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共 2493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人质危机

1977年5月23日上午9点左右,在荷兰东北部的格罗宁根省(Groningen)和德伦特省(Drenthe)交界处附近的德平特镇(de Punt),一列载着90余名乘客的列车被9名来自马鲁古群岛(Moluccans,又称之为摩鹿加群岛)的恐怖分子劫持。控制列车后,恐怖分子将列车长和司机驱离,没过多久,又释放了40名人质。至此,车上还有54名人质处于恐怖分子的枪口之下。

在同一时间,另有4名恐怖分子占据了德平特镇西南方向的德伦特省博芬斯米尔德村(Bovensmilde)内的小学,将里面的105名孩子和5名教师劫持为人质。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从空中鸟瞰的被恐怖分子劫持的列车,这群恐怖分子的年龄从17岁到27岁不等,其中首领叫马克斯·帕皮拉亚(Max Papilaya)。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被恐怖分子劫持的小学。

制造这两起人质劫持事件的恐怖分子是来自“自由南马鲁古青年组织”的成员。1949年,印度尼西亚摆脱荷兰的殖民统治而独立,但南马鲁古地区的马鲁古人拒绝加入印尼并希望独立,并成立了南马鲁古共和国。1950年11月,印尼政府军镇压了南马鲁古地区的独立活动,1951年,1万余名支持独立的南马鲁古人被迫流亡荷兰。荷兰政府许诺他们将最终获得独立,1962年,南马鲁古共和国流亡政府在荷兰成立。但是,这些流亡的南马鲁古人在环境恶劣的菲赫特(Vught)、沙滕贝格(Schattenberg)等难民营里呆了25年,独立建国的希望始终是“水月镜花”。对此,一些年轻的南马鲁古人认为荷兰政府背弃了当初的承诺,遂发起了一系列恐怖主义行动,希望以此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从而达到独立建国的目的。“自由南马鲁古青年组织”便是其中一个为南马鲁古独立建国而成立的恐怖主义组织。1975年12月2日,7名南马鲁古人便在荷兰的韦斯特(Wijster)策划实施了一起列车劫持事件,此次是他们策划的第二起列车劫持事件,并且是一次在两个不同方向上同时发起的联合行动。此次他们的诉求是要求荷兰政府向前殖民地印尼施压,以迫使印尼同意南马鲁古独立,同时释放21名因为参与1975年列车劫持事件及其他恐怖活动而被捕的同伙。若荷兰政府在5月25日下午14点之前不答应他们的诉求,那么他们将炸毁列车和学校,玉石俱焚。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1943年,参加荷兰皇家东印度群岛陆军(Royal Dutch East Indies Army 简称KNIL)的马鲁古人,马鲁古人希望在战争结束后获得独立。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1951年,来自南马鲁古的难民登陆荷兰阿姆斯特丹。

艰难的谈判

事件发生后,荷兰政府立即启动相关机制,并成立了一个囊括首相约普·登厄伊尔(Joop den Uyl)、司法部长德里斯·范阿赫特(Dries van Agt)、内务部长盖乌斯·德哈依·福特曼(Gaius de Gaay Fortman)等人的危机处理小组,成员们赞同以首先谈判的方式来解决这一事件——后来事实证明,这一方式相当艰难。面对恐怖分子的最后通牒,荷兰政府的要求是,若他们能释放被劫持的学校105名孩子,那么才会考虑他们的诉求。

与此同时,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出动了2000兵力,将被劫持的火车和学校团团包围。由于恐怖分子在控制列车和学校后,车内的乘客和学校的师生被强迫关闭窗户,拉上窗帘,以至于外界很长时间内都不知道其内部情况如何。陆战队员安装电子窃听装置后,也只能听到列车尾部的人质说话,但好歹得知人质无恙。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围困在被劫持列车周围的荷军士兵及1辆轮式装甲车。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列车劫持现场,围观的媒体们。

5月24日,荷兰国家广播电视台报道了这一事件。

5月25日是荷兰众议院大选的日子,参选的各党派领导人同意取消竞选活动,优先解决人质事件。不过,众议院却要求大选如期举行,首相约普·登厄伊尔说:“少数人不能阻挡我们的民主选举道路。”而为了增加对政府的压力,控制学校的恐怖分子强迫孩子们对着外面喊:“范阿赫特,我们不想死!”

25日当天,在最后通牒期限到后,恐怖分子并未采取什么过激行动,但同时又提出了一项新要求:政府在阿姆斯特丹的史基浦机场(Schiphol)准备一架飞机,以便他们带着21名同党及充作人质的5名学校老师一同离开。通过电子监听,德里斯·范阿赫特得知人质暂时没有危险,政府同意就这一要求进行考虑。

5月26日,恐怖分子将列车上的一名人质带到车门亮相,以表示人质安全。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人质在亮相后被恐怖分子押上火车,为了表示人质无恙,恐怖分子偶尔会把人质拉出来亮相。

5月27日,学校里的恐怖分子释放了所有被劫持的孩子和1名教师,仅保留4名教师作为人质。因为很多孩子都出现了身体不适等未知疾病,病因到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据推测,最大的可能性是当时营救人员采取了一个同样“脑洞大开”的方式:在为被困的孩子所提供的食物中投放了泻药,使得这些孩子对恐怖分子的作用大幅度降低,后者不得不放人了事。支持这一推断的证据就是,德里斯·范阿赫特在后来的纪录片中说道:“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人们偶尔都会有用到泻药的时候……”

5月28日,60名社会活动家宣布自己愿意代替人质,但没有得到恐怖分子的回应;次日,政府要求的释放车上孕妇的请求被中断。至5月30日,列车及学校事件已经持续了一周,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被释放的孩子。不得不说,给人质下药以迫使恐怖分子放弃人质,也是一种“脑洞大开”却又行之有效的营救方式。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2名荷兰警察带着被释放的教师离开,为表示毫无威胁,他们只穿了一条裤衩。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2名恐怖分子将食物等用品搬上被劫持的列车。

5月31日,恐怖分子要求与政府谈判专家会面,这是事件爆发后恐怖分子第一次主动要求谈判。次日,恐怖分子要求派一辆救护车过来,但很快又取消了这一要求。6月4日,南马鲁古人、工程师约翰·A·马汉斯(Johan Manusama,后来担任南马鲁古共和国总统),以及梅蒂亚里牧师(Metiarij)作为政府代表,上车与列车上的恐怖分子进行了数小时的协商,效果显而易见,次日,包括荷兰乌特勒支市(Utrecht)前任市长安妮·布劳威尔-科尔夫(Annie Brouwer-Korf)在内的2名孕妇被释放。6月8日,又有一名生病的人质获释。至此,列车上还有51名人质被挟持。6月9日,两名谈判代表再次与列车上的恐怖分子协商了数小时。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在6月5日,一名恐怖分子在被劫持的列车前挥舞南马鲁古共和国的国旗。注意列车车窗都被恐怖分子用窗帘、毛毯等遮盖起来。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一名患病的人质得以被释放。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6月5日,恐怖分子释放2名怀孕的女人质。

值得一提的是,在长达近两周的拉锯谈判过程中,南马鲁古共和国总统的遗孀约西纳·苏莫科尔-塔尼韦尔夫人(Josina Soumokil-Taniwel)充当了恐怖分子和荷兰政府沟通的桥梁,以推动事件能和平解决。但是,后来在弗兰特·图图哈特努瓦(Frans Tutuhatunewa,后来取代约翰·A·马汉斯出任南马鲁古共和国总统)医生在上车与恐怖分子沟通时发现,人质们的健康状况堪忧。这是促使荷兰政府决定武力解决的一个重要因素。

根据内务部长福特曼后来的报告:“(6月10日)4点时,我打电话给德赖斯,他向我保证,人质事件将在第二天伤亡解决……在我看来,这是非常正确的。火车上的状况已难以维持,其中卫生条件最为恶劣。人们变得更为烦躁和激进,可能会向1975年的列车劫持事件那样会有人质被处死。”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1975年南马鲁古恐怖分子劫持列车人质事件中,杀死人质的瞬间。

完美行动

荷兰政府将武力解决这起事件的任务交给了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的特种救援分队(荷兰语:Bijzondere Bijstands Eenheid,简称BBE)。

特种救援分队成立于1973年2月22日,是1972年慕尼黑恐怖袭击事件后,荷兰政府为应对恐怖袭击等突发事件而专门成立的反恐特种部队。入选这个单位的都是来自皇家海军陆战队的精英。

在制定突击计划时,突击队不免要考虑到可能带来的人质伤亡几率,包括最坏的打算——所有人质遇难的可能性都要考虑进去。当时的情况是,9名恐怖分子控制了列车上51名人质,人质的位置通过事先设备侦察不难确定,但恐怖分子随意走动,难以时时定位。对此,突击队制定了一个“脑洞大开”的营救计划。

1977年6月11日星期六,清晨5点,营救行动正式开始,此时距离劫持事件发生已近3个星期。一开始,特种救援分队的精确射手便通过红外瞄准镜用机枪对车厢进行了猛烈的火力压制,同时吸引恐怖分子注意力,以掩护突击队员穿过空旷地带接近列车。在射手射击的同时,6架来自荷兰皇家空军的F-104“星座”式战斗机以2架一个批次,分3次快速低空掠过列车上方。超音速飞行产生的音爆带来猛烈气流和强大声波,瞬间震碎了车厢所有的玻璃——这相当于同时向所有车厢中投掷震荡弹,列车里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强震震得耳晕目眩。而在战斗机呼啸掠过的同一时间,渗透到列车旁的一个爆破小组引爆安装好的炸药,制造飞机投弹的假想,扰乱恐怖分子视听。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荷兰皇家空军的一架F-104战斗机低空掠过列车时的瞬间。其中参与此次行动的飞行员迪克·L·柏林(Dick L.Berlijn )在2004-2008年期间担任荷兰的国防部长。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特种救援分队的射手用机枪火力精确压制的车厢,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弹孔。根据后来的统计,列车上共数出了1.5万个弹眼。

在精确射手和空军的掩护下,5个突击小组从北面穿过铁轨进至列车旁,他们的目标是头等车厢及车厢之间的隔间——通过技术侦查,他们已经得知此时恐怖分子的位置就是在车厢的前后隔间,以便控制人质。在射手停止射击后,突击小组爆破车门,迅速突入车厢内(其中有个小组爆破失败,是从窗户突进去的)。此时对突击队员的行动造成影响的只剩下狭窄的走道、黑暗的环境和倾斜的车厢了,紧接着枪声大作,头晕目眩的恐怖分子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车厢里密集的枪声、呼叫人质卧倒的高喊声、恐怖分子的惨叫声响成一片。3分钟后,战斗结束。9名恐怖分子被击毙6人(包括首脑马克斯·帕皮拉亚),2名人质在枪战中不幸遇难,另有1名突击队员负伤,其余49名人质全部获救。整个行动仅用了11分钟,包括前面8分钟的压制性射击和3分钟的车厢内战斗。

在枪战中遇难的1名人质名叫连·万·巴尔塞尔(Rien van Baarsel),是一名40岁的女性,她正好处于一个隔间里,在枪战中不幸被误伤而殒命。而且她旁边恰好有一名手持乌兹冲锋枪的恐怖分子马库斯·鲁迪·鲁马莱斯尔(Marcus Rudie Lumalessil)。当突击队员控制马库斯后,他辩称自己是人质,后来被识破。

另外,在战斗中负伤的突击队员是汉斯·乌克托维奇上尉(Hansina Uktolseja),他被多发子弹击中,以至于后来的说法,出现了他中弹8发到128发的争议。而且需要指出的是,当时突击队使用了空尖弹,根据国际法,这种极具杀伤力的子弹在战争和武装冲突中是禁止使用的,但为了能使恐怖分子在第一时间丧失活动能力,避免他们在负伤后作困兽斗,伤害人质,荷兰政府特别授权使用这种子弹。

另一个方向,特种救援分队在对列车发起突袭的同一时间,皇家海军陆战队也对恐怖分子盘踞的学校发起了进攻。他们以炸药炸开学校外墙后,用一辆M113装甲车突入学校中,校内的4名恐怖分子在得知列车那边的行动结果后便缴械投降了。

至此,持续20天的列车及学校劫持事件宣告结束。所有被困人质,除2人意外死亡外全部获救,13名恐怖分子被击毙6人,其余7人被生擒。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恐怖分子所在位置和营救行动的图解。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战斗结束后,伤员被运出车厢。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战斗结束后,特种救援分队的2名突击队员。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人质劫持事件结束后的学校。

后 记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拯救列车人质的行动因为成功、高效而被列为特种作战史上一次极为经典的特战行动。该部在情报获取、人质和恐怖分子定位、战术制定、突击行动等方面都表现出了极为专业的素养,这支特种部队也因而一战闻名。

如今,特种救援分队的正式名称是M中队,是荷兰海上特种作战部队(Maritime Special Operations Forces,简称MARSOF)的一部分。MARSOF专门负责海上特别任务,相当于英国的特种舟桥团(SBS)和美国海豹突击队中的海军特种作战研发大队(DEVGRU),可部署至海外作战,目前由3个特战分队组成,分别是从事山地作战和两栖作战的C中队和专职反恐的M中队。其中M中队由若干个特战小组组成,每个小组有6名队员,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如今的荷兰海上特种作战部队M中队。

至于幸存的这7名恐怖分子,他们分别被判处6-9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对于这场恐怖袭击事件,南马鲁古社会没有做出任何道歉的举动,不过其中2名恐怖分子在2007年时与当年的受害者见面,请求宽恕。

另外,对于在事件中被击毙的6名恐怖分子,许多南马鲁古人认为他们是被故意杀死的。2013年6月1日,记者简·贝克斯(Jan Beckers)对其中一名前恐怖分子尤努斯·里里马斯(Junus Ririmasse)的采访调查而得出结论,在特种救援分队突袭列车后,那6名被打死的恐怖分子至少还有3-4人活着,他们是在战斗结束后被突击队员处决的。2014年11月,另有消息披露,当时的司法部长德里斯·范阿赫特曾下命令:不留活口。对此,荷兰政府进行了一次深入调查并于2014年11月将调查结果进行了披露,没有证据显示突击队员在战斗结束后处决恐怖分子,但一些没有武器的恐怖分子在战斗过程中被打死了。

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

上图是2014年1月在荷兰,一队打着荷兰国旗和南马鲁古共和国国旗的南马鲁古人纪念6名被打死的恐怖分子,说实话,这种纪念不知有何意义。

      打赏
      收藏文本
      6
      0
      2017/10/18 16:20:10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3927047
      • 头衔:铁血侦查一处
      • 工分:30812
      左箭头-小图标

      写的很好

      2017/10/20 14:50:0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脑洞大开 荷兰特种救援分队与1977年列车人质危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