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军规“拆散夫妻”?你没读懂这背后的温情

共 41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250771
  • 工分:971395 / 排名:46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军规“拆散夫妻”?你没读懂这背后的温情

本文转自中国军网2月12日文章,原标题《双军人夫妻不许在同一战舰工作,“拆分”鸳鸯的军规是咋说的?》。

编者按

获得2015年度诺贝尔文学奖的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可谢耶维奇,在她的《我是女兵,也是女人》一书中,有如下一段文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超过100万名15岁至30岁的苏联女兵奔赴前线……她们中不仅有在枪林弹雨中治病救人的医生、护士,还有直接与纳粹交火的伞兵、坦克兵、重机枪手、狙击手等。

事实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宣告“战争让女人走开”成为了历史。大战结束,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到了军队的行列,特别是随着武器装备现代化程度的提高,军队为女军人提供了越来越广阔的舞台,一线战位的主角越来越多地由她们来担当。

巾帼不让须眉,不爱红装爱武装。我们欣喜地看到,在我军各个战位上,也涌现了一大批上天能飞战机、下海能驾驭战舰、沙场能发射导弹的飒爽女兵。随着女军人增多,双军人家庭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为此,记者走进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去聆听来自深蓝的一波别样涛声……

“第五条军规”背后的温情

——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双军人家庭采访札记

记者范江怀

“第五条军规”的“残忍”

周远城,某驱逐舰副航海长。也许是缘分,何芳军校毕业后不久也来到了这艘舰上,担任副通信长。

军规“拆散夫妻”?你没读懂这背后的温情

俩人相处时间不短,相恋时间不长。在驱逐舰上,女军人屈指可数,自然是男军官眼中的“香饽饽”。周远城和何芳能走到一起,是他俩的喜事,也是全舰的喜事。

结婚证一领,这桩美好的婚姻就算是起航了。结婚证还没捂热,蜜月还没来得及去度,一纸调令就下到舰上,把何芳调离该舰,任命她为另外一艘驱逐舰的副通信长。

在外人看来,这也太不近人情了,甚至有点“残忍”。很多单位都拼命把夫妻两人往一个地方调,这个支队可好,人家刚领完结婚证,就硬生生地把他俩“拆开”了。

想一想,面对这纸调令,这对新人的心情该有多难受啊!

春节前刚刚从大连舰艇学院“副长班”学习归来的周远城,回忆当时的情景时,竟然说一点都不难受。“一切全在意料之中。”他说,在支队他俩不是第一对被“拆开”的。领结婚证之前,他俩就知道部队有一个规定,不允许夫妻俩同在一条战舰上。

这个支队《女军人任职交流管理暂行规定》第五条明文规定:在隶属于同一首长的单位找对象结婚的,其中一方必须调离。

军规“拆散夫妻”?你没读懂这背后的温情

“第五条军规”对这个支队的双军人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说大家也知道:聚少离多。但大家不知道的是:这“少”得用天来数,这“多”得用月来计。

这个支队担负着繁重的演训和战备任务,每艘舰每年出海平均都在200天以上。据不完全统计,两艘舰一年之内同时靠在支队码头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这也就意味着,分别在两艘不同战舰上的周远城和何芳,在理论上一年内同时停靠在一个码头上见面的几率不到一个月。

然而,实际呢?

有一次,周远城所在的战舰和何芳所在的战舰同时停靠在了支队的码头。凑巧的是又遇上了双休日,这对周远城和何芳来说,无疑是良辰吉日。很不凑巧的是周远城要在舰上值班,不能上岸。

何芳上岸回到了临时住所,独守空房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又早早地回到了舰上。虽然是“一地分居”,但毕竟是在一个码头上,她离丈夫更近些。

那个晚上估计不是七夕之夜。皓月当空,何芳在码头这头,周远城在码头那头。他俩真是“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后来有人跟他们打趣道:你们在码头上说悄悄话,是不是用旗语啊!

我们拯救的不仅仅是“瑞恩”

好好的房子不住,偏偏要露宿街头——这是1949年大上海解放时,上海市民在街头看到的一幕。纪律严明的解放军露宿街头不扰民,感动了无数的上海市市民,也使世人领略到了这支军队能够战胜国民党军队的重要原因。

源自工农红军走上井冈山而诞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确保人民军队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法宝。历史走到今天,我军现代化建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纪律严明”这个治军法宝什么时候也不能丢!

爱他们,就露宿街头;爱他俩,就把他俩“拆开”。这是铁的纪律在不同年代以不同方式进行的传承。

军规“拆散夫妻”?你没读懂这背后的温情

“如果你看到了‘第五条军规’的铁面无私,没能看到它背后的脉脉温情,说明你没有读懂它的内涵。”某驱逐舰支队政治部主任赖铭河很有耐心地与记者讨论这条不近人情的军规。

解读道理的话有点“糙”。陆军有的部队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是“部队的两名主官不能同时乘坐一辆战车机动”,这是非常具有实战意义的铁律——让两名主官同时牺牲在同一辆战车上,显然是一支部队难以承受之重。我们战舰不是摆设,也是要打仗的。当战争来临,我们不能保证每一个军人家庭的完整,但我们可以尽可能去保证每个家庭的连续性——总得把根留住吧。

军规“拆散夫妻”?你没读懂这背后的温情

一条好的军规,不能仅仅满足于在管理部队时不出事,既要讲人情人性和大爱,更应为战斗力服务,为实战化服务,经受得住用实战的尺子来量一量。古有“慈不掌兵”之说,无数军事实践又在证明“严与爱”是可以共存的。当战斗打响,没有哪一个军人可以不牺牲,但对一名将领来说,每一个官兵都是不可以随随便便牺牲的。你做到爱兵如子,官兵打起仗来才能舍生忘死。

“和平积习”不仅存在于部队的演训备战之中,也存在部队管理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说电影《拯救大兵瑞恩》是出于人道的考量,那么“第五条军规”则在时时唤醒人们的打仗意识,在践行着“严与爱”的高度统一。

军人也有自己爱的法则

从战友情到爱情,距离有多远?

曾经为双军人做过“红娘”、在舰上当政委差不多当了十年的丁正仁,回答这个问题时只用了3个字:薄如纸。

军人有着自己爱的法则。丁正仁深有感触地说,只要捅破那层纸,两个异性的军人很容易走到一起。有时候只需一杯热茶、一块巧克力、一个苹果,两个人的感情就有可能发生“化学反应”。毕竟,军人嫁给军人太“门当户对”了,这种“门当户对”是基于精神层面的,是共同的人生追求和理想。

军规“拆散夫妻”?你没读懂这背后的温情

在该支队政治部主任赖铭河的手中,有一个未婚大龄青年的名单。在这个不太长的名单中,别以为都是男军官,也有女军官。原因嘛,爱情的法则哪有那么整齐划一的。

爱情的法则不必整齐划一,可以有个性,但关爱是可以有法则的。用赖铭河主任的话说,法也是可以容情的。

朱炎俊和孙光耀,曾经也在同一条战舰上的不同部门担任副分队长。当然,他俩没有“享受”到第五条军规的待遇——结婚之前他俩就提前把自己拆开了。不过,婚后的朱炎俊却享受到了第十一条军规的关爱。

支队《女军人任职交流管理暂行规定》第十一条规定:在舰艇上工作的女军人结婚未孕者,经本人申请、政治部门审批,可以调整到岸上相关单位工作,进行身体调养和备孕。

朱炎俊提出上岸申请后,不到两个星期就得到了批准,政治部门安排的工作专业还非常对口。春节前夕,见到腹部凸起的朱炎俊,她满脸写满了幸福。

关爱不仅仅在法规里,更在行动中。

最让这个支队领导欣慰的是,支队成立的旨在互帮互助的家属委员会,解决了很多军人家庭的后顾之忧,也解决了支队很多后顾之忧。

不可回避,双军人面临的一个现实是,抚养孩子的重担,差不多都落在了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的肩上。有了家属委员会,有了他们随时可以伸出的援助之手,那些远航在大洋的军人们,才能真正把心放下。

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双军人家庭的这条航船,注定要比别的家庭经受更多的风浪。但我们从不怀疑,他们同样可以抵达幸福的彼岸。

锐视点

道是无情却有情

赖铭河

自2012年底,首批女军人任职海军水面作战舰艇,越来越多的女军人逐步走向舰艇上各个作战岗位。她们的到来,给舰艇部队融入了新鲜血液,有效地促进了部队战斗力建设。然而,随着军龄的增长,到了女大当嫁的年纪,她们也势必要面对恋爱、婚嫁、生育等人生考验。

与她们而言,花前月下绝对是一种奢侈。舰艇部队特殊的工作性质,让女军人们很少有时间和精力考虑个人问题。长时间的海上执行任务、相对闭塞的信息渠道,让越来越多的女军人将恋爱、择偶的目光盯住了身边优秀的男军人。限于部队严格的纪律和相关规定,男女军人在确定恋爱关系或结婚后,往往不能工作在同一艘舰艇。

军人不易,军嫂更难。双军人家庭,身兼军人、军嫂头衔的她们,更是难上加难。在投身部队建设,默默奉献的同时,她们还要面临部队规章制度、纪律的约束和家庭的牵绊。事业与家庭,女军人的抉择更难。

道是无情却有情。部队是一个大熔炉,是个温暖的家。针对这些情况,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在基于各项制度的基础上,专门制定了《女军人任职交流管理暂行规定》,规划女军人的成长成才路线,解决她们的后顾之忧。

梦想是人类最为崇高的价值取向。对女军人的关爱,首先要给她们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享有同祖国和时代一起成长与进步的机会。支队规定,女军人来到支队后,首次任职均安排在舰艇等基层岗位。我们充分发挥女军人的特长,在岗位建功的基础上,主动压担子,让她们多执行护航、出访、中外联演等任务,参与文化建设、外事礼仪等工作。在中外交流、走出国门、演习演练等任务中,尽可能地展示女军人的才华,从而突破她们自己的人生目标,实现梦想。

其次,我们也积极为女军人提供人文关怀,营造拴心留人的环境。工作上,一视同仁,不搞性别歧视,给予女军人充分的信任,让她们干事创业,发挥出她们的优点,为部队作贡献。生活上,给予适当的关照。比如,恋爱时,给予政策支持;婚恋后,在住房分配、工作调整等给予方便;生育前后,调离舰艇岗位。等等。同时,支队也成立了家属委员会,帮助女军人们协调解决各种问题。

怀抱强军报国的时代梦想,女军人来到海军水面作战舰艇部队,甘愿放弃自由的生活,接受纪律、规定的无情约束。然而,正是因为纪律和规定,保证了女军人快速健康的成长,保障了部队战斗力的提升。几年来,支队的女军人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官兵满意的成绩,得到了上上下下的一致认可。

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这句话告诉我们,在无法两全的情况下,必须有所选择。我们的女军人果断地选择了部队,选择了大海和军舰。作为单位,我们则要创造条件,尽可能多地让她们“鱼与熊掌兼得”。

用真情感动她们,用真做服务她们。强军的梦想,需要大家共同努力。给予女军人立功的平台、干事业的空间,才是对她们真正的关爱,才能实现强军梦与个人梦想的融合。

爱的宣言

张小敏、刘静波夫妻:我们的生活也是“解放军”式的

8年前,我和爱人相识于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都是雷声科参谋。我们俩相恋不到一年就领了红本本。又是不到一年,我们的宝贝女儿双双出生了。

军规“拆散夫妻”?你没读懂这背后的温情

可能是从二人世界迈入三人世界太快了,我总觉得生活像在急行军。不过这个三人世界里,可没有我爱人,而是我和女儿,还有我婆婆。

爱人因为単位工作忙,为了照顾孩子,我和婆婆只能分工合作。她负责给孩子做饭、接送,我则下班后奔波30公里回家陪陪孩子,第二大又早早起床去单位上班。有时候,听到女儿带着哭腔说“妈妈,你别走”时,我也只能把她抱在怀里哄上两句,然后狠心离开。有几次,懂事的女儿对我们说,爸爸妈妈,你们能给我开家长会吗?我和爱人默默对视,心虚地答应下次一定去。

我和爱人总算等来了机会,一起参加了女儿学校的新年演出。当我们看到5岁的双双站在舞合上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喊出爸爸妈妈时,我和爱人都深受感动。这一刻我们都明白了,军人的家庭虽然有许多小遗憾,但正是这些遗憾,让我们的家庭深深烙印着“解放军”这个充满正能量的词。

(妻子张小敏口述)

赵蕾蕾、王力夫妻:军人的浪漫来得太直接

“没有条件要创造条件。”回忆起我和爱人刚刚相恋的时候,他在南沙值班、我在厂里修船,长达半年的聚少离多就像大山一样横在我们面前,但爱情的力量还是给了我们勇气去面对千山万水的阻隔。

军规“拆散夫妻”?你没读懂这背后的温情

2011年,我们相识在大学生士兵提干补习班上。复习的那段时间,他总是好心帮我答疑解惑,渐渐地我也会主动向他请教问题。由于复习紧张,而且未来有太多不确定因素,所以我们都选择把好感放在心里。

一年之后学习期满,我们带着对新生活和爱情的美好憧憬迎来了毕业,却没想到一纸调令把我们分配到了两个单位的两般舰艇上。

一次,严重晕船的我出海半个多月回到码头,那天在电话里,我第一次向他诉说难受的滋味。没想到第二大他突然捧着一束花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从此以后有我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军人的浪漫来得太直接,于是我也没有丝毫犹豫,就在蓝大大海和战舰的见证下,和他许下了相伴终生的誓言。

如今,我们幸福的小家在三亚筑起了爱巢,儿子也已经一岁半了。 我们都坚信幸福爱情虽然起航不易,但两颗相爱的心却能克服一切风浪。

(妻子赵蕾蕾口述)

朱炎俊、孙光耀夫妻:两颗相爱的心能克服一切风浪

从南昌大学毕业后,我选择了海军一线作战部队。2年后,我遇到了真爱——她和我同在一个单位。

军规“拆散夫妻”?你没读懂这背后的温情

那时,正值她通过优秀大学生士兵提干考试,准备去西安上学。刚刚确立关系就要分别,真是无奈!

尽管如此,爱情的力量还是让我使出浑身解数去见她。一次,单位派我外出学习,我利用在西安转机的机会跑到她学校,在操场边和她匆匆相见,甚至连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刚牵在一起的手又得分开。

那次,出海归来的我终于可以休假。来不及多想,我立刻买了到西安的机票。不巧的是,那天天降暴雨,航班迟迟无法起飞。延误5小时后,我终于降落在西安机场。没有大巴、没有公交,就连出租车也只肯把我放在镇上,不愿再往前开。当我浑身湿透像落汤鸡一般站在她面前时,我看到了她眼里的心疼与泪光,也正是这次狼狈的经历,让我们认定了彼此。

2015年7月,我终于把她从西安盼了回来。半年后,我们在家人和战友的祝福中走入了婚姻的殿堂。我们都坚信,幸福爱情虽然起航不易,但两颗相爱的心却能克服一切风浪。

(丈夫孙光耀口述)

(曾行贱、王柯鳗参与文字整理并提供照片)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7/2/13 8:42:22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373743
      • 工分:2897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不能两夫妻、或父子、父女在一个单位里上班,很容易变成夫妻档、家族档。

      我当兵时,管后勤的一位领导的夫人别单位调来团聚,任被装助理员,丧尽天良的两夫妻!

      他的老婆把发下来的正品军装被服拿去换成次品。

      我单位有一个师,师长有一儿一女,女的是姐姐,年龄稍长。师长在任时,他的儿子在他手下的一团任公勤排排长。师长后来转业到省厅当副厅长。

      师长的女婿和我同事时才营职干事,后来听说娶了这个师长的女儿。师长转业不久,他的女婿从机关调到师里任师政治部副主任,几年后再升为师政治部主任。他的儿子则从连长到团军务股股长、营长、团参谋长,当时29岁。很没能力的一个干部,他当营长时,他的营之前在师里比武是年年第一名,任营长时变成全师倒数第一,并不妨碍他升官。

      2017/2/13 13:38:51
      左箭头-小图标

      第一个男主角好帅!

      2017/2/13 12:52:12
      左箭头-小图标

      分开,是为了更好地团聚。调离,是为了缩短两人的距离。中国军人,了不起。中国军队,很给力!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7/2/13 9:02:5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军规“拆散夫妻”?你没读懂这背后的温情回复