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法国大选究竟何去何从?

共 18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597671
  • 工分:227859 / 排名:700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法国大选究竟何去何从?

唐如松:法国大选究竟何去何从?

今年,是欧洲的大选年,分别有荷兰、德国和法国三国举行选举,重量级选举当然在德法两国,而欧洲的另一个重量级国家意大利也存在选举的可能性。

欧洲,如果你把各个国家分开来看,说许他们的大选也不算啥,毕竟国小势弱,想要独立在国际上有什么话语权,都很困难。法国可以说是联合国五常里面话语权最弱的一个国家,而德国虽然拥有厚实的经济基础和强大的制造能力,但因为其防务安全上的受制于人,在国际上也算不得什么绝对大佬。可是他们偏偏弄了一个欧盟,集众家之所长,合各国之财力,赢得了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席之地。那么,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就成了欧洲各国的制胜法宝。从这上面来看,欧洲几个主要国家的大选也就有了很大的看头。特别是德法,而恰恰在今年,德法同时举行大选。这对于欧洲的未来,至关重要。

当前的欧洲,还没有从欧债危机的压迫中缓过来一口气,又被难民危机弄得气喘吁吁,再加上由此而引发的法国,比利时以及英国的恐怖袭击,整个欧洲人心惶惶,食不甘味。欧洲似乎到了一个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刻了。欧洲的选择不外有三。一个是高举人权大旗,努力践行普世价值观,给蜂拥而入的难民们以春天般的温暖,在域内实行更加宽松的民族宗教政策;第二是中间路线,适度控制难民,采取货币宽松和财政紧缩的双管齐下政策,让欧洲一边前行一边慢慢的调整。第三是极右路线,也就是欧版特朗普政策。强烈排外,明哲保身,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路上冻死骨。

事实上,当前的欧洲,第一条路哪个政客要是敢把它作为竞选纲领的话,不要说想让选民投他一票,只怕会被人砸了选票箱,顺便再吐上一口吐沫,猥琐者甚至会撒上一泡尿。因为不管欧洲的绅士们是不是真的文明,也已经看透了这种引火自焚的虚伪。民主自由固然美好,生命安全价值更高。所以,当前的欧洲政客除非在国际场合作秀或者把它搬出来谴责他国[比如中国],你真要让他拿出来做竞选纲领,那是万万不敢的。

所以,现在的欧洲,其实只剩下后面两种竞选纲领了,中间路线很简单,中国一句俚语就可以把它概括“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这比较符合欧洲人的口味,一方面可以披着一张伪善的面具,一方面还可以为自己争取利益最大化。按说,这应该是最美好的选择了。

可是,为什么第三条路线可以与之并驾齐驱呢?按常理来说,极右路线应该是欧洲人所不耻的,也是没有市场的。最起码,不会比第一条路线更有市场。可事实告诉我们,第三条路线在当下的欧洲不但有市场,还大有市场,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年的欧洲选举会变得如此至关重要,吸引眼球。这不是左右之争,而是极右和稍右之争。欧洲的右倾化已经不可避免,而究竟要右到何种程度,才是欧洲人需要做出的选择。

欧洲人在2016年其实已经交出两份份答卷,那就是英国脱欧公投,以及意大利修宪公投。英国是右派胜出,意大利也是一样。虽然打死他们也不会承认这一点,但公投的结果已经表明,欧洲正走在越来越右的道路上。

今年伊始,荷兰大选拉开帷幕,中间派总算扳回一局,荷兰首相马克·吕特领导的中右翼政党获得了连任资格。于是乎,本来风头正劲的极右翼被小小的阻击了一把。这让接下来亚举行大选的法国中右翼以及德国的默大妈稍稍舒了一口气。毕竟,作为文明人,牌坊很重要啊。微信搜索:汉唐归来8

关键时刻,普京做了一件有趣的事儿,那就是他居然在克里姆林宫会见了法国的极右翼竞选人勒庞。至于勒庞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代表了法国的极右翼阵营。这才是关键。

普京这边还没有从干扰美国大选的罪名中摆脱出来,现在有要大张旗鼓、明目张胆的干涉法国大选,那么普京到底在玩哪样呢?他的这种做法对于中国来说,有利还是有弊?又和巴黎刚刚发生的枪杀华人事件有着怎样的关联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这次是勒庞跑到俄罗斯去拜会普京的。当然,如果普京跑到巴黎要会见勒庞,估计奥朗德也会学荷兰对待土耳其外长一样,拒绝入境。[前不久,土耳其外长要去荷兰和德国举行演讲,被荷兰和德国拒绝入境。]所以,勒庞想要见普京,或者普京想要见勒庞,那么只有在俄罗斯或其他第三国才能如愿。

勒庞见到普京,开出的条件很诱人,说只要她获胜,就会解除法国对俄罗斯的制裁,平衡法国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将会就能源和反恐进行合作。当然,她的希望是得到俄罗斯的支持。

或许我们对勒庞的承诺随意一看没啥大不了,但其实,在乌克兰危机之后,俄罗斯和欧洲的关系已经势同水火,法国连俄罗斯已经付款的战舰都宁可赔钱违约,转手亏本卖给了埃及,可以想见,勒庞这一番承诺就是等于说将来会和俄罗斯关系正常化,甚至偏离自萨科齐以来的亲美政策转而亲俄。这说明了勒庞下了很大的筹码来获取俄罗斯的支持。

但俄罗斯的支持对于法国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重要了呢?其实俄罗斯的支持并不重要,勒庞想要的是通过和俄罗斯关系的改善从而获得自身更大的自主权。我们知道,所谓的欧洲右倾,其实就是保守和排外,以自身的优势来为自己获得更多的利益。这也就是所谓的“欧版特朗普”,但面临一个被北约步步紧逼而暴躁异常的俄罗斯,欧洲却只能被北约的绳子捆绑在一起,然后听命美国的指挥。在难民问题、防务安全和经济政策上都不得自主。因而一旦获得俄罗斯的友谊,那么法国人就会更加大胆的选择右倾。

还有一点,近年来普京的不畏强权,敢打敢拼已经成了国际社会的一个传奇,为了自身的民族利益奋不顾身的斗志也让欧洲以及其他各国艳羡不已,虽然口袋瘪瘪,但面子足足。这也让欧洲兴起了一股对于普京的膜拜潮。无意间,普京居然成了欧洲右倾思潮的偶像级人物。微信搜索:汉唐归来8

普京当然希望欧洲最终会和俄罗斯终止干戈,和平发展。目前的大欧盟政策对于俄罗斯是极度不利的,捆绑在一起的欧洲各国也让普京的满嘴利牙无从下口,如果欧洲回归城邦模式,那么最大的得益者无疑就是俄罗斯,因为这样的话,就可以利用手里的能源作为筹码各个击破了。越右的欧洲,对俄罗斯越有利,直到有一天再右出一个希特勒,那时候才是俄罗斯的最佳机会。但很显然,当下的欧洲离那一天还有点遥远。

虽然中俄在当前是最佳朋友,但俄罗斯想要的不一定就是中国愿意接受的,在对待欧洲右倾的这件事上,中国或许有着不一样的想法。我们知道,当前的中国是全球化贸易的获利者,本身已经受到来自特朗普政府逆全球化的巨大压力,如果欧洲此刻分崩离析,一致靠右走,那么中国就真的只有和一帮穷兄弟玩全球化了。更何况,中欧之间的筹码交换还远远没有完成,中国想要达到的目标要比俄罗斯高出不止一个境界。俄罗斯只是希望吃饱喝足,但中国是希望超越所有,站到直接的巅峰。境界决定行动。

所以,中国不希望欧洲极右化,和一个完整的欧盟谈生意,虽然艰难,但只要有结果,就是一大片的收获。和单个国家谈生意,或许会简单一点,但更加麻烦和漫长。再者说,也不见得就会简单一点。本次华人被枪杀的案子有着两个原因,一个是法国人骨子里对于华人的不甚尊敬,另一个就是法国警察这两年已经被恐怖袭击以及难民闹事弄得神经兮兮的,做出过激反应是可以想象的。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不但我驻法使馆反应迅速,且在法华人的反应也极为强烈。这也就导致了本次华人游行队伍和法国警察的对峙和交锋。我想,这不仅仅是华人在行动,更多的是国家在行动。行动的直接目的是希望法国人不要草菅华人的生命,要给与华人权利更多的尊重,深一层的目的就是希望法国重视自身的右翼化倾向,警告法国,如果继续这样的话,那么他将失去中国的支持。中国支持的不是法国的右翼和左翼或中右翼,而是法国这个国家。对于华人权利的蔑视必将会导致中法关系的恶化,那么在未来的合作中,中法将会难以取得更多的成果。这一点,我想法国的精英高层应该是明白的。微信搜索:汉唐归来8

普京和勒庞利用民意的力量来改变法国的走向,中国却希望利用对向法国利益集团的施压来稳定欧洲的趋势。在这一点上,中俄目标并不一致,甚至有相背而行的意味。

那么,在这样的角力下,法国大选究竟何去何从呢?我们看看德国,德国大选目前已经开始,默克尔小胜一局。这无疑会给接下来的竞选带来榜样作用。而荷兰大选的结果也表明了,在欧洲,当前中右翼的力量还是比较强大的,这是为什么呢?答案就是当下的欧洲人还没有被恐怖袭击以及欧债危机打痛,只有等到痛急了,他们才会大概率的跑到极右翼旗下。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当前稳定好欧洲的经济,处理好难民危机,那么欧洲的极右化道路还将漫长,处理不好,那么就会很快。而法国是受到移民困扰较多的国家,也是恐怖袭击受害较多的国家,在这一点上,法国显然不能和德国相比,法国的大选悬念也就更大。能不能通过一次或几次比较大的心理冲击,让法国人回归理性,这很重要,也正是中国需要去做的。本次我们不仅仅是要讨回同胞受害的公道,也希望可以阻止一场即将发生在法国更大的悲剧。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3/30 11:39:37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6963776
      • 工分:683999 / 排名:102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除了做生意,中国人对欧盟基本不懂的。

      特朗普竞选,有关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吵得山呼海啸。眼下欧洲又急,荷兰算熬过,法德又要大选。那么舆论再打预防针:北极熊又要干预啦。这回普京会见勒庞,就是干预大动作,在为勒庞创造人气,影响法国选民的心态。

      不知什么理论,“民粹主义”与“极右翼”,再加反“全球化”三位一体,成了西方文明灾祸。这儿鹦鹉学舌似乎还有中医秘方,能根除西方心病,那就是给谁戴帽子:普京一定是要干预的,勒庞一定算“极右翼”的。如此欧盟危矣,还将影响默克尔娘娘。

      勒庞见普京,西方主流媒体大哗,国内的中文表述也有意思,如“破格会见”。其实普京见个法国总统竞选人,有什么破格的?但勒庞代表“极右翼”,事先说访问俄杜马的,普京没理由见她。偏偏见了就叫“破格”。这思维还有西方人权观吗?

      普京早被特朗普事件吓怕,所以自己也打预防针,“我没兴趣干涉法国大选,但是我有权力会见法国任何一个政治派别。”当然普京希望勒庞当选,因其政治主张符合俄罗斯利益。以后怎么干另一回事,这与特朗普一样。反正西方咬定俄罗斯干预,那就玩一把心跳。

      勒庞说话有意思:“一个新世界已在过去数年诞生,这是普京的世界、特朗普的世界、莫迪的世界。而我有可能加入他们,和那些伟大的国家站在一起。但不会是以欧盟下属成员国的身份了。”或许勒庞没来过中国,否则可能多一个世界。

      普京也有美誉,“我知道你代表了欧洲正在高速增长的新势力。”勒庞再赞“普京代表了一个主权国家的新思维”。简直互唱赞美曲。我们要看清普京所指“新势力”,就是欧盟离心力。眼下这个反俄联盟,更由德国所谓“忏悔民族”引领,北极熊忍无可忍。没点名默克尔,但三年前就将基辅暴乱定位成“新纳粹”了,当然是在敲打幕后的德国。

      欧盟若走和平发展之路,绝不会与北约同步东扩。闹到今天北极熊高度警觉,倒是亚洲有些健忘:最近欧洲议会反对我成为世贸“正常国家”,就是欧盟决定,也就是德国决定。但天天吹捧默克尔,仍像打了鸡血。

      普京豁出去,该干吗还干吗。勒庞上台最好,反正英国脱了,法国再脱欧盟实际解体了。假如没脱,欧盟根基摇动,便于各个击破。至少在经济领域,德国还想号令天下已困难重重。我们更别忘了戴高乐主义。那是继拿破仑之后第二伟大的人物,其思想就是法国要做一流大国,不可沦为霸权附庸。眼下似乎欧盟二把手,但总被德国牵着鼻子,这才是勒庞抱怨“欧盟下属成员国”的忧虑。因为入欧盟须让渡主权,国境要开放,货币要统一,军事要合拍,外交要一致。一群实力平平的小国,当然都得听德国颐指气使。假设再建欧盟联军,将英美一脚蹬开,那德国权柄,比当年希特勒还大。

      所以默克尔不是“极左翼”,勒庞哪来“极右翼”?似乎她更像新戴高乐主义,感觉法国成了德国附庸,该散伙各奔前程。普京当然高兴,眼前欧盟绝非善茬,该找机会踹几脚。实际我们如果不健忘,就该明白欧盟对华不友好,总拿外贸赤字骂娘,却从不愿高科技领域放一码,因为德国宁愿欧盟经贸赤字,也不想看见亚洲多一个战略对手。

      概言之,欧盟在德国引领下,东扩收拾俄罗斯,亚洲帮日本抗衡中华。此战略趋势,任凭默克尔访华一百次也不会改变。所谓“忏悔”民族,人性除不尽阴霾。对华而言,欧盟解体不坏,松动更不坏,没欧盟我照样吃饭。可惜公知似乎吞了德国哲学迷魂汤,铁心要捧圣母玛利亚。以至谁与德国过不去,即人类公敌。如对勒庞之恨不解哪来?难道德国太伟大,欧盟太神奇,法国要与幸福反着来?所以世上有清醒剂,就会有傻瓜蛋。眼下“条条大路通罗马”还没改成“通柏林”,但这儿一伙吹鼓手,硬是不肯消停。

      2017/3/30 11:53:2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法国大选究竟何去何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