是个发展中国家,现在也仅仅是摸到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门槛而已。全世界公认的发达国家的门槛是人均2万美元的水平,这是一道门槛,没有越过去你就不能厚颜无耻的称自己是发达国家!你把中国境内的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逐鹿中原所导致的人员相互叛逃当做是资本主义飞行员网社会主义叛逃,你把中国的台湾省至于何地?!中国周边的发达国家,板着指头算算也就是南朝鲜、日本、新加坡这几个吧,你能举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国家叛逃的例子吗?!比如欧洲发达国家的飞行员叛逃到苏联,日本,南朝鲜,新加坡的飞行员叛逃到中国等,举得出来吗?!
      连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放了一大通 ?台湾当时难道不是资本主义社会?中国一个国家难道就不能两种制度并存?那一国两制又怎么说?资本主义等同于发达国家吗?

      2018/5/24 13:41:29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9楼 军车监理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15楼 lizhigan2002
      1949年4月17日,空军第8大队飞行员杜道时,驾驶1架美制运输机从新竹机场起飞。飞机飞临徐州机场降落。这是首次从台湾驾机回归大陆。

      1949年6月15日,国民党空军第11大队上尉作战参谋毛履武(地下党员)在从汉中南郑机场驾驶美制P-47战斗机起飞侦察西安途中,见僚机因故障返航,正是起义的大好机会,便果断改变航向,直飞河南安阳,安全降落。

      1949年8月25日,中央航空公司副驾驶李福遇(原国民党空军轰炸机中队长,蒋介石专机的副机机长),在地下党的策动下,开始进行驾机起义准备。当天原是只准备去广州白云机场观察飞机警卫情况,见央航1架C-47型客机刚加满油,又没有警卫,便抓住机会,强行驾机起飞,经5个多小时飞行,在南京安全降落。

      1949年10月16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上尉飞行员江富考、机工长周震南、机械兵石建儒、陈尚明从台湾嘉义机场驾驶1架C-47运输机起飞,以超低空飞行摆脱国民党空军战斗机的追杀,安全降落在南京。次日凌晨为防止国民党空军报复轰炸,连夜转场济南。从嘉义机场起飞时,正好蒋介石结束了对菲律宾的访问,乘专机回到嘉义,亲眼目睹了江富考强行起飞的一幕,他走下专机舷梯,没有和迎接他的任何一名官员握手交谈,便匆匆驱车离去。

      1949年10月17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魏昌蜀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警戒松懈的机会,潜入台湾冈山机场驾驶1架AT-6教练机强行起飞,在福州机场降落,飞机落地不久就遭到国民党空军追击而来的P-51战斗机扫射,机身3处中弹,但无大碍。

      1949年10月27日,国民党央航副驾驶吕辑人、机械员领班苏文焕、机械员杨兆藩、谢超群(均为前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在中/共地/下/党的测定组织下以试车为名登上1架DC-3客机,从香港起飞,在已遭到破坏的广州白云机场上短距离紧急降落。为防止国民党空军的报复,连夜从广州起飞经汉口飞抵北京。

      1949年11月9日,国民党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在香港的2000余员工和80架飞机通电起义,当天就有12架飞机(1架CV-240,3架C-46和8架C-47)在央航总经理陈卓林和中航总经理刘敬宜率领下飞往北京、天津。史称两航起义。

      1949年12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第3中队中尉军械员岳哲安(他曾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从台湾台中机场乘警卫不备偷上1架美制PT-17教练机强行起飞,安全降落在福州机场。

      1950年1月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员李纯,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第一个放单飞的机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浦东湖乡海滩上迫降。

      1950年1月9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院黄永华,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单飞训练之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台南机场起飞,在广东潮安降落。

      1951年3月27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专机组少校飞行员戴自谨、机械师史殿文,在台北上空劫持1架B-25轰炸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江湾机场。

      1951年9月12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希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3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少校领航员叶刚、第4大队少尉飞行员孙志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金门起飞,飞往大陆,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上虞迫降。

      1953年10月18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陶开府、监察总队测向台见习机务士秦保尊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4年1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胡弘一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同安迫降。

      1954年2月19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上尉参谋黄铁骏、射击军械士刘铭三驾驶1架B-25轰炸机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三门迫降。

      1955年1月12日,国民党空军少校联络官郝隆年、第20大队少校参谋王钟达、机械师唐镜驾驶1架C-46运输机从台湾台中机场起飞,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5年2月2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若龙、朱宝荣驾驶1架PT-17教练机从台湾虎尾机场起飞,在福建平漳海滩上迫降,两人各获奖金1000元。

      1955年5月18日,国民党空军第3大队中尉参谋何伟钦驾驶1架P-47战斗机从台湾屏东机场起飞,在广东海丰迫降。

      1956年8月15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少校教官黄纲存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仙游迫降,获得奖金8000元。

      1963年6月1日,国民党空军第2联队第11大队43中队上尉飞行员徐廷泽驾驶1架美制F-86战斗机从台湾新竹起飞,在福建龙田机场安全降落。徐廷泽被授予少校军衔,并获得2500两黄金的奖金。而这架F-86则被送到军事博物馆作为展品供人参观。

      1969年5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尉教官黄天明和飞行学员朱京蓉驾驶1架美制T-33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惠阳迫降。

      1981年8月8日,国民党空军第5联队少校考核官黄植诚驾驶1架美制F-5E战斗教练机借考核新飞行员之机,驾机起义。当他飞到福建龙田上空时,后座的飞行学员许秋麟坚决要求回台湾,黄植诚便掉头飞到东引岛以西让许跳伞,随后再次飞往大陆,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黄植诚获得奖金65万元,1988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而台×湾×国防部长高魁元则因此事引咎辞职。

      1983年4月22日,国民党陆军航空兵第1支队第1分队少校分队长李大维驾驶1架U-6A侦察机从台湾花莲起飞,飞往大陆,因当时天气恶劣,他无法找到机场,在福建宁德三都港盘旋时被港内军舰误会,遭到高炮射击,便在海滩上迫降。李大维获得奖金15万元,他出身于台湾的军人世家,两次获得过“国军英雄”称号,因此他的起义引发了台湾军界的巨大震动。

      1986年5月3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1架波音747货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这次事件促成了中国大陆和台湾37年来首次通过直接谈判解决问题。

      5月3日,台湾“华航”B198号货机,由曼谷经香港飞返台湾。途中该机长王锡爵要求在大陆定居,和家人团聚。同机的副驾驶员董光兴、邱明志则要求回台湾。中国民航局立即致电“华航”请其派人到北京商谈飞机、货物及2位机组人员的处理问题。双方经4次会商达成交接协议。23日,B198号货机载着2名机组人员及货物经香港返台北。

      1989年2月11日,国民党空军第737联队第5大队中校辅导员林贤顺驾驶1架F-5E战斗机借空中考察之机,飞往大陆,因低空大雾,未能找到汕头机场,燃料耗尽后在广东丰顺县上空弃机跳伞,左臂受伤。伤愈后被授予中校军衔。

      连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放了一大通 。放来放去还不是在中国领土上两大集团之间的叛逃吗?在中国领土上啥时候出现过资本主义?以前的中国是封建主义社会,到了晚清时期变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49年以后至今变成了社会主义社会,说穿了这个社会主义社会还仅仅是一个初级阶段,还没有真正从资本主义社会脱胎独立出来成为社会主义社会,充其量还是个发展中国家,现在也仅仅是摸到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门槛而已。全世界公认的发达国家的门槛是人均2万美元的水平,这是一道门槛,没有越过去你就不能厚颜无耻的称自己是发达国家!你把中国境内的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逐鹿中原所导致的人员相互叛逃当做是资本主义飞行员网社会主义叛逃,你把中国的台湾省至于何地?!中国周边的发达国家,板着指头算算也就是南朝鲜、日本、新加坡这几个吧,你能举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国家叛逃的例子吗?!比如欧洲发达国家的飞行员叛逃到苏联,日本,南朝鲜,新加坡的飞行员叛逃到中国等,举得出来吗?!

      2018/5/24 13:06:19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5668559
      • 工分:2993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9楼 军车监理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1949年4月17日,空军第8大队飞行员杜道时,驾驶1架美制运输机从新竹机场起飞。飞机飞临徐州机场降落。这是首次从台湾驾机回归大陆。

      1949年6月15日,国民党空军第11大队上尉作战参谋毛履武(地下党员)在从汉中南郑机场驾驶美制P-47战斗机起飞侦察西安途中,见僚机因故障返航,正是起义的大好机会,便果断改变航向,直飞河南安阳,安全降落。

      1949年8月25日,中央航空公司副驾驶李福遇(原国民党空军轰炸机中队长,蒋介石专机的副机机长),在地下党的策动下,开始进行驾机起义准备。当天原是只准备去广州白云机场观察飞机警卫情况,见央航1架C-47型客机刚加满油,又没有警卫,便抓住机会,强行驾机起飞,经5个多小时飞行,在南京安全降落。

      1949年10月16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上尉飞行员江富考、机工长周震南、机械兵石建儒、陈尚明从台湾嘉义机场驾驶1架C-47运输机起飞,以超低空飞行摆脱国民党空军战斗机的追杀,安全降落在南京。次日凌晨为防止国民党空军报复轰炸,连夜转场济南。从嘉义机场起飞时,正好蒋介石结束了对菲律宾的访问,乘专机回到嘉义,亲眼目睹了江富考强行起飞的一幕,他走下专机舷梯,没有和迎接他的任何一名官员握手交谈,便匆匆驱车离去。

      1949年10月17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魏昌蜀利用中午休息时间警戒松懈的机会,潜入台湾冈山机场驾驶1架AT-6教练机强行起飞,在福州机场降落,飞机落地不久就遭到国民党空军追击而来的P-51战斗机扫射,机身3处中弹,但无大碍。

      1949年10月27日,国民党央航副驾驶吕辑人、机械员领班苏文焕、机械员杨兆藩、谢超群(均为前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在中/共地/下/党的测定组织下以试车为名登上1架DC-3客机,从香港起飞,在已遭到破坏的广州白云机场上短距离紧急降落。为防止国民党空军的报复,连夜从广州起飞经汉口飞抵北京。

      1949年11月9日,国民党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在香港的2000余员工和80架飞机通电起义,当天就有12架飞机(1架CV-240,3架C-46和8架C-47)在央航总经理陈卓林和中航总经理刘敬宜率领下飞往北京、天津。史称两航起义。

      1949年12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第3中队中尉军械员岳哲安(他曾在美国接受过飞行训练)从台湾台中机场乘警卫不备偷上1架美制PT-17教练机强行起飞,安全降落在福州机场。

      1950年1月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员李纯,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第一个放单飞的机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浦东湖乡海滩上迫降。

      1950年1月9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28期飞行学院黄永华,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策划下,利用单飞训练之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台南机场起飞,在广东潮安降落。

      1951年3月27日,国民党空军第10大队专机组少校飞行员戴自谨、机械师史殿文,在台北上空劫持1架B-25轰炸机,安全降落在上海江湾机场。

      1951年9月12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希尚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3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少校领航员叶刚、第4大队少尉飞行员孙志强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金门起飞,飞往大陆,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上虞迫降。

      1953年10月18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陶开府、监察总队测向台见习机务士秦保尊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漳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4年1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胡弘一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同安迫降。

      1954年2月19日,国民党空军第1大队上尉参谋黄铁骏、射击军械士刘铭三驾驶1架B-25轰炸机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因燃料耗尽在浙江三门迫降。

      1955年1月12日,国民党空军少校联络官郝隆年、第20大队少校参谋王钟达、机械师唐镜驾驶1架C-46运输机从台湾台中机场起飞,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

      1955年2月2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学员刘若龙、朱宝荣驾驶1架PT-17教练机从台湾虎尾机场起飞,在福建平漳海滩上迫降,两人各获奖金1000元。

      1955年5月18日,国民党空军第3大队中尉参谋何伟钦驾驶1架P-47战斗机从台湾屏东机场起飞,在广东海丰迫降。

      1956年8月15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少校教官黄纲存驾驶1架AT-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仙游迫降,获得奖金8000元。

      1963年6月1日,国民党空军第2联队第11大队43中队上尉飞行员徐廷泽驾驶1架美制F-86战斗机从台湾新竹起飞,在福建龙田机场安全降落。徐廷泽被授予少校军衔,并获得2500两黄金的奖金。而这架F-86则被送到军事博物馆作为展品供人参观。

      1969年5月26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上尉教官黄天明和飞行学员朱京蓉驾驶1架美制T-33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在福建惠阳迫降。

      1981年8月8日,国民党空军第5联队少校考核官黄植诚驾驶1架美制F-5E战斗教练机借考核新飞行员之机,驾机起义。当他飞到福建龙田上空时,后座的飞行学员许秋麟坚决要求回台湾,黄植诚便掉头飞到东引岛以西让许跳伞,随后再次飞往大陆,在福建福州机场安全降落。黄植诚获得奖金65万元,1988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而台×湾×国防部长高魁元则因此事引咎辞职。

      1983年4月22日,国民党陆军航空兵第1支队第1分队少校分队长李大维驾驶1架U-6A侦察机从台湾花莲起飞,飞往大陆,因当时天气恶劣,他无法找到机场,在福建宁德三都港盘旋时被港内军舰误会,遭到高炮射击,便在海滩上迫降。李大维获得奖金15万元,他出身于台湾的军人世家,两次获得过“国军英雄”称号,因此他的起义引发了台湾军界的巨大震动。

      1986年5月3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1架波音747货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这次事件促成了中国大陆和台湾37年来首次通过直接谈判解决问题。

      5月3日,台湾“华航”B198号货机,由曼谷经香港飞返台湾。途中该机长王锡爵要求在大陆定居,和家人团聚。同机的副驾驶员董光兴、邱明志则要求回台湾。中国民航局立即致电“华航”请其派人到北京商谈飞机、货物及2位机组人员的处理问题。双方经4次会商达成交接协议。23日,B198号货机载着2名机组人员及货物经香港返台北。

      1989年2月11日,国民党空军第737联队第5大队中校辅导员林贤顺驾驶1架F-5E战斗机借空中考察之机,飞往大陆,因低空大雾,未能找到汕头机场,燃料耗尽后在广东丰顺县上空弃机跳伞,左臂受伤。伤愈后被授予中校军衔。

      2018/5/24 11:26:27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9楼 军车监理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呵呵怎么就没有冷战时候 相互之间 屡见不鲜啦

      2018/5/24 10:33:55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9楼 军车监理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以前可能你说的没错,比如说就算逃去苏联,给你一大笔奖金,你又能过的比以前好多少呢?如今的中国,有个5亿美元在手上,我无法想像能过什么样的生活,这样的诱惑,只能靠民主地区的素质与理想来抵抗了.台湾飞行员素质是非常高的,意志是非常坚定的,99%的人肯定不稀罕这5亿美元,但保不准1%的人就动心了呢?

      2018/5/24 10:33:43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七品弦音
      美帝赶紧把F35卖给湾湾,中国人民都等不及了,尤其是那位说“萨德和F35在台湾落地之日,就的解放军解放台湾之时”的老将军,早就等不及了。
      你又把中国人民给代表了,靠!

      2018/5/24 9:18:35
      左箭头-小图标

      美帝赶紧把F35卖给湾湾,中国人民都等不及了,尤其是那位说“萨德和F35在台湾落地之日,就的解放军解放台湾之时”的老将军,早就等不及了。

      2018/5/24 8:54:03
      • 军衔:中国空军上尉
      • 军号:546343
      • 头衔:兰空西基专业技术
      • 工分:24464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jedimaster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没听过资本主义飞行员往社会主义叛逃的

      2018/5/24 8:37:58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出5亿美元买一架,会不会有台湾飞行员直接开过来?或者“民主” 地区的人民素质高,不受金钱诱惑?

      2018/5/23 20:07:34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1048908
      • 工分:3761
      左箭头-小图标

      有傻瓜像你这样的说在空中也能把F35研究个透的?你还是不要住在地球好了helppass!

      2018/5/23 19:52:59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3377391
      • 工分:19703
      左箭头-小图标

      求之不得

      咱们暂时不能撕破脸去招惹日本、美国的F-35

      如果是台湾的……

      简直是送上门的肥肉

      肯定是天天过中线,贴本岛的去招惹,有本事别升空,否则必然贴上去研究个底朝天

      2018/5/23 19:28:28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1048908
      • 工分:3761
      左箭头-小图标

      台湾有富士康晶片代工企业,会有这么简单的雷达都不能制造吗?

      2018/5/23 18:30:09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1048908
      • 工分:3761
      左箭头-小图标

      F35不应该售给台湾!台湾自己给F5e延寿就行,难道台湾会不如伊朗的军事水平?

      2018/5/23 18:17:18
      左箭头-小图标

      那还等什么,赶紧卖给湾湾,最好是不缩水的猴版,反正最后也是中国的东西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5/23 18:04:53
      左箭头-小图标

      台湾买了宝贝藏山洞里么?

      2018/5/23 10:06:2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4条记录] 分页:

      1
       对美专家:F-35正是应该售台的武器,这将会是北京噩梦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