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横遭自民党清算陈年旧账?默克尔的牌面只剩这些选项

共 7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5393468
  • 工分:260337 / 排名:596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横遭自民党清算陈年旧账?默克尔的牌面只剩这些选项

2017年11月21日,德国柏林,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下议院会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11月19日晚,距离午夜还有五分钟,德国自民党领袖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突然宣布中断与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姊妹党基社盟和绿党的艰难组阁谈判。

这次组阁失败被称为默克尔担任德国总理12年以来,面临的最大政治危机。在抱怨默克尔斡旋不当的同时,德国媒体也把矛头对准林德纳,指责他没有诚意谈判,一切只是为了赢得右翼选民作秀。

20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默克尔对组建少数派政府表示了怀疑,直接撂下话认为重新选举“是更好的方法”;但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对重新大选持反对态度,指出组阁是政客的责任,不应该将这个责任丢给选民。

是什么导致了现在的政治僵局,而德国还有哪些选择?

南辕北辙

据德国之声报道,此次组阁谈判的主要分歧点出现在难民、气候问题和欧盟政策上。

在经过多次协商后,基民盟和基社盟同意新政府将每年因人道主义原因进入德国的难民人数设置在20万人以内,自民党提议的目标是15万到25万,而绿党则完全反对设限。

与此同时,绿党还提议允许难民以及因非战争原因受到“辅助保护”避难者的家属进入德国、与家人团聚。在这个问题上,基社盟和自民党都表示了严厉反对。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绿党要求关闭德国境内的20座火力发电厂。这个要求遭到了基民盟、基社盟和重商的自民党的集体反对,指出该提议不仅危害经济发展还会造成供电短缺。

在全面停止使用内燃机汽车上,绿党也与其他三党产生了巨大分歧。

而在欧盟问题上,自民党坚决反对德国政府为其他陷入财政危机的国家提供援助资金,比如希腊。此外,自民党也反对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的欧元区预算和欧盟改革。

在今年9月的大选中,自民党曾表示要推出更利于公司发展的税收方案,还计划要让德国在不退出欧盟的情况下离开欧元区。

2017年11月19日,德国柏林,德国自民党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纳召开记者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各怀心思

据彭博社和法新社报道,虽然林德纳声称退出谈判是因为谈判各方缺乏信任基础,但在上周五(11月17日)接受采访时,林德纳曾表示各党派间的分歧是“可以克服的”。

参与了谈判的部分官员指出,在林德纳突然退出之前,各方已经快要达成协议。而在谈判的最后一天,林德纳表现得非常强硬、拒不妥协,“让其他人很抓狂”。

《法兰克福汇报》认为,林德纳其实早就已经准备退出,他之所以加入组阁谈判是为了拉拢右翼选民而“作秀”。

在9月的选举中,默克尔所领导的政党联盟虽然获胜,但却流失了很多传统支持者。《法兰克福汇报》分析称,原本走自由派路线的自民党突然右转,就是为了吸引那些抛弃了基民盟、基社盟,但又不愿与极右翼的另类选择党划等号的选民。

还有部分官员认为,自民党的做法是为了报复曾经一起联合执政的默克尔政党联盟。

2009年到2013年之间,自民党曾是默克尔政府组成成员之一,为了保住联合执政的位子,该党在税收等关键议题上做了妥协。正因如此,自民党流失了大量选民,在2013年的选举中以低于5%的支持率被挤出联邦议院。直至今年9月大选,自民党才以10.7%的支持率杀了个回马枪。

参与了组阁谈判的前环境部长特里廷(Juergen Trittin)表示,“我怀疑林德纳不想组建联合政府,有部分原因是想推翻默克尔”。

来自基民盟和自民党的官员则直接指出,默克尔并不信任林德纳,而林德纳“从来也不是默克尔的崇拜者”。

四个选择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退出,自民党的决定现在给默克尔留下了四个选择。

自民党重回谈判

默克尔所领导的政党联盟和绿党官员指责自民党为“投机分子”,有分析人士认为,该党突然翻脸,还有可能是为了逼迫其他党派在具体问题上妥协。

但即使该党重新回到谈判中,有此次先例在,谈判各方想要重新建立信任将非常困难。

少数派政府

也就是默克尔领导的政党联盟与绿党或者自民党单独组建一个少数派政府。

如果默克尔的政党联盟与绿党组建联合政府,在联邦议院(下议院)中,他们还差42席才能占据大多数席位;如果与自民党联手,则还差29席。

一旦无法在联邦议院中占据大多数席位,也就意味着联合政府提出的每一条法案都可能遭到否决;想让议院通过法案,默克尔需要寻求其他党派的支持。

虽然这种模式在欧洲其他国家出现过,但自二战以后,德国从未进行过这样的操作。

德国基尔大学政治学教授德里西斯(Marcel Dirsus)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指出,这种充满不确定性的选择不符合默克尔的个性;除此之外,德国人出于历史原因一直对少数派政府持怀疑态度。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在魏玛共和国时期,总理布吕宁领导的少数派政府只能靠紧急法令来治国,最终引发了政治动荡。

德国之声将这种选择直接称为“不是一个选项”。

德国联邦议院各党所占席位。图片来源:BBC

大联盟

在默克尔担任总理的12年中,德国的第二大主流政党社民党有八年都是默克尔政党联盟的执政伙伴。

从2013年到2017年,默克尔领导的政党联盟与社民党占据了631个联邦议院席位中的504个,被称为大联盟。

但在今年9月的大选中,社民党的支持率下滑至20.5%,丢掉了40个联邦议院席位。社民党将大选中的失利部分归咎于默克尔,立即宣布成为反对党并表示不会再与默克尔的政党联盟组成联合政府。

如果默克尔的政党联盟能再度与社民党携手,便能占据联邦议院的大多数席位。但直到目前,社民党没有表示出回心转意的想法。

上周日,社民党的副主席说该党不会成为“默克尔职业战车上的备胎”;周一,社民党主席舒尔茨拒绝与默克尔政党联盟,放话称社民党不怕重新选举。

来自社民党的总统施泰因迈尔在20日的声明中呼吁各党派政客“承担自己的责任”,并表示将与各党派进行会谈。

重新选举

按照德国宪法,施泰因迈尔极力避免的重新选举要走的程序非常复杂。

德国今年9月选举后成立了新的联邦议院,目前执政的联合政府并不能算正式政府,因此想触发重新选举的话,根据德国宪法《基本法》第63条,总统必须先提出新总理人选。

人选提出后,联邦议院将进行投票,只有得到超过半数的投票,该人选才能成为新总理。如果没有超过半数支持,联邦议院将进行第二阶段投票。

在这轮投票里,各政党可以推出自己的候选人,候选人人数不限。如果在两周时间内,还无法出现一名得到大多数议员支持的总理人选,则将进入第三阶段投票。

在第三阶段投票中,获得相对多数投票的候选人将当选新总理。这之后,总统需要作出最后选择:正式任命此人为少数派政府的总理或者宣布解散议会。

如果总统宣布解散议会,德国将在60天内重新举行大选。

然而重新选举不一定意味着会带来不同结果。根据德国Forsa民调周一的数据,如果现在举行大选,投票结果与今年9月不会有太大差别,默克尔依然需要面临组建联合政府的难题。

除此之外,多名分析人士指出,重新选举的唯一受益者是极右翼的另类选择党。在9月的大选中,另类选择党获得了12.6%的投票,以赢得94个席位的结果首次进入联邦议院。

目前另类选择党在联邦议院中所占的席位超过了绿党和自民党,成为了第三大党。分析人士担忧,如果再度举行选举,可能会有更多对选举不满的选民转投另类选择党。

对于默克尔此番组阁遭遇挫折,《卫报》和《大西洋月刊》都认为这是默克尔面临的巨大难题,但不代表着她的“倒下”。

《卫报》评论指出,目前德国还没有一个可取代默克尔的人物,而真心想让她下台的只有另类选择党。文章认为,默克尔政治生涯的结束可能越来越近了,但当其真正结束时,是她“决定跳了,而不是被人推下去”。

德里西斯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表示,默克尔组阁谈判失败并不是什么分水岭事件,“这不是特朗普,不是英国脱欧”,没有必要过度解读。

德里西斯认为,默克尔的力量“被削弱了,但她依然掌权”。他指出,在美国大选、英国脱欧和欧洲各国极右翼政党崛起之时,德国被视为西方世界最稳定的国家。

      打赏
      收藏文本
      0
      二手玫瑰
      2017/11/22 9:26:2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横遭自民党清算陈年旧账?默克尔的牌面只剩这些选项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