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大阪第四师团有多窝囊?日本人要都这样抗战就少打好几年了

共 9486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大阪第四师团有多窝囊?日本人要都这样抗战就少打好几年了

在众多人的眼里,二战中的日军都是无外乎是“残暴”、“穷凶极恶”、“杀人不眨眼”,继而联想到他们嘴里时常嚷嚷的“效忠天皇”“武士道”等等,似乎个个都是亡命徒。而本文要说的是二战中日本最爱和平、最坑队友的奇葩师团——大阪第四师团。

大阪第四师团有多窝囊?日本人要都这样抗战就少打好几年了

日本历史学家关幸辅在文章《日军第一窝囊废师团》中,曾详细描述了第四师团的种种佚事,重点介绍了由第4师团的预备役人员编成的104师团108联队在广东进行的一场“水牛战役”。。有意思的是,这支著名的“弱旅”在战后竟保留了自己的番号,直到今天,日本陆上自卫队中仍保留着“第四师团” 。第四师团又名“大阪师团”、“商贩师团”,成立于1888年,是日军在二战爆发前组建的17个常备师团之一,属陆军的甲种师团,是日军中的资格最老的师团之一。编组地是日本大阪,士兵主要由大阪的菜贩子和游商组成。大阪第四师团,代号“淀”——这个代号可谓独出心裁,其他的日本陆军师团代号多有尚武精神的象征,比如第二师团是“勇”,第九师团是“武”等等,第四师团这个“淀”字的来源是因为有一条淀川河横穿大阪最繁华的梅田商业区,用这个代号真是既有乡土气息,又带有招财进宝的吉利兆头……

大阪第四师团的奇葩战事

1939年,苏联与日本在中蒙边界的诺门坎地区发生战争,关东军下令驻扎在伪满洲国北部的大阪、仙台两师团紧急动员,增援前线。仙台师团(即第二师团)接到命令后,急行军4天从海拉尔赶到诺门坎,抵达战场当天就投入战斗,但很快就被苏军打了个落花流水。

大阪第四师团有多窝囊?日本人要都这样抗战就少打好几年了

与此相反,第四师团的出动命令虽然下达,却迟迟“按兵不动”。原因是动员令下达后,师团内的疾病患者剧增,放眼望去,满营都是因为五花八门原因要求留守的官兵。激动日军联队长在狂怒之下,亲自坐镇医务室参加诊断,这才勉强组织好部队向前线进发,“联队长改行当大夫”的笑话也由此在日军中流传开来。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第四师团的士兵们又耍起了新的花招——“消极怠工”。从海拉尔到诺门坎,第二师团走了4天,第四师团却整整走了8天,而且大量人员掉队。凑巧的是,第四师团先遣队到达前线的当天,苏日宣布停战。消息传来,掉队的第四师团官兵仿佛吃了“大力丸”一样迅速跟上来归队,连留守的不少官兵也一边“带病”慷慨奔赴前线,一边万分懊丧地抱怨:自己居然没有机会打上这一仗!当时的师团长泽田茂师团长的说法是:第四师团驻地太分散。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返程的时候,齐装满员、精神饱满的第四师团,成了日军中最威武的部队,而率先赶到战场的第二师团却丢盔卸甲、伤兵满营。关东军负责新闻宣传的军官实在看不过去,提起笔把日军报纸呈上审查的《我无敌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新闻标题改了一个字,变成了《我无伤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拐弯抹角地嘲讽了这支“软蛋”部队。

后来有人问大阪兵为啥不能打仗?理由很奇葩,你讲你的道理我也要讲我的道理

老兵回答:大阪是商业城市,我们打仗的时候,也效忠天皇,但是要跟天皇讲价钱—天皇代表中央政府,中央政府永远是要收税的,而我们商人是交税的,所以必须跟天皇讲价钱,想办法糊弄政府。经商如此,打仗亦是。打仗也要拿捏分寸,武士道我们不干,保命第一,偷奸耍滑是必须的。

第四师团大阪兵真的不能打硬仗?

第4师团在甲种师团里虽然战绩没2,5,6,9这些绝对主力那么好,而且派到泰国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战斗任务而处于待机状态导致没仗可打,但这个师团关键时刻战斗力并不差。他们几乎从来不蛮干,懂得进退以避免遭受无谓的伤亡,很擅长发现对手的弱点并抓住战机击破对手。克雷吉多尔要塞之所以第16师团久攻不克而第4师团能很快拿下,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就是第4师团在进攻前向守军战线内渗透了大量侦察兵,把守军的隐蔽火力点、重型火炮和碉堡的位置摸的一清二楚。

另外,个人认为甲种师团里真正最弱的是四国的第11师团。日俄战争在东鸡冠山堡垒群面前碰的头破血流,128和淞沪会战与国军两次交手战绩也都不佳,气的大本营拿下上海之后立刻把它丢到关东军去与老毛子对峙了。44年南洋告急,又从这个师团抽了3个大队去增援关岛,这三个大队面对美军所发挥的战斗力也不强,和守帕劳的宇都宫师团相比差的老远。

      打赏
      收藏文本
      20
      0
      2017/8/17 21:09:48

      热门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6458939
      • 工分:898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真把大阪师团当弱鸡的就是傻子!大阪师团的官兵基本都是商人,商人的特性是什么?无利不起早!有利敢玩命!当大阪师团的军官在判断战场形势认为打没什么好处或者死磕没什么好处或者说好处没付出大那么大阪师团就会动歪脑筋而对象是包括敌我双方的。而当大阪师团军官判断战场形势为一本万利你就会看到什么是打了鸡血。再有就是大阪师团的驻军所在地的抗日力量是日本在华驻军里 发展最不积极的。 原因说来也是可笑可悲。大阪师团是一帮商人走到哪就把生意做到哪。在中国屯驻也是一样。相对于其他日军部队习惯直接抢东西来说大阪师团确比较习惯是用手里的商品去合中国百姓换东西而不是习惯直接用手里的枪去抢。对经历了几十年的战乱的中国老百姓来说大阪师团军纪甚至比不少军阀军纪好!这也够讽刺的了

      2017/8/18 16:35:2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这么弱的师团在长沙会战对阵74军,一个回合下来74军就屁滚尿流了!

      2017/8/18 16:01:2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东风强劲
      虽然内心仇恨日本鬼子,但是也不能以讹传讹吧?正视历史才能正视未来,不要各个都活在抗日神剧中!

      这是百度百科上对大阪师团的辩证,仅供参考:

      谣言辩证日本历史学家关幸辅在文章《日军第一窝囊废师团》中,曾详细描述了第四师团的种种佚事。几乎都是没有根据的瞎侃,但有些人却当宝一样捡起来。日本军史作者东功专门写文反驳过第四师团很弱的说法称这是对大坂人的岐视,比如在西南战争中,第四镇台面对萨摩武士组成的叛军(萨摩从战国时代到二战都以出日本最顽强的步兵闻名)毫不示弱,因此在参战各师团中唯一受到天皇奖勉,再如在日俄战争的南山之战中,第四师团曾攻下第一师团无法攻克的阵地,再如以山地战见长,日本知名的"丹波之鬼"筱山步兵第70联队就是从第四师团改编出来的,再如太平洋战争中它的第8联队在攻克巴丹-科雷吉多尔之战中出了大力,得到了本间雅晴中将的通令表扬. 伊藤桂一则在他的书中说:"不如该说大坂人是会用脑子战斗的军队,如果发现没有胜机他们就不会勉强从事,而是退回去寻找下一次胜机."谷泽永一也说"到现在完全找不到能证实(嘲笑大坂兵)民谣的根据". 第四师团战斗力十分弱的说法在中国的流行,源于萨苏一篇文章,而此人的许多文章早有多人提出质疑,称内中充满大量的造假和断章取义,其中有许多细节如第四师团的参战会令中国军士气高涨的说法,根本找不到日文出处。

      辩证1

      现今大阪第四师团

      关幸辅说,第四师团的实际作战能力并不高。尤其是第四师团的核心部队——第八联队,因为在日俄战争中屡战屡败,获得了“败不怕的八联队”绰号。(实际上第4师团在此次作战中,连克金州南山等重镇,之后参加了辽阳、沙河、奉天会战。没败过一阵)。

      辩证2:1933年,第四师团二等兵松井在大阪市中心闯红灯,结果和警察发生冲突,师团长寺内寿一为了“维护大日本皇军的尊严”,毅然带兵砸了警察所,史称“大阪Go-Stop事件”,第四师团在日本国内的“武勇”可见一斑。-----这个倒是真的。

      辩证3:1937年,因驻华日军兵力吃紧,日军大本营将第四师团调到中国东北,划归关东军编制。当时,日军大本营为让这支部队焕发战斗精神着实费了一番心思,结论是:指挥官对于一支部队的战斗力的强弱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于是,日军大本营先后调来几位名将整顿该师,例如绰号“马来之虎”的山下奉文就曾担任过第四师师团长,但他也拿习惯了自由散漫的第四师团没办法。集训两年后,第四师团终于有了“露脸”的机会。1939年,苏联与日本在中蒙边界的诺门坎地区发生战争,关东军下令驻扎在伪满洲国北部的大阪、仙台两师团紧急动员,增援前线。仙台师团(即第二师团)接到命令后,急行军4天从海拉尔赶到诺门坎,抵达战场当天就投入战斗,但很快就被苏军打了个落花流水。与此相反,第四师团的出动命令虽然下达,却迟迟“按兵不动”。原因是动员令下达后,师团内的疾病患者剧增,放眼望去,满营都是因为五花八门原因要求留守的官兵。激动的日军联队长在狂怒之下,亲自坐镇医务室参加诊断,这才勉强组织好部队向前线进发,“联队长改行当大夫”的笑话也由此在日军中流传开来。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第四师团的士兵们又耍起了新的花招——“消极怠工”。从海拉尔到诺门坎,第二师团走了4天,第四师团却整整走了8天,而且大量人员掉队。凑巧的是,第四师团先遣队到达前线的当天,苏日宣布停战。消息传来,掉队的第四师团官兵仿佛吃了“大力丸”一样迅速跟上来归队,连留守的不少官兵也一边“带病”慷慨奔赴前线,一边万分懊丧地抱怨:自己居然没有机会打上这一仗!当时的师团长泽田茂师团长的说法是:第四师团驻地太分散。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返程的时候,齐装满员、精神饱满的第四师团,成了日军中最威武的部队,而率先赶到战场的第二师团却丢盔卸甲、伤兵满营。关东军负责新闻宣传的军官实在看不过去,提起笔把日军报纸呈上审查的《我无敌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新闻标题改了一个字,变成了《我无伤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拐弯抹角地嘲讽了这支“软蛋”部队。-----(这又是捕风捉影,看诺门坎战史,就没有第二师团和第四师团什么事)。

      辩证4:其实,第四师团的名声,中国军队早有耳闻,早在“徐州会战”期间,中国军队就遇到过一支“奇怪的日军”。时,面对日军合围,李宗仁指挥40万大军巧妙地跳出了日军的包围圈。突围后的中国军队已是人困马乏,重装备也丢失了很多,战斗力锐减。就在穿越鲁苏皖边界一条公路的时候,发现前方路上赫然出现一支装备精良、正在挺进的日本军队,此刻,疲惫不堪的中国军队惊惶失措,混乱地离开公路撤向附近的山区。奇怪的是,过了很久都没见日军追来,中国军队的指挥官惊奇之余派人打探,却见那支日军丝毫没有追击的意思,相反,还在公路两侧堂而皇之地烧起饭来。这支“奇怪的日军”正是第四师团的南进支队。”-----(当时第四师团在东北,根本没有参加徐州会战)

      辩证5:自此,日军第十一军指挥官只好让第四师团专心在后方“待机”了。曾有一次,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惟几不信邪,派第四师团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打主攻,结果第四师团一进长沙就被赶了出来,全线溃败。(实际上第二次长沙会战日本日军击破中方5个精锐军,获得胜利,第三次长沙会战日军在长沙被合围的时候,第4师团早就调到上海了)

      辩证6:日军在进攻衡阳和芷江时遇到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战斗一开始,来自第四师团的老兵又故伎重演,从军官、士官到老兵纷纷入院,消极但合理地拒绝作战。当负伤的日军士兵到医院的时候,那些“养病”的第四师团“前辈”们还要问:“你为什么要这样玩命啊?”当被问到自己为何不愿意参战时,这些“病号”却豪气冲天地说:“听说这次出击我们是担任佯攻的,这很没有意思,如果是主攻么,自然是要好好打一仗喽。”(写这些的也不看看第四师团当时在东南亚时代地方,你就让他飞到衡阳城下)。

      9楼 汉长梢
      诺门坎统共一个丙种23师团参战, 打个毛子还用得着大阪这种甲种师团?
      10楼 东风强劲
      第7师团、第2师团都派出了增援部队,不过真没有第四师团什么事。

      那是后期了,而且也只派了小部分。

      诺门坎抗住苏联最精锐部队的,只是日本一个3流23师团而已。

      2017/8/21 14:52:48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东风强劲
      虽然内心仇恨日本鬼子,但是也不能以讹传讹吧?正视历史才能正视未来,不要各个都活在抗日神剧中!

      这是百度百科上对大阪师团的辩证,仅供参考:

      谣言辩证日本历史学家关幸辅在文章《日军第一窝囊废师团》中,曾详细描述了第四师团的种种佚事。几乎都是没有根据的瞎侃,但有些人却当宝一样捡起来。日本军史作者东功专门写文反驳过第四师团很弱的说法称这是对大坂人的岐视,比如在西南战争中,第四镇台面对萨摩武士组成的叛军(萨摩从战国时代到二战都以出日本最顽强的步兵闻名)毫不示弱,因此在参战各师团中唯一受到天皇奖勉,再如在日俄战争的南山之战中,第四师团曾攻下第一师团无法攻克的阵地,再如以山地战见长,日本知名的"丹波之鬼"筱山步兵第70联队就是从第四师团改编出来的,再如太平洋战争中它的第8联队在攻克巴丹-科雷吉多尔之战中出了大力,得到了本间雅晴中将的通令表扬. 伊藤桂一则在他的书中说:"不如该说大坂人是会用脑子战斗的军队,如果发现没有胜机他们就不会勉强从事,而是退回去寻找下一次胜机."谷泽永一也说"到现在完全找不到能证实(嘲笑大坂兵)民谣的根据". 第四师团战斗力十分弱的说法在中国的流行,源于萨苏一篇文章,而此人的许多文章早有多人提出质疑,称内中充满大量的造假和断章取义,其中有许多细节如第四师团的参战会令中国军士气高涨的说法,根本找不到日文出处。

      辩证1

      现今大阪第四师团

      关幸辅说,第四师团的实际作战能力并不高。尤其是第四师团的核心部队——第八联队,因为在日俄战争中屡战屡败,获得了“败不怕的八联队”绰号。(实际上第4师团在此次作战中,连克金州南山等重镇,之后参加了辽阳、沙河、奉天会战。没败过一阵)。

      辩证2:1933年,第四师团二等兵松井在大阪市中心闯红灯,结果和警察发生冲突,师团长寺内寿一为了“维护大日本皇军的尊严”,毅然带兵砸了警察所,史称“大阪Go-Stop事件”,第四师团在日本国内的“武勇”可见一斑。-----这个倒是真的。

      辩证3:1937年,因驻华日军兵力吃紧,日军大本营将第四师团调到中国东北,划归关东军编制。当时,日军大本营为让这支部队焕发战斗精神着实费了一番心思,结论是:指挥官对于一支部队的战斗力的强弱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于是,日军大本营先后调来几位名将整顿该师,例如绰号“马来之虎”的山下奉文就曾担任过第四师师团长,但他也拿习惯了自由散漫的第四师团没办法。集训两年后,第四师团终于有了“露脸”的机会。1939年,苏联与日本在中蒙边界的诺门坎地区发生战争,关东军下令驻扎在伪满洲国北部的大阪、仙台两师团紧急动员,增援前线。仙台师团(即第二师团)接到命令后,急行军4天从海拉尔赶到诺门坎,抵达战场当天就投入战斗,但很快就被苏军打了个落花流水。与此相反,第四师团的出动命令虽然下达,却迟迟“按兵不动”。原因是动员令下达后,师团内的疾病患者剧增,放眼望去,满营都是因为五花八门原因要求留守的官兵。激动的日军联队长在狂怒之下,亲自坐镇医务室参加诊断,这才勉强组织好部队向前线进发,“联队长改行当大夫”的笑话也由此在日军中流传开来。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第四师团的士兵们又耍起了新的花招——“消极怠工”。从海拉尔到诺门坎,第二师团走了4天,第四师团却整整走了8天,而且大量人员掉队。凑巧的是,第四师团先遣队到达前线的当天,苏日宣布停战。消息传来,掉队的第四师团官兵仿佛吃了“大力丸”一样迅速跟上来归队,连留守的不少官兵也一边“带病”慷慨奔赴前线,一边万分懊丧地抱怨:自己居然没有机会打上这一仗!当时的师团长泽田茂师团长的说法是:第四师团驻地太分散。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返程的时候,齐装满员、精神饱满的第四师团,成了日军中最威武的部队,而率先赶到战场的第二师团却丢盔卸甲、伤兵满营。关东军负责新闻宣传的军官实在看不过去,提起笔把日军报纸呈上审查的《我无敌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新闻标题改了一个字,变成了《我无伤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拐弯抹角地嘲讽了这支“软蛋”部队。-----(这又是捕风捉影,看诺门坎战史,就没有第二师团和第四师团什么事)。

      辩证4:其实,第四师团的名声,中国军队早有耳闻,早在“徐州会战”期间,中国军队就遇到过一支“奇怪的日军”。时,面对日军合围,李宗仁指挥40万大军巧妙地跳出了日军的包围圈。突围后的中国军队已是人困马乏,重装备也丢失了很多,战斗力锐减。就在穿越鲁苏皖边界一条公路的时候,发现前方路上赫然出现一支装备精良、正在挺进的日本军队,此刻,疲惫不堪的中国军队惊惶失措,混乱地离开公路撤向附近的山区。奇怪的是,过了很久都没见日军追来,中国军队的指挥官惊奇之余派人打探,却见那支日军丝毫没有追击的意思,相反,还在公路两侧堂而皇之地烧起饭来。这支“奇怪的日军”正是第四师团的南进支队。”-----(当时第四师团在东北,根本没有参加徐州会战)

      辩证5:自此,日军第十一军指挥官只好让第四师团专心在后方“待机”了。曾有一次,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惟几不信邪,派第四师团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打主攻,结果第四师团一进长沙就被赶了出来,全线溃败。(实际上第二次长沙会战日本日军击破中方5个精锐军,获得胜利,第三次长沙会战日军在长沙被合围的时候,第4师团早就调到上海了)

      辩证6:日军在进攻衡阳和芷江时遇到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战斗一开始,来自第四师团的老兵又故伎重演,从军官、士官到老兵纷纷入院,消极但合理地拒绝作战。当负伤的日军士兵到医院的时候,那些“养病”的第四师团“前辈”们还要问:“你为什么要这样玩命啊?”当被问到自己为何不愿意参战时,这些“病号”却豪气冲天地说:“听说这次出击我们是担任佯攻的,这很没有意思,如果是主攻么,自然是要好好打一仗喽。”(写这些的也不看看第四师团当时在东南亚时代地方,你就让他飞到衡阳城下)。

      9楼 汉长梢
      诺门坎统共一个丙种23师团参战, 打个毛子还用得着大阪这种甲种师团?
      第7师团、第2师团都派出了增援部队,不过真没有第四师团什么事。

      2017/8/21 14:10:44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东风强劲
      虽然内心仇恨日本鬼子,但是也不能以讹传讹吧?正视历史才能正视未来,不要各个都活在抗日神剧中!

      这是百度百科上对大阪师团的辩证,仅供参考:

      谣言辩证日本历史学家关幸辅在文章《日军第一窝囊废师团》中,曾详细描述了第四师团的种种佚事。几乎都是没有根据的瞎侃,但有些人却当宝一样捡起来。日本军史作者东功专门写文反驳过第四师团很弱的说法称这是对大坂人的岐视,比如在西南战争中,第四镇台面对萨摩武士组成的叛军(萨摩从战国时代到二战都以出日本最顽强的步兵闻名)毫不示弱,因此在参战各师团中唯一受到天皇奖勉,再如在日俄战争的南山之战中,第四师团曾攻下第一师团无法攻克的阵地,再如以山地战见长,日本知名的"丹波之鬼"筱山步兵第70联队就是从第四师团改编出来的,再如太平洋战争中它的第8联队在攻克巴丹-科雷吉多尔之战中出了大力,得到了本间雅晴中将的通令表扬. 伊藤桂一则在他的书中说:"不如该说大坂人是会用脑子战斗的军队,如果发现没有胜机他们就不会勉强从事,而是退回去寻找下一次胜机."谷泽永一也说"到现在完全找不到能证实(嘲笑大坂兵)民谣的根据". 第四师团战斗力十分弱的说法在中国的流行,源于萨苏一篇文章,而此人的许多文章早有多人提出质疑,称内中充满大量的造假和断章取义,其中有许多细节如第四师团的参战会令中国军士气高涨的说法,根本找不到日文出处。

      辩证1

      现今大阪第四师团

      关幸辅说,第四师团的实际作战能力并不高。尤其是第四师团的核心部队——第八联队,因为在日俄战争中屡战屡败,获得了“败不怕的八联队”绰号。(实际上第4师团在此次作战中,连克金州南山等重镇,之后参加了辽阳、沙河、奉天会战。没败过一阵)。

      辩证2:1933年,第四师团二等兵松井在大阪市中心闯红灯,结果和警察发生冲突,师团长寺内寿一为了“维护大日本皇军的尊严”,毅然带兵砸了警察所,史称“大阪Go-Stop事件”,第四师团在日本国内的“武勇”可见一斑。-----这个倒是真的。

      辩证3:1937年,因驻华日军兵力吃紧,日军大本营将第四师团调到中国东北,划归关东军编制。当时,日军大本营为让这支部队焕发战斗精神着实费了一番心思,结论是:指挥官对于一支部队的战斗力的强弱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于是,日军大本营先后调来几位名将整顿该师,例如绰号“马来之虎”的山下奉文就曾担任过第四师师团长,但他也拿习惯了自由散漫的第四师团没办法。集训两年后,第四师团终于有了“露脸”的机会。1939年,苏联与日本在中蒙边界的诺门坎地区发生战争,关东军下令驻扎在伪满洲国北部的大阪、仙台两师团紧急动员,增援前线。仙台师团(即第二师团)接到命令后,急行军4天从海拉尔赶到诺门坎,抵达战场当天就投入战斗,但很快就被苏军打了个落花流水。与此相反,第四师团的出动命令虽然下达,却迟迟“按兵不动”。原因是动员令下达后,师团内的疾病患者剧增,放眼望去,满营都是因为五花八门原因要求留守的官兵。激动的日军联队长在狂怒之下,亲自坐镇医务室参加诊断,这才勉强组织好部队向前线进发,“联队长改行当大夫”的笑话也由此在日军中流传开来。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第四师团的士兵们又耍起了新的花招——“消极怠工”。从海拉尔到诺门坎,第二师团走了4天,第四师团却整整走了8天,而且大量人员掉队。凑巧的是,第四师团先遣队到达前线的当天,苏日宣布停战。消息传来,掉队的第四师团官兵仿佛吃了“大力丸”一样迅速跟上来归队,连留守的不少官兵也一边“带病”慷慨奔赴前线,一边万分懊丧地抱怨:自己居然没有机会打上这一仗!当时的师团长泽田茂师团长的说法是:第四师团驻地太分散。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返程的时候,齐装满员、精神饱满的第四师团,成了日军中最威武的部队,而率先赶到战场的第二师团却丢盔卸甲、伤兵满营。关东军负责新闻宣传的军官实在看不过去,提起笔把日军报纸呈上审查的《我无敌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新闻标题改了一个字,变成了《我无伤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拐弯抹角地嘲讽了这支“软蛋”部队。-----(这又是捕风捉影,看诺门坎战史,就没有第二师团和第四师团什么事)。

      辩证4:其实,第四师团的名声,中国军队早有耳闻,早在“徐州会战”期间,中国军队就遇到过一支“奇怪的日军”。时,面对日军合围,李宗仁指挥40万大军巧妙地跳出了日军的包围圈。突围后的中国军队已是人困马乏,重装备也丢失了很多,战斗力锐减。就在穿越鲁苏皖边界一条公路的时候,发现前方路上赫然出现一支装备精良、正在挺进的日本军队,此刻,疲惫不堪的中国军队惊惶失措,混乱地离开公路撤向附近的山区。奇怪的是,过了很久都没见日军追来,中国军队的指挥官惊奇之余派人打探,却见那支日军丝毫没有追击的意思,相反,还在公路两侧堂而皇之地烧起饭来。这支“奇怪的日军”正是第四师团的南进支队。”-----(当时第四师团在东北,根本没有参加徐州会战)

      辩证5:自此,日军第十一军指挥官只好让第四师团专心在后方“待机”了。曾有一次,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惟几不信邪,派第四师团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打主攻,结果第四师团一进长沙就被赶了出来,全线溃败。(实际上第二次长沙会战日本日军击破中方5个精锐军,获得胜利,第三次长沙会战日军在长沙被合围的时候,第4师团早就调到上海了)

      辩证6:日军在进攻衡阳和芷江时遇到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战斗一开始,来自第四师团的老兵又故伎重演,从军官、士官到老兵纷纷入院,消极但合理地拒绝作战。当负伤的日军士兵到医院的时候,那些“养病”的第四师团“前辈”们还要问:“你为什么要这样玩命啊?”当被问到自己为何不愿意参战时,这些“病号”却豪气冲天地说:“听说这次出击我们是担任佯攻的,这很没有意思,如果是主攻么,自然是要好好打一仗喽。”(写这些的也不看看第四师团当时在东南亚时代地方,你就让他飞到衡阳城下)。

      诺门坎统共一个丙种23师团参战, 打个毛子还用得着大阪这种甲种师团?

      2017/8/21 9:56:49
      • 军衔:空军少校
      • 军号:91759
      • 工分:33033
      左箭头-小图标

      把大阪师团这么弱鸡你叫中国第一抗日名将战神张杀妻和中国第一恐怖军第七十四军情何以堪啊,人家可是在不到半天里就被商贩们一个骑兵大队就给打的全军总崩溃,你这不是红果果揭了果粉们的老底吗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8/19 19:37:05
      • 军衔:空军少校
      • 军号:91759
      • 工分:33033
      左箭头-小图标

      人家可不是弱鸡哦毕竟实打实的只用了一个骑兵大队不到半天就把中国最厉害的名将张杀妻统帅下的中国第一恐怖军第七十四军打的全军总崩溃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8/19 19:31:56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541874
      • 工分:191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虽然内心仇恨日本鬼子,但是也不能以讹传讹吧?正视历史才能正视未来,不要各个都活在抗日神剧中!

      这是百度百科上对大阪师团的辩证,仅供参考:

      谣言辩证日本历史学家关幸辅在文章《日军第一窝囊废师团》中,曾详细描述了第四师团的种种佚事。几乎都是没有根据的瞎侃,但有些人却当宝一样捡起来。日本军史作者东功专门写文反驳过第四师团很弱的说法称这是对大坂人的岐视,比如在西南战争中,第四镇台面对萨摩武士组成的叛军(萨摩从战国时代到二战都以出日本最顽强的步兵闻名)毫不示弱,因此在参战各师团中唯一受到天皇奖勉,再如在日俄战争的南山之战中,第四师团曾攻下第一师团无法攻克的阵地,再如以山地战见长,日本知名的"丹波之鬼"筱山步兵第70联队就是从第四师团改编出来的,再如太平洋战争中它的第8联队在攻克巴丹-科雷吉多尔之战中出了大力,得到了本间雅晴中将的通令表扬. 伊藤桂一则在他的书中说:"不如该说大坂人是会用脑子战斗的军队,如果发现没有胜机他们就不会勉强从事,而是退回去寻找下一次胜机."谷泽永一也说"到现在完全找不到能证实(嘲笑大坂兵)民谣的根据". 第四师团战斗力十分弱的说法在中国的流行,源于萨苏一篇文章,而此人的许多文章早有多人提出质疑,称内中充满大量的造假和断章取义,其中有许多细节如第四师团的参战会令中国军士气高涨的说法,根本找不到日文出处。

      辩证1

      现今大阪第四师团

      关幸辅说,第四师团的实际作战能力并不高。尤其是第四师团的核心部队——第八联队,因为在日俄战争中屡战屡败,获得了“败不怕的八联队”绰号。(实际上第4师团在此次作战中,连克金州南山等重镇,之后参加了辽阳、沙河、奉天会战。没败过一阵)。

      辩证2:1933年,第四师团二等兵松井在大阪市中心闯红灯,结果和警察发生冲突,师团长寺内寿一为了“维护大日本皇军的尊严”,毅然带兵砸了警察所,史称“大阪Go-Stop事件”,第四师团在日本国内的“武勇”可见一斑。-----这个倒是真的。

      辩证3:1937年,因驻华日军兵力吃紧,日军大本营将第四师团调到中国东北,划归关东军编制。当时,日军大本营为让这支部队焕发战斗精神着实费了一番心思,结论是:指挥官对于一支部队的战斗力的强弱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于是,日军大本营先后调来几位名将整顿该师,例如绰号“马来之虎”的山下奉文就曾担任过第四师师团长,但他也拿习惯了自由散漫的第四师团没办法。集训两年后,第四师团终于有了“露脸”的机会。1939年,苏联与日本在中蒙边界的诺门坎地区发生战争,关东军下令驻扎在伪满洲国北部的大阪、仙台两师团紧急动员,增援前线。仙台师团(即第二师团)接到命令后,急行军4天从海拉尔赶到诺门坎,抵达战场当天就投入战斗,但很快就被苏军打了个落花流水。与此相反,第四师团的出动命令虽然下达,却迟迟“按兵不动”。原因是动员令下达后,师团内的疾病患者剧增,放眼望去,满营都是因为五花八门原因要求留守的官兵。激动的日军联队长在狂怒之下,亲自坐镇医务室参加诊断,这才勉强组织好部队向前线进发,“联队长改行当大夫”的笑话也由此在日军中流传开来。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第四师团的士兵们又耍起了新的花招——“消极怠工”。从海拉尔到诺门坎,第二师团走了4天,第四师团却整整走了8天,而且大量人员掉队。凑巧的是,第四师团先遣队到达前线的当天,苏日宣布停战。消息传来,掉队的第四师团官兵仿佛吃了“大力丸”一样迅速跟上来归队,连留守的不少官兵也一边“带病”慷慨奔赴前线,一边万分懊丧地抱怨:自己居然没有机会打上这一仗!当时的师团长泽田茂师团长的说法是:第四师团驻地太分散。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返程的时候,齐装满员、精神饱满的第四师团,成了日军中最威武的部队,而率先赶到战场的第二师团却丢盔卸甲、伤兵满营。关东军负责新闻宣传的军官实在看不过去,提起笔把日军报纸呈上审查的《我无敌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新闻标题改了一个字,变成了《我无伤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拐弯抹角地嘲讽了这支“软蛋”部队。-----(这又是捕风捉影,看诺门坎战史,就没有第二师团和第四师团什么事)。

      辩证4:其实,第四师团的名声,中国军队早有耳闻,早在“徐州会战”期间,中国军队就遇到过一支“奇怪的日军”。时,面对日军合围,李宗仁指挥40万大军巧妙地跳出了日军的包围圈。突围后的中国军队已是人困马乏,重装备也丢失了很多,战斗力锐减。就在穿越鲁苏皖边界一条公路的时候,发现前方路上赫然出现一支装备精良、正在挺进的日本军队,此刻,疲惫不堪的中国军队惊惶失措,混乱地离开公路撤向附近的山区。奇怪的是,过了很久都没见日军追来,中国军队的指挥官惊奇之余派人打探,却见那支日军丝毫没有追击的意思,相反,还在公路两侧堂而皇之地烧起饭来。这支“奇怪的日军”正是第四师团的南进支队。”-----(当时第四师团在东北,根本没有参加徐州会战)

      辩证5:自此,日军第十一军指挥官只好让第四师团专心在后方“待机”了。曾有一次,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惟几不信邪,派第四师团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打主攻,结果第四师团一进长沙就被赶了出来,全线溃败。(实际上第二次长沙会战日本日军击破中方5个精锐军,获得胜利,第三次长沙会战日军在长沙被合围的时候,第4师团早就调到上海了)

      辩证6:日军在进攻衡阳和芷江时遇到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战斗一开始,来自第四师团的老兵又故伎重演,从军官、士官到老兵纷纷入院,消极但合理地拒绝作战。当负伤的日军士兵到医院的时候,那些“养病”的第四师团“前辈”们还要问:“你为什么要这样玩命啊?”当被问到自己为何不愿意参战时,这些“病号”却豪气冲天地说:“听说这次出击我们是担任佯攻的,这很没有意思,如果是主攻么,自然是要好好打一仗喽。”(写这些的也不看看第四师团当时在东南亚时代地方,你就让他飞到衡阳城下)。

      2017/8/19 11:24:41
      左箭头-小图标

      看过地下交通站那三个日本兵擦炮唱歌的举手。。。

      2017/8/19 9:33:17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6458939
      • 工分:898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真把大阪师团当弱鸡的就是傻子!大阪师团的官兵基本都是商人,商人的特性是什么?无利不起早!有利敢玩命!当大阪师团的军官在判断战场形势认为打没什么好处或者死磕没什么好处或者说好处没付出大那么大阪师团就会动歪脑筋而对象是包括敌我双方的。而当大阪师团军官判断战场形势为一本万利你就会看到什么是打了鸡血。再有就是大阪师团的驻军所在地的抗日力量是日本在华驻军里 发展最不积极的。 原因说来也是可笑可悲。大阪师团是一帮商人走到哪就把生意做到哪。在中国屯驻也是一样。相对于其他日军部队习惯直接抢东西来说大阪师团确比较习惯是用手里的商品去合中国百姓换东西而不是习惯直接用手里的枪去抢。对经历了几十年的战乱的中国老百姓来说大阪师团军纪甚至比不少军阀军纪好!这也够讽刺的了

      2017/8/18 16:35:25
      左箭头-小图标

      这么弱的师团在长沙会战对阵74军,一个回合下来74军就屁滚尿流了!

      2017/8/18 16:01:29
      左箭头-小图标

      段子手真的很无聊,真的→_→

      2017/8/18 8:39:4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1条记录] 分页:

      1
       对大阪第四师团有多窝囊?日本人要都这样抗战就少打好几年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