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王xx与李oo(根据父亲回忆整理)

共 121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2582271
  • 工分:2975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王xx与李oo(根据父亲回忆整理)

问哥中,知识分子成了”臭老九”,在”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最高指示下,有不少工人进入医院这个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掺沙子”。我老伴所在的住院处,就来了两个卫生员,一个叫张桂珍,一个就是那个姓洛的”运动健将”。

张桂珍待人和气、为人乖巧,来到新单位不久,就摆正了自已的位置。她知道不管上边怎么说,迅速学会和作好自已的本职工作,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她虚心地向一切比她有工作经验的人请教、学习,抢着干一些打扫卫生、整理内务的杂活。对我老伴更是一口一个”孙大姐”地叫着,显得分外的亲切和尊敬。我老伴恰好是一个”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人,更是分外尽心地在工作上帮助她。老伴深知”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的道理,从来不替张桂珍干活,而是细致耐心地指点她应该作什么,应该怎么作。老伴对她说:”我不能替你干,现在咱俩是上的一个班,我要是啥都替你干了,虽然这活也累不着我,你也省事了,可你啥时侯也学不会。赶明儿要是咱俩不一个班了,人家再不愿意替你,你啥都不会可是要丢大人的。”有时侯老伴甚至是把应该填写在有关表格上的内容在白纸上工工整整地用大字先写出来,然后让张桂珍一笔一划地比着往表格上抄。碰到她不认识的字,老伴就教地这个字念什么,是什么意思,有时侯还手把手地教她怎么写。就这样,张桂珍的业务水平得到了飞快的提高,不久就能单独处理一些相对简单的业务。张桂珍很会做人,碰到什么工作总是抢着干,还颇有道理地对老伴说:”孙大姐你就叫我多学学、多练练吧!”她们成了一对工作上的好搭挡,生活上的好姐妹。

1970年,我的三儿子和二儿子因犯”现行反革命”罪分别被填压和判刑,我和老伴当即被整下去当卫生员,我是被特意被分在了人来人往的的门诊部,老伴则是被分到了小儿科,(小儿科患儿多,患儿在地上拉屎撒尿是常事)后来更是派她去挖防空洞。张桂珍并没有因此而嫌弃我们,在医院碰到我,不管人多人少总是亲热地叫我一声”董大夫”并和我说两句话。她常去小儿科,熟练地帮老伴干一会活,并仔细地教老伴一些打扫卫生特别是清理厕所的一些细节和技巧。老伴对她说:”你以后别来啦,别再因为我连累着你。”她说:”我怕啥?用现在时兴的话说我也是根红苗正的工人阶级,只要不犯错误,谁也咋不了我。”后来有一段时期,我在被反复批斗后弄到信阳长台关劳动改造,家中只剩下老伴和因为被欺辱经常和别的小孩打架的小儿子。(奶奶已于69年底去世,大儿子下乡在农村)张桂珍更是三天两头去我家串门,帮老伴干点家务,两个人拉拉家常。她还教会了老伴打毛衣,以便老伴在寂寞中,排遣内心的愁和苦

再说说这位姓洛的女将。她做工作一般,搞运动到是一把好手,调到住院部以后,她更是趾高气扬、目空一切,人就差横着走路了。她知道我和我老伴的关系,对那次批斗会中我让他失了面子的事更是耿耿于怀。她刚来时老伴以工作为重,给她介绍一些具体业务应该怎么作,被她一句话给怼呛了回去:”现在是工人阶级领导一切,我还用得着你教?”她经常跷班,跑出去串联一些人怎么在运动中整这个、整那个,时间长了,没有人愿意和她上一个班,只好安排她上长白班,只当是没有她这个人。

人走的路多了,总是会碰到鬼,她也有一个人在值班室的时候,这时候有病人来找她办入院手续,她也只好黑着脸着给人家办,胡乱写一些东西应付差事。说起文化程度,用我们老家的话说,可真是蚂蚁尿到书上,识(湿)字不多。她可能学过两句”百家姓”,除了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几个大姓以外,还会写一个张字,其他的字是人家认识她,她不认识人家。她人很狡猾,看见科室里有人回来,就赶快溜号了。时间不久,病房里的人就过来兴师问罪:”你们这上边写的是什么跟什么啊,王叉叉是谁?李圈圈又是谁?这名字写的不明不白,什么病也一点都没写,还盖着你们住院部的章,这样的东西,叫我们怎么入病历?”大家接过来一看,一个个把肚子都笑疼了,原来她填表时,姓后面的名不会写,她就胡乱的打个叉或是划个圈了事。笑着笑着,就变成了苦笑,最后只好哭笑不得地把那写着王xx、李00的表格扔掉重新填写,给她擦屁股。

这种叫人大失面子的丢人事多了,人也就受不了啦,有人说:”这事得说说他!”众人反对:”谁敢说她?现在咱都是臭老九,她翻过来说你是攻击工人阶级,再严重些说你是搞阶级报复怎么办?咱这里边除了她和张桂珍,谁身上老干净?”到了最后有人说:”她是领导派过来的,还是想法叫领导解决吧。”有一天是我老伴值班,当有人再次因为这类事情找过来时,老伴就对来人说:”她是领导派过来掺沙子的工人阶级,是我们的领导,我们没人敢管她,你们要是有意见,就去领导那儿提。

医院毕竟是一个正规的医疗单位,是给病人治病的,一些必须有的规章制度,还是破不了的。就象胡佩兰这个”反动的资产阶级学术权威”虽然被打倒了,遇到一些疑难病症和难产,还是必须要她在旁边指导或亲自上阵,才能得以解决。洛女将的问题把医院领导搞得烦不胜烦,只好把她调离,她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住院处,到冼衣房上班去了。

(注:诸君不要以为这是讲笑话,这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发生在郑州铁路中心医院的真人真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8/2/24 20:51:5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王xx与李oo(根据父亲回忆整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