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占豪:澳大利亚跟美国耍一年多发现被骗,现在后悔了,醒悟后又找上中国!

共 143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1185903
  • 工分:41593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占豪:澳大利亚跟美国耍一年多发现被骗,现在后悔了,醒悟后又找上中国!

中国正处在伟大复兴的最关键阶段!

在这个阶段,一方面中国已经拥有了很强的实力,世界各国已经看到了中国的强大,包括美国也已经将中国列为最大的竞争者。另一方面,中国虽然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实力,但这种实力还没有强大到一言九鼎的地步,也还无法与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在世界上比综合影响力。

二战之后,很多国家习惯了美国的统治,特别是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更是如此。虽然,自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后美国的影响力已经大幅下降,但各国依然觉得美国的统治是合情合理的,却对中国强大抱有这样或那样的戒心,保持很高的警惕。‘

然而,中国的发展又让他们看到,只有搭上中国这辆发展列车才能获得未来的发展机遇,中国13亿多人的巨大市场潜力让他们意识到了未来中国的发展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于是,他们一方面对中国对中国非常戒备,担心中国强大之后会对他们构成威胁;另一方面,他们又对中国的发展机遇非常的向往和渴望。这样的矛盾心态,使得他们的外交政策、对华态度经常出现阶段性摇摆,甚至存在政治、经济、军事向不同方向的偏离。

在这些国家当中,澳大利亚就是比较典型的一个。

一方面,澳大利亚经济上极其依赖中国。大家应该记得,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时,澳元暴跌,澳大利亚经济几近崩溃。就在这个时候,全球联合救市开始,中国4万亿加宽松的货币政策一下子刺激中国经济回归强势,这直接刺激了对以铁矿石为首的资源需求,澳大利亚经济也快速实现了复苏,澳元快速上涨,澳元兑美元2010年创新高后一直维持超过1:1的比值。

2013年5月份澳元兑美元跌破1:1,2014年9月开始跳水,1年后的2015年9月澳元兑美元一抵制0.7:1附近,直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年半时间,澳元在强势美元下毫无起色。特别是在美元进入加息周期后,澳元承受着不小的压力。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澳大利亚经济正在承受着巨大压力,这种压力随着未来两年美联储不断加息而不断加压。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又对中国非常戒备,在美国重返亚太的大背景下,澳大利亚一直在反华亲美的道路上徘徊。

2010年,美国开始实施遏制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当年6月时任总理陆克文正好下台,新任女总理茱莉亚·吉拉德扮演了配合美国的角色。吉拉德3年任期内,澳大利亚总体是配合美国重返亚太的,不但扩大了美国在澳大利亚的军事基地,也扩大了美国在澳大利亚的驻军规模。吉拉德卸任后,同为工党议员的陆克文又干了3个月总理,之后的选举自由党获胜,托尼·阿伯特上台。

托尼·阿伯特上台后,最初好像非常配合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与日本走得很近,安倍访问澳大利亚与阿伯特一起骑轮胎的镜头令人印象深刻。不过,阿伯特并未走得很远,恰恰相反,在他任期的后半段,他对华要比前任友好得多。

2014年,阿伯特政府顶着各方压力,坚决拒绝了日本在2016年主办G20峰会的请求,支持2016年在中国举办G20峰会。并且,澳大利亚G20峰会上,澳大利亚就允许中国将“一带一路”的相关内容融入其中,把中国的主张融入其中。

但是,或许与中国走得太近,或许经济上起色不是很大,总之阿伯特的内政外交都不能让澳大利亚利益集团满意,2015年9月阿伯特黯然辞职。阿伯特辞职后,自由党左派的马尔科姆·特恩布尔成为总理。

马尔科姆·特恩布尔上任后,不少中国舆论认为这个左派应该会对华友好。但事实上,就像他上台之初占豪分析的那样,西方左派和中国左派有些地方是相反的,而且西方左派一般政治上不太务实,所以当时占豪判断,特恩布尔并不会对华很友好。

事实证明,特恩布尔不但不对华友好,在其既然到现在的一年半时间里,他是过去多任澳大利亚总理中最反华的一个。特别是2016年,中美在南海问题上博弈非常激烈,澳大利亚明显站在了美国一边,多次对中国大放厥词,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支持南海非法仲裁、支持日本也就算了,她还跑到欧洲呼吁欧盟就南海仲裁向中国施压。

澳大利亚之所以在特恩布尔上台后对华非常不友好,原因有三个方面:一是特恩布尔政府对中国的复兴抱有戒心,故想在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二是TPP谈判成了,澳大利亚认为利用美国市场可以削弱中国对澳大利亚对中国经济的依赖;三是特恩布尔在意识形态上对中国有反感。

然而,特恩布尔反了一年多的中国,得到了什么呢?寄予厚望的TPP被特朗普废掉了,在亚太再平衡战略方面特朗普明显更加重视日韩而非澳大利亚,甚至特朗普在第一次与特恩布尔通话时双方交谈非常不合拍并早早挂了电话。很显然,澳大利亚试图借美国提升自己在太平洋的地位短期内是无法实现了,经济上也只能更加依赖中国。

一方面是经济更加依赖中国,另一方面是政治关系上与美国有些不睦,另外在军事关系上好像特朗普对澳大利亚并不重视。于是,特恩布尔跟着奥巴马晃荡一年多,发现自己被骗了,不但两手空空啥都没得到,还可能因为得罪中国而失去大机会。如果这种状况得不到改变,那么只要接下来特朗普政府继续对澳大利亚冷淡,特恩布尔就可能面临下台的命运。

正是基于这样的大环境变化,我们看到在特朗普与特恩布尔通话后澳大利亚就开始调整外交策略,甚至一度撤回所有驻外大使。现在,特朗普刚刚上任两月余,澳大利亚就开始折回来加强与中国的关系。在李克强总理访问澳大利亚参加中澳总理年度会晤的时候,澳大利亚总理明确表示,澳大利亚不会在盟友美国和好朋友中国之间做政治选择。很显然,特恩布尔这番话和他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的言行是不一致的,这种改变正是前面所阐释的原因所致。

中国是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贸易额高达1150亿美元,是美国和日本贸易额的综合。毫无疑问,之前特恩布尔所做的选择是错误的,现在改错还来得及!

(华夏时报 主编 张学光)

      打赏
      收藏文本
      6
      0
      2017/4/7 16:20:1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人家价值观一样,无非找你做生意要钱。自我感觉别太好

      2017/4/9 14:12:5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占豪:澳大利亚跟美国耍一年多发现被骗,现在后悔了,醒悟后又找上中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