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陈翰章:令日伪闻风丧胆的“镜泊英雄”

共 8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937072
  • 工分:983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陈翰章:令日伪闻风丧胆的“镜泊英雄”

他虽然衣衫褴褛,靠吃树皮、饮雪水维持生命,却屡建抗日奇功,打得日伪闻风丧胆,被民众誉为“镜泊英雄”,令日伪惊为“满洲之虎”;他创造的战例,是东北抗日联军史上唯一一个被载入《中国共产党历史》,又被收录在日本《关于满洲用兵观察》一书中的战例;他遭日军杀害后,被割下头颅,用福尔马林浸泡,秘密存放在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医务课,直到73年后才身首合葬……

他,就是与杨靖宇齐名的抗联战将陈翰章。

“镜泊英雄”威震敌胆

1913年6月14日(一说1912年5月10日),在吉林省敦化县城西十多里的半截河,一户陈姓人家诞生了一名男婴。因为中年得子,加之陈家三代单传,作为父亲的陈海十分喜悦,给儿子起乳名小石头,大名陈翰章,又名陈勋辉。为了把儿子培养成才,1927年3月,陈海将陈翰章送入敦化县敖东中学读书。期间,陈翰章受到进步思想启蒙教育,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12月,陈翰章中学毕业后,在敦化县立第一小学担任教师,他希望通过从事教育事业,培养优秀人才,改造国家,使国家独立富强。他还立誓说:“如果我的理想被帝国主义侵略打破,我将投笔从戎,杀敌报国!”1931年8月,陈翰章奉父之命,与大他3岁的农家女邹氏结为夫妻。

一个月后,九一八事变爆发。仅过了5天,敦化县被日军占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2年2月8日,东北陆军独立第二十七旅第六七七团“老三营”宣布抗日。为实现“投笔从戎,杀敌报国”的誓言,9月初,陈翰章通过锲而不舍地寻找,终于找到并参加了这支“救国军”,从此走上了抗日救国之路。

陈翰章从担任救国军司令部文书、秘书长等开始,逐步成长为东北抗日联军师长、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指挥,率部在伪满吉林、牡丹江、间岛省等地展开游击战,指挥大小战役数百场,击毙、俘虏敌军万余人,创造许多经典战例。1933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8年5月,陈翰章率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二师进入宁安县陡沟子部落,一枪未发,将一个伪军自卫团全部缴械。8月,陈翰章事先派人以本地劳工身份进入日军苦心经营数年的镜泊湖水电站,详细探明工地现场和火药库地点,之后在一天拂晓展开袭击,占领火药库,用数百箱炸药炸毁待安装的发电机和导流孔等,焚烧工程事务所,全歼日军守备队,解救出大批服苦役的中国劳工,缴获大批粮食、被服与枪械弹药,使镜泊湖水电站停工达3年之久。陈翰章被人们誉为“镜泊英雄”。

1939年6月24日上午,到敦化巡视的吉林省警务厅警备科科长西濑户秀夫、敦化县副县长三岛笃与敦化县警务科首席指导官永田善男、吉林省警务厅警备科驻敦化治安工作班警佐福田,带着敦化县警务科密探李相文,向牛心顶子山出发。原来,抗联第三方面军团长崔贤抓到了一个名叫李景文的俘虏,其兄就是李相文。李相文为了救出弟弟,给崔贤送去粮食、衣服、胶鞋等军需物资,并试图规劝崔贤下山投降。永田善男和佐福田得知此事,决定亲自进山劝降。西濑户秀夫和三岛笃邀功心切,当起了“急先锋”。岂料陈翰章早已将计就计:利用敌人送上门来的机会,狠狠惩处,表达不赶走日本侵略者,绝不会放下武器的决心。于是,4名日本官员被当场处死。为了报复,日军当即调集2000多人围攻牛心顶子山。而陈翰章借机率部攻打位于汪清县蛤蟆塘大房子警察署,攻克延吉天宝山铜矿,焚毁办事处和伪警察所,炸毁设备,使其停工一年之久。

8月15日,陈翰章率第三方面军警卫旅和第五军二师第五团,在大蒲柴河马家趟子伏击正在换防的一部伪军,毙敌15名,俘敌50名,缴机枪2挺,步枪50支。

8月23日,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900余人,由吉林省敦化县直驱安图县中部,决定进攻县城以北的大沙河。陈翰章率第三方面军一部和第二方面军第九团,参加“攻城打援”系列连环战。24日凌晨,陈翰章部一举突入镇内,摧毁了日伪军工事,占领全镇,没收了日本洋行的全部货物。接着转战7个战场,进行6次战斗,历时2天,共毙、伤、俘日伪军400余人,焚毁汽车8辆,缴获轻机枪7挺、步枪300余支。大沙河连环战,是东北抗日联军史上唯一一次以战略战术著称而被载入《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的战役。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主持编著的《关于满洲用兵观察》一书中,也将这次战斗作为唯一的战例收录。

9月24日,陈翰章指挥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方面军500余人,进至敦化通往大蒲柴河之间寒葱岭一带的汽车道附近,在道路的东北部、南端埋伏,准备突袭敌车队。日军松岛讨伐队分乘车辆,从敦化出发南进,于下午1时30分进入伏击圈后,陈翰章一声令下,沿线枪声大作。日军车队在公路上乱成一团,成了陈翰章部的活靶子。日军讨伐队长松岛无法掌控全局,只能命同乘兵员进行反击。但仅过了一个小时,便被陈翰章部全线击溃。接到急报后的日军中队长市村立即集结部队紧急出动,乘坐两辆军用卡车从大蒲柴河向寒葱岭增援。早有准备的陈翰章巧妙地利用地形,从山上用机关枪猛射,将日军打得落花流水。寒葱岭伏击战,日军死伤46人,其中包括日军讨伐队长松岛和中尉保立,共9辆汽车被毁坏,其中6辆满载军需品的汽车被彻底烧毁。陈翰章部缴获重机枪1挺、轻机枪2挺、重掷弹筒2个、短枪12支、子弹万余发及大批其他军用物资。

据日伪档案《东北抗日运动概况》披露,仅1939年6月至12月,陈翰章部便与日伪作战55次,在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所属各部队里名列第一。而据加藤丰隆所著的《满洲国警察小史》记载,当时日本人认为“满洲国”有两大“巨匪”,其一是杨靖宇,其二就是陈翰章。由宫内宗一所著的《独立守备步兵第九大队战史》中则记述,日军与陈翰章部的战斗“是与正规的精锐的共产军对决”。

[b]“满洲之虎”惨遭毒手

[/b]

早已对陈翰章恨之入骨而又闻之色变的日军和伪军,为捉拿、消灭陈翰章,可谓不择手段。他们专门制定了针对陈翰章的作战计划,给陈翰章取代号为“虎”,派出重兵携带无线电台,追踪袭杀这只“满洲之虎”。

陈翰章是个大孝子,日军试图以此作为陈翰章的弱点,抓来陈翰章的父亲陈海和妻子,逼迫陈翰章投降。

在“忠”“孝”面前,在国难当头之际,陈翰章深知不能两全。极端痛苦之中,陈翰章断然表示宁可家破人亡,也要抗战到底,坚决不做亡国奴。但为了保护家人的安全,迷惑敌人,陈翰章让父亲转告日伪当局,他与家庭已断绝关系,并执意要求妻子改嫁。据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八大队战史》中披露,陈翰章曾在日记里写道:“我苍颜年老的父亲,在我向南方出发后,被日寇派遣到官地,给各所传送照片,向各部落宣传。他们的目的是收抚我,让我成为他们的走狗。我十分荣幸正在抗日救国事业的途中,发挥着重大的领导作用,惹得敌人在军事上的疯狂进攻。作为政治上采取的一种手段,用各种方法来诱引我,我是非常光荣的。一方面,我父亲有很高的价值;另一方面,当我在心中想起60余岁的老人,受到威压而不停地奔走,不免有莫大的震动。”“我父亲带着好多的宣传品来了,这是日寇指使他做的,有诱使我投降的范例及县长的劝告书。不堪大笑。给父40元。”“老父来了。根据日寇对我方行动的判断,以我为目标是明了的。”

此时,原本富裕的陈家,因出了陈翰章这一“反日巨匪”,已经彻底破落。明事理、有爱国心的父亲,不仅没有责怪儿子,反而经常偷偷带着钱粮衣物进山看望,甚至还利用进山劝降的机会偷偷为儿子传递信息。直至1946年,他满怀对儿子的思念去世。

日军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建设“归屯并户”“集团部落”,把平原和山区零散居民强行驱赶到一处居住,分离抗日队伍和百姓。见仍有百姓冒着“通匪”的死罪,偷偷向游击队提供钱粮,日军又推出了“十户连坐”措施,如果发现“通匪”,不仅犯者死罪,还要牵连亲戚邻居。陈翰章及其所部与百姓的联系因此逐渐被切断。与此同时,日伪严格控制粮食、物资,断绝抗日部队的粮食和物资来源,并通过以游击对抗游击的“狗虱”战术,让部队像“狗虱”一样,一旦发现陈翰章,便死死咬住不放。

这一系列的举措,的确给陈翰章和他的部队带来了极度的困难和麻烦:没有粮食、没有衣服、没有弹药,甚至还不敢生火。许多将士活活冻、饿、病死。

为保存抗日联军的有生力量,陈翰章在集思广益的基础上,于深山密林、隐秘性好的地方建起了大量简易房屋和地窨子,即“密营”。又将各自独立的密营改造成有密道相连的战斗掩体,一旦遇到敌人的袭击,既可以很快从地下通道转移,又可以互相增援。接着陈翰章又率部修建了小型兵工厂、被服厂和野战医院,在艰苦的环境中坚持战斗。

然而,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长程斌,因架不住被日军威逼的外祖母和哥哥上山劝降,最终叛变投敌,向日军提供了东北抗日联军所有林中秘营的位置,导致秘营几乎在一夜之间丧失殆尽。东北抗日联军失去赖以生存的后勤基地与避难所,受到致命一击。弹尽粮绝下的全体将士不得不既要风餐露宿,又要防患、对付日军讨伐队的追杀,更得面对疾病、饥饿与寒冷,部队急剧减员。陈翰章与抗联战友们进入了最为严酷的阶段,时时刻刻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

1940年12月初,陈翰章率领15名将士来到镜泊湖北湖头。7日,陈翰章从宁安县湾沟村鹰蟒山向小湾沟东南移动时,一名女战士因为饥饿难耐,离队到湾沟村寻找食物,被日军自卫团抓获,并叛变吐露出陈翰章的位置。日伪军各路讨伐队迅速集结,将陈翰章重重包围。陈翰章等与百倍之敌展开了力量悬殊的生死决战,在接连击退日伪5次进攻之后,至8日下午,只有5人突围。而为掩护战友突围、孤身一人的陈翰章仍在包围圈中,继续狙击敌人。

日军企图活捉陈翰章,并高喊:“陈翰章,投降吧!给你大官做,尽享荣华富贵!”而陈翰章虽然胸部和右手接连负伤,但仍然誓死不屈:“我死也不当亡国奴!”他顽强地靠坐在一棵大松树下,用左手射击。冲上前的日军夺去他的枪后,见陈翰章不断痛骂,恼羞成怒地用刺刀割下他的舌头。口不能言的陈翰章怒目相视,敌人又剜出他的双目,在他脸部、头部上乱砍,并带走了陈翰章的头颅,只将陈翰章的遗体留下震慑群众。

陈翰章就这样壮烈牺牲。

[b]将军英魂回归故里

[/b]

家人不敢埋葬陈翰章的遗体,只是草草地将遗体装入棺材,用石头垫起露天安放。一直等到抗战胜利,才得以入土。

但陈翰章头颅的去向,却成了谜团。

为找到陈翰章的头颅,中共秘密组织作出了不懈的努力,终于得知陈翰章的头颅曾被日军送往新京(长春),和杨靖宇头颅一起,被秘密存放在关东军司令部医务课。而日本投降后,原关东军司令部医务课的全部器械、药品和医学标本等,都被国民党长春医学院接收。秘密党组织随即派出刘亚光打入国民党军卫生队,伺机寻找。

一次,刘亚光潜入医学院医疗器械室时,发现一个十分隐秘的侧室,里面有一个大型的橱柜,陈列的玻璃罐里装的都是人的内脏标本。其中两个标本罐中,用福尔马林各浸泡着一颗头颅,罐上分别贴着杨靖宇、“三江好”(陈翰章代号)的字样。他立刻将情报上报给党组织。

党组织当即做出了精心的安排和布置。于是,刘亚光借故接近负责看守医疗器械室的市警察局警察曹如超,并时不时给断粮的曹如超家里送些粮食。随着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刘亚光设法悄悄配好了医疗器械室的钥匙。接着,刘亚光在曹如超值班时,借口给他送高粱米,让他赶紧送回家。随后雇佣车辆,以拉显微镜、纱布罐、聚光灯等医疗器材为名,将装着杨靖宇和陈翰章头颅的玻璃罐悄悄运了出来。

1948年12月24日,松江军区司令员兼哈尔滨市卫戍司令陈光由长春回哈尔滨时,派6名战士随同他一起护送陈翰章头颅乘专列返回哈尔滨,并交给松江军区政治部。为能长久保存,松江军区政治部进行了检查,并更换了浸泡的药水。次日,陈翰章头颅被安放在哈尔滨东北烈士纪念馆。1955年4月5日,陈翰章头颅被安放在哈尔滨烈士陵园。

鉴于陈翰章的父亲陈海生前曾一再叮嘱家人,务必找到陈翰章头颅,让他身首合一,其家人为实现这一愿望,都曾做出过不懈的努力。吉林省敦化市的民众以及省内外各界知名人士等,也一再期待陈翰章头颅能早日回家。2012年5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终于批准了《关于恭请陈翰章将军头颅回家乡遗体合葬的请示》,同意将陈翰章头颅请回吉林省敦化市与遗体合葬。

2013年4月11日,相隔500余公里的吉林省敦化市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因陈翰章而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上午,工作人员将陈翰章头颅从墓地中取出,交到其亲属手中,安放到灵车内。接着,哈尔滨市社会各界数千人神情悲痛、肃穆地恭送陈翰章头颅回归故里。直至灵车远去,许多人仍久久不愿离开。而敦化市的沿途,到处都是自发组织起来的黑压压的人群,他们胸戴白花,身着素色服装,手持“将军永垂不朽”“忠魂回归故里”等挽联,恭恭敬敬地向缓缓行进的灵车默默志哀。

6月13日,当地专门举行了陈翰章“身首合葬”仪式。在庄严的《国际歌》声中,陈翰章的灵柩覆盖着党旗、国旗,安葬在陈翰章烈士陵园。

坐落在敦化市人民政府院内的陈翰章纪念碑碑文中写道:

“公讳翰章,姓陈氏,敦化县城西半截河人,父名海,母氏宫,业农,治家勤俭,教子有方。公十七岁卒业于敖东中学,性沉默,有奇气,初任教职及讲演员,冀唤醒民众。迨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公常语人曰:‘国破家安在?堂堂男子,岂能甘作异族奴隶耶?’遂投笔从戎,参加救国军,两次攻敦化、克安图,进出牡丹江,袭击宁古塔,抗日杀敌,烈士均与有力焉。

一九三三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被派赴平津,作抗日统一战线活动。归后,任抗日同盟军工农义务队政治委员及抗日联军第五军第二师参谋长。公既富文韬又长武略,运畴于山深林密之处,转战于黑水白山之间,策谋精警,治军严明,待人民则亲睦和善,杀日寇则勇猛非常,颇为周保中将军所器重东北人民所爱戴也。三五年调任第二军第二师师长,行所至,神出鬼没,攻城克镇,屡建奇功。三六年九月穆棱战役,毙日寇技术兵种达四百余。三九年哈尔巴岭、沙河沿、寒葱岭诸役,与金日成将军所部会师,合击毙寇千余,而日寇镜泊湖之施设计划亦悉被破坏。当时日寇深恐陈师壮大,遂令关东军集结大兵,企图围困消灭陈师于冰天雪地弹尽粮绝之中。但烈士势愈挫志愈坚,誓死抗战奋斗到底,益愈慷慨激昂,不幸于四零年十二月七日烈士以孤军猝遇大敌于镜泊湖畔,激战竟日,身虽负伤,犹复忍痛切齿,振臂高呼,杀敌数十名,卒以众寡不敌,英勇悲壮而牺牲矣。距生于一九一三年至陈殁时,年仅二十有九(碑文原文如此)。悲哉!噩耗传来,抗日军民痛悼英名,不惟敦额人民失其保障,实亦东北折一栋梁也。现日寇统治崩溃,国土光复,烈士之志亦可有慰于泉下矣。呜呼,人孰不死,若烈士之死是为国家民族独立,为人民解放奋斗而死,诚可谓抗战英雄矣!身虽死而精神常在,其功泽永留东北,其气节甚为楷模,实不愧中华民族优秀男儿也。敦额两县人民追念前勋,爰集众意,为烈士建丰碑以垂不朽云尔。”

陈翰章,终于在牺牲73年后获得了安息。

为怀念这位抗日英雄,吉林省敦化市许多单位和地方都以陈翰章的名字命名,如翰章小学、翰章中学、翰章乡、翰章大道、翰章广场等随处可见。整个东北地区也一直流传着这样一首民歌:“镜泊湖水清亮亮,一棵青松立湖旁。喝口湖水想起英雄汉,看见青松忘不了将军陈翰章。”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7/3/14 11:36:1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陈翰章:令日伪闻风丧胆的“镜泊英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