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台湾“蓝营”再靠近“绿营”:蓝民就会变红民

共 35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校
  • 军号:209696
  • 工分:16561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台湾“蓝营”再靠近“绿营”:蓝民就会变红民

躁动的岛屿,这几天喧腾两件事,显示蓝民正在自救,并拖着绿油油而不自知的蓝营政客,离开绿营设定的战场,另辟战线。其一,不断升高的军公教抗争。其二,斩首八田与一铜像。

从去年“九三大游行”军公教抗争至今,年金改革议题已吵闹八个月,民进党原以为泛蓝群众好欺负,闹一闹就会散,没想到这批遭当局背叛又被羞辱的军公教,在“总统府”前埋锅造饭,扎了营就不走了,横了心要跟蔡当局周旋到底。

直到4月18日,“立院”要正式审年金法案,反年改军公教团体发起“夜宿围城”,准备从外部阻挡“立委”进入“立院”审案。蔡当局如临大敌,摆出史上最巨大严密的蛇笼拒马,以锋利的刀片对付抗争民众。4月19日,重重围栏外,“立委”找不到“立院”的入口,围城民众阻挡,追打几名一向嚣张的大绿小绿“委”,连为他事赴“立院”的柯文哲都遭殃。

警察护卫蓝委蒋万安入“立院”,却偷偷拜托蒋帮忙警察争权益。

聪明的主席和驽钝的“蓝委”

二月时,我已撰文大致说明了年金改革议题,一言以蔽之,就是“政府违约,还羞辱军公教是肥猫米虫,让年轻人背债的元凶”。蓝营只要站定这个立场展开攻击即可,根本不必跟绿营在细节上纠缠。然而,乡愿又驽钝的“蓝委”,却顺着绿营所带的风向,持续协商。又来了,协商协商,协商就是妥协,套句国民党挺洪派青年党工的话:“协你老母鸡啦。”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喊话国民党党团,不能提国民党的版本,民进党全面执政,应全面负责,不可在绿营设定的主场里成为帮凶。然而,在媒体上,蓝营名嘴、“蓝委”,都认为国民党应该提出自己的版本以回应民意,表达在野立场。总召廖国栋,还在媒体公开宣称“一定会有国民党团版”,党团再一次不甩党中央,一意孤行。

需知,国民党提了版本,无论内容如何,等于认同民进党是真搞“改革”,而且只是在数字上讨价还价,也等于承认当局违约有正当性。这一协商下来,在绿营设定的主战场上根本无法反映军公教反污名的诉求,也无法纠正蔡当局“回朔既往”的强盗性。

党团总召廖国栋不但入了民进党的瓮,还呛自己的主席,称“党中央只看到部分民众”,一副“蓝委”才有资格讲民意的嘴脸。然而,没几日,党团突然大转弯,宣布不提版本了,隔天所有“蓝委”上街头加入抗争民众队伍。

为什么转弯?据传是因为一些资深“立委”受到选民压力,因而作罢。

那么,现在是谁懂民意?谁才接地气?

那么,到底谁才有战略高度?党中央还是党团?

国民党党团至今屡战屡败,没有民众记得这一年来“蓝委”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作战画面,反而到今天我还记得绿营刘世芳的“扯铃统战”说。

党团这么烂也不是一天两天了。2016年泛蓝民众已经用选票告诉“蓝委”你们很烂,还装睡叫不醒;现在只好抓起电话狂电“蓝委”,给予最直接的压力。

如果国民党连自己的铁票军公教,都不能捍卫,还不如尽早解散吧。再拿香跟拜绿营,蓝民或许反而比较快投共。

“太阳花”当然不能跟军公教比

军公教抗争,蔡英文不理不睬了八个月,4月19日终于发表公开谈话,只轻描淡写地用“谢谢”二字安抚军公教,紧接着又恫吓要严逞严办抗争的民众,摆明是带风向,以号召绿营民众出来围剿。被追打的“绿委”王定宇,指控民众“攻击手法像黑帮”,“太阳花没有攻击任何人”。

绿媒当然群起而攻,学生领袖陈为廷更是扯谎,说太阳花是和平对话,用嘴巴抗议而已。曾拿鞋丢地方首长的陈为廷还很厚脸皮地谴责反年改群众是暴力。

事实是,阻挡“立委”进入“立院”审法案,是从太阳花运动开始的吧,是学生把自己当暴民,最后连被阻挡的“绿委”都翻脸了不是吗?当初马当局若是搞今天那么大阵仗,布满刀片的蛇笼拒马,你们这些学生暴民进占得了“立法院”吗?而当时你们说什么呢?“当独裁成为事实,革命就成为义务”,一群暴民喊着要革命,马英九可有像今天蔡英文一样宣称要严惩严办呢?

结果太阳花占领“立院”一审无罪,反年改民众今天拿着“太阳花可以,为什么我们不行?”的标语,你们这些政治学生凭什么看不顺眼?军公教有暴力占领“公署”吗?

太阳花当然不能跟军公教比,论对台湾的贡献,你们这些小屁孩拿什么跟军公教比?

太阳花当然不能跟军公教比,蔡英文要抢军公教的钱啊,马英九有抢学生的钱吗?

太阳花当然不能跟军公教比,学生有政治目的,军公教在拼生存与人权。

太阳花当然不能跟军公教比,军公教不偷不抢,学生暴民在“行政院”翻箱倒柜偷太阳饼吃啊。

反正只要是绿的,就是两套标准。

军公教一向是最沉默温和的一群人,去年“九三大游行”十几万军公教上街头和平抗议,蔡英文一声不吭装没事。今年上千警消人员遍地开花,下跪陈情,蔡英文坐车呼啸而过,视而不见,理都不理。反年改民众诉求和平无效,人多无效,下跪无效,被逼到只好用肢体冲突,用身体阻挡审查,那倒底是谁逼出暴力的?难道不是蔡英文吗?现在强悍宣称要严办,不是火上加油吗?蔡英文有像对待挺同、反同团体或是原住民一样,找反年改团体入“府”当面沟通吗?马当局之前可是一直在与学生沟通。

所以太阳花当然不能跟军公教比。军公教即便诉诸暴力,也比太阳花更有正当性:

因为“当独裁成为事实,革命就成为义务”;

因为“公民不服从”;

因为“政府违约在先,还羞辱军公教是米虫,肥猫”。

你去蒋,我斩首八田与一

4月16日,台南乌山头水库的八田与一铜像遭斩首,绿营如丧考妣,跳脚痛批。台南市长赖清德下令严缉凶手,并火速修复铜像,以免影响5月8日的追思活动。对比台南市遭泼漆的孙文铜像,市府干脆连基座都铲除,并毫无追查凶手的迹象,中国象征与日本象征在台南的待遇,可谓一天一地。蓝营批赖清德两套标准,网民讥赖应改名为安倍清德。

隔天,前台北市议员李承龙在脸书上承认是他干的,底下留言纷纷称他是英雄,要不然就争相宣称是自己干的。明明是自首,绿媒偏要以“斩首者抓到了”当标题逞英雄,好像绿营很威猛。自“文化部”搞去蒋以来,多处蒋介石铜像遭斩首,但到目前为止,还没看到任何一个民众被绳之以法,凶手还公开呛柯文哲:“你不要看我们斩首蒋像不爽就指示警局限期破案,这样有助于社会和谐与团结吗?”

台独这么嚣张,八田与一随即被斩首。

八田与一是建造乌山头水库的日本工程师,台湾农业虽然受惠,然而农民种的米都输出到日本,自己只能吃蕃薯。这水库日本人不建,蒋介石也会建,实在没啥好膜拜的。况且真正彻底让广大的赤贫佃农翻身的是农业政策,相较之下,八田的贡献实在微不足道,尤其他又不是为了台湾人的福祉建水库。

佃农后代陈水扁去拜八田很荒谬,国民党马英九去拜更是莫名其妙,难怪蔡正元常常痛骂马英九从来不愿为蒋介石说公道话,反而拜日寇拜得很殷勤。而蓝民的忧郁,就是在马当局八年这些亲绿的动作里逐渐累积的,蓝绿不分,甚至黑白颠倒。

在这则新闻事件里,绿媒的反应不足论,倒是李承龙脸书上大骂“吴敦义推崇八田与一,干脆自己带回家拜”,足以显示反绿反日的民众对拿香跟拜台独的蓝营“华独”不爽已久。正在竞选主席的吴敦义跳起来喊“我没有推崇八田与一”,没有吗?网民立刻搜出证据,吴敦义曾公开说“应承续八田技师的典范,以创造人民的最大福祉为职志”,“(乌山头水库)对台湾的贡献是难以伦比的”,“凡是了解八田与一先生对台湾的贡献是令人永远追思、永远怀念的”。

“华独”本土派腐蚀的不只是国民党,还帮皇民一起挖掉了台湾社会里的中国情怀,怎么好意思再端出小蒋哭哭啼啼。

那么,李承龙是什么人呢?他曾担任朱高正的助理,后来由新党提名当选台北市议员,问政以火爆出名,后来遭新党开除淡出政治圈,目前是中华统一促进党成员。大家知道,这是张安乐的党,急统派的党,在岛内也被称为红统。朱高正虽然一开始属于绿营,但因为他主张统一而离开民进党。那么李承龙的政治倾向,可说是由浅蓝,到深蓝,最后落到红色光谱。

缓统转急统,蓝民转红民

台湾这几年用激烈手段反台独的,大部分都是急统派,追打来台港独,火烧“台湾民政府”,在街头手持五星旗,都是红统手笔。李承龙就是火烧“台湾民政府”的成员之一,以实际行动打击这个极端的媚日组织。这个族群丝毫不受社会舆论“反暴力”风向的影响,面对台独一向主张以暴制暴。

在马当局时代,急统派主要的攻击对象是邪教分子,后来太阳花运动,反课纲微调运动,急统派都是站在第一线反制绿营。政权轮替后,“台湾民政府”成员欺负老荣民,惹恼了蓝民,更引爆急统派的反制,对主张台湾由日本天皇管辖的“台湾民政府”展开汽油弹攻击。更不用说,今年2·28绿营发动的去蒋,处处都能见到急统派的反制。

去年九月,根据蓝媒《联合报》的民意调查,赞成永远维持现状的民众从五成五降到四成七,主张缓独者增加3%(一成六),主张急统者增加4%(7%)。这代表政党轮替后,台湾民众的统独意识正在往两极化发展。在蓝营华独八年的纵容下,缓独者增多不在话下,而急统者增加也代表对马当局在反台独工作上消极无作为的不满。而该月,正是十几万军公教九三大游行的月份。

二十年来的本土化运动下,深绿坐大,其激烈的言论与暴行,往往会受到浅绿的掩护。相反的,深蓝对绿营的激烈反击,却会被浅蓝压制。浅蓝美其名曰是走理性温和路线,实际上是为了“这样比较好选”,不愿在政治性的本土化中反向操作,只愿与绿营比谁较本土,谁较爱台湾,结果蓝营不但“本土品牌”拿不到,原来有的“中国”元素也都丢光了。

少了国民党的力量,新党当然也快速被边缘化,恨铁不成钢下,很多深蓝民众大有变红的趋势。这便是为什么洪秀柱在2015年的参选演说里,大声疾呼要找回党魂党德,感动了无数的泛蓝选民,而在短短数周内,支持度就超越蔡英文。

今年以来,蔡英文因执政不力引起民怨,只好回防深绿放狗咬人,纵容急独势力闹事,扩大社会对立。不过这一次,当年太阳花运动的风潮不再,绿营民众没什么人敢上街与反年改群众互呛,当年“勇于革命”的天然独都到哪儿去了呢?

4月份,上海市台协回台,以“世界的上海,筑梦的舞台”举办征才博览会,抛出818个职缺,却涌进上万人潮。类似的活动一波接一波,两岸企业家峰会也将在7月于东莞招揽台湾青年,预计提供上千个职缺,势必再创青年西进的高峰。

换言之,大陆职场已是台湾青年首选。绿营继续“锁国”,天然独最终能找到的活路,就是大陆,我们也可以从这个角度来诠释“台独的尽头,就是统一”。

结语

“蓝委”总是口口声声要顺应民意,从来无能于创造趋势,发展到了今天,泛蓝民众也学聪明了,国民党若没有焕然一新的改变,持续被绿营牵着鼻子走,蓝民会先尝试拖着你回到支持者这边。一次敲你不醒,就敲第二次,一直敲不醒就干脆放弃你,将希望放在共产党身上比较实际。

反年改团体支持洪秀柱“全面抗战”的路线,已经很明显,“蓝委”再继续摆烂和稀泥,蓝民提出罢免“蓝委”也不是不可能。

看着缓步增加的急统民众,想起了已故导演李翰祥的名言:

处处不留爷,爷去投八路。

      打赏
      收藏文本
      2
      2017/4/24 17:13:2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台湾“蓝营”再靠近“绿营”:蓝民就会变红民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