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中国装甲侦察车的发展动向

共 22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尉
  • 军号:10344524
  • 工分:1846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中国装甲侦察车的发展动向

海湾战争以来,空中侦察、太空侦察等一系列高科技手段名声大噪,在现代战争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这是否意味着传统的地面侦察就不再重要了呢?当我们仔细研究欧美发达国家近来陆军建设的趋势时,就会发现地面侦察力量非但没有被削弱,反而得到了加强。事实上除了“小狐”,近年来西方已经研制成功的侦察车还有瑞士“鹰”式侦察车、土耳其“眼镜蛇”式侦察车、斯洛伐克“阿利加图尔”侦察车、英国和美国正在联合研制“未来侦察与骑兵系统”(FSCS)以及美国防务技术公司正在独立开发“影子”侦察-监视-目标指示多用途装甲车(RST-V)等等。笔者根据近年来公开披露的资料,来探究我国装甲侦察车的发展动向。

缘起海湾

长期以来,我国没有装备专业的地面侦察车辆,师级作战单位往往使用轻型坦克或者是大型装甲车执行侦察任务。侦察手段更多地是依靠侦察部队的火力与敌人进行直面作战的战斗侦察,而非以引导后方压制火力进行大面积火力覆盖的技术型侦察。这一点在年初播映的对我军地面部队写实性极强的电视连续剧《士兵突击》中已经有详细刻画:无论是被改编的钢七连(装甲侦察连),还是后来浓墨渲染的师属装甲侦察营,采用的侦察车辆都是大型步兵战车和装甲输送车,低级别的作战单位则主要依靠士兵搭乘小型越野车或者是徒步侦察,所以在和装备高机动轻型作战车辆的“老A”(我军假想敌部队)对抗时,战损高达1:9就不难想象了。尽管电视剧的故事情节有艺术加工的成分,而武器装备和训练手段也不是决定胜利的决定因素,但是其反映的问题却是毋庸置疑的:传统思维下设计的地面武器和作战手段,已经严重滞后于我军建设信息化机械化作战陆军部队的步伐。

与此同时,国际军事武装力量的发展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海湾战争中,传统的装甲力量发展思维已经被颠覆。在那场战争中,联军装备的各种专用侦察车安装有高性能热成像仪、CCD昼间摄像机、激光测距仪和GPS导航系统等设备,在空天侦测手段的配合下使伊拉克共和国卫队的精锐装甲部队无处遁形。数十万采用传统重装甲装备的伊拉克共和国卫队,面对人数相当的联军装甲部队竟然毫无还手之力。特别是在西线战场上,担任侧翼攻击保护职能的法国第六轻装师,面对伊拉克多个步兵师的防御如入无人之境。其主力装备的AMX,10RC大型轮式战斗侦察车和VBL轻型轮式侦察车的突击能力,丝毫不亚于中路装备M1A1主战坦克的美国第一装甲师等重装部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也引起战后大规模发展轮式侦察车的热潮。最终的地面战争只进行了100小时,伊拉克陆军溃败而被迫签下停火协议。这场“一边倒”的战争也在不经意间唤醒了“东亚的睡狮”。我国军事研究机构在战后相关备忘录中,对我国陆军侦察手段的落后进行深刻反思。随后,在我国外贸型地面武器装备系统中,一批性能先进的大型侦察车辆开始崭露头角。

重装出击

上世纪90年代初期,西方军事观察家惊奇地发现,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向外贸市场供应了一种全新编号为90A的122毫米自行火箭炮系统。该系统采用奔驰2629A重型越野卡车底盘,带有自动装填系统,具备很强的持续作战能力。这和中国陆军自己装备的2种122毫米自行火箭炮系统相比,具有明显的技术优势:采用老式延安250重型越野卡车底盘的81式122毫米火箭炮系统,不具备自行装填能力;带有自动装填装置的89式122毫米自行火箭炮系统采用的是履带式底盘,机动性不如轮式卡车底盘便捷轻快,并且同等条件下油料消耗巨大。90A式122毫米自行火箭炮系统虽然继承丁东方化的武器弹药口径,但是其设计和操作明显带有西方理念:强调武器系统的自动化程度和人机结合能力,重视对敌方信息的隐蔽细致侦察。这一点在该武器系统中的重型侦察车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也是90A式自行火箭炮和东欧同类武器系统明显的不同。在90A式122毫米自行火箭炮系统中,有一款专用的重型轮式侦察车。该车采用当时新研制的ZSL92式装甲输送车底盘,其后部载员舱被加高加宽改装成指挥舱,在其上部安装有可升降的塔式光电数据侦察系统。升降塔顶部安装有分置式光电观瞄组件,包含热成像仪和激光测距仪。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评估,该光电侦察组件应该带有西方技术背景,与当时世界主流的光电侦察组件处于同一技术水准。该系统的出现,使前沿侦察分队能够快速深入敌后侦察敌方兵力部署,并且可以把详细侦察数据隐蔽传递给后方指挥所,待己方对敌方实施火力覆盖后可以就地对火力打击效果进行评估。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报道,这种东西方技术和作战思维融合的90A式122毫米自行火箭炮系统,至少得到了包括阿联酋和叙利亚在内多个国家的订单。

在成功研制90A式122毫米自行火箭炮系统后不久,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向国际市场推出了PLZ-45型155毫米自行加榴炮系统。该火炮一亮相即引起了广泛注意,首先该炮采用西方化的155毫米口径,而不是东方传统的152毫米口径。另外,该炮一改83式152自行火炮不具有精确导航定位、自动化程度偏低的缺陷,采用了西方地面武器精确导航定位、全自动化操作的技术规范。在弹药品种和火力打击能力上,它也超出国际观察家对中国武器惯有的想象力,和西方基本处于同等技术水准。不过,该武器系统最引入注目的地方在于,这是中国地面武器在外贸途径第一次以“一个完整的、西方化的、具备精确打击能力的火力系统”面目出现。在PLZ-45型155毫米自行加榴炮系统中,除了中国炮兵部队传统的弹药补给车、作战系统指挥车、气象雷达车和炮位侦察校射车之外,还装备了编号为GCL45的前沿阵地观察车。这种具有专业职能的作战车辆的出现,体现了新时期中国地面武器发展思路的变革和对国际军事作战思维的趋同。GCL45前沿阵地观察车采用中国80年代末期设计完成的YW534装甲输送车底盘。和YW534基准车型相比,GCL45前沿阵地观察车增加了整车长度,增高了车体顶部后装甲板的高度,并且将载员舱两侧的倾斜装甲改装成竖直装甲使之方舱化,在加装各种信息处理设备和指挥联络系统后形成工作舱。在该车的后部工作舱顶部中央位置开设了一个大直径舱门,可以明显发现该舱门周围的桁梁得到加强,已安装供大型光电观察系统使用的升降装置。在非开机工作时段,顶部舱门关闭,升降装置以吊舱形式悬置在工作舱内。当进入观察阵地并开机工作时,工作舱顶舱盖首先向后上方开启,升降机利用车载电源将光电观察系统向上升起,通过舱口升至车顶有效观察工作位,对地方阵地信息进行甄别、收集、评估和简易处理后通过无线电传递给营指挥部。GCL45前沿阵地观察车采用了高度集成的光电观察系统,该系统将高性能热成像仪、CCD昼间摄像机、激光测距仪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光电观察组件盒,安装在一个双耳轴支架上,有微型电机控制其仰俯角度和周视角度。和前文中所提到的90A式122毫米火箭炮侦察车的光电组件相比,其具有更高的运行效率和可维护性。和前者长期不为人所知不同的是,GCL45前沿阵地观察车的光电侦察组件的数据得到披露,总体来讲和西方同等设备基本处于同一技术水准。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报道,GCL45前沿阵地观察车已经随PLZ-45型155毫米自行加榴炮系统得到了科威特的大批订单!

与研制重型光电侦察车相比,我国重型火力侦察车的研制道路要曲折得多。从本世纪初期开始,国内诸多军事杂志以新闻报道披露,我国兵工系统先后推出了十几款不同类型装载有大口径火炮的轮式侦察车,可谓是琳琅满目。从火炮的口径来看有loo毫米、105毫米、120毫米3种,其中装有105毫米口径火炮的轮式侦察车至少有4个不同车型。与诸多观察家对中国轮式侦察车的选择进行各种“积极的猜测”不同,最终的结果实在是出人意料:采用100毫米滑膛炮和老式ZSL92轮式装甲输送车底盘这种“最低配置”的侦察车走进了人民解放军的行列。2006年,在济南战区潍北靶场举行的中俄联合军事演习中,人民解放军展示了新近装备的多种武器。其中,完整编制、装有大口径火炮的侦察车成了耀眼的明星。尽管其装备的100毫米口径反坦克滑膛炮与国际流行的105毫米甚至是120毫米有些背道而驰,并且ZSL92轮式装甲输送车底盘和后期研发的其他底盘机动性相比有一定差距,但是可以看出以轮式底盘搭载大口径火炮配备以精密光电设备对敌方实施远距离火力侦察,这种鲜明的西方陆军作战模式最终为人民解放军所认同。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随着世界武装力量建设对远程精确打击作战模式的追求,搭载大口径火炮侦察车的作战任务过于复杂,使得其侦察任务让位于装备更精密光电观瞄系统的专用侦察车。失去了对直射火力的诉求后,侦察车对底盘搭载能力的要求也开始趋向轻型化,由此在新世纪伊始国际上掀起了一股轻型侦察车的发展热潮,在这方面我国也取得了一定进展。

轻骑万里

相比较重型侦察车,战斗全重不超过10吨的轻型侦察车愈加受到各国地面部队的欢迎,它们具有更高的战略机动性和战术任务执行中的隐蔽能力。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国际地面防务公司发展的主要是轻型侦察车。我国重型侦察车的研制发展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同时,轻型侦察车发展却是鲜为人知,直到2002年国内才披露了一种4×4轮式轻型装甲侦察车。

该车造型别致、车首呈楔形,其前下装甲向内上方倾斜至前轮处,和水平面之间的夹角在45°左右,前上装甲明显倾斜,一直延伸至车体中央附近。车顶后部呈水平状态,其前部装有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环状防护机枪塔,后部安装有载员舱对开式顶舱盖。在前上装甲中央位置有一个大尺寸矩形发动机散热窗,其后为一小型进气格栅,在前上装甲的后缘左右各有一个框架式玻璃窗,供驾驶员和车长观察地貌。从外观特征来看,该车采用了传统的箱式车辆布局,动力舱在前,发动机中置。车体中央为驾驶舱,按照中国地面武器设计传统,驾驶员在左、车长在右,驾驶舱左右各有一扇前开式侧门。车辆尾部为载员舱。

从整车造型来看,该车和美国卡迪拉克一盖奇公司(后并入达信海洋和地面系统公司)上千世纪80年代初期生产的“突击队员”4×4型侦察车极为相似。

和前文提到的三种重型侦察车相比,该车轮廓低矮兼具良好的防弹性能,其新颖性颇受诸多军事爱好者的关注。据未经证实的消息说,这款侦察车是我国兵工部门为适应新时期陆军建设需要,在“悍马”轻型越野车底盘上进行改进而来。该车生产了多辆样车并进行了广泛的列装试验,但是随后并没有这种侦察车装备部队的消息。不过,其发展动向显然说明人民解放军对轻型装甲侦察车的诉求,而后披露的一系列车型也正是在不经意间印证了这一点。由此不难判定,新时期军事变革中的人民解放军正在大踏步地追赶西方发达国家的步伐。

在2006年“第二届北京国际警察装备和反恐技术展览会”上,由中信机电特种车辆有限公司在URO VAMTAC高机动越野车底盘基础上改装而成的VAM-T6(2PK)装甲输送车格外抢眼。之所以说格外抢眼,并不是说它得到多少订单,而在于别具一格的涂装。和其他警用/维和轻型多功能装甲车辆采用蓝白/深蓝涂装加挂警徽不同的是,该车的涂装为标准的绿色军用涂装并且加挂八一军徽,显得格外兀突。笔者就此事向该企业前来参展的技术人员咨询时,得到明确的答复:该车是军方项目!从该车外观来看,它采用箱式非承载车身。动力舱在前、驾驶舱居中、载员舱在后。车体前端竖直,中央为矩形横条格栅发动机散热器,两端为并联双盏矩形头灯。车体前端下部装甲明显向内倾斜。动力舱发动机罩微微向后倾斜,与车体前面上部防弹玻璃窗连接。发动机罩中央有一网状发动机主散热器格栅,具有和车体同级別的防弹功能。车顶水平中央位置开设有带顶舱盖的武器站,可以安装一挺12.7毫米高射机枪。载员舱开设有两扇对开矩形顶舱盖。车体两侧呈浅碟型,隔开设有2扇侧门,并有大尺寸防弹玻璃观察窗。载员舱乘员主要依靠后门进出。这种设计和瑞士“鹰”I式轻型装甲侦察车极为相似。据当时参展的该企业副总工程师介绍,该车的设计思路主要是立足军方需要,所以整体防护性能要远远高于同期参展的其他车辆。据说,该车的防护标准不低于北约II号防护标准,也就是说全车可以抵御7.62毫米钢芯穿甲弹的攻击,并且车底装甲可以抵御5公斤装药的反步兵地雷攻击。该车宽阔的载员舱给诸多军事爱好者留下了广阔的遐想空间,如果在此空间加装数据处理设备和桅杆式液压可升降光电观瞄组件的话,就会成为一辆标准的轻型侦察车。有意思的是,2007年“第三届北京国际警察装备和反恐技术展览会”上,笔者没有看到该车的身影。

时隔月余,国内又披露国内兵工系统新近研制成功4×4驱动结构的QL550轻型轮式装甲车。从该车外形来看,该车采用了全承载式车身独立悬挂结构,动力舱在前、驾驶舱居中、工作舱/载员舱在后。车体前端接近竖直,前上装甲板向后方倾斜,动力舱为一块大尺寸装甲板所覆盖,其前部中央位置为一方形散热格栅。在动力舱两侧尾部各有一梯形动力系统腮式通风口,设计和法国VBL轻型侦察车如出一辙。该车驾驶舱并没有采用常规的大尺寸平面观察窗,而是采用了两个塔式框架观察窗。这在现代战斗车辆设计中并不常见,多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地面武器驾驶舱的传统设计,虽然防护性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保证,但是其驾驶舱的观察效果有些欠妥。该车前下装甲明显向内倾斜,中央有一个矩形传动系统检查舱盖。两对大型车轮上方车体向内倾斜,车体每侧各有两扇向前开启的侧门,门上部有一防弹玻璃观察窗。在有关报道中,QL550大量采用了WZ551大型轮式装甲车的成熟零部件和动力传动总成,并且在此基础上运用了近些年我国地面武器的新成果,譬如油气式悬挂系统、动力传动系统模块化设计、电气数据通信网络控制系统等等。尽管在相关报道中QL550的细节还相对模糊,但是从总体上来看该车属于一款标准的7吨级轻型装甲车,其总体技术水平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并且其宽敞的内部空间和充沛的动力冗余,足以支持其发展成为一款十分优秀的轻型侦察车,不过从公开的图片信息来看,该车诸多细节明显较为粗糙生硬,和法国VBL相比其工艺水准远远落后,如果这一点不能得到明显改善,恐怕不利于其开拓国际市场。

去年早些时候,《简氏防务周刊》刊登了中国研制VN3轻型侦察车的情况。和此前对中国研制的其他轻型装甲车辆的报道不同的是,文中直接指明VN3轻型装甲车的任务是对敌进行侦察。在这篇报道中,VN3被认为与法国VBL轻型侦察车较为相似,从随刊的配图来看笔者亦对此种说法极为认同。仔细观察该车外形结构,可以很清晰地发现该车采用了承载式车身,车辆的悬挂系统为双A字臂独立悬挂,弹性原件为油气弹簧。不过从该车悬挂系统力臂的形状来看,与东风“猛士”高机动军用车辆(国产“悍马”)极为相似,特别是该车动力舱的外观秉承了“悍马”越野车在动力舱盖上开设大尺寸散热格栅的设计,所不同的是该车的散热格栅明显偏左而不是中央位置,该车采用了两侧一后三门结构,而不是传统的四侧一后的五门结构。更有意思的是,据说该车的战斗全重为5.3吨,和东风“猛士”高机动车的战斗全重十分接近。根据一些未经证实的消息说,VN3轻型侦察车是兵工系统利用东风“猛士”高机动车成熟的零部件进行改装而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该车绝非是在东风“猛士”高机动车底盘上进行简单的装甲化处理,而是在利用后者的零部件进行了重新设计。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国VN3装甲侦察车和土耳其“眼镜蛇”装甲侦察车更为相似,当然前者有一个带有高性能微光夜视仪的封闭式12.7毫米机枪炮塔。在2007年“第三届北京国际警察装备和反恐技术展览会”上,笔者向前来参展的重庆大江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有关技术人员咨询时,他们默许了笔者认为VN3和他们前来参展的车辆“一奶同胞”的说法。 除了以上四种公开披露的轻型装甲车之外,目前流传在网络上没有得到官方证实的车辆还有多种,鉴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笔者在这里不方便对它们加以评述。但是从目前此类车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状况来看,适合我军装备的轻型侦察车可谓是呼之欲出。

结束语

我们应该看到,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我国的军用机械工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研制一款具有国际先进水准的轻型侦察车已经不再具有难以逾越的技术障碍。从有关方面披露的外贸型GCL45前沿阵地观察车的光电观瞄系统的指标来看,和德国“小狐”战场侦察车有关指标相比几乎处于同一技术水准。特别是随着我国新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300毫米远程自行火箭炮等地面压制火力,“雷石”6精确制导弹药、“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等空中投放火力进入人民解放军的行列,相信不远的将来在轻型侦察车的指引下,这些火力系统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8/4/25 16:10: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中国装甲侦察车的发展动向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