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转载]岗外阻击战

共 70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266670
  • 工分:1323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转载]岗外阻击战

[转载]岗外阻击战 (2018-01-21 12:26:24)[删除]

转载分类: 转载原文地址:岗外阻击战作者:裤脚兵

[转载]岗外阻击战

岗外阻击战 王朝明述岗外阻击战 往昔那点事,不记得年月日了。岗外是二营驻守的地方,先后驻守了一两年时间。驻守期间一共有两次大的战斗。一次是一连防守。敌人50多人组成一个加强排,火器都是G4,G3,还有四0火箭筒。夜间悄悄的向我营防区移动。上午9:30分左右向我防区发起进攻。当时指挥员营长张麻干(支左骨干),还有刚从特务营调来不久的付营长夺石丁。敌人一次次以猛烈炮火发起轰击以助进攻,我部也一次次以炮火反击。10点左右,张麻干营长下令,一连全线出击。我部占地形优势,出击部队在一阵阵猛烈炮火掩护下边打边出击。敌人没有一点还手机会,无法抵抗,溃逃了。有的做了俘虏,逃回去的没有几个人。可以说几乎全歼。这次战斗俘虏7人,击毙20多人,敌人武器几乎全部缴获。但是最不幸的是出击中,付营长夺石丁中弹牺牲。是我营重大损失。 岗外阻击战是二连。阻击战发生前一天晚上8点多,我被通知到连部开会。那时我是二排排长。连部只有指导员线勒汤(支左部队骨干),刚刚提升的副指导员马文林,以及副连长蒋志正。指导员传达了命令,接营部通知,要我连派一小分队利用夜间到迪马侦察活动,了解敌情。行动由我带队负责。接受命令我快速返回,选了崔健和郑国强二人跟我出发。我和崔健,郑国强三人保持战斗小组队形一路向迪马方向前进。到坝子,不走接近中间寨子的路,怕惊动老百姓和迪马阵地上的敌人。我们隐蔽行走靠近山脚的竹林,一边观察坝子方向动静,一边慢慢的搜索前进。快到坝子中间的时候,我们转向坝子和寨子的中间方向移动,离我们目标30公尺的时候,突然一阵鸡叫,狗咬,人群走动的声音,一片纷乱。我们三人立即打开战斗队形,交替掩护前进。到路边的寨子,在路边隐蔽静观其变。内心很紧张!约10多分钟,见从寨子里谎慌张张走出来了男女几人,我马上走到路中用傣语向老乡问询。老乡告诉说,缅军白天就过去很多了,刚才又过去了很多(!)说完就慌慌张张避开走了。我们分析了敌情。决定马上返回通知部队做好战斗准备。担心暴露我们没有按原路返回。好不容易到了山脚,通往我部防区的路边,准备稍作休息。忽然,前方“刷”的一下,有响动声!我们赶紧卧倒,作战斗准备。心里也确实吓了一大跳。约两分钟后,只听到前方有野猪逃窜的叫声。虽然一身冷汗,但心里也平静了。 返回驻地,我立即向连部汇报,连部即向营部汇报。营部决定阻击,命令我连将阻击阵地向前延伸至两公里左右的山坡,筑阵地,挖战壕,准备迎敌。连部命令我带二排前往。当时我心里气!没处发。刚活动回来没有休息又得连续作战,受得了么?副指导员马文林看出来了,说你在我这里休息一下,我代你去。我没有推辞,默认了。倒下休息了三个小时,已经早晨六点。我急忙起来赶往阵地,换马文林回连部。这时敌人还没有进攻。巡视了一下阵地部署,火力都很配备得当。我带领大家继续加固工事。大家已经整整忙了一夜。一直到中午12:00敌人还没有进攻。我们耐心等待,稍做休息。中午一点左右,副指导员马文林来了,我报告了情况。大家一起等待。我们二排是:四班,五班,六班,这次参加阻击的有六零炮班。 二连是3035部队打出名的,能守,能打阻击战的部队。而连部每次接受作战任务,打阻击战任务都是二排。打棒先,我们连阻击。敌人进攻勐洪,我们连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掩护总部和部队撤退。勐洪阻击战是303军区建军以来打的最激烈的一战(68年10月份)。那时我刚分到二连。战斗后部队撤到班龙,清点人数,牺牲六人,负伤8人。第二天早上一看,二排有六个战士害怕,连夜跑了,还有我们一起刚来不久的新兵也吓跑两个。本来三个排的编制,编成两个排。我分到六班。连干部也做了调整,线勒汤调来当指导员,另外,李老三(支左部队)从一营调来当副连长。 当天下午1:30分左右,我和马文林正分析敌情,估计敌人什么时间进攻。这就听见天空有“嗖—嗖……”的声音。我俩同时喊道:“敌人进攻了,准备射击!”接着只听到“轰……轰!轰!”炮弹爆炸的声音,还有机枪,火箭筒,四0手炮,手榴弹,各种步枪,同时我们反击的各种枪炮声。各种声音汇聚一堂,象大型交响乐队在天空演奏。也象过年放鞭炮声不断,一阵又一阵。 为了鼓励战士们。我战前鼓动,读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还有丹东主席的“敢于牺牲,敢于战斗,敢于牺牲……”。战士们也一起喊!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敌人四次冲锋都打退了。这次战斗,阵地前方留下敌人四具尸体和武器,尸体被打成筛子眼。受伤的也很多。我方无伤亡。据敌情通报说,敌人此次组织两个半营进攻。 这次岗外阻击战斗,我在曼岗干校第4期作为战例演讲。林同志号召全体干部学员向二连学习。罗司令员也号召全体干战向3035营二连学习。东北军区党委研究授予3035营二连“红二连”称号并授全连集体二等功,二排四班集体一等功。 笔者注:战前夺石丁(支左骨干)刚从特务营调到3035营,他原先是请假不归,做很多工作被劝回部队,调至3035营任副营长或许还是变相处分。当时有一种说法,夺石丁在战斗中可能死于误伤。不少35干部提及夺石丁总有一种难以克服的内疚感。 另,“红四班”称号由缅共中央确认命名。与下缅甸勃固根据地“战无不胜部队2连”齐名,是全党全军最高典范。古方将原歌曲(原歌曲“四班红旗永不倒”系由军区宣传队创作演出节目)歌词翻译成缅语,同时亲自数次演唱,不仅在部队晚会上吟唱,还特地到中国配器(加了一些缅甸乐器)演唱录音在“缅甸人民之声”广播电台播出。这首歌曲由此带上了非常明显的缅甸风格。 再,崔建逐一回忆四班人名。整个班都是裤脚兵。“红四班”著名的“岗外阻击战”,是在1970年的十月勐既会战期间。二营没有参加,而是在岗外一线阻击敌人。参加这次阻击战的四班人员有:冯永胜、曾建华、吴孝全、水牛(周斌)、邹军、罗开文、崔健、张(忘其名),还有王朝明(排干)、蒋志政(连干)、马文林(排干)、周石山(卫生员)等。阻击战地在岗外寨子外面,轮到我站岗,我去了一个有利地形,在路的另一则,可以观察到上山的路,我还没来得及上膛,就看见缅军尖兵上来了,赶紧挨个儿通知大家,有的人还不相信。我急了,说“真的是老缅上来了!”正说着,枪声响成一片!全班打响。岗外阻击战在这里打了七天八夜。全营在后保证弹药物资。也没有其他班排替换。后来撤到帕固,你们就上来了,到我们营搞战斗总结,一起呆了一个月。 (注:以下此段资料为1978) “红四班”(3035营2连2排4班)它的前任班长及副班长: 蒋虎(牺牲):班长,牺牲于1969年6月21日龙森战斗,荣立一等功 陈万生:班长,1970年5月始任。后回家畹町 沈大伟(牺牲)副班长,1970年5月始任,牺牲于70年5月21日派当战斗,一等功 冯永胜:班长,负伤于1970年11月岗外战斗 邹军:副班长 罗常保:班长,1970年11月由1排调至2排4班 邹军:副班长 肖锋:班长,1971年11月30日负伤于海岗坝战斗 李春忠:副班长,牺牲于海岗坝战斗,一等功 曾国强:滚龙战役后任班长,退伍回家 截至1971年底止“红四班”经历以下著名战斗: 勐杭(洪)阻击战:几乎全部伤亡,1968年10月 龙森战斗:重大牺牲,1969年6月21日 派当战斗:几乎全班伤亡,1970年5月21日 雷门伏击战:1970年7月21日 楠由战斗:1970年10月6日 岗外阻击战:1970年10月20日 海岗坝攻坚战:全班伤亡, 1971年11月30日岗外阻击战以后,东北军区党委授予“红四班”的光荣称号,并号召全军区学习。 在红四班战斗过的老战士同志,现在在缅东北的有: 罗常保,现717旅503营营长 肖锋,军区政治部组织处干事 邹军,4046营副政委 周斌,3035营医助

后记:至今笔者仍与四班的人保持联系,常保经常电话联系;王朝明家住上海嘉定,来往方便;崔健不时电话问候;还有肖锋。 地图得自金皇宫。他确认岗外作战敌军进攻是沿着乌密亚山脊上来的。 地图标出楠由,楠由战斗相关地点苏芒,会帛,曼萨,楠杭等可辨;岗外,岗外正南方向即为乌密亚,岗外东北方向去中途可见“达古迪”(大谷地) 2013年2月25日于申城

      打赏
      收藏文本
      0
      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
      解放全人类是我们的使命!
      2018/1/21 12:31:2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转载]岗外阻击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