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对越作战中446团团长之子——曹辉之死

共 12524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对越作战中446团团长之子——曹辉之死

对越作战中446团团长之子——曹辉之死
[face=楷体]刁 民 德[/face]
38年前,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沙巴战斗中,我149446团曹从连团长之子、18岁的曹辉烈士,牺牲于父亲眼前200米处。

近两年阅读参战老兵回忆,不少人提及此事,不无惋惜地认为,搭乘坦克是曹辉等人牺牲的原因。但是,这些文章均未说明,曹辉等人为什么要搭乘坦克?

笔者近日读到时任曹从连团长警卫员程望明撰写的回忆录——《对越反击战实例》,才从中找到了答案。

据程望明回忆录记述:197932日上午,446团1营对四号桥西南侧无名高地发起攻击后,刘广桐副军长、康虎振师长率师前指,超越446团前指进至四号桥附近。

曹团长从电台得知情况后大吃一惊,急忙率团指赶赴四号桥。曹团长准备向军师首长汇报战况时,刘副军长已大发雷霆,朝代怀义副师长胯上踢了一脚,骂道:"你们的仗是怎么打的?!"接着又严令曹团长立即拿下四号桥,否则军法从事!

曹团长和团领导马上组织部队,各种火炮和高射机枪、轻重机枪火力全开,压制敌人火力。并带领部队向四号桥西南无名高地,展开更猛烈的冲击。一时间,四号桥山谷枪炮声惊天动地,急如暴风骤雨!
此时,446团1营1连和3连,已经相继攻上西南无名高地的1、2号高地,正在与守敌浴血拼杀。445团3营8连也已沿公路运动到4号高地下面,向阻挡前进的高地守敌发起攻击。
观察发现,在正面宽约1000米、纵深约800米的西南无名高地和外约姆河东山越军阵地上,敌各种火力点构成密集的交叉火力网,严密封锁着桥头和公路。
程望明和曹团长躲过敌方射击,跃进至桥东北那棵大树下。通过仔细观察,乗敌人火力转向桥下徒涉溪流的部队,放松对桥面封锁的间隙,跃进过桥,躲到路边土坎下。回过神的越军封锁更严了,重机枪、高射机枪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
正在没有办法的时候,配属445团3营的坦克从后面开过来了。四个半蹲在坦克上的战士中,有一个正是曹团长的儿子曹辉。坦克朝不同方向上的几个火力点连开数炮,那几个火力点顿时哑了。
坦克经过他们身边时,程望明喊到:"曹辉,你爸在这儿!坦克上危险,快下来!"坦克停在了他们前边几十米处。曹辉从坦克上跳下来,近前给爸爸很正规地敬了个礼,奶声奶气地笑着说:"首长辛苦了!"接着又顽皮地说:"有香烟没有?"程望明赶快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掏出为团长带的那条无嘴大前门香烟,取下两盒递给曹辉。曹辉立正给爸爸敬礼,笑着转身向坦克跑去。
曹团长朝离去的儿子喊到:"不要搭乘坦克,坦克上危险!"程望明也朝曹辉喊:"危险啊!真是太危险啦!"曹辉边跑边扭头回答:"这是命令!"程望明和曹团长眼睁睁地看着曹辉爬上了坦克,又眼睁睁地看着坦克向前开去,心中充满了担忧和无奈。
坦克行至距他们200米处,刚刚被坦克打哑的西南无名高地和外约姆河东山上的两处火力点又复活了,高射机枪、重机枪从不同方向,几乎同时朝曹辉等人搭乘的坦克猛烈射击。曹辉等四人在坦克上瞬间被扫射下来。200米的距离,近在眼前!
曹辉四人中弹滚下坦克时,头部胸部冒出的鲜血,被他父亲曹团长和警卫员看得清清楚楚!这一幕是多么惨烈!多么震撼!二人一下子目瞪口呆!
聪明的警卫员突然反应过来,拼尽全身力气把曹团长拖到低洼隐蔽处。此时的曹团长面部扭曲,脸色铁青,喷火的双眼涌满泪水。他一把夺过警卫员手里的冲锋枪,朝着西南无名高地,极力要挣脱紧紧拖着他的警卫员。警卫员不敢松手,竭尽全力死死拖住团长!
短暂的僵持中,曹团长用极度压抑的声音颤抖着说:"小程,……你放开我……我往前多走几步,就会少死几个战士……"程望明不撒手,边哭边说:"团长……团长!……你死了,整个团就群龙无首……那不是会死更多人吗!"曹团长老泪纵横,半张着嘴无奈地来回摆头。警卫员的大滴泪珠,扑扑嗒嗒滴在团长衣袖上。两人泪眼相对……
这时,后面开来的坦克以排山倒海之势,朝敌人火力点猛烈射击,将其彻底摧毁!
威胁解除,曹团长他们随部队奔上西南无名高地。接着,又向1796高地发起了攻击。
……
曹辉是445团3营9连火箭筒排的副班长。有网文把他当成是446团的兵,这是不对的。
曹辉等四人为什么要搭乘坦克?
据程望明回忆录讲述,其实曹辉他们也知道搭乘在坦克上非常危险。但是,坦克内部左右观察视角只有180度,还有180度的观察死角,坦克内的人员是看不到的。虽然坦克炮塔可旋转360度,但观察敌人火力点,须在其射击时才能看到。如敌火力点在坦克炮塔旋转时停止射击,即使炮口转向敌火力点后,坦克内部人员也很难发现目标。为及时全方位观察敌火力点位置,密切步坦协同,使坦克及时发扬火力摧毁敌火力点,坦克9连与445团商定,每辆坦克上都搭乘四个战士,协助坦克内部人员观察指示目标。
445团3营红8连为3营尖刀连,7连为该营第二梯队,9连为营预备队。搭乘坦克观察目标的任务,就落在了9连火箭筒排曹辉等人身上。
笔者猜想,作为团长的曹辉父亲,在战后是会向445团领导了解情况,问清儿子他们为什么要搭乘坦克的。按照常理,445团的首长和曹辉所在营连,也会把说明原因当成一回事的。因此,程望明所说曹辉等人搭乘坦克的原因是可信的。
曹辉牺牲,给其父母带来的悲痛是难以承受的。但曹团长依然指挥全团的战斗,直至攻克沙巴的战斗结束。
曹辉是1979年对越作战,西线所有参战部队中,牺牲的唯一一个团以上首长的儿子。他没有像有些干部子弟,临战前被调离战斗连队,换个少点危险的单位。父亲的正直无私,固然是重要原因。曹辉本人从小在军营长大,军人的后代崇尚英雄,笑看生死的性格,在他身上也展现得淋漓尽致!
战后,曹团长升任副师长。其女儿曹玉按烈士弟、妹可参军一人的规定,入伍后曾在我师政治部电影队所管的广播室当广播员。
者在师政治部组织科任干事期间,与曹副师长经常见面。印象中的老首长一身正气,作风严谨,非常和蔼,看不出因儿子牺牲留给他的悲伤。但从149师老兵对越作战35周年,在屏边烈士陵园祭奠烈士的视频中,看到八十多岁的曹副师长和老伴,在儿子墓前极度悲痛、热泪长流的画面,可知老首长在失去儿子35年后,依然难以释怀。
世间的父子情,母子情,是永远也放不下的。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我师牺牲的429名烈士的父母,又有哪一个能真正割舍这份情感?
作为这场战争的幸存者,我总不时想到那些烈士的父母,想像着他们会过得怎样。但愿他们都能够安度晚年,少一点悲伤,多一点快乐和幸福!

呜呼!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曹辉烈士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曹辉母亲在儿子墓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坚强的曹辉父亲——曹从连

请参阅:
1、[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五 4号桥激战,新老师长亲临一线指挥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3321132_1.html

2、[原创]甲午南疆祭英灵——149师老军人屏边扫墓实录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7099080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49
      【蓝剑军团职务】军团学院老院长【蓝剑军团军衔】大校
      【蓝剑军团军籍】LJ_1059


      2017/4/19 11:12:47

      热门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81
      • 头衔:铁血老兵
      • 工分:6604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西线所有参战部队中,牺牲的唯一一个团以上首长的儿子。他没有像有些干部子弟,临战前被调离战斗连队,换个少点危险的单位。父亲的正直无私,固然是重要原因。曹辉本人从小在军营长大,军人的后代崇尚英雄,笑看生死的性格,在他身上也展现得淋漓尽致!

      辛亏你说了是西线的,我就知道一位东线的,他们家就住我们这栋的13楼,时任广后政委赵力宽(正军职)的儿子,当时是汽车团48?46团?的指导员,在前线去世了,前几年还看到他的战友寻找他的烈士碑的文章。

      杨伟明(原总参二局杨局长的儿子)在1区5排18号;赵幼林(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张素洁阿姨的儿子)在2区10排16号;张亚南(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展东 许惠阿姨的独子)在1区22排4号;

      中国古语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30多年前那个朴实无华的年代,当年的官二代们义无反顾的奔向战场。在对敌作战中,许许多多的干部子弟一反过去“自由散漫”的作风和“自来红”的思想,关键时刻冲了上去,没有给老子们丢脸。他们在战斗中机智果敢灵活的表象,让那些平时看不惯他们的农村兵也不得不佩服老子英雄儿好汉。这里仅以广西战区部分参战的“高干子弟”名单结束本文,让我们在繁华喧嚣的今天铭记那一代有血性的“子弟兵”:

      彭泓,(父亲是原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时任广州军区司令部侦察参谋,被派到42军侦察处参战,随42军侦察分队打高平、收集战场情报,为42军军首长提供了大量的、可靠的军事情报和建议,受到42军的高度赞扬,荣立二等功。

      江鲁平,(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江燮元的儿子)时任42军125师步兵连长。在向复和地区进攻中,为抢救被越军火力压制在险恶地形的战友,他带领一个连向越军发起攻击,引导炮兵以火力打击敌人,以积极的行动将敌人敌人的火力引开。战斗中被敌人的高射机枪集中腹部,他就抱着从腹部流出来的肠子继续指挥战斗,直至战友们被解救出来!二等功荣立者。

      赵幼林(其父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赵幼林烈士山西省临汾县人,53046部队指导员共产党员,1969年4月入伍1979年2月19日牺牲,终年26岁荣立二等功

      (图为14军40师副师长赵子雄之子赵杰昌烈士)

      张亚南 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战东(音)的儿子,在122师参战中不幸被埋伏在山崖口路边的越军伏击,壮烈牺牲。

      叶爱群,(原广州军区叶副政委的儿子)时任55军164师某团领导。在攻打凉山的战役中,深入战斗一线指挥,打得很好!战后荣升164师师长、41军军长、广州军区参谋长等职

      杨伟明,(父亲原是广州军区二局的政委),时任122师364团2营副,在组织部队从孟麻向朔江实施包围进攻时,被越军突然打来的高射机枪弹击中,壮烈牺牲。

      范小兵,(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20分部政委)时任121师侦察参谋,作战中他多次带领侦察分队执行穿插、带路、侦察捕俘,获取了大量的战场一手情报,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多次。战后,调任广州军区侦察参谋、特种大队大队长、情报部部长、广西军区参谋长,广州军区副参谋长!

      裴建华,(其父亲是我国在约旦的大使)从桂林步校参训队赴43军参战,荣立三等功。

      高卫兵、高卫东亲兄弟(父亲高勇信阳军分区副司令)127师379团、381团特务连战士。兄弟两一起参军一起上战场,弟弟高卫东抓俘虏荣立三等战功。哥哥高卫兵在清剿越军时头部负伤,荣立三等战功。两个儿子当兵后,有人告状说高勇“走后门”,河南省军区开车来人调查,老人家哈哈一笑:当兵打仗。55军163师487团8连突击排长甄平,原55军副政委甄文林之子,在2月27日攻打扣马山的战斗中带领尖刀排冲锋,壮烈牺牲。

      叶晓林, 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部副部长;

      侯长东,在55军165师参战,其父亲原广西军区副司令员;

      刘荣磊,在43军127师379团参战,其父亲是湖南省军区领导;

      李勇进,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政府领导;晏继民,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东省军区后勤部长;

      陈庆生,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领导;

      顾凡,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林穗平,在55军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以上都是当时大区副、军、师级别领导的孩子,高干子弟临阵脱逃吗,谎言不攻自破。解放军在历次战争中,以毛泽东为榜样,把子弟送到前线,他们的表现,大多是卓越的。

      2017/4/20 8:52:13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2426826
      • 工分:295262 / 排名:478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泪,全是眼泪。这是老革命红二代对人民最好的忠诚。现在的官二代好好的和你的官老爹跪在这些烈士和老革命的脚下。看看你们父子对国家做了什么?

      2017/4/20 11:24:56
      • 军衔:中国海军中将
      • 军号:991942
      • 头衔:市井真小人
      • 工分:1784528 / 排名:12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老首长和伯母请多保重身体,祝你们健康长寿。

      为烈士默哀。

      2017/4/20 11:57:08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都是将门虎子啊,

      烈士们安息

      烈士们万岁!

      2017/4/20 17:05:15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694385
      • 工分:37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向烈士致敬!

      2017/4/20 16:55:04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2756025
      • 头衔:特种大队老妖
      • 工分:17964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老一辈的英雄父亲!他们这一辈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敬礼!

      2017/4/20 17:01:02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81
      • 头衔:铁血老兵
      • 工分:6604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永远的怀念

      发布时间:2009-07-15 14:20 作者: 广州网友 阅读:221

      2009年广西扫墓纪实
      对越自卫还击战过去了三十年,亲人牺牲了三十年,感觉真的是弹指一挥间,往事就象在昨天,近几日一幕幕的出现在眼前.夜深的时候,翻看着封存了许久的小雄给我的全部信件(一直作为心灵深处的财富保留着),依然是泪流满面,就像他面对我在细细的诉说…….心中越来越急剧的感觉,应该去看看亲人、战友们了。真的想念他们啦。决定已下迅速的行动:烧瓷像,买香炉,蜡烛、小盆花,从家乡带上芭蕉,水果,巧克力……. 能想到的都带上,
      感谢我的先生----保东(他是小雄的亲表哥),三十年来对我的理解、呵护与支持!他也是参战老兵,也有战友牺牲葬在凭祥。我们俩决定一同前往看望亲人和战友。还自己一个心愿,让心灵得到安慰。
      出发前得到路瓯书记的热情帮助,安排好在靖西的吃住,多次打电话、发信息,反复的落实,样样细致周到。桂平的邓清忠主任再三的打电话让我们去看看,战友的深情厚谊,让心中充满暖暖的温暖和感动。战友情深不能忘啊!
      2009年3月19日乘广州至南宁的火车16:42分出发。第二天晨5:52到达南宁(硬卧190元/人)。搭的士车¥10元到北大客运站,搭7:20第一班直达靖西大巴车(车费125元/人)。一路上很舒服,风景也很美。于11:40到达靖西。武装部的樊道华政委来接。住武装部招待所《长城大酒店》,中午樊政委请吃饭,樊政委真情的说:“武装部永远是你们的家,来看烈士就到这来吧……”一下子温暖我们的心。席间还有武装部的司机小覃。当年打仗的时候小覃才出生,但是他对老兵有一种深深的情谊。饭后他送我们去烈士陵园。并再三让我们扫完墓后通知他来接。一个言语不多但很有情谊的孩子。

      烈士陵园有十几年没有来过,已经感觉大变样。进门有宽阔的广场,拾阶而上是2008年重新修建的纪念塔,高高的耸立在群山之间,守护和观望着我们的战友和亲人。烈士纪念塔背面的碑文记录着陵园内安葬着部队1088人,民兵28人,其中:授予英雄称号6人;一等功40人;二等功178人;三等功539人; 陵园整洁,松树长大了,绿树成荫。红花满坡。陵园在群山环抱之中,广播里不停的播放着各个时期的老歌和流行歌曲,完全没有了以往的凄凉和冷清,心里倍感安慰,当地人民和政府做了好事,让活着的人欣慰,让逝去的人安息。

      欧阳小雄葬在3区9排1号,就在路边树下,三十年的往事好像就在昨天,他留在我们脑海里的永远是年轻的身影,墓前诉说着离别的话题,亲人们都没有忘记他,祖国没有忘记他。保东特意穿上小雄留下的军装,我们趴在地上给亲爱的小雄的墓碑描红,所有的思念和情爱沾着泪水和红漆凝聚在笔尖上。
      顺便看望:杨伟明(原总参二局杨局长的儿子)在1区5排18号;赵幼林(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张素洁阿姨的儿子)在2区10排16号;张亚南(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展东 许惠阿姨的独子)在1区22排4号;我们都一一上香祭拜。他们四个广州的老乡可以经常见面,打牌刚好一台。
      小雄周围都是战友,不会孤单。祭拜完我们静静坐在墓前地上陪着小雄,慢慢的说话,一起眼望着青山,耳听着风吹树林哗哗的响,慢慢的一起品尝着家乡带来的水果和巧克力…….就像和亲人一起诉说着往事今天,告诉他,你们用鲜血和生命使得改革开放得以顺利进行。我们现在的生活很好,很满足。爸爸妈妈虽然老了,但是日子是越来越好。小雄你要保佑老人身体健康、长寿…….。安息吧,亲人,我们不会忘记你们,退休了,以后可以有时间经常来看望了。
      下午在陵园遇见从中山自费、带着公司手下的兄弟来的郑华合先生(13813152345),彼此虽不认识,马上似曾相识。还遇见开着法院的车来给战友扫墓的三位战友,说起当年一个连只剩下20几人,就哽咽着无法言语…….
      太阳西斜了,我们要走了,看见小雄依依不舍的眼光,他舍不得我们走,舍不得亲人离开……..再见了,亲爱的亲人!4月10日你的老妈,大姐、大姐夫,三姐、姐夫,外甥、外甥媳妇,表哥建良和表嫂飞燕,表妹建平一行会来看你。我们还会再来,不会让你孤独。

      从陵园出门在马路上搭乘三轮摩托车回武装部,3元/人。陵园至县城一公里左右。道路就在《华西国际大酒店》旁边。县城每一次来都有变化,感觉明显的热闹,一派边境小镇繁华的景象,就是层土飞扬。武装部宾馆很干净,24小时热水很大、很热。就是临街太吵。晚上11点小覃(13117766061)还送来两袋靖西特产糯米,推辞不了,一片情深,非常的感谢!

      第二天启程去凭祥看望保东牺牲的战友。因为靖西没有直达凭祥的车,只能到龙州转车(280多公里,4个小时,车费40元/人)。早6:30靖西出发。沿着边境线一路都是走县级公路。路面虽然差,但风景奇美,真是---车移景异,奇峰异石,美不胜收。边民赶着水牛衬着异山,在晨曦下劳作,那么的平静和祥。所有的人都渴望和平,反对战争。
      龙州到凭祥每15分钟一班车,直达快车8元/人。大部分走高速。从凭祥汽车总站包一辆的士车去匠止烈士陵园→友谊关(往返80元)。方便快捷。
      匠止烈士陵园是近几年新修建的,烈士也都是从各处散落的安葬地迁入的。进门是巨大的战士雕塑像,陵园整齐,干净,但是每个墓的间距太小,没有太多的祭拜空间。保东在陵园内找到他当年牺牲的战友—田拥华(3区10排9号)烈士。上香,祭拜,难掩悲愤。再找到李金城烈士(6区6派6号,墓碑上错将城写为成;他是原41军、广西军区政委:王静波叔叔当年的警卫员)代表老首长给他上香、祭拜。告诉他:老首长没有忘记他。
      在烈士陵园遇到几百名原163师参战老兵前来祭拜战友。场面很感人。
      从烈士陵园出来,急忙赶往友谊关、金鸡山。看见当年的战斗地,保东不断的回忆,不断地找寻以前的记忆,很是激动。友谊关现在已成旅游点。进门票要50元/人;我们找个景点电瓶车讲价30元/人带我们进去。在友谊关照相。急忙搭来时的士返回凭祥。搭上15点的车奔赴南宁,并买好了晚6:30南宁至桂平的大巴。为了去看看当年5连连长、小雄的好战友:邓清忠主任(桂平市人大主任);

      晚上11:30到达桂平,老邓和他的夫人小周已经在车站等候,无需介绍,无需寒暄,马上就倍感亲切。好像认识了几十年。79年战时,小雄任6连连长,老邓任5连连长。战场上腹部负伤就住在我们177医院。他还记得我给他煮过鸡蛋……其实,我已经完全对接不上了,因为他那时非常的瘦弱。老邓把我们安排住在西山上的《功德山庄》,温家宝总理在桂平住过的最好的套房,非常的豪华和高级。推开窗户和门就看见森林和闻见花香。空气清晰的像在仙境。太好的接待了,我们无法用语言表示感谢,以至于内心不安。

      老邓夫妇也很激动和高兴,不停的诉说着当年的往事。从他那儿还知道了不少小雄的事情。好像就是发生在昨天的往事。老邓的记忆力超好,很多小事他能准确的记得时间、地点、人物,甚至动作,言语。对当年的战役也研究的很清晰、细致。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大家舍不得放下话题。我们也不知道疲倦。一直谈到夜里。让我们体会和感觉到老邓夫妇内心对战友深深的情谊。又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老邓夫妇一早就到宾馆,带我们登上西山。1976年我在贵港(当年的贵县)191医院实习时,上过西山。脑子里还有当年的印象。这次算是故地重游。一边爬山一边和老邓继续话题,已经把记忆对接上了。西山是著名的佛教圣地,并有世界上唯一的女舍利子。上山的路上,老邓和小周不断的遇到熟人,不停的打招呼。看来老邓的人缘特好,总有人乐意和他交谈。中午在《云龙酒家》吃饭,席间老邓不断的说起当年在部队有趣的事情,说起苏少军,说起聂伟雄,说起张敏,说起迟军,说起小雄……许多人我还都认识呢。备感亲切。饭后老邓夫妇不知疲倦的带我们去看北回归线公园。特神奇,两人远远的对面站在线上,小声的说话都能听见大大的回音。这是广东封开和从化的北回归线处没有的现象。晚上搭乘桂平到广州的直达大巴(因为错误的判断,买的不是卧铺大巴)。老邓送的大巴票和580元的西山茶。我们带着满满的战友的深情厚意依依不舍的离开战友 ,离开桂平。
      23/3早上6点,安全的返回广州。人虽然回来了,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靖西,我还要去的!
      欧阳小雄 靖西烈士陵园 3区9排1号
      张亚南 靖西烈士陵园 1区22排4号

      赵幼林 靖西烈士陵园 2区10排18号

      杨伟明 靖西烈士陵园 1区5排18号
      李金城 凭祥匠止烈士陵园 6区6排6号
      田拥华 凭祥匠止烈士陵园 3区10排9号
      烈士永垂不朽!!

      2018/8/31 17:29:13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81
      • 头衔:铁血老兵
      • 工分:6604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永远的怀念

      发布时间:2009-07-15 14:20 作者: 广州网友 阅读:221

      2009年广西扫墓纪实
      对越自卫还击战过去了三十年,亲人牺牲了三十年,感觉真的是弹指一挥间,往事就象在昨天,近几日一幕幕的出现在眼前.夜深的时候,翻看着封存了许久的小雄给我的全部信件(一直作为心灵深处的财富保留着),依然是泪流满面,就像他面对我在细细的诉说…….心中越来越急剧的感觉,应该去看看亲人、战友们了。真的想念他们啦。决定已下迅速的行动:烧瓷像,买香炉,蜡烛、小盆花,从家乡带上芭蕉,水果,巧克力……. 能想到的都带上,
      感谢我的先生----保东(他是小雄的亲表哥),三十年来对我的理解、呵护与支持!他也是参战老兵,也有战友牺牲葬在凭祥。我们俩决定一同前往看望亲人和战友。还自己一个心愿,让心灵得到安慰。
      出发前得到路瓯书记的热情帮助,安排好在靖西的吃住,多次打电话、发信息,反复的落实,样样细致周到。桂平的邓清忠主任再三的打电话让我们去看看,战友的深情厚谊,让心中充满暖暖的温暖和感动。战友情深不能忘啊!
      2009年3月19日乘广州至南宁的火车16:42分出发。第二天晨5:52到达南宁(硬卧190元/人)。搭的士车¥10元到北大客运站,搭7:20第一班直达靖西大巴车(车费125元/人)。一路上很舒服,风景也很美。于11:40到达靖西。武装部的樊道华政委来接。住武装部招待所《长城大酒店》,中午樊政委请吃饭,樊政委真情的说:“武装部永远是你们的家,来看烈士就到这来吧……”一下子温暖我们的心。席间还有武装部的司机小覃。当年打仗的时候小覃才出生,但是他对老兵有一种深深的情谊。饭后他送我们去烈士陵园。并再三让我们扫完墓后通知他来接。一个言语不多但很有情谊的孩子。

      烈士陵园有十几年没有来过,已经感觉大变样。进门有宽阔的广场,拾阶而上是2008年重新修建的纪念塔,高高的耸立在群山之间,守护和观望着我们的战友和亲人。烈士纪念塔背面的碑文记录着陵园内安葬着部队1088人,民兵28人,其中:授予英雄称号6人;一等功40人;二等功178人;三等功539人; 陵园整洁,松树长大了,绿树成荫。红花满坡。陵园在群山环抱之中,广播里不停的播放着各个时期的老歌和流行歌曲,完全没有了以往的凄凉和冷清,心里倍感安慰,当地人民和政府做了好事,让活着的人欣慰,让逝去的人安息。

      欧阳小雄葬在3区9排1号,就在路边树下,三十年的往事好像就在昨天,他留在我们脑海里的永远是年轻的身影,墓前诉说着离别的话题,亲人们都没有忘记他,祖国没有忘记他。保东特意穿上小雄留下的军装,我们趴在地上给亲爱的小雄的墓碑描红,所有的思念和情爱沾着泪水和红漆凝聚在笔尖上。
      顺便看望:杨伟明(原总参二局杨局长的儿子)在1区5排18号;赵幼林(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张素洁阿姨的儿子)在2区10排16号;张亚南(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展东 许惠阿姨的独子)在1区22排4号;我们都一一上香祭拜。他们四个广州的老乡可以经常见面,打牌刚好一台。
      小雄周围都是战友,不会孤单。祭拜完我们静静坐在墓前地上陪着小雄,慢慢的说话,一起眼望着青山,耳听着风吹树林哗哗的响,慢慢的一起品尝着家乡带来的水果和巧克力…….就像和亲人一起诉说着往事今天,告诉他,你们用鲜血和生命使得改革开放得以顺利进行。我们现在的生活很好,很满足。爸爸妈妈虽然老了,但是日子是越来越好。小雄你要保佑老人身体健康、长寿…….。安息吧,亲人,我们不会忘记你们,退休了,以后可以有时间经常来看望了。
      下午在陵园遇见从中山自费、带着公司手下的兄弟来的郑华合先生(13813152345),彼此虽不认识,马上似曾相识。还遇见开着法院的车来给战友扫墓的三位战友,说起当年一个连只剩下20几人,就哽咽着无法言语…….
      太阳西斜了,我们要走了,看见小雄依依不舍的眼光,他舍不得我们走,舍不得亲人离开……..再见了,亲爱的亲人!4月10日你的老妈,大姐、大姐夫,三姐、姐夫,外甥、外甥媳妇,表哥建良和表嫂飞燕,表妹建平一行会来看你。我们还会再来,不会让你孤独。

      从陵园出门在马路上搭乘三轮摩托车回武装部,3元/人。陵园至县城一公里左右。道路就在《华西国际大酒店》旁边。县城每一次来都有变化,感觉明显的热闹,一派边境小镇繁华的景象,就是层土飞扬。武装部宾馆很干净,24小时热水很大、很热。就是临街太吵。晚上11点小覃(13117766061)还送来两袋靖西特产糯米,推辞不了,一片情深,非常的感谢!

      第二天启程去凭祥看望保东牺牲的战友。因为靖西没有直达凭祥的车,只能到龙州转车(280多公里,4个小时,车费40元/人)。早6:30靖西出发。沿着边境线一路都是走县级公路。路面虽然差,但风景奇美,真是---车移景异,奇峰异石,美不胜收。边民赶着水牛衬着异山,在晨曦下劳作,那么的平静和祥。所有的人都渴望和平,反对战争。
      龙州到凭祥每15分钟一班车,直达快车8元/人。大部分走高速。从凭祥汽车总站包一辆的士车去匠止烈士陵园→友谊关(往返80元)。方便快捷。
      匠止烈士陵园是近几年新修建的,烈士也都是从各处散落的安葬地迁入的。进门是巨大的战士雕塑像,陵园整齐,干净,但是每个墓的间距太小,没有太多的祭拜空间。保东在陵园内找到他当年牺牲的战友—田拥华(3区10排9号)烈士。上香,祭拜,难掩悲愤。再找到李金城烈士(6区6派6号,墓碑上错将城写为成;他是原41军、广西军区政委:王静波叔叔当年的警卫员)代表老首长给他上香、祭拜。告诉他:老首长没有忘记他。
      在烈士陵园遇到几百名原163师参战老兵前来祭拜战友。场面很感人。
      从烈士陵园出来,急忙赶往友谊关、金鸡山。看见当年的战斗地,保东不断的回忆,不断地找寻以前的记忆,很是激动。友谊关现在已成旅游点。进门票要50元/人;我们找个景点电瓶车讲价30元/人带我们进去。在友谊关照相。急忙搭来时的士返回凭祥。搭上15点的车奔赴南宁,并买好了晚6:30南宁至桂平的大巴。为了去看看当年5连连长、小雄的好战友:邓清忠主任(桂平市人大主任);

      晚上11:30到达桂平,老邓和他的夫人小周已经在车站等候,无需介绍,无需寒暄,马上就倍感亲切。好像认识了几十年。79年战时,小雄任6连连长,老邓任5连连长。战场上腹部负伤就住在我们177医院。他还记得我给他煮过鸡蛋……其实,我已经完全对接不上了,因为他那时非常的瘦弱。老邓把我们安排住在西山上的《功德山庄》,温家宝总理在桂平住过的最好的套房,非常的豪华和高级。推开窗户和门就看见森林和闻见花香。空气清晰的像在仙境。太好的接待了,我们无法用语言表示感谢,以至于内心不安。

      老邓夫妇也很激动和高兴,不停的诉说着当年的往事。从他那儿还知道了不少小雄的事情。好像就是发生在昨天的往事。老邓的记忆力超好,很多小事他能准确的记得时间、地点、人物,甚至动作,言语。对当年的战役也研究的很清晰、细致。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大家舍不得放下话题。我们也不知道疲倦。一直谈到夜里。让我们体会和感觉到老邓夫妇内心对战友深深的情谊。又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老邓夫妇一早就到宾馆,带我们登上西山。1976年我在贵港(当年的贵县)191医院实习时,上过西山。脑子里还有当年的印象。这次算是故地重游。一边爬山一边和老邓继续话题,已经把记忆对接上了。西山是著名的佛教圣地,并有世界上唯一的女舍利子。上山的路上,老邓和小周不断的遇到熟人,不停的打招呼。看来老邓的人缘特好,总有人乐意和他交谈。中午在《云龙酒家》吃饭,席间老邓不断的说起当年在部队有趣的事情,说起苏少军,说起聂伟雄,说起张敏,说起迟军,说起小雄……许多人我还都认识呢。备感亲切。饭后老邓夫妇不知疲倦的带我们去看北回归线公园。特神奇,两人远远的对面站在线上,小声的说话都能听见大大的回音。这是广东封开和从化的北回归线处没有的现象。晚上搭乘桂平到广州的直达大巴(因为错误的判断,买的不是卧铺大巴)。老邓送的大巴票和580元的西山茶。我们带着满满的战友的深情厚意依依不舍的离开战友 ,离开桂平。
      23/3早上6点,安全的返回广州。人虽然回来了,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靖西,我还要去的!
      欧阳小雄 靖西烈士陵园 3区9排1号
      张亚南 靖西烈士陵园 1区22排4号

      赵幼林 靖西烈士陵园 2区10排18号

      杨伟明 靖西烈士陵园 1区5排18号
      李金城 凭祥匠止烈士陵园 6区6排6号
      田拥华 凭祥匠止烈士陵园 3区10排9号
      烈士永垂不朽!!

      2018/8/31 17:28:55
      • 军衔:空军中将
      • 军号:1407289
      • 头衔:政委兼参谋长
      • 工分:1009368 / 排名:423
      左箭头-小图标

      敬礼!!!

      2018/4/27 11:42:02
      • 军衔:空军中将
      • 军号:1407289
      • 头衔:政委兼参谋长
      • 工分:1009368 / 排名:423
      左箭头-小图标

      致敬,缅怀,

      2017/9/20 0:15:45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请小编帮我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符号去掉。拜托啦!

      3楼 yanyunshiba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撤军。凭什么?
      这个问题你得去问邓小平,那一仗是他决定怎么打的。

      2017/7/26 16:15:51
      左箭头-小图标

      向你们致敬!!!!!!!!!!

      2017/6/29 17:31:51
      左箭头-小图标

      都是将门虎子啊

      2017/5/19 3:05:58
      左箭头-小图标

      第一次见到七九年对越反击战中的高干子弟烈士资料、

      英烈们千古

      2017/4/22 21:16:42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5362 / 排名:5049
      左箭头-小图标

      文革的余波啊,现在不会这样了

      2017/4/21 19:53:45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cxm666
      西线所有参战部队中,牺牲的唯一一个团以上首长的儿子。他没有像有些干部子弟,临战前被调离战斗连队,换个少点危险的单位。父亲的正直无私,固然是重要原因。曹辉本人从小在军营长大,军人的后代崇尚英雄,笑看生死的性格,在他身上也展现得淋漓尽致!

      辛亏你说了是西线的,我就知道一位东线的,他们家就住我们这栋的13楼,时任广后政委赵力宽(正军职)的儿子,当时是汽车团48?46团?的指导员,在前线去世了,前几年还看到他的战友寻找他的烈士碑的文章。

      杨伟明(原总参二局杨局长的儿子)在1区5排18号;赵幼林(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张素洁阿姨的儿子)在2区10排16号;张亚南(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展东 许惠阿姨的独子)在1区22排4号;

      中国古语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30多年前那个朴实无华的年代,当年的官二代们义无反顾的奔向战场。在对敌作战中,许许多多的干部子弟一反过去“自由散漫”的作风和“自来红”的思想,关键时刻冲了上去,没有给老子们丢脸。他们在战斗中机智果敢灵活的表象,让那些平时看不惯他们的农村兵也不得不佩服老子英雄儿好汉。这里仅以广西战区部分参战的“高干子弟”名单结束本文,让我们在繁华喧嚣的今天铭记那一代有血性的“子弟兵”:

      彭泓,(父亲是原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时任广州军区司令部侦察参谋,被派到42军侦察处参战,随42军侦察分队打高平、收集战场情报,为42军军首长提供了大量的、可靠的军事情报和建议,受到42军的高度赞扬,荣立二等功。

      江鲁平,(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江燮元的儿子)时任42军125师步兵连长。在向复和地区进攻中,为抢救被越军火力压制在险恶地形的战友,他带领一个连向越军发起攻击,引导炮兵以火力打击敌人,以积极的行动将敌人敌人的火力引开。战斗中被敌人的高射机枪集中腹部,他就抱着从腹部流出来的肠子继续指挥战斗,直至战友们被解救出来!二等功荣立者。

      赵幼林(其父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赵幼林烈士山西省临汾县人,53046部队指导员共产党员,1969年4月入伍1979年2月19日牺牲,终年26岁荣立二等功

      (图为14军40师副师长赵子雄之子赵杰昌烈士)

      张亚南 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战东(音)的儿子,在122师参战中不幸被埋伏在山崖口路边的越军伏击,壮烈牺牲。

      叶爱群,(原广州军区叶副政委的儿子)时任55军164师某团领导。在攻打凉山的战役中,深入战斗一线指挥,打得很好!战后荣升164师师长、41军军长、广州军区参谋长等职

      杨伟明,(父亲原是广州军区二局的政委),时任122师364团2营副,在组织部队从孟麻向朔江实施包围进攻时,被越军突然打来的高射机枪弹击中,壮烈牺牲。

      范小兵,(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20分部政委)时任121师侦察参谋,作战中他多次带领侦察分队执行穿插、带路、侦察捕俘,获取了大量的战场一手情报,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多次。战后,调任广州军区侦察参谋、特种大队大队长、情报部部长、广西军区参谋长,广州军区副参谋长!

      裴建华,(其父亲是我国在约旦的大使)从桂林步校参训队赴43军参战,荣立三等功。

      高卫兵、高卫东亲兄弟(父亲高勇信阳军分区副司令)127师379团、381团特务连战士。兄弟两一起参军一起上战场,弟弟高卫东抓俘虏荣立三等战功。哥哥高卫兵在清剿越军时头部负伤,荣立三等战功。两个儿子当兵后,有人告状说高勇“走后门”,河南省军区开车来人调查,老人家哈哈一笑:当兵打仗。55军163师487团8连突击排长甄平,原55军副政委甄文林之子,在2月27日攻打扣马山的战斗中带领尖刀排冲锋,壮烈牺牲。

      叶晓林, 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部副部长;

      侯长东,在55军165师参战,其父亲原广西军区副司令员;

      刘荣磊,在43军127师379团参战,其父亲是湖南省军区领导;

      李勇进,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政府领导;晏继民,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东省军区后勤部长;

      陈庆生,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领导;

      顾凡,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林穗平,在55军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以上都是当时大区副、军、师级别领导的孩子,高干子弟临阵脱逃吗,谎言不攻自破。解放军在历次战争中,以毛泽东为榜样,把子弟送到前线,他们的表现,大多是卓越的。

      5楼 前指一号
      榜样代替不了监督,带头代替不了制约,你所列举的这些人和事,真假不论,试问如果他们真的运用手中权力,就是要把自己的子女从前线调回来,以当时的规章制度,又能如何呢?领导的子女也是人,就和领导也是人一样,他们和他们的子女无论是在前线还是在后方,都是正常而且合法的,之所以有你所说的谎言(质疑),并非是质疑某个人,如果真是如此,只要把这个人清除出去就行了,可问题是显然并非如此,缺乏明确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你只能是不断的在质疑-辩解-辟谣的怪圈中生活,而且由于社会公信力的进一步降低,这个圈子的回旋余地会越来越小,所谓黄泥掉进裤裆里,你再辩解说不是屎,怕是也由不得你了。

      自证清白,往往是越描越黑。

      16楼 wyw1208
      你说的全对,但是请问,你到底要什么?!你已经可以进入“公知精英”队伍了。
      大帽子扣晚了啊,以前都是立马扣下来,公知精英之类算是客气了,以前都是卖国贼啥的,而且这次居然没脏话没骂人,没有一道杠水军大神,现在的铁血居然连水军都养不了,真是大不如前,差评,必须差评

      2017/4/21 10:35:49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446655
      • 工分:68032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cxm666
      西线所有参战部队中,牺牲的唯一一个团以上首长的儿子。他没有像有些干部子弟,临战前被调离战斗连队,换个少点危险的单位。父亲的正直无私,固然是重要原因。曹辉本人从小在军营长大,军人的后代崇尚英雄,笑看生死的性格,在他身上也展现得淋漓尽致!

      辛亏你说了是西线的,我就知道一位东线的,他们家就住我们这栋的13楼,时任广后政委赵力宽(正军职)的儿子,当时是汽车团48?46团?的指导员,在前线去世了,前几年还看到他的战友寻找他的烈士碑的文章。

      杨伟明(原总参二局杨局长的儿子)在1区5排18号;赵幼林(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张素洁阿姨的儿子)在2区10排16号;张亚南(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展东 许惠阿姨的独子)在1区22排4号;

      中国古语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30多年前那个朴实无华的年代,当年的官二代们义无反顾的奔向战场。在对敌作战中,许许多多的干部子弟一反过去“自由散漫”的作风和“自来红”的思想,关键时刻冲了上去,没有给老子们丢脸。他们在战斗中机智果敢灵活的表象,让那些平时看不惯他们的农村兵也不得不佩服老子英雄儿好汉。这里仅以广西战区部分参战的“高干子弟”名单结束本文,让我们在繁华喧嚣的今天铭记那一代有血性的“子弟兵”:

      彭泓,(父亲是原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时任广州军区司令部侦察参谋,被派到42军侦察处参战,随42军侦察分队打高平、收集战场情报,为42军军首长提供了大量的、可靠的军事情报和建议,受到42军的高度赞扬,荣立二等功。

      江鲁平,(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江燮元的儿子)时任42军125师步兵连长。在向复和地区进攻中,为抢救被越军火力压制在险恶地形的战友,他带领一个连向越军发起攻击,引导炮兵以火力打击敌人,以积极的行动将敌人敌人的火力引开。战斗中被敌人的高射机枪集中腹部,他就抱着从腹部流出来的肠子继续指挥战斗,直至战友们被解救出来!二等功荣立者。

      赵幼林(其父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赵幼林烈士山西省临汾县人,53046部队指导员共产党员,1969年4月入伍1979年2月19日牺牲,终年26岁荣立二等功

      (图为14军40师副师长赵子雄之子赵杰昌烈士)

      张亚南 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战东(音)的儿子,在122师参战中不幸被埋伏在山崖口路边的越军伏击,壮烈牺牲。

      叶爱群,(原广州军区叶副政委的儿子)时任55军164师某团领导。在攻打凉山的战役中,深入战斗一线指挥,打得很好!战后荣升164师师长、41军军长、广州军区参谋长等职

      杨伟明,(父亲原是广州军区二局的政委),时任122师364团2营副,在组织部队从孟麻向朔江实施包围进攻时,被越军突然打来的高射机枪弹击中,壮烈牺牲。

      范小兵,(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20分部政委)时任121师侦察参谋,作战中他多次带领侦察分队执行穿插、带路、侦察捕俘,获取了大量的战场一手情报,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多次。战后,调任广州军区侦察参谋、特种大队大队长、情报部部长、广西军区参谋长,广州军区副参谋长!

      裴建华,(其父亲是我国在约旦的大使)从桂林步校参训队赴43军参战,荣立三等功。

      高卫兵、高卫东亲兄弟(父亲高勇信阳军分区副司令)127师379团、381团特务连战士。兄弟两一起参军一起上战场,弟弟高卫东抓俘虏荣立三等战功。哥哥高卫兵在清剿越军时头部负伤,荣立三等战功。两个儿子当兵后,有人告状说高勇“走后门”,河南省军区开车来人调查,老人家哈哈一笑:当兵打仗。55军163师487团8连突击排长甄平,原55军副政委甄文林之子,在2月27日攻打扣马山的战斗中带领尖刀排冲锋,壮烈牺牲。

      叶晓林, 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部副部长;

      侯长东,在55军165师参战,其父亲原广西军区副司令员;

      刘荣磊,在43军127师379团参战,其父亲是湖南省军区领导;

      李勇进,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政府领导;晏继民,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东省军区后勤部长;

      陈庆生,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领导;

      顾凡,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林穗平,在55军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以上都是当时大区副、军、师级别领导的孩子,高干子弟临阵脱逃吗,谎言不攻自破。解放军在历次战争中,以毛泽东为榜样,把子弟送到前线,他们的表现,大多是卓越的。

      5楼 前指一号
      榜样代替不了监督,带头代替不了制约,你所列举的这些人和事,真假不论,试问如果他们真的运用手中权力,就是要把自己的子女从前线调回来,以当时的规章制度,又能如何呢?领导的子女也是人,就和领导也是人一样,他们和他们的子女无论是在前线还是在后方,都是正常而且合法的,之所以有你所说的谎言(质疑),并非是质疑某个人,如果真是如此,只要把这个人清除出去就行了,可问题是显然并非如此,缺乏明确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你只能是不断的在质疑-辩解-辟谣的怪圈中生活,而且由于社会公信力的进一步降低,这个圈子的回旋余地会越来越小,所谓黄泥掉进裤裆里,你再辩解说不是屎,怕是也由不得你了。

      自证清白,往往是越描越黑。

      你说的全对,但是请问,你到底要什么?!你已经可以进入“公知精英”队伍了。

      2017/4/21 0:36:20
      左箭头-小图标

      又见老战友的对越还击作战的文章,感慨万分。当年步兵搭乘坦克,有的战友还把自己用绑带捆在了坦克上,给敌人当活靶子打,牺牲了不少战友。

      2017/4/20 23:18:38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5362 / 排名:5049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cxm666
      西线所有参战部队中,牺牲的唯一一个团以上首长的儿子。他没有像有些干部子弟,临战前被调离战斗连队,换个少点危险的单位。父亲的正直无私,固然是重要原因。曹辉本人从小在军营长大,军人的后代崇尚英雄,笑看生死的性格,在他身上也展现得淋漓尽致!

      辛亏你说了是西线的,我就知道一位东线的,他们家就住我们这栋的13楼,时任广后政委赵力宽(正军职)的儿子,当时是汽车团48?46团?的指导员,在前线去世了,前几年还看到他的战友寻找他的烈士碑的文章。

      杨伟明(原总参二局杨局长的儿子)在1区5排18号;赵幼林(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张素洁阿姨的儿子)在2区10排16号;张亚南(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展东 许惠阿姨的独子)在1区22排4号;

      中国古语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30多年前那个朴实无华的年代,当年的官二代们义无反顾的奔向战场。在对敌作战中,许许多多的干部子弟一反过去“自由散漫”的作风和“自来红”的思想,关键时刻冲了上去,没有给老子们丢脸。他们在战斗中机智果敢灵活的表象,让那些平时看不惯他们的农村兵也不得不佩服老子英雄儿好汉。这里仅以广西战区部分参战的“高干子弟”名单结束本文,让我们在繁华喧嚣的今天铭记那一代有血性的“子弟兵”:

      彭泓,(父亲是原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时任广州军区司令部侦察参谋,被派到42军侦察处参战,随42军侦察分队打高平、收集战场情报,为42军军首长提供了大量的、可靠的军事情报和建议,受到42军的高度赞扬,荣立二等功。

      江鲁平,(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江燮元的儿子)时任42军125师步兵连长。在向复和地区进攻中,为抢救被越军火力压制在险恶地形的战友,他带领一个连向越军发起攻击,引导炮兵以火力打击敌人,以积极的行动将敌人敌人的火力引开。战斗中被敌人的高射机枪集中腹部,他就抱着从腹部流出来的肠子继续指挥战斗,直至战友们被解救出来!二等功荣立者。

      赵幼林(其父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赵幼林烈士山西省临汾县人,53046部队指导员共产党员,1969年4月入伍1979年2月19日牺牲,终年26岁荣立二等功

      (图为14军40师副师长赵子雄之子赵杰昌烈士)

      张亚南 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战东(音)的儿子,在122师参战中不幸被埋伏在山崖口路边的越军伏击,壮烈牺牲。

      叶爱群,(原广州军区叶副政委的儿子)时任55军164师某团领导。在攻打凉山的战役中,深入战斗一线指挥,打得很好!战后荣升164师师长、41军军长、广州军区参谋长等职

      杨伟明,(父亲原是广州军区二局的政委),时任122师364团2营副,在组织部队从孟麻向朔江实施包围进攻时,被越军突然打来的高射机枪弹击中,壮烈牺牲。

      范小兵,(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20分部政委)时任121师侦察参谋,作战中他多次带领侦察分队执行穿插、带路、侦察捕俘,获取了大量的战场一手情报,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多次。战后,调任广州军区侦察参谋、特种大队大队长、情报部部长、广西军区参谋长,广州军区副参谋长!

      裴建华,(其父亲是我国在约旦的大使)从桂林步校参训队赴43军参战,荣立三等功。

      高卫兵、高卫东亲兄弟(父亲高勇信阳军分区副司令)127师379团、381团特务连战士。兄弟两一起参军一起上战场,弟弟高卫东抓俘虏荣立三等战功。哥哥高卫兵在清剿越军时头部负伤,荣立三等战功。两个儿子当兵后,有人告状说高勇“走后门”,河南省军区开车来人调查,老人家哈哈一笑:当兵打仗。55军163师487团8连突击排长甄平,原55军副政委甄文林之子,在2月27日攻打扣马山的战斗中带领尖刀排冲锋,壮烈牺牲。

      叶晓林, 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部副部长;

      侯长东,在55军165师参战,其父亲原广西军区副司令员;

      刘荣磊,在43军127师379团参战,其父亲是湖南省军区领导;

      李勇进,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政府领导;晏继民,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东省军区后勤部长;

      陈庆生,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领导;

      顾凡,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林穗平,在55军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以上都是当时大区副、军、师级别领导的孩子,高干子弟临阵脱逃吗,谎言不攻自破。解放军在历次战争中,以毛泽东为榜样,把子弟送到前线,他们的表现,大多是卓越的。

      都是好样的

      2017/4/20 22:32:33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cxm666
      西线所有参战部队中,牺牲的唯一一个团以上首长的儿子。他没有像有些干部子弟,临战前被调离战斗连队,换个少点危险的单位。父亲的正直无私,固然是重要原因。曹辉本人从小在军营长大,军人的后代崇尚英雄,笑看生死的性格,在他身上也展现得淋漓尽致!

      辛亏你说了是西线的,我就知道一位东线的,他们家就住我们这栋的13楼,时任广后政委赵力宽(正军职)的儿子,当时是汽车团48?46团?的指导员,在前线去世了,前几年还看到他的战友寻找他的烈士碑的文章。

      杨伟明(原总参二局杨局长的儿子)在1区5排18号;赵幼林(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张素洁阿姨的儿子)在2区10排16号;张亚南(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展东 许惠阿姨的独子)在1区22排4号;

      中国古语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30多年前那个朴实无华的年代,当年的官二代们义无反顾的奔向战场。在对敌作战中,许许多多的干部子弟一反过去“自由散漫”的作风和“自来红”的思想,关键时刻冲了上去,没有给老子们丢脸。他们在战斗中机智果敢灵活的表象,让那些平时看不惯他们的农村兵也不得不佩服老子英雄儿好汉。这里仅以广西战区部分参战的“高干子弟”名单结束本文,让我们在繁华喧嚣的今天铭记那一代有血性的“子弟兵”:

      彭泓,(父亲是原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时任广州军区司令部侦察参谋,被派到42军侦察处参战,随42军侦察分队打高平、收集战场情报,为42军军首长提供了大量的、可靠的军事情报和建议,受到42军的高度赞扬,荣立二等功。

      江鲁平,(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江燮元的儿子)时任42军125师步兵连长。在向复和地区进攻中,为抢救被越军火力压制在险恶地形的战友,他带领一个连向越军发起攻击,引导炮兵以火力打击敌人,以积极的行动将敌人敌人的火力引开。战斗中被敌人的高射机枪集中腹部,他就抱着从腹部流出来的肠子继续指挥战斗,直至战友们被解救出来!二等功荣立者。

      赵幼林(其父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赵幼林烈士山西省临汾县人,53046部队指导员共产党员,1969年4月入伍1979年2月19日牺牲,终年26岁荣立二等功

      (图为14军40师副师长赵子雄之子赵杰昌烈士)

      张亚南 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战东(音)的儿子,在122师参战中不幸被埋伏在山崖口路边的越军伏击,壮烈牺牲。

      叶爱群,(原广州军区叶副政委的儿子)时任55军164师某团领导。在攻打凉山的战役中,深入战斗一线指挥,打得很好!战后荣升164师师长、41军军长、广州军区参谋长等职

      杨伟明,(父亲原是广州军区二局的政委),时任122师364团2营副,在组织部队从孟麻向朔江实施包围进攻时,被越军突然打来的高射机枪弹击中,壮烈牺牲。

      范小兵,(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20分部政委)时任121师侦察参谋,作战中他多次带领侦察分队执行穿插、带路、侦察捕俘,获取了大量的战场一手情报,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多次。战后,调任广州军区侦察参谋、特种大队大队长、情报部部长、广西军区参谋长,广州军区副参谋长!

      裴建华,(其父亲是我国在约旦的大使)从桂林步校参训队赴43军参战,荣立三等功。

      高卫兵、高卫东亲兄弟(父亲高勇信阳军分区副司令)127师379团、381团特务连战士。兄弟两一起参军一起上战场,弟弟高卫东抓俘虏荣立三等战功。哥哥高卫兵在清剿越军时头部负伤,荣立三等战功。两个儿子当兵后,有人告状说高勇“走后门”,河南省军区开车来人调查,老人家哈哈一笑:当兵打仗。55军163师487团8连突击排长甄平,原55军副政委甄文林之子,在2月27日攻打扣马山的战斗中带领尖刀排冲锋,壮烈牺牲。

      叶晓林, 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部副部长;

      侯长东,在55军165师参战,其父亲原广西军区副司令员;

      刘荣磊,在43军127师379团参战,其父亲是湖南省军区领导;

      李勇进,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政府领导;晏继民,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东省军区后勤部长;

      陈庆生,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领导;

      顾凡,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林穗平,在55军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以上都是当时大区副、军、师级别领导的孩子,高干子弟临阵脱逃吗,谎言不攻自破。解放军在历次战争中,以毛泽东为榜样,把子弟送到前线,他们的表现,大多是卓越的。

      5楼 前指一号
      榜样代替不了监督,带头代替不了制约,你所列举的这些人和事,真假不论,试问如果他们真的运用手中权力,就是要把自己的子女从前线调回来,以当时的规章制度,又能如何呢?领导的子女也是人,就和领导也是人一样,他们和他们的子女无论是在前线还是在后方,都是正常而且合法的,之所以有你所说的谎言(质疑),并非是质疑某个人,如果真是如此,只要把这个人清除出去就行了,可问题是显然并非如此,缺乏明确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你只能是不断的在质疑-辩解-辟谣的怪圈中生活,而且由于社会公信力的进一步降低,这个圈子的回旋余地会越来越小,所谓黄泥掉进裤裆里,你再辩解说不是屎,怕是也由不得你了。

      自证清白,往往是越描越黑。

      心里阴暗

      2017/4/20 20:17:49
      左箭头-小图标

      都是将门虎子啊,

      烈士们安息

      烈士们万岁!

      2017/4/20 17:05:15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2756025
      • 头衔:特种大队老妖
      • 工分:17964
      左箭头-小图标

      老一辈的英雄父亲!他们这一辈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敬礼!

      2017/4/20 17:01:02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694385
      • 工分:37
      左箭头-小图标

      向烈士致敬!

      2017/4/20 16:55:04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363371
      • 工分:619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请小编帮我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符号去掉。拜托啦!

      3楼 yanyunshiba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撤军。凭什么?
      因为苏联的原因,当年苏联拥有5.5万辆坦克、5.5万门火炮、5.5架战机、500多艘潜艇,600多万军队,苏联一国的陆上力量,超过整个北约。它在我国边境阵兵百万,我国对它还是有点顾忌的。如果当年确保苏联不动手的话,我军攻下谅山后,就用不着撤军了,在谅山以北的越南领土上,组建一个小国,取名北越共和国,面积虽小,只有数仟平方公里,但也是最好惩罚越南的办法,必境让越南分裂了。然后这个小国的军队指挥权归我国,这样,这个小国的权力永远撑握在我国手中。但无奈苏联的动身不确定,我国也不敢冒迫急苏联,必境苏联是超级大国。

      2017/4/20 12:23:08
      • 军衔:中国海军中将
      • 军号:991942
      • 头衔:市井真小人
      • 工分:1784528 / 排名:123
      左箭头-小图标

      老首长和伯母请多保重身体,祝你们健康长寿。

      为烈士默哀。

      2017/4/20 11:57:08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2426826
      • 工分:295262 / 排名:4785
      左箭头-小图标

      泪,全是眼泪。这是老革命红二代对人民最好的忠诚。现在的官二代好好的和你的官老爹跪在这些烈士和老革命的脚下。看看你们父子对国家做了什么?

      2017/4/20 11:24:56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21410
      • 工分:1551
      左箭头-小图标

      我一个小时的玩伴,比我岁数大不少,父亲是团职,他入伍后上军校,自卫反击战时任团通讯参谋,执行过几次危险行动。因为在关键时刻用明语喊话打赢了战斗,上级要处分他,后来更上级领导认为他临阵处置果断取得了胜利,立了二等功,现在一个军事院校工作,少将军衔。还有一个大哥当时是兰州空军歼击机飞行员,也去了云南边境,就是开飞机巡航了几回,没多大意思。他妈当时不了解情况,非常担心吓够呛,常跑我家和我父母唠叨。

      2017/4/20 11:04:05
      • 头像
      • 军衔:武警中尉
      • 军号:398939
      • 工分:1259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cxm666
      西线所有参战部队中,牺牲的唯一一个团以上首长的儿子。他没有像有些干部子弟,临战前被调离战斗连队,换个少点危险的单位。父亲的正直无私,固然是重要原因。曹辉本人从小在军营长大,军人的后代崇尚英雄,笑看生死的性格,在他身上也展现得淋漓尽致!

      辛亏你说了是西线的,我就知道一位东线的,他们家就住我们这栋的13楼,时任广后政委赵力宽(正军职)的儿子,当时是汽车团48?46团?的指导员,在前线去世了,前几年还看到他的战友寻找他的烈士碑的文章。

      杨伟明(原总参二局杨局长的儿子)在1区5排18号;赵幼林(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张素洁阿姨的儿子)在2区10排16号;张亚南(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展东 许惠阿姨的独子)在1区22排4号;

      中国古语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30多年前那个朴实无华的年代,当年的官二代们义无反顾的奔向战场。在对敌作战中,许许多多的干部子弟一反过去“自由散漫”的作风和“自来红”的思想,关键时刻冲了上去,没有给老子们丢脸。他们在战斗中机智果敢灵活的表象,让那些平时看不惯他们的农村兵也不得不佩服老子英雄儿好汉。这里仅以广西战区部分参战的“高干子弟”名单结束本文,让我们在繁华喧嚣的今天铭记那一代有血性的“子弟兵”:

      彭泓,(父亲是原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时任广州军区司令部侦察参谋,被派到42军侦察处参战,随42军侦察分队打高平、收集战场情报,为42军军首长提供了大量的、可靠的军事情报和建议,受到42军的高度赞扬,荣立二等功。

      江鲁平,(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江燮元的儿子)时任42军125师步兵连长。在向复和地区进攻中,为抢救被越军火力压制在险恶地形的战友,他带领一个连向越军发起攻击,引导炮兵以火力打击敌人,以积极的行动将敌人敌人的火力引开。战斗中被敌人的高射机枪集中腹部,他就抱着从腹部流出来的肠子继续指挥战斗,直至战友们被解救出来!二等功荣立者。

      赵幼林(其父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赵幼林烈士山西省临汾县人,53046部队指导员共产党员,1969年4月入伍1979年2月19日牺牲,终年26岁荣立二等功

      (图为14军40师副师长赵子雄之子赵杰昌烈士)

      张亚南 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战东(音)的儿子,在122师参战中不幸被埋伏在山崖口路边的越军伏击,壮烈牺牲。

      叶爱群,(原广州军区叶副政委的儿子)时任55军164师某团领导。在攻打凉山的战役中,深入战斗一线指挥,打得很好!战后荣升164师师长、41军军长、广州军区参谋长等职

      杨伟明,(父亲原是广州军区二局的政委),时任122师364团2营副,在组织部队从孟麻向朔江实施包围进攻时,被越军突然打来的高射机枪弹击中,壮烈牺牲。

      范小兵,(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20分部政委)时任121师侦察参谋,作战中他多次带领侦察分队执行穿插、带路、侦察捕俘,获取了大量的战场一手情报,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多次。战后,调任广州军区侦察参谋、特种大队大队长、情报部部长、广西军区参谋长,广州军区副参谋长!

      裴建华,(其父亲是我国在约旦的大使)从桂林步校参训队赴43军参战,荣立三等功。

      高卫兵、高卫东亲兄弟(父亲高勇信阳军分区副司令)127师379团、381团特务连战士。兄弟两一起参军一起上战场,弟弟高卫东抓俘虏荣立三等战功。哥哥高卫兵在清剿越军时头部负伤,荣立三等战功。两个儿子当兵后,有人告状说高勇“走后门”,河南省军区开车来人调查,老人家哈哈一笑:当兵打仗。55军163师487团8连突击排长甄平,原55军副政委甄文林之子,在2月27日攻打扣马山的战斗中带领尖刀排冲锋,壮烈牺牲。

      叶晓林, 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部副部长;

      侯长东,在55军165师参战,其父亲原广西军区副司令员;

      刘荣磊,在43军127师379团参战,其父亲是湖南省军区领导;

      李勇进,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政府领导;晏继民,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东省军区后勤部长;

      陈庆生,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领导;

      顾凡,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林穗平,在55军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以上都是当时大区副、军、师级别领导的孩子,高干子弟临阵脱逃吗,谎言不攻自破。解放军在历次战争中,以毛泽东为榜样,把子弟送到前线,他们的表现,大多是卓越的。

      榜样代替不了监督,带头代替不了制约,你所列举的这些人和事,真假不论,试问如果他们真的运用手中权力,就是要把自己的子女从前线调回来,以当时的规章制度,又能如何呢?领导的子女也是人,就和领导也是人一样,他们和他们的子女无论是在前线还是在后方,都是正常而且合法的,之所以有你所说的谎言(质疑),并非是质疑某个人,如果真是如此,只要把这个人清除出去就行了,可问题是显然并非如此,缺乏明确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你只能是不断的在质疑-辩解-辟谣的怪圈中生活,而且由于社会公信力的进一步降低,这个圈子的回旋余地会越来越小,所谓黄泥掉进裤裆里,你再辩解说不是屎,怕是也由不得你了。

      自证清白,往往是越描越黑。

      2017/4/20 10:34:17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81
      • 头衔:铁血老兵
      • 工分:6604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西线所有参战部队中,牺牲的唯一一个团以上首长的儿子。他没有像有些干部子弟,临战前被调离战斗连队,换个少点危险的单位。父亲的正直无私,固然是重要原因。曹辉本人从小在军营长大,军人的后代崇尚英雄,笑看生死的性格,在他身上也展现得淋漓尽致!

      辛亏你说了是西线的,我就知道一位东线的,他们家就住我们这栋的13楼,时任广后政委赵力宽(正军职)的儿子,当时是汽车团48?46团?的指导员,在前线去世了,前几年还看到他的战友寻找他的烈士碑的文章。

      杨伟明(原总参二局杨局长的儿子)在1区5排18号;赵幼林(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张素洁阿姨的儿子)在2区10排16号;张亚南(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展东 许惠阿姨的独子)在1区22排4号;

      中国古语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30多年前那个朴实无华的年代,当年的官二代们义无反顾的奔向战场。在对敌作战中,许许多多的干部子弟一反过去“自由散漫”的作风和“自来红”的思想,关键时刻冲了上去,没有给老子们丢脸。他们在战斗中机智果敢灵活的表象,让那些平时看不惯他们的农村兵也不得不佩服老子英雄儿好汉。这里仅以广西战区部分参战的“高干子弟”名单结束本文,让我们在繁华喧嚣的今天铭记那一代有血性的“子弟兵”:

      彭泓,(父亲是原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时任广州军区司令部侦察参谋,被派到42军侦察处参战,随42军侦察分队打高平、收集战场情报,为42军军首长提供了大量的、可靠的军事情报和建议,受到42军的高度赞扬,荣立二等功。

      江鲁平,(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江燮元的儿子)时任42军125师步兵连长。在向复和地区进攻中,为抢救被越军火力压制在险恶地形的战友,他带领一个连向越军发起攻击,引导炮兵以火力打击敌人,以积极的行动将敌人敌人的火力引开。战斗中被敌人的高射机枪集中腹部,他就抱着从腹部流出来的肠子继续指挥战斗,直至战友们被解救出来!二等功荣立者。

      赵幼林(其父原广州军区后勤部政委赵力宽 }赵幼林烈士山西省临汾县人,53046部队指导员共产党员,1969年4月入伍1979年2月19日牺牲,终年26岁荣立二等功

      (图为14军40师副师长赵子雄之子赵杰昌烈士)

      张亚南 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张战东(音)的儿子,在122师参战中不幸被埋伏在山崖口路边的越军伏击,壮烈牺牲。

      叶爱群,(原广州军区叶副政委的儿子)时任55军164师某团领导。在攻打凉山的战役中,深入战斗一线指挥,打得很好!战后荣升164师师长、41军军长、广州军区参谋长等职

      杨伟明,(父亲原是广州军区二局的政委),时任122师364团2营副,在组织部队从孟麻向朔江实施包围进攻时,被越军突然打来的高射机枪弹击中,壮烈牺牲。

      范小兵,(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20分部政委)时任121师侦察参谋,作战中他多次带领侦察分队执行穿插、带路、侦察捕俘,获取了大量的战场一手情报,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多次。战后,调任广州军区侦察参谋、特种大队大队长、情报部部长、广西军区参谋长,广州军区副参谋长!

      裴建华,(其父亲是我国在约旦的大使)从桂林步校参训队赴43军参战,荣立三等功。

      高卫兵、高卫东亲兄弟(父亲高勇信阳军分区副司令)127师379团、381团特务连战士。兄弟两一起参军一起上战场,弟弟高卫东抓俘虏荣立三等战功。哥哥高卫兵在清剿越军时头部负伤,荣立三等战功。两个儿子当兵后,有人告状说高勇“走后门”,河南省军区开车来人调查,老人家哈哈一笑:当兵打仗。55军163师487团8连突击排长甄平,原55军副政委甄文林之子,在2月27日攻打扣马山的战斗中带领尖刀排冲锋,壮烈牺牲。

      叶晓林, 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原广州军区后勤部副部长;

      侯长东,在55军165师参战,其父亲原广西军区副司令员;

      刘荣磊,在43军127师379团参战,其父亲是湖南省军区领导;

      李勇进,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政府领导;晏继民,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东省军区后勤部长;

      陈庆生,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广州市领导;

      顾凡,在55军163师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林穗平,在55军参战,其父亲是抗战时期的干部、原广东省政府官员。

      以上都是当时大区副、军、师级别领导的孩子,高干子弟临阵脱逃吗,谎言不攻自破。解放军在历次战争中,以毛泽东为榜样,把子弟送到前线,他们的表现,大多是卓越的。

      2017/4/20 8:52:13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请小编帮我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符号去掉。拜托啦!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撤军。凭什么?

      2017/4/20 7:37:29
      左箭头-小图标

      请小编帮我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符号去掉。拜托啦!

      2017/4/19 11:16:2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6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对越作战中446团团长之子——曹辉之死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