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启动基本法第十八条:打击“港独”“反中”势力

共 30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校
  • 军号:209696
  • 工分:16558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启动基本法第十八条:打击“港独”“反中”势力

香港回归近二十年,给人们的感觉似乎是香港在政治上跟中央越来越远了,在法律上有对抗中央的势头,具体体现在“港独”分子及自由派对中央的挑衅,和对香港社会的破坏,几乎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这跟特区政府处理事态时的软弱及警察执法遭遇到的困境形成了显明的对比,甚至英美等国还常常在香港问题上作文章,而中央政府也只能以抗议了事,这是事实,但不是事实的全部。

去年11月全国人大对基本法104条的释法,不仅一锤定音地阻止了“港独”分子进入议会,而且还获得了绝大部分港人的赞成。“港独”分子和自由派人士的声势大,是因为香港的许多媒体掌握在这类人手中,还有国外反华媒体的推波助澜,绝大多数香港民众的声音并没有反映出来。有一种看法认为,香港没有按基本法23条的要求制定相关的法律,导致特区政府在处理相关问题时无法可依,才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这个看法基本是正确的,但主要问题还是特区政府没有充分利用基本法赋予的权力,在法律空白期出台相关行政命令以避免问题的发生和扩大,这充分说明香港按基本法23条要求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也有人提议对基本法的某些款进行修定,这是好建议,但需要时间。我认为,依照现行的基本法仍然能够打击“港独"的嚣张气焰和遏止自由派的发展势头。

根据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而香港已回归近二十年,在2002年至2003年期间,基本法23条的立法过程引起香港各界反弹,引发2003年的七一游行,特区政府无望在立法会取得足够票数支持,最终暂时收回条文终止立法程序,至今特区仍未完成相关立法,首先这就说明香港违背了基本法的要求,这么长的时间无论什么理由都说不过去了,也意味着在港内相关法律出台前香港已经失去了相应的权力,而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和修改权在全国人大,因此当香港出现因特区政府因相关法律的缺失不能有效控制局面时,全国人大完全可以依法做出解释或决定,以保障香港的稳定繁荣和绝大多数港民的权益。

香港基本法规定香港制度五十年不变,享有司法独立权,是给香港一个适应期或中央对香港的一个观察期,到期依法将实行社会主义制度,若香港五十年的实践有利于香港的稳定繁荣和国家的统一、安全,到时中央政府在经过综合研判后,或许会让香港继续保持其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及其它运作模式,但香港目前的状况显然不符合这些条件,还有三十年,要想达到要求也是完全有可能的,而这需要香港的努力和中央政府的推动、引导。香港的司法独立是基本法赋予的,因此它不是法外之地,它的实践必须符合基本法的要求,必须是为香港的繁荣稳定和国家的统一安全提供保障,违背了这一原则香港就失去了司法独立的要件。

向警察泼洒尿液方式袭警并拒捕的曾健超,以“良善的愿望”为由,被判监5周,并被保释,这还不是个案,而不久以后的2月17日香港法庭却宣布,2014年负责清场“占中”的7名香港警察,全部被判入狱两年,立即收押,不得缓刑。引起舆论哗然的不仅是判决的明显不公,而是其背后隐藏的政治动机和对香港的破坏。至于香港法官中允许有外籍法官,这是基本法允许的,但无论法官的国籍如何,如果他在审判中违背基本法的宗旨,那他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甚至失去在港法官的资格。香港是实行英美法系,案件审理中援例是一主要形式,而上述两起案件的判决结果将在以后的司法判决中制造更多的不公和恶劣的影响,首先为“港独”和自由派人士对抗中央政府进行纵容和提供法律保障,再者今后香港警察在执法过程中会产生顾忌,束缚了手脚,造成的可怕结果就是香港会出现更多更大的混乱。

基本法二十三条中在香港应当禁止的不但没有被禁止反而正大行其道,除了前面说过的特区政府以颁布行政命令的方式先行予以弥补法律的空白,并为制定法律做先导外,在香港出现特区政府不能有效控制的局面时,全国人大启动基本法第十八条也能解决这一问题。

基本法第十八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宣布战争状态或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人民政府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

“港独”的活动就危及了国家的统一,他们跟外部势力的参与及自由派对抗中央政府的行动也危及了国家的安全,中国已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而香港司法审判中的政治动机也危及了香港的安全与稳定,这些都形成了启动第十八条的条件,因此中央政府可依法启动该条,在香港临时实行紧急状态,将有关全国性的法律在香港实施。到时蛇鼠一窝端,再成立特别法庭快速审理“港独"分裂国家和自由派人士依靠外部反华势力在政治上、法律上、行动上对抗中央政府的案件,下猛药让香港尽快回归到基本法的框架内。

这时可能会引起英美的干涉和指责,中国政府完全可以依照外交对等原则对英美采取反制措施,美国人权状况问题重重,而英国还有苏格兰独立公投、北爱尔兰争取独立的斗争,这些方面中国是有条件和能力让英美在干涉中国内政前慎重考虑的,到时绝不能因英美说某些人的行为不代表政府立场而听之任之的,在中国要求反对美国种族歧视、支持苏格兰独立、支持北爱尔兰摆脱英国殖民统治的民意基础是相当高的,中国政府完全可以效法英美对民间的行为不进行约束。

香港独立是个伪命题,香港永远不能成为外部反华势力和一小撮人对抗中央政府的基地,为了国家统一安全和香港的稳定繁荣,适时启动基本法第十八条是完全必要的。

      打赏
      收藏文本
      59
      2017/3/2 8:21:5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启动基本法第十八条:打击“港独”“反中”势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