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宁南山:这个重量级产业,中国正在爆发!(下)

共 239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少将
  • 军号:8481970
  • 工分:603167 / 排名:13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宁南山:这个重量级产业,中国正在爆发!(下)

3、中芯国际的发展前景

中芯国际的最大优势,就是有国家支持,资金上并不是问题。

另外中芯在纯代工领域面临的三个敌人,台积电,Global Foundry和联电,中芯还是先把目标订在超越联电比较合适。GF 虽然营收规模不高,但是在技术上并不逊色台积电,英特尔,三星三巨头,其7纳米制程预计在2018年就能量产,和台积电的时间基本一致。

台积电目前还无法成为中芯的赶超目标,就以2015年的三星和台积电为例,从制程上三星14nm领先台积电的16nm,然而在实际苹果iphone 6s手机的使用中,使用三星代工处理器的功耗和发热均比台积电代工版本要差,遭到了消费者的广泛质疑,苹果在官方回应中也说两者有2%-3%的差异。

这背后是梁孟松虽然是高级研发人才,但是技术最终还是一个组织做出来的,在猛将之外,还需要大批有经验的中基层工程师,才能达到最佳工艺,三星显然在这方面比不过台积电。

现在的中芯国际,中基层工程师水平比起2015年的三星如何?天知道。更不要说和现在的台积电比了。

另外,梁孟松在中芯算是核心技术人才,但在人才济济的台积电,地位就没那么高了,当年梁孟松出走台积电的背后,就是台积电任命了孙元成和罗唯仁(现任台积电研究发展/技术发展资深副总),孙元成成了研发副总裁,而空降的罗唯仁成了梁孟松的主管。足见台积电人才储备之深厚。

中芯短期内,应该把超过世界第三大纯代工厂的台湾联电作为目标。

台湾联电在过去三年发展缓慢,营收从2014—2016年仅仅从43.3亿美元增加到45.8亿美元,

三年仅仅增长了6%不到,这是中芯国际赶超的契机。

另外看2016年的资本开支,中芯国际已经追上了联电,双方的资本开支中芯为26.26亿美元,联电为28.42亿美元,已经相差无几。

不过在技术上面,中芯即使连联电目前也比不过,我们都知道联电在厦门和厦门政府+福建电子集团建了个合资厂,叫联芯集成电路制造公司,该厂今年已经量产了28nm工艺,原因为联电台湾工厂的14nm已经在今年Q1宣布量产,按照台湾当局前往大陆的产能必须比台湾落后一代的要求,联电的28nm可以在厦门开始量产。

事实上,在2016年28nm制程营收已经占到了联电的17%左右,远远高于中芯,中芯即使到去年Q4也只有3.5%,而联电在去年Q4是22%。

另外最先进的14nm制程,今年上半年已经占到了联电1%的营收,而中芯预计最快要明年或者后年才有可能量产。

不过联电总体掩饰不了发展缓慢,日益没落的大趋势,相比于三星,英特尔,台积电,GF,联电不仅营收规模小,增幅缓慢,而且先进制程已经远远落后,其10nm,7nm先进制程短期内都没有打算。而和中芯国际相比,背后没有海量资本作为靠山,在集成电路这个要依靠大量研发支出和资本支出的行业里面,联电处于不利的地位。

今年年初,联电传出28nm技术团队被上海华力微电子挖角的消息就是个例证,虽然联电说只是正常的人才流动,实际上坐实了挖角的消息。

中芯国际目前营收仅为联电的64%不到,争取用3年的时间追上联电,这才是中芯国际的实际的目标,集成电路制造是长期的战役,不要想着三年赶英五年超美,技术的沉淀是需要时间的,要相信时间在我们一边,最终的胜利在我们。

中芯国际的三大历史机遇一定要抓住:

一是摩尔定律的极限在逐渐逼近,先进制程的发展速度在减慢

二是国家强力支持集成电路制造产业发展,资金不用愁

三是中国本土芯片设计产业蓬勃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内需市场,例如物联网的芯片,汽车自动驾驶雷达的芯片等等,根本不需要最高水平的制程,28nm以上的工艺都可以搞定。

实际上,由于中国大陆芯片设计产业在以年20%以上的速度增长,对很多中小型芯片设计公司,时常会遇到到国外流片抢不到产能,或者成本费用高的问题。

市场是有的,钱也是有的,中芯实际上已经解决了一般公司最大的两个困扰,专心的把技术问题解决,这是中芯目前最大的任务。

必须要坚持以我为主的研发体系,目前技术已经成为阻碍中国集成电路制造发展的最大短板,如果没有大批涌现本土的高端技术人才,注意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批高级技术人才,那么中国集成电路制造产业就无法获得成功。

我国集成电路制造产业在过去的几十年之所以进展缓慢,首先还是大的经济环境,如果下游的本土品牌企业,本土芯片企业没有起来,那么上游的集成电路制造很难起来。

我们可以看到,在集成电路上游的制造,设备,材料领域领先的美国,日本,韩国,台湾,都有或者说曾经有一批世界级的消费电子品牌企业,以及一批世界级的芯片设计企业。

典型的美国英特尔,韩国三星的集成电路制造,都为自家芯片提供制造服务。台湾有联发科为首的一大批芯片设计企业。日本在半导体设备和材料为什么这么强,还是因为下游有需求,在当年,日本有瑞萨,东芝,尔必达,索尼,松下等一大批芯片设计公司,20年前,世界前十大半导体公司日本占了一半。

当年,中国的品牌还没有起来,中国的本土芯片设计也没有起来,那么上游的本土制造是不可能强大的,总不能永远从国外抢食。

我们就以2016年为例,中芯国际来自中国大陆客户的营收比例49.7%,比起2015年的47.7%上升了2个点,这说明什么呢?如果没有中国大陆本土企业的崛起,那么今天的中芯营收不是29.2亿美元,而是14.5亿美元;

而且中国大陆客户的营收增长比起国外的客户营收增长更快,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本土芯片企业的崛起,那么去年中芯的营收增速也不会超过30%,而是更低。所以说,下游的本土品牌,本土芯片崛起了,中芯的前景才是光明的,以前中国下游企业没有崛起,也是中芯发展缓慢,且无法盈利的原因之一。典型的从2000-2010年,中芯只有2年有盈利。

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一直没有建立自主技术体系,我们的高铁为什么进步那么快,我们的航天为什么进步那么快,我们的基建技术为什么进步那么快,都是坚持以我为主,对外来技术进行整合,吸收,消化和再创新。

纵观我们十几年的集成电路制造发展,都是高度依赖外来的技术人才和力量,中芯国际从2000年创办到今天2017年,培养出一个行业知名的集成电路制造本土技术领军人物了吗?没有,一个也没有,我们需要的不只是一个这样的人才,而是一批,一大批。

中芯国际目前14nm的先进制程是和高通,华为,IMEC成立的合资公司在研发,最先进的技术居然是来自合资公司,这是该高兴呢还是难过呢?

目前中芯技术的领军人物是刚刚空降的梁孟松;我们的长江存储内存的研发依靠来自台湾的高启全;合肥长鑫的DRAM制造是依靠日本尔必达,SK海力士和台湾华亚科的高级技术人才,华力微发展28nm制程依靠大举挖角台湾联电的团队…..

不是说台湾人不可靠,也不是说不要利用外来人才,而是对一家公司来说,要想获得稳步的发展,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技术本体,通过吸收外来技术来发展壮大。

纵观国内各行各业,凡是技术水平高,能够获得高额盈利的公司,华为,中车,中核,格力,海康威视,阿里,三安光电,都是有自主技术体系的。

国内的技术公司,例如百度等,也会任命外来人才担任高级技术职务,但是百度是有自己的技术体系的,李彦宏本人就是技术大牛,这些外来高级人才,固然可以帮助百度实现技术提升,但是少了他们百度照样可以搞出来,

吴恩达离开百度了,百度的技术力量不会因此就垮台,实际上从新闻就可以看出来,吴恩达是世界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但是他离开百度,新闻上都是在讨论他为什么离开,没有人说吴恩达走了,百度的技术就不行了,百度要完蛋了,这背后就是百度有自主的技术体系。

而中芯国际呢,梁孟松来了股价就上涨,反过来说,就是市场对中芯的技术还没有太大信心。

先进制程还要高度依靠这些空降的人才,这对企业管理,发展方向,文化的建构都是不利,因为技术是公司发展的命脉,被外来空降人才掌握了,会涉及到话语权的削弱,如果空降的人才对公司的发展方向,对技术的路线,对公司的治理有自己的理解和自己的意见呢?应该听谁的?

我们假设如果今天出个新闻,IMEC和高通宣布从和中芯国际共同研发14nm先进制程的合资公司撤出,梁孟松宣布从中芯国际离职,中芯的股价会受多大影响?

培养出自主的技术体系是中国集成电路制造的当务之急,不管是中芯国际还是华力微电子的最先进的28nm制程,都不是依靠自主研发的工艺实现的。事实上,我们现在还没有通过正向研发完整的掌握某个纳米先进制造工艺的经验。

为什么中国现在能造四代战斗机,原因很简单,一代机引进,二代机仿制,三代机自主研发,

自主研发的三代机歼十出来之后,虽然比美帝F22落后了一代,但是我们知道我国航空军事工业已经上路了,自主研发的四代机出来只是时间问题,现在我们的四代机不仅完全自主研发,而且走在了世界前列。

我国的集成电路制造业必须要走上这条路,如果还是单纯的依靠引进和依赖外部技术人才和技术路线,总是引进“外来的大腿”,没有自己的双脚,那么就不可能实现技术赶超,只会永远跟在别人后面。

没有自主技术体系,这个亏我国已经吃过太多了,2006年初,隶属于深圳市国资委的深超光电以及创维、TCL、康佳和长虹等4家彩电企业各出资200万元成立聚龙公司,京东方以技术入股占40%,四家彩电企业占股40%,深超光电则占股20%。

这个其实很简单,深圳就是想建个液晶厂,解决创维,TCL,康佳,长虹4家彩电企业一直被高价液晶屏困扰这个问题,结果就在协议签约关口的2007年7月底,日本夏普主动向深圳市政府提出愿意以技术入股,建设一条7.5代线,技术比京东方的更高级,

实际上让京东方出技术就占40%的股份,可以看出深圳市和4家彩电厂家对技术的渴求,但是夏普一来搅局,各方就开始动摇了。

长虹干脆撤出去做等离子(PDP)了,“聚龙计划”与京东方的合作就此搁浅。而最终夏普以种种理由并没有进行投资,直接导致深圳液晶面板生产计划泡汤,夏普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就是要延缓中国自主技术体系的建设过程。

京东方当时的技术比不过夏普,但是那是自主的啊,可惜当时中国方面没有经受住诱惑,最终吞下了苦果,直接导致深圳拥有液晶面板产线的时间往后推迟了两三年。

今天有人说,日本殖民在东北辽宁打下了工业基础,他们看不见那是完全100%的外资工业和技术体系,中国人根本不可能获取核心技术,更重要的是,这背后是从1931年—1949年,我们的民族工业发展被耽误了接近20年的时间,918之前已经初具规模的东北民族工业体系被连根拔起,毫无进步。

自主的体系是如此重要,绝不能因为自主的技术不行,自主的力量弱小就放弃,就好比今天丰田,大众说,你们把比亚迪,奇瑞,吉利,长城,长安这些自主品牌都关门,广汽,上汽也不要搞自主品牌,我在你们中国建立比自主品牌更先进的工厂,帮助你们中国汽车工业进步。

你以为今天的中国会不会有人上这个当?当然会有人上当。2007年的深圳就是个例子,夏普说我比京东方更先进,我帮你建厂,你不要和京东方合作了,当时我们就上了夏普的钩,让深圳拥有液晶面板生产线的时间延后了两年。

回到我们的集成电路制造业也是一样,可以大量引进外来技术人才,但是公司必须建立起自主研发的体系,不能让关系着公司前途命运的技术存在于自主技术体系以外,以自己为主,沉下心来培养自主的技术人才,只要上了路,咬着牙搞出了自主研发的第一个先进制程工艺,以后的路就好走了。

总体来说,由于下游大环境的带动,中国集成电路制造产业前途是光明的,中芯只要技术能做出来,不愁没有客户和市场,以2017年上半年为例子,我国集成电路制造业销售额增长高达25.6%,这背后一个是外资制造工厂继续向中国集中以满足中国国产化的要求,另外一个是本土芯片设计业也增长了21.1%,芯片设计产业增长了,自然带来制造需求。

从另一方面讲,中芯17年了,一直没有成功的搞出任何一个先进制程的完全自主工艺,也没有技术领军人物或者群体出现,至今下一代14nm先进制程还是在和IMEC,华为,高通成立的合资公司进行研发,充分说明自主研发的力量还是太弱,这是一大遗憾,也是目前整个制造产业目前最大的问题。

有很多人说,中国集成电路制造更先进的制程,受到瓦森纳协定的制约,EUV光刻机不会卖给中国,在这里我想说,中国集成电路制造今天之所以落后,不是因为买不到EUV光刻机。

第一点,就像我在文中所说的,即使是台积电,其40纳米(不含)以上工艺带来的营收也高达135亿美元,而中芯总营收才29.2亿美元,这是因为中芯没有先进制程光刻机导致的吗?当然不是,是制造工艺和水平落后导致的。事实上,中芯现在40纳米以上产线的设备,很多比台积电40纳米产线的设备还要更新,更先进。

第二点,1996年的瓦森纳协定不是一个强制的协定,由各个成员国自主决定是否出口限制清单上的产品,例如俄罗斯就是瓦森纳协定成员国,照样向中国出口各种先进武器。

捷克也是瓦森纳成员国,当初也想向中国出口雷达,结果因为美国跳出来反对而流产。

也就是说,荷兰能不能向中国出口EUV光刻机,实际上是取决于美国是否反对,也就是还是取决于中美的实力的对比和意志对比。

例如乌克兰也是瓦森纳协定成员国,现在也是亲西方政府,只要不是美国强烈反对,一样把军舰发动机在内的各种先进军事技术往中国卖。

第三点:不管是ASML还是荷兰政府,在商业上都是倾向于和中国做生意获取商业利益。

事实上,ASML背后的三大股东,三星,英特尔,台积电都在中国大陆有大量利益,中国有的是方法对其施压,更何况,就是本文一再强调的,先进的制造工艺和水平,设备只是其中的一环而已,卖给中国先进设备不代表中国的技术水平就能达到那个水平,我们28纳米以上的工艺,完全不受设备限制,有的设备甚至比国际巨头更新,为何良率达不到国际巨头水准?

通过禁售设备压制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只有在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自主技术体系发展起来之后,工艺水平达到一流之后,才有意义。

ASML是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一点的,2017年9月底,全球光刻巨头ASML中国区总裁金泳璇在接受媒体(DIGITIMES)采访时表示,

问:针对国内市场、客户,各方现在传出许多声音,听说国内晶圆厂都预定不到EUV光刻机 “有钱难买EUV”?

答:首先,我必须澄清这绝非事实。中国本地的晶圆厂与所有国际客户,于ASML而言都是一视同仁的,只要是确认订单,EUV要进口到中国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由于EUV零组件多达5万多个部件,从客户下单到正式交货,交期约21个月,这个情况,对每个客户都是完全一致的。

事实上,大陆客户已进入7纳米工艺制程技术研发阶段,并且与ASML展开EUV的商谈。如果最终订单确认,最快预期2019年EUV会首次移入中国晶圆厂,我们对在中国客户装入中国第一台EUV光刻机,抱持乐观的期待。同时认为一旦一家中国客户采用,其他客户也会快速跟进。

      打赏
      收藏文本
      15
      0
      2017/11/8 12:00:0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技术需要时间来磨练,拭目以待吧

      2017/11/9 16:01:50
      左箭头-小图标

      但愿如此,拭目以待。

      2017/11/9 15:27:1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宁南山:这个重量级产业,中国正在爆发!(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