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中国抗日战争简史之1.28淞沪抗战

共 41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52577
  • 工分:202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中国抗日战争简史之1.28淞沪抗战

中国抗日战争简史之1.28淞沪抗战

中国抗日战争简史之1.28淞沪抗战

中国抗日战争简史之1.28淞沪抗战

许金广/整理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制造“九·一八”事变,侵占了我国的东北三省。接着 1932年1月 28日日寇又悍然出兵进犯上海闸北。当时驻防淞沪地区的国民党爱国将领,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鼐、军长蔡廷锴率全军将士奋战抗击敌人,爆发了震惊中外的“淞沪抗战”。随后张治中部第五军也参加了作战,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十九路军将士英勇抗击敌人侵略,苦战33天,激战100多次,迫使日军三易主帅,损兵1万多。但最后由于寡不敌众,十九路军退守第二道防线。5月5日,签订《淞沪停战协定》,悲壮激烈的淞沪抗战结束。28日深夜23时30分,日军悍然向闸北守军开火了。19路军将士遵照指挥部的命令,打响了抗日的枪声。震惊中外的“一二八事变”爆发。是夜,蔡廷锴与蒋光鼐、戴戟一起,研究作战方案,电令后方部队立即向上海推进,并连夜发出第一道抗日通电,向全国人民表示“尺地寸草,不能放弃”。

这是一场历史上罕见的战争。敌人是由巡洋舰、航空母舰运来的陆战队,配有飞机、坦克、装甲车,19路军是清一色的步兵;敌人是海、陆、空并进,狂轰滥炸,猖狂攻击,19路军是凭借步枪、炸药、刺刀进行反击;敌人是以日本政府作后盾,倾其国力不断增援,兵力由几千增至六七万人,非攻下上海不可,蔡廷锴指挥的19路军只有4万之众,孤军奋战,军政部非但不给军饷,克扣人民群众捐来的抗战款,而且通令各部队:“19路军有3师16团,无须援兵,尽可支持。各军将士非得军政部命令而自由行动者,虽意出爱国,亦须受抗命处分。”坐视19路军弹尽粮绝。然而,出乎日寇的预料,也根本违背蒋介石政府的意愿,19路军连连挫败强敌的进攻,迫使日军四易主帅。

1月28日,一夜间19路军击退了日军在闸北以铁甲车为先导的五路进攻,首战大捷。29日清晨,日军又出动飞机,轮番轰炸,而19路军阵地屹然不动。狂妄叫嚣“4小时即可了事”的敌指挥官盐泽幸一,一面挽美、英、法等国出面,提出“停战”要求,一面急请日本政府派兵增援,待三艘巡洋舰、四艘驱逐舰、两艘航空母舰及陆战队5000人到沪后,对自己提出的“停战”要求无耻地进行抵赖,再度向19路军的闸北防地猛攻,并把战火扩大到江湾、吴淞一带。一个星期过去了,日本侵略军仍是屡战屡败。日本帝国主义震惊了,全世界震惊了,中国人民欢呼、振奋了!蔡廷锴、蒋光鼐、19路军的名字传遍全球。盐泽幸一因此被黜,由野村接替指挥。

2月6日,野村吉三郎乘舰“出云”号带增援部队到达上海接任指挥。上任伊始便对西方记者吹嘘:“日军自吴淞踏平华军壕沟之日为时不远,请诸君拭目相见,届时即可结束华东之抵抗。”恰在这时,何应钦却下严令,要第19路军撤退,并责问蔡廷锴:“谁叫你打仗?”蔡没理睬何应钦的命令。根据敌人的新战略,他和蒋光鼐重新拟定了作战计划。大战在即,蔡廷锴于10日午后亲往吴淞巡视,并赠两打白兰地酒给78师副师长谭启秀和156旅旅长翁照垣,勉励说:“此酒是人民慰劳你们抗敌英勇的表示,你们不要辜负人民,应尽责任,死守阵地。”

11日下午,日寇一面出动飞机在闸北投下大量燃烧弹,同时用大炮轰击;一面向蕴藻浜、曹家桥一带进攻,并不断增援,第19路军守军猛烈抗击,最后展开肉搏战,毙敌数百人。 13日,日军主力下元熊弥的久留米混成旅团(第十二师团抽调三个大队为基干),再次偷袭蕴藻浜。蔡廷锴急令61师师长毛维寿率预备队增援,并亲自到庙行附近督战。下午5时,我军略有进展,蔡即令张炎率团攻敌左侧背,双方展开肉搏战。黄昏时日军被击溃。久留米旅团从此一蹶不振。

敌酋野村屡战无功又被撤职,接替他的是日本陆军中将植田谦吉。随植田开来上海的陆军约达万余人。植田以总司令的身份,也发表了讲话。他说,他要迫使19路军撤退。18日植田谦吉给蔡廷锴一份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蔡转交蒋光鼐,并召开高级长官会议。指挥部立即下令前线部队集结炮火向日军阵地猛轰,作为对植田的答复。是时,有位外国记者对蔡说:“中国军队兵少械劣,对日本精悍之师无异以卵击石。”蔡反问记者:“设日军无故攻进贵国,贵国军队亦撤退欤?”记者无言而退。

为增援19路军,主张抗日的张治中将军亲自往南京请缨,蒋介石终于同意调动散驻京沪、京杭两线上的第87师,第88师编入第5军,交付张治中指挥,加入到抗战队伍中。2月18日,张治中将军率第5军进驻刘行镇,接替19路军部分防地。

2月19日凌晨,植田派出飞机,成群结队地向第19路军阵地、第5军阵地大肆轰炸。午后,敌炮兵密集向守军据点猛烈轰击。下午5时,敌陆战队向第60、61师支撑点发起强攻,被守军打得抱头逃窜,退回原地。 20日,恼羞成怒的植田于晨7时下达总攻击令。与此同时,蔡廷锴和蒋光鼐通电全国:“本军惟以铁血答复之。军人报国,粉身碎骨,是分内事……使一卒一弹犹存,则暴日决不能得逞。惟愿朝野上下,人人怀必死之志,引偷生苟免为无上耻辱,团结一致,前赴后继。”敌先以大炮向江湾、庙行等地轰击,步兵协同坦克部队,一路进击张华浜,气势汹汹,不可一世。我军装备虽不如敌人,但通过二十几天的战斗,经验越来越丰富。当敌人倾巢来犯战火猛烈时,我军隐伏战壕以逸待劳,候敌接近时,灵活地以地雷毁敌坦克,以手榴弹炸向敌群。敌人狼狈溃逃。第二天,植田亲自指挥部队向我江湾、庙行等地发起数次猛冲,都被我19路军挫败,植田的计划又告失败。日本政府改派日俄战争时的名将白川义则接替植田。

白川义则又带一个师团抵达上海,战事越来越大,战线蜿蜒百余里,日军兵力增至8万,超过了19路军和5军。蔡廷锴、蒋光鼐请军政部派援,军政部按兵不动,坐视19路军、5军孤军苦斗。 2月29日,战争进入最严酷的阶段,敌军展开全面的新攻势。日军在白川义则的策划下,开始了新的总攻。蔡廷锴将敌情及时通报第5军军长张治中。日寇向闸北八字桥、天通庵等地强攻,我军官兵抱着决死的意志,将炸药缠在胸、背、四肢,淋上火油,冲入敌阵。敌人死伤极大,遗尸累累,其联队长林大八大佐也被击毙。然而敌我力量悬殊,3月1日日军在太仓浏河登陆,十九路军腹背受敌,蔡廷锴与蒋光鼐、张治中到南翔面商决定退守二线,退守到嘉定等地。并向蒋介石发出退守待援通电:“本军决本弹尽卒尽之旨,不与暴日共戴一天。”

3月3日,国际联盟开会要中日双方停止战争。蒋介石决定与日方和谈。蔡廷锴对蒋光鼐说,如果不是平等的和平,他个人表示反对,并说:“假如有人甘心出卖国家利益,势不两立。”然而,5月5日,南京国民政府和日本签订了《淞沪停战协定》规定:中国在上海不设防,不驻军,不抵制日货。

战后蒋介石给19路军6名将领颁发了最高勋章,青天白日勋章,但在召见蔡廷锴时,已不见北伐得胜归来时的那种笑容,代之严厉的训诫:以后须绝对听政府命令。5月16日,在淞沪抗战阵亡将士追悼大会上,群情悲愤,何香凝放声大哭,蒋光鼐当场吐血,蔡廷锴百感交集只简单地说了一句:“有亲日派混入政府里头把持,只有一天一天地破坏抗日情绪,并不会有人助成抗日的阵容。”

十九路军淞沪抗战是中华民族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一项伟大壮举,它延缓了日本企图侵占中国的步伐,激发了全国军民卫国御敌的斗志,开创了中国军队局部抗日的新局面,在我国抗日战争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8/2/7 9:23:4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中国抗日战争简史之1.28淞沪抗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