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刀刺法官的被执行人:涉民案34件 其总说有人要害他

共 91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9328730
  • 工分:10678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刀刺法官的被执行人:涉民案34件 其总说有人要害他

2月17日上午八点多,吴增文去了附近的菜市场买菜。逛了两个小时后回到家中发现,她的儿子胡小干不见了。

吴增文再次听到胡小干的消息,已是当天晚上九点多,“有亲戚打电话给我,说小干出事了”。

2月17日下午两点左右,胡小干在江苏省沭阳县人民法院附近,先是驾车将该院副院长周龙撞倒,然后再下车用刀疯狂向其刺戳,导致后者失血性休克。经抢救,周龙脱离了生命危险,胡小干被当场抓获后,目前已被刑事拘留。沭阳法院发出通报,道出胡小干蓄意攻击法官的原因以及其所涉及的案件审理情况。

在沭阳当地的各大论坛和贴吧上,仍然有大量关于胡小干“举报”沭阳法院人士的帖子;还有些帖子是“起底”胡小干的,列举了胡小干撞人、斗殴的众多过往劣迹。

吴增文则表示,胡小干生性的确“活泼好动”,但近两年来胆子变得越来越小,经常会觉得有人要害他,连吃个梨都怀疑里面被注射了毒素。

原启明中学,后被胡小干父亲租下。

租赁风波

初中毕业后,胡小干放弃学业,跟随父母到苏南常熟做生意,2009年重回沭阳。

2010年,在沭阳县龙庙镇赵庄村,胡小干的父亲胡道美看上了位于324省道旁的一块地。这里原来是一所叫做启明的民办学校,办了两年后便宣告倒闭。

这块地原本由启明中学投资人向赵庄村47户村民租赁而来。吴增文说,2010年6月,胡道美和赵庄村47户村民代表赵新昌签订了合同书一份,租下了原启明中学的40余亩地,年限50年,租金分期给。

吴增文说,除了先期交给村民的租金,他们还自盖了两栋厂房,总投入一百万左右。

2011年6月,胡道美突然身患重病去世,26岁的胡小干不得不和其母亲一道开始操持生意。

次年3月,胡小干家租地内的两家企业拒绝向其交付房租。为此,在进行了多番激烈的交涉后,胡小干和其母亲将两家企业告到了法院。

法院发现,因启明中学早已被法院宣告破产,其地块已被查封、扣押。因此,胡家当初和土地农户代表赵新昌所签的租赁合同,根本就是无效的。

即便如此,法院认为两家企业应按合同约定的租金标准交付占有使用费,因此,在和这两家企业的官司纠纷中,胡家均胜诉,两家企业被判补交租金。

不过,吴增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虽然胜诉,但两家企业所欠款项至今还没有执行,这也让胡小干恼火不已。

同时,由于和村民所签租赁合同是无效的,胡家此前所做的投入几乎都打了水漂。

据吴增文说,和村民代表签合同时,他们并不知道这块地已经被查封了,因此“中计”。

对于有网帖中所说,胡小干在2011年下半年至2012年间,多次打砸原启明中学大门,破坏院内摄像头等恶劣行为,吴增文予以了否认。

她说,她们一家就住在原启明中学内,不可能打砸自家东西。反倒是在打官司期间,由于收不到房租,胡家也没有向村民方缴纳租金,因此曾被多次上门要债,住所遭到打砸。

借贷纠纷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中国裁判文书网所检索得到有关胡小干的判决书中,多数都和原启明中学地块的租赁纠纷有关。

然而,胡小干在网上攻击沭阳法院相关人员的陈述大多和此无关,而是主要针对其和刘某某的民间借贷纠纷,认为法院判决不公。

这也是这次恶性事件被广泛关注的焦点之一。

2月19日,事情发生两天后,沭阳县人民法院发布通报称,经查,胡小干正是对原告刘某某、尹某某诉被告胡小干等民间借贷纠纷案不满,蓄意行凶。

2009年至2010年,胡家以胡道美名义分别向刘某某和尹某某借款。2011年8月,胡道美病故后,刘某某和尹某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清偿借款本息。

通报称,审理过程中,因刘某某申请,法院保全了胡小干位于沭阳县城的房屋一套。经公开审理,沭阳县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应还钱。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原判。

沭阳县法院表示,此后,胡小干因对判决不满开始闹访。胡小干在多个帖子中称,他不是借款人,也不是担保人,也没有继承任何财产,凭什么要“替父”还钱。

为此,沭阳县委政法委专门召开听证会,包括周龙在内的市县两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共12人参加。

一位参与了听证会的法律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胡小干在现场给人的感觉就是并不懂法,但表现高调而粗鲁,经常高声插话。

该人士说,最终,大家一致认为法院作出的判决是正确的。即使是此前帮着胡小干说话的网民代表,也认为法院判决没有问题。

“胡小干当时表现虽激动,但并不过激,也没有什么攻击性倾向。”该人士说。

强制执行

沭阳县法院在2月19日的通报中称,该案一、二审判决出炉后,由于胡小干不履行判决,2012至2013年间,原告两次向沭阳县法院申请执行。

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徐某提起诉讼,沭阳县法院判决确认胡小干被保全的房屋已出售给徐某,于是提取了徐某剩余购房款23万余元,用于支付胡小干所欠刘某某等人的债务。

这也就出现了胡小干在多个帖子里所说的,房子被保全后,又“被逼卖房还债”。

据沭阳县法院通报,胡小干申请再审后,以电话、网络发帖等形式反复骚扰、威胁二审主审法官,并多次持刀跟踪、尾随、扬言炸死主审法官全家。

对于执行人员,胡小干的行为更是直接。

沭阳县法院称,胡小干采用暴力攻击执行人员,并驾车在周龙所在小区门口冲撞周龙,因而多次被司法拘留和行政拘留。沭阳县法院官网显示,副院长周龙曾任该院执行局局长,目前分管执行工作,长期工作在执行一线。

上文中曾参加听证会的法律界人士分析称,被一次次被拘留后,胡小干的受挫感和逆反心理会变得愈发严重,因此逐渐走向极端。

胡小干的母亲吴增文则认为,和刘某某的借贷案子败诉,不是让胡小干失去理智的最主要因素;他父亲胡道美突然去世,加上租用原启明中学地块无效后引发的一系列纠纷,才真正让他备受打击。

沭阳县法院数据显示,近年来,沭阳县法院受理的涉胡小干诉讼和执行案件共计34件。其中,诉讼案件24件,胡小干作为原告的案件11件,其余为被告。

吴增文对澎湃新闻说,近两年来,胡小干总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有人在说话,说要害他。因此,胡小干吃什么都觉得有毒,买的饮料喝两口就扔掉,买的梨怀疑被注射了毒素,哪怕是自己母亲亲手做的饭,也不放心。

在胡小干凌乱的房间内,澎湃新闻记者看到,除了一些杂物,床头还放有一把铁锹。吴增文解释称,这是胡小干为了防止有人进来害他,准备的“兵器”。

胡小干母亲说,胡的床头放一把铁锹是用于防止有人进来害他。

暴力之殇

2月16日晚,胡小干又说自己“脑子里有人在说话”,便把才上幼儿园的儿子抱上楼睡。第二天,胡小干出门,刀刺法官。

胡小干与前妻毛女士在2014年离婚,所生儿子跟胡小干过。自离婚后,胡小干平时都是一个人睡二楼。

毛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胡小干原本挺正常,2011年其父亲过世后,官司缠身的胡小干开始变得暴躁,动不动就对她施加家暴,而这正是她决定离开胡小干的主要原因。

现在,毛女士偶尔会去看看她和胡小干的孩子。她说,见到胡小干时,他有时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什么“西瓜被洗脚水泡过了”、“饮料里有毒”等等。

借助胡小干妹妹的微信,澎湃新闻记者从胡小干所发的微信朋友圈看到,2016年10月之前,其朋友圈所发内容以拍摄的风景、儿子的照片为主。但自那之后,所发内容,大多均是类似于“西瓜被洗脚水泡过了”等让人看不懂、逻辑不通的话语。

原启明中学附近有数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胡小干平时话不多,看上去有点呆滞,给人不够机灵的感觉,“说白了,就是一根筋”。

胡小干的妹妹说,胡小干在家没有提起过周龙,也没明确说过要去报复法院之类的话。只是有时会莫名其妙地说,哪天如果他们家都被灭了,恐怕都没人关心。

吴增文说,她们平时不会在意胡小干的一些话,觉得他只是骂一骂,不会真干蠢事。

沭阳县法院有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一直以来,周龙工作兢兢业业,作为副院长,经常带队奋战在执行一线,因此也成为了一些被执行人迁怒的对象。

2月19日,沭阳县法院最新通报称,针对胡小干质疑的案子,承办法官在审判和执行过程中,认真履职,不存在胡小干在网帖中指控的违法行为。

中国法官协会权益保障委员会和江苏省法官权益保障委员会均发表声明,谴责暴力、呼吁保护法官的尊严和安全。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7/2/22 8:10:55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95238
      • 工分:93
      左箭头-小图标

      ................

      2017/2/27 10:21:53
      左箭头-小图标

      如果当地村委会能够多关心一下,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我们不但要依法治国,更要以德服人,冷冰冰的法律并不能解决所有事情!

      2017/2/23 9:50:35
      • 军衔:中国海军中将
      • 军号:991942
      • 头衔:市井真小人
      • 工分:1784528 / 排名:123
      左箭头-小图标

      法官都没有安全感的国家能有什么出息?

      2017/2/22 15:14:0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刀刺法官的被执行人:涉民案34件 其总说有人要害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