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苏联籍波兰女作家 瓦西列夫斯卡娅的小说——《虹》

共 81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2048037
  • 工分:710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苏联籍波兰女作家 瓦西列夫斯卡娅的小说——《虹》

苏联女作家W·瓦希列夫斯卡娅在反德国法XS卫国战争期间创作的长篇小说《虹》,也把它作为光明战胜黑暗,文明战胜野蛮、人道战胜BL、公理战胜强权的象征:“虹从东方向西方延伸着,像花瓣似的温润,柔和,纯净而灿烂的光带,把天与地连接起来。”灿烂的虹光,鼓舞,照耀着苏联人民,在前方,在敌后,英勇顽强地夺取反法XS战争的伟大胜利……

瓦希列夫斯卡娅原籍波兰,1905年生于

波兰

克拉科城郊,从小生活在工人聚居区,1914年一战爆发后又随祖母迁居农村,和农村孩子一起干农活,受冻挨饿,直到1917年冬,父母才将这 “长野了”的孩子接到城里接受正规教育。但童年经历不仅培育了她坚强的个性,也让她深切认识到社会的不公。她在中学就开始写诗,读大学的时侯,一方面参加学生与工人运动,一方面从事文学创作。1934年她反映波兰社会下层人民困苦生活的小说《日子》,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后来又接连出版了《祖国》《大地的苦难》。1939年德国法XS入侵波兰,她徒步跋涉600公里,来到苏联,加入了苏联国籍。她除继续完成在波兰就开始写的长篇小说《池沼上的火焰》外,也在苏联报刊上发表论文、小品和短篇小说。苏联反法XS卫国战争爆发后,她以记者身份,和红军战士并肩战斗。除创作《党证》《一个德国士兵的日记》《为了胜利》等一篇篇纪实性的报道外,积累了大量素材。特别令她感动的是各地农村妇女,为了胜利几乎奉献了一切:丈夫、儿子参加了红军或游击队;粮食支援红军;或坚壁清野,甚至连好不容易盖起的住房、柴垛,也不惜一把火烧毁:“一粒粮,一根草也不留给德国鬼子,困死他们,饿死他们!”

万达·瓦西列夫斯卡娅,又译作瓦西列芙斯卡雅、华西列夫斯卡娅,关于此人及其作品,有必要先简单回顾一下历史。

30年代XTL崛起之后,苏联 和英法都看明白了,这家伙是要大打一场,关键是先打谁。一个想祸水东引,一个想祸水吸引,XTL成了香饽饽,你推给我,我推给你,看谁下手够快够狠够准,结果苏联

赢了。1939年8月23日,苏联和XTL德国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秘密议定书划分了两国的势力范围,协议双方瓜分波兰。8月31日,苏联最高苏维埃紧急会议批准了条约,9月1日,XTL进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1939年9月17日,为了保护西白俄罗斯和西乌克兰居民的生命财产,60万苏军越过苏波边境,占领了波兰东部领土,俘虏了25万多名波军官兵(1940年4月,2万多名波军官兵被苏联内务部队枪杀,史称卡廷事件)。据说苏军和德军会师后,两军还举行了联合阅兵式庆祝共同的胜利。独立的波兰灭亡了,顽强的波兰人民不甘被侵略者奴役,在以后的六年里,抵抗运动从没中断过,即使是流亡到国外的波兰人也都在不同的岗位为JF波兰尽力。在这个历史关头,有一位战前已经小有名气的波兰女作家投奔了苏联,即后来加入苏联国籍、写出众多反法XS作品的万达.瓦西列夫斯卡娅。由于她此后一直生活在苏联,有人误以为她是苏联人,其实不是,在1939年之前,瓦西列夫斯卡娅是正宗的波兰人。

曹靖华先生在《“虹”译者序》里这样描述瓦西列夫斯卡娅人生的重要转折:

“作者在遍地烽火里,踏着变成焦土的城市和乡村,步行六百公里,到达苏联边境,到达当时唯一 一个社会Z義的国家,她觉得这是到了老家,到了真正的家乡。她在这里受到苏联人民的盛大欢迎,受到苏联人民骨肉之亲的关怀,他们欢迎这位为自由而战的坚强的女战士,关怀这位杰出的战斗的苏联女作家!她被苏联人民选为最高苏维埃代表,参加建设新生活的工作。从卫国战争爆发的第一天起,她就执笔从戎,投身于大战的血火中,加入反法XS侵略的武装行列里,担任随军记者和部队文化工作,出生入死,以至今日。”

中篇小说《虹》是瓦西列夫斯卡娅“投身大战的血火中”奉献的第一部作品,也是她最好的作品。

1941年6月22日,XTL德国向

苏联发动了“背信弃义”的进攻,战争初期,德军分三路长驱直入,势如破竹,苏军猝不及防,连连败退,大片国土沦丧,苏联人民从往日的和平生活骤然陷入血与火的战时生活。当其他作家把目光聚焦于前线时,瓦西列夫斯卡娅却把关注的目光投向沦陷区,投向沦陷区人民的悲惨生活和英勇抗争。在战时早期的文学作品中,描写乌克兰沦陷区生活的《虹》显得很别致

《虹》描绘了一幅灾难中的苏联人民的真实图画,被法XS德军占领的村庄面对的是敌人黑黝黝的枪口,屈辱、悲愤、痛苦折磨着留下来的妇孺老弱,他们怀着对敌人不共戴天的刻骨仇恨,配合游击队跟敌军进行了英勇的斗争。瓦西涅夫斯卡娅像一个雕塑家一样,运笔如刀,刻划了在法XS铁蹄蹂躏下奋起抗争的人物群像,特别是女游击队员娥琳娜的形象感人至深。娥琳娜被捕后,敌人当着她的面枪杀了她刚出生的儿子,她受尽折磨,坚贞不屈,英勇牺牲。娥琳娜和其他村民的苦难象征了苏联人民的集体苦难,她坚强不屈的形象代表了不可战胜的

苏联坚不可摧的胜利信念和英雄气概。

战争爆发后,瓦西涅夫斯卡娅随军转战在各大战场,耳闻目睹了

苏联

人民如何奋起与入侵的敌人抗争,特别是普通的女游击队员亚历山德娜.戴丽曼的英雄事迹深深地打动了她。瓦西涅夫斯卡用饱含激情的诗一样的文笔写出了《虹》,打动了千千万万正在和法XS敌人作战的苏联军民。在写作《虹》时,瓦西涅夫斯卡娅的俄文尚不熟练,原作是是用波兰文完成的,翻成俄文后在1942年八九月间的《消息报》上连载,接着出版了单行本。曹靖华先生收到苏联友人寄来的报纸和书后,即开始译成中文,1943年出版中译本,后又多次再版,传遍了中国大地,鼓舞了千千万万正在和日本侵略者苦战中的中国读者。

瓦西涅夫斯卡娅另一部重要作品是《水上歌声》三部曲,第一部《沼地上的火焰》(郭一民等译,时代出版社,1954)完成于波兰灭亡前夜,描写波列色的西乌克兰居民在波兰资产阶级政权殖民统治下的痛苦生活。第二部《湖里的繁星》(马清槐等译,时代出版社,1954)完成于德国入侵苏联前夜,描写1939年苏军占领波兰东部后,西乌克兰地区的人民热烈欢迎苏联JF者,推翻了阶级和民族敌人,在JF的土地上开始新生活的故事。第三部《河流在燃烧》(石光等译,时代出版社,1955),描写波兰军队和苏军并肩作战,痛击XTL法XS,一直打到奥德河畔,JF全部波兰领土的故事。整个三部曲可以看成是一部近代波兰多灾多难的编年史,从艺术角度看相当不错,清新可读,显示了瓦西涅夫斯卡娅不俗的写作才华。可惜这部长篇巨著是以苏联观点来解释波兰的屈辱史,而1939年后苏联对波兰的种种作为不管从哪个角度观察都是经不起历史检验的。

瓦西涅夫斯卡娅在苏联发表的作品很多,我见过的中译本有《只不过是爱情》(金人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5),描写一个苏联战士负伤返回家乡后与妻子的情感波折。《生死斗争》(北京师范大学俄文系翻译组译,中国青年出版社,1959),描写二战前夕波兰GC党的地下活动。《巴黎内外》(王泽民等译,五十年代出版社,1950),描写战后法国社会的众生相。曹靖华先生在《“虹”译者序》里提到的瓦西涅夫斯卡娅波兰时期作品《时代的面貌》、《祖国》和《大地在苦难中》,似乎没有中译本,这三部作品或许会有一些跟后期苏联风格作品不同的风采。

西涅夫斯卡娅生于1905年,1964年去世。战后,瓦西涅夫斯卡娅和她的先生、著名剧作家柯涅楚克(据曹靖华先生记述,瓦西涅夫斯卡娅在波兰时期结过两次婚,后来是怎样和柯涅楚克结成伉俪的,待考)是斯大林的第一宠儿,受宠度比法捷耶夫、西蒙诺夫、潘菲洛夫夫妇等要高一个级别。柯涅楚克因为在战争爆发后创作了为斯大林解围的剧本《前线》而名噪一时,深得斯大林的欢心,战后官至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主席、苏联外交部副部长,成为斯大林核心集团的一分子,但他的话剧作品却颇受圈内人的腹诽和讥评。苏联解体之后,柯涅楚克夫妇当然形象负面,受柯涅楚克之累,瓦西涅夫斯卡娅在苏联作家轶闻史上成了一个漫画式的人物,被糟践得不成体统。其实作为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创作了《虹》这样杰出作品的波兰-苏联双重作家,瓦斯涅夫斯卡娅是值得尊敬的

前段时间刚看过,曹靖华的译本。真好,娥琳娜们身上那种坚定的永不屈服的意志让我由衷的钦佩!只是看到下面一段话时,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德国兵用刺刀,用铁拳,让农民认清了他们是什么东西。他们不晓得,甚至没料到他们还教会人们一件事——就是从前的苏维埃政权是什么。在任何一个村子里,只要德国用血与泪统治,在那儿维持过一天,那儿千秋万代都不会再有人对苏维埃政权不满、怠惰和冷淡了......生活本身用残酷可怕的教训,教育了人们。”

可惜的是,1991年对苏维埃政权的不满和冷淡达到了极点,人们亲手砸碎了自己所建立起来的一切!

邦达列夫在《诱惑》一书中有句话说得真对:“俄罗斯民族最大的缺点是善于自我毁灭,常常是轻易地破坏不久前还神圣的一切”......

那是根据卫国战争中在

俄国

农村发生的一件真实的事改变的:一名普通的农妇(小说中叫“娥琳娜”)在德军占领家园后参加了游击队,但从没有人想到她是位高龄孕妇。就在她回村子准备生孩子的时候被敌人抓住,

她的衣服扒得精光

驱赶着赤身裸体走在冰天雪地里,

誓死不说出游击队的任何消息;后来她在柴棚里生下了一个儿子,敌人企图利用母性来逼出情报,依然徒劳无功,随即当着她的面打死了出生还不到一天的婴儿,也把她投进了冰河......

这是曹靖华先生的译作,据说曾经影响了江姐和丁佑君——她们都视娥琳娜为榜样,后来都是慷慨赴死。

万达·瓦西列夫斯卡娅,又译作瓦西列芙斯卡雅、华西列夫斯卡娅,关于此人及其作品,有必要先简单回顾一下历史。

30年代XTL崛起之后,斯大林和西方都看明白了,这家伙是要大打一场,关键是先打谁。一个想祸水东引,一个想祸水吸引,XTL成了香饽饽,你推给我,我推给你,看谁下手够快够狠够准,结果斯大林赢了。1939年8月23日,斯大林苏联和XTL德国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秘密议定书划分了两国的势力范围,协议双方瓜分波兰。8月31日,苏联最高苏维埃紧急会议批准了条约,9月1日,XTL进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1939年9月17日,为了保护西白俄罗斯和西乌克兰居民的生命财产,60万苏军越过苏波边境,占领了波兰东部领土,俘虏了25万多名波军官兵(1940年4月,2万多名波军官兵被苏联内务部队枪杀,史称卡廷事件)。据说苏军和德军会师后,两军还举行了联合阅兵式庆祝共同的胜利。独立的波兰灭亡了,顽强的波兰人民不甘被侵略者奴役,在以后的六年里,抵抗运动从没中断过,即使是流亡到国外的波兰人也都在不同的岗位为JF波兰尽力。在这个历史关头,有一位战前已经小有名气的波兰女作家投奔了苏联,即后来加入苏联国籍、写出众多反法XS作品的万达.瓦西列夫斯卡娅。由于她此后一直生活在苏联,有人误以为她是苏联人,其实不是,在1939年之前,瓦西列夫斯卡娅是正宗的波兰人。

曹靖华先生在《“虹”译者序》里这样描述瓦西列夫斯卡娅人生的重要转折:

“作者在遍地烽火里,踏着变成焦土的城市和乡村,步行六百公里,到达苏联边境,到达一个社会Z義的国家,她觉得这是到了老家,到了真正的家乡。她在这里受到苏联人民的盛大欢迎,受到苏联人民骨肉之亲的关怀,他们欢迎这位为自由而战的坚强的女战士,关怀这位杰出的战斗的苏联女作家!她被苏联人民选为最高苏维埃代表,参加建设新生活的工作。从卫国战争爆发的第一天起,她就执笔从戎,投身于大战的血火中,加入反法XS侵略的武装行列里,担任随军记者和部队文化工作,出生入死,以至今日。”

中篇小说《虹》是瓦西列夫斯卡娅“投身大战的血火中”奉献的第一部作品,也是她最好的作品。

1941年6月22日,XTL德国向斯大林苏联发动了“背信弃义”的进攻,战争初期,德军分三路长驱直入,势如破竹,苏军猝不及防,连连败退,大片国土沦丧,苏联人民从往日的和平生活骤然陷入血与火的战时生活。当其他作家把目光聚焦于前线时,瓦西列夫斯卡娅却把关注的目光投向沦陷区,投向沦陷区人民的悲惨生活和英勇抗争。在战时早期的文学作品中,描写乌克兰沦陷区生活的《虹》显得很别致。

《虹》描绘了一幅灾难中的苏联人民的真实图画,被法XS德军占领的村庄面对的是敌人黑黝黝的枪口,屈辱、悲愤、痛苦折磨着留下来的妇孺老弱,他们怀着对敌人不共戴天的刻骨仇恨,配合游击队跟敌军进行了英勇的斗争。瓦西涅夫斯卡娅像一个雕塑家一样,运笔如刀,刻划了在法XS铁蹄蹂躏下奋起抗争的人物群像,特别是女游击队员娥琳娜的形象感人至深。娥琳娜被捕后,敌人当着她的面枪杀了她刚出生的儿子,她受尽折磨,坚贞不屈,英勇牺牲。娥琳娜和其他村民的苦难象征了苏联人民的集体苦难,她坚强不屈的形象代表了不可战胜的斯大林苏联坚不可摧的胜利信念和英雄气概。

战争爆发后,瓦西涅夫斯卡娅随军转战在乌克兰战场,耳闻目睹了乌克兰人民如何奋起与入侵的敌人抗争,特别是普通的女游击队员亚历山德娜.戴丽曼的英雄事迹深深地打动了她。瓦西涅夫斯卡用饱含激情的诗一样的文笔写出了《虹》,打动了千千万万正在和法XS敌人作战的苏联军民。在写作《虹》时,瓦西涅夫斯卡娅的俄文尚不熟练,原作是是用波兰文完成的,翻成俄文后在1942年八九月间的《消息报》上连载,接着出版了单行本。曹靖华先生收到苏联友人寄来的报纸和书后,即开始译成中文,1943年出版中译本,后又多次再版,传遍了中国大地,鼓舞了千千万万正在和日本侵略者苦战中的中国读者。

瓦西涅夫斯卡娅另一部重要作品是《水上歌声》三部曲,第一部《沼地上的火焰》(郭一民等译,时代出版社,1954)完成于波兰灭亡前夜,描写波列色的西乌克兰居民在波兰资产阶级政权殖民统治下的痛苦生活。第二部《湖里的繁星》(马清槐等译,时代出版社,1954)完成于德国入侵苏联前夜,描写1939年苏军占领波兰东部后,西乌克兰地区的人民热烈欢迎苏联JF者,推翻了阶级和民族敌人,在JF的土地上开始新生活的故事。第三部《河流在燃烧》(石光等译,时代出版社,1955),描写波兰军队和苏军并肩作战,痛击XTL法XS,一直打到奥德河畔,JF全部波兰领土的故事。整个三部曲可以看成是一部近代波兰多灾多难的编年史,从艺术角度看相当不错,清新可读,显示了瓦西涅夫斯卡娅不俗的写作才华。可惜这部长篇巨著是以苏联观点来解释波兰的屈辱史,而1939年后苏联对波兰的种种作为不管从哪个角度观察都是经不起历史检验的。

瓦西涅夫斯卡娅在苏联发表的作品很多,我见过的中译本有《只不过是爱情》(金人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5),描写一个苏联战士负伤返回家乡后与妻子的情感波折。《生死斗争》(北京师范大学俄文系翻译组译,中国青年出版社,1959),描写二战前夕波兰GC党的地下活动。《巴黎内外》(王泽民等译,五十年代出版社,1950),描写战后法国社会的众生相。曹靖华先生在《“虹”译者序》里提到的瓦西涅夫斯卡娅波兰时期作品《时代的面貌》、《祖国》和《大地在苦难中》,似乎没有中译本,这三部作品或许会有一些跟后期苏联风格作品不同的风采。

西涅夫斯卡娅生于1905年,1964年去世。战后,瓦西涅夫斯卡娅和她的先生、著名剧作家柯涅楚克(据曹靖华先生记述,瓦西涅夫斯卡娅在波兰时期结过两次婚,后来是怎样和柯涅楚克结成伉俪的,待考)是斯大林的第一宠儿,受宠度比法捷耶夫、西蒙诺夫、潘菲洛夫夫妇等要高一个级别。柯涅楚克因为在战争爆发后创作了为斯大林解围的剧本《前线》而名噪一时,深得斯大林的欢心,战后官至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主席、苏联外交部副部长,成为斯大林核心集团的一分子,但他的话剧作品却颇受圈内人的腹诽和讥评。苏联解体之后,柯涅楚克夫妇当然形象负面,受柯涅楚克之累,瓦西涅夫斯卡娅在苏联作家轶闻史上成了一个漫画式的人物,被糟践得不成体统。其实作为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创作了《虹》这样杰出作品的波兰-苏联双重作家,瓦斯涅夫斯卡娅是值得尊敬的

苏联女作家W·瓦希列夫斯卡娅在反德国法XS卫国战争期间创作的长篇小说《虹》,也把它作为光明战胜黑暗,文明战胜野蛮、人道战胜BL、公理战胜强权的象征:“虹从东方向西方延伸着,像花瓣似的温润,柔和,纯净而灿烂的光带,把天与地连接起来。”灿烂的虹光,鼓舞,照耀着苏联人民,在前方,在敌后,英勇顽强地夺取反法XS战争的伟大胜利……

瓦希列夫斯卡娅原籍波兰,1905年生于克拉科城郊,从小生活在工人聚居区,1914年一战爆发后又随祖母迁居农村,和农村孩子一起干农活,受冻挨饿,直到1917年冬,父母才将这 “长野了”的孩子接到城里接受正规教育。但童年经历不仅培育了她坚强的个性,也让她深切认识到社会的不公。她在中学就开始写诗,读大学的时侯,一方面参加学生与工人运动,一方面从事文学创作。1934年她反映波兰社会下层人民困苦生活的小说《日子》,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后来又接连出版了《祖国》《大地的苦难》。1939年德国法XS入侵波兰,她徒步跋涉600公里,来到苏联,加入了苏联国籍。她除继续完成在波兰就开始写的长篇小说《池沼上的火焰》外,也在苏联报刊上发表论文、小品和短篇小说。苏联反法XS卫国战争爆发后,她以记者身份,和红军战士并肩战斗。除创作《党证》《一个德国士兵的日记》《为了胜利》等一篇篇纪实性的报道外,积累了大量素材。特别令她感动的是各地农村妇女,为了胜利几乎奉献了一切:丈夫、儿子参加了红军或游击队;粮食支援红军;或坚壁清野,甚至连好不容易盖起的住房、柴垛,也不惜一把火烧毁:“一粒粮,一根草也不留给德国鬼子,困死他们,饿死他们!”

前段时间刚看过,曹靖华的译本。真好,娥琳娜们身上那种坚定的永不屈服的意志让我由衷的钦佩!只是看到下面一段话时,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德国兵用刺刀,用铁拳,让农民认清了他们是什么东西。他们不晓得,甚至没料到他们还教会人们一件事——就是从前的苏维埃政权是什么。在任何一个村子里,只要德国用血与泪统治,在那儿维持过一天,那儿千秋万代都不会再有人对苏维埃政权不满、怠惰和冷淡了......生活本身用残酷可怕的教训,教育了人们。”

可惜的是,1991年对苏维埃政权的不满和冷淡达到了极点,人们亲手砸碎了自己所建立起来的一切!

邦达列夫在《诱惑》一书中有句话说得真对:“俄罗斯民族最大的缺点是善于自我毁灭,常常是轻易地破坏不久前还神圣的一切”......

那是根据卫国战争中在

俄国

农村发生的一件真实的事改变的:一名普通的农妇(小说中叫“娥琳娜”)在德军占领家园后参加了游击队,但从没有人想到她是位高龄孕妇。就在她回村子准备生孩子的时候被敌人抓住,被

衣服

驱赶着赤身裸体走在冰天雪地里,

誓死不说出游击队的任何消息;后来她在柴棚里生下了一个儿子,敌人企图利用母性来逼出情报,依然徒劳无功,随即当着她的面打死了出生还不到一天的婴儿,也把她投进了冰河......

这是曹靖华先生的译作,据说曾经影响了江姐和丁佑君——她们都视娥琳娜为榜样,后来都是慷慨赴死。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3/21 7:43:24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2048037
      • 工分:710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娥琳娜,是前苏联小说《虹》中的女主人公。

      这个名字,在我国不少女杰的成长道路上,尤其是在蜀中女烈江竹筠、丁佑君的英雄历程中,都起到过非同小可的作用 ——她们都曾以崇敬的心情和自己的女友一道买过、读过、交流过、讨论过这部书,她们都为书中娥琳娜落难受辱而始终不屈的形象所深深震撼,她们都立志一旦同样的考验来临之时自己一定要像前辈女烈一样地坚强……

      《虹》,是前苏联著名的波兰籍女作家万达·瓦西列夫斯卡娅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是对苏联卫国战争中一段悲壮历史的艺术性的真实描述。从这本书诞生至今已有整整60年了,读过此书的人们恐怕对书中的大部分情节早已淡忘,但相信这样一个场面是决不会从他们的记忆中轻易抹去的:

      娥琳娜的形象——写在《虹》诞生60周年之际

      娥琳娜的形象——写在《虹》诞生60周年之际

      娥琳娜的形象——写在《虹》诞生60周年之际

      娥琳娜的形象——写在《虹》诞生60周年之际

      这时月明如昼。月光把全世界都变成了一块天青色的冰块。……一个裸体女人在通往广场的路上跑着。不,她不是在跑,她是向前欠着身子,吃力地迈着小步,蹒跚着。她的大肚子在月光下看得分外清楚。一个德国士兵在她后边跟着。他的步枪的刺刀尖,闪着亮晶晶的寒光。每当女人稍停一下,枪刺就照她脊背上刺去。士兵吆喝着,他的两个同伴吼叫着,怀孕的女人又拼着力气向前走,弯着身子,……

      这就是她,娥琳娜。……

      现在什么样的命运临到娥琳娜的头上了呵。在产前的一两天,裸着身子,光着脚,在雪地里向前跑五十米,向后跑五十米。士兵在狞笑,刺刀戳着脊背。

      郭斯久克·娥琳娜,一个

      乡下小村庄里平平常常的普通农妇,一个直到40岁才怀上了阵亡丈夫遗腹子的初产孕妇,一个被同在森林里打游击的16位青年都称为母亲的成熟寡妇,一个因回家生产而不幸落入法XS魔掌的女游击队员,就是这样在被冬月映照得如同白昼般的严寒深夜里,被疯狂淫暴的德寇极其野蛮地强行扒光了全身上下所有的衣服,赤条条地挺着就要临产的大肚子,被驱赶到冰天雪地里去……

      ——她就这样在全村所有的人隔着窗子的目光下,“裸着身子,光着脚,在雪地里走,任士兵们侮辱”。

      ——她就这样一丝不挂地在德国鬼子刺刀的威逼下,“裸着身子,被士兵的狞笑声追逐着,在雪地上走”。

      ——她就这样在敌人粗野的狂叫声中,“跌倒在雪地里,被枪托打着,又艰难地爬起来。……腿上往冰冻的雪上流着血,……身子止不住地打寒颤”。

      ——她就这样身无寸缕地被无耻下流的法XS匪徒肆意地凌辱和玩弄着、无情地折磨和摧残着,“但是不哭,不叫,没有一点去见上尉招供的表示”。

      ——她就这样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一切连同腹中即将娩出的小生命一道奉献到祖国的祭坛上,“跌倒了又爬起来,爬起来又跌下去。……心里凝结着黑血,凝结着憎恨的血。这给了她力量”……

      这样动人的场面怎能令人忘怀!

      在瓦西列夫斯卡娅细腻的工笔描绘下,在我国著名学者曹靖华精美的流畅翻译下,这个场面对读者们的身心产生了多么巨大的震撼力和冲击力!虽然没有视频和音频,但这些文字已足以为读者提供充分的想像空间,让娥琳娜的形象跃于纸上而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激起我们强烈的爱国情怀和女烈情结。同样,娥琳娜的形象在当年的江竹筠和丁佑君的心目中,不也正是这样树立起来的吗?榜样的力量真是无穷的啊!

      现在,我们当然无法得知,在江竹筠突然听到徐远举威胁要扒光她衣裤的那一瞬间,娥琳娜的形象是否真的曾在江姐的脑海里蓦然闪现过;但是我们却完全可以想象,在丁佑君真的被土匪们扒光后赤身裸体地游街示众的漫漫长路上,娥琳娜的形象是怎样地激励着清纯少女面对围观人群凛然宣告:

      “乡亲们,我是个大姑娘,落得如此被羞辱,这不是我没了脸面,而是这些畜生叛匪的卑鄙可耻……”

      《虹》的原作由瓦西列夫斯卡娅用波兰文创作于1942年,初稿译为俄文后发表于当年8至9月间的莫斯科《消息报》上,修改后的俄文单本于同年年底由莫斯科国家文学书籍出版局出版。

      曹靖华的中文译作则完成于1943年,当年10月由重庆新知书店初版,1944年再版;1945年北平新知书店、1947年上海新知书店先后再版,1949、1951年由三联书店再版,1952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再版;1990年收入河南教育出版社和北京大学出版社联合出版的《曹靖华译著文集(第二卷)》时,又据苏联国家文学出版社1944年版作了订正。

      值得一提的是,曹靖华先生1943年为该书写的“译者序”同样十分精彩,而且更加突出地展示了娥琳娜的形象,更加集中地再现了娥琳娜在寒夜里雪地中刺刀下赤裸孕身备受蹂躏而坚贞不屈的场面。他介绍说:

      她,这位女游击队员娥琳娜,是苏联一位真实的女英雄,这是作者根据真正的事实创造出来的典型。是根据 1941年11月,莫斯科州乌瓦洛夫区的一位著名的女英雄、女游击队员亚历山德拉·戴丽曼写成的,她就是这样被德国人虐杀的

      她是以其高龄产妇的艰难之躯承受着敌人的暴虐淫辱而始终顽强地反抗着,她独自一人光着身子在挡不住风雪的破敞棚里生下了亡夫留给她的遗腹子,她又亲眼看到她期待了一生的唯一儿子惨死在自己的面前,最后她自己也被德国人用刺刀刺死后投到冰河里……。这一幕幕真实而残酷的女游击队员殉难历程,通过娥琳娜这一形象的艺术再现,更加显露出中年女烈的美丽和成熟母性的魅力。

      曹靖华在“译者序”还写道:“日寇的凶残,同德国侵略者可说是一丘之貉。《虹》里边所写的苏联人民遭受的灾害,我们的同胞,在多年的K戰里,真是饱尝了的。……《虹》不但使我们看清了德国侵略者的凶残面貌,使我们惊服于苏联人民,不分前方后方,不分男女老少,所进行的坚决英勇的苦斗。而且使我们的同胞更感到日寇野蛮凶残的可怕,更可以激发我们同胞K戰卫国的热情,坚定我们对于K戰胜利的信心。”

      确实,在书中描绘的那个令人终身难忘的场面中,娥琳娜的形象“不是空想,不是虚构。而是苏联卫国战争中一段悲壮的史实。”这一场面,这一形象,激励着当时我国的读者们投入艰苦K戰而终于赶走了日本强盗,又激励着江竹筠和丁佑君她们为着理想和信仰而无怨无悔地奉献出自己的青春女儿之身。而在60年一个轮回之后的今天,这一场面,这一形象,除了引发我们对前辈女烈的深切缅怀之外,还能够激励现实中的我们去做些什么呢?

      苏联女作家W·瓦希列夫斯卡娅在反德国法XS卫国战争期间创作的长篇小说《虹》,也把它作为光明战胜黑暗,文明战胜野蛮、人道战胜BL、公理战胜强权的象征:“虹从东方向西方延伸着,像花瓣似的温润,柔和,纯净而灿烂的光带,把天与地连接起来。”灿烂的虹光,鼓舞,照耀着苏联人民,在前方,在敌后,英勇顽强地夺取反法XS战争的伟大胜利……

      瓦希列夫斯卡娅原籍波兰,1905年生于克拉科城郊,从小生活在工人聚居区,1914年一战爆发后又随祖母迁居农村,和农村孩子一起干农活,受冻挨饿,直到1917年冬,父母才将这 “长野了”的孩子接到城里接受正规教育。但童年经历不仅培育了她坚强的个性,也让她深切认识到社会的不公。她在中学就开始写诗,读大学的时侯,一方面参加学生与工人运动,一方面从事文学创作。1934年她反映波兰社会下层人民困苦生活的小说《日子》,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后来又接连出版了《祖国》《大地的苦难》。1939年德国法XS入侵波兰,她徒步跋涉600公里,来到苏联,加入了苏联国籍。她除继续完成在波兰就开始写的长篇小说《池沼上的火焰》外,也在苏联报刊上发表论文、小品和短篇小说。苏联反法XS卫国战争爆发后,她以记者身份,和红军战士并肩战斗。除创作《党证》《一个德国士兵的日记》《为了胜利》等一篇篇纪实性的报道外,积累了大量素材。特别令她感动的是各地农村妇女,为了胜利几乎奉献了一切:丈夫、儿子参加了红军或游击队;粮食支援红军;或坚壁清野,甚至连好不容易盖起的住房、柴垛,也不惜一把火烧毁:“一粒粮,一根草也不留给德国鬼子,困死他们,饿死他们!”……后来,她听说一位叫亚历山德拉·戴曼丽的农妇,丈夫不幸阵亡,她怀着对敌人的憎恨参加了游击队。为不影响工作,她一直瞒着自己怀有身孕,总是奋力地工作:烧饭,洗衣,侦察……直到临产前才回到村里,却不幸被德寇虏去。敌人千方百计让她供出游击队的情报,却怎么也撬不开她的嘴。在严寒的冬夜,剥光她的衣服,用刺刀驱赶着要她指认哪家是游击队;她生下自己和丈夫盼了20年才怀上的惟一的儿子,敌人更利用母亲对儿子的怜爱,威逼利诱,也毫无所获。敌人恼羞成怒,残忍地将她和她的儿子杀害,投到冰河里……瓦希列夫斯卡娅说:“戴曼丽的事迹,深深打动了我,我被苏联妇女的这种强大的精神力量所震慑。”她沿途所见的那许许多多令她感动的妇女们的形象,在脑海中一下变得更加鲜活起来,使她不能自已,遂在戎马仓皇中着手创作《虹》。她说:“我写作时,几乎无须借助任何想象,因为作品中每个人物,都是从真实生活中提炼出来的,只是将女英雄戴曼丽改成了娥林娜……”

      《虹》以身怀六甲的娥林娜潜回村后被德寇虏去为主线展开,这是一个有300户人家的普通农村,家家青壮男子都参加了红军和游击队,留下的尽是妇孺老弱。空场里的绞架上吊着被德寇处死的少年柳纽克的尸体,成了侵略政权的象征。清早,老妈妈费多霞颤巍巍地挑着水桶到河边打水,雪地上横陈着一具被冻得僵硬的红军战士的遗体,德寇不仅不许收尸,还把他的军大衣、军裤、皮靴剥去。那红军战士正是费多霞的儿子华西里!她每次去河边总要望着儿子灰白的脸,仿佛他可以听见似的,一声声轻唤着“好儿子……”她的房子被占领军头子顾尔泰上尉和姘头普霞——一个“为了丝袜和法国酒”便苟且偷生,出卖祖国、亲友和灵魂的可耻叛徒占据。老妈妈和村民们一样,不露声色地把刻骨的仇恨埋在心底。她坚信他们遭报应的一天总会来到。

      《虹》最初发表在1942年八九月份的《消息报》上,父亲曹靖华读到从莫斯科寄来的剪报后,认为这不仅是一部 “作者用心血凝成的现实Z義的艺术杰构”,也是鼓舞中国人民奋勇抗击和德国法XS一样的“最黑暗,最野蛮,最凶残的人类公敌”——日本侵略者的有力武器,立即着手翻译。后又依据新收到的单行本,将译稿仔细增删校改。那时正值日寇对重庆实施大轰炸期间,他为了赶译《虹》,常常是“紧急警报”响起才去防空洞。有一次刚出家门敌机已经临空,他灵机一动,一头钻进附近的废砖窑。防空洞人多、噪杂,又漆黑一片,而废砖窑僻静又安全,还不妨碍译书。从那以后,每当警报响起,他干脆拿起马扎和书稿去废砖窑。《虹》中不少章节都是在破砖窑译出的。1943年8月他在《译者序》中这样写道:“在赤日烁金的酷暑里,挥汗赶完这部译著,它倘能砥砺同胞K戰的意志,高扬同胞爱国的热情,坚定同胞胜利的信念,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与喜悦了。”《虹》在苏联引起巨大反响,被认为是“体现了全体人民所需要的高超的人道Z義精神”的辉煌巨著,并荣膺1942年度斯大林文学奖。《虹》的中文译本在我国同样引起轰动,刘白羽、戈宝权、李何林、杨朔等人纷纷发表评论,赞扬与推介这部作品。周恩来回延安公干时,还特意带去了《虹》的中译本,及一部根据《虹》改编的电影拷贝,向延安及敌后各根据地的干部、群众推荐并放映。延安及晋冀鲁豫各出版机构也迅即将《虹》的译本翻印。一些没有印刷条件的地区,还用手刻钢板油印成小册子分发给干部、群众,林伯渠同志回重庆时给父亲带去的敌后各K日根据地翻印的他的译著中,就有手工油印的《虹》。我们手头现存的资料中,有一篇1957年11期《JF军文艺》刊登的叶歌的文章《我们心底的彩虹》,作者说,1946年冬季,刚取得K戰胜利不久的各JF区军民,又不得不奋起抗击被美式装备武装起来的蒋匪军的“重点进攻”。他们奉命从鲁中枣庄一线,直插敌后苏北宿迁,他在战斗中负伤转到鲁中的医院,在病房中和伤员们一起贪婪地读起《虹》,他说:“一读到那些令人痛苦和愤怒的情节,一读到那些令人激动和赞叹的斗争,我们就恨不得立即返回前线。我们不能让千千万万的娥林娜、马兰、玛柳琪、米什卡……在敌人刺刀下受折磨、受凌辱、被杀害。”同病室一位叫闫辉的副指导员,肩背上的伤口有半尺多长,每当护士给他换药的时候,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涔涔冒出,他却一声不哼。他说:“比起娥林娜,这又算什么!” 伤口刚愈合,他就要求重返前线,在临行前夜,他对室友们说:“《虹》是一本好书,虽然我们现在撤离了临沂,撤离了延安……但我们的乡亲们并不比娥林娜、玛柳琪差。有这样的乡情,我们还愁什么呢?虹虽然没有出现在我们头上,却横在我们心底。同志们,让我们都能尽早地参加大反攻吧!让我们在胜利的欢呼声中再见吧!”

      《虹》不仅在延安和各敌后根据地产生过巨大反响,在“国统区”同样拥有广大读者。特别是《虹》的电影在国内公映之后,不少大学中学的读书小组,都把《虹》列入必读的书籍之一。父亲也曾对我们说过一位成都女学生的故事:那位女学生读过《虹》后,被女英雄娥林娜坚韧的精神所震撼,她说:“我若遇到娥林娜那种情况,也会像她一样。”后来,这位立志献身革M的女学生,加入了共青团,经过西康干部学校的培训,担任了西昌盐中区的青年干事。一次在西昌征粮工作中,不幸被叛徒告密落入叛匪手中,她受尽严刑拷打直至牺牲,始终像娥林娜一样坚贞不屈。这位女学生,就是后来被追认为GC党员的著名女英雄丁佑君。

      当年,瓦希列夫斯卡娅的《虹》确曾在苏联卫国战争和我国K日战争及其后的JF战争中,成为千百万读者砥砺K戰意志、高扬爱国热情、坚定胜利信念的精神武器。尽管当年的战火硝烟早已随岁月流逝而飘散,尽管世界格局也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今天世界反法XS战争暨中国人民K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重要节点上,重读这部小说,深感它仍不失其现实意义。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以史为鉴,居安思危,只有牢记历史,才能开创未来,只有不畏战争,才能维护和平。我们坚信,那从“东方向西方延伸着,像花瓣似的温润、柔和、纯净而灿烂的带子,把天与地连接起来”的象征着光明战胜黑暗、文明战胜野蛮、人道战胜BL,公理战胜强权的那道弯弯的虹,依旧激励着爱好正义、自由、和平的人们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2017/5/14 1:46:2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苏联籍波兰女作家 瓦西列夫斯卡娅的小说——《虹》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