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乌克兰历史简述-与沙俄同居的日子

共 2289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乌克兰历史简述-与沙俄同居的日子

随着沙俄的崛起,沙皇对乌克兰投来了炙热的目光。乌克兰大部分地区处于波兰的统治下,而东部的北顿涅茨河-顿河地带则由东北罗斯-莫斯科大公国-沙俄随着蒙古人崩溃的脚步,被不断南下的移民占领,例如顿河上游的叶列茨公国,就是东北罗斯移民占据的。另外,沙俄的哥萨克也在伊凡四世的开疆拓土后不断南下,15-16世纪中形成了顿河上游哥萨克和顿河下游哥萨克;他们逐水草而居,而莫斯科也将他们作为向外扩张的利器,因此沙俄的哥萨克占据了顿河流域,并侵入了库班地区。

但,15-16世纪的沙俄尚未形成彼得大帝统治下的全球扩张体制,它最主要的活动是“地域性”蚕食体制①,更多的是吞并周围弱小的鞑靼国家,如阿斯塔拉罕汗国、喀山汗国;待到17世纪,随着政治集权的巩固,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沙俄与西欧的皮毛、粮食、木材贸易也更多的开展起来,沙俄也积极试图融入西方。打开向西的窗户有两扇,一扇是通向波罗的海的窗口,但彼时被强大的瑞典死死扼住;另一扇则是通向黑海的窗口,这扇窗口的主人有两个,一个是波兰,一个是土耳其。土耳其彼时也是威震欧洲,沙俄诚不敢与之战。那么波兰呢?17世纪中叶,波兰曾经利用俄罗斯大空位时期多次入侵俄罗斯腹地,1632年-1634年的斯摩棱斯克战役沙俄更是一败涂地。沙俄朝野对报复波兰的计划可谓讳莫如深。看来,沙俄似乎无计可施了?然而,历史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时机。

如上文所说,波兰对乌克兰农业不遗余力的压迫使得乌克兰城镇人民纷纷破产,称为固定在农田上的农奴;而随着乌克兰大地产、大庄园的发展,贵族的经济力量得到了加强,而波兰自杀性的贵族民主制度更使得大地主、大贵族的经济独立有了政治上的保障,他们形成了国中国,并且形成了实质上的法律、军队上的独立--他们有了自己的法庭和军队。②加上1596年波兰实行的东正教并入天主教庭、推行波兰语的政策,鼓吹波兰人是基督教世界的大救星,是上帝青睐的子孙,是天生就来统治乌克兰人的种族--这一切使得西乌克兰人面临着丢失精神、文化上的危机(雷日科夫在大国悲剧中云:“还有一件事也很重要,就是乌克兰东部的人似乎对西部人说的话听不太懂:这种话倒也似乎也是本族语,可就是里头有不少词,不少短语和重音,都是乌克兰西部被奥匈帝国和贵族制波兰占领的一百来年中从国外传入的。”③)。

我们知道,在基辅罗斯时期乃至金帐汗国时期,西乌克兰作为游离于中央统治之外的地区,在政治上一贯是比较松散、自由的;而在经济上则处于自由农占主导地位的农业经济。波兰人妄图用再版农奴制捆绑乌克兰人,这是习惯自由生活的乌克兰人所万万不能容忍的(当然,等到俄国人残酷统治的时候,不服也得服了)。随着内部压迫的加重,波兰对外的进攻态势却终止了。克里木半岛上的鞑靼人和多瑙河下游的土耳其人不断入侵乌克兰,但波兰后期却越来越无法抵挡、保护自己的乌克兰人。在这种情况下,乌克兰农奴纷纷逃亡到第聂伯河东岸,还有很多流亡农奴开始以武装形式保卫自己,甚至数次抄掠了克里木半岛,这群人即是乌克兰的哥萨克人。波兰政府注意到哥萨克的力量,于是经历了”痛加剿除“、”剿抚并用“后,不得不将乌克兰哥萨克以注册在案的形式拉拢到统治阶级中,因此,这群人就被称为”在册哥萨克“。但问题在于,波兰政府对在册哥萨克是有数量限制的,并且往往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一旦战争结束,就开始遣散在册哥萨克;因为国家养活的哥萨克越多,逃亡的农奴即给在册哥萨克服务的非在册哥萨克就越多,这无异于分流人力资源,而这是波兰大贵族所不能容忍的。另外,波兰贵族对在册哥萨克也是态度蛮横。其中,乌克兰哥萨克起义领袖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就成了推翻波兰枷锁、改变历史走向的关键人物。而起义的原因确是非常典型的:作为在册哥萨克,1647年,当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离开波兰苏博蒂夫的庄园时,他的妻子被波兰贵族绑架了;同时他的儿子又被地主手下的打手打死了。他为此向波兰法庭提起了诉讼。结果法庭给出的判决是判他有罪,并将他的妻子赔给了这个贵族。饱受刺激的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于是率领其它在册哥萨克组织了反波兰起义。一个事业单位人员的悲惨遭遇,就这样给沙俄入主乌克兰打开了方便之门。

1648年,赫梅利尼茨基来到了乌克兰第聂伯河下游的扎波罗日赛契,建立了独立的拉达和盖特曼组织,公开反抗波兰的统治。扎波罗日比基辅更加靠近鞑靼人,也靠近当时西扩的沙皇俄国,处于波兰、土耳其-克里米亚、沙俄的势力交锋地带,可以左右逢源。应该说,自乌克兰拉达创始之时,赫梅利尼茨基就有左右逢源的心思。但无论如何,扎波罗日赛契有了自己的政治组织、军事组织和外交理念,可算是乌克兰独立国家的开端;即使这群乌克兰人只是哥萨克而已。乌克兰哥萨克与俄国哥萨克有所不同;前者一直是抱着实用主义的态度去反抗压迫,而后者则在很大程度上成了沙皇的箭头。随即,乌克兰哥萨克大起义爆发了。

起义开始后,弱小的乌克兰在与波兰的缠斗中,发现自身实力并不足以支持旷日持久的战争,因此哥萨克盖特曼只得寻求一个可靠的盟邦,以便击败看似强大的波兰军队。由于地理上扎波罗日更加靠近南部的克里米亚,因此赫梅利尼茨基首选寻求克里米亚汗国及土耳其苏丹的援助。但克里米亚汗国随即抛弃了乌克兰,而1651年土耳其苏丹又发表宣言,认为彼邦之求救,实乃加入我国也。这一点使得乌克兰东正教徒们大为不满,因此,乌克兰只好将目光投向不断兴起的沙皇俄国。

实际上,乌克兰投向俄国在客观上已经有了较强的基础。首先是俄罗斯与乌克兰在民族和语言上的认同感。作为政治实体,乌克兰盖特曼实际上要求的是与俄罗斯的联合而不是并入;但在民族、语言、宗教上,俄罗斯的前身是东北罗斯,而乌克兰哥萨克从第聂伯河左岸来,属于西南罗斯。双方语言虽然经过发展,但仍有共同之处;且哥萨克信仰东正教居多。其次,是俄罗斯多年经济渗透乌克兰的结果。俄罗斯面向巴尔干半岛和奥地利的贸易路线要经过西乌克兰的利沃夫;在乌克兰反对波兰的民族解放战争期间,乌克兰居民所需的食用盐由俄罗斯提供。俄乌双方为便于商人进行贸易,在俄罗斯的莫斯科、谢夫斯克、别尔哥罗德,乌克兰的基辅、克列梅涅茨建立了商贸中心。俄乌商务活动的活跃也带动了两个民族的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俄罗斯印刷术的发明人伊万·费多尔于16世纪60年代到达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传授印刷术。1637—1638 年间,许多乌克兰农民因反对波兰贵族地主压迫的起义失败后到俄罗斯境内避难。仅 1637 年就有 3000 名乌克兰哥萨克携家眷进入俄罗斯境内定居。④ 第三,俄罗斯已经完成了中央集权,虽然之前与波兰之间的战争频频失利,但仍可一战。这里要说明的是,正是之前频频失利造成了俄罗斯面对乌克兰请求时显得小心翼翼,不敢背离1634年两国签署的《波利扬诺夫和约》;1620年乌克兰哥萨克就已经赶赴莫斯科表示愿意为沙皇出力,但沙皇仍然不置可否。但正是乌克兰哥萨克的英勇奋战给了沙皇干涉的希望。

在乌克兰哥萨克大起义期间,波兰政府不断镇压,但仍不见成效,因此波兰人不得不和乌克兰哥萨克签订了《兹博罗夫协定》(1649年)、《白采尔科维协议》(1651年),认可乌克兰哥萨克的独立地位。这让瑞典、土耳其、沙俄都看出了波兰乃是外强中干。于是乎沙俄决定,利用乌克兰继续牵制波兰,因而在1653年俄罗斯接受乌克兰的同盟请求,对波兰宣战,并在1654年1月18日与乌克兰签订了后世说不清道不明的《佩列亚斯拉夫协定》。正是这一协定从“法律”上规定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统治。沙皇在协定中隐藏了很多侵略条款,篡改协议条本(这一点和当年强占我国西北领土几乎一模一样),将条约解释为乌克兰自愿并入俄罗斯;后阿列克谢沙皇又颁布了《权利法案》,似乎是尊重了哥萨克的传统权利;但在哥萨克申诉的时候,他们才发现,“事实上,这一条款明确地否定哥萨克人在外交政策方面享有任何自由,这样就在法律上把他们置于莫斯科国的帝国范围之内了。”⑤ 但在该时期,沙俄在面临波兰的时候尚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吞并乌克兰,于是在后续的《三月协定》中又进行了再规定,连同之前的《佩列亚斯拉夫协定》,双方约定:乌克兰享有政治、军事、外交(对土耳其和波兰除外)上的自治权。但随着波兰的削弱和沙俄中央集权的进一步加强,到叶卡捷琳娜二世时代,乌克兰的税收、驻军、官员、财政、外交、贸易等一并实现了俄罗斯的控制,最终乌克兰就成为俄罗斯的一个次级行政单位而已,真正的符合了自己的俄语含义:”边区“。

说到底,一个内部分散的政权组织和一个中央集权的成熟国家之间的联合,如果没有外力的强力打断,合并乃是不可逆转的方向。这一点乌克兰的哥萨克乃至赫梅利尼茨基本人都是心知肚明。因此,有的哥萨克重新掉头向西,寻找波兰人的支持,并在1658年与波兰进行艰苦的讨价还价,签订了《加佳奇协定》。宣布乌克兰重归波兰-立陶宛王国,同时乌克兰、波兰、立陶宛在政治地位上完全平等,三方组成一个联邦国家。条约还规定,乌克兰拥有自己的军队、司法、财政和货币,东正教与天主教享有相同的权利。⑥赫梅利尼茨基本人则在1655年也当着瑞典人声称(看来是想找瑞典人帮忙了又),与莫斯科的联盟乃是有利于乌克兰所以不得已而为之。虽然《加佳奇协定》可谓是波兰人对乌克兰做出的极大让步,但波兰人仍旧是乌克兰人的大敌;与俄国的交战更确认了这一点。恰尔涅茨基,即波兰人自己看来的民族英雄,在1664年经过赫梅利尼茨基的墓地时,为了报自己当年在哥萨克起义时被囚克里米亚的痛苦,把赫梅利尼茨基从墓地里挖出来挫骨扬灰。这就很能说明某些波兰贵族的看法,即萨尔马提亚主义。

实际上,乌克兰哥萨克也没有丧失统一第聂伯河两岸的斗志,但沙皇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认为目前看来,乌克兰统一后很可能摆脱自己的控制。因此,沙皇在击败波兰,攻占明斯克等地后,与波兰进行了议和(当然乌克兰只是部分原因),于1667年签订了《安德鲁索沃和约》,双方以以第聂伯河为界瓜分了乌克兰。获得了东乌克兰的俄罗斯实现了地缘政治上的优势,由于乌克兰的兵员、人口(700万左右)以及丰富的物产资源,俄罗斯成功的在本不互相信任的波兰和土耳其之间打进了一个楔子,西可向利沃夫进攻,南可向克里木汗国和土耳其要求出海口;而彼得大帝执政期间,沙俄就是这样南下争夺亚速海的。获得了乌克兰,就等于靠近了出海口,这一点从经济上来说,俄国也可不依赖早期的汉萨同盟,自己直接进行出海贸易,总比二道贩子盘剥一次要好得多;对乌克兰的占领更是促进了俄罗斯的海上扩张之梦,诚如马克思所言:

”对于一种地域性蚕食体制来说,陆地是足够的,然而对于一种世界性侵略体制来说,水域就成为不可缺少的了。只是由于把莫斯科公国从一个单纯内陆国家变成濒海帝国,莫斯科公国政策的传统局限性才得以打破,并融化在那种把蒙古奴才的蚕食方法和蒙古主子的世界性征服的倾向混杂在一起,从而构成现代俄国外交的生命源泉的大胆综合中。“7因此,我们说,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就无法成为一个世界性帝国。

随着俄国的不断扩张,第聂伯河的部分西乌克兰也逐渐纳入俄国的统治之下。沙俄为自己干涉巴尔干和奥地利(1848年革命)也找到了一个天窗,俄国最令人闻风丧胆的鞭子终于成型。无论是俄土战争还是克里木战争,都是俄国这条乌克兰鞭子在呼呼作响。但实际上不仅仅如此。乌克兰相对于白俄罗斯而言,交通更加便利,接触国家文化更多,更加靠近君士坦丁堡这一东正教的中心,因此从文化上来讲,乌克兰给莫斯科打开了一条学习之路;1897 年人口普查显示大部分俄国的知识分子是乌克兰人,他们具有初级水平的文化。⑧而从宗教上来说,俄罗斯每靠近君士坦丁堡一步,沙皇头上的东正教光环,这种政教合一的光环就越发强烈,沙皇侵略在道义上、宗教上就越发”有理“。

可是俄罗斯给乌克兰带来了什么呢?首先是政治稳定所带来的经济红利。乌克兰在沙俄统治下的农业有了较大发展,形成了东欧粮仓;而有了乌克兰之后俄罗斯粮食出口也得到了改善。其次是斯拉夫的同化。为了拉拢同化乌克兰人,沙皇首先从上层入手,将波兰大贵族大地主逃离乌克兰后留下的土地分给这些哥萨克和乌克兰地主老爷们,并允许他们的子女进入帝国高级学府学习,赋予他们与俄罗斯贵族同样的权利和荣耀,这些人,连同着乌克兰的官僚系统,形成了比俄罗斯还俄罗斯的小俄罗斯人。第三,对待仍不屈服的部分乌克兰哥萨克,沙皇废除盖特曼体制,并且在彼得大帝时期因这些哥萨克企图与瑞典结盟摧毁了扎波罗日赛契;后在1768—1775年俄土战争后,再次突袭了扎波罗日,并且取消了哥萨克军区,乌克兰哥萨克整编到俄军中,小俄罗斯委员会取代盖特曼,处理乌克兰政经。乌克兰划为三个总督区,然后按照省、市、县、镇的体制层层递进,纳入到沙皇中央的内属管理。最后,试图消灭乌克兰语,摧毁乌克兰文化。当然,沙俄的文化体制并不是仅仅针对乌克兰的;连俄罗斯民族自己的文化水平都要远远低于欧洲最落后的奥地利帝国。当然乌克兰地区更加突出。”我选择了7个特别的乌克兰州来考察,这些州的人口占乌克兰总人口的 2/3。这些州是:波尔塔瓦、波多利亚、卡特琳诺斯拉夫、哈尔科夫、切尔尼戈夫。它们是什么情况呢?这些州甚至没有一个接近俄国中部水平,我仅依据官方年鉴来指出。在卡特琳诺斯拉夫州有文化的人仅占总人口的20%。“”但是在1652年,有研究表明在乌克兰几乎所有家庭成员,不仅是男性,而且妻子和女儿,都知道如何阅读“⑥另外,1806年沙皇俄国禁止乌克兰语教学,规定乌克兰学校不许开设乌克兰语、乌克兰文学和乌克兰历史等课程。1869年之后杜绝了乌克兰语出版物,并且宣称:任何单独的小俄罗斯语过去没有,现在不存在,将来也不可能有”⑤。1876沙俄又规定,不得使用乌克兰一词,只能使用”小俄罗斯。“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8/4/10 9:54:1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乌克兰历史简述-与沙俄同居的日子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