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日军第五纵队暗杀蒋介石

共 5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3515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日军第五纵队暗杀蒋介石

日军第五纵队暗杀蒋介石

顾少俊

1938年10月,蒋介石迁都重庆,日军成立“第五纵队”行刺蒋介石。蒋介石不断更换住处,然而一次次暗杀如影随形,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扬州的江厚昌老人毕业于黄埔军校16期通信科。他技术精湛,当年专门负责蒋介石办公室电话的维修,保证通话顺畅。南京黄埔老兵沈时杰当年是蒋介石的侍卫。他们对此事知之甚详。

蒋介石刚到重庆时,有三个常住之所。

一、市中心的曾家岩官邸,位于中山西路,是一个大院子,有多幢西式别墅,有防空洞。

二、西郊歌乐山下的林园。

三、长江南岸郊外的黄山别墅。

1939年1月,蒋介石正在黄山别墅云岫楼办公,突然防空警报响了,侍卫们立即保护蒋介石转移到黄山高处。蒋介石回头见27架轰炸机飞临黄山别墅上空投弹。

1941年8月13日,日军谍报机关获悉蒋介石住曾家岩官邸,立即向空军发出密电。密电被中方及时破译。蒋介石离开曾家岩不到半小时,三批日机先后飞临曾家岩上空,循环投弹,剧烈的爆炸声撼天动地。蒋介石转移到黄山别墅还未来得及喘气,日军飞机又追过来了。侍卫们保护着蒋介石往防空洞跑。蒋介石刚进防空洞,突然感到脚下的大地一颤,回头一看,发现一个又大又黑的东西落在身后不到1米的地方,伸手可及。“娘希匹!”蒋介石嘴里骂着,转过身子想上前看个清楚,旁边的侍卫们大喊:“是炸弹,快进洞!”蒋介石被侍卫喊愣了,停在那里。侍卫们顾不上什么君臣之礼了,一拥而上把蒋介石推进洞里。外面传来“轰隆隆”的巨响,日军飞机投下来的炸弹在防空洞周围炸开了,黑烟滚滚,弥漫了半个天空。

[原创]日军第五纵队暗杀蒋介石

黄埔抗战老兵江厚昌

那落在防空洞口的又大又黑的东西是一颗“哑弹”。

蒋介石的“特勤总管”黄仁霖在重庆西边看中一处幽深的山沟。此处树木高大,环境幽雅,还有天然溶洞,可躲避日机的轰炸。黄仁霖在一个溶洞旁边建了一幢二层小楼。蒋介石夫妇在这里放心地住了两天。第三天,蒋介石接到一份紧急公文,必须亲自赶到重庆市区处理。蒋介石夫妇刚离开小楼,几架日机飞过来,把小楼炸成平地。日机来得突然,投弹准确,显然是有备而来。如果蒋介石不是凑巧离开,很难躲过这一劫。

1942年3月,蒋介石到缅甸前线视察。几天后,蒋介石乘飞机回国。蒋介石的行踪虽然严格保密,但还是出了问题。飞机升空几分钟后,机组人员接到地面发来的电报:你机后面有37架日机,相距20公里。此时返航是不可能的了,前面又没有地方迫降。机长果断下令:升高、加速!把后面的飞机甩掉!想不到,后面日军飞机的速度更快,双方距离越来越近,37架日机分开包抄过来,情况万分危急。机长回头一看,蒋介石面无表情,纹丝不动,似乎在等待最后时刻的降临。

“怎么办?”机长的头上直冒虚汗。这时,飞机下方突然出现大片乌云,机长心中大喜:“天助我也!”立即操纵升降杆,钻入厚厚的云层中。当时日军飞机上没有先进的搜索仪器,目标失去后,只好失望地飞回去了。蒋介石再次侥幸地逃过一劫。

一次次险遭不测,蒋介石恼怒异常,回重庆后立即把戴笠喊过来,破口大骂:“娘希匹!你无用!你是饭桶……你要人我给人,要钱我给钱,要好枪我给你好枪……你吃白饭!……革命的灵魂?领袖的耳目?狗屁!日本人的炮弹丢到我脚底下了,你拿人家没有一点办法!日本人的飞机追着我打,领袖威望何在?……你是饭桶!你手下的人都是饭桶!……破案!破案!……不把重庆的日本间谍挖出来,不要来见我!……”蒋介石越说越气,连骂带打,戴笠的头上已被蒋介石的拐杖敲出好几个血瘤了。戴笠吓得冷汗淋漓,一动不敢动,眼看蒋介石的拐杖又举起来了,电光火石间,一个破获日军重庆第五纵队的计划在他脑海里划过:“校长,给我3天时间,我一定把重庆的日本间谍挖出来。”

“3天?”戴笠点点头。蒋介石举起的拐杖放了下来,脸色也缓和了许多:“继续说,继续说……”

戴笠上前一步,轻声说:“校长,要破这个案子必须……”

“好!好!……你现在就去办!日本间谍狡猾得很,你要亲自指挥,我才放心。我等你的好消息。去吧!”蒋介石挥了挥手。

戴笠对第五纵队早有研究,他认为,不管这个间谍组织多么严谨,总会有蛛丝马迹可寻,既然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暗杀蒋介石的机会,何不将计就计。

第三天上午,蒋介石打算到重庆西郊高射炮团视察。戴笠从蒋介石住地到高射炮团一路布置了明岗暗哨。

早晨,城门口陆续过来几个商人和农民模样的人,要出城办事。有个小兵感到奇怪,嘴里小声嘀咕:“今天出城的人怎么比以前多?”一旁的长官把眼一瞪,厉声训斥:“少废话!小心我揍你!”小兵吓得伸伸舌头,不敢再说了。

出了市区到高射炮团有十几里地,中间有一段公路弯弯曲曲,两边是森林,这地方非常适合打伏击。从城里过来的商人和农民陆陆续续在森林里的一块空地上汇合。

一个商人模样的人一挥手,3个农民从树林里拿出一支支崭新的冲锋枪和一挺歪把子轻机枪还有不少手雷。那商人用日语布置作战任务。突然,那商人发现树林后边有个东西在太阳光下闪着金属光泽,细看,是一挺美式轻机枪,大叫一声:“不好!”话音未落,周围枪声大作……

一个军统小头目从树林里出来,嘴里骂道:“妈的!一个活的没捉到,回去怎么向戴老板交待?”

这次行动不但重创重庆的日军间谍,蒋介石的侍卫马人杰还抓到日军一个王牌狙击手。

俞济时是蒋介石安全的总负责人,马人杰是他手下的一个小组长。当确定在某处执行任务时,马人杰对该处地理环境总要反复观察研究,直至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了如指掌为止。这次为破重庆间谍案,他化装成打柴的,在重庆西郊一带活动了几天,最终在一家饭店抓住了这个日军狙击手。

现住南京敬老院的沈时杰是安徽人,1940年毕业于黄埔军校。因其武术见长,被蒋介石的侍卫队负责人看中,毕业后经美军特种兵教官的严格训练,分到重庆保卫蒋介石,当年曾目睹审讯过程。

那日本特工40多岁,个子不高,坐在一张椅子上,马人杰在问话。

“我是日本人,任务是暗杀蒋介石。”那日本特工翻来覆去就这句话。

马人杰从审讯桌后面站起来,步步逼近他问:“有我们在,你杀得到我们校长吗?”马人杰1米80以上的个子,高大结实。马人杰威猛的气势,锐利的目光,让那日本特工低下了头。

蒋介石对抓获日军第五纵队特工这件事很重视,指示宪兵部队带走这名特工,认真审讯。

进来的宪兵看到没给这特工戴镣铐,吓了一跳,对马人杰说:“这样审。你们也不怕危险?”

马人杰淡淡一笑,指着沈时杰等人说:“在我这里,他敢动?他敢动,立马就会趴下。”马人杰边说,边做了个向下劈的手势。他对自己手下的士兵很有信心。

来人在沈时杰等人的帮助下,将那日本特工五花大绑押上了车。

宪兵们用尽各种办法,始终未能让那日本特工开口。宪兵队的人就从外围入手调查,这名日本特工在重庆市区租了一间房子,自称祖籍在辽宁乡下,姓张。刚来时,他对左右邻居说,家里人都被日本飞机炸死了。以后,每当说到老家的事,他都泣不成声。周围的邻居对他都很同情。邻居们介绍,平时,他以修鞋子为职业。每天穿着一身褪色的东北人服装,肩挎木箱,以地道的东北方言,沿街叫喊“修鞋子啰!”他岁数大,面目上看上去老实厚道,邻居修鞋可欠账,大家对他都有好感,根本想不到他是日本间谍。直到宪兵们从他租的房中搜出电台,那些邻居才如梦方醒。

戴笠见再审下去无益,准备枪毙。那特工在临死之前把自己好好炫耀了一番:他是日军王牌狙击手,从淞沪会战开始,死在他枪下的中国指挥官不下百人。他的枪法极准,几乎百发百中。军部让他在重庆蛰伏,平时只和军部单独联系。日军对这次行刺蒋介石的行动特别重视,除命令重庆的特工不惜代价,务必完成“斩首”任务外,还特地电令他参加。他一直瞧不起其他特工,认为自己出马一定能马到成功,但想不到……

日本第五纵队的特工都是从具有大学文凭的现役军官中挑选出来的。当时,他们扮成难民混进重庆。他们在日本东京接受特种训练。通讯、暗杀、格斗和生存等技能是必修课,并学习中国语言、历史、地理、风俗习惯等。到重庆后,他们重金收买国民政府上层人士,以便利用;侦察蒋介石的办公、防空、住宿地,通过电台向日方空军报告,便于飞机轰炸。

潜伏在重庆的日本间谍在重庆开药店、旅馆、饭店、理发店等。他们在店铺门前挂招牌,上书“某某饭店”、“某某理发店”。这些招牌表面上是广告,实际上起军事标志作用。他们在发出的电文中会称“距某某饭店多远是中国军队某某机构”等等。这在后来缴获的日军军用地图上可以得到佐证。

中国谍报机关对这支部队的情况知之甚少,只知道其成员很凶残、狡猾,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精通中国武术。

在重庆的日间谍机关被破获后,日方会再次派出间谍潜入重庆。抗战后期,重庆的防空以及反间谍能力大大加强,在重庆的日军特工不曾有过大动作。

蒋介石听说马人杰抓了个日本王牌狙击手,立即召见,一看到马人杰,蒋介石笑容满面:“你来啦!坐吧!坐吧!……”然后语气亲切地问:“令尊,令堂可好?家里生活好吗?”听说马人杰的老婆没有工作,蒋介石连说:“不行!不行!……可以让夫人做点小生意,没有本钱,我给一百万。”说着提笔就批条子,嘴里说:“不要客气,不够下次再找我。”蒋介石把条子递给马人杰,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叠他的个人小照片,送给马人杰及他的部下。

蒋介石赠给沈时杰的照片,沈时杰一直保存到建国后。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7/6/22 18:31:0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日军第五纵队暗杀蒋介石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