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抗日苗族勇将罗启疆在黎平

共 8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117743
  • 工分:1292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抗日苗族勇将罗启疆在黎平

罗启疆,苗族,字封荣,后改效之,1902年出生于贵州松桃县达车乡张坝堰。13岁考入贵阳省立模范中学,1919年毕业回乡跟随其父办团务、练乡勇。1921年秋立志从戎,投靠川军罗觐光师,任新兵连长。次年被保送到云南讲武学堂第十八期学习深造。1924年毕业回原部,升任师警卫营营长。1926年8月国民革命军第十军军长王天培派教导师师长吴勉安(松桃人)回乡招募兵员,罗启疆遂率部投靠第十军,任直属独立团团长。次年7月第十军奉命整编北伐,罗启疆团编入第三十师,因参加湖北公安、江苏徐州、河北临城等战役有功,升任副师长并代理师长。王天培军长被害后,第十军内部发生分裂,罗启疆率部投桂系,被委任为师长。1928年蒋桂矛盾缓和,罗启疆师奉命开赴唐山整编,编为五十一师一五三旅,任旅长。1929年春罗启疆离队回乡,组建3个团的队伍,不久归附贵州蒋系的何成浚,被委任为独立三十四旅旅长。此后的五、六年间受命在黔、湘、鄂追剿阻击红军。1935年冬他率部经过松桃时,到各中小学慰问赠送纪念品,在送给毕业班每个学生的毛巾上欣然题词:“内讧频仍,外侮维艰,未来重任,责在青年。”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罗启疆奉命率部开赴抗日前线,在江苏常熟、无锡等地堵击日军,后转到宁国整编为一个团,编入第四军九十师。次年春罗启疆转回乡,在松桃、秀山、花垣一带以预备第十三师名义,组成了3个团的兵力,继而开赴江西,在新余奉命整编为八十二师,被升任为中将师长。同年6月率师部参加武汉保卫战,抗击日寇。1940年4月初因积劳成疾在湖南岳阳病逝,年仅37岁。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发来褒扬令:“罗启疆积劳病故,殊堪震悼,着追赠陆军上将;遗迹交国史馆编纂;葬于衡山。”

1936年秋,他奉命率独立三十四旅赴黎平,在黎平活动半年多的时间,严肃军纪,整治地方内乱,办了不少好事实事,深受地方民众的欢迎和好评。

拒喝商会“接风茶”

1936年7月,罗启疆率部赴黎平执行任务,县城关商人张配先组织商会到西门城外的承德桥去举行迎接仪式,商会的人在桥上的“接官亭”内摆上桌椅,系上桌围和椅帔,桌上摆着八个果盘和杯盏,盛放水果、点心及茶叶,两边列队站着保商队队员和围观看热闹的老百姓。罗启疆的先头部队来到桥头,立即分散到四周的制高点放岗放哨。随后,罗启疆在张配先的独领下来到桥头下马,罗启疆环视了一下四周,挥手向放哨的士兵们喊到:“旅长到家了,请弟兄们下来!”士兵们飞快地跑下来在桥头集合列队。罗启疆在张配先的恭迎下,走进“接官亭”,商会的行丁立即往桌上的杯盏沏茶水,并毕恭毕敬地招呼:“旅长请用茶!”罗启疆边走边摆手说:“旅长不喝!旅长不喝!”这时挤在人群中看热闹被当地人戏称“傻高毛”的雇工,窜了上去嘟囔道:“旅长不吃我吃。”伸手就抓盘中的果点,司礼的行丁急忙与其争抢起来,惹得围观的老百姓哗然大笑,罗启疆也笑而淡之地走过桥来。

站在承德桥这头的保商队队员,参差不齐地向他立正行军礼,罗启疆微微点头付之一笑。后面跟着他的队伍分成四路纵队,威风整齐地开进城来。

收编“抗日救国军”

罗启疆率部赴黎平之前,由于当时黎平和锦屏、天柱、剑河等县的国民党政府,横征暴敛,残酷压榨劳动人民,动不动就抓丁关人,对少数民族尤其歧视侮辱,不仅引起了当地民众的抗暴斗争,也引起了原国民革命军第十军回乡军人的义愤,他们因路见不平,便挺身而出,于是便被加以莫须有的罪名而被捕入狱。1936年,锦屏的王泽龙、天柱的龙子余与龙伯熙、剑河的陈贡章等人为营救旧同事,先后组织武装袭击天柱、锦屏县政府,打开监狱释放全部“犯人”,事态扩大之后打出“抗日救国”的号召,正式组成“贵州抗日救国军”,并公推王泽龙为指挥,响应的人风起云涌,不到一个月,便发展六千多人,拥有长短枪三千多支。组建四个团,分驻天柱、锦屏、剑河三县各城镇。曾得到桂系军阀白崇禧的支持,编为贵州抗日救国军第十一纵队,电委王泽龙为司令官。与此同时,黎平地方土匪杨锦标的武装力量也在日益壮大,并进驻黎平县城,与王泽龙彼此联络,共同对付黔东南的黎平、锦屏、天柱、剑河等县的国民党政府,声势越来越大,震惊了黔东南各县,引起贵州省国民政府的重视,调派兵力到毗邻的三穗、榕江等县监视其行动。

在这种风云变幻的情形下,罗启疆受命率独立三十四旅到黎平,对王泽龙为首的“贵州抗日救国军”进行说服收编。罗启疆到达黎平后,利用当年原国民革命军第十军老同事的关系,派蒋士伟为代表到锦屏与王泽龙进行谈判,商谈收编问题。出于对罗启疆旅长的信任,不到一个月时间,王泽龙就欣然同意收编,率部来到黎平接受收编为独立三十四旅的一个支队,王泽龙被委任为支队长,随即进行整训,就这样一场即将爆发的动乱便平息了,罗启疆把他们引上真正抗日救国的大道。在黎平整训半年多完结后,罗启疆率这支队伍开赴前线参加抗日。

建造中山纪念堂

罗启疆进驻黎平后,在收编整训的同时,为纪念国民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安排士兵在城中原清代参将营署遗址的废墟上(现城中休闲广场处),动工新建一座雄伟的中山纪念堂。纪念堂坐北朝南,为两层砖木结构,装饰得富丽堂皇,颇为气派。正面外墙镶嵌着打磨得光滑的青石板,每块都刻有题词和图案,其中一块醒目地刻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表达了对孙中山先生的敬仰之情。左侧竖有一座高约十米的塔,用石料垒砌而成,工艺十分细腻和考究,称之为“介石塔”。塔的不远处,立有一块大石碑,称之为“启疆碑”。堂、塔、碑居高临下,三位一体,各有喻义,其间长有茂盛的树木,置有石墩、石桌、石条,供人们参观和休憩。

纪念堂正前下方新辟有大体育场,场内置有篮球架、天桥、浪桥、单杠、双杠、木马、秋千等体育健身设备,除供部队士兵训练外,还供城内青年开展体育活动。这些工程在建造过程中,罗启疆不派款不拉夫,全部由士兵投劳,深得民众的赞许。纪念堂及其附属设施在后来的城市建设中被拆除和改造,取而代之是豪华的现代建筑。

联合政府禁烟赌

罗启疆开赴黎平前,这个地处黔湘桂结合部的地方,由于天高皇帝远,地方政府软弱,抽大烟、赌博等社会恶习十分盛行,尤其是土匪杨锦标驻进城里后,支持地痞商贩贩卖大烟和开办赌场花会,充当他们的“保护伞”,并从中收取“水子”来维持众匪的开销,一时间城里抽大烟和赌博泛滥成灾,开大烟铺、赌场、花会等行当的到处都是,愈演愈烈,搅得城里人有的倾家荡产,有的妻离子散,有的债台高筑,有的送命黄泉。

罗启疆深知大烟和赌博对民众的毒害,他在收编杨锦标匪部的同时,一方面对其进行控制和劝导,一方面联合政府时任县长邓匡元共同发出禁烟赌令,同署两人名字发布号令,声明禁必止,违必罚,并烧毁缴获的大烟和赌具,很快刹住了盛行一时的这股歪风邪气,肃清社会治安。

剿除地方恶匪患

二十世纪30年代的黎平,盗匪十分猖獗,北有岩洞铜关的杨锦标,西有孟彦罗里的杨廷标,都是独霸一方的地方恶匪,打砸抢烧杀无所不干,草菅人命,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罗启疆到黎平后,收编了杨锦标部,对其前嫌既往不咎。而杨廷标仍无所事事,为非作歹,“关羊吊牯”、抢劫勒索、霸占他人钱财、滥杀无辜乡民。有一年,他内勾外引匪帮到邻近的宰官村打劫,放火焚烧民房,开枪杀死4位村民,将寨上各家各户的财物翻箱倒柜洗劫一空,还押走“吊牯”人质37人,抢走妇女4人,抓夫13人,后经多方斡旋,用5000多元大洋才赎回了人质。还有一年,他带领喽罗到邻近的五湖寨抢劫,当场就杀死了7个村民。他抢占了3名妇女做老婆,因不顺从,他亲手杀死了2个。1934年12月,中央红军长征经过罗里,他与贺子云纠集众匪和地主武装,仗着人多地熟,袭击红军后卫收容部队,劫杀红军战士多人,抢夺枪支,欠下了累累的血债。

罗启疆进驻黎平后,根据罗里乡民杨枝锦、杨秀佳告发,立即派营长李瑞芝和连长杨敬之前往密查,查实后派兵对杨廷标匪部进行清剿,杨廷标及众匪多人被当场击毙,并生擒贺子云到黎平县城枪决,除掉了地方一大匪患,当地民众拍手称快。

罗启疆离开黎平开赴抗日前线,全城百姓依依不舍地夹道相送,他大仁大义的民族气节和爱国抗日的民族精神,永垂青史。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4/12 14:00:1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抗日苗族勇将罗启疆在黎平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