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紫光在玩资本,还是发力中国存储做实业?

共 38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10247858
  • 工分:197527 / 排名:84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紫光在玩资本,还是发力中国存储做实业?

近期,紫光集团及其董事长赵伟国频繁上镜。先是接受了央视财经《对话》栏目专访,表示“不玩资本”。随后调整紫光集团和展讯高管,将原展讯董事长兼CEO任命为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并继续兼任展讯董事长,展讯CEO由曾学忠接任。

在11月24日,赵伟国在第17届中国年度管理大会上表示,今年估计全球芯片产值会有4000亿美金,中国进口会超过2500亿美金。全球2015年的半导体芯片产值是3400亿美金,中国进口了2300亿美金。2016年产值大约3500亿美金,中国进口了2270亿美元。其中,集成电路增长主要来自于储存的增长。而在这个领域,中国大陆企业的市场份额非常低。

紫光在玩资本,还是发力中国存储做实业?

联系紫光之前在南京和武汉投资建设存储工厂,以及在11月24日的发言,紫光究竟作何打算,发力中国存储是玩资本,还是做实事呢?

存储芯片受制于人 相关产品价格疯涨

存储芯片中使用最为广泛的当属NAND Flash和DRAM。另外还有一种用的比较少的Nor Flash。

DRAM是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是用来临时存储数据的芯片,电脑关机数据就会丢失,电脑上4G/8G/16G内存采用的就是DRAM。NAND Flash闪存是一种非易失性存储技术,即断电后仍能保存数据,比如手机上16G/32G/64G的闪存和电脑上的固态硬盘用的就是NAND Flash,像大家平时手机拍照的照片就存储在这种芯片里。

目前,NAND Flash市场被三星与东芝联合的ToggleDDR阵营和英特尔与镁光为首的ONFI阵营把持,三星、东芝、闪迪、镁光、SK海力士等国外巨头占据80%以上的市场份额,其中三星是领头羊,市场份额约38%。在DRAM市场,三星、SK海力士、镁光占据了超过90%的市场份额,其中两家韩国企业三星和SK海力士的市场份额加起来高达70%左右。

自去年三星Note7接连自燃事件之后,固态硬盘、内存条、以及闪存卡等存储产品的价格就开始疯涨,一根8GB DDR4的内存条已经从2016年上半年的200元左右疯涨到现在的900多元,256G固态硬盘的价格也近乎翻了一倍。即便是饱受国人诟病的房价上涨速度,也无法和内存条的涨价速度相提并论。

以至于在龙芯推出了买龙芯3A3000+主板,就送8G内存条(这个内存条用的是原西安华芯的国产货)的销售模式之后。不少龙芯爱好者调侃:买龙芯,变卖内存条,从此走上致富路。

紫光在玩资本,还是发力中国存储做实业?

在存储芯片价格疯涨的同时,三星、SK海力士等韩国企业的利润屡创新高。在今年第二季度,三星更是借助存储芯片价格疯涨的机遇,在芯片销售业绩上一举击败美国芯片巨头Intel。与此同时,韩国另一家企业SK海力士也因存储芯片价格疯涨使营业利润率达到45.59%,居于韩国30家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中榜首。市场上之所以会产生这些乱象,其根源在于中国在存储芯片领域受制于人,议价能力非常弱。

奉行自由市场是自欺欺人

一直以来,国内部分学者将新自由主义奉为圣经,鼓吹“私有化”、“自由市场”、“小政府”。

然而,这些学者鼓吹的仅仅是外资单方面进入中国市场的自由,而非双向的自由市场。从实践上看,这些学者奉行自由市场完全是自欺欺人,只会使中国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举例来说,为了获得存储芯片市场的入场券,中国资本以及紫光集团曾经试图通过收购的方式获得技术和企业,然而这一系列的努力全部失败了。

早在数年前尔必达被收购时,中国资本也想去收购,然而最终没有结果。

此前,紫光也曾经试图收购闪迪和镁光,但这几次尝试都未能如愿。之后,紫光选择了“曲线救国”,通过入股西部数据,然后由西部数据出面收购闪迪,希望以这种方式绕过美国的监管。然而即便如此,这笔交易最终也因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查而告吹。

在美国受阻后,紫光集团瞄准韩国,力图投资300亿人民币收购SK海力士15—20%股份,此消息传出后,SK海力士股价上涨。然而,这也遭到对方拒绝。

前不久,日本东芝因财务问题不得不壮士断腕,出售其麾下的存储芯片业务。虽然在收购过程中,富士康给出的报价高于其他竞争对手,但东芝还是将存储芯片业务卖给了贝恩资本。原因就在政治因素——日本政府认为:如果是售给中国大陆或台湾的企业,将根据外汇及外国贸易法劝告东芝中止或重新考虑。日本政府的经产省官员就曾表示:“东芝公司可以卖给苹果这样的美国公司,但中国公司是不行的”。

从过去一系列不成功的收购案例来看,中国资本想要通过海外并购获得存储芯片市场的入场券是行不通的,中国必须建立自己的存储芯片产业。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产业发展不受制于人,老百姓才能买到物美价廉的电子产品。

紫光并非玩资本 而是在发展实业

玩资本运作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追求资本的快速增值,而不顾企业的长期发展。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在收购一家企业之后,将其优质资产包装上市,然后高位减持获取高额利润。至于企业的长远发展就不闻不问了。

紫光在收购展讯、锐迪科、华三等公司之后,不仅没有剥离公司的优质资产,反而向展讯等公司输血,将企业做大做强。

就以展讯为例,在紫光收购之初,展讯的产品只局限于低端市场,主要销往亚非拉地区。而在紫光收购展讯之后,不仅员工数量迅速增加,还有财力去华为挖人——当年华为刚开始做手机芯片时,曾经凭借高薪从展讯挖人。

除了有钱养人才之外,展讯还有财力去抢台积电16nm产能和Intel 14nm产能,并设计出了SC9860、SC9861等中高端手机芯片。即便是用于国外售价仅数百元人民币的手机,展讯提供的芯片也用上了Intel的14nm工艺。相比之下,高通定位低端的骁龙400系列产品还在使用中芯国际等公司的28nm工艺。

紫光在玩资本,还是发力中国存储做实业?

可以看出,展讯这两年敢于烧钱去和华为、高通、苹果等国际巨头抢最好的工艺,以及有财力从华为挖人,这种“土豪”的做法,和紫光的输血是分不开的。在紫光收购之后,展讯在技术上和商业上都取得了长足进步。

相比之下,某位不断画大饼融资,并宣称马上回国的亿万富翁才是真正在玩资本。

之所以调动李力游和曾学忠的工作岗位,恐怕主要是为了展讯更好的发展。

紫光在玩资本,还是发力中国存储做实业?

(李力游)

毕竟,现在展讯的最主要问题已经不是技术不行,或者产品不行,而是怎样把自己的中高端手机芯片卖出去。像展讯的SC9853完全可以和联发科的P20、高通骁龙625相比。由于曾学忠在担任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期间,在多个片区创造了营收近10亿的销售奇迹,而且还主管过中兴的终端事业部。曾学忠的销售才能,以及在行业的人脉对于展讯更好的把手机芯片卖出去具有积极意义。

我们期待将来市场上能买到使用展讯芯片的中兴手机。而且这对中兴也有益处,在采购展讯芯片之后,不仅可以降低芯片采购成本,还能因展讯的国产芯片属性,有效制衡老对手华为的麒麟芯片情怀营销。

就存储芯片而言,中国要想实现自给自足,紫光砸钱投资的做法也是有积极意义的。这一点可以从韩国企业的做法获得启示。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韩国三星等公司充分利用存储器行业周期性强的特点,以举国体制为筹码,在价格下跌、生产过剩的大环境下,逆势疯狂扩产,通过大规模生产进一步降低产品价格,由此引发价格战造成存储芯片企业普遍亏损。

由于三星的体量占据韩国GDP的20%,有足够的资本去亏损,在价格战中处于绝对优势。通过这种方式,三星把曾经占据DRAM市场50%以上份额的日本企业赶下神坛,并在存储芯片领域获得了非常高的市场占有率。

可以说,正是依靠政府输血和举国体制,三星得以在存储芯片领域击败日本,成为该领域新的王者。现在,紫光也在走这条路。必须强调,中国政府拥有雄厚的财力,中国市场也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紫光投资的存储工厂完全可以依靠政府扶持和本土市场发展壮大。

诚然,由于技术和良率不如国外企业的原因,长江存储、合肥长鑫等公司在未来5—8年内会经历京东方几年前曾经遭遇的困局,甚至会被一些媒体攻击为“亏损王”。但只要度过磨合期,中国存储企业也能在全球存储芯片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中国人可以用上国产的存储芯片。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11/29 14:12: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紫光在玩资本,还是发力中国存储做实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