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麟剑:《古巴比伦源流史》〖长篇连载〗(18)

共 32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44321
  • 工分:513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麟剑:《古巴比伦源流史》〖长篇连载〗(18)

巴比伦第一王朝(古巴比伦王国、阿摩利人)

巴比伦城,位于尼普尔西北的幼发拉底河东岸,属于阿卡德地区,东经44°25‘,北纬32°33‘。

BC2000年左右,来自西方的游牧民族西闪米特人结成强大游牧部落,侵入埃卜拉地区,把埃卜布拉都城掳掠一空,临走时又放了一把大火将其焚毁。埃卜拉第二王朝灭亡。之后西闪米特人先后在埃卜拉地区建立众多政权,其中最大的一支是雅姆哈德国,其基本继承了埃卜拉第二王朝的势力范围,而埃卜拉本地也进驻了一支西闪米特人,在废墟上建立了埃卜拉第三王朝。但实际上除了以埃卜拉为都外,几乎没有任何亮点。也一直是雅姆哈德的属国。

大部分西闪米特人在攻灭埃卜拉第二王朝,打通了通往美索不达米亚的通路之后,没有在当地停留,其主力进入阿卡德地区,此时正是南方的苏美尔地区的伊辛王朝(东闪米特人)和拉尔萨王朝(西闪米特人)争雄的时期,伊辛王朝此时在阿卡德地区和西里西亚地区占据了绝对优势,而继承埃卜拉第二王朝(东闪米特)残余势力的马瑞也投靠了伊辛。

所以这些西闪米特人进入此地发展,并不敢嚣张,开始在各地悄悄地发展新的城市。

而这些人是继阿卡德帝国时期之后第二批进入巴比伦尼亚的西闪米特人。无论先后,后人都将这些进入巴比伦尼亚的西闪米特人称为阿摩利人,但如果没有进入巴比伦尼亚而留在西方的西闪米特人,人们又取了其他的名字,因为相比留在原地的人,进入巴比伦尼亚的西闪米特人取得了辉煌的成绩,青史留名。不过有时候人们也将靠近西里西亚的叙利亚的西闪米特人也称为阿摩利人。

第一批进入巴比伦尼亚的阿摩利人初期被作为奴隶,广泛分布各地,后来被拉尔萨王朝吸收。

而焚烧了埃卜拉城的第二批阿摩利人,他们悄悄地在阿卡德地区建立了巴比伦城,这是巴比伦人的由来,当然后来巴比伦统一了美索不达米亚之后,所有的阿摩利人都称自己为巴比伦人,两者似乎同义。不过不难理解,如同当初的东闪米特人都称自己为阿卡德人一样,人们只记得胜利者。

巴比伦人的语言主要是阿卡德语进一步阿摩利方言化,加入了众多的音译词。

(1)苏穆·阿布Sumu-abum,统治时间:13年,BC1894--1881年。与亚述的埃瑞舒姆二世同时代。

BC1894年,阿摩利大长老苏穆·阿布为巴比伦第一王朝(又称古巴比伦王国)首王,修筑了巴比伦城墙,而巴比伦在阿卡德语中意为神之门。

(2)苏穆拉埃勒Sumu-la-El,统治时间:36年,BC1881--1845年。与亚述的伊库努姆同时代。

BC1880年,苏穆拉埃勒继承了巴比伦王位,是巴比伦第一王朝的第二任国王。

苏穆拉埃勒统治时期,巴比伦先后吞并了阿卡德城、卡扎鲁Kazallu、马尔达Marda、库塔Kuta等城邦,占据阿卡德地区大部。

(3)萨比乌姆Sabium,统治时间:14年,BC1845--1831年。

BC1844年,萨比乌姆继承了巴比伦王位,是巴比伦第一王朝的第三任国王。

此时,巴比伦第一王朝已经发展了起来,伊辛第一王朝国王恩利勒·帕尼为了对抗拉尔萨王朝,主动与巴比伦结盟。BC1842年,恩利勒·帕尼与巴比伦国王萨比乌姆签订盟约,成为军事同盟。

双方联军曾经一度占领拉尔萨王朝重要城市、宗教中心、圣城尼普尔,但不久又被拉尔萨王朝夺回。

(4)阿皮勒·辛Apil-Sin,统治时间:19年,BC1831--1812年。

BC1830年,阿皮勒·辛继承了巴比伦王位,是巴比伦第一王朝的第四任国王。

阿皮勒·辛统治时间,巴比伦已经变得足够强大,开始与伊辛和拉尔萨三足鼎立。

巴比伦势力范围集中在以巴比伦为中心的阿卡德西部地区;伊辛第一王朝占据阿卡德地区一部、苏美尔西部和北部地区,乌鲁克也在其中;拉尔萨王朝占据苏美尔东部和南部地区。但三国之间并不是泾渭分明,而是犬牙交错。

阿皮勒·辛修建了许多神庙与大型建筑工程。

(5)辛·穆帕利特Sin-muballit,统治时间:20年,BC1812--1792年。

BC1812年,阿皮勒·辛的儿子辛·穆帕利特继承了巴比伦王位,是巴比伦第一王朝的第五任国王。

亚述埃卡拉图王朝国王沙姆什·阿塔德一世即位初期,马瑞第二王朝国力强盛,迫使其臣服,占领了首都阿淑尔城和埃卡拉图城。

经过十年的国力积累之后,沙姆什·阿塔德一世于BC1812年,与新任巴比伦国王辛·穆帕利特结盟,以共同对付马瑞。

在巴比伦的帮助下,亚述夺回了被马瑞控制的首都阿淑尔城和埃拉卡图城。

BC1800年,由于马瑞发生继承权有关的王室内乱,沙姆什·阿塔德一世吞并马瑞第二王朝。沙姆什·阿塔德一世的二儿子雅苏玛·阿塔德Yashmah-addu作为亚述驻马瑞总督开始控制马瑞。

BC1794年,拉尔萨王朝国王瑞姆·辛一世向拉尔萨王朝发起决战,而伊比辛第一王朝国王达米克·伊利舒与巴比伦国王辛·穆帕利特率两国联军迎战,联军战败。

拉尔萨王朝顺势占领伊辛与乌鲁克城,伊辛第一王朝灭亡。

(6)汉穆拉比Hammurabi,统治时间:42年,BC1792--1750年。

BC1792年,汉穆拉比继承了巴比伦王位,是巴比伦第一王朝的第六任国王。初期向亚述王沙姆什·阿塔德一世表示臣服。

巴比伦初期实行休养生息的政策,积极治理内政。

汉穆拉比时期王室占有的土地分为三类:

一、“供养(维持)宫廷之田”——以供职为条件所授份地,以纳赋税(纳贡)为条件所授份地。以供职为条件领有份地者包括士兵、官吏、塔木卡(商业代理人、高利贷者)等。士兵列都、巴依鲁以服军役而领有王室份地。其份地可由其成年儿子继承,但仍以服军役为条件;拒绝或雇人代其服军役者处死刑。

二、“纳贡人”——指领有大部分王室土地是以纳赋税(纳贡)为条件的份地的人,他们受王室的剥削和控制,其份地亦不得买卖、抵押或传于女继承人。

三、除王室土地外,古巴比伦社会还存在神庙土地、城市土地及私人土地。汉谟拉比法典和考古发现的契约文书及其他文献材料证明:私有土地占相当数量,土地租佃和雇佣关系已普遍流行。地租一般是收成的1/2或1/3。果园、菜园的地租为收成的2/3。

土地价值随灌溉用水的供应情况而异,有的供应灌溉用水的园圃地租高达收成的3/4。高利贷业甚为活跃,神庙和酒店同时经营高利贷业。高利贷业的活跃促进债务奴役制的发展。债奴被称为基萨图。在家庭和婚姻关系方面,还保存父权和夫权的家长制残余。父家长可将其妻或子女卖为奴隶或使之变为债奴,子女须为其家长杀害的他人子女抵命。

古巴比伦社会分为三个等级:

一、“阿维鲁”为全权自由民,上层是统治阶级,下层多是纳税、服兵役和徭役的自耕农和士兵;

二、“穆什钦努”为依附于王室土地的无权自由民,古巴比伦时代还存在其他类似穆什钦努的依附阶层;

三、“瓦尔都”(男奴)和“阿姆图”(女奴)则是奴隶阶级。

汉穆拉比十分勤政,他兴修水利,奖励商业。

BC1787年,为了强化统治,汉穆拉比制订了世界上现存的第二部比较完备的成文法典——《汉穆拉比法典》。

《汉穆拉比法典》是一部比较完备的成文法典,大概在BC1791年或BC1790年始拟。

这部法典于1901年在埃兰古城苏萨(原阿万第二王朝首都,今属伊朗)发现,被刻在一根高2.25米,上周长1.65米,底部周长1.90米的黑色玄武圆柱(现存法国巴黎卢浮宫博物馆)上,共3500行,是汉穆拉比为向神明显示自己的功绩而编纂的,比较全面的反映了古巴比伦王国的社会情况,为后人研究古巴比伦社会经济关系和西亚法律史提供了珍贵资料。经过长年的风化,已模糊不清,只能依稀辨认出几条。

圆柱顶端有两个人物,坐在椅子上的是正义之神(太阳神)沙玛什,另一个则是汉穆拉比。汉穆拉比从正义之神沙玛什手中接过权杖的浮雕,意在说明“我(即汉穆拉比)是受神的旨意来统治这片土地的”。下面用楔形文字铭刻法典全文,除序言和结语外,共有条文283条。

序言宣扬汉穆拉比受命于神,结语颂扬汉穆拉比的功绩。法典内容可能为陆续发布,功绩部分随着汉穆拉比的战绩而逐渐增添,直到汉穆拉比战胜亚述后死去,法典的内容才完整。

《汉穆拉比法典》包括诉讼手续、损害赔偿、租佃关系、债权债务、财产继承、对奴隶的处罚等。建立在两个最著名的原则基础上,即“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和“让买方小心提防”。还规定保护孤寡等。法典宣扬“君权神授”,法典还规定:奴隶可以买卖,可用来抵债;如果奴隶胆敢对主人说“你不是我的主人”,他的耳朵就要被割掉……。

这部法典详细规范了国王、奴隶主与自由民、奴隶之间的阶级关系,还规定保护孤寡,将债奴期缩短为三年等等。这不仅具有进步性的历史意义,而且堪称人类社会法典领域的开先河之作。

汉穆拉比利用宗教来巩固自己的政治,自称是“月神的后裔”。

巴比伦人在西闪米特游牧时期信奉的主神是马尔图(Martu),又称阿穆鲁(Amurru),在巴比伦统一两河流域后,该神遂成为主神马尔都克(Marduk)。马尔都克之子纳布(Nabu,原名图图Tutu)为学术之神,后继承了父亲的神位。据说,马尔都克与涅伽尔(Nergal)有时都呈龙形,并且一同出现(类似于古希腊宗教中,宙斯与哈得斯的关系),都具有死而复生的能力。

著名史诗《埃努玛·埃立什》(又称《咏世界创造》)主要汇集了苏美尔民族的创世思想,着重歌颂主神马尔都克的事迹。这首诗约一千行,成书于约公元前十五、十四纪世,后经学者从七块泥板中考据整理出来,故又称“七块创世泥板”,它是历史上最早关于创世神话的题材之一。

相传太古之初,世界一片混沌,没有天,没有地,只有汪洋一片海。海中有一股咸水,叫提亚玛特,还有一股甜水,叫阿普苏,它们分别代表阴阳*,在汪洋中不断交汇,生出几个神祗,到安沙尔和基沙尔时,他们又生出天神安努和地神埃阿,于是宇宙出现了最初的几代神灵。

随着神灵逐渐增多,众神发生争端,提亚玛特和阿普苏日益感到自己的势力在缩小,于是他们决定惩治众神。可是阿普苏并不满意提亚玛特的计划,决心将众神赶尽杀绝。

当众神得知这一秘密消息,便在埃阿神带领下,杀了阿普苏,埃阿神因此成了众神之首。

不久,埃阿神喜得贵子马尔都克,他生来便与众不同,浓眉大眼,身强力壮,埃阿神又赋予他一切智慧和力量。

后来阿普苏的儿子为报父仇,开始向天地神挑战,提亚玛特也前去助阵。天神与之交锋初战告负,决定让马尔都克一展威风。马尔都克欣然应允,做了众神的统领,他不负众望,英勇作战,一举歼灭来犯者,并亲手切断提亚玛特的腰身,用她的上身筑成苍穹,用她的下半身造出大地。而后他又杀死了提亚玛特的一个辅助神,用他的血造出了人类,并规定人的天职便是侍奉众神。这样马尔都克终于建立起巴比伦王国,他则成为天国之主,众神之王。

这个神话故事是巴比伦文学中较有代表性的作品,它不仅表现了巴比伦人对创世、人类起源问题的关心,对自然的崇拜,也反映了两河流域国家政治的统一,宗教由多神教向一神教的转变,还表明巴比伦社会从母权制向父权制的过渡,原始社会向奴隶制转变的历史进程。在诗中,提亚玛特代表了阴性世界,她不满众神的强大,欲惩治诸神,代表阳性世界的埃阿神不畏先辈的威力,先斩后奏,夺取王位。埃阿之子马尔都克继承父业,成为阳性世界的首领,他勇猛顽强,不屈不挠,经过殊死搏斗,终于战胜神母提亚玛特,体现了阳性的刚强和伟大。

这个故事与古希腊神话中地母盖亚和众神之主宙斯的故事有些相似,它表现了历史在不断向前迈进的过程,反映了巴比伦王国在两河流域不断统一强大的现实,以及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和王权神授的宗教观念。

由于巴比伦军事、政治实力大为增强而成为整个两河流域和附近地区的征服者和统治者,他们信奉的民族性、地方性的神也相应扩大了自己的神圣地位和神圣权力。

在此以前实行军事民主制的天国政府逐渐演变为由主神控制的君主专*制机构。神灵对世界和社会人事的干预大大加强了。宗教要求人类虔诚地放弃人的一切主动性,绝对地相信和依赖种的安排和干预。

与此相应,强调人的罪恶感.祈求神赦罪、向神赎罪的个人性宗教信仰也因此而得到更多的表现。

古代巴比伦宗教的整个演变过程,生动而突出地体现了宗教作为社会的上层建筑,从原始时代的氏族宗教或部落宗教演变为奴隶制时代的民族宗教或国家宗教的历史过程。

祭司是神庙的侍奉人员,负责主持祭祀活动、节庆典礼,念咒祈祷,占卜等。他们是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国家一个最特殊的阶层。

美索不达米亚人注重现世的祈福和享乐,建造神庙是为了祭祀诸神,保持和神的良好关系,以保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所以,一国之中,庙宇往往是仅次于王宫的最好建筑。对修建神庙,各民族都舍得花大本钱。希罗多德在他著作中描述的巴比伦通天塔,就是最有代表性的神庙。既然神庙多得数不清,祭司作为神庙的侍奉人员,数量自然惊人。他们不仅人数众多,而且权势显赫。

在美索不达米亚,国家的王权受到三种限制:法律、贵族和祭司。其中以祭司最有势力。国王是神的代言人,其权力由神授予,而神的代表是祭司。在老百姓眼里,人君如果不从祭司手中获得权杖,就不能称之为名正言顺。祭司代表神授权给君王时,一般都有庄严隆重的仪式。在这种神权政治下,祭司拥有极大的特权。

而且,祭司是国家一支重要的经济力量,他们控制和管理着神庙里的财富。由于宗教在国家生活中的地位,美索不达米亚的神庙聚敛的财富无以数计。国王一般划拨一部分土地作为庙产,并指定区域献租纳税。对外战争如果获胜,战俘和战利品优先送达的地方就是神庙。加上国民竞相敬献的各类供品,神庙里不仅充满了食品、蔬菜、水果,而且拥有大量的金银财宝。

祭司作为财富的管理者,他们出租土地、经营钱庄、参与商业活动,使神庙的财产不断增值。因此,祭司因神得财,因财得势,成为社会的特权阶级。

祭司多出于名门望族,职业是世袭的,其称号也代代相传。他们还往往是国家少数垄断了文化知识的人。在神庙开设的学校中,祭司既是校董,又是教师,对学生灌输宗教思想,因而也是垄断思想的阶层。

祭司也分不同的等级,高级祭司负责主持重大的祭祀活动,普通祭司按等级各司其责。比如卡鲁、那努负责领唱圣歌,尼撒库负责主持奠酒,那姆克负责清扫,巴努负责驱魔仪式。另外还有专门从事占卜和解释预兆的祭司,他们负责求神问吉、解梦看相、占星预卜等。

古巴比伦人依黄道上各星座代表的地段而划出太阳在一年十二个月所处的位置,即黄道十二宫。古巴比伦时期的文献中还记载了对流星、慧星等星的变异天象的观察。

古巴比伦人曾系统的记录了金星出现的日期和方向。定期于公元前1000年的巴比伦天文学纲要《犁星》记载了18个星座:

“(他们是)月神轨道上站立的诸神,月神每月经过他们的区位,并触及他们。这些星座在公元前8世纪被晚期亚述天文学者作为行星观察的参照点。……把这些星座划分成平等的30°的拱形区大概是受到把一年在理论上划分为12个30天的月份的影响。这(一年有12个30天月的理论上的划分)在古巴比伦时期(约公元前1800年)已经有了些证据。”由此看来,黄道十二宫出现很晚。最早在公元前1000年时,天空被划为18个星座。再往前溯400年的古巴比伦时期并没有任何划分天空的证据被知道。最早的一个慧星记载定期到公元前234年2月。这一被记载的慧星很可能是中国文献中也记载了的同一慧星。”

古巴比伦王国时期的婚姻制度是一夫多妻制,一个女子只能嫁一任丈夫,而一个男子却可以迎娶其它女子为妾侍,这与封建的中国时期的婚姻制度是基本相同的。

古巴比伦时代各城邦的政治制度与苏美尔阿卡德时代及乌尔第三王朝不同。汉穆拉比统一后,建立了有别于东闪米特开放的政治制度,而是采取与闪米特一神教传统相适应的中央集权的专*制制度。国王独揽政治、军事、外交、司法和宗教等权力,直接任命中央和地方官吏。

当时巴比伦的铸造技术和冶金技术高度发达,并拥有了自己的学院,拥有流传最早的史诗、神话、药典、农人历书等,巴比伦人当时已经会分数、加减乘除四则运算和解一元二次方程。另外,当时已经流传下来的苏美尔人的一项成果就是苏美尔计算出了π的值近似3,是不可缺少的部分。说明当时继承了苏美尔文明的巴比伦文明已经达到的文明高度。

巴比伦在这个时期处于青铜时代晚期,货车及战车被先后发明,这一时期是巴比伦文明的鼎盛时期。

《汉穆拉比法典》,保护了平民阶级的利益,保证了公民兵的兵源。经过十多年的内政处理,汉穆拉比建立了一支常备军。他制订了雄心勃勃的征服计划,并以百分之百的信心和决心使蓝图变成现实。

汉穆拉比即位时,伊辛第一王朝已经灭亡,原来的三国鼎立已经变为巴比伦和拉尔萨两强对峙,另外马瑞,埃什嫩纳,埃兰,亚述埃卡拉图王朝,叙利亚的雅姆哈德等诸强环绕。

埃卜拉第二王朝遭受西闪米特阿摩利人侵略并失去叙利亚领土之后的残余力量退缩到马瑞后,被亚述占领。

BC1789年,沙姆什·阿塔德一世死后,亚述埃卡拉图王朝建立的帝国开始瓦解,雅苏玛·阿塔德被马瑞新国王斯姆瑞·利姆推翻,被驱逐回亚述。

马瑞新国王斯姆瑞·利姆Zimri-lim本为马瑞王族,在马瑞第二王朝被亚述所灭后,一直在叙利亚强国西闪米特阿摩利人建立的雅姆哈德国避难,后得到雅姆哈德王亚瑞姆林的帮助,并借兵给他,才推翻亚述的统治,得到马瑞王位。

其实主要的问题是亚述人是东闪米特人,而雅姆哈德人是西闪米特阿摩利人。而马瑞人虽为东闪米特人,但因为灭国之恨,而向西闪米特阿摩利人的雅姆哈德求助,得到这样削弱东闪米特人建立的亚述埃卡拉图王朝的机会,雅姆哈德自然不会错过,此后马瑞成为雅姆哈德的属国。

而巴比伦西面正面对雅姆哈德与马瑞,如果巴比伦要想与东方诸国争雄,就必须取得一个稳固的后方,而击败统治整个叙利亚地区的雅姆哈德在当前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作为雅姆哈德属国的马瑞也是不可以占领的,否则两国就将没有任何缓冲的余地。所以唯一可行的办法就只有外交上建立联盟。

汉穆拉比是西闪米特阿摩利人,与雅姆哈德人都是西闪米特阿摩利人,甚至亲缘关系非常近,所以两国建立联盟并非不可能。

而马瑞人也面临着亚述的威胁,所以也需要巴比伦的支持,尽管雅姆哈德没有表态,但是马瑞人还是积极地响应了巴比伦的联盟要求。两国正式结为军事同盟。巴比伦的后方威胁基本解除。

BC1765年,在有了马瑞这个强力后盾以后,汉穆拉比率领联军,击败了拉尔萨王朝,占领了臣服于拉尔萨、原属于伊辛第一王朝的最后两座城市的乌鲁克和伊辛两个城邦,两座城市因为曾经与巴比伦的盟友关系而欣然服从于巴比伦的统治。

拉尔萨王朝由此势衰,巴比伦成为最有可能统一美索不达米亚的国家。

这引起了各国的恐慌,北方的诸国都视巴比伦为最大威胁,BC1764年,埃兰、古提、埃什嫩纳和马勒库姆Malkum组成联军进攻巴比伦。

汉穆拉比沉着应战,在希瑞图姆城Hiritum联同马瑞联军与埃什嫩纳联军决战,击溃了各国联军。

埃兰古提王朝在这次战役之后,势力严重削弱。

汉穆拉比在这次胜利之后,暂时平定了阿卡德地区的威胁,兵锋转向南部的苏美尔地区。

BC1763年,趁着瑞姆辛病重之际,汉穆拉比的军队向南攻打拉尔萨王朝,攻占其在北方的首都马什干沙皮尔Mashkan-shapir,最终攻占拉尔萨的发家之地拉尔萨城,自己兼任拉尔萨王朝的国王,但实际上此时的拉尔萨王朝已经名存实亡,仅有拉尔萨一座城市。

巴比伦的扩张势头,引起了亚述的警惕。

此时的亚述为埃卡拉图王朝国王伊什迈·达干二世统治时期,不但面临着南方巴比伦的崛起,还要面对来自扎格罗斯山脉的图鲁库人turukku人的攻击。图鲁库人曾一度攻击过亚述首都埃卡拉图城。

面对这些问题,伊什迈·达干二世除了积极应对巴比伦的威胁之外,最重要的措施就是与巴比伦的敌人结盟,这一措施比较得力,首先与埃什嫩纳国王塔图沙dadusha结盟,甚至为了表示诚意,将盟主之位让与埃什嫩纳。实际上当时埃什嫩纳多次组织对巴比伦的联军,盟主之位也是众望所归。

之后亚述又不计前嫌,主动与马瑞和解,而统治叙利亚地区的强国雅姆哈德也看出巴比伦统一美索不达米亚这一趋势,这将对雅姆哈德构成新的威胁。所以雅姆哈德答应与亚述结成同盟,但在随后的战事中,雅姆哈德并未实际出兵,只是支持了属国马瑞参加对抗巴比伦的联军。

此时巴比伦统一美索不达米亚的形式日渐显现。原来作为盟友的马瑞,开始恐慌起来,唇亡齿寒的道理谁都明白。马瑞也接受了背叛巴比伦的宗主国的决定。

趁着巴比伦兵锋南向之际,在亚述的幕后操纵下,埃什嫩纳联络马瑞与马勒库姆再次组成联军,企图进犯巴比伦。

汉穆拉比闻讯,迅速从南部苏美尔地区撤兵,撤兵之前为了安抚这一地区,汉穆拉比亲自兼任拉尔萨王朝国王。

汉穆拉比回师与埃什嫩纳联军交战,又一次击溃联军,并乘胜进军攻占了埃什嫩纳在底格里斯河上游的重镇曼基苏Mankisum。马瑞与马勒库姆元气大伤,无力再战,基本退出联军。但是此时汉穆拉比并不想失去与雅姆哈德的缓冲,所以并没有灭掉马瑞,现在的巴比伦还不够强大。

这一次联军失败之后,亚述这个幕后黑手也终于跳了出来。

BC1761年,亚述埃卡拉图王朝与埃什嫩那、古提和西里西亚苏巴尔图地区的图鲁库、卡克穆等小国组成联军再次向巴比伦发动进攻。这一次作战,汉穆拉比大获全胜。

这次胜利之后,汉穆拉比并未在东线继续作战,此时时机已到,巴比伦已经不再惧怕雅姆哈德的威胁,而雅姆哈德随时可能借道马瑞进犯巴比伦。

BC1760年,汉穆拉比的军队分别攻占马瑞与马勒库姆。这两个国家的国王斯姆瑞·利姆和伊皮克·伊什塔尔Ipiq-Ishtar都被俘获。

之后,休兵数年,在巴比伦的大军撤离以后,这两地的人民发动了起义,汉穆拉比镇压了起义并拆毁城墙迁走居民。

BC1756年,此时埃什嫩纳国王塔图沙已经去世,新任国王希利·辛(Silli-Sin)作为联盟的盟主,联络了亚述,联同亚述苏巴尔地区的两个小国图鲁库、卡克穆及,组成联军共同对付巴比伦。

汉穆拉比抢在亚述与图鲁库、卡克穆及的联军到达埃什嫩纳集结之前,抢先发动攻击,击败了联军。于是埃什嫩纳孤立于巴比伦的大军面前。

BC1756年,汉穆拉比驻军埃什嫩纳河对岸的图图波城,随后用大水冲毁了埃什嫩纳,并占领了埃什嫩纳。埃什嫩纳国王希利·辛Silli-Sin遇难,埃什嫩纳王朝灭亡。

《汉穆拉比法典》实际上一直在随着政治形式的发展处于不断地修订之中,现今看到的仅是其最后确定的部分。汉穆拉比在他的法典结语中清楚地说埃什嫩纳(以城神提什帕克和宁阿苏为代表)、阿卡德、(亚述的)尼尼微和阿淑尔是他国中最重要的第20至23个城市。这也说明了其占领各地区的顺序。

BC1754年,在占领埃什嫩地区之后,汉穆拉比很快占据了阿卡德境内还没有归附他的唯一的大城阿卡德城(东闪米特人的传统聚居城市),彻底统一了巴比伦尼亚(包括阿卡德地区和苏美尔地区)。

BC1750年,亚述国王伊什迈·达干二世在忧惧中死去,他的儿子阿淑尔·图古尔继承了亚述王位。

巴比伦人称亚述都城埃卡拉图以及其东的图鲁库(Turukku)人和古提人控制的大、小札布河地区为“苏巴尔图”。苏巴尔图的西面是哈布尔上游地区,有卜闰达(Brunda)国,再往西至巴里赫河和幼发拉底河地区有札勒马库各部。此时这些国家和部落都是亚述的属国。

汉穆拉比趁着亚述国王新上台以埃什嫩纳为基地,再次沿底格里斯河进军上游,前去征服亚述。

面对这一严峻形式,亚述国王阿淑尔·图古尔甫一上台,即联络了卜闰达国和扎勒马库各部,组成联军迎战巴比伦王汉穆拉比。

汉穆拉比打垮了联军,占领了尼尼微城和阿淑尔城,攻占和摧毁了亚述都城埃卡拉图。亚述王国-埃卡拉图王朝灭亡。此后亚述沦为巴比伦的蕃属国。

汉穆拉比又继续向布闰达国和札勒马库地区进军,这些地区迅速向汉穆拉比投降。

这样,从底格里斯河岸至幼发拉底河岸,这一片亚述统治地区(西里西亚地区)臣服汉穆拉比。

BC1750年,一代英雄汉穆拉比在志得意满地回到巴比伦城,向神庙献上了礼物之后,将自己的功绩记载到法典结语之中,不久即因为多年争战,积劳成疾而去世。

(7)萨姆苏·伊鲁纳Samsu-iluna,统治时间:38年,BC1750--1712年。

BC1750年,汉穆拉比的儿子萨姆苏·伊鲁纳继承了巴比伦王位,并兼任拉尔萨国王,是巴比伦第一王朝的第七任国王。

汉穆拉比时期,辉煌的军事胜利导致的沉重财政压力,使得高利贷商人的势力变得越来强盛,而债务奴役制的发展使得大批公民由于负债而变为奴隶,这直接导致高利贷商人成为大奴隶主。

汉谟拉比死后,原为公民、有知识的债务人在沦为奴隶后强烈反抗高利贷商人的残酷压迫,直到发动了起义。

虽然起义被镇压,但国王萨姆苏·伊鲁纳不得不发表解负令,释放沦为奴隶的各城公民。但已经为时太晚,巴比伦的国力遭受严重损害。随后各地纷纷发动城市独立运动。

BC1742年,在汉穆腊比之子萨姆苏·伊鲁纳统治的第八年下半年,南方拉尔萨旧贵族瑞姆·辛二世联合乌尔、伊辛和乌鲁克起义,拉尔萨王朝重新获得独立;而东部山区出现大批黄种印欧人,称为加喜特人,来自扎格罗斯山脉地区。

在这样的内忧外患中,王朝衰落下来,萨姆苏·伊鲁纳忙于镇压反叛和抵御加喜特人。

首先萨姆苏·伊鲁纳击退了加喜特人,然后开始平定国内的叛乱。

BC1738年,经过4年的激战,乌尔、乌鲁克和都城拉尔萨城先后被攻占,国王瑞姆·辛二世被俘虏到基什城处死。拉尔萨王朝灭亡。拉尔萨城被萨姆苏·伊鲁纳焚毁,乌尔、乌鲁克的城墙被拆毁。

但战乱并没有停止,此后,被汉穆拉比征服的城市的独立运动此伏彼起。

BC1732年,亚述埃卡拉图王朝国王阿淑尔·图古尔在被巴比伦软禁18年后去世。这也标志着亚述埃卡拉图开始脱离巴比伦的控制。

BC1732年,南方的苏美尔人在希兰建立了海国王朝。

BC1731年,埃什嫩纳在一个名叫安尼(或读为伊鲁尼)的人领导下起义反抗巴比伦,旋即被镇压,城市被摧毁,从此埃什嫩纳地区的中心改为图图波城。

在内外交困中,巴比伦四分五裂,贵族豪强不断兼并土地,大量公民沦为奴隶,矛盾重重,公民基数的减少使得兵源匮乏。

随着海国王朝的壮大,海国王朝统治着苏美尔地区,而巴比伦第一王朝在失去亚述以后,只能控制阿卡德地区。

(8)阿彼·埃舒Abi-eshuh,统治时间:28年,BC1712--1684年。

BC1712年,萨姆苏·伊鲁纳的儿子阿彼·埃舒继承了巴比伦王位,是巴比伦第一王朝的第八任国王。

(9)阿米·蒂塔纳Ammi-ditana,统治时间:37年,BC1684--1647年。

BC1684年,阿彼·埃舒的儿子阿米·蒂塔纳继承了巴比伦王位,是巴比伦第一王朝的第九任国王。

(10)阿米·萨图卡Ammi-saduqa,统治时间:21年,BC1647--1626年。

BC1647年,阿米·继承了巴比伦王位,是巴比伦第一王朝的第十任国王。

(11)萨姆苏·蒂塔纳Samsu-Ditana,统治时间:31年,BC1626--1595年。

BC1626年,萨姆苏·蒂塔纳继承了巴比伦王位,是巴比伦第一王朝的第十一任国王。

其执政期间,加喜特人在胡尔巴祖姆的带领下,进入美索不达米亚,迁徒到了幼发拉底河中游,在得到巴比伦国王的允许后,建立了一座城市--哈纳城,向巴比伦国王表示臣服。

穆尔希利一世再次展开与雅姆哈德王朝的战争。

BC1595年,穆尔希利一世经过数年的战争,攻占了阿勒颇。雅姆哈德王朝暂时灭亡。

穆尔希利一世在基本控制叙利亚地区后,开始将手伸向美索不达米亚,亚述国王沙尔玛·阿塔德二世Sharma-Adad-II统治时期,亚述已经成为一个强大巩固的国家,一时难图。

于是穆尔希利一世开始将目光转向虚弱的巴比伦。

但是赫梯人对巴比伦的内部情况并不清楚,此时生活在幼发拉底河中游的加喜特人城邦哈纳不愿意服从巴比伦的统治,背叛了巴比伦,在赫梯人的劝说下投降了赫梯人,充当了带路的急先锋。

同年,穆尔希利一世沿幼发拉底河发动突袭,首先征服马瑞。

随后,穆尔希利一世亲征巴比伦,首先攻占并毁灭哈尔帕城,接着攻占并掠夺巴比伦城,巴比伦的萨姆苏·蒂塔纳作为最后的阿摩利人统治者被赫梯国王穆尔希利一世废黜。巴比伦第一王朝灭亡。

赫梯人将建立巴比伦的阿摩利人从巴比伦驱逐出去。马尔都克神像也被掠走。

古巴比伦的覆亡,原因是多方面的:由于城市的发展,人口的增加,导致对耕地和木材的需求增大,于是开荒伐林,改森林为农田;没有森林作固定水土作用,故以开始出现沙化、水土流失等,而农田也逐渐变为沙漠;农田不足自然造成粮食不足,粮食不足便又造成了国家的内乱,国家内乱自然使国力衰退,予周边蛮族以可乘之机。

传说,古巴比伦人兴建能通往天堂的高塔,上帝降下神罚,大洪水肆掠,人类靠诺亚方舟得于延续,古巴比伦王国就此灭亡。

巴比伦第一王朝共经历11王,299年,BC1894--1595年。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4/8 15:30:2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麟剑:《古巴比伦源流史》〖长篇连载〗(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