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共 526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少将
  • 军号:8481970
  • 工分:603167 / 排名:13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的初期表现证明,他将继续奉行奥巴马/希拉里的反华政策,只不过他所采用的手段将有所不同而已。同时,特朗普挑起与德国的严重冲突,支持其他国家追随英国步伐脱离欧盟。美国副总统彭斯在近日举行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要求欧洲快速增加防务开支,德国总理默克尔拒绝了他的这一提议。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要弄清其中的内在逻辑,就需要结合特朗普上台以来的种种表现分析:

特朗普正陆续把强硬的反华势力引入他的政府班底;

美新任防长马蒂斯(Mattis)首次国外出访选择了日韩,此君在韩国访问时强调支持萨德反导系统(THAAD),在日本访问时则称美国将军事支持日本;

美国新政策试图削弱或分裂而非支持欧盟;

特朗普猛烈抨击德国;

特朗普怒怼墨西哥和澳大利亚;

特朗普公布经济战略。

有必要先梳理一下特朗普的对华动作:与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通电话,支持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质疑一个中国政策,前几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电话时改口称“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

特朗普近来炮轰美国最重要的盟友之——德国,电话里怒怼美国的另一个亲密盟友——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等,如果认为这些举动看似与中国无关,那就错了。

一旦了解特朗普所面临的美国经济现状,就会明白他之所以这样做自有其道理。如下文分析所示,美国经济的真实情况,与中国的新自由主义者所传播的“美国经济正强劲增长”的神话截然不同,事实上特朗普对德、澳、日等国的举动与其对华政策不无关系。

要把脉和应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就有必要清楚地了解其目的、内在逻辑及其手段,与奥巴马、希拉里有何不同。

因此,本文将聚焦分析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所面临的约束因素,以及这种约束将如何影响特朗普政府的外交和军事战略。

下面将首先论述美国经济的真实状况,然后分析特朗普改善这种状况的可能性有多大。希望这些分析有助于大家了解特朗普的对华外交政策。

不言而喻,特朗普的目标是加强美国相对所有其他国家的地位,即所谓的美国优先。他明白,提高美国经济地位,是包括维持他所承诺的大幅增加美国军事支出等所有问题的重中之重。

但要了解特朗普实现这一目标的可能性,就有必要正确分析美国经济形势。

中国一些论者要么罔顾事实,仅仅简单照搬西方报道,要么有意试图破坏中国的社会主义,比如“美国经济强劲增长是拜创新拉动”的错误说法频频出现在中国媒体即是明证。而这种论调的传播会导致人们对特朗普的行为逻辑产生误判。

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正是美国经济面临困境,才支撑特朗普主义的内在逻辑。

特朗普当选正得益于美国经济出现的困局。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低于其1999年水平,与此同时不平等急剧上升,美国最顶层20%人群的收入,超过80%的美国中下层家庭总收入。

这种形势引发民众对经济不满,导致传统的共和党精英候选人在共和党初选阶段就被扫地出门,特朗普得以异军突起,甚至以前原本为民主党票仓的一些州的工薪阶层,也改而在总统选举中投票支持特朗普。

美国经济长期增长趋势正如图1所示,为让大家对美国GDP年均增长率有一个直观的认识,按照以能消除短期经济周期波动影响的20年移动平均线计算。

数据清楚地显示,半个世纪以来美国经济一直呈放缓趋势:美国GDP增速达到峰值是在1969年,为4.9%,此后逐步下降, 1978年降至4.1%,2003年降至3.5%,2016年第四季度降至2.3%。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图2所示的美国近期经济形势清楚地证明,2016年美国经济急剧放缓。

美国GDP增长率从2015年的2.6%降至2016年的1.6%,即2016年美国GDP增速同比放缓近40%;

美国人均GDP增长率从2015年的1.9%降至2016年的0.9%,即美国2016年人均GDP增速同比下降一半多,接近于停滞。

数据清楚地表明,称“美国2016年经济强劲复苏”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事实上,美国经济相较前几年急剧放缓。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与世界其他两大经济中心——中国和欧盟相比,美国经济放缓显得更为突出。数据显示,美国经济并没有强劲复苏,相反美国是2016年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增速最慢的。

中美2016年最终经济数据已出炉,欧盟的则还没有公布,但其发布的2016年第三季度数据显示,其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长1.9%。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6年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基于最新统计数据曾预测,这一增长率(1.9%)将会持续到2016年底。所以暂时将此数据作为欧盟的最终数据。

如图3所示,世界主要经济中心——中国、欧盟、美国2016年GDP增长数据如下:

中国——6.7%;

欧盟——1.9%;

美国——1.6%。

可以看出,2016年美国增速不仅急剧放缓,而且还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最慢的。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因为一般经济运行具有周期性,要做出最准确的分析,关键是要用经济周期中的同等位置进行比较。如果用一个经济周期的最高峰值与一个经济周期谷底比较,得到的经济增长数据要么过于夸大,要么会低估。

美国上一轮经济增长周期的峰值出现在2007年第四季度,距2016年第四季度恰好九年。因此,图4对2016年第四季度与2007年第四季度这9年间的增长率,以及1973年、1980年、 1990年和2000年前四轮经济增长周期的峰值进行了比较。

数据清楚地显示,美国经济2007四季度至2016年四季度,仅增长12.1%,2000至2009年仅增长14.7%,1973年-1982年增长18.9%,1990年-1999年增长33.2%,1980年-1989年增长33.3%。

总之,实际的情形是,美国经济并没有由于创新强劲增长,而是比以前的经济表现虚弱。因此,有必要评估特朗普扭转美国缓慢增长的可能性有多大。

面对美国经济缓慢增长的事实,特朗普宣称,他的经济政策将提升美国GDP年增长率——他就职首日公布的美经济政策目标之一,就包括“推动经济实现4%的年增长”。

鉴于美国经济运行具有周期性,为准确评估特朗普经济政策成败的机率,就有必要把短期趋势与中长期趋势区别开来。

计算包括金融危机大衰退在内的美国中长期增长趋势时,美国增长数据会受到严重影响。计算包括大衰退在内的任何短期趋势将必然显示,美国经济增速非常低迷——长期趋势则将平均这种影响。

为分析美国增长趋势,表1为大家呈现分别按照5、7、10、20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的美国GDP年均增长率对比。按照10年移动平均线计算,从2006年起美国GDP年均增长率与其他三种算法计算的相差甚远,美国GDP年均增速非常低迷——正如刚才所说的,这是由于受到大衰退的巨大影响。

按照20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由于时间足够长,因此足以平均掉大衰退的影响;按照5-7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美国GDP增长率则相对接近,约在 2.0%-2.3%之间。由此可以算出,美国中长期增速约在2%或略高,这一分析有助于评估特朗普政策的影响。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正如上文分析的短期趋势时指出,美国2016年全年GDP同比仅增长1.6%。这明显低于美国长期平均增长率。分季度来计算,美国2016年第四季度GDP同比仅增长1.9%——较2016年上半年的缓慢增长有所加速,但仍低于美国长期平均增长率。

也即是说,不管以何种方式计算,美国2016年经济增长率都低于其长期平均增长率。

因此,图5为大家呈现美国2016年第四季度GDP同比增长率,以及按照20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的年均增长率的对比,其他的比较可参见表1。

可以看出,不管以何种方式计算,除上文所指出的按照10年移动平均线计算的增速严重低迷的原因外,美国2016年GDP增长率低于其长期平均增长率。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特朗普上任初期,美国短期经济增长有望加速,因为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美国2016年经济增速明显低于其长期平均水平。如果真如此,将会造成一种假象:特朗普一上台,美国经济就开始改善了。

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一种可预见的统计效应而已。

由于时值特朗普上任,这一统计效应,会产生“特朗普正在改善美国经济”的说法。但其实这是假象。根据统计学原理,这种加速是完全可以预见的。

关键的问题是,特朗普能否提高美国长期经济增长率?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从短期趋势到中长期前景来看,美国经济长期放缓的原因显而易见。美国经济的最主要特征是,它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

这意味着,当美国经济快速增长时,其资本形成率占经济比重就处于较高的水平;当美国经济缓慢增长时,其资本形成率占经济比重就处于较低的水平——下附的数据将充分印证这一理论分析。

拙文《误读创新会危害中国经济战略》运用现代增长核算方法得出结论,资本投资/积累是拉动美国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因素。分析经济增长最精准的核算方法,读者可自行前往查阅。但同样的结果运用分类最简单和最为人熟知的“国民帐户核算”数据无疑更直观,因此下文的分析将采用该数据。

根据经济统计学,美国可以利用两种方式增加补充资本:

首先是提高美国净储蓄——美国自身增加的新资本;

其次是提高净投资——美国储蓄 美国利用国外储蓄融资的投资。

我将在下文对这两种方式进行分析,它们呈现出同样的趋势。正如可以预期的事实是,虽然美国投资的最大融资来源是美国内储蓄,但由于美国可利用外国储蓄维持投资,这两种方式存在一定的差异。如下文分析所示,这些差异将对特朗普的外交和经济政策产生重大影响。

拙著《一盘大棋? ——中国新命运解析》对美国长期经济发展趋势进行了全面的研究,希望了解进一步分析的读者,可自行前往查阅。但有必要在此简短总结美国经济的主要趋势。

用经济学统计术语来讲,美国资本形成净额等于美国储蓄净额。因此,图6特为大家呈现1929年以来美国储蓄净额/资本形成净额长期趋势。美国长期经济发展曲线一目了然:

1929-1933年大萧条初期,美国资本形成净额为负,即美国经济失去了资本供给。这必然导致美国发生严重的经济危机。在此之后,美国储蓄/资本形成增长率有所上升,二战后则强劲加速,其占经济比重在1965年更是达到一个峰值;

1965年后,美国储蓄净额/资本形成净额占国民总收入(GNI)比重呈稳步下降趋势,并于2008-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再次变为负数。图1所示的美国长期增长呈放缓趋势,则源于美国资本形成净额呈下降趋势。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美国的净投资,即美国的投资融资不仅包括美国内储蓄,而且也包括外国资本/储蓄。正如图7所示,美国自身的净储蓄呈现相同的曲线——从 1929-1933年的低点上升,在二战后的1966年达到峰值,临近大衰退前再次下降。

但美国净储蓄和美国净投资(包括利用外国储蓄/资本融资的固定投资)之间,并无显著差异。大衰退期间美国净投资没有变为负数,是因为美国能利用国外储蓄,为美国净投资提供资金。这意味着美国净投资仍然高于美国净储蓄。

简言之,大衰退期间,美国能利用外国储蓄/资本,来缓冲或减轻美国自身储蓄下降所带来的影响。正如下文分析所示,利用外国储蓄/资本,将有助于特朗普做出外交政策决择。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显然,上文分析的趋势,将约束特朗普的经济施政。正如通过供给侧结构特征分析中国经济一样,掌握了分析美国经济最基本的方法,就会让我们在面对特朗普时候清楚地做出选择,并了解他的政治外交策略和经济政策息息相关。

正如大多数经济体一样,影响美国经济增长的诸多短期因素包括总需求、贸易、投资、消费等。为便于大家对此有直观的认识,表2为大家呈现美国实际GDP年增长率与各GDP构成要素占美国GDP比重之间的相关性。这显示:

美国GDP各构成要素中,唯一与实际GDP年增长率存在极强的相关性(0.60)的,是库存增加和减少——这是合乎逻辑的,因为库存对经济加速与减速是高度敏感的。

美国各GDP构成要素与其实际GDP年均长率也存在相关性,但没有哪一种要素的相关性如此之高——比如,净固定投资占GDP比重与GDP增长之间的正相关性为0.25,总消费占GDP比重与GDP增长之间的相关性为-0.19。

也即是说,就短期(一年以内)而言,除库存增加/减少外,再没有哪种GDP构成要素占美国经济比重的变化,与美国GDP增长率之间存在如此高的相关性。

其他GDP构成要素与美国GDP增长率之间的低相关性说明,美国短期经济增长是无法从除库存外的任何单一变量占美国GDP比重的变化预测得到的。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虽然美国经济结构中各GDP构成要素与GDP增长率之间的短期相关性较弱,但它们间的中长期相关性非常高。如表3所示,按照 1-10 年移动平均线计算,各GDP构成要素占美国GDP比重与实际GDP增长率之间存在正相关性。如下清楚地显示:

美国政府消费占GDP比重与其GDP增长之间基本没有相关性,其最高相关性也仅为0.07。这个数据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这说明,“美国政府消费占GDP比重越低,美国GDP增速就越快”、“美国政府消费占GDP比重越高,美国GDP增速就越慢”的说法是错误的——这种说法缺乏证据。

美国总固定投资(未扣除资本折旧的固定投资)与GDP增长之间呈正相关性,但不高,最高为0.36。

美国GDP增长与总储蓄、总净储蓄、净固定投资存在极强的正相关性,相关性分别为0.61、0.62、0.72。有必要指出的是,总储蓄不仅包括居民储蓄,还包括企业储蓄 政府储蓄;净储蓄=总储蓄-资本折旧;净投资=总投资-资本折旧。

很显然,美国短期和长期经济增长与各GDP要素之间的相关性无疑存在差异。这说明,美国GDP构成中有一些要素对中长期增长具有极大的影响力,但在短期增长方面的作用则被掩盖了。

也即是说,从中长期趋势看,GDP构成中有一些要素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就五年时间(中期趋势)而言,净储蓄和净固定投资占美国GDP比重与美国GDP增长之间的相关性超过0.50。就更长的8年而言,美国净固定投资和美国GDP增长之间的相关性非常高,为0.72 。

鉴于净固定投资(即年度净增加的资本存量)与美国GDP增长之间的相关性最高,下面将对此进行详细分析。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众所周知,相关性和因果关系是有所不同的。净固定投资占美国GDP比重与美国中长期GDP增长率之间存在高相关性,本身并不能证明,净固定投资占GDP比重高就会导致GDP高,GDP高会导致净固定投资或者其他要素占GDP比重高。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认为,净固定投资占GDP比重高,会导致经济增长率越高,但这不是本文要讨论的重点,因此这里暂不对此展开分析。

但正如图8所示,美国净固定投资占GDP比重与其GDP增长率之间存在极高的相关性(0.72)。这意味着,只要净固定投资无法达到较高的水平,特朗普就无法实现更高的GDP增长率。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就影响美国长期经济增长的决定性因素而言,这些事实必然将决定性地影响特朗普提高美国长期增速的能力。它们说明,“提高美国长期增速可仅仅通过创新、减税等实现”的说法是错误的。美国净固定投资与美国GDP增长之间存在的密切相关性说明,特朗普唯有提高美国净固定投资,才能成功实现提升美国中长期经济增速。换言之,如果美国资本积累水平可以得到提高,那么特朗普就能提升美国中长期增速——鉴于美国经济的资本主义的本质,这是完全符合逻辑的。

但固定投资必然需要等额的储蓄融资。因此,特朗普能否提升美国长期增速,反过来取决于他的政府能否找到提高美国净投资的资金来源(储蓄)。

维持美国净固定投资增加,有两个潜在来源——美国内储蓄和外国储蓄/资本。因此,特朗普提高美国净固定投资的政策,必须要满足下列两个条件中的任一个或者两个:

提高美国储蓄水平;

提高外国储蓄利用水平。

这两项政策必然将在美国内和国际上产生不同的政治影响。尤其是,它们将决定特朗普外交政策的基本特征。

首先分析这样的政策对美国内经济的影响。由于可支配收入被划分为消费和储蓄,提高储蓄占美国经济比重,必然意味着削减消费占美国GDP比重。理论上,特朗普可以在不压缩美国工薪阶层(在总统选举中投票支持特朗普的主要人群)消费占GDP比重的情况下,实现这一点。比如:

从经济角度来看,军费支出属于消费。因此,削减军事支出占美国GDP比重,可以在不降低美国大多数民众生活水准的情况下,提高美国储蓄水平;

并非所有的消费都来源于平民。削减奢侈品消费会减少富人消费,但会提高美国的储蓄水平,而不会降低绝大多数美国民众消费占美国经济比重。

但是这样的经济政策违背特朗普的政治方针。他已宣布,提高军事支出,以及削减富人税率是他主要的优先任务。增加军费开支,削减高收入人群税率,以及潜在的政府基础设施支出计划,将提高美国财政赤字——削减政府储蓄,其他东西持平,将会降低美国储蓄水平。

鉴于这样的承诺,特朗普能实现提高美国储蓄水平的唯一可行性办法,是降低大多数美国民众的消费占GDP比重。也即是说,考虑到他的其他政策,特朗普提高美国储蓄水平的唯一方式,是降低曾投票支持他的那些人的消费占美国GDP比重——这样的结果必然不得人心。

特朗普胜选是受益于美国政治制度非民主的特点,因为希拉里所获得的普选得票数多于特朗普近300万张。美国建制派精英中有很大一部分反对他,他的民调满意度下降的幅度快于以往任何美国总统。推行有悖于其选举基本盘经济利益的政策,对特朗普来说是一项危险的政策。

因此,一旦考虑到特朗普的政治目标,美国储蓄水平上升的可能性极低,相反很可能会下降。这当然是出于市场判断——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特朗普当选前一天的1.83%升至2月9日的2.35%。

如果美国无法提高自身储蓄水平,那么只剩下利用外国储蓄为投资供给资金的选择。事实上,这种更依赖外资的转向始于里根,这导致美国国际地位发生历史性的变化。特朗普的政策与奥巴马/希拉里有很大的不同。

奥巴马/希拉里认为,为建立广泛的反华联盟,有必要对其盟友作出让步,比如奥巴马在任期间尝试推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以及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保持亲密的政治友谊等。

特朗普则相反,他认为,其他国家必须直接服务于美国利益,以便美国增强实力对抗中国。美国依赖外国借款为投资资金融资,必然意味着美国经济政策将与其外交政策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1980年前的历史趋势分析显示,那时美国通常是海外资本的净贷方,即其他国家的资本净供应国(见图9)。这意味着,美国当时具有稳定世界经济的作用——如果其他国家要缓和他们的经济和政治形势,美国一般会贷款/拨款给他们。这是20世纪50-70年代美国外交政策的一大特色。彼时美国可以驾轻就熟地运用胡萝卜(大规模经济援助)加大棒(军事威胁)这套组合拳。

但20世纪80年代后,美国成为国际资本市场的净借方——利用其他国家资本来维持其投资水平。国际金融危机前的2006年,外债占美国GDP比重达到峰值,高达近6%。这意味着,美国正利用其他国家资本,而非自身储蓄,助力自身发展。

在外交政策方面,美国应对世界其他地方的策略总体上不再使用“胡萝卜”(大规模援助),而是只运用“大棒”(军事力量)。美国的经济政策成为国际上的不稳定因素——这自然包括美国支持某些享受美国特殊待遇的国家(如以色列、埃及、乌克兰等)。

开创外国资本为美国投资提供资金的先河的里根,并没有阻止美国经济放缓(详见图1)。但他在确保其他国家资本为美国融资服务方面卓有成效。特别是日本,其是里根执政时期美国融资资金的主要国际来源(详见下文分析)。美国从日本提取庞大的融资资金,是20世纪80年代后日本经济陷入长达20年的停滞的主要原因之一。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为让大家更详细地了解美国为何转向主要依赖外国资本融资,请见图10,这张图反映1965-2015年净固定投资融资来源,占美国GDP比重对比变化。

数据显示,从里根时期起,美国越来越依赖于外国资本/储蓄维持净投资。事实上,令人惊讶的是,从 2002-2012年,美国的净投资融资多半是源于国外,而非美国自身储蓄。2012年后,美国净储蓄恢复到一个积极的水平,但是:

根据最新数据,与历史标准相比,2015年美国净储蓄水平仍处于低位,占国民总收入的比重为3.3%。2016年前三季度的数据显示,这一比重跌至平均水平(2.8%)。

美国净储蓄改善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奥巴马削减了军事支出——美国军事支出占GDP比重从2007年的4.7%降至2016年的3.9%。

总的来说,美国净储蓄仍然很低,同时特朗普提出的经济政策可能会降低美国储蓄。因此,特朗普提升美国GDP增速能否成功,取决于他能否提高固定投资,而这需要更多地利用外国储蓄。这反过来会影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选择。

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打赏
      收藏文本
      14
      0
      2017/2/23 20:49:5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商人出身的总统,一定知道美国的钱袋子里有多少硬通货

      2017/2/25 8:18:53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6208439
      • 工分:16056
      左箭头-小图标

      喷子狗杂狗公知一定不信不服~~~~回复: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

      2017/2/25 1:26:13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4090388
      • 工分:5881
      左箭头-小图标

      没有经济实力,谁还能玩政治实力?

      2017/2/24 18:06:0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罗思义:向钱看...向肉看齐 (上)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